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真千金三岁已黑化(墨晓星)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豪门真千金三岁已黑化(墨晓星)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豪门真千金三岁已黑化》已完结,主角是墨晓星,在这里提供豪门真千金三岁已黑化全文免费阅读。小助理捂住胸口:可爱冲击波太厉害了!她在剧组待了2个月了,十分确信这么萌的孩子之前从未出现过!

小说介绍

《豪门真千金三岁已黑化》已完结,主角是墨晓星,在这里提供豪门真千金三岁已黑化全文免费阅读。小助理捂住胸口:可爱冲击波太厉害了!她在剧组待了2个月了,十分确信这么萌的孩子之前从未出现过!

小说介绍

小助理捂住胸口:可爱冲击波太厉害了!
她在剧组待了2个月了,十分确信这么萌的孩子之前从未出现过!

豪门真千金三岁已黑化全文阅读

沈戊逢一开始以为这是哪个小群演或者是哪个工作人员的孩子。
但是片场里的小孩子一般都被教导的挺早熟的,至少绝对不会随便抱着哪个男演员的腿乱喊。
这是要出事的。
沈戊逢头疼地看了一眼腿上小小只的临时挂件,然后拨通电话把小助理招过来,让她转一圈去问问看是谁家的孩子走开了。
小助理低头一看,小小一只,圆乎乎的脸,大眼睛眨呀眨,冲着她扑棱着长睫毛,抿着嘴笑。
小助理捂住胸口:可爱冲击波太厉害了!
她在剧组待了2个月了,十分确信这么萌的孩子之前从未出现过!
以防万一,小助理还是连忙跑到剧组里小声问了一圈,所有的工作人员和群演都不知道这孩子。
倒是一个工作人员提起,听说了不远处有个亲子综艺在拍,会不会那个节目组的
这期间,沈戊逢和墨晓星大眼瞪小眼。
沈戊逢把墨晓星从自己的腿上扯开,拎在手里对视。
墨晓星眨眨眼,冲着他弯眼睛笑,“大爹爹,我可找到你了!”
沈戊逢想不到自己也有喜当爹的一天,他蹲下来仔细看着这小娃娃,“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
他大姨家的堂哥的表弟家的五岁孩子,听说看了小猪佩奇,一心认为自己就是只猪。
这个矮萝卜头一定也是电视剧看多了,结果跑到剧组里抱着陌生帅哥喊爹。
陌生帅哥——沈戊逢这样想着问,“你是不是在电视上看过我?”
墨晓星点点头,“所以我来找你了啊大爹爹,我好想你啊~”
墨晓星抱不到大爹爹的腿,就抱住他拎着自己后领的大手蹭蹭。
像只粘人的小奶猫。
沈戊逢轻咳一声,再也绷不住脸了。
“晓星,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小助理跑去那个综艺节目组问了一下,对方立刻就道谢,然后跟了过来。
江梨芯走了过来着急地问道,“晓星你怎么能随便乱跑呢?”
身后还跟着跟拍的工作人员。
沈戊逢诧异极了,“这是……”什么情况?
像极了知名男星在线被抓包。
直播镜头里,突现了表情懵逼的当红小生沈戊逢,以及他拎着的墨晓星。
墨晓星乖巧.JPG
“笑死了,这是什么绝世表情包场景!”
“墨晓星——被拎着的我,沈戊逢——生活。”
江梨芯上前表示歉意,“不好意思,墨晓星是我女儿,来参加综艺迷路了,打扰您了。”
“啊,是我不好意思才对。”沈戊逢手忙脚乱地放下了墨晓星。
墨晓星却不干了,扑进沈戊逢的怀里,“爹爹我不走!”
江梨芯:“???”
工作人员、摄影大哥:“???”
观看节目的所有观众:“???”
墨晓星叫沈戊逢什么?爹爹?
这是哪一出狗血剧情?
墨晓星跟沈戊逢什么时候又扯上关系了?
江梨芯愣了1分钟才想起来,她儿子抱怨过墨晓星追星,之前就喜欢盯着看电视剧,害得他没办法看《世界百科纪录片》。
墨嘉明嘟哝时提到的男明星好像就是姓沈。
江梨芯上前抱住墨晓星,急忙解释道,“我女儿之前在家一直喜欢看你的电视剧,太沉迷了,她一直特别喜欢你。”
被扣上小迷妹名号的墨晓星挣扎着要下来,她好不容易找到大爹爹,可千万不能再丢了!
“我要跟大爹爹在一起!”墨晓星抗议。
网友们边看边乐呵。
“难得看到沈戊逢手足无措的表情,我笑死了。”
