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七零之娇妻要复婚(秦萧陈曦)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重回七零之娇妻要复婚(秦萧陈曦)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抖音热推言情小说《重回七零之娇妻要复婚》完整版阅读,主角是秦萧陈曦,重回七零之娇妻要复婚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一觉醒来,陈曦重生了。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言情小说《重回七零之娇妻要复婚》完整版阅读,主角是秦萧陈曦,重回七零之娇妻要复婚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一觉醒来,陈曦重生了。前世孤独半生的她激动得热泪盈眶,以为终于可以牵着丈夫和女儿的手甜甜美美过完下半辈子。

小说介绍

一觉醒来,陈曦重生了。前世孤独半生的她激动得热泪盈眶,以为终于可以牵着丈夫和女儿的手甜甜美美过完下半辈子。然后,她悲催的发现,丈夫已经成了前夫,女儿成了被她抛弃的小可怜。她竟然回到了离婚回城的那一天。陈曦仰头望天,欲哭无泪:“现在抱大腿,求复婚,还来得及吗?

重回七零之娇妻要复婚全文阅读

突如其来的一阵颠簸摇晃,让陈曦从混沌中醒来,耳畔充斥着火车行驶的隆隆声响。下意识地皱了皱眉,陈曦闭着眼,强撑着坐起身来,一时间竟觉得头昏脑胀。
忙抬手支起发胀的头部,双手缓缓按压头部两侧,试图缓解不适。然而,触手可及的,并不是她一头干练的短发,而是她早已剪掉多年的厚重长发。
“什么情况?”
陈曦内心惊惧,顶着强烈刺目的阳光缓缓睁开双眼。朦胧的视线透过不太干净的玻璃窗看向窗外。
一幢幢低矮的土坯房,一片片即将丰收的麦穗,正在快速地向后移动着。
环顾四周,陈曦发现自己竟身处在一节老式火车的硬座车厢。
车厢内,不管是座位上还是过道里都挤满了人,空气中混杂着难以形容的劣质气味。结伴而行或是刚刚认识的人正在相互交谈,夹杂着各地的方言,使狭小的环境略显嘈杂。
“原来刚刚听到的火车声竟不是幻觉,那我又怎么会出现在火车上呢?”
陈曦恍然,“哦,对了,好像是下午刚开完一个会,由于连日失眠,身体疲惫到极致,竟然直接趴在桌子上昏睡过去了。”
“呵……”
陈曦苦笑一声,真是世事无常呵!怎知一觉醒来竟然换了一方天地。
前世,千禧年后网络文学渐渐兴起,纵使陈曦是一位从不涉猎网络小说的女强人,也会在年轻人口中了解一些关于重生或穿越桥段。
现在,她已经基本确认,那些她曾经嗤之以鼻的狗血桥段正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好在前世陈曦一直孤身一人,唯一的女儿也早就跟她离了心,甚至在丈夫过世后,女儿便移民国外,跟她这个母亲形同陌路。
她知道一切都怪不得女儿,都是因为她年轻时一个错误的决定,才阴差阳错地,渐渐失去了自己的爱情和亲情。
多年来,在大时代的浪潮中打拼,事业做得越大,人就越发孤独。不过五十多岁的年纪,陈曦就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唯有靠工作麻痹***,身体更是每况愈下,所以她早就立过遗嘱,将遗产全部留给女儿继承。
对于前世,陈曦可谓是了无牵挂了。跟爱人来不及破镜重圆,爱人便已早逝,空留满腔遗憾。血脉至亲同自己形同陌路,孤苦半生,死亡对她来说竟成了一种解脱。
那么今生呢?换了一方天地,那些旧人是否依旧呢?
看着周围的一切,陈曦清晰地意识到,她回到了过去,大约七八十年代的光景。只是不知道这里的世界还是不是原来的世界?现在的自己还是不是原来的自己?
