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如此娇花(倪裳)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我就是如此娇花(倪裳)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有什么好看的小说?小编倾心推荐火爆小说《我就是如此娇花》全文免费阅读给大家,小说的主角是倪裳,作者:离九儿。希望大家在阅读中发现生活的美好!

小说介绍

《我就是如此娇花》火爆来袭,主角是倪裳,作者:离九儿,我就是如此娇花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亲生父亲乃大梁赫赫有名的异姓王;亲娘是整个朝堂的白月光;

小说简介

继父一声令下,能号召整个江湖;
作为一个被未婚夫家退婚,又被养母遗弃的侯府假千金,倪裳觉得,她依旧是一朵别人高攀不上的娇花。
某人:我心中有束娇花,日日求而不得,心神向往,若再不得,直接取之。

我就是如此娇花全文阅读

第九章
倪裳的脸被男人摁在胸口。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听见了强而有力的心跳,又快又有力。
姬慎景双手捂住了她的耳朵,致使她什么都听不见。
他的手指修长,掌心宽大,几乎盖住了她整张侧脸。
倪裳自己虽然听不到不远处的糜.糜之音了,然而姬慎景完全可以听见了呀!
这个和尚真是“经验丰富”,倪裳默默的想着。
一刻钟……两刻钟……
倪裳一直被姬慎景困在怀中,纹丝未动,她简直难以想象,这期间姬慎景是不是听的很入神……
月华皎洁,花圃中阵阵幽香荡了过来,但与此同时,倪裳闻到了一丝丝诡异的气味,有些像石楠花的气息,她之前也入过宫,但从未在皇宫见过石楠花,当真好生奇怪。
鼻头突然传来湿度,好像有什么东西滴了下来,可惜倪裳半点不能动弹,无法仰头查看。
而此时,姬慎景垂眸,看着自己额头落下的汗珠,滴在了小姑娘小巧的琼鼻上,他微微怔住,不知是不是因为眼力早就适应黑暗的缘故,他看见那滴汗珠透着淡淡的、微弱的幽光,竟然有些旖旎。
姬慎景指尖微动,替倪裳擦去了那滴汗。
倪裳,“……”
总感觉姬慎景身上愈发的滚烫了起来。
又过了不知多久,姬慎景索性闭上了眼,以往很少有什么事能够干扰到他,但今夜不知是怎么了,心绪难定,男人阖眸,默默背起了《金刚经》。
**
双耳终于被人放开时,倪裳的脸也得到了自由。
她依旧被点着哑***,骂不出声来,一抬头就看见了姬慎景溢出薄汗的脸,月色下,他本就立挺卓绝的五官,竟显出一种诡谲的美。
倪裳没有听到不远处的动静,她猜方才那对野鸳鸯应该已经走了。
在姬慎景复杂的注视下,倪裳抬手在他身上捶了两下。
这个时候可顾不得对方的身份,她已经失了智,本能的捶了几下,但并未过瘾,反而把自己的手打疼了。
姬慎景看了一眼落地的糖人,他蹙眉,不知如何应对这场景,以往戒诚小和尚不听话,他都是给他糖人。
还剩下漫长的一个多时辰,姬慎景才能将倪裳送回去,在此期间,他当真不知与人家小姑娘如何相处。
姬慎景弯腰,将糖人捡起,担心上面不干净,他轻吹了吹,又抓起倪裳的手,塞进她的手里,“不要弄掉了。”
倪裳,“……”
她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是五军都督,还是大皇子,她拿什么与他抗争?!
可……
她接受了他的糖人,是不是就是同意“做他的人”的意味……
倪裳手一松,掌中糖人又落下。
可这次,姬慎景眼疾手快,在倪裳没有看清之时,他伸手一抓,就准确无误的捏住了糖人的手柄,低头轻声问,“姑娘,你为何不高兴?”
小和尚看见了糖人,恨不能对他摇晃尾巴,前提是假如他有尾巴的话。
倪裳要气疯了。
羞愤与惊恐交集。
她为甚么要高兴?!
被他掳来难道是值得欢喜雀跃的事?!
她又不是倾慕他的那些贵女。
姬慎景眉目浓郁,磁性的嗓音又低低的说,“姑娘大可不必担心什么,我说话从来言而有信,定将你毫发无损送回去。这糖人,你拿着,据说……很甜。”
他又将糖人塞进她手里。
少女的手又软又小,和他的截然不同,但男人不贪恋,似乎无心占便宜,确保糖人不会掉落就放开了她的手。
倪裳,“……”
她这下还真的不敢直接扔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姬慎景一直站在她跟前,他寸步不离,但又碰他。
“累了么?要不要坐下?”男人问了一句,蹙眉思索了一下,他常年习武,即便是站一夜也不觉得累,可是人家小姑娘不一样。
倒是他疏忽了。
姬慎景拉着倪裳的胳膊,让她在一旁的石杌上落座,他自己则笔直的站她身侧。