“沈戊逢作为当红小生,一直走老干部路线的,没想到遇到个熊孩子就慌了。”
“哇,小小年纪,也太会抱大腿蹭热度了!”
“楼上不要用你的饭圈思维想一个3岁孩子行不行?”
“对啊,明明看着挺有意思的。”
沈戊逢在没人的时候还可以拉开墨晓星,现在人孩子的妈妈看着,还有工作人员和摄像头在,沈戊逢只能尴尬地笑着。
墨晓星一看大爹爹态度变怂了,立刻打蛇随棍上地更扒拉着沈戊逢不肯走了。
“我再也不能让你丢了。”
江梨芯只能好脾气地安抚她,“沈哥哥还要去工作呢,你不能打扰他哦!”
“那我在这里等他!”墨晓星很坚定。
不远处的小助理在招手,示意沈戊逢他的戏份要开拍了。
沈戊逢急着脱身,他试着跟眼前这个小孩子商量,“那我给你电话,你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我忙的时候会有姐姐告诉你,可以吗?”
江梨芯也在旁边劝说,“对啊,可以随时给沈哥哥打电话,到时候也可以喊他出来一起玩。”
沈戊逢拍拍墨晓星的头,为难地说,“哥哥有工作在身的。”
墨晓星的小短手里被塞进了写着电话号码的小纸条,失望地看了一眼大爹爹。
他真的不认识自己了。
墨晓星笑容消失了,勉强地点点头。
沈戊逢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她的大眼睛里情绪十分复杂,浓浓地留恋不舍又伤心。
那眼神仿佛在他的心上揪了一把,让他突然觉得不是滋味,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点残忍。
分开后,一行人把墨晓星带回去了。
墨晴雨看到妈妈,跑过来迎接。
她好奇地看了看墨晓星。
墨晓星肉眼可见地变消沉了。
江梨芯冲着墨晴雨摇摇头,母女俩默契地没有说话。
没多久他们终于走到了位于半山腰的树屋那里,一行人都累得不行。
简单的晚餐和临睡前日常直播在江梨芯和墨晴雨母女的欢乐聊天中结束。
屋内架设好机器。
所有工作人员都整理整理准备休息,第二天一早再继续开拍。
洗漱熄灯后,墨晓星推开被子,爬起来在黑暗中盘着腿,夜间摄像机转头对准了她,小红灯一闪一闪。
墨晓星感受到这里天地灵气比之前在的那个房子好,她要好好修炼,让大爹爹快点想起自己。
想到今天对自己一脸陌生的大爹爹,客气中带着疏离,不仅不认识自己了,也不再喜欢自己了。
以前爱撒娇偷懒的墨晓星此刻忍不住眼睛鼻子泛酸。
啪嗒、啪嗒,豆大的眼泪砸在了墨晓星肉乎乎的手背上。
她偷偷地抹了抹眼泪,瘪着嘴,努力忍着呜咽开始自己修炼。
没有人能够发觉,白日里墨晓星发现的那缕魔气,慢慢变多。
直到延伸到了熟睡中的沈戊逢指尖。
沈戊逢眉目舒展,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他一身古装,长发齐腰。
沈戊逢伸出摸着自己的头发,他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这一定是真发,因为不闷头皮。”
他另一只手似乎捏着什么软乎乎的东西,低头一看,自己正牵着一个小娃娃的手。
然后对方抬头冲着他甜甜一笑,“大爹爹。”
沈戊逢定睛一看,惊了:“墨晓星!?”
等等,怎么她的衣服也是古装,发髻也是古代幼童的模样?
沈戊逢掐了一把自己,以为会惊醒,结果惹得那孩子,眉毛连着小鼻头都皱了起来。
她满脸不爽地质问,“爹爹你怎么不认识我了?”
“看,这里是我们的家啊!”
入眼的是几座巍峨高耸的大山,繁茂如同有百年的广阔森林,令人沁脾的纯净空气,浑然天成的洞府……
而他,牵着墨晓星踩在飘浮在空中的剑上。
有些熟悉的记忆仿佛一只只灵鹊要从胸口冲出,却怎么也冲不出来。
胸口被凛然之气撞击着。
随着一声声质问在耳边回荡,“爹爹,你怎么不认识我了?”
沈戊逢痛苦地捂住胸口,越来越强烈地冲击,突然一声惊雷炸开,他昏厥了过去。
#惊!当红小生沈戊逢夜间突然急病,昏迷住院!#
热搜沸腾了,头条标题***!
“昏迷住院!怎么会这么严重?”
“不知道,我有剧组的朋友,说是半夜突然叫了救护车,上车前已经昏迷不醒了!”
“沈戊逢,病危!”

