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腹黑外国先生(Jay江璃)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我的腹黑外国先生(Jay江璃)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我的腹黑外国先生》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我的腹黑外国先生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大鱼小羽毛所编写的,讲述了Jay江璃的精彩故事。

小说介绍

《我的腹黑外国先生》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我的腹黑外国先生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大鱼小羽毛所编写的,讲述了Jay江璃的精彩故事。

小说简介

接下来的几天都很平淡,江璃吃得好喝得好,脸色也越来越红润,乍一看素面朝天的脸庞,倒别有一番清丽的美。
Gina和Linda夫人自从Jay下了逐客令,也没再登门。
Ethan虽然不死心地在大门口溜达过几次,但只要一看到Jay出现,立马认怂开溜。

我的腹黑外国先生全文阅读

接下来的几天都很平淡,江璃吃得好喝得好,脸色也越来越红润,乍一看素面朝天的脸庞,倒别有一番清丽的美。
Gina和Linda夫人自从Jay下了逐客令,也没再登门。
Ethan虽然不死心地在大门口溜达过几次,但只要一看到Jay出现,立马认怂开溜。
聂阿姨有心教江璃几句英文,但都被她以“太难了不学不学”为理由拒绝了。
同时江璃对聂阿姨的情报产生了深深的怀疑:说好的工作努力的Jay少爷呢?
除了每天晚上见他在电脑上敲敲打打以外,这十多天来就没见他哪天去上过班!外加还有每天晚上都要睡在她房间的怪癖!
要不是她不忍心找了个加厚床垫过来,他还一直睡地毯呢!这个奇怪的家伙!
不过即使这样,两人还是生出了一种莫名的融洽感来:
白天一起吃饭一起看书,一起发呆一起捣鼓后院的花花草草。晚上或者看月亮听音乐,或者他工作她画画,然后一床一地的拉着手睡着,好像两个过家家的小孩子。
偶尔他们也在家庭影院房间里看看电影,一个中文片一个英文片地交替播放。
看英文片时,江璃装听不懂其实能听懂,倒不觉得无聊。可奇怪的是放中文片时,Jay也能坐得住,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大的耐心。
相敬如宾的时间一久,江璃就憋不住了,渐渐开启了话痨本性。
先是磨着聂阿姨买回来一个电子翻译机,然后就开始明里暗里地对着Jay释放“年轻人一定要努力工作,不能虚度光阴”之类的信息,就差没明说“你怎么还不去上班!”这句话了。
电子翻译机也是真好用,她说完中文那边立马英文读出,完全实现了无障碍沟通。
当然还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她不想听Jay说话时,就以机器没电了为由完美避开。
比如她想偷偷溜出去逛逛,却无奈Jay和守卫看得紧,被揪回来之后,Jay总是会以一句“我这样都是为你好!”开头,开始他的训话。这时江璃就以“唉呀翻译机没电了!不好意思听不懂,我去充电!”为理由完美溜走。Jay好气又好笑却拿她没有任何办法。
这样的日子一直过到了Jay去上班这天为止,从早晨的夺命连环call就可以看出来,公司应该是有急事了。
Jay西装革履地穿戴整齐后来和她打招呼:
“我要出去一趟,但你一定要记住,不要再试图离开这里,好吗?”
“OK OK,没问题!”江璃一边欣赏着这个西装领带下的禁欲系男人,一边心里乐开了花,但面上还装得一本正经,重重点头答应了。
“给你,有事给我打电话。”Jay递过来一个手机。
“好的,放心!”江璃又重重点头答应,一边庄重地接过了手机。
Jay还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呀呼!终于要自由了!
江璃兴奋地转了个圈,隔着玻璃看到Jay开车消失在门外后,飞快地换上运动衣和平底鞋,找出之前藏好的小背包,贼兮兮地向后院走去。
国外建筑就这点好,篱笆墙基本跟没有一样!所以江璃三两下就借着植物的藤蔓翻了出去,简直不要太轻松。
江璃大摇大摆地在街区溜达着,拿着从聂阿姨那赚来的……呃,好吧骗来的零花钱,看到什么都喜欢,买了一堆小零碎。
又热巧克力和马卡龙吃到撑,还很有良心地打包了一小盒,打算带回去给Jay和聂阿姨吃。
当然,能以此平息Jay的怒火更好,毕竟若他发现自己偷跑了出来,一定会火冒十丈也不止吧?