夜风悠悠,那股石楠花的气息已逐渐消散,倪裳无奈的望着天,竟然真的赏起了月……
**
东宫。
太子在殿内来回踱步,听了手下前来禀报,他如同被火烘烤的蚂蚁,无法安静下来,“什么叫找不到人?!姬慎景能插着翅膀飞了不成?!今晚是月圆之夜,他必然蛊毒发作,也必然无处可去!再找!继续给孤找!”
过了时辰,巡逻的禁军就不是他能够掌控的了。
下次要想暗杀姬慎景,又要等到一个月之后!
那男子一退下,心腹上前道:“殿下,大皇子固然实力不可小觑,但当初是皇上亲自下令诛杀了大皇子母族,他也永无继位之可能,殿下无需太过焦虑。”
心腹话音刚落,太子顿觉有理。
可心思一转,他又说,“你懂什么?!父皇表面不显,心里最惦记的女人就是姬慎景他生母!他手握兵权一日,孤这心就一日不安呐!”
心腹又道:“可……大皇子是个出家人。”
太子突然觉得自己身边的人脑子可能不太好,“出家人怎么了?他不能还俗么?!”
心腹,“……”
其实,心腹更想说,眼下当务之急,太子殿下还是生个孩子出来吧。别等着大殿下真的还俗,那一切就迟了。
**
四周安静极了,倪裳已经很久没有如此“静心”的赏月。
男人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姑娘,时辰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倪裳,“……”他还知道时辰不早了!
姬慎景弯身端起那只装有换洗衣物的铜盆,随后一把搂住了倪裳的腰,感觉到她身子一颤,他宽慰道:“姑娘放心,不会有人知道。”
倪裳,“……!!”
倪裳已经快要适应了姬慎景催动轻功,不多时,他的确将她安然送回了华晨殿。
廊下夜风轻悠,倪裳左手抱着铜盆,右手握着糖人,而姬慎景已经不见了踪迹,她耳边还回荡着他临走之前留下话,“今夜多谢姑娘了。”
倪裳完全不明所以。
他谢她什么?!
**
倪裳和倪芊芊住在一间屋内,她刚推门而入,就见倪芊芊迎了上来,“二妹,你怎么洗了这样久?我方才去净房没有找到你,你……”
她的目光落在了倪裳手中的糖人上,脸色瞬间一变。
倪芊芊一直防备着倪裳,尤其是看见她手上的“定情信物”。
没错,她记得在这个故事中,男女主之间的定情信物就是一只福娃糖人,她还记得她所穿的这本书中,有这样一段描写,“……姬慎景不知如何对倪裳好,他行至街头,看见了福娃做的糖人,脑中顿时浮现出了倪裳的样子,就买了一只,正好在一个月色宜人的晚上亲手赠给了她。”
倪芊芊的震惊难以言表。
她已经盯的够紧了,倪裳和姬慎景又是几时勾搭上的?!
倪芊芊极力保持镇定,她是穿越者,她不慌!
“二妹,你去了这样久,是干什么了?见了谁?这糖人哪里来的?”倪芊芊问。
倪裳难免心虚,但她知道倪芊芊心肠恶毒,她掩饰说,“我方才碰见了小宫女,我亦不认识,她赠我的,姐姐想要么?”
反正对她来说是烫手的山芋,她索性不要了。
倪芊芊立刻夺了过去,“妹妹,我最是喜欢这一口,送给我吧。”
倪裳正想找机会将糖人给扔了,倪芊芊这般想要,她倒是可以做个顺水人情。
不过……
倪芊芊方才盯着她手中糖人的眼神着实奇怪。
“长姐当真喜欢吃?”
倪芊芊担心倪裳后悔,她绝对不能让倪裳留下男女主的信物,就当着倪裳的面啃起了糖人。
忒甜了!
不会蛀牙吧?!
倪芊芊很无语,像姬慎景那样的顶级配置的男主,为何会想起来给女主倪裳送糖人?
倪裳,“……”
她怎么觉得倪芊芊吃的很勉强……
**
姬慎景回到寝房,按着他的习惯,是时候打坐歇下了,可不知为何,坐下之后迟迟无法静心。
今夜在后花园,虽然他堵住了倪裳的耳朵和眼睛,可他却是看见了,也都听见了……
“佛祖在上,弟子罪过。”姬慎景默念了一句,盘坐在了明黄色蒲团上,再度阖眸。
一刻钟后。
男人突然睁开眼,起身大步迈入净房……
**
次日,七公主正式开始上课。
作为她的侍读们,众贵女也皆有自己独立的书案。
“今晨是大皇子授课呢!快帮我瞧瞧口脂花了没?”
“大皇子是圣僧,你如何花枝招展,在大皇子眼中,亦与常人无异的。”
“真的么?按你这么说,咱们在大皇子眼中皆是一样的?”
“……”
众贵女议论纷纷,倪裳却是陷入沉思,圣僧真的无心风月?她怎么不太信呢?
还有……
姬慎景昨夜,该不会是带着她特意去偷听墙角吧?!
正胡思乱想,有贵女的声音响起,“来了来了!圣僧来了!”
倪裳抬眼,顺着众贵女所看的方向望了过去,就见昨夜还不知廉耻的男人,此刻着一身雪色锦缎长袍,腰上配了墨玉,手持一卷佛经,正款步走来。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倪裳觉得姬慎景也抬眼,朝着她望了过来。
倪裳嗖的一下移开视线,拒绝和淫.和尚对视。
姬慎景,“……”