“如果一切真的可以重来呢!”陈曦不禁激动地想着。
急于验证自己身份,陈曦快速打开随身的行李,在一个高档牛皮的旧本子里找到了一封介绍信。信的页眉处,清晰的红色大字写着“信阳人民公社红旗生产队”。
看到这里,陈曦顿时脑子“嗡”地一响。“这不就是我当年下乡插队的地方吗?难道...难道…我竟真的回来了…”
强忍着内心的激动,陈曦快速扫过介绍信的内容,但那内容却如一盆冷水,快速浇灭了刚刚的激动和喜悦。原来,这竟是她在红旗生产队开具的最后一张介绍信,大队已批准她回城了。
又翻了一遍本子,陈曦还找到了接收单位的联系函、粮食关系、户口迁移证等文件,除此之外就是一张离婚证了。
没错,她已经离婚了。
陈曦死死捏着这张薄薄的离婚证,它简单粗粝,仿佛一张普通的废纸,却见证了她当年抛夫弃女时的决绝。手指不自觉地松开,指尖微凉,心头却一片冰冷,泪水不自觉地滑过面颊,又被迅速地拭去。
担心周围的人发现异样,陈曦别过脸去闭眼假寐,却在心里不断回忆起那段难以忘记却又被尘封的往事。
她真的回来了,并且回到了1977年9月11日,那个她毅然决然离婚回城的日子,也是她半生孤苦的开端。
记得还是在1969年的冬天,那是外公外婆被下放到农场的两年后,外公委托的一个革命故交,在保护了她两年之后,也终究没能躲过这场浩劫。
陈曦不得不被迫下乡。
于是,在1969年年底,陈曦从申城辗转来到了赣江省信阳公社红旗生产队,成为了一名插队的知青。
那一年,她17岁。
娇生惯养的富家女孩背井离乡来到贫困山村,日子过得可想而知,再加上她的成分问题,让本就艰苦的日子雪上加霜。分配的都是些脏活累活,工分却只有普通社员的一半儿,公平于她而言就是奢望。
虽然,陈家的老管家还有外公外婆的门生故旧,都时有资助。但在特殊时期,担心被有心人抓住把柄,陈曦并不敢明目张胆地使用钱物,生怕被批成资本主义的余毒,所以,这些帮助也就显得十分有限。陈曦又是个不愿求人的倔强性子,只能每天咬着牙苦苦支撑,在乡下的日子愈发艰难。
正是在这样的灰暗日子里,她遇到了她的丈夫,秦萧。
确切的说,现在应该叫前夫才对。
想起时年20岁的秦萧,还是个冷冽沉默的少年。他长相俊秀却有一下巴仿佛永远刮不干净的青涩胡茬,他身材高大,有着宽厚的肩膀和挺直的背脊,人却异常瘦削,棱角分明的脸上由于过分清瘦显得眼睛很大,眸光锐利,格外地吸引人。
陈曦记得,她刚认识秦萧的时候,是一次生产队的集体大会上,也是她下乡以来第一次参加集体大会。因为成分问题,被挂着沉重的木牌,弯着腰站在最后排的角落里,忍着羞愤和难堪熬到大会结束,刚准备直起麻木酸痛的身体,抬眼便对上了秦萧的目光。
少年真诚炽热的目光还来不及用冷漠掩藏,带着浓浓地心疼,让陈曦不禁鼻子一酸,只那一眼陈曦便记住了他。
后来时间迈入七零年,局势愈发紧张,陈曦不得不在乡下结婚中和成分,才能免受波及。
于是,陈曦就想到了秦萧,庆幸的是秦萧也没有拒绝。
就这样,顺理成章地,二人结成了夫妻。
婚后,秦萧对她异常宠爱,渐渐地,陈曦也爱上了这个能够在苦难中为她撑起一片天的男人。
两年后两人生了一个女孩,取名子宁,出自《诗经·子衿》:“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寓为平安、宁静之意。
陈曦一直认为她和秦萧的感情是先婚后爱,是特殊年代的相互扶持、相濡以沫,但直到前世秦萧临终前,她才知道,秦萧对她的爱远不止如此,然而她却错失了这一份浓烈炽烈的感情,直到斯人已逝,才追悔莫及。
好在,现在她又回来了,虽然老天跟她开了一个***的玩笑,让她回到了大错已然铸成的这一天,但她还来得及挽回。
毕竟,在这一天,女儿还没有因为被村里的小孩儿嘲笑“没娘的孩子”,气得哭跑到村口找娘,不慎落水,泥水呛进气管,发起了高烧,虽然勉强捡回一条小命,却落下了慢性肺炎,小小年纪便受病痛折磨。
婆婆没有因为受了***导致中风偏瘫,公公也没有郁郁而终,丈夫也没有被家庭的重担压弯了腰,只能麻木地拼命赚钱,不断透支亏空自己的身体,导致英年早逝。
一切都还来得及补救,陈曦下意识地握紧拳头,暗自平复内心翻涌的思绪。