就这样闲逛着,直到天快黑了才想起来往回走,可却突然悲剧地发现,自己没记住Jay家的地址!
本来这边地址就挺绕口,而自己竟然连门牌号码都没记清!是34还是43来着?后面街道名是Spencer还是Swanson?还有区名是?……完全混乱了。
问了问路人,倒是给指了方向,可两条街完全是相反方向!
江璃犹豫了一下,决定先朝Swanson的方向走。
这种情况下是万万不能坐电车的,首先她没有乘车卡不说,就以她天生乱作一团的方向感而言,肯定不是坐过站就是下错站,到时走得路更多。
一边寻思着一边加紧步伐,想赶在天完全黑之前回去。
这边天黑之后外面基本上没有人,路灯也没有国内亮,再联想起Ethan说的醉汉之类……
可越着急越悲剧,好不容易用了一个小时赶到了Swanson街区,一看却完全不是Jay家那条街的样子!
江璃这才慌了,赶紧翻出Jay给的手机找导航,可谁知这个长相独特的手机,还真和普通手机不一样,竟然只有打电话这一个功能!
江璃一脸霉相,但转念一想,Jay还没打电话找她,所以就说明他也还没回家,所以自己加紧点赶路,没准还能赶在被他发现之前回去。
对呀赶快往回走,还跟路人打听就是了!
天越来越黑,偏偏乌云还挡住了月亮,微弱的月光只给乌云镶了道银色的边,就再也透不过来了。
就像一层幕布突然拉下,天一下就全黑了,路上连个人影也没有。
路旁边是一排联排别墅的篱笆墙,马路对面是一片开阔的绿地,中间耸立着一座似乎年代久远的哥特式教堂,里面有灯光从彩色玻璃上透出来。
可是在这黑漆漆的夜里,悬在教堂顶尖正上方的大片乌云里,隐约流出的月光清清冷冷地洒在教堂上,和安静的只能听到自己脚步声的环境,让江璃不由得就联想起了电影《惊情四百年》里的基调。
头皮一阵发麻,干脆一路小跑起来想尽快从这条街绕出去。
所以等她终于看到前面一个人影出现时,迫不及待地上前问路:
“不好意思,请问您知不知道……”
话还没说完,就闻到了那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酒气。
不会吧!难道还真是Ethan说得那样?!
江璃想要躲已经来不及了,那人满身酒气地转身,看到江璃眼前一亮,口齿不清地笑了起来:
“Wow,***,你……你是来陪我的吗?……你怎么知道我,我正饥渴?”
醉汉一边说一边手还朝她伸了过来。
“你你你……站住!你别过来!”
江璃明显底气不足,转身就跑!可那醉汉虽然东倒西歪,但大长腿迈起来却是毫不费力地紧追她不放。
江璃跑得快要断气,突然瞥见路旁一棵枝叉横生的大树,连忙手脚并用爬了上去,足有七八米高才停下。
醉汉也试着往上爬,但除了压折几个枝叉外,愣是一米也没爬上来。但也没打算放过她,站在树下骂骂咧咧。
江璃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头脑飞快地想着怎么自救。
突然想起了什么,取下背包翻出来Jay给她的手机,果然通讯录里只有他一个人的电话。
老实说,这种情况江璃宁愿是Ethan嬉皮笑脸地来救她,也不希望是Jay拉着比驴还长的脸来教训她。
唉,江璃叹了一口气,任命般地拨通了Jay的电话……
*
Jay下午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就赶回了家,听聂阿姨说江小姐在楼上休息,就自己到书房处理工作了。
可到了晚饭时分还不见江璃下来,就让聂阿姨上楼叫她,可聂阿姨说江小姐吩咐过不要打扰她。
这时Jay才突然严肃起来,自己上楼敲门没回应,拿出备用钥匙打开门一看,果然没人!