我就是如此娇花免费阅读

第十章
倪裳心情复杂。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几日耳濡目染的缘故,众贵女将姬慎景的容貌夸成了一朵西域绮花,就在方才那一瞥,她竟也觉得这朵绮花当真惹眼。
他即便一袭雪色长袍,不苟言笑,清冷的神色之中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绝情意味,可……一旦目光投在他身上,就仿佛是粘上了这朵西域绮花的毒液,很艰难才能挪开视线。
但倪裳可不敢堂而皇之的“窥视”他。
昨夜的经历实在算不上美妙,她能防则防。
姬慎景身边还带着一个小和尚。
小和尚生的眉清目秀,粉润可人,不知谁在私底下嘀咕,“那小和尚真好看,我怎么瞧着与大殿下有些神似。”
倪裳,“……”该不会是私生子吧?!
她又忍不住腹诽。
毕竟,这朵绮花并非是真正的圣僧,或许真是曾经不知哪里招惹的风月桃花债。不然,以姬慎景这般冷漠无温的样子,如何会将一个孩子带在身边?
姬慎景耳目聪达,“私生子”三个字自然是逃不了他的耳朵,他面色如水,看不出任何情绪,但目光扫过众贵女时,那一刹那间,气氛如同深冬消融的雪,陡然一冷。
连带着七公主在内,数名贵女,无一人再敢多嘴半句。
姬慎景的视线在半垂着脑袋的倪裳身上逗留了两个呼吸的时间,随即移开。
就在众贵女以为,今晨能听到姬慎景讲学时,谁知一个稚嫩,但又明显装作沉稳的声音响起,“自今日起,由小僧给诸位施主讲佛经。”
小和尚话音刚落,众贵女顿时碎了一地芳心。
要知道,能见到姬慎景,亲眼目睹他的罕见容貌已是艰难,在场贵女还不曾听过姬慎景的嗓音。
本想给七公主当侍读后,有的是机会接近圣僧,可谁料,圣僧并不开口讲学,他只是来撑场面的。
小和尚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恶意,他小眉头一蹙,不满的看向了身侧的师叔。
师叔生了一双招惹人的桃花眼,与师叔在一起,他身上的光芒被遮住大半。
小和尚很幽怨,顿时不想讲课,这些徒有其表的贵女,惯会以貌取人,他虽不及师叔俊美,可他是一个富有内涵的和尚。
姬慎景侧目,“戒诚。”
他只说了两个字,声音格外磁性,独属于那种成熟稳重的男子。
众贵女齐齐盯着姬慎景,恨不能求着这朵西域绮花再多说几个字。
然而,高僧在人前果然是脱尘不凡,言简意赅,想听他多说几个字,简直难难于上青天。
戒诚小和尚努努嘴,很不情愿的讲起了佛经,他只觉自己是大材小用,对牛弹琴。
半个时辰后,佛学课结束,西域绮花如何轻飘飘的来,又如何轻飘飘的离开,他目中无人,清艳绝尘。
走出小课堂,小和尚拉了拉姬慎景的广袖,“师叔啊,我不想讲学了,我要出宫。”
男人一口拒绝,“不可。”
小和尚气的跺脚,“我总算知道,师叔为何这般好心带着我入宫,皇上让你给七公主上课,你自己不愿意,就将我拖来!”
姬慎景不做解释,从袖中掏出一只糖人。
小和尚哼了一声,“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一根糖人绝不妥协,起码五根!
姬慎景,“……”糖人也有失效的时候?难怪昨夜那位姑娘也不太高兴……
男人侧过身子,往后看了一眼小课堂的方向,浓郁的剑眉深锁。
