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姜知钰陆箫宁)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姜知钰陆箫宁)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导读:主角是姜知钰陆箫宁小说——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小说讲述了:她把灯调暗了,接着坐在餐桌等,她和陆箫宁已经结婚三年,人前她是人人羡慕的陆夫人,人后她只是一个陆箫宁勉为其难取的女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姜知钰陆箫宁小说——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小说讲述了:她把灯调暗了,接着坐在餐桌等,她和陆箫宁已经结婚三年,人前她是人人羡慕的陆夫人,人后她只是一个陆箫宁勉为其难取的女人。

姜知钰陆箫宁小说简介

姜知钰从小到大什么优秀的男生没有见过,可偏偏就是对那个对她不理不睬的陆箫宁一见钟情,从此以后,这棵名字叫做陆箫宁的爱情种子,便在姜知钰的心中生根发芽,占据着她心中的全部位置,当时姜知钰就立下了誓言,她长大之后一定要嫁给这个人,可是当愿望实现,她却败在了三年名存实亡的婚姻上,直到这一刻她才惊觉,原来陆箫宁竟是从未有一刻是喜欢过自己的。

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全文阅读

姜知钰做了一桌好菜,在厨房里忙了一下午,厨娘王妈见她一个劲的做不由地劝她道:“太太,我来吧,别太累。”
姜知钰被油烟熏的眼睛发疼,多年的眼疾不是那么容易好的,但今天是她姜知钰要求陆箫宁,不得不做。
“没事,等先生回来你来厨房喊我一下,我再做几个热菜。”
王妈叹口气只能在外等着,这一等就等到了半夜十二点。
看着指针缓缓过了凌晨一点,姜知钰一人把饭菜热了又热,锅里的鱼汤慢慢凝成一块冷冻,就连王妈都回去了,陆箫宁还没有回来。
她把灯调暗了,接着坐在餐桌等,她和陆箫宁已经结婚三年,人前她是人人羡慕的陆夫人,人后她只是一个陆箫宁勉为其难取的女人。
从表面看,陆箫宁和她简直就是门当户对,她是姜氏的千金大小姐,而陆箫宁是本市的龙头企业,陆氏的总裁,嫁给他,陆箫宁一点都不亏。
然而结婚第一晚,陆箫宁就搬到了其他房间住,无情的打破了姜知钰的幻想,陆箫宁在新婚夜明确跟她说过,他是为了保护他的初恋***才同意和姜知钰结婚的。
他所谓的初恋***,住在他们现在这个家五公里之外。
嫁给陆箫宁三年,姜知钰从来没和陆箫宁过过春节,一周只和陆箫宁见一面。
婚前签的各种协议也清楚划清了姜知钰和他的距离,让姜知钰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个挡箭牌,和他的婚姻只不是是各取所需罢了。
她也逐渐死了心,完美地应付婆婆,维持陆箫宁在外的形象,直到现在,姜氏的资金链断了,急需一笔钱,她必须求陆箫宁。
门吱呀一声开了。
陆箫宁喝的醉醺醺的,带着一股酒气,俊美无铸的脸庞上有些发红。
姜知钰心中一喜,忙端起菜打算进厨房热,“陆箫宁你回来了,等一下我去给你热。”
陆箫宁却一把拉住了姜知钰,双眼有些迷离,浓重的呼吸落在姜知钰的发间,“唔……钰,阿钰……”
手上的菜被打翻在地,陆箫宁将姜知钰压在沙发上,一面自顾自扯着领带,一面压着姜知钰的手。
