龙族最冰寒的深渊之狱(阿涟容临)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龙族最冰寒的深渊之狱(阿涟容临)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有什么好看的小说?小编倾心推荐火爆小说《龙族最冰寒的深渊之狱》全文免费阅读给大家,小说的主角是阿涟容临,作者:抹茶曲奇。希望大家在阅读中发现生活的美好!

小说介绍

《龙族最冰寒的深渊之狱》已完结,主角是阿涟容临,作者:抹茶曲奇,在这里提供龙族最冰寒的深渊之狱全文免费阅读:萧白道:“我也是随口问问,她交往的人,我自然得查清楚,知晓那花鲢和田螺是单纯朴实之人,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小说简介

她道:“是我的不是,害上神久等了……”她抬手挠了挠头,又上下打量了他,微笑道,“上神换衣服了吗?穿这身真好看……”
还低头瞧了瞧:“上神的腿真长。”

龙族最冰寒的深渊之狱全文阅读

萧白道:“我也是随口问问,她交往的人,我自然得查清楚,知晓那花鲢和田螺是单纯朴实之人,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那小鱼妖瞧着便傻乎乎的,哪里是那种心思深沉之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还犯得着再细查一遍?不过他了解萧白的性子,更晓得他对萧枣的在意,此举也是合情合理的。可他听着,莫名有些不***,却也不知为何不***。
待萧白一走,容临才想起什么,急急自一旁将那凤凰雕刻捡了起来。
到底是南瓜做的,一摔便摔坏了。
容临面色不佳,伸手擦了擦,修复一番,将它重新搁在几上。
阿涟回了自己的住处,瞧见田箩一副活蹦乱跳的模样,便是放心了。田箩过去问她:“怎么才回来?”
阿涟一一同她说了。果然,听罢田箩就一脸遗憾道:“早知道便随你一道送萧枣了。”田箩虽然想见见这两位大人物,可朴实的性子使然,到底关心阿涟多些,说道,“你说容临上神生气了?”
阿涟点头,便是再愚笨,也能看出容临上神的不开心。
田箩道:“可容临上神不是答应了指点你吗?”
虽说如此,可阿涟觉得,她惹他生气了,今晚他会不会来还是个问题。
田箩眨眨眼道:“我帮你想法子。”
容临上神素来是个守时之人,说是三更,也没摆架子,三更便过来了。
半夜的碧波池静谧神秘,最是适合男女幽会。他一路过来,已经看到有好几处草丛在剧烈晃动了。
容临随手布了一个结界。
眼瞧着三更已到,那鱼妖还未到,上神的脸已经开始垮了。
他还从未见过如此不尊师重道的弟子。
容临等了半刻钟,心道身为上神,这半刻钟已是给足了面子了,若是这鱼妖在半刻钟内能赶来,并且同他道歉解释,他也可大度原谅她,反之,便是她法术不精要被赶出九霄阁,他也不想再管她半分了。
半刻钟后,容临准备拂袖走人。
刚转身,才听到有人在他身后喊他。
“上神!容、容临上神!”那声音急促又清脆。
容临捏了捏宽袖之中的拳头,本是不想再理睬她了的,可良好的休养使然,还是转身看了她一眼。
却见那柳树夭曳处,月影倾斜,貌美如花的少女穿着一身比月色还要皎洁的襦裙,***层层叠叠,轻盈翩然。她微微张着嘴喘着气,胸前起起伏伏,两颊红润,一双眼睛明亮清澈,忸怩着攥着这身精致贴身的襦裙,缓步走到他的跟前:“……上神等很久了吗?”
走得近了些,身上少了平日的鱼腥味儿,扑鼻而来的是一股属于少女的清甜气息。
容临怔了怔,眸色微微有些幽深,语气平淡道:“嗯。”
她道:“是我的不是,害上神久等了……”她抬手挠了挠头,又上下打量了他,微笑道,“上神换衣服了吗?穿这身真好看……”
还低头瞧了瞧:“上神的腿真长。”
哦。容临淡淡想,他别的地方也很长。

