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皇商是病秧[穿越](景云殊武承谖)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摄政皇商是病秧[穿越](景云殊武承谖)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景云殊武承谖小说————摄政皇商是病秧[穿越]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树上有鱼所著,讲述了经商+官场权谋+宅斗+金手指+互宠=富可敌国,权倾朝野。一个是传闻毁了身子不能生育面善手黑贵公子。一

小说介绍

景云殊武承谖小说————摄政皇商是病秧[穿越]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树上有鱼所著,讲述了经商+官场权谋+宅斗+金手指+互宠=富可敌国,权倾朝野。一个是传闻毁了身子不能生育面善手黑贵公子。一

景云殊武承谖内容介绍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就收藏哦
留言哦,新文开,留言都有红包~不重复
友情提示:本文基本以唐宋社会为依托,个别设定更改作者菌会说。
节奏紧凑,细看更美味。
下一部写《天师的冥帝历劫后》【关键词:HE,年上,宠文,古今穿越装神弄鬼】

景云殊武承谖全文阅读

位面世界新天界,为了联络天界与冥界的感情,设了一个天庭驻地府大使馆,其中只有一个员工,便是善良又不正经的天师。
只是天师去报到第一天,天界说冥帝要历劫,无法给他办理入职,这关系到他的工资,冥帝越快回来越好。
于是天师下凡,每天都在坑老公的道路上一往无前。
某逆天老公表示:我能活到现在已实属不易,请大家珍惜我。
这是一个总之灰常牛逼逆天大佬宠溺古董攻和开车稳脸皮厚无节操上仙皮皮受的故事。
正经文案:你以为的初次见面,不过是久别重逢。全天界都在磕CP。
欢迎收藏
‘哒——哒’黑蒙蒙的天,隐隐约约能听到结实的马蹄和清脆的铜铃声,渐渐的,从那路头驶过来黑色的影子。
高峨的永安城楼下,城门两旁高架的火盆的照映才让人看清那是一辆黑棕色的马车,看起来结实厚重,没有额外的装饰,乍一看让人以为这只是普通人家的马车,只有懂马的人才能看出来那拉车的高头大马是纯种的北厥马,毛色鲜明,一黑一白,耐力极好,爆发力也是马中佼佼,这样的马却被用来拉车,直让人唏嘘可惜,可惜。
懂行的人看那地上的车辙,较平常的坐人马车要深一点,让人猜测里面拉着贵重的东西。
那架马车之人是一彪壮大汉,面容冷峻,浓眉凛冽,眉心川字纹和额角的刀疤都让其望而生畏,此时下着稀松的小雪,即便是戴着斗笠,大汉荆布发冠和鬓角已经落下了不少雪,他却只是穿着单薄的粗布衣服裹着一件皮甲,并不见寒冷,配着他背上大刀,让人猜疑其内力深厚武功不俗。
江湖高手大都放荡不羁,不愿为人驱使,只不知这马车中又是何方神圣。
‘冻死我了’。
‘又冷,又饿的,急个什么?’马车里的声音清冷,轻巧,像是水滴落在清潭里。
马车为了保暖,车壁厚重,里面还结结实实的裹了一层熊皮,即便是在马车边上,只怕能听得说话声,也听不清楚里面的人说了什么,奈何驾车大汉耳力极佳,听得清清楚楚,眉心的川字纹皱的更深,嘴唇微动想要辩驳,却自知辩不过马车里的那位,旋抿唇不语,脸色更加冷冽。
‘噹——噹’声远远的传来,城中楼上的大铜钟被士兵们敲响,钟声响彻整座城,开启了这一天的生活。
农妇听得声音睁开了眼,看了看身旁还在熟睡的幼子,露出淡然的笑容,掖了掖被子,便和丈夫一同起身,一家人开始劈柴,烧水。
白日巡视的士兵们也列队上城,加插火把,偌大的永安城墙登时明亮不少。
高大的城门里也传来了马蹄声,‘咣当’一声,吊桥缓缓放下,城门开启,从城门中走出一列士兵,训练有素的列队把守城门。
太阳远还不会升起,即便是周边村庄的农户小贩也还不会来,此时停在城外的马车便格外的显眼,骑马的将领圆脸,看起来大约二十来岁,很是年轻,面嫩的很,面容肃穆却显得虎头虎脑,常常让敌人掉以轻心从而失了性命,他腰际配着两把大斧头,透着冷光。
他眯着眼打量了一番,驱马上前几步,光线昏暗,斗笠也把大汉的脸藏在暗处,看不清楚,他的手摸着腰际的斧柄,道“什么人?”
大汉驾着马车缓缓上前,摘下了斗笠,抬眸道“严将军,小民钟义”。
被唤严将军的将领这才看清楚,爽朗一笑“原来是钟义老弟,那里头是”他指了指马车。
钟义点了点头,严将军心领神会,让手下的士兵让开,放了马车进城。
新兵看了看身旁的人,悄声问老兵道“那里头是谁?”
“景云殊景郎君啊,还能有谁?”老兵看着那驶远的马车道“一看你就不是咱这儿人,没听说过?。”
新兵恍然大悟道“虽才来几日,景郎主大名自是听说过,只不过那马车并无不同啊?不说是永安大户?”
老兵老神在在道“将军鲜少守着城门,大抵不了解,咱们天天守在这儿,可得仔细点,你听,景宅马车的铃铛是特制的,声儿清脆,响亮,也不知是什么法子做的,很是不同,日子久了你便知了。”
过了钟楼西走有一处大宅子,因处于尽头,前面屋子皆是坐北朝南,门不对开,故行人极少,影壁上刻着花开富贵,门口两处石雕鹰隼拴马桩,打***这段地界,便铺上了青石板,干净整洁。

