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嚣张大少(叶穆凌珊童冰安小琪)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重生之嚣张大少(叶穆凌珊童冰安小琪)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叶穆凌珊童冰安小琪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重生之嚣张大少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左手 ,讲述了海岛的礁石边缘,四名荷枪实弹的军人浑身散发着铁血气息。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叶穆凌珊童冰安小琪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重生之嚣张大少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左手 ,讲述了海岛的礁石边缘,四名荷枪实弹的军人浑身散发着铁血气息,正将手中的行刑枪对准眼前背对着他们的男人.

小说简介

"准备行刑!"
咔咔!
海岛的礁石边缘,四名荷枪实弹的军人浑身散发着铁血气息,正将手中的行刑枪对准眼前背对着他们的男人.
"这一生,值了."听着身后枪上膛的声音,叶穆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重生之嚣张大少全文阅读

"准备行刑!"
咔咔!
海岛的礁石边缘,四名荷枪实弹的军人浑身散发着铁血气息,正将手中的行刑枪对准眼前背对着他们的男人.
"这一生,值了."听着身后枪上膛的声音,叶穆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能够从纽莱福海岛监狱里逃出,能够手刃仇人,我叶穆这一生也算没有遗憾了.
身后的狱警看着叶穆的背影,眼神中却带着一丝尊重.
虽然是越狱杀人,但是能在纽莱福海岛监狱的看管下做到这一点,也绝对值得佩服.
叶穆曾是一个专横跋扈的豪门公子哥,但正因为他的狂妄自大,惹了不该惹的人.一夜之间,叶穆家破人亡,自己又莫名其妙的成为杀人凶手,含冤入狱.
而今,他终于报仇雪恨,也算死而无憾了!
"预备!"
背后传来死亡的宣判.叶穆知道,自己的这一生已经走到尽头了.
只是,真的没有遗憾么?
叶穆回忆起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朋友,还有……自己所爱的人.
如果重新再活一次的话,叶穆发誓,自己一定要守护好他们!一定要!
"砰!"
枪响.
一切终结.
……
仿佛几个世纪般漫长.
叶穆忽然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嗯?……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感受到一种短暂的晕眩之后,叶穆眼前的一切逐渐从模糊变得清楚.他愕然发现,自己的双手此时竟被拷在椅子上,身处在一个审讯室模样的地方.墙壁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大字看上去尤为醒目.
在他眼前的桌子对面,正有两个穿着警服的男子表情严肃的看着自己.
"嘶!"
叶穆忽然感觉到自己身上有好几处淤青传来阵阵的疼痛感,这痛感非常真实,仿佛是在提醒自己,他并不是在做梦!
我没有死?
开什么玩笑!
这是多么荒谬的一件事情,但是却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叶穆震惊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现皮肤很白净,身体很纤瘦,甚至是有些孱弱!
这……这是我的身体吗?
叶穆在纽莱福海岛监狱里面,足足淬炼了十数年之久,在鲜血和肃杀中生存成长,练就了一身本领,那健壮的肌肉呢?!还有……那几乎布满了自己身上每一寸皮肤的疤痕呢?!
没有了,全都没有了.
取而代之的,是稍微动一下就仿佛马上散架的孱弱身体.
"我……我是谁?这是哪里?"
叶穆足足在震惊之中失神了几分钟,才终于张开了干涸的嘴唇,开口对眼前那两名表情严肃身穿警服的男子问道.
两名男警相视看了一眼,其中一人皱眉说道:"叶穆,告诉你,在我们东城派出所审讯室,不容许任何人耍花样.不要以为你是一名高三学生就可以装可怜.我们依法办事,你最好如实招供!再问你一遍,今天,也就是2015年4月23日的下午3点45分左右,你是否使用棒球棍伤害了你的同校同学郑亮?"
郑亮?高三?
还有……2015年……4月23日?
这……这……
自己……竟然回到了高中时代!
2015年!
今年,自己才刚刚18岁!!
这一年,自己的父母还仍是普通的生意人,这一年,他还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为了爱情而离家出走的豪门千金,这一年……他还是一个人人都可以欺负的窝囊废!!更重要的是……这一年,自己的亲人,爱人和朋友……都还活着!!那场毁灭了叶穆一生灾难还没有发生!
