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腹黑外国先生(Jay江璃)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腹黑外国先生(Jay江璃)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Jay江璃小说我的腹黑外国先生,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我的腹黑外国先生全文免费阅读。经常守在厨房一个半小时,就为了让她能喝上一碗新鲜的排骨玉米汤。她假装不懂英文,在他的庇护下作天作地。

小说介绍

Jay江璃小说我的腹黑外国先生,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我的腹黑外国先生全文免费阅读。经常守在厨房一个半小时,就为了让她能喝上一碗新鲜的排骨玉米汤。她假装不懂英文,在他的庇护下作天作地。

Jay江璃小说简介

江璃一觉醒来,不仅失去了一部分记忆,还莫名其妙被送到了外国富豪Jay的家里。这个每晚都要在她房间打地铺的奇怪男人,很粘她的人,老想揩她的油,却又对她掏心掏肺地好。

我的腹黑外国先生全文阅读

她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正站在沙发旁,一手插兜,一手在轻轻摆弄柜子上的留声机。
许久以后她才知道,他当时的动作,原来只是为了掩饰手的颤抖,而刻意做出。
她第一次见他时,只觉得在一众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中,他的栗发黑眼与众不同。
许久以后她才知道,从她进门的那一刻,他心里已走过了一世的路。
她以为他只是个不懂中文,又老妄想揩她油的外国男人。
可许多年后再回想,她恨不得,当时能疯狂揩他的油!
她睁开眼,看到车窗外郁郁葱葱的树冠遮天蔽日,马路两边是一看就有些年头的粗壮的大树。
刚刚从车上醒过来的她,瞬间冒出一个念头:
这是文物保护区?难道我要穿越?!
一脸兴奋
不过转眼这个念头,就被大树后面,突然掠过的欧式别墅打碎蒸发了。
原来不是文物保护区,是富人区。
但,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一阵慌乱,她赶紧先捋了捋自己现有的记忆:
出生在中国北方一个小村庄,六岁时遭遇地震,在孤儿院长大,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外资公司工作,然后……好像被外派到澳洲学习?
看看车上的时间,自己今年已经二十八岁,可最近四五年的记忆却一片空白,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
难道我被人贩子下药了?
但看看坐着的豪华轿车,似乎也不像。
于是只能朝司机的方向开口询问:
“诶,师傅,咱们这是去哪?”
但下一秒,在看到司机微微侧了一下头后,她还是不可自抑地风中凌乱了——
司机师傅,竟然是个,地地道道的,外国人!
难道我还在澳洲?不是我祖国母亲的怀抱?她目瞪口呆。
果然,司机好像听不懂中文,回了句:
“Sorry?”(你说什么?)
她几乎就要下意识地问一句:
“Where are we?”(这是在哪?)
但电光火石间,直觉占了上风:
别问!他不一定知道你会英文!先看看他的反应,再决定是不是有装傻的必要。
事实证明,女人的直觉大多是对的。
果然司机看她没反应后略显尴尬,说了句:
“I’m sorry. I ehh...I don’t speak...”
司机结结巴巴没说完,就放弃了和她交流的尝试。
看来他不知道我能听懂他的话,先保持低调观察一番再说。
暗暗打定主意,她就以一种“以不变应万变”的态度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了。
正巧这时车停到了一栋别墅前,她眼神飞快地扫了一下门口气派的罗马柱,先有了第一个判断:
这家人很有钱。
跟着门口的仆人走进别墅,顺带从墙上的镜面装饰中,偷偷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穿戴:
浅黄色及膝连衣裙,平底小白鞋,中长发。脸虽然没看太清,但也足以确定还是黑发黑眼的中国人。
幸好还是自己,一没穿越二没变种。
再往里走去,映入眼帘的是典型的欧式风格别墅,屋顶吊着奢华水晶灯,大理石搭配着高级地毯。
穿过走廊***客厅,她却瞬间感觉不好了:
客厅乌乌泱泱或站或坐着一堆外国人,目测至少十来个,还全盯着她在看,但表情似乎不怎么友好。
当下更加打定主意,在这个被外国人环绕的情况下装傻到底。
“Linda夫人,人到了。”仆人对着坐在客厅沙发上,一个金发碧眼、雍容华贵的中年女人俯身说道。
夫人头也没抬,脸上带着笑,看向旁边翘着二郎腿、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的一个年轻男孩儿。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女人?”Linda夫人一口伦敦腔英文。
“是啊就是她!”男孩儿大概二十岁左右,同样的金发碧眼,和Linda夫人有几分神似,脸上满是嬉笑表情。
夫人站起来走向她:
“你叫什么名字?”
装傻!装听不懂!
她礼貌地微微一笑,然后垂下眼帘。
夫人绕着她打量了一圈,然后突然嗤笑出声:
