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的契约暖妻(季晚枝厉冷玦)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厉少的契约暖妻(季晚枝厉冷玦)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小编把厉少的契约暖妻全文免费阅读安排上了,主角是季晚枝厉冷玦,讲述了“美男说来就来……这个真不错。”季晚枝仿佛感觉不到骇人的气息,直勾勾地盯着他,像是一只发现了食物的小狐狸。

小说介绍

小编把厉少的契约暖妻全文免费阅读安排上了,主角是季晚枝厉冷玦,讲述了“美男说来就来……这个真不错。”季晚枝仿佛感觉不到骇人的气息,直勾勾地盯着他,像是一只发现了食物的小狐狸。

季晚枝厉冷玦小说简介

为了筹措母亲的医药费,季晚枝不得已做厉冷玦的***,当她发现自己慢慢的陷在了厉冷玦给出的的温柔陷阱里时,想要抽身已经来不及了。当落魄千金季晚枝的身世被暴露出来,厉冷玦决定单方面的和季晚枝断了联系,抽身离去,独自留季晚枝在这阴谋里沉浮…………

厉少的契约暖妻全文阅读

“喝,这整箱啤酒你喝不完,就别想走。”酒吧昏暗的房间内,油腻肥大的男人贪婪的目光在季晚枝娇美精致的脸蛋上。
身旁围着四五个黑衣人,颇有一副季晚枝不从就直接***她的嘴直接灌***的架势。
季晚枝狼狈地坐在地上,依旧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态度,“胡总不好意思,我只是这里的驻场,不陪酒。”
难怪今晚经理一直坚持要她过来送酒,合着是在这里等着。
“老子今天花了钱,你就得喝,不然就用其他方式来补偿。”男人油腻腻的手伸向季晚枝白净的脸蛋,恶心的目光让季晚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真令人作呕。
“不了,我喝。”季晚枝躲过他的手,从没喝过酒的她抓起啤酒瓶仰头就往嘴里灌。
啤酒苦涩的味道在喉头划过,宛如尖刀般,生生地割裂着她的喉咙。
众目睽睽下,季晚枝一口气喝下三瓶后,停了下来。
精致白皙的脸颊通红,清亮的目光蒙上了一层迷雾。
“小妞儿,要不你就跟了老子,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胡强见季晚枝有些醉了,笑得猥琐往上凑,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而且你想要什么都给你。”
季晚枝定定地看着他,突然咧嘴一笑,一把拍开男人油腻的手,“就算是全天下男人都死光了,我也只会当你是个太监。”
不顾胡强阴沉的脸,猛地推开他,仗着自己身躯娇弱,从黑衣人缝隙中钻出去,嘴里还在嘟囔,“就算要找也得找一个帅气的大帅哥才行,你算哪根葱。”
男人英俊冷漠的面容突如其来地出现在季晚枝的面前,清冷寡淡的气息直逼她而去。
“美男说来就来……这个真不错。”季晚枝仿佛感觉不到骇人的气息,直勾勾地盯着他,像是一只发现了食物的小狐狸。
胡强回过神来,脸色难看走过去,不甘又忌惮,“厉总,你看这……”
“不看不看,你走吧,他已经是我的人了。”季晚枝突然双手捧住厉冷玦俊逸的脸,嫣红的唇亲了上去。
昏暗的灯光下,厉冷玦盯着这张和记忆中有几分重叠的脸,他出乎意料没有推开她。
直到温软的唇贴在了他的唇上,夹杂着浓郁的酒气,厉冷玦才回过神来。