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叶穆激动的差点就要哭出声来,他哽咽的说不出话,眼睛一瞬间就湿润了.
我……我还活着!
上天……真的给了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两名男警员看到叶穆这个样子,相视了一眼,心照不宣的卷起了袖子.然而就在这时,审讯室的大门忽然被打开,一个身材高挑,同样身穿警务制服的长发女子走进来.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唇红齿白,肤白貌美,但眼神之中却充满了英气.
"你们在做什么?"
这个女人说话了,声音有些冰冷.
此时此刻,正处于失神的叶穆,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忽然思绪被拉扯回来,心中骤然一痛的感觉,仿佛电流一遍瞬间就麻痹整个身体!
这个声音……就算过去一百年,叶穆也不会忘记!
"凌……凌珊?凌珊姐?!"
叶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眨了眨眼,不让泪水遮住自己的视线.当看清楚那个身穿警服,正在严肃的训斥那两名男警员的女人的样貌的时候,叶穆感觉自己的心在颤抖.
是她!是她!
一个让叶穆铭记终生的女人!
一个让叶穆无数次深夜梦到的女人!
一个在自己的记忆中,早就已经香消玉损的女人!
凌珊……她还活着.
"上天……待我不薄……"
看着凌珊那让叶穆铭记终生的身影,他感觉自己沉重到无法呼吸,他现在是多么想猛然冲上去紧紧的拥抱住凌珊,***的将这个女人搂在自己的怀里,不让任何人带走他,哪怕赌上自己的性命!
可是,渐渐清醒的叶穆,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也无法这么做.
他现在需要尽可能的压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做出和凌珊第一次相遇的样子.
叶穆思绪万千,而身材高挑的美丽女警员已经在一番训斥中将那两名男警员赶出了审讯室.
"啪嗒."
再次关上审讯室的大门.
"叶穆是吗?你好,我叫凌珊.你也许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
凌珊微笑着走过来,将叶穆的手铐打开,一扫之前面对别人的冰冷态度,用温和的语气与自己说道,"我是东城派出所的民警,同时也是你的同学陈忠的表姐.今天的事情陈忠都告诉我了,是你们学校的小霸王郑亮欺负陈忠,你出手相助,最后你才被抓来了这里.我相信你是冤枉的.我也替我的表弟陈忠对你说一声谢谢."
凌珊身上很香,在她俯下身子给叶穆解开手铐的时候,制服的领口略微敞开,白皙的脖颈之下有一抹沟壑若隐若现.正是由于她俯身的这个动作,有一股奶香从衣服的领口里挤压出来,冲着叶穆扑鼻而去.这是最自然的沐浴液和女人体香的味道.
这曾令叶穆念念不忘的香味,这一刻,他可以奢侈的感受.
"凌珊姐,你不必客气,陈忠是我的好朋友.陈忠的事就是我的事."
凌珊闻言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叶穆的头:"真是傻孩子,怪不得你会和陈忠成为好朋友.你们两个呀,一个样子.——以后遇到这种事情,千万不要莽撞,第一时间告知校方或者报警才是最明智的."
叶穆不置可否,转念问道:"凌珊姐,陈忠现在怎么样了?他伤的重不重?"
"还好,都是一些皮外伤.倒是你伤的比较重,跟我去医院看一下吧."
叶穆下意识的摇手:"不碍事的."
"瞎说."
凌珊此时伸手抚摸住叶穆的侧脸,温柔纤细的手指轻微触碰了一下,叶穆就明显感受到一丝疼痛.
"还说没事,浑身青紫.跟姐乖乖的去医院."
"耽误你工作吗凌珊姐?"
"不耽误."
于是,叶穆和凌珊就一同离开了东城派出所.
走出派出所的时候,之前那两个审问叶穆的男警员,还被凌珊冰冷的剐了一眼.那两个男警员只是讪笑,没有说话,目送凌珊带着叶穆离开.
伴随着逐渐清晰的记忆,叶穆逐渐看穿了一切,这两名男警员,显然是拿了郑家的好处.而那个陷害叶穆进来的郑亮,就是这郑家的小少爷,郑家在郑阳市是做物流生意的,规模不小,早些年郑亮他老爹还是个黑白通吃的道上人物,所以这次他儿子的事情,他自然稍微打点了一下.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郑亮被叶穆反抗的时候打伤了鼻子,于是郑亮就央求他老爹把叶穆给黑***,至少关小黑屋个一两天,稍微"照顾"一下还是可以的.
