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他甚娇(江成颜陆昭霖)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少主他甚娇(江成颜陆昭霖)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主角是江成颜陆昭霖的小说叫做《少主他甚娇》。少主他甚娇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江家少主江成颜,字成颜,乃是江家的嫡长子。世人皆道他不仅容貌昳丽,六艺经传无不精通,且为人更是庄正有礼自律克己。

小说介绍

主角是江成颜陆昭霖的小说叫做《少主他甚娇》。少主他甚娇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江家少主江成颜,字成颜,乃是江家的嫡长子。世人皆道他不仅容貌昳丽,六艺经传无不精通,且为人更是庄正有礼自律克己,由内而外透着一股生来就有的清冷疏离。

江成颜陆昭霖小说简介

江家少主江成颜,字成颜,乃是江家的嫡长子。世人皆道他不仅容貌昳丽,六艺经传无不精通,且为人更是庄正有礼自律克己,由内而外透着一股生来就有的清冷疏离。
那人不屑一笑,正要反呛他们,乌云冉冉的天空忽然打下一道雷霆,随之响起一声惊天巨响,琅琊山上登时碎石纷飞,炽白猩红的火焰遍布山头,那方夜空如残阳泣血,令人分外惊心。
众人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坐在椅子上呆滞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街道上的人也驻足看着山上,一动也不动。