龙族最冰寒的深渊之狱免费阅读

阿涟还想再说什么, 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紧接着, 动了动身子, 发现自己不知何时, 竟变回了原形!
肥美的花鲢鱼一个劲儿的在大石头上打挺。
容临淡淡瞥了一眼, 瞧她这般蠢笨模样, 这才觉得有些解气。他起身, 不想看她, 背对着她闭了闭眼,调整了情绪,才道:“半个时辰就会变回来, 你注意些,别让人逮着了。”
说完这些, 便使了个仙诀离开了此地。
花鲢鱼三两下自大石头上蹦跶下来,而后认命般的“噗通”一声跳进了碧波池, 畅游了一番。
·
上神都有自己的仙邸。
容临便住在逍遥殿。
这数千年来, 六界太平, 得道升仙的越发多, 天界的府邸已经不够分了。唯有这九重天上, 容临上神独居,最是华丽冷清。容临独自在逍遥殿住了数万年, 总算在三千年前,迎来了萧白这个唯一的邻居。
回了逍遥殿, 容临将袖中那南瓜雕琢而成的凤凰拿了出来。
虽然不想承认, 可他的确已经有好久没有收到过礼物了。
久到他都忘记有多久了,兴许是三千年,兴许是五千年,亦或是一万年……
他又细细端详了一番,因为不是在外面,便不用端架子,弯着嘴角,眉眼含笑,忍不住抬手轻轻抚了抚那凤凰的脑袋和翅膀。那小鱼妖旁的不成,这雕刻手艺倒是不错。
以她这般的资质,能留在九霄阁自是走运了,再不济,学了这门技艺,日后开个馆子维持生计,也不失为一个法子。
他嘴角微翘,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倏然敛笑,不疾不徐用衣袖将几上的凤凰雕刻拂落在地,而后在站了起来。
一个墨色人影走了进来。
正是刚从仙岛回来的萧白。
同萧白虽不过几千年的交情,却难得投缘。且萧白习得一手的好厨艺,容临也少不了到他的缥缈阁蹭饭。容临抬眼便道:“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
萧白同那小枣妖的事情,容临也是知道一二的,当初萧白不肯来天界,那天帝可是花了不少的唇舌,才将他请回了九重天。
废弃那些个异族不可相恋的陈旧制度,也是萧白答应回天界的条件之一。
萧白的年纪比容临要小上许多,能坐上如今这个位置,只不过是因这与生俱来的一身神骨。他在外面端着一副老成模样,心理上不过还是个为情所困的少年。他听出了容临话中的挖苦,道:“总要给她留些空间,不能将她逼得太紧了……”
这番话从萧白的口中说出来,容临觉得有些难得。这少年自幼丧父,之后又被母亲遗弃,心灵上受到了很大的创伤。当初容临好心,欲同这位邻居好好相处,可他却是板着一张脸,何时给过他好脸色看?他比他年长许多,自然也不跟他一般见识。如今呢,虽然看起来成熟稳重了许多,可做事还是免不了偏执。
今儿倒是想通了。
容临眸色一亮,欣慰道:“你能这般想便好。萧枣姑娘同你青梅竹马,感情深厚,她不会离开你的,你切莫再做出偏激之举伤了她的心。”
性子使然,萧白鲜少在人前显露脆弱的一面,唯一的一次,便是那日他一脸颓废的来找他,无措道:“她想离开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就把她关了起来。”
今儿萧白的心情也不错,他微微颔首,又道:“她在九霄阁交了两个朋友,性子变得开朗了许多,也仿佛……仿佛渐渐原谅我了。”他看向容临,笑了笑,“你同那尾花鲢,又是怎么一回事?”
容临想了想,端起上神架子,正色道:“不过举手之劳救过她罢了。”
萧白意味不明的“哦”了一声,没有再继续问什么。可容临听着却觉得那里有些不对,他敛眉,见他眉目含着浅浅笑意,神色有些古怪,不由得有些郁闷。
的确,只是如此而已。容临想。
萧白道:“我也是随口问问,她交往的人,我自然得查清楚,知晓那花鲢和田螺是单纯朴实之人,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那小鱼妖瞧着便傻乎乎的,哪里是那种心思深沉之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还犯得着再细查一遍?不过他了解萧白的性子,更晓得他对萧枣的在意,此举也是合情合理的。可他听着,莫名有些不***,却也不知为何不***。
待萧白一走,容临才想起什么,急急自一旁将那凤凰雕刻捡了起来。
到底是南瓜做的,一摔便摔坏了。
容临面色不佳,伸手擦了擦,修复一番,将它重新搁在几上。
·
阿涟回了自己的住处,瞧见田箩一副活蹦乱跳的模样,便是放心了。田箩过去问她:“怎么才回来?”
阿涟一一同她说了。果然,听罢田箩就一脸遗憾道:“早知道便随你一道送萧枣了。”田箩虽然想见见这两位大人物,可朴实的性子使然,到底关心阿涟多些,说道,“你说容临上神生气了?”
阿涟点头,便是再愚笨,也能看出容临上神的不开心。
田箩道:“可容临上神不是答应了指点你吗?”
虽说如此,可阿涟觉得,她惹他生气了,今晚他会不会来还是个问题。
田箩眨眨眼道:“我帮你想法子。”
容临上神素来是个守时之人,说是三更,也没摆架子,三更便过来了。
半夜的碧波池静谧神秘,最是适合男女幽会。他一路过来,已经看到有好几处草丛在剧烈晃动了。
容临随手布了一个结界。
眼瞧着三更已到,那鱼妖还未到,上神的脸已经开始垮了。
他还从未见过如此不尊师重道的弟子。
容临等了半刻钟,心道身为上神,这半刻钟已是给足了面子了,若是这鱼妖在半刻钟内能赶来,并且同他道歉解释,他也可大度原谅她,反之,便是她法术不精要被赶出九霄阁,他也不想再管她半分了。
半刻钟后,容临准备拂袖走人。
刚转身,才听到有人在他身后喊他。
“上神!容、容临上神!”那声音急促又清脆。
容临捏了捏宽袖之中的拳头,本是不想再理睬她了的,可良好的休养使然,还是转身看了她一眼。
却见那柳树夭曳处,月影倾斜,貌美如花的少女穿着一身比月色还要皎洁的襦裙,***层层叠叠,轻盈翩然。她微微张着嘴喘着气,胸前起起伏伏,两颊红润,一双眼睛明亮清澈,忸怩着攥着这身精致贴身的襦裙,缓步走到他的跟前:“……上神等很久了吗?”
走得近了些,身上少了平日的鱼腥味儿,扑鼻而来的是一股属于少女的清甜气息。
容临怔了怔,眸色微微有些幽深,语气平淡道:“嗯。”
她道:“是我的不是,害上神久等了……”她抬手挠了挠头,又上下打量了他,微笑道,“上神换衣服了吗?穿这身真好看……”
还低头瞧了瞧:“上神的腿真长。”

小编倾心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的《龙族最冰寒的深渊之狱》全本章节完结版全文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全文节奏明快,语言清新,始终洋溢着诙谐与风趣,读来其乐无穷。欢迎喜欢本文的小读者来 未来软件园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