“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不过胖胖的还可以。”
嗯?怎么有种杀猪***的即视感?她愣了一下,但没在表情上表现出来。
这时沙发上的男孩儿站了起来,作势要往外走的样子。
夫人转身唤住他:
“Ethan,你不留下来……”
话还没说完,男孩儿就笑着神秘兮兮地挑了挑眉:
“不了,我晚上还有约会。妈再见,Jay再见!”
说完四五个仆人打扮的人也跟着男孩儿往外走去。
她心里暗暗记下了这两个名字:Ethan,Jay。
好歹大脑接受了点有效信息,当下抬眼打算记住这两个人的长相。
不料她刚抬眼,Ethan已经从她身边走过去的身形突然往后一倾:
“Bye!小礼物!”
说完还狡黠地冲她一眨眼,才笑嘻嘻带着众人出去了。
小礼物?她心里有些好奇,但还是先看向客厅剩下的几个人:
夫人又坐回了沙发上,身后是几个仆人打扮的人。
她本身对欧美人士就比较脸盲,感觉长得都一个样,所以在看到站在沙发旁边,一手插兜,一手在轻轻摆弄柜子上的留声机的Jay时,忍不住微微诧异了一下。
因为Jay是栗色头发黑色眼睛,身形高挑五官深邃,像是混血儿。
然而Jay并没有看她,虽然他在盯着手上的留声机看,但似乎目光又并没有聚焦在手上。
夫人也看向Jay,开口说道:
“Jay,这已经是最后一个了,你知道的,从小到大我从不逼你什么,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你爷爷……再说你也不小了……”
夫人看起来很为难的样子,极力组织着后面的语言:
“不过这个也确实是……跟前几个没的比,要不再换个前面的?”
抬起眼睛,越过Linda夫人看了她一眼,眉头微微皱着。
难道是在嫌弃我?她心里憋了气,于是也学他微微皱起眉头,回看过去。
效果立竿见影,Jay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不用了,就她吧。”Jay的嗓音低沉又有磁性。
“什么?她?”Linda夫人脸上划过一丝惊讶,随即又压了下去,
“好吧,那我找人去收拾客房……”
“不用了,”Jay打断她的话,“她今天睡在我房间。”
啥?睡在你房间?请问我是被***了吗?
她大脑飞速旋转,余光撇到地上的高级地毯,灵机一动:此处应有晕倒!
当下眼睛一闭,决定躺尸。
但,意外的,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紧闭着眼,自我感觉了下,这个怀抱没有柔软的两坨,所以应该不是Linda夫人。
仆人都离得远,也不可能擅自来扶她。那么就是……
“叫医生!”果然是他的声音。
一阵心跳加速,她被稳稳地抱起来,紧接着是上楼的声音,然后她被放到一张柔软的床上。
如果不是感觉到有双手要解她胸前的扣子,她是决计不想自己醒过来的。
先微微动了下头,再慢慢睁开眼,看到眼前是个亚洲人长相的女医生,正拿着听诊器要给她听心跳。
她暗自松了口气。
“你好,”女医生微笑着和她打招呼,普通话说得还算标准。
还要装傻吗?显然不可能了,否则就得一直装哑巴了。再说,她正好也想问问医生,她这脑瓜到底出了什么毛病?
“你好,医生。”她故作虚弱地笑笑。
“请问你还有哪里不***吗?”女医生很和蔼。
“其他的还好,就是好多事记不起来了,尤其是最近几年的。”
“嗯,那你先说一说自己都还记得哪些吧。”
……
一番交谈和一些常规检查之后,医生下了结论:
“就是暂时性失忆而已,但是原因不好说,毕竟大脑是人体中最复杂的一个器官。但只要不影响正常生活,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至于恢复记忆,这个目前是没有任何有效办法的。”
这结论,似乎合理,又似乎很草率。
“可是医生,我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起来,这也正常吗?”她是真的很疑惑。
“哦,我听说你叫江璃,江海,琉璃。呵,别多想了,你先好好休息,没准儿等身体养好,记忆就回来了。”医生安抚完她就走了出去,顺手关上了门。
江璃?可能是吧,因为这名字有些熟悉。
看了眼宽敞的房间,江璃感觉是有些累了,先睡一觉再说!毕竟只有养足体力,才能打后面的仗。
女医生关上门出来,就看到了正站在门外的Jay。
两个人都没说话,径直走到书房。
“她的话你都听到了吧?”女医生站在Jay身后,语言换成了英文。
“嗯。”Jay看不出表情。
“结合你之前告诉过我的部分情况,我已经能肯定,她这是典型的创伤性失忆。”女医生不似刚才那么和蔼,整个人都严肃起来。
“创伤性失忆?”Jay转过身,表情有些疑惑。
“对,严格来说,这是属于神经心理学疾病,多是由于经历过重大的身体创伤,或者严重的精神打击,导致患者产生部分选择性遗忘的症状。”
“精神打击……”Jay默默重复了一遍这个词,垂下的眼神晦暗不明。
“关于这方面的治疗,通常以心理治疗为主,由专业的医师实施正规的催眠治疗。但是,因为部分失忆其实是人体的一种保护机制,如果治疗结果好的话,患者会找到压力源,化解潜意识的抵触,恢复正常。”
“那……不好的结果是?”Jay听出了医生的话外音。
“如果恢复记忆后,患者还是承受不了这种心理压力,在双重打击下,很有可能……会恶化成精神疾病。”
突然抬起眼,眉头越皱越紧。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好,我知道了。还有,这件事请务必保密。”
“对我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有需要再随时找我。”女医生说完,就关上门出去了。