景云殊武承谖免费阅读

土黄色服饰的下人正忙上忙下打扫庭台,一位黑白胡子管家打扮的中年男子正指挥着下人把灯笼挂整齐,点上灯,瞬间明亮了那大门正上方遒劲大字的匾额:景宅。
管家身旁有一穿着碎花夹袄的挽髻姑娘,画着小山眉点着朱唇,模样可人,笑道“陈伯,郎君身体不好,钟大哥定是不会连夜驾车回来的,您这会儿点着灯,免不得等一会儿还得着人灭了。”
“知礼姑娘,你也知道,郎君喜欢亮堂,怎么也得点着”陈伯看了看,很是满意,正待吩咐别的事情,便听得小厮跑了过来,不由上前两步道“怎么?可是见着郎君的马车了?”
小厮喘着气道“太黑了,看不清楚,但小的听着铃铛声了,是咱们宅子自己的铃铛,定是郎君回来了”。
知礼也笑逐颜开,“还真给您说着了,郎君竟然回来了”旋而蹙眉担忧道“这个时候回来,别是受伤了”。
“有钟义在,想来是不会的”陈伯嘴上虽如此说着,却也难掩眸中担忧,他转而对旁边小厮道“快,看看知画姑娘把郎君寝卧收拾好没,看看灶房吃食都备好了没”陈伯想了想添了句“去报给秦先生一声,郎主回来了”。
知礼掩唇一笑道“秦先生在自然是好的,只是若郎君没什么事儿,看到秦先生又该皱眉了,郎君见秦先生,就像是呀,那老鼠见了猫。”
陈伯皱眉,嘴上严厉眼却含着笑意,训道“没大没小的,怎能如此说郎君。”
府里四大丫鬟,知礼、知画、知言、知墨是当初景云殊亲自带出来的,各有所长却都擅长察言观色,而四丫鬟之首知礼因着发卖前的经历更是进退有度。
见着陈伯没有真的生气,接着道“这可不是奴婢说的,郎君自己都这么说,上次郎君见着秦先生绕道走被秦先生逮着了,先生讯问,郎君还说,老鼠见了猫,自然是要躲着点的。”
马车终于在黎明之前缓缓驶近,管家及其女儿珍娘,四大丫鬟具在门口迎接,小厮上前拉住马车,摆上马凳,钟义刚跳下马车,马车的小门便被人从里打开,小厮在另一边拉开厚重的帘子,一只可与苍雪比白骨节分明的手扶住了门,那手皮肤细腻,一看便是养尊处优惯了的。
“嘶,冻死了”那只手碰到冰冷的木门便又缩了回去。
知画性子爽利当即便跳上马车把手里红棕的狐皮斗篷裹在了那只手的主人身上,道“郎君,您手怎么这么凉呢。”
“所以才冷嘛”知画扶着里面的人,只见一身材略瘦削的男子走了出来,眉如远山,眼若秋潭,面若冠玉,清新俊逸,只是狐裘衬得那面色更加苍白,似有先天不足之症,便是那永安大户,景宅家主,景云殊。
“他饭都不好好吃,如何能不冷!”似是隐忍许久的钟义冷声道。
景云殊顿了顿,看了眼钟义,“啧”一声,便撩起厚重的袍子。
知画帮着提了一下,“郎君小心”。
“嗯”景云殊习惯性的伸出手,借着钟义手臂的力道下了马车,扶着钟义的手边理着袍子边道,“钟义啊,你就是”只是还未说完,钟义便已经撤了手率先离开,景云殊险些一个踉跄跌在地,好在被旁边的知礼扶住了,他无奈的看了眼钟义的背影。
知画看景云殊站稳了,忙跑过去给他理顺那衣袍摆脚,免得再摔倒。
知言掩唇笑道“郎君总爱惹钟大哥生气。”
知礼也跟着一笑,道“就算如此,钟大哥不还是等着郎主下了马车才走的?”
景云殊挑眉,毫不在意道“两顿少用了些就摆脸子,怪我喽?你看他那一张脸”景云殊在自己的脸上比了比,夸张道“一张脸拉的跟驴脸一样长。”
周边的人具是忍不住笑起来。
知画当即急了,道“难怪钟护卫这么着急回来,外头饭食再不合口,郎君也不该如此任性”。
景云殊笑道“瞅瞅,瞅瞅,只十天不见,便学会教训人喽,这心上装了人果然不一样”。
知画皱眉羞恼,跺脚,“郎君!”
景云殊见她真急了,忙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不说了。”
“快扶着郎君进屋里去”见着景云殊一行人进了院子,陈伯这才吩咐下人卸了马车从后门抬了回去。

小编推荐理由

摄政皇商是病秧[穿越]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