Jay脸色一下变得苍白起来,对着房间看了好久,才想起来去拿手机,然后又对着手机发起了呆,拿起又放下,阴沉着脸一语不发。
聂阿姨知道自己犯了错,也不敢出声,偷偷看了两眼少爷阴沉的脸,纳闷少爷怎么反常地没发脾气,而且看起来似乎还……很伤心。
就这样在客厅坐着,天越黑Jay的脸色越不好看,晚饭也没吃。
聂阿姨在旁边也没敢走,不停自责自己没看好江璃小姐。直到Jay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Jay低头看到来电号码,脸上一阵惊喜,平稳了下呼吸才接通电话:
“喂。”
“呃,Jay,是我。那个,我迷路了,你能不能来接一下我?哦,我忘了,你要听不懂就把电话给聂阿姨,聂-阿-姨。”
Jay不出声,听到电话里隐隐约约还传来一个男人的咒骂声:
“***……臭/婊/子!快给我滚下来!否则……等我抓到你……你一定会后悔的!”
Jay突然站了起来,咬牙切齿地问道:
“江璃,你旁边还有谁?”
“什么?哦,没事别担心,只是遇见一个喝醉酒的人,没事的我已经爬到树上了,他够不到我……”
坐在树干上的江璃声音越来越底气不足,几乎透过电话都可以感觉到Jay想杀人的感觉。
正期待着聂阿姨接过电话给翻译,却不想电话被挂断了!
不是吧?难道生气了不管我了?
江璃突然一阵委屈,抽了抽鼻子,白天到处浪的兴奋早已荡然无存。
默默靠在树干上,想起平时这个时候,应该正在和Jay悠闲地看电影,或者在后院吃点心听音乐吧?干什么要作死地出来找罪受!结果真应了Ethan那张乌鸦嘴:流落街头。
唉~又联想起自己莫名其妙的失忆经历,在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唯一能依赖的人,竟然还是认识才不到半个月的Jay……
江璃整个人被彻头彻尾的凄凉感包围了,眼泪再也憋不住吧嗒吧嗒落在树干上。
“吱~”急刹车的声音传过来,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格外刺耳。
江璃看到马路上几乎是飞过来了一辆黄色法拉利跑车,然后从车上下来了一脸怒气的Jay。
“Jay!我在这!这里!”江璃见到救星赶忙大喊。
“你他妈是谁,敢来……”醉汉气势汹汹地朝Jay走过去,但话还没说完就被Jay一脚踹开了。
“滚!”Jay瞪着通红的眼睛像要杀人一样,醉汉赶紧爬起来东倒西歪地溜走了。
“还不滚下来!”Jay咬着牙朝树上的江璃吼道。
“我...他把树枝都弄断了,我...下不来...”江璃指了指树干,声音小得像蚊子哼哼,感觉从没有这么丢人过。
Jay看了看地上散落的树枝,走到树下张开双臂:
“跳。”
“啊?”江璃惊呆了,看着他双臂张开的***,思考了一下好像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踩着剩下的树枝,下到了三四米的高度,才视死如归地跳了下去……
结果当然是Jay当了肉垫,江璃则被他稳稳地抱在了怀里,没受一点伤。
看到Jay近在咫尺的脸,感觉到紧紧贴着的身体,江璃突然脸红心跳起来:
“你可以……放开我了。”
还在盯着她看的Jay突然回过神,松开了手,两人这才起身上车。
一路上车里的气氛都很尴尬,还是江璃先打破了沉默,开口说:
“谢谢你来找我。还有,sorry。”
Jay刚要发作,转眼看到她还微红的眼睛,又把话憋了回去,只专心开车。
到家已经快十二点了,聂阿姨看到两人满身狼狈的回来,赶紧上前问道:
“江小姐这是去哪了?发生什么事了?”
江璃尴尬地笑笑:
“没事聂阿姨,别担心。哦对了!我带了点心给你们……唉呀,怎么全碎了?”
江璃苦着张脸看着背包里,被压得四分五裂的马卡龙,郁闷地说:
“算了,丢掉吧。”
刚要拿去扔,Jay却一把拿过来,递给了聂阿姨。
聂阿姨心领神会,接过马卡龙说道:
“你们还没吃饭吧?快上楼洗个澡收拾一下,我去热饭!”
江璃和Jay相互没话,于是各自回房收拾。
晚饭时Jay把马卡龙吃得一干二净,甚至没有给聂阿姨分一点。
江璃奇怪地想,怎么以前不知道他这么爱吃甜点的?
