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烈长歌(靳烈乔歌)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风烈长歌(靳烈乔歌)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靳烈乔歌小说————风烈长歌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蜜秋所著,讲述了闷***假冷漠攻(乔歌)× 傲娇火药桶受(靳烈)太平盛世,长安城突然妖言四起。金吾卫少将军靳烈为妖邪所困

小说介绍

靳烈乔歌小说————风烈长歌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蜜秋所著,讲述了闷***假冷漠攻(乔歌)× 傲娇火药桶受(靳烈)太平盛世,长安城突然妖言四起。金吾卫少将军靳烈为妖邪所困

靳烈乔歌小说简介大衍天宁年间。
长安,西市。
浣天大街远离女皇所在的明玥宫,每天上午直到日上三竿,街上才晃晃悠悠有了人影,再过半个时辰,走街串巷的杂耍艺人、陆续开门的街铺、还有一边忙活手里活计,一边口不饶人跟客人唇枪舌剑的小娘子们才都开始忙活了起来……
东市达官贵人,西市街坊闹巷,这半座城不设宵禁,睡得晚,醒的也晚。
午时正,西市塔楼上的金吾卫交了班,靳烈一路跟才休班的军卒们打着招呼,一边沿着木楼梯上了塔楼,见着眼底下的浣天大街正到了白日里最热闹的时候——熙熙攘攘的各色人群,夹杂着不少高鼻深目的胡人胡女,走路的牵马的栓骆驼的,远远的人声传过来,全是五花八门的各色口音。

风烈长歌全文阅读刚换岗的三个金吾卫很有些吃惊:“三少,您怎的来了?”
靳烈没搭话,微微皱着眉,一手握着腰侧的金刀手柄,一手按在塔楼栏杆上,眼睛盯着底下人声鼎沸的大街。
跟在靳烈身后一同上楼的副将谢凇朝问话的小兵笑了笑:“最近不太平,你们不是一直上报说西市有人|妖言惑众么,三少惦记着,特意来瞧瞧。”
问话的金吾卫小兵面色生嫩,赶紧端了张椅子放到靳烈身后,又毕恭毕敬站到一旁,冲两人再说:“那道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从我们记得开始,差不多得有三个来月了,之前也不是每天都见得到,最近一个多月天天就在这条街上晃荡,专找人最多最热闹的地方讲些吓人的话,偏人还都喜欢听,越讲人越多……我觉着不是什么好事儿,这道人……有鬼!”
靳烈往后退一步坐到了椅子上,听到最后两个字噗嗤一声笑了,原本紧绷的雪白面孔突然露了些稚气,侧了肩抬头看了眼小兵,眼神却是锋利的。
小兵微微瞪着眼,脸色无比正经,靳烈满眼的刀子软了下来,含了丝嗔笑道:“你说说,怎么个有鬼法?”
小兵还没开口,一旁面色稍微老成点儿的另一个金吾卫才岔开道:“三少,您别拿包子打趣了,不过那道人,确实古怪。”
靳烈正想继续问,就听包子又兴奋又严肃地喊起来:“三少快看!那道人又来了!”
靳烈起身,一步跨到栏杆前,上半身往前微微探着,顺着包子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浣天大街上摩肩擦踵的人群中,那道人依旧显眼。
他单手拿着一面幡子,幡很高,通体青色,不像一般算命的江湖道士那样写几个字,而是画的不知什么符咒,靳烈看不懂,也没见着那道人的脸,一身灰扑扑的道袍勉强看出来也是青色,背对着他们正从塔楼下穿过。
道人往前走了一小段,到寒江楼门口停住了,正值饭点,这幢浣天大街上最气派的三层酒楼人来人往好不热闹,道人往楼前一人来高的一小块圆台上一站,立马有酒楼小厮出来,也没见轰赶,小厮走近,道人从袖口掏出几枚钱丢了过去,小厮接了,二话不说进了门内。
塔楼上包子凑近了跟靳烈解释,神色忿忿:“三少,这台子原本每日有胡姬在上面跳舞招揽客人,可好看了,不知怎的近日竟被那道人占住了……”
身后老成点儿的金吾卫打断道:“那道人招揽来的人可比胡姬多多了,况且还给了租钱,寒江楼可不亏。”
靳烈往回收了收探出去的上半身,仍旧不搭话,只紧紧盯着圆台,见那道人盘腿坐在了台子上开始闭目打坐,靳烈看过去只一个侧影,皮包骨的一张脸,颧骨高耸,嘴唇紧抿。
不一会儿,圆台前已经聚拢了一大批人,包子又说:“如今可有不少人专门定时定点地等着他,就爱听他胡说八道。”
靳烈往一旁抬了抬手,眼神仍旧盯着那处,谢凇也跟着示意包子别说话。
只见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半个浣天大街的人都涌了过来,有人忍不住大声催了起来:“苏道长,今儿又要讲什么故事啊?昨儿个讲到死神赤璎火烧八百里灭了翠微国,还把人圈起来挨个下油锅,今儿要讲他灭谁?
众人也跟着一同催嚷,七嘴八舌的喧嚣中,道人缓缓睁开眼,仍旧盘坐在圆台上,微微低头望着台下众人,眼神扫过去,一下逮住刚才问他话的男子,右手将扶着的幡子往上抛起,又重重落下接住,“咚”地一声巨响,众人陡然肃静。
道人大声斥道:“何为故事?本道所讲皆为真!死神赤璎为妖孽所化,千百年前曾祸国殃民,弄得举世尸横遍野,如今这赤璎即将再度苏醒,本道苦口婆心地讲这些,便是提醒诸位需得早做打算,不是让你们当说书故事听的!”
台下众人肃静了片刻,听了这话“轰”地一声又笑开了。
“苏道长,这赤璎的故事,我们都听过八百回了,但您比茶馆的说书先生讲得好,还有些我们没听过的段|子,您这编书的本事够可以。”
“您这是自个讲入魔了吧?”
“少说也是千百年前的事儿了,就算是真的,如今都过了这么久,早消停了吧。”
“道长,我信您的,再讲讲这赤璎是怎么变着花样祸害人呗!”
不知何处刮来一阵大风,长幡猎猎作响,苏长河起了身,一手扶幡,一手背在身后,眼神中有一丝悲悯,在人群中一一扫过,突然仰天长啸,一句比一句悠长凄厉:“幽溟已开!死神觉醒!万鬼伏出!妖乱长安!”
众人听着这气贯肺腑的十六字警言,面面相觑地又安静了下来,苏长河抬头望了望天,刚才还艳阳高照,不知何时已经浓云滚滚,片刻静谧之后,他将手中长幡一挥,直指西南角:“就在那里,妖孽已出,血气冲天!今夜此处将有血光之灾!”
众人再顺着长幡看过去,正是塔楼的方向,几个金吾卫跟众人眼神相碰,彼此都是一惊,人群中有人难以置信地问:“苏道长,您是说……金吾卫塔楼?有妖孽?”
苏长河叹了口气,一副愚|民不可教也的神情,摇摇头道:“城西南,向晚街。”