记得前世,在同样的一趟列车上,她满脑子想得都是对未来的无限憧憬。
她不惜跟爱人离婚,抛弃孩子,也要回城。原因一是作为陈家唯一的继承人,陈家一朝平反,她必须回来处理外公外婆的后事,接收归还的祖产。二是因为,也是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她认为只有回城,才有机会脱离农门,让丈夫不用一辈子在土里刨食,让女儿将来能享受城里的教育。
谁曾想,却事与愿违。
前世陈曦回城大约一个月后,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她觉得机会难得,摩拳擦掌地,准备拼力一搏,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陈曦顺利考上了京大。
大学期间,陈曦又将一腔热血全部投入到学习中去,因为京城距离赣江省山高路远,所以,除了跟爱人偶有书信,并把投稿所赚的稿费还有省下来的补助寄回村里之外,她本人却一次都没有回去过。
陈曦本想用短短几年的分离换得一家人一辈子的幸福美满,谁知却阴差阳错地换得了自己半生凄凉。
1981年,陈曦大学毕业后,作为京大文学系出了名的笔杆子,陈曦顺利地分配到申城市委办公室工作。报道前,她兴高采烈地回村,准备跟爱人复婚,然后接全家人一起到申城生活,没想到,四年光景,已经物是人非。
公公婆婆竟已相继过世,小姑子为了照顾公公婆婆至今没能嫁人,丈夫也在一年前,送走了婆婆之后,毅然决然带着妹妹和女儿进城闯荡。
从村里人的口中得知这短短四年间发生的一切,陈曦茫然无措,天大地大,她竟不知去何处才能找到自己的家。

重回七零之娇妻要复婚免费阅读

时光如白驹过隙,匆匆流逝。
数年间,陈曦利用假期,跑了很多城市,登了很多报纸,来寻找秦萧,却如泥牛入海。
后来每逢清明,只要略有空闲,陈曦都会回村给公公婆婆扫墓,希望能借此遇见秦萧,却也没能如愿。
村里人似乎都知道秦萧发达了,却没有一个人知道秦萧的去向,丈夫和女儿就这样失去了联系,陈曦既痛苦又悔恨,甚至还夹杂着一丝说不出来的委屈。
她不明白,为什么家里发生这么多事,秦萧却从未写信告诉她。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她明明告诉秦萧要等她回来,他却音讯全无地走了。
直到十几年后,陈曦到鹏城出差,跟秦萧久别重逢,才在秦萧的口中得知原委。
原来,秦萧一直以为他们离婚后便成了两个世界的人,一道天堑隔开了城市和农村。他一直以为陈曦说将来会回来,只是一个让自己心安理得的借口。尤其是当他得知陈曦考上大学后,他更觉得两人不会再有未来,他的家庭更不能成为她的拖累。
何况他们已经离婚了啊,秦萧又怎么会告诉她家里的境况,徒增她的愧疚和烦恼。
陈曦一走数年,连假期都不曾回来看看女儿,想必是再也不愿回到这个让她吃尽苦头也受尽委屈的乡下了,这些年她寄回来的钱,已经足够尽到一个母亲责任了,那么女儿的病又何必让她烦恼呢,就留给他这个父亲来操心就足够了。
直到这个时候,陈曦才知道,原来在他们短暂的婚姻里,秦萧的爱竟是那么卑微。
他竟从未想过陈曦也会同样的爱上他,他竟认为陈曦跟他的婚姻只是迫于时局,所以当陈曦决定要离婚回城的时候,他也能无条件的支持她。
在秦萧的心里,他能够拥有爱人这么多年,并且两人还共同孕育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他应该知足,那么当陈曦要离开他,回城去过更好的生活,他理应放她自由。
后来,秦萧带着女儿和妹妹走出了农村,辗转多地,再后来,秦萧听说鹏城在建特区,他想到鹏城距港城很近,将来或许有机会可以带着女儿去港城治病,就一路南下到了鹏城。
当秦萧的事业在鹏城渐渐稳定下来,已经是离开村里两年后了,陈曦早已大学毕业,秦萧便不能把信再寄到学校。
这时,他想起来,陈曦曾告诉过他,她父亲在申城的工作单位,秦萧就寄了一封信过去,希望陈父可以把信转交给陈曦,信中提及自己现在的通讯地址,以及详细交代了女儿的学业和成长。