我的腹黑外国先生免费阅读

江璃是被饿醒的。
迷迷瞪瞪睁开眼,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翻身下床,地上是柔软的浅灰色地毯,光脚触感很好。
她先到浴室洗了把脸,顺便在镜子里好好打量了一下自己现在这副尊容: 鹅蛋脸形,双眼皮眼睛还算好看,睫毛虽然没有那么卷,但好在又长又密。鼻子还算挺俏,嘴唇小巧饱满,没有打理的眉毛有点杂乱,但眉形还算英气。
要说长得不好看,估计是因为长期没有保养的皮肤,看起来暗淡无光。
至于身材嘛,白白嫩嫩的皮肤倒是比脸嫩滑多了。
什么太胖!明明就是小***而已嘛!
看到挂在一旁的女式睡裙,应该是给她准备的,就先换上了。
从浴室出来,江璃故意没穿鞋,像只狐狸一样,轻手轻脚地下到一楼餐厅的冰箱前,满怀憧憬地打开冰箱门。
但……冰箱里空空荡荡,只有一些不知是饮料还是酒的瓶瓶罐罐。难道这家人平时都不开火吗?
江璃不死心地惦着脚尖从上翻到下,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一盒酸奶。
盯着小小的一盒酸奶,无奈感叹:有总比没有好哇!
正准备打***装,突然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把酸奶夺走了!
“啊!”江璃被吓得几乎要跳起来!
瞪大眼睛看向身后,才发现原来是那个栗发黑眼的高挑男人,叫什么来着?哦对,Jay!
也正定定地看着她……不,是俯视着她,因为江璃的头顶才勉强到他下巴的高度。
江璃自认为一米六八的身高不算矮了,但看向他时却完全是仰视的视角,感觉莫名地这个***就占了下风。
不太明亮的光线下,两个人就这样互相看着,同样漆黑的眼睛里幽深一片,完全看不到彼此的情绪。
首先江璃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她清楚地知道如果想告诉她的,旁边这位肯定会先开口。如果不想告诉她的,她问也是白问。
但貌似Jay先生耐心好得出奇,只是看也不说话。
大哥,你怎么还看?总不能是因为我貌美如花一见倾心吧?通过白天你们的对话,我早已经对自己有了明确的定位!
终于,Jay轻轻分开嘴唇想要说什么,却欲言又止。两片唇形好看的嘴唇又缓缓合上了。
他垂下眼帘,似乎还叹了口气,默默走到旁边的餐桌旁,很绅士地拉开餐椅,才又看向江璃,明显是让她来吃饭的意思。
江璃愣了一下,刚才光顾着翻冰箱了,竟然没注意到餐桌上有吃的!
于是提起嘴角冲Jay礼貌地假笑了一下,便毫不客气地过去开动。
热乎的饺子?还有筷子?又是惊喜又是意外!
三下五除二一碗饺子下肚,江璃满足地接过他递过来的纸巾擦擦嘴,再站起来回以一个礼貌的假笑。
还是盯着她看,这次正好站在灯光下,江璃才得以近距离地观察了一下他:
刀刻般的五官立体分明,微卷的栗色头发,皮肤白皙,眉毛齐整。好看的双眼皮眼睛大小适中,干净明亮,浓密的睫毛更衬得这双眼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
所谓的剑眉星目应该就是这样吧!江璃心里莫名就想到了这个词。
目光滑过他高挺的鼻梁,落在他厚薄适中的淡粉色双唇上……这张脸如果长在女人身上,应该算得上倾城佳人了吧?
尤其是“佳人”现在还含情脉脉地盯着她看,莫名就让人想起“深情”二字。
咳!还真是饱暖思淫/欲哇!但再帅跟你也没关系好吧?