姜知钰怎么推都推不动陆箫宁,反而听着耳边陆箫宁模模糊糊喊着阿钰,是在喊她吗?
不知为什么,姜知钰逐渐放弃了挣扎,陆箫宁的呼吸更加狂乱起来,渐渐的两人呼吸彼此交叠。
早上的雨下的格外大,姜知钰忍着身体的酸痛从床上起来,不意外,只有她一个人。
她忙着给双眼滴眼药水,一下看见床单上那抹耀眼的红。
心里苦笑嘲笑着自己,昨天是她和陆箫宁结婚五年来第一次,她的***。
整理完自己下楼后。
只见陆箫宁居然还没有走,衣着整齐,但面容阴沉的能够滴下水来。
见她下来,陆箫宁有些烦躁的皱眉,“你想通过这种事情让我愧疚吗?”
“姜知钰,我们当初约定好的,井水不犯河水,你不能通过这种手段让我们的合约毁于一旦。”
姜知钰捏了捏自己的手,她手腕上还有昨夜陆箫宁掐的青紫的痕迹。
“我知道,……昨天……”
她眨了眨眼,“只是意外。”
陆箫宁冷眼扫视了她一遍,去客厅喝咖啡,俊雅出尘的面孔,对外儒雅随和的性格,曾经都是引得姜知钰飞蛾扑火,不顾父亲反对嫁给他的原因。
她深吸一口气,扔掉了床单,看着窗外的汽车引擎发动,卷起一地尘埃。
一直放在旁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姜知钰看来眼来电号码苦涩的接起。
“喂,妈……”
姜母听着女儿从电话那端的声音,心疼的不行,她也是最近才知道女儿和陆箫宁的婚姻居然一点都不幸福。
她叹了口气,眼下更要紧的却是别的事情。
“囡囡啊,陆箫宁给你钱了吗?爸爸的公司资金链断了,现在正急用。”
听着母亲呼唤自己的小名,姜知钰想起这件昨天就应该求陆箫宁的事情,手心一阵冰凉,她居然忘了这件事情。
“妈,你等等……我等下把卡里的钱给你打过去。”
卡里只有二十万对于一间企业运转来说,完全就是杯水车薪,姜知钰咬牙穿好衣服,不管怎么样,她不能让爸妈破产。
搭车到了陆氏企业门前,姜知钰还是第一次来到陆氏,高高的大楼拔地而起,威严而雄伟。
因为陆箫宁的态度,姜知钰一直不敢来公司,生怕惹陆箫宁不高兴,爱的卑微,就连讨好也显得可笑。
但现在为了爸妈,她只能单枪匹马地去闯一闯。
走到了前台,一个个小姑娘身量苗条姿色姣好,姜知钰暗自对比了一下自己,才发现自己憔悴了不少。
“你好,我来见陆箫宁。”
前台见了微微笑起来,“请问您是哪位?”
姜知钰了然,她今天穿着一件简单的棉麻长裙,外搭一件外套,看起来像个小学老师,不像总裁夫人。
但是她也不敢说生怕惹陆箫宁生气,犹豫再三说:“你就说姜知钰吧……”
前台挑剔的眼光看了一眼姜知钰,刚想开口,就被人打断。
“这不是姜知钰小姐吗?”
姜知钰回头,一个二十四五岁作业的女人穿着高跟鞋,一套香奈儿高定在身上耀眼的紧,面容***,满是大小姐的样子。
姜知钰愕然,“……孟小姐?”
前台小姐当即打了个招呼,“孟玉欣总管。”
这人就是陆箫宁一直保护的初恋***,姜知钰见过几次她和陆箫宁坐在一起很亲密的谈话。
只知道姓孟,但没想到,她居然是叫孟玉欣。
难道昨晚陆箫宁嘴里喊的…………
想到这姜知钰只觉得嘴里一阵恶心,昨晚的羞涩和初次结合的一点点高兴,通通消失。
孟玉欣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这人我认识,我带着上去就行。”
前台眼里满是崇拜,“孟总管慢走。”
在背后悄悄地议论,“孟总管是总裁夫人吧,真羡慕。”
“可不是吗,空降到公司一路升总管,还能嫁入豪门,太厉害了。”
姜知钰浑浑噩噩地被孟玉欣拉着坐进了贵宾楼梯,楼梯里面没有监控,姜知钰自然知道孟玉欣不喜欢自己,僵硬半响和她说了一句:“谢谢。”