少主他甚娇全文阅读

“嘿,明日就是江家主的寿辰了!”
“诶诶诶,我听说除了金陵赵氏和苍南白氏,江家连无尘堂的人都请来了。”
“嘿哟,不愧是当今天下第一世家,够牌面的呀!”
“第一不第一老子不管,不过听说那苍南白氏一族门下的个个都是天姿国色......”
众人鄙夷:“唉去去去。就你这点出息,还指望能成什么仙道?”
“看看人家江少主,女色当前而坐怀不乱,天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你要能有他半分修为,至于还是今日这般德性?”
江家少主江成颜,字成颜,乃是江家的嫡长子。世人皆道他不仅容貌昳丽,六艺经传无不精通,且为人更是庄正有礼自律克己,由内而外透着一股生来就有的清冷疏离。
那人不屑一笑,正要反呛他们,乌云冉冉的天空忽然打下一道雷霆,随之响起一声惊天巨响,琅琊山上登时碎石纷飞,炽白猩红的火焰遍布山头,那方夜空如残阳泣血,令人分外惊心。
众人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坐在椅子上呆滞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街道上的人也驻足看着山上,一动也不动。
几秒后,一阵狂风急急掠过城中,将街道上的棚布旌旗狠狠撕开,物件落地声、翻落声、尖叫声不绝于耳。
“铛——”
“铛——”
“铛——”
城门钟楼上的定魔钟敲了三响,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就在众人哭喊着四散奔逃之时,有数十人浑身素雪,手持太极剑,在城中屋檐上、街巷里四处奔走呼告。
“关闭城门,百姓速速归家!”
“关闭城门,百姓速速归家!”
......
江成颜的脑子渐渐清醒起来。
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用什么东西包了起来,有些动弹不了。后背有些冰凉,耳边呼号着吹过细微的风声。他费劲地睁开那似有千斤重的眼皮压着的眼睛,透过眼前的大窟窿看到了灰蒙蒙的天空,眨了眨眼,心里一阵感慨。
没想到自己堂堂江少主,生前那般体面而万众瞩目的江少主,死后竟落了个拿破草席包裹后暴尸荒野的下场。
江成颜看着天空,脑海中蹦出自己失去意识前最后的一点记忆。
那日晚上,江家众人都已经做好了第二日寿诞大典所要的准备后,便各自回房休息。他在做了最后检查后也回了房,连日的辛劳让他很快便要***梦乡。而就在他将要睡着的时候,一个震耳欲聋的响声突然爆发,眼前闪过一片白光,之后自己便没了意识。
如今想来,那样的威力之下,恐怕整个琅琊山都无人能够幸存......
想到自己的父亲和族人在寿辰的前夕死于非命,江成颜只觉得自己脑子里如一团乱麻,又似有无数的蚂蚁在里头窜来窜去,搅得他头疼。
他向一旁翻滚,想要从席子里抽身出来。可稍一动弹,浑身上下传来的钻心疼痛让他登时便叫出了声。
“啊—痛痛痛痛。”
而就在他听到自己声音的一刹那,他翻滚的动作戛然而止,另一股不详的感觉从他的心头迸发而出。
江成颜颤颤巍巍地伸出已经露在席子外面的半只身子的手,缓缓抬起,在自己的胸前定了定,紧紧闭了眼,似是在作出生死决斗一般,猛地对着自己的胸前覆了上去。
他倏地睁开双眼,瞪如铜铃大,嘴巴微微张开,手下意识地又捏了捏,手心传来的柔软触感让他的脑子轰地炸开来。
“啊——”听着一个沙哑的尖锐女声从自己的喉咙里发出,江成颜一脸生无可恋地捶胸顿足。
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重生成了个女人???!!!
他猛地直起身来,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咔擦”,江成颜脸色瞬间一阵苍白,蛾眉倒悬,倒吸了一口冷气,双手急忙扶住了自己的腰。
“我的无上天尊呀~我这是造了哪辈子的孽啊~”
缓了一缓,江成颜感到有些口干舌燥,他环视一周,看见前方有一滩积水,便支棱着身子,
忍着疼痛一步一步挪了过去。
“哪个混蛋竟然对一个弱女子下这么狠的手,看这伤势,全身就没几处是完好的。”
挪到水池边,看了眼池中人的倒影——虽然布满灰尘,但从五官上可见那是一张俏丽的脸,和自己平日里见过的许多漂亮的世家女们相比也不落下风。只是这张俏脸的却是伤痕累累,嘴角粘着结了痂的血迹,脸上额间也各有一道抓痕,十分醒目。
他用手舀了点水,解了渴后又洗了洗自己的脸,看着水面,摸了摸自己这张新脸,叹了口气。
这手掌都长了一层薄茧,脸蛋也还没自己原来的脸光滑细腻。不过这长相倒是挺合自己的胃口的......
“唉,也是个苦命的人啊。”他看了看周边,忽然发现远方下竟然就是天玑城。那这山应该就是琅琊山!
他又量了量这山的高度——可是这山高度只到琅琊山的半山腰啊......