吃完饭Jay照例来到她的房间,把假装睡着的她一把拎起来贴到墙上,又把翻译机扔给她:
“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Jay压抑着怒火,一字一顿地说。
江璃眨眨眼,又打算糊弄过去:
“啊?哦,唉呀,翻译机好像没电了,我去充电……唔!”
谎还没撒完就被Jay堵在了嘴里!
Jay突然俯身像要吃人一般地亲吻着她,又是亲又是咬,还试图把她的舌头勾出来。
“唔……”江璃本能地往后缩,可身体被他死死地抵在墙上,脖子还被他从后面托住狠命地压向他自己。
推也推不动,躲也躲不开,江璃下意识地想去咬他侵略进来的舌头,可又突然想到他来救自己的义气,这样对他似乎不妥……
于是刚咬住又赶紧松开了牙齿,没想到却换来Jay更***地回应……
江璃很快被吻得七荤八素腿都软了,感觉就像溺水的人一样喘不上气来。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Jay才终于放开她。
江璃胸口急剧地起伏着,大口喘着气。Jay还和她贴在一起,彼此的气息暧昧地***着。
“所以你还是听不懂我说什么是不是?”
Jay沙哑着声音低沉地说道,也不管她是不是还要继续装傻:
“你给我听好了,如果还有下一次,你的惩罚就不止是一个吻这么简单了。”
Jay抬起江璃的下巴,直直看进她眼里,邪魅地说了句让她惊掉下巴的话:
“……!”(此处省略四个单词哈哈哈)
说完也不管江璃是什么反应,转身去了浴室。
江璃原地愣了好久,才合上了惊呆的嘴,抓狂地骂了句:
“你无耻!不要脸!”
一把抓起他的枕头砸向浴室的门,似乎还不够,又用脚在他被子上狠狠踩了又踩,直到累瘫在床上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吃早餐时两个人面面相觑,谁也没话。
Jay看了看她还红肿的嘴唇,耳根微红地说了句:
“所以我们扯平了,谁也不用和谁道歉。”

我的腹黑外国先生免费阅读

江璃是被饿醒的。
迷迷瞪瞪睁开眼,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翻身下床,地上是柔软的浅灰色地毯,光脚触感很好。
她先到浴室洗了把脸,顺便在镜子里好好打量了一下自己现在这副尊容: 鹅蛋脸形,双眼皮眼睛还算好看,睫毛虽然没有那么卷,但好在又长又密。鼻子还算挺俏,嘴唇小巧饱满,没有打理的眉毛有点杂乱,但眉形还算英气。
要说长得不好看,估计是因为长期没有保养的皮肤,看起来暗淡无光。
至于身材嘛,白白嫩嫩的皮肤倒是比脸嫩滑多了。
什么太胖!明明就是小***而已嘛!
看到挂在一旁的女式睡裙,应该是给她准备的,就先换上了。
从浴室出来,江璃故意没穿鞋,像只狐狸一样,轻手轻脚地下到一楼餐厅的冰箱前,满怀憧憬地打开冰箱门。
但……冰箱里空空荡荡,只有一些不知是饮料还是酒的瓶瓶罐罐。难道这家人平时都不开火吗?
江璃不死心地惦着脚尖从上翻到下,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一盒酸奶。
盯着小小的一盒酸奶,无奈感叹:有总比没有好哇!
正准备打***装,突然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把酸奶夺走了!
“啊!”江璃被吓得几乎要跳起来!
瞪大眼睛看向身后,才发现原来是那个栗发黑眼的高挑男人,叫什么来着?哦对,Jay!
Jay也正定定地看着她……不,是俯视着她,因为江璃的头顶才勉强到他下巴的高度。
江璃自认为一米六八的身高不算矮了,但看向他时却完全是仰视的视角,感觉莫名地这个***就占了下风。
不太明亮的光线下,两个人就这样互相看着,同样漆黑的眼睛里幽深一片,完全看不到彼此的情绪。
首先江璃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她清楚地知道如果想告诉她的,旁边这位肯定会先开口。如果不想告诉她的,她问也是白问。
但貌似Jay先生耐心好得出奇,只是看也不说话。
大哥,你怎么还看?总不能是因为我貌美如花一见倾心吧?通过白天你们的对话,我早已经对自己有了明确的定位!