女人细嫩柔软的手臂已经缠上了脖颈,凑近了看,这个女人至少和她有七分相似。
鬼使神差的,厉冷玦搂住了她的腰,“胡总,这个女人,我带走了。”
“好的……”胡强哪敢和面前这位霸王抢女人,只能吃下这个闷亏。
厉冷玦,邺城一手遮天的男人,仅仅五年,创造了自己的商业帝国,可谓商业街的神话。
这样的男人,不是他胡强能够招惹得起的。
厉冷玦颔首,打横抱起喝醉的女人,大步离***间,直接上楼去了他的专属房间。
喝醉的女人还紧紧地缠住他的脖子,女人特有的馨香在他鼻尖缭绕,就像只小猫的爪子,一个劲儿地在他心头挠。
季晚枝还在发懵,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头晕……”
一夜贪欢,直到季晚枝累到昏睡过去,厉冷玦才放过她。
身旁躺着睡得沉沉的女人,厉冷玦思忖的目光落在她白净乖巧的脸蛋上,唇角掀起一抹愉悦的弧度,不像之前接近他的女人那样让人讨厌。
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搁在了她的眉宇间,她睡着了安静温柔的模样,更像那个人了。
……
第二天上午,季晚枝嘤咛一声,皱着眉头醒来。
浑身像是被车来来回回碾过似的,醉酒后的头疼更是让她脑子搅成了一片浆糊。
四周陌生至极的环境让她有那么一瞬间的茫然,肥硕油腻的胡强,包间,啤酒……
后面的事情就全都不记得了。
掀开被褥,床单上那抹暗红色刺痛了她的眼。
“醒了?”浴室的门打开,厉冷玦腰间围着一条浴巾走出来,嗓音慵懒优雅,墨色的碎发还在滴着水,倒三角的身材,小麦色的肌肤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诱人的光。
季晚枝连忙攥紧被褥,警惕地盯着他,目光中裹挟着愤怒和不甘,“这位先生,你昨晚强迫我与你做那些事情,我已经报警了,趁人之危,你一定会受到惩罚的。”
一想到自己小心翼翼保留了二十三年的清白就这样不清不楚地交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她就忍不住要直接冲上去,狠狠地揍他一顿,打到半身不遂。
厉冷玦扬眉,俯身逼近,“报警?”
他侧头扬扬下巴,季晚枝的衣服,包括她的手机都放在外面的客厅里,“你是用意念报警么?”
“更何况,昨晚可是你缠着我不放的。”厉冷玦戏谑地看着她,偶尔看见有女人在他面前指着鼻子说要让他好看,这感觉还挺新奇。
“……”季晚枝默。
原本还以为神圣的清白会交给她最深爱并且会共度一生的人,哪曾想就这么给丢了。
“季晚枝,”厉冷玦突然开口,深邃的眸泛着锐利的光,“母亲肺癌晚期,金融系名牌大学毕业,现于邺城各大酒吧驻唱为母亲筹备药费。”
探究的目光落在季晚枝身上,男人弯了弯唇,“学金融最后跑去当驻唱?”
季晚枝抿唇,“这是我的个人***。”
“我可以负责你母亲的医药费。”
季晚枝眼前一亮,静静地等待着后话。
“不过……”厉冷玦补充道,“你得来我这里上班,做我的秘书。”
“不去,”季晚枝毫不犹豫地拒绝,裹着被子站起身来,“都是成年人了,一夜情也是可以理解的,以后再也不要见面得好。”
她这辈子都不会再和金融行业打交道,绝对不会。
厉冷玦半靠在床榻上,泰然自若地看着她,仿佛是势在必得,“我的电话存在你手机里了。”
“偷看别人手机不道德,”季晚枝穿好衣服,浑身依旧疼得难受,看了眼通讯录,这人叫厉冷玦,有些耳熟,“还有,永远不会有我来找你这一天。”
清雅冷艳的面容和记忆中的人逐渐重合,又分离。
厉冷玦看着季晚枝推门离开,唇角微掀。
他看上的小东西,什么时候跑掉过?