豪门真千金三岁已黑化免费阅读

墨晓星第二天一早醒来,精神奕奕。
她跳下床叉腰,学着福利院老师教她们来人视察时练的操,中气十足地吼着,“早上起来!拥抱太阳!元气满满!”
小手臂挥舞,还蹦跶了两下。
果然在山里的修炼让她精力充沛。
吼完的墨晓星已经完全不气馁,对于昨天大爹爹冷漠她已经想通了:
“这一定是大爹爹给我的历练,将来会成长为最强魔族的我,会像龙珠里的孙悟空一样变强!哦呵呵呵呵呵~”
给自己定下了一个成为最强魔族的小目标,墨晓星穿着条纹睡衣,站在床上叉腰对天大笑。
“哦呵呵呵呵呵~”的笑声魔音贯耳。
江梨芯一边帮墨晴雨穿衣服,一边忍不住扶额:墨晓星这孩子真的奇奇怪怪的。
她出身豪门,哪怕在娱乐圈里工作多年,也很少接触到这种性格的人。
或许也有过短暂的共事过,但是那些都是江梨芯不需要打交道,跟她社交完全没有接触的人。
说穿了,就是江梨芯发觉自己拿墨晓星丝毫没有办法。
墨晓星快乐的时候,江梨芯一点也不知道她在高兴什么,没办法发自内心的附和与夸奖。
墨晓星生气的时候,江梨芯也完全不懂她生气的点,该从什么角度安慰。
虽然说是母女俩,但在她们平日里的交流中,通常有几分牛头不对马嘴的错位感,沟通完全失败。
虽然小孩子都很难懂,但是有了对比之后才发现,墨晴雨的很多情绪,江梨芯能很快找到症结,进行沟通或者安抚。
江梨芯在心里叹了口气,想到,“本来以为仅仅是三年的丢失,不会有太大影响,现在看来,缺少了三年就是缺少了。”
就像一块拼图丢失了,即使最终还是能拼出一副完整的画面,可缺失的那块就是鲜明而醒目的。
墨晓星拉拉陷入沉思的江梨芯的衣角问,“大爹爹怎么不在这附近了?”
她刚刚感受了一下,属于大爹爹的那缕魔气消失了。
综艺录制期间,手机一直放在江梨芯的助理身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都不会通知到她。
江梨芯并不知道沈戊逢昨天凌晨出了事,她想当然地以为,沈戊逢应该是没戏份了或者是剧组转移拍摄场地了。
她摸摸墨晓星的头,“沈哥哥的工作就是这样的,行程是不固定的。”
可是江梨芯却没意识到,墨晓星一直跟她在一起,刚刚才起床,又是从什么地方得知沈戊逢的行踪了。
直播弹幕里的观众倒是一早上就知道的沈戊逢出了大事,不由地产生几分感慨,昨天还觉得两人互动有点萌,今天其中一人就已经在生死边缘了。
“没想到墨晓星能感受到沈戊逢不在,小孩子的直觉真是敏锐。”
也有人冷嘲热讽道:
“墨晓星是灾星吧,昨天黏着沈戊逢,晚上沈戊逢就出事了!”
这个人立刻被集体围攻了。
往往黑得太过火,反而让人反感。
“怎么就说错了,昨晚上临睡前,墨晓星爬起来盘腿跟练功似的,说不定就是在诅咒呢!”
那人被围攻后恼羞成怒,肆无忌惮地发言怼回去。
这话出来,虽然还是没什么人附和,但是也动摇了一部分人的内心。
毕竟沈戊逢向来以热爱运动的健康形象示人,而且他年纪轻,之前也没听过有什么病症。
沈戊逢一部分粉丝忍不住把责任放在了公司和剧组身上,一定是他们让沈戊逢的工作过于高压,才会让他身体承受不住。