难道说,原来的琅琊山被径直炸去了一大半不成?!
江成颜感到后背一阵发凉。
能有这种力量的,非妖王或者魔王级别的邪物不可。
他看了眼自己目前的状况,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漫上江成颜的心头。
江氏一族不再,即使是从前的那个自己,也难保就能为族人查明真相。更别说如今拖着这副残缺羸体......随便来个小妖物就能要了自己的命。
正在江成颜想着自己接下来该做些什么时,一股恶臭飘进他的鼻中。
“天尊老哥您这到底是要我活还是要我死啊——!”江成颜叫苦不迭。
这气味他再熟悉不过,就是那些低阶行尸所散发出来的腐臭。若是放在之前,他定是看都不愿意看这些“弱不禁风”的低阶小怪的,不但提升不了自己的修为,反沾染了一身恶臭。
可如今自己这细胳膊细腿儿的,还浑身的重伤......
还不等他自怜完,一只穿着破衫、浑身长着尸泡、肌肉干枯的行尸从一堆枯草后钻了出来。感受到活人的生气,那行尸顿时“打起了精神”,一边呜咽着一边加快了脚步,踉踉跄跄地向着江成颜跑来。
江成颜见状,掉头便走。他刚刚迈开步子,只觉小腿一阵剧痛,疼得他忍不住“哎哟”一声,弯了膝盖伏倒在地。
“哪个天杀的混账东西下这样的狠手!让爷爷我知道了非卸了你的腿不可!”江成颜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在地上忍痛奋力爬着。
这低阶的行尸虽然行动迟缓,但是以江成颜现在这龟爬一样的速度,被追上只是迟早的事。
江成颜一边奋力蠕动着一边嘀咕“各位天尊老哥保佑保佑小爷,小爷刚刚活过来还没给族人找到真相呢!而且被一个行尸吃了,那也太侮辱我琅琊玉面小郎君的称号了!”
眼见着这行尸越来越近,忽然,自己头顶后方又响起一阵低沉的***声。紧接着一道妖风急速划过,一个***的身影长着血盆大口从自己头上飞过,径直将那行尸一口吞了下去。锋利的牙齿咬破尸泡,爆出粘稠的绿色***。***从嘴边溢出,淌了一地,还带着骨骼碎裂的咯吱声。
看清楚那巨兽的样子,江成颜心里咯噔一下,随后仰面躺了下去,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
尸变了的琅琊虎,中阶的妖兽。
得嘞,今儿个算是给自己交代在这儿了。
正听得那头吧唧吧唧的咀嚼声停了,江成颜不禁想着被琅琊虎那一嘴锯齿撕扯会是种什么感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忽然,又是一股邪气掠过,带着一丝魅惑诱人的幽香。
江成颜愣了愣,唰地睁眼看向琅琊虎。只见一个紫衣少女反身向着那琅琊虎背上拍了一下,在它的背上贴上了一张红底黑纹符篆,随后越过它的脊背,稳稳落地。那符篆上的黑纹登时放出黑光。琅琊虎随之发出一声哀嚎,瞬间像是被浓缩了一般,被那符篆变成了一枚黑色的小丸子。
少女向着那丸子一伸手,那丸子便被吸到了她的掌心。
与自己这张脸的俏丽可爱不同,那女子的长相更多了份秀气,虽面色清冷,看起来不像是个好像与的,但不可否认她长得极符合那些世俗男子的审美。
虽然总有些不明真相的人想当然地把他看作是个不近女色的清高君子,然而江成颜实际上是个实打实的“好色之人”——不过此“色”又不是寻常人所理解的“色”,而是对一切貌美之人的欣赏。
若是放在平日,江成颜定然是会对她多看两眼。可现下他心下生出的只有纠结和焦虑。
她身上的气息,和她所用的招式,无不在宣示着她是太阴门人。
天下修士,自古都以修正道之气、降妖伏魔、驱邪除秽为修仙之道。可偏偏出了个太阴门,竟以吸纳、操控天下邪气阴灵为修仙之道。
天下修仙者自然是不容此等妖门邪道,曾两次分别在琅琊王氏和金陵赵氏的带领下,想要剿灭太阴门。但这太阴门平日里行踪诡异,且人数极其稀少。门中除了门主陆羽和少主陆昭霖外,只有一个少主的师父陆机和名叫踏雪、无痕的一男一女两个随从。
太阴门中,门主陆羽、少主陆昭霖和陆机似乎从未在外头现身过,出现最多的只有踏雪无痕两个随从。
江成颜想,如此看来,今日自己遇到便是那随从中的踏雪了。
可是太阴门人一向不管世俗中事,每次外出一般也只是为了获取阴灵邪气或者妖邪宝物之类的,甚至自己都不曾听说过正道修仙者所说的那样为害世间的事情,有时其实是在变相地帮百姓除了麻烦......倒有种隐士道人的意味......
江成颜有些犹豫。
若是这人不愿意带自己走怎么办。
自己能躲得过这一劫,可躲不过下一难啊,谁知道这鬼地方现在还会冒出多少妖魔鬼怪来。
正在他犹豫的时候,那女子已经缓缓走近。江成颜瞪直了眼,眼看着她越走越近,越走越近,却见她视若无睹地路过自己身边,直视前方,就要从自己身边离开......
江成颜心下一狠:不管了,反正也没人认得出我,小爷我豁出去了!
“啪。”一双脏兮兮的小手死死缠上了女子的左腿,紧接着,一声和他这瘦弱的身子板毫不相搭的惊天哀嚎猛然爆发。
“啊—姐姐~你不要抛弃我啊~”