厉少的契约暖妻免费阅读

从房间内出去,季晚枝才发现,原来这里就是她驻唱的地方,这上面是VIP区,单单有钱都拿不到的包间。
“喝醉了还睡了个金大腿……”季晚枝自嘲地笑了笑,拢了拢头发遮住脖颈间被男人噬咬得青青紫紫的痕迹。
“小季啊,你在这里啊,我刚才还在到处找你呢,”酒吧经理从后面追上她。
季晚枝拧眉,神情不善,“经理,你找我什么事?”
昨天就是这人把她给送进了胡强的包间,之后她就失身给了另一个男人。
一想到这里,季晚枝心头就是一痛,话音也越发地冰冷,“上次那个大老板不满意,这次想给我换一个?”
“小季,你也知道,做我们这一行的,最不敢得罪的就是那些大老板,这些钱你就拿着,回头买点好的补品补补身体,看看你瘦的。”经理不由分说将一个信封塞进季晚枝的手里,一副关心的样子。
掂了掂大概有五千块的样子,季晚枝唇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不用了。”
她的第一次,卖了五千块,只是想想就让人犯恶心。
“小季,你不要这么倔,你家的情况我也了解,这五千块虽然不多,但也是我的一点心意,拿着给你的妈妈买点好吃的也行,肺癌晚期的人……恐怕在世的时间也不多了,”经理叹息着又把信封塞回林笙欢手里,“快拿着快拿着。”
他担心这次之后季晚枝就不在这里驻唱,要知道不少公子哥儿都是望着这位一尘不染的美人来的。
季晚枝面无表情地松手,任由信封落在地上,“这种钱,我受不起。”
“把工资结一下,我不会来了。”
最后,季晚枝拿着三千块离开了酒吧。
天空灰蒙蒙的,仿佛下一刻就会有倾盆大雨落下。
季晚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站在路边等着公交。
一辆奥迪缓缓停在路边,拉下车窗,露出一个带着笑意的面容,“晚枝好久不见,你最近过得还好吗,我很想你。”
“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季晚枝转身就走。
真是世界这么小,转角遇见前男友!
“晚枝!”男人冲下车一把拉住季晚枝的手臂,情深意切地开口,“我找了你很久,可是没想到你竟然回国了,我们不要分手好吗?”
“李沉南,分手已经是几年前的事,”季晚枝***扯开他的手,“找我?是你的小***太多了,好不容易想起来我是哪个吧?”
这种脚踏几只船的渣男,她真不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觉得这个人还不错的!
只能说年少不懂事,看见渣男觉得是个宝。
李沉南哀伤地看着她,“晚枝,我都不在意你当初看上有钱公子哥儿就劈腿抛弃我,现在我有钱了,我可以养你,你回来好吗?”
一边说着,他一边上前要拉季晚枝的手,“真的,我现在有车有房,有稳定的工作,你回来吧。”
李沉南讲得情真意切,几乎快要哭出来了,不少路过不明真相的路人看向季晚枝的目光顿时变了。
“真是看不出来啊,这个女人这么漂亮,竟然是这种人。”
“我就知道,你看她长得那副狐狸媚子的脸,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个男人太傻了,长得这么帅,怎么看人的眼光这么差呢。”
细细碎碎的交流声传入季晚枝的耳内,多是辱骂她的。
她也不在意,当初在学校的时候,李沉南就是这样死皮赖脸地颠倒黑白,把自己脚踏几条船的事情洗得一干二净,顺手还把脏水泼了她一身。
“我现在有喜欢的人,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了。”季晚枝淡淡地开口。
李沉南一顿,眼底划过一丝暗芒,“晚枝你不要说笑了,不是你前几天给我发消息说想我了吗?”
“为了早点见到你,我连工作都没管,直接从国外飞了回来,现在你告诉我,你有喜欢的人了,你为什么要这么耍我?”他上前一步,逼近季晚枝。
用只有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道,“季家的漏网之鱼,你说如果我说出去,会有多少仇家来找你?”
他退了一步,情真意切地恳求着,“晚枝,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昨天还去看了阿姨,感觉阿姨的身体大不如前了,我可以帮你出阿姨的药费,只要你重新回到我身边,我没有别的请求,只有这一个,好不好?”
季晚枝静静地看着他,眸光清透明亮,“你想要什么?”
当年季家被仇家找上门,只有她一人活下来,好不容易藏起了身份,躲到了邺城,可是千算万算,算漏了李沉南这个渣男。
“我只想要你,晚枝,你要相信我对你的爱,绝对不包含任何的杂质。”李沉南伸手拉着她就往车上去,“我们回去后再好好说好吗?我真的不想失去你。”
“她不能走。”一道清冷淡漠的声音横***来,厉冷玦大步走来,挡在了两人中间。
李沉南脸色一沉,“晚枝,这是谁?”
难不成除了他,还有人知道了季家藏起来的秘密?
季晚枝对他的问题充耳不闻,抬眼看向厉冷玦,“你怎么来了?”
厉冷玦一把搂过季晚枝瘦弱的肩膀,薄唇扯出微笑的弧度,“我是她男人。”
“这……”李沉南显然不信,“我从没听过晚枝有说过你,你该不会是冒充的吧?”
“不相信倒不如让阿晚自己说。”厉冷玦睨了他一眼,看向季晚枝的时候,目光顿时变得温柔,“阿晚,你说呢?”
和李沉南相比,季晚枝宁愿和这个唯一和她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扯上关系,“这是我男朋友,再过半年我们就要结婚了,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了。”
“你之前骗我钱的事情我就不和你计较,就当做是我们之间的分手费吧,毕竟你的车,你的房子,都是从我这里偷来的钱。”说完,季晚枝挽住厉冷玦的手腕,抬头扬起甜甜的笑容,“亲爱的,我们走吧。”
“等等!”李沉南叫住季晚枝,“晚枝,这个男人真的配得上你吗?你有和家里人说过吗?”
季晚枝动作微微一顿,侧目看他,语气不善,“这是我的私事,麻烦几百年前就和我分手的李先生不要继续干涉。”

小说推荐

舟遥遥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小编推荐的厉少的契约暖妻季晚枝厉冷玦小说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不错吧!信小编就继续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