终于,Jay轻轻分开嘴唇想要说什么,却欲言又止。两片唇形好看的嘴唇又缓缓合上了。
他垂下眼帘,似乎还叹了口气,默默走到旁边的餐桌旁,很绅士地拉开餐椅,才又看向江璃,明显是让她来吃饭的意思。
江璃愣了一下,刚才光顾着翻冰箱了,竟然没注意到餐桌上有吃的!
于是提起嘴角冲Jay礼貌地假笑了一下,便毫不客气地过去开动。
热乎的饺子?还有筷子?又是惊喜又是意外!
三下五除二一碗饺子下肚,江璃满足地接过他递过来的纸巾擦擦嘴,再站起来回以一个礼貌的假笑。
Jay还是盯着她看,这次正好站在灯光下,江璃才得以近距离地观察了一下他:
刀刻般的五官立体分明,微卷的栗色头发,皮肤白皙,眉毛齐整。好看的双眼皮眼睛大小适中,干净明亮,浓密的睫毛更衬得这双眼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
所谓的剑眉星目应该就是这样吧!江璃心里莫名就想到了这个词。
目光滑过他高挺的鼻梁,落在他厚薄适中的淡粉色双唇上……这张脸如果长在女人身上,应该算得上倾城佳人了吧?
尤其是“佳人”现在还含情脉脉地盯着她看,莫名就让人想起“深情”二字。
咳!还真是饱暖思淫/欲哇!但再帅跟你也没关系好吧?
现在最主要的是先补充体力,再好好调查一下自己是怎么莫名其妙“被***”的。
想到这里江璃转身上楼。Jay也跟在她身后。
不料江璃在楼梯拐角处却懵了:这走廊里左右好几个房间,倒一时分不清哪个是她刚才睡觉的那间?
“你,知不知道,哪个是我睡觉的房间?”
怕他听不懂,江璃特意用手指了指左右两侧的卧室。
Jay愣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走到她前面打开其中一间的门。
江璃一看确实是之前睡觉的那间,瞬间瞌睡虫袭来,看到床只觉得无比亲切。
可谁知Jay卡在门口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弄得江璃关门也不是,不关门也不是。
呃……不会这么快就想和我同床共枕吧?虽然是型男一枚没错,可我也不是这么随便的人啊!
瞌睡虫开始铺天盖地,终于江璃“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快速进浴室洗漱一番,然后***钻进被子里,带着“他要敢爬我的床,我就连咬带踹让他好好见识下姑奶奶厉害”的念头沉沉睡去了。
朦胧中好像有人给她掖了掖被角,又好像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她的脸,还有羽毛一样的东西扫过她的唇,痒得她微皱起眉头抿紧了嘴。
江璃做了一个很沉的梦,梦里有个男人在叫她。
隔着霭霭雾气,虽然看不清他的脸,听不到声音,但江璃就是确定那个男人在喊她。
江璃本能地想走近他,可刚迈出步子就被一道看不见的屏障挡了回去。她使劲去撞,却无论如何也撞不破这个屏障。
男人走得越远,她的心越疼……
*
从梦中急醒,江璃忽地睁开眼,发现天已经亮了。
刚要起身,却感觉手被人抓着。
看向旁边,才发现地毯上还坐着昨晚那个男人,侧靠在床边睡着了,一只手正好搭在床上抓着她的手。
难道我们以前认识?
闪过这个念头,江璃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这张好看的脸,可是依然没有任何印象。
Jay被江璃手上轻微的动作惊醒,扭头看到床上正对着他出神的人,似乎有点震惊。
又看向她被自己握住的手,震惊又变为惊喜。
江璃突然回过神,觉得这样的场面有些尴尬,于是赶紧下床去卫生间洗漱。
洗漱完出来,Jay已经不在了,而是一位仆人打扮的阿姨在等着她。
“江小姐您好,我姓聂,给您准备的衣服在旁边隔间。少爷说,他在餐厅等您一起用餐。”
聂阿姨大约五十来岁,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说完就退出去带上了门。
江璃打开浴室旁边的隔间,被满满一间挂得整整齐齐的衣服惊呆了!就连***都全部是34D她的尺寸!
但看到所有衣服都挂着标签,不像是有人穿过的样子,可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准备了这么多呢?