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免费阅读

孟玉欣大大方方地笑了一下,眼神却带着嘲讽,“小事情而已,箫宁让我在公司里上个班,我没想到还挺好做的,就做成了总管,别看我们两个年纪不大,但我还是有那么点话语权的哈哈。”
姜知钰不是傻子,知道对方在抬高自己的身价,但一想到陆箫宁从来不让她来公司,居然让孟玉欣来公司上班,甚至做到了总监,心中一阵酸楚。
孟玉欣见姜知钰神情难看面上更是得意,“姜知钰,我觉得你该把陆箫宁还给我,你当初横插一脚,阻断了我和陆箫宁的恋爱,说实话,真的很不要脸。”
姜知钰脸色惨白,她当初见到陆箫宁就非嫁不可,两家是以联姻的名义成了亲,她也是婚后才知道有孟玉欣这个人的,怎么能怪到她头上去?!
“孟小姐,希望你注意一下你的措辞,另外我结婚的时候完全不知道,你们当初可以直接结婚的,为什么在我和陆箫宁结婚后才通知我,我只是喜欢他,我没有错。”
孟玉欣轻嗤笑一声,拿出口红补妆,“你还不明白吗?陆箫宁这么多年和你同房过吗?和你在公司待过吗?”
她声音变小,轻轻在姜知钰的耳边说,“前天我们还在一起睡,你只是个没用的挡箭牌而已。”
“况且,陆箫宁跟我说过,他早就受够你了,等时机到了就跟你离婚,你爸公司不行了吧,你有没有想过背后有没有陆箫宁的推波助澜呢?”
“当初要不是你爸,他怎么会娶你呢?又蠢又傻的姜大小姐。”
电梯叮咚一声到达了孟玉欣的楼层,她款步出去,对着电梯里面色苍白的姜知钰轻轻做出唇语。
简简单单的一个词——loser。
当电梯停在陆箫宁办公室楼层的时候,姜知钰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有摔倒。
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爸爸和陆箫宁的公司都是经营同一类型,陆箫宁的公司日渐壮大,爸爸的公司却越来越苟延残喘。
难道真的是陆箫宁为了报复当初她嫁给他,所以故意想要吞并爸爸的公司吗?
僵硬着手敲了敲陆箫宁的办公室,陆箫宁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进。”
见来人是姜知钰,陆箫宁皱起眉,“你怎么来了?回去。”
简单粗暴地赶她走,姜知钰凄然一笑,“孟玉欣能在这上班,我连来看你一下都不行吗?”
陆箫宁皱眉不管不顾,放下手中的合同,“我们当初协议好的,如果你这样就是在违反协议。”
姜知钰听不***陆箫宁在说什么,双目发红地看着那封合同,上面明明白白写着《姜氏集团收购策划……》。
剩下几个字她看不清,也不想看,听着陆箫宁冷冰冰的话语,姜知钰知道,钱是一定借不了的,既然这样不如在陆箫宁提出离婚前。
她先说,好歹能为自己保留一份尊严。
她放下包,环抱着手臂,“陆箫宁,我要和你离婚。”
陆箫宁的目光霎时间凌厉的几乎可以刺穿她,他声音带着浓浓的警告与严厉:“收回你刚刚的话!”
“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姜知钰突然一笑,带着解脱,再次说了一遍:“我们离婚吧!”
她喃喃自语的开口:“陆箫宁,你根本就不需要妻子,陆太太这个位置,我可以坐,孟玉欣也可以坐,甚至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坐。”
听见姜知钰提起孟玉欣,陆箫宁反驳。
“不行,陆太太的位置,只会是你来坐。”陆箫宁蹩着眉,强压着怒火。
姜知钰苦笑着摇头:“可这三年,我已经坐够了。我明明有丈夫,可房间里永远只有我一个人的物品,我明明有丈夫,可床上永远空出一半的位置,我明明有丈夫,可……”
她的话还未说完,突然被大力攥住了手腕。
陆箫宁淡漠的目光里似乎燃烧起了两簇火焰:“你说这么多,意思就是我这些年冷落你,害得你孤枕难眠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姜知钰彻底被激怒了,狠狠挣脱着被桎梏住的手腕。
“陆箫宁你放开我!”
陆箫宁收紧了力量,捏得姜知钰生疼,直接将她放在了办公桌上,声音冰冷,说出的话仿佛在宣判着她的死刑。
“姜知钰,我最后再跟你说一遍,你嫁给了我,是你自己选择的路,你生是陆太太,死了也会被烙印上我们陆家的痕迹。”
他单手控制住姜知钰的两只手腕死死地按在了她的头顶,另一只手抬起姜知钰的下巴。
眼神居高临下的扫视着她,让姜知钰心生恐惧。
这就是她一直以为的陆箫宁真实面目吗?霸道,一意孤行,冰冷不讲理。
身上一冷,竟然是被陆箫宁扯开了衬衫。姜知钰羞愤欲绝,挣扎的躲避着陆箫宁,然而身后冰冷的办公桌更像是在嘲笑着她。
你选的路,所有的苦你都得受着。
门外有人敲门,“总裁,十二点的商会要开始了。”
姜知钰宛如看见了救星,一把推开陆箫宁,捂紧了自己的衣服,狠狠擦拭着双唇。
一双美丽的眼眸中满是对陆箫宁的愤怒。
陆箫宁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衣服,“知道了,门外等我。”
说罢他推门出去,不忘回头提醒一遍姜知钰,他重新带上了金丝眼睛的双眼更加复有攻击性,宛如一个持枪的猎人。
她姜知钰就是可怜的猎物。
“晚上九点前回陆家吃饭,记住我说的话,我不介意多来几次这种友好的洽谈。”声音低而磁,里面却满满都是警告。
门‘砰——’的一声关闭了,隔绝了外面的视线,姜知钰捂住脸却欲哭无泪,将陆箫宁桌子上所有文件都扫在地上后,才像是出了一口气。
她姜知钰什么都没有,哪怕是陆太太的名号也不过是有名无实,现在陆箫宁亲口告诉她,绝不可能,甚至把离婚的路都斩断了。
姜知钰捏紧了双手,将大衣穿裹在单薄的身上,推门出去,下定了决心。
她一定要和陆箫宁离婚!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