现在最主要的是先补充体力,再好好调查一下自己是怎么莫名其妙“被***”的。
想到这里江璃转身上楼。Jay也跟在她身后。
不料江璃在楼梯拐角处却懵了:这走廊里左右好几个房间,倒一时分不清哪个是她刚才睡觉的那间?
“你,知不知道,哪个是我睡觉的房间?”
怕他听不懂,江璃特意用手指了指左右两侧的卧室。
愣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走到她前面打开其中一间的门。
江璃一看确实是之前睡觉的那间,瞬间瞌睡虫袭来,看到床只觉得无比亲切。
可谁知Jay卡在门口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弄得江璃关门也不是,不关门也不是。
呃……不会这么快就想和我同床共枕吧?虽然是型男一枚没错,可我也不是这么随便的人啊!
瞌睡虫开始铺天盖地,终于江璃“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快速进浴室洗漱一番,然后***钻进被子里,带着“他要敢爬我的床,我就连咬带踹让他好好见识下姑奶奶厉害”的念头沉沉睡去了。
朦胧中好像有人给她掖了掖被角,又好像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她的脸,还有羽毛一样的东西扫过她的唇,痒得她微皱起眉头抿紧了嘴。
江璃做了一个很沉的梦,梦里有个男人在叫她。
隔着霭霭雾气,虽然看不清他的脸,听不到声音,但江璃就是确定那个男人在喊她。
江璃本能地想走近他,可刚迈出步子就被一道看不见的屏障挡了回去。她使劲去撞,却无论如何也撞不破这个屏障。
男人走得越远,她的心越疼……
从梦中急醒,江璃忽地睁开眼,发现天已经亮了。
刚要起身,却感觉手被人抓着。
看向旁边,才发现地毯上还坐着昨晚那个男人,侧靠在床边睡着了,一只手正好搭在床上抓着她的手。
难道我们以前认识?
闪过这个念头,江璃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这张好看的脸,可是依然没有任何印象。
被江璃手上轻微的动作惊醒,扭头看到床上正对着他出神的人,似乎有点震惊。
又看向她被自己握住的手,震惊又变为惊喜。
江璃突然回过神,觉得这样的场面有些尴尬,于是赶紧下床去卫生间洗漱。
洗漱完出来,Jay已经不在了,而是一位仆人打扮的阿姨在等着她。
“江小姐您好,我姓聂,给您准备的衣服在旁边隔间。少爷说,他在餐厅等您一起用餐。”
聂阿姨大约五十来岁,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说完就退出去带上了门。
江璃打开浴室旁边的隔间,被满满一间挂得整整齐齐的衣服惊呆了!就连***都全部是34D她的尺寸!
但看到所有衣服都挂着标签,不像是有人穿过的样子,可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准备了这么多呢?
带着疑问,江璃挑了件最普通的米色连衣裙,穿戴整齐下楼。
聂阿姨正在准备早餐,看到她下来笑眯眯地道了声:“早,江小姐。”
江璃凑到餐桌旁边一看,一边是牛奶麦片和三明治,一边是南瓜粥加小点心。
心情一下明媚起来,凑过去刚要开动,就看到坐在长方形餐桌对面,正在看报纸的Jay。
毕竟这是他的家,她觉得还是有必要打声招呼。
“早啊,Jay先生。”江璃冲Jay摆摆手,脸上挂着礼貌笑,