至于一开始因为某位女生而惹到郑亮的陈忠,他父母倒是普通工薪阶层,只是他的舅舅,也就是凌珊的父亲凌建业,是东城区刑警支队的队长.正是因为如此,郑亮没有办法太明目张胆的对陈忠开刀,这才有了叶穆被丢进小黑屋的一幕.
走出派出所,叶穆一双眼睛被阑珊的路灯点亮,他跟随在凌珊背后的步伐陡然停住,喉头一拥而上的哽咽感.
熟悉的背影,熟悉的路段,熟悉的行人,熟悉的空气,甚至是耳边熟悉的风声,都更加清楚的告诉叶穆——他真的回来了!!
仰起头,似乎有贪婪的大口呼吸了几下,叶穆努力平静,将涌上心头的哽咽和感慨压了下去.
"小叶?上车呀."
回过神来的时候,凌珊已经打开了车门,回头奇怪的看向叶穆.
叶穆回过神来,报以灿烂无比的笑容,点头跟上.
带着叶穆去过医院之后,凌珊开车载着叶穆来到一家餐馆,知道叶穆肯定饿坏了,就带他吃了顿宵夜.
凌珊知道整件事情的原委,本来倒霉的应该是陈忠才对,但毫无背景的叶穆却替陈忠受了所有的罪.她今天第一次见到叶穆就对他这么好,也是这个原因.
看着眼前狼吞虎咽的吃着饭菜的叶穆,凌珊感觉自己的心都化了.
这可怜的小家伙,怎么好像两辈子都没吃过饭似的.
每个女人天生都有一丝母性,而对于叶穆这种仗义果敢,但却瘦小孱弱的乖乖男生,凌珊承认自己没有抵抗力.看着叶穆鼻青脸肿的吃着饭,还时不时的抬起头咧嘴对自己傻笑的样子,她有一种忍不住想上去拥抱住这个男生的想法.
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叶穆半天,忽然,凌珊还是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以后,你和陈忠最好都要离你们学校的那个郑亮远一些."
叶穆停下碗筷,擦了擦嘴,咧嘴笑道:"是的,以后郑亮最好是要离我和陈忠远一些."
不知道过了多久.
叶穆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重生之嚣张大少免费阅读

听到叶穆这句话,凌珊稍微迟疑了一下.
不过很快她就微微笑了笑,她感觉也许只是叶穆说话时的那种语法问题,并没有其他什么含义吧.
吃饭的时候,叶穆眼睛的余光一直是注意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凌珊的死,对上一世的叶穆来说,造成了无法想象的打击,这才有了后来叶穆性格上的恶化.
回忆起来,当初导致凌珊红颜薄命的最致命原因,是被省城的一位公子哥看中,几番追求无果之后,最后发生了惨剧,凌珊为了保住自己的贞洁,跳楼身亡.
这个惨剧发生的具体时间,叶穆记得很清楚,就是两个月后的月底三十号.
那一天,叶穆多想忘记,但他却比任何事情都记得清楚.所以他今天在见到凌珊的第一刻起,就已在心中立下誓言,一定要让凌珊活下去,别说是省城的公子哥,就算是京城的豪门大少,叶穆也要和他死磕到底!
上一世的叶穆后来有了能力,去好好调查了一下,虽然知道是何人所为,但却已经毫无证据,毫无办法!
心里想着这些,叶穆一双眼睛逐渐锁定在凌珊那白里透红的俏脸之上,失神之际,目光根本不舍得离开.
"小叶,姐的脸上有脏东西吗?"
被叶穆盯着的时候,起初还好,但是当凌珊与叶穆那一双清澈甚至还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深邃的眼睛接触到一起的时候,她的心竟然没由来的猛跳了几下!
为了掩饰不小心的脸红,凌珊才问出了这句话,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叶穆此时将碗筷放下,擦了擦嘴,忽然笑道:"凌珊姐,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美吗?"
听闻此言,凌珊芳心再次猛跳几下,俏颜微红,稍显责怪的嗔道:"小叶,不许跟姐开这种玩笑."