**
“芊芊,你方才注意没有?我大皇兄无意间瞥了倪裳好几次呢。”七公主倾慕宋司年,又因倪裳是宋司年的未婚妻,导致七公主对倪裳一直敌对。
如今长信侯府的真千金归来,七公主觉得自己终于有了***。
倪芊芊握着书卷的手一紧。
面上极力维持淡定,她虽然不清楚倪裳与姬慎景是什么时候勾当上的,但按着她的记忆,在一会就要学的马术中,这具身子的原主对倪裳的马做了手脚,导致惊马,一个不经意就落在了姬慎景怀里,于是就导致了两个人的感情升温。
所以,今天她一定要制止倪裳去马场。
倪芊芊知道七公主是什么样的人,胸大、无脑、好哄,而且把倪裳视作了情敌。
倪芊芊压低了声音,在七公主耳侧道:“哎,公主有所不知,我虽然才是侯府真千金,但远不及倪裳受宠,你也知道,她生的好看,人人都喜欢她,宋公子如此,估摸着大殿下也觉着她好看吧。”
提及宋司年,七公主对倪裳更是愤恨,“哼!好看又怎么样?!还不知是从哪里来的野丫头!”
是以,由七公主起头,侍读的贵女很快就对倪裳敌对了起来。
“你们快看她,还真把自己当做是大家闺秀,她装模作样的看佛经,该不会是为了引起大殿下的注意吧?!”
“大殿下是何许人也,圣僧怎会将这种来历不明的女子放在眼里。”
“……不过,倪裳真的很好看啊。”
“好看有什么用?芊芊才是长信侯府大姑娘!”
“……”
倪裳半敛眸,尽力把注意力都放在手中的佛经上,可耳边不断有嘈杂声传来,她无法静心。
少女背对着众贵女,娴静的跪坐在书案边,乌黑的垂云髻盘起,后脖颈细细的碎发衬的肌肤雪腻细嫩,是介于玉和雪之间的白,温润***。
接下来是马术课,七公主带头针对倪裳,众贵女自然是配合。从华晨殿前去马场,还要经过一片林子,七公主有专门的车撵,倪芊芊与她同乘,其余贵女另有马车相送。
倪裳被落在后面,随行的宫人许是被七公主交代过,皆不敢靠近倪裳。
粉色宫装甚是清透,但初春日头甚烈,不多时倪裳就有些吃不消。
不知过了多久,前面的车撵不见了,连带着随行的宫人也不见了踪迹,这一大片樟木林极广,若是无人带路,很容易走失。
就在这时,倪裳脚下骤然一疼。
她抬起左脚,低头一看,竟发现绣花鞋底***了一根铁钉。日光下,铁钉闪着森冷刺目的光芒。
是簇新的铁钉。
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倪裳站在原地,她提着***,仰面望着头顶斑驳的日光,她长长吐了气,也不知怎的了,突然很想哭。
她并不想一出生就被人抱错。
她也不是自己愿意雀占鸠巢。
她更不想继续当长信侯府的姑娘。
可人间这么大,她好像无路可去。
离开了长信侯府,她什么都不是。没有身份,没有未婚夫,就连名字都是长信侯府给的,她这样的人,拿什么矫情。
她背靠着樟木树,缓缓蹲下,铁钉***了鞋底,钻入了她的脚心,她迎着上午的骄阳,抬手无声抹泪,紧要着唇,随后一把脱下了绣花鞋,白色绫袜瞬间染红……
**
御花园,百花绽放,开的姹紫嫣红。
皇帝将几个成年的儿子都召见到了亭下吃茶。
且先不论品行、相貌、能力,几个儿子的子嗣传承问题,成了皇帝的心头病。
老大品貌不凡,皇帝一看见他就难免想起许多年前,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女子,可惜……老大出家了,宁可青灯古佛,也不愿娶妻生子。不知为何,皇帝一想到姬慎景这辈子吃斋念佛,只觉暴殄天物,若是老大生的皇孙,定然很好看啊。