“呃,我不会说英文,您别见怪啊,呵呵……”
“Morning.”Jay简短地回了一句,富有磁性的男低音很是好听。
江璃坐下一边喝她喜欢的南瓜粥,一边开始和聂阿姨搭话:
“聂阿姨,你们少爷会不会讲中文啊?”
“不会的,小姐。”聂阿姨笑眯眯地回答。
“那……他听不听得懂中文?”江璃鸡贼地偷偷瞥了一眼端坐的Jay少爷,又心虚地补充一句:
“我意思是,毕竟您中文这么好,难道他就一点没学过?”
“我是今天才过来的,江小姐。之前是在Jay少爷的父亲那里工作。老先生倒是会说中文,但Jay少爷从小是跟着他的爷爷长大的,所以应该是听不懂的。”聂阿姨回答得很详细。
江璃挑挑眉,偷偷笑了一下:“那我就放心了。”
“小姐您说什么?”聂阿姨明显没听清。
“哦,没什么,***……”江璃打着哈哈回答,一边心里暗自高兴:这不就省了和一本庄重的Jay少爷打交道嘛!
“对了聂阿姨,您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江璃一边喝粥一边故作很随意地问。
聂阿姨愣了一下,似乎有点奇怪:
“小姐您这说笑的吧?您怎么来的我哪知道?”
“哦~,那您能帮我问问你们少爷,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
“这......”聂阿姨似乎有点为难,但还是犹豫着对Jay少爷开口了,然后又转述了Jay的回答。
其实不用转述江璃也听得懂。
“这个问题应该问她自己。”Jay眼神幽深地看了她一眼,目光又回到报纸上。
“那您再帮我问下,他是怎么知道我叫江璃的?”江璃一脸好奇。
“名字是我昨天随口取的。”Jay回答得漫不经心。
随口取的名字?江璃有些目瞪口呆,但又随即了然:看来这两人也是不知情的,但昨天那个Ethan应该知道什么。
于是就又问道:
“那您知道Ethan是谁吗?”
聂阿姨一脸问号:“Ethan是我们Jay少爷的表弟啊,您认识他?”
“那他什么时候来?我想见他!”终于抓到一条有用的线索,江璃语气急切起来。
聂阿姨还没回答,Jay却突然站起来走到她旁边坐下,端起另一碗粥开始吃早饭。
江璃吓了一跳,不习惯地往旁边挪了挪,拉开了距离。
皱起眉头瞪了她一眼,于是她赶忙双眼望天花板,假装没看见。
看Jay少爷不高兴,聂阿姨似乎有些局促不安,于是找个理由就急忙出去了。
两人没话,各吃各的。实则江璃心思百转,还在盘算怎么才能见到Ethan。
直到Jay吃完早餐起身要走的时候,江璃才急忙伸手拽住了他的袖子:
“那什么……”
定在原地,低头看向她抓住他袖子的手。
江璃连忙放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厚着脸皮开口说:
“那个,我想见一见Ethan,你能听懂吗?E-than。你表弟,Ethan。”
怕他听不懂,江璃一连说了三次Ethan的名字。
顿了顿,然后突然拉住她的手就往楼上走去。
江璃被Jay一路拉到楼上卧室,才赶忙把手从他手中抽出来,满是警惕地看着他:
“光天化日的!你,你想干嘛!”
即使知道他听不懂,但气势还是要有。
看着空落落的手,说了句“你需要休息”,就离开了。
江璃松了口气,感觉是有些累,心想这幅身板竟然这么不争气,还是乖乖爬***补觉吧。
又是无尽的梦魇,男人越走越远的身影,和她无力地哭喊,等等我……

小编点评

我的腹黑外国先生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