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姜知钰陆箫宁)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姜知钰陆箫宁)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导读:火爆小说《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姜知钰陆箫宁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姜知钰陆箫宁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陆家老宅在城西的一处别墅区里。
陆箫宁特意命人开车去接了姜知钰,彼时的姜知钰在一家偏僻的酒吧里喝了六杯马丁尼。

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完整版全文

陆家老宅在城西的一处别墅区里。
陆箫宁特意命人开车去接了姜知钰,彼时的姜知钰在一家偏僻的酒吧里喝了六杯马丁尼。
这种鸡尾酒入口后辛辣锐利,**着她的神经,她酒量好,怎么喝都喝不醉,这反而更让人痛苦。
陆箫宁派来的司机已经在旁边等着他了,姜知钰看了眼手表。
八点半,不多也不少,陆箫宁果然掐的够准。
细想下陆箫宁还有一句意思,警告着姜知钰,不论她在哪里,他都能找到她。
“太太,我们该走了。”
姜知钰抬起眼看着司机,喝酒之后她虽然不会醉,但一双眸子如同映月湖面,水光潋滟的,宛如诉说着情思,看的司机脸色一红,又快速的扭开视线。
“他还说什么了?”
司机咳嗽了两声,“先生还说,他说到做到。”
这是摆明了的胁迫,姜知钰捏捏眉心站起来,心中的情愫有些奇怪,自嘲着心里念,这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吧。
等到司机开到陆家老宅前,姜知钰坐在车里看着表,表和车子停稳同时移动了一下时针。
九点,刚刚好。
陆箫宁挽着陆母的手,一对母子在门口说说笑笑,陆箫宁的亲生母亲难产而亡,这是他的后母,一个小镇出生的美人,加入豪门这么多年依旧格局小,封建思想严重,一贯疼爱陆箫宁,在陆父去世后尤甚。
讽刺的是后母一个孩子都没有生下,所以不得不疼爱陆箫宁。
因为姜知钰小时候受过伤眼睛不太好,受不了强光,日常出门的时候也要带一个墨镜,所以陆母嫌弃着姜知钰,几近是讨厌,认为姜知钰配不上陆箫宁。
以前的姜知钰确实是这么觉得的,所以每次来都在陆母面前伏小做低,唯恐惹她不高兴,陆母更是技高一筹,专挑陆箫宁不在的时候夹枪带棒的刁难她,姜知钰不想让陆箫宁为婆媳之间的事情为难,通通自己憋着。
现在想真是委屈了自己。
姜知钰从车里出来脑中思维放飞,她从来没有见过陆箫宁这么对她笑过。
夜里的风不同白日,有一丝凉意,吹得她低头搓了搓胳膊。
这时她才发现,现在她穿的是一条黑红色的半身连衣裙,***只到膝盖,胳膊没有袖子,完美的勾勒出她纤细完美的身资。
不巧的是,陆母从来不接受女人在她面前裙子不过膝盖,所以以前姜知钰总会在家精心搭配好衣服才会来,今天和陆箫宁一闹之后,她只随意买了一件衣服,压根没有注意陆母。
她眨了眨眼,依旧不管不顾往上走。
陆母原本就对陆箫宁要特意出来迎接姜知钰感到不满,但姜知钰每次都没有什么马脚露出,简直是事无巨细,她所以只能暗地里为难为难她。
这下好,姜知钰直接从台阶下走来,母子两一同看向她,一身黑底红边的及膝盖无袖裙衬得她原本白皙的肤色在这夜晚仿佛像珍珠一般泛着光泽,一头乌黑的及腰长发有些凌乱,别具一番风情。
更让陆母一直诟病的就是姜知钰那张脸,一双桃花眼中泛着水光潋滟迷人,直挺的鼻梁,唇有些发肿,涂了一层口红,富有古典韵味端庄秀雅鹅蛋脸配上稍显妩媚的五官,比以往在陆母心里更像狐狸精。
陆母当即就走过去挡住了姜知钰的去路,对着姜知钰评头论足。
“姜知钰,你看看你今天打扮的是个什么样子,***,不盘头发,居然还涂口红,这是你来见婆婆的态度吗!”
婆婆?姜知钰抬眼看着陆母,只怕她从来没有把她当过儿媳妇。
“陆夫人好。”陆母从来不让陆母叫她妈,直让叫个陆夫人。
“你!你赶紧去给我换衣服,这种衣服不允许***我们陆家!不换衣服就滚!”