带着疑问,江璃挑了件最普通的米色连衣裙,穿戴整齐下楼。
*
聂阿姨正在准备早餐,看到她下来笑眯眯地道了声:“早,江小姐。”
江璃凑到餐桌旁边一看,一边是牛奶麦片和三明治,一边是南瓜粥加小点心。
心情一下明媚起来,凑过去刚要开动,就看到坐在长方形餐桌对面,正在看报纸的Jay。
毕竟这是他的家,她觉得还是有必要打声招呼。
“早啊,Jay先生。”江璃冲Jay摆摆手,脸上挂着礼貌笑,
“呃,我不会说英文,您别见怪啊,呵呵……”
“Morning.”Jay简短地回了一句,富有磁性的男低音很是好听。
江璃坐下一边喝她喜欢的南瓜粥,一边开始和聂阿姨搭话:
“聂阿姨,你们少爷会不会讲中文啊?”
“不会的,小姐。”聂阿姨笑眯眯地回答。
“那……他听不听得懂中文?”江璃鸡贼地偷偷瞥了一眼端坐的Jay少爷,又心虚地补充一句:
“我意思是,毕竟您中文这么好,难道他就一点没学过?”
“我是今天才过来的,江小姐。之前是在Jay少爷的父亲那里工作。老先生倒是会说中文,但Jay少爷从小是跟着他的爷爷长大的,所以应该是听不懂的。”聂阿姨回答得很详细。
江璃挑挑眉,偷偷笑了一下:“那我就放心了。”
“小姐您说什么?”聂阿姨明显没听清。
“哦,没什么,***……”江璃打着哈哈回答,一边心里暗自高兴:这不就省了和一本庄重的Jay少爷打交道嘛!
“对了聂阿姨,您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江璃一边喝粥一边故作很随意地问。
聂阿姨愣了一下,似乎有点奇怪:
“小姐您这说笑的吧?您怎么来的我哪知道?”
“哦~,那您能帮我问问你们少爷,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
“这......”聂阿姨似乎有点为难,但还是犹豫着对Jay少爷开口了,然后又转述了Jay的回答。
其实不用转述江璃也听得懂。
“这个问题应该问她自己。”Jay眼神幽深地看了她一眼,目光又回到报纸上。
“那您再帮我问下,他是怎么知道我叫江璃的?”江璃一脸好奇。
“名字是我昨天随口取的。”Jay回答得漫不经心。
随口取的名字?江璃有些目瞪口呆,但又随即了然:看来这两人也是不知情的,但昨天那个Ethan应该知道什么。
于是就又问道:
“那您知道Ethan是谁吗?”
聂阿姨一脸问号:“Ethan是我们Jay少爷的表弟啊,您认识他?”
“那他什么时候来?我想见他!”终于抓到一条有用的线索,江璃语气急切起来。
聂阿姨还没回答,Jay却突然站起来走到她旁边坐下,端起另一碗粥开始吃早饭。
江璃吓了一跳,不习惯地往旁边挪了挪,拉开了距离。
Jay皱起眉头瞪了她一眼,于是她赶忙双眼望天花板,假装没看见。
看Jay少爷不高兴,聂阿姨似乎有些局促不安,于是找个理由就急忙出去了。
两人没话,各吃各的。实则江璃心思百转,还在盘算怎么才能见到Ethan。
直到Jay吃完早餐起身要走的时候,江璃才急忙伸手拽住了他的袖子:
“那什么……”
Jay定在原地,低头看向她抓住他袖子的手。
江璃连忙放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厚着脸皮开口说:
“那个,我想见一见Ethan,你能听懂吗?E-than。你表弟,Ethan。”
怕他听不懂,江璃一连说了三次Ethan的名字。
Jay顿了顿,然后突然拉住她的手就往楼上走去。
江璃被Jay一路拉到楼上卧室,才赶忙把手从他手中抽出来,满是警惕地看着他:
“光天化日的!你,你想干嘛!”
即使知道他听不懂,但气势还是要有。
Jay看着空落落的手,说了句“你需要休息”,就离开了。
江璃松了口气,感觉是有些累,心想这幅身板竟然这么不争气,还是乖乖爬***补觉吧。
又是无尽的梦魇,男人越走越远的身影,和她无力地哭喊,等等我……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我的腹黑外国先生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