风烈长歌靳烈乔歌免费阅读回过神来的人群又开始议论纷纷,苏长河却再也不肯多说半个字,站在台上闭目凝神了片刻,便握着幡子跳下圆台,在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包围中挤开一条道,朝着来时路就这么大步走了。
走到塔楼底下,苏长河突然抬头朝上看了一眼。
靳烈猛地对上苏长河的眼神,扶着栏杆的手莫名一紧。
看着他走到街角拐了个弯便不见了身影,包子问道:“三少,咱要派人悄悄跟着吗?”
靳烈还没答,谢凇从鼻子深处哼了一声:“还当什么了不得的妖道,不过一个胡编乱造讲话本故事的江湖道士,跟什么跟。”
靳烈却不知在想些什么,抬头问谢凇:“向晚街你熟吗?”
谢凇想也不想,回说:“还行吧,例行巡防总会去到那边,不过一直也没出过什么乱子,那一带住的都是些做生意的大户,家家都是深宅大院,街外头倒是挺安静,里头怎么样咱就不知道了。”
包子跟着又说:“三少,您才接手咱们金吾卫,待人太好了,刚才那妖言惑众的道士,按我说就该抓了关起来,一顿打完就老实了,整天说些不着四六的……”
谢凇一手在包子头上敲了下:“有完没完!三少怎么做事儿用得着你教?个小破孩儿。”
包子挨了打并不气恼,笑嘻嘻又往靳烈身边靠了靠:“咱三少啥都好,看着脾气爆,心却忒软。”
靳烈由着他们打闹,脑子里却在想别的,刚才那道人仰天长啸的十六个字,实在没法不往脑子里去,他犹豫了下,还是问道:“最近城里……真没什么不对劲的吗?比如……有没有……妖怪啥的?”
话一出口,塔楼上一片寂静,跟着几人便捧着肚子笑翻了天。
谢凇说:“三少,您别真是信了那个道士胡说八道吧?”
靳烈面色微红,狠狠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谢凇笑够了,正经神色地打了包票:“要真有妖怪,咱们肯定第一个知道。”
靳烈没置可否,谢凇已经自顾自跟几个金吾卫拉杂了起来:“当什么不得了的妖道,讲来讲去的破故事原来就是赤璎啊,这上古传说谁没听过?你娘小时候没拿他吓过你?”
说着还模仿起了妇人吼熊孩子的架势:“再不听话,晚上赤璎就来抓你!青面獠牙三头六臂,吓不死你!”
众人一圈哈哈笑过,包子也加入了神叨叨大营:“听说他连他师尊都要杀,最后还祸乱了天下,啧啧啧……”
“所以啊,那道士就拿这个掰开揉碎了讲一个月?摆明了就是把人都傻子,光天化日地圈|钱!”众人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
靳烈对今儿这没头没尾的事也有些不痛快,烦躁地挥了挥手:“撤了,你们好好守着,有什么异动随时上报。”
——————
当夜,浣天大街塔楼上的金吾卫最先瞧见西南方烧起来了。
很快,火光烧红了半边天,烟火飘进了长安城每一户家中,大街上人们群蜂涌而至,望着烟火缭绕的西南方,有人想起白日里青衣道人的话,大惊失色地喊道:“血光之灾!苏道长说过了,今夜有血光之灾!”
作者有话说:
开坑大吉!
这是个什么故事呢,emmm,是个爱恨交织,淡的时候很淡,浓的时候很浓的故事。
我希望是这样。请用收藏评论为我打气:)

小编推荐理由

风烈长歌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