姜知钰求之不得,当即就要转身走开,陆箫宁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见姜知钰回眸,潋滟的眸子看着他的时候微暗了一下,陆箫宁心里有些奇异。
他第一次见姜知钰打扮成这样,以往她唯恐别人挑剔她的长相,都是把自己收拾的妥妥帖帖,衣服也尽穿素色,从来也没化过妆。
今天倒是和以往不一样了。
以往的姜知钰是江南的柳,柔顺虽然美丽,但清汤寡水。
今日的姜知钰是一簇烈火,刚被点燃,正在努力燃烧。
不管怎么说,她不能就这样离开,“妈,就这样吧,我们先***。”
见陆箫宁发话了,陆母就算再膈应也不得不忍着,看着陆箫宁拉着姜知钰走在前面,陆母咬牙说了一句:“当代妲己。”
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姜知钰和陆箫宁听见。
姜知钰差点笑出来,她应该感到荣幸还是难过,要是之前她肯定认为自己言行不端引得婆婆生气。
现在却只觉得好笑,陆母就是一个找茬的老女人而已。
最难对付,最让人愤怒的,是自己面前这个。
看着陆箫宁宽阔的背部,剪裁良好的西装贴合着他挺拔颀长的身躯,衬得他俊美无铸。
然而结婚三年,这副挺拔的身躯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安全感。
她闭口不言,被安置在陆家老宅长长的西式餐桌上。
陆母喜欢西方摆设,把老宅原本古色古香的红木家具全部换成了西式软椅,餐桌更是定制了数十米的长度。
然而平时除了她和陆箫宁偶尔来,这里根本没有几个人,偌大的餐厅和空旷的桌子让姜知钰觉得匪夷所思。
餐桌上桌花和蜡烛已经摆好,随着气流攒动蜡烛明明灭灭,幸好也只是一个摆设,头顶有***的水晶吊灯。
水晶灯投射出刺眼的光芒,晃晃悠悠的照亮着餐桌上寥寥三人。
姜知钰有些食不知味,她对鱼过敏,陆箫宁却喜欢各式鱼,所以陆母每次都让人只做一堆鱼,唯一一盘她能吃的菲力牛排离她十万八千里。
陆母恨不得把所有吃的都堆到他儿子面前,姜知钰就只能草草吃几口沙拉了事。
见姜知钰埋头吃沙拉,和陆母交谈的陆箫宁皱了皱眉,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女人吃的和兔子一样。
面无表情的把沙拉和烤鱼换了个位置。
“吃。”
姜知钰嘴角抿下来,做了三年夫妻陆箫宁还不知道她不能吃鱼吗?
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见陆箫宁双眼看着她,姜知钰心里一泄气,筷子伸到烤鱼上,夹起了一块青椒。
也只咬了一口就放在了盘子里。

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在线阅读

第7章 遭人不满
这几天姜知钰都住在家里,没回过陆宅一趟,这让陆母的心情格外舒畅,而陆箫宁则是一如既往的加班,每天忙到深夜才睡下。
翌日清晨六点半,天边还是鱼肚白,翻身起床的姜知钰穿着洁白睡裙,精致小巧的五官正倦怠着,细腻无暇的雪肌与那头乌黑亮丽的头发,更映衬得她明媚动人。
姜知钰洗了个澡,换上那套黑色职业套裙,窈窕身姿走在公司里惹得不少人频频回头,***湿润的红唇扬起一抹浅笑,一双桃花眼清澈见底。
四周几个女人不时看着她,捂着嘴窃窃私语,还不时发出笑声。
一个身材高挑的美人从姜知钰身边走过,轻声笑道:“这新来的怕是真没体验过常大小姐的威力。”
姜知钰脸上闪过不解,新来的应该不止她一个,但这女人又似乎故意说给她听。
尚亦书早早的就在办公室里坐着了,他身边站着一位身材娇小、相貌可爱甜美的秘书,正抱着几个文件夹,对着尚亦书喋喋不休的说话。
那人见姜知钰推门进来,脸上表情顿时变了几个度,眼中更是闪过凌厉,只听她声音柔柔弱弱的问尚亦书:“亦书,这,这是谁啊?”
尚亦书抬头看向姜知钰,眼底闪过一抹惊艳,一直沉稳安静的脸上竟荡漾出了笑容,他看着姜知钰笑道:“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姜知钰的注意力从那位秘书的身上移开,看向尚亦书解释道:“第一天上班总要早一些到,这样留个好印象也能早点熟悉环境!”