姬慎景敛眸品茗,感觉到了视线,他忽然抬眼,许是脱离尘世太久了,这眼神清透无温,像是严冬寒冰。
皇帝身子一僵,有点心虚,立刻移开视线,无意间瞥见太子,他登时绝望。
太子成婚早,东宫佳丽无数,可这么些年,一个孩子也没生出来,虽然还未废太子,可在皇帝心中,太子就是一个不会下蛋的儿子!
再看老二,太过利欲熏心,一心想要他的皇位,将他取而代之!
然而,即便是这么野心勃勃的儿子,也照样没给他生出皇孙。
尚未弱冠的几个儿子,早就开了荤,也无一人生下子嗣。
皇帝沉吟了一声。
二皇子姬宪是个人精,立刻就道:“父皇可是有心事?”
皇帝内心苦笑,叹道:“朕十七岁登基,十八岁当了父亲,如今老大二十有五了吧?”
这话含义颇多。
太子受了打击,捧着茶盏,不想说话。
姬慎景还是万年不变的冷漠无温,答,“儿臣的确二十有五。”
二皇子也明白了皇帝的意思,这是在催生……
姬慎景出了家,太子迟迟没动静,压力顿时落在了他肩头,二皇子也静默了。
这时,小和尚走了过来,他朝着皇帝行了一礼,之后凑到姬慎景耳边低语了几句。
姬慎景波澜不惊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但不明显。
“老大,你有事?”皇帝很关心的问,毕竟据他所知,但凡开过荤的儿子,都无法让女子有孕,如今还剩一个冰清玉洁的老大,他很想知道老大是不是也被诅咒了。
姬慎景起身,修长白皙的左手置于胸腔,“父皇,儿臣的确有事,想请离。”
皇帝更好奇了,老大回京后,除却对经文之外,其余对任何事都不感兴趣,他这是要作甚?
皇帝,“何事?能否告之朕?”他一脸求知若渴,想要探寻儿子私密的样子。
姬慎景剑眉稍一蹙,“恕儿臣不能。”
皇帝,“……”心绞痛啊!
他摆摆手,让姬慎景离开。
太子趁机造谣,“父皇,今日皇兄给老七,还有贵女们讲学,儿臣听闻,诸位贵女对皇兄评价甚高,更有甚者还倾慕于皇兄!”
他就不是一个正经和尚!
太子以为自己在告状,谁知,皇帝却是高兴了,果然让老大回京是明智的选择,万一他看中了哪个贵女,突然开窍就还俗了呢!只要一次犯.戒,那必定次次犯.戒!
“此话当真?哪家的姑娘看中了老大?老大呢?可有意愿?”皇帝很心急。
太子觉得不太对劲,父皇一脸欣喜若狂是甚么意思?!
太子当然不会给姬慎景拉红线,“儿臣也只是听说。”
皇帝立刻变了脸。
二皇子唇角一抽,突然燥热了起来,他也不是不行,只不过……自从做了那个梦之后,对别的女子根本没有任何悸动。否则他早就生了一串孩子出来了!
**
“她人在哪里?”姬慎景步履甚快,小和尚在他身后一路小跑。
“师叔,你的倪姑娘因为太优秀被排挤了,贵女们把她一人丢在了樟木林。”
姬慎景有过目不忘之能,他幼时去过那片林子,自是记得一清二楚,男人斜睨了一眼小和尚,薄唇轻抿,莫名烦躁,“她不是我的倪姑娘,日后这话休要乱说。”
小和尚觉得师叔太不诚实,“那师叔这般着急是为甚?难道师叔不是去找倪姑娘?既然师叔不在意,那为何如此关切她?既然关切了,那便是想让倪姑娘成为您的人。”

小编倾心点评

我就是如此娇花小说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语言流畅,行文舒展自如,自然洒脱, 欢迎喜欢本文的小读者来 未来软件园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