少主他甚娇免费阅读

江成颜这死死一拽把那女子半边身子拽得摇了摇。女子眉头微微动了动,却是不想理会他,拔腿就要走。
江成颜一下将她大腿抱得更紧,整个身子都贴了上去,又爆发出一声更加惊天地泣鬼神的恸哭:“呜呜呜姐姐啊~我自小没有了爹和妈,后来就被亲戚卖给了一户财主家里做奴,从来都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呜呜呜。不止这样,长大后,那财主的儿子竟然还要强行夺了我的清白。”
“我不肯,他们就打我,把我打得浑身骨折,昏死了过去。我运气好这才捡回了一条命。”说着他便抽泣起来,眼泪也开始不住地流。“可谁想又遇上了这些怪物。姐姐你要是不救我我真的要死在这儿了啊呜呜呜~”
江成颜在心里暗暗悲叹,若不是自己家门刚刚遭此劫难,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哭出来,虽说是个劫难,但居然帮到了自己,那这劫难也算得上是应了那一句“福祸相倚”吧。他再转念一想,又不禁大叹自己简直是个人才,如此反应、如此快速地丢了脸皮还有如此炉火纯青的演技,恐怕也是非自己不能做到的。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渐渐止住了抽泣。江成颜心里一直打着嘀咕,也不清楚这人到底打定了主意没有,一时不敢抬头看她。
正在气氛胶着的时候,江成颜听得头上传来一个轻轻的叹息。然后一个纤细婀娜的身子弯了下来,带着惹人神迷的幽香。
她伸手拿出一瓶黑色瓷瓶,拿出一粒小小的黑色药丸,递给江成颜,芳口轻启,同刚刚做出决定时的磨叽不同,说话倒是言简意赅:“吃了。”
江成颜嘴唇微张,有些呆呆地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艳丽无暇的脸,忘了去接那药丸。
女子似是想说什么,可又住了口,冷不丁地把那药丸直接塞到了江成颜嘴里。江成颜一惊,急忙去捂嘴,可那药丸居然十分顺滑地滑入了他的肚子里。
“这是什么啊?”
女子盘腿在她身后坐下,淡淡道:“续断丸。”
江成颜脸上倏地一白,脑海里忽然回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刚开始修行、常常受伤时被续断丸支配的恐惧......
续断丸,有接骨续筋脉之功效。不过需要有人为伤者接筋续骨,而且这过程中的疼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了的。
江成颜忽然有些担心,凭自己目前这副弱不禁风的身子,能不能承受得住这接筋续骨的疼痛......
事实证明江成颜的担心是对的。
“啊——”伴随着一阵凄厉的惨叫,林中惊起几片飞鸟。
......
续断丸刚刚开始起效,江成颜就疼得昏了过去。
当他醒来的时候,眼前已不是琅琊山上的荒凉景象,而是一个温暖精致的房间。这儿好像是在街道旁,他能清楚地听到窗外传来的稀稀拉拉的说话声。江成颜从床上坐了起来,伸了伸浑身的筋骨,发出了几声咔哒声。
“总算是好了。”
不管怎么样,有个正常的身子总归比当个孤魂野鬼好,只是这女身实在是让一个当了二十多年大男人的自己有些膈应得慌......正在他想着有什么办法能搞到一副完好的、还得是没有魂魄的身子好让自己能附身***时,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点风声,门吱呀一声开了,陡然漏进几分春夜的微凉。
“醒了。”
是那女子回来了,还带了一袋吃食。
闻到诱人的肉香,肚子登时发出一阵咕噜声。
是了,自己现在这副身子是个凡身□□,还是需要吃东西的。
唉,真是麻烦。江成颜想,自己寻找肉身的计划可能还得升级一下,最好是能寻到一个修士的肉身才好。
他慢悠悠地爬下床,坐到桌前,打开油纸袋,眼中一亮:“琅琊烧饼!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江成颜这倒是没说谎。琅琊郡天玑城的猪肉烧饼乃是一绝,当年自己修为还不够深厚仍需要吃东西的时候,最喜欢的便是这天玑城的猪肉烧饼。猪肉先卤后烧,带着香料的醇厚和烧制后的焦香,再配着烙得酥脆的饼皮,让人回味无穷。
可是江父一向严苛,且江氏一族遵循的乃是清修之道,即使是在饮食上也要忌食荤腥。因此江成颜小时候只能借着偶尔下山的机会买上一个烧饼解解嘴馋。有时候被父亲发现了,还要被罚去藏书阁里面壁抄书。
一想到自己的父亲,江成颜心里忽然变得有些沉重,手上的动作也渐渐缓了下来。
如今自己修为全失,手无缚鸡之力,连只低阶的行尸都打不过,还谈什么查明真相呢......
女子原本见“她”吃得挺开心的,正准备转身,却见“她”神色突然黯淡下去,想了想,还是坐回了椅子上,问道:“想什么呢?”
江成颜愣了下,然后略显生硬地咧了咧嘴:“没什么,就是想到我爹娘了。”
女子看着她,一时也说不出话。
江成颜一边吃着,一边想到:如今这个样子,就算是跑去找了城里留守的江家子弟,也没人会信我,说不定还得被当成疯子;退一步说,即使他们信了,凭自己目前这个样子,能帮的上什么忙呢......
他忽又想到,太阴一门修的那些***不就有操控阴灵之类的邪术嘛!说不定她真的有办法给能自己找到一具完好的身体呢?甚至是帮他找回自己的身体......也是有可能的吧......
只是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个什么身份。虽说这太阴门里是只有踏雪一个女子,可万一他们又收了新门徒也说不定呢?