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解释,尚亦书不禁低头笑了笑,朝她招招手,示意她走过来,站在一边的秘书心都一惊,她何曾见过尚总这副模样,急忙着分散他注意力,将怀里的文件往他桌上一塞,“尚总你看***,好像出现了很大的纰漏!”
尚亦书的注意力被她成功吸引,而刚刚抬腿准备走过来的姜知钰更是一愣,也不知该不该走过来,心里也害怕会打扰到他们。
“哪里啊?我刚刚怎么没有发现?”
尚亦书狐疑的看着秘书,手指停在文件纸上,秘书连忙指着某一大段文字,细细的读起来,姜知钰只好站在一边等他们处理完。
“这不是早和你说过了吗,这段话并没有纰漏,而是需要你去仔细看!”
尚亦书解释道,脸上闪过些微不悦,秘书一见,脸上更加难看了,连连道歉又好奇的看向姜知钰,不解的问:“亦书,这是哪位?”
“噢,忘了介绍,这是我新招的私人助理,姜知钰,她的办公区域在我旁边的小桌子,你有空可以带新同事熟悉一下环境。”
“知钰,这是我的秘书,常凌。”
尚亦书匆匆几句介绍,惹得常凌心中五味杂陈,看向姜知钰的眼熟也更就厌恶,姜知钰反倒还好,友好的朝她笑了笑,还走过来对她主动伸出手。
常凌冷哼一声,脸上露出不屑,但在尚亦书看过来时,又连忙转移话题,“这,助理秘书这些,上个月不都招满了吗?”
姜知钰一愣,心想难不成自己给老同学添麻烦了,看向尚亦书的眼神也带了些尴尬与窘迫,急忙道:“是这样子吗?那我给……”
“不是,你别听她说。”尚亦书连忙抬手打断她接下来的话,脸色甚至有些不悦,看向常凌的眼神虽有不解,但并未过度怀疑。
姜知钰看着他,等着他说,同时又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
“我前几天去人事部特地让她们再招一个助理,你那几天休息了,可能没注意到。”
尚亦书不动声色的解释清楚,这也让姜知钰松了口气,心想只要没给老同学添麻烦就好了。
“好了常凌,你先出去吧,对了,麻烦你一会把新同事的箱子搬过来。”
尚亦书脸色淡淡的说道,连一个正眼都未曾分给常凌,这一幕落在常凌眼中就如刀割,抱着文件的手狠狠的握紧,尖锐的指甲扎入手心。
常凌路过姜知钰身边时,姜知钰竟有种毛骨悚然的错觉,心想着或许是自己想多了,便摇摇头朝尚亦书走过去。
她看着尚亦书后面那张挨着窗户的桌子,窗外的风景清丽迷人,微风轻轻卷起桌面的书本,仿佛有种回到学生时代的错觉。
“这个是我办公的桌子吗?这和我读书时的那张有些像!”姜知钰调侃道,坐下去的一瞬间,看着尚亦书那宽厚的肩膀与饱满的后脑颅,竟有种回到读书时期的感觉。
尚亦书点点头笑道:“对,这个是我特地给你找来的。”
门外,常凌刚走出去,便迎来了四面八方的好奇注视,见她神色狼狈,眼眉低垂,不少人都窃窃私语,心想着这位大小姐终于有人收拾了。
常凌瞪了她们一眼,将在办公室里受的委屈都发泄在她们身上,朝着她们一顿大吼:“看什么看!还不给我滚去干活!怎么!现在都闲得没事干吗?那行!今天加班,把这个月的全部报告赶出来,今天就要!完成不了的!哼哼!走着瞧!”
那些人连连道歉,见着这尊小恶魔消了气,心里也松了口气,谁敢得罪这位大小姐啊!不就是自讨苦吃吗。
尚亦书公司的合作方之一是常氏,也正是目前这位嚣张跋拓的大小姐的家业,以至于她向来习惯在公司里横行霸道,敢让她不舒心的,出了尚氏想再找工作是不可能的,除非离开这座城市。
人事部主管扭着腰走过来,看着那位大小姐又在乱发脾气,身边那些人都弯着腰说着好话讨好,这也令她心中嫉妒了一把。
但她面上不显,扭着腰走过去,风情万种的拉起常凌的手安慰:“哎呀你这是怎么了?要因为一个外人丢了大家风范吗?真的是,不过是个不足挂齿的新人!”
胡慧这番话将常凌乱发脾气的全部矛头调转到她自身上去,周围的人都听出来了,对常凌很是鄙夷,唯独常凌一副烦躁不安的样子,拧着眉看着胡慧解释:“不是的!你没有看到!那个狐狸精的样子!”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