公司和剧组对此都保持缄默,只发布了含蓄的沈戊逢因病入院的通知,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保守态度。
信息完全封闭,使得一时间更是众说纷纭。
这些情况墨晓星这里全然无知。
今天早上的任务是准备早餐,节目组根据不同房子的特色,设定了不同的任务。
树屋这里是要通过就地取材的形式,跟节目组沟通好的山里人换取食材。
墨晓星立刻举手,在导演示意可以发言后,她疑惑地问道,“为什么在山里采摘了之后,还要跟山里采摘的人换啊?”
导演指了指兑换处的桌上,有鸡有鱼有肉还有面条等等食材,“你们弄到的食材可能很单一,做不了完整的早饭,就可以用来兑换自己想要的食物。”
江梨芯有点紧张,她以前只去植物基地采摘过,比如采草莓摘葡萄之类的。
山里,她只认识蘑菇,还无法分清是不是有毒。
墨晓星还在那里对着导演拍拍自己的小胸脯,骄傲地表示,“包在我身上!”
而墨晴雨,一脸希冀地看着江梨芯,指望妈妈带领呢。
江梨芯挎着小篮子,牵着两个孩子,为了避免接触到有毒的植物,她给自己和孩子们都戴上了医用橡胶手套。
看到潮湿长满绿苔的树下有几朵小蘑菇,江梨芯立刻惊喜地拉着孩子们过去蹲下来。
小蘑菇是白色的。
江梨芯细心讲解,“蘑菇颜色越明艳的通常是有毒的,这种白色的应该是可食用的,我们先采摘回去,待会给导演叔叔们确认了再决定吃不吃哦~”
墨晴雨第一次见到泥土里长出来的小蘑菇,开心地点点头,“嗯!”
母女俩一起放轻手的力度,一朵一朵的摘下来放进竹篮子里。
江梨芯突然发现哪里不对劲,“晓星呢?”
环顾身边,墨晓星果然又又消失了!
她正要着急,旁边的工作人员连忙告诉她,“没事,有摄像师跟着呢!”
江梨芯觉得自己心好累,等墨晓星回来,她一定要认真严肃地告诉墨晓星再也不许不打招呼就一个人跑开了!
没过几分钟,脚步声以及摄像大哥的头顶就远远地露出来了。
江梨芯站起来刚准备批评墨晓星。
两只肥硕的灰兔子,就墨晓星牢牢拎着耳朵带了过来。
两只可怜的灰兔子因为墨晓星的身高太矮,后腿还被她拖在地上,胡乱蹬着想跑。
江梨芯这辈子没见过人抓兔子!
她和墨晴雨都吃惊地手足无措,想要上前又不知道该怎么接过兔子,手伸过去又因为兔子的猛烈挣扎而下意识地往回缩。
评论里也全部都惊呆了!
“???这是什么剧情走向?这是墨晓星还是山里猎户家的孩子?”
“我看了墨晓星抓兔子的过程,这孩子就是顺着什么足迹,找到了兔子的窝,一掏掏一掏,她挑了2只肥的就走了。”
“大佬,受我一拜!”
“墨晓星这孩子,怎么总是奇怪的技能点满了……”
“江梨芯这里正和墨晴雨走着清新文艺风的剧情,墨晓星啪得掏出两只兔子,画风对比笑死我了!”
江梨芯忍不住问,“晓星你是怎么捉住的?设陷阱?撞树捡的?”
当事人墨晓星挠挠头,特别认真地竖起三个短手指讲解,“第一步,发现兔子的痕迹;第二部顺着痕迹找到兔子窝;第三步,掏出来。”
每讲一步,收起一根肉乎乎的手指,讲完后,三个人各自愣在一起对视。
“每个字都知道,合起来听完后就只有一个问题:究竟是怎么抓住的呢?”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