说着,凌珊还尽可能的拿出了一丝威严的模样,挺直了身板儿,虽然身上仍穿着制服,但微微敞开的衬衣领口,却是由于她挺胸的动作,险些是要将扣子顶开.
这么一看,叶穆发现凌珊姐还是很有料的,也许是她职业的关系,所以平时的穿着需要紧束一些,***扣得比较紧.
叶穆很认真的说道:"真的.凌珊姐,我愿意每天什么事情都不做,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你的眼睛."
这么一说,凌珊脸颊更红了,这下根本掩饰不住了,干脆笑嗔了一句:"小叶你这嘴巴真甜,年纪轻轻的哪里学来的口花花?"
叶穆很认真的摇头:"我不会口花花,我只会说实话."
完了完了,这小家伙嘴巴也太甜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凌珊越看叶穆越觉得顺眼,这么小小年纪,本身长相就不错,虽然有些孱弱的奶油感觉,但乖乖的模样,配上甜甜的嘴巴,这根本让凌珊这个二十四五岁却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的女人完全招架不住啊!
学业心和事业心都很重的凌珊虽然有很多人追求,但她却一直没有遇到一个真正让自己心动的人.
但是今天,叶穆却让她两次猝不及防的心跳加速.
兴许是她对这样一个仗义果敢的乖乖学生很容易就敞开了心扉了吧.
"小叶,时候不早了.听陈忠说,你是住校生对吧?我担心你回到学校还会遭到郑亮他们的***扰,这几天就去我家住吧?正好养养你身上的伤.你身上带着伤也不要回你自己的家了,被家中父母知道了,会很担心你的."
说着,凌珊微笑着站起身来,拿起包包.
叶穆愣了一下:"可是……"
天地良心,叶穆这愣了一下是真的愣住了,因为……在他的记忆之中,他很清楚的记得,今晚吃过夜宵,凌珊直接就把他送回家里去了,可没有邀请他去她家中住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
到底是哪里不对让历史在这一刻就发生改写了?
不等叶穆多想,凌珊已经是牵住叶穆的手,走出了餐馆.
于是,叶穆就这么稀里糊涂跟凌珊回家了.
"小叶,随便坐,不用客气,桌子上有洗好的水果,想吃的话自己拿哈."
凌珊回到家之后,很快进卧室换了一身睡衣,并且拿了一套睡衣放在叶穆的手中.
"姐是自己住的,家里没有男人,这睡衣当时买的偏大号,你先凑合穿一下."
叶穆捧着那印着可爱图案的白色睡衣,尴尬的点了点头.
就这样,叶穆坐在客厅,听着浴室里的哗啦啦的声音,叶穆知道凌珊应该是在洗澡,所以,作为一个正常的拥有联想能力的男人,肯定是会不小心假象到凌珊在雾气腾腾的淋蓬头下沐浴的样子,这使得叶穆竟不小心胸口升腾起一团火热.
过了一会,凌珊已经是身披一件粉红色的绸缎浴袍,手拿一张湿哒哒的毛巾朝着叶穆走过来.
"……"
看到身穿浴袍迎面走来的凌珊,叶穆下意识的吞了一下口水.
凌珊的身高目测有一米七左右,她不属于那种特别***的女人,但这也只是在看她穿工作装的时候.当穿上浴袍之后,绸缎包裹之下,白嫩的肌肤之下,那***的胸脯,以及一双细长高挑的长腿,真的让人无法将目光从她的身上转移开.
"睡衣还没换呀?正好,来,姐给你擦擦身子."
说着,她便轻轻蹲下身子,一双温柔纤细的手掌将叶穆的上衣掀起来,温热的毛巾直接是伸到叶穆的衣服里面擦拭起来.
"啊,凌珊姐,不用不用,我直接自己去洗澡就好了."
叶穆受宠若惊,慌忙摇手.
凌珊不理会叶穆,继续给叶穆擦身子,脸上始终一抹醉人的微笑,刚刚沐浴之后的热气,使得她双颊红晕,一对浅浅的酒窝甜美无比:"说什么傻话呢?医生刚给你包扎过伤口,特意叮嘱不能用水冲洗.呵呵,怎么啦?是不是害羞?"