在秦萧看来,虽然陈曦离开了他,但却永远是孩子的母亲,她虽然不曾回来看过女儿,但这些年一直寄钱回来养育女儿,所以她有权知道女儿的成长。
信寄出了很多,却如石沉大海,没有回音。
后来,秦萧就不再寄信,也彻底失去了陈曦的消息,他甚至想过,陈曦或许已经改嫁,组成了新的家庭,但让他绝对意料不到的是,他的信竟然一封都没有转交到陈曦手里,而陈曦也一直孤身一人,找了他这么多年。
前世,从秦萧口中得知这一切,陈曦万分悔恨。
她恨自己清冷、内敛的性子,为什么结婚多年竟然从未跟秦萧表达过爱意,夫妻二人过着相敬如宾的日子,也难怪秦萧会误会她,否则如秦萧这般爱她,一旦知道了她的心意,他怎会轻易放手。
她更恨自己的狠心,竟然离家四年都不曾回去看望丈夫和女儿,如果她能够回去,哪怕只有一次,是不是就能知道家里发生的一切,不至于跟丈夫和女儿失之交臂。
她最恨的是自己的愚蠢,竟然会深信她那个伪善的父亲,想起他眼睁睁看着自己为了寻找丈夫和女儿,一次次徒劳地奔波,嘴上是关切的问候,却从未将秦萧的信吐露半句。
陈曦深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怀疑过,父亲慈祥外表之下竟然隐藏着一颗贪婪恶毒的心,她竟让父亲和继母一家依踩着她的肩膀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而自己的丈夫和女儿却因此漂泊异乡,饱尝艰辛。
前世,陈曦虽然狠狠报复了父亲和继母一家,但她跟秦萧蹉跎的十几年岁月却无人补偿。
陈曦想要跟丈夫破镜重圆,却不知,年仅45岁的秦萧,他清瘦儒雅的外表下竟然隐藏着一副千疮百孔的身体,时日无多。
陈曦回到申城辞掉公职,来到鹏城陪伴秦萧度过了最后的日子,这段日子竟成了他们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陈曦一改自己清冷寡言的性子对丈夫温柔以待,秦萧却不改初心却妻子宠爱有加。
在这段日子里,陈曦也曾疑惑地问过,为什么他清明从未回村给公公婆婆扫墓,他却说,其实他每年都有回去,但从不选在清明,因为清明山上人多眼杂,容易被人看见,而且他每次总是悄悄地上山,悄悄地走,村里没有人知道他曾回来过。
村里人都知道他发达了,但他却不想看到那一张张冷血无情的嘴脸,更不想被他们贪婪无耻地贴上来,刻意隐瞒下,村里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处。
曾经帮助过他的人,他已经十倍百倍的回报过了,那么,那些冷眼旁观的人,就只能眼睁睁看别人接受他的回报,捶胸顿足了。
秦萧过世后,女儿因为跟自己不亲近,毅然选择了出国,小姑子也已经嫁人生子,有了自己的生活,陈曦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她既然已经辞了公职,索性便留在丈夫曾经奋斗过的城市创业,踏着九十年代改·革的浪潮,陈曦的事业蒸蒸日上。
在孤独的日子里,陈曦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能够重来一次,她一定不会只为了追求未来的幸福,而忽略了当下。
比起诗和远方,她更希望抓住眼前的苟·且。
正如现在,回到了这节混乱嘈杂的车厢里,她是应该选择在下一站下车,重新买票回村,抱着丈夫求复婚呢?还是应该先去申城,处理完外公外婆的后事,再回村求复婚呢?
殊途同归,陈曦认真想了想后,还是决定先到申城,因为即便她现在回村,还是免不了要再回城一趟,处理一些事物。
按照当下的火车速度,她从赣江省省城到申城就需要20多个小时,再加上她从村里到县城再到市里,再从市里坐火车到省城也大约需要一天时间,这一来一往便需要四五天的时间,她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路上。
打定主意后,陈曦便不再纠结,从行李中找出干粮简单填饱肚子,剌嗓子的粗粮饼子,一入口就引起了陈曦的强烈不适,她猛灌了几口水,才勉强咽下,暗自叹气:真是由奢入俭难啊!