江成颜决定先试探她一下。他迅速搜索了下自己脑海中和自己现在这个形象相符的世家女们平日里说话的语气,在心里快快过了一遍后 ,抓了张小帕胡乱抹了抹嘴,笑眯眯地看着她,一副纯真可爱的样子:“对了姐姐,我叫......思思,‘思念’的‘思’。你叫什么名字啊?”
听着自己的娇柔的语气和嗓音,江成颜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也太难顶了......
女子沉默了片刻,一如之前简洁又平静回道:“小霖。”
小霖?陆昭霖吗?
不会吧?这可是个女的啊,可大家都传说陆昭霖是个男子......那她可能是个新来的?
“那,小霖,你是哪个修仙世家的呀?”
陆昭霖沉默片刻,淡淡开口:“你离我远点好,我并不是什么好人。”
江成颜倒是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然而他也不知自己从哪来的灵感,当即出声反驳:“谁说你不是好人的?”他放下手中的烧饼,一脸正经地看着她:“你看,虽然一开始的时候你并不是为了救我的,甚至你在间接地救了我之后也没有想过要带我走。但是勒,在我求了你之后,你不是还是心软把我一起带走了吗?所以,你至少不是什么冷血无情的人啊!”
“而且,我只是请你带我离开那里。可是你不仅带我走了,还给我吃了药,治好了我身上的伤,还给我找好吃的和住的地方。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坏人嘛!”
江成颜说这话的时候心里真是感慨万千。要是让老爹知道他有一天会这样厚颜无耻、张口就来地夸一个太阴门人,估计他的胡子都得给气直了。
江成颜调整了下心态,接着自言自语道:“我呢,从小就被卖给了财主家做奴,没有学到什么本事,只能勉强度日,就连吃得穿的用的都是最次的。”
“所以,我真的特别羡慕你们世家子弟。从小就锦衣玉食的,在家里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在外都是世人眼中的人中龙凤。不像我们这些下人......”说着说着,“她”的眼眶渐渐泛了红,眼泪开始不住地滴落,一阵一阵地啜泣起来。
小时候江成颜就是江家的混世魔王,和江家二公子江恒、三公子江成旭那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常常整得整个江家鸡飞狗跳。可偏又常常是他去惹江恒和江成旭二人,结果每次都落得个被两人“群殴”的下场。
而每次他一发现自己快要落于下风之时,便鸡贼地跑到父亲江春面前哇地一通哭诉,最后反倒是江恒江成旭二人被罚的最重。久而久之,他便练就了一身说哭就哭的本事来。
但后来,那两人练出了个淡然的性子,你皮任你皮,我不跟你皮。江成颜见没人陪他撒泼,也只好渐渐安分了下来。
这倒是遂了江春的愿。毕竟江家是清修之家,整日闹腾未免失了体统。
江成颜哭了一会儿,见陆昭霖自顾低着头也不看他,也没什么反应,自觉有些尴尬,便随手抓了小帕来擦泪。
陆昭霖抬头看了眼他拿着小帕的手,待他擦了把泪后,淡淡道:“那是你刚刚用来擦嘴的。”
江成颜手上的动作顿了一顿,在心里骂了一声,把小帕往桌上一扔,坐着不动了。
陆昭霖见状,便起身将桌上的东西都收了收,一边收拾一边说道:“你不用这么担心,我既然救了你,自会好事做到底,等我要离开时会给你些银子让你能够度日。”
江成颜听她这么说,觉得她多半就是个良心未泯的新门徒了。若是这样,要想诓住她应该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那可不行。”江成颜一本正经道,“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也没钱,但也不能白拿别人东西。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他站起来,轻轻跳到她身边,抓着她的胳膊,“要不这样吧,我当你的婢女,然后你给我发工钱,好吗?”
陆昭霖一口回绝:“我不需要婢女。”
江成颜紧紧抱住她的身子,哭喊道:“呜呜我根本没有什么本事,只会伺候人,又是个孤苦无依的弱女子,你就是给我钱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赚钱说不定没几天钱就被人抢光了啊呜呜呜。”
“求求你了小霖,你就带上我吧,我保证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陆昭霖心烦地皱了眉头。
那日在山上见这小妮子长得可爱,又哭的可怜,一时同情心泛滥才带走了她。要是知道她是个自带狗皮膏药属性的粘人精,打死她都不会带她走。
陆昭霖见她这一副又要大放水的阵仗,感到一阵心累,有些无奈道:“你先放开我,不许乱喊乱哭!否则我现在就把你扔出房去!”
“你先答应我我就放开!”
房间中的空气好像突然凝固了。江成颜感到自己的头顶像是悬了把剑,充斥着浓浓的杀气。
不行!不能怂!
这个时候谁先退后,谁就是失败者!
战胜恐惧最好的办法就是面对......
还没等自己想完,江成颜感觉自己脑子一蒙,眼前一黑,便没了意识。

小说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少主他甚娇江成颜陆昭霖小说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是小编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