"不用,真的不用啊凌珊姐."
"乖了,听姐的话,不用乱动,碰到伤口就不好了.——你这身伤是因为我们家陈忠落下的,姐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给你擦个身子不是应该的吗?"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叶穆只能"忍耐"了.
伴随着凌珊温柔的擦拭着自己身体的触感,叶穆身体僵直,按理来说他的灵魂也算是一个经历过无数世事的男人了,但是偏偏却对凌珊没有一丁点抵抗力,也许这是动了真心的感觉吧.
实际上,凌珊也感觉很尴尬,除了小时候给父亲擦过身子,叶穆是第二个能有这般待遇的男人.
她只是不停的在心中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姐姐给弟弟擦身子的正常行为".
伴随着擦拭的动作,凌珊能够清楚看到叶穆身上的青紫,一块一块的,看得她很是心疼.
这么好的孩子,被坏学生这么欺负,那些有钱人太可恶了.
凌珊轻轻咬了咬嘴唇,心中藏着几分羞涩,叶穆虽然有些瘦弱,但自己的双手不停的抚摸在一个发育完全的成年男子的身体上,还是让她感觉耳根赤红,脸颊发烫.
很安静,安静的可以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伴随着呼吸,凌珊***的胸脯一起一伏,时不时的与叶穆的小腿碰撞在一起,那薄薄的绸缎下,阵阵热气从那柔软中传递而来.
就这样一来二去,叶穆终于一不小心压抑不住心中的动荡,身体陡然出现了某些变化.
"呀."
凌珊正擦着叶穆的腹部,可忽然感到有什么顶到了自己的手腕上.
低头一看,发现了叶穆的变化,凌珊原本就已红扑扑的脸蛋,瞬间火辣辣的涨红起来.
"小叶,你……"
叶穆也是后知后觉的发现,极其尴尬缩回身体:"凌珊姐……对,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
还不等叶穆说完,凌珊已经是飞快的站起身来,跑回了于是里面,砰的把门关上.
背靠着门,凌珊不停的深呼吸,芳心剧烈跳动,一双纤纤细手飞快的往脸上扇着凉风,火辣辣的感觉久久消散不去.
羞死人了羞死人了~~
凌珊回想起刚才的一幕,捂住自己的小脸,真想有个地缝都能钻下去.
凌珊啊凌珊,你想什么呢?叶穆再怎么小孩子,也都已经算是刚成年的男人了,那样擦来擦去人家怎么受得了啊.
忽然,凌珊心中有一种罪恶感.
"都怪我,太不懂事了,心里一直想着姐姐看待弟弟的感觉,可是人家小叶青春期……怎么可以那样?"
越想心中的自责越深,凌珊总感觉自己有一种吃嫩草的感觉,可是她真的只是想温柔的补偿受了伤的叶穆,像亲弟弟一样照顾一下他呀.
小叶弟弟会不会认为我是一个不正经的女人呀?
怎么办怎么办?太丢人了!~~
就这样,凌珊在浴室里面足足多了五六分钟,最后,她终于渐渐的将心里平定下来,脑子里有了想法.
"对,不能让小叶误会,要让小叶知道我只是在照顾他,并不是在……在调戏他."
想通了这些,作为一名大叶穆几岁的姐姐,收拾一下心情,重新拿出一副大姐姐的模样,再次缓缓从浴室走了出来.
走到客厅之后,发现叶穆仍然在那里干坐着,脸上满是尴尬的表情.
拿出自己最温柔的笑容,凌珊重新靠近叶穆身边,再次蹲下身来,继续为叶穆擦拭身子.
"凌……凌珊姐,我……我刚才……"
叶穆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而就在这时,凌珊却是甜美的一笑,说道:"呵呵,傻小子,你今年和陈忠一样都是十八岁了吧?姐跟你说,你这个年纪,有那种反应是正常的,不要有心理负担,这是正常的生理表现.以后发现自己出现这种反应了,不要担心,有啥不懂的可以跟姐打电话问,别不好意思,姐当初在大学里学过生理卫生,这方面的事情,姐都可以帮你解惑."
说着,凌珊已经给叶穆擦完身子,站起身来,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叶穆的脸:"呐,擦好了,快点换上睡衣去睡觉吧."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重生之嚣张大少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