想起千禧年后飞速发展的餐饮行业,玲琅满目的各色美食,再看看手里干巴巴黑乎乎的粗粮饼子,陈曦欲哭无泪,她不求大鱼大肉,她只想要吃细粮,还想带着全家人一起,顿顿吃细粮。
陈曦心里默默地想着,看来除了复婚这一目的之外,她还必须加紧赚钱了,好在改·革的春风即将吹满神州大地,中·华大地上也将遍布商机,想到这里,陈曦不禁露出自信的笑容。
大约又过了三四个小时,几近傍晚的时候,火车停靠在申城火车站。
下车后,陈曦打量着这座陌生又熟悉的城市,慢慢拾回记忆。
记得前世,陈曦是接到了父亲褚卫东的来信,才知道陈家已经平反,外公外婆的后事需要她回城处理,信中父亲让她马上回城,还殷切地提到,已经在申城为她安排好了工作。
被兴奋冲昏了头脑的陈曦完全没有仔细想过,为什么父亲会在此时让她回城,还积极地给她安排了工作。
陈曦自幼丧母,跟着外公外婆长大,在过往的岁月里,她和褚卫东本是父女亲情极其淡薄的两个人,但适逢陈家遭难后刚刚平反,外公外婆又在***中相继离世,是褚卫东第一个向她伸出了援手,也是在这个时候,陈曦的眼里渐渐有了父亲的形象,也渐渐开始信任自己的父亲。
却不曾想,自己信任的竟是一匹豺狼。
她完全没有想过,她那个所谓的父亲,在母亲过世后,就被外公外婆逐出了陈家,他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和立场安排她回城,又是带着怎样的目的帮她处理陈家的后事呢?
前世陈曦下了火车后,便坐公交车直奔父亲所在的制药厂的家属楼,之后,按照父亲的安排进了制药厂工作,陈家的后事也在父亲的推动下按部就班进行。
陈曦负责将外公外婆的墓地迁回申城同母亲合葬,褚卫东则以父亲的名义帮陈曦接收陈家的祖产。
陈曦作为陈家唯一的继承人,陈家的祖产只能归于她的名下,所以当褚卫东把所有的交接文件以及房产证明都交给她时,她没有丝毫怀疑,同时还非常感激褚卫东的帮助。
也怪那时陈曦年少无知,不懂什么叫钱帛动人心,再加上褚卫东善于伪装,他正直慈祥的外表又太过具有欺骗性。
陈曦竟丝毫没有看出来父亲关爱背后的精明算计,也没有看出来继母一家热情背后的贪得无厌。
重活一世,陈曦说什么也不能让伪善的父亲一家占到她一丁点儿便宜。
当年褚卫东入赘陈家,后来又被逐出陈家,不出一个月便另娶她人,可以说除了血缘上的父女关系,陈曦与褚卫东算得上毫无亲情可言。
“那就永远成为陌路之人吧!”
陈曦心里暗暗想着,她并不想在褚家人身上浪费心思,前世既然已经报复过褚家,这一世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就全做陌生人看待。
但如果褚家人主动招惹她,那她也并非软柿子,陈·两世为人·叱咤风云的女强人·曦,一定会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此刻,站在申城人来人往的火车站,陈曦决定直接去管家陈伯的家,记得前世得知她回城后,陈伯也多次找过她,关心她,然而父亲褚卫东却背地里阻挠,跟陈伯说了一堆很难听的话。
说陈伯来找她无非就是为了钱,为了捞好处,说得陈伯倍感难堪,也怕她心生误会,就渐渐地淡了来往。
褚卫东背地里做下的这些事,前世陈曦也是报复过褚家之后,才在陈伯的小儿子口中偶然得知,这一世她决计不会让这个关爱她的老人,再度寒心。
寻着前世的记忆,陈曦找到了陈伯的家,那是在申城老城区的弄堂里,夕阳的余晖在狭窄的道路上留下斑驳的光影。
陈曦一路风尘仆仆地走来,虽然衣衫褶皱,发丝凌乱,带着远途奔波的疲惫,但她生得肤白貌美,身姿高挑,再加上气质清冷淡雅,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当陈曦驻足在一栋筒子楼前,一个看起来年约三十五六岁,手里拎着个菜篮子的大姐,正巧向她走来。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