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婚情老婆不许逃(霍宴诚杨婷馨)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再度婚情老婆不许逃(霍宴诚杨婷馨)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主角是霍宴诚杨婷馨小说——再度婚情老婆不许逃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小说讲述了:结婚四年,她曾经多少次渴望拥有一个和霍晏城的爱情结晶。可是,就在她准备离开霍晏城来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霍宴诚杨婷馨小说——再度婚情老婆不许逃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小说讲述了:结婚四年,她曾经多少次渴望拥有一个和霍晏城的爱情结晶。可是,就在她准备离开霍晏城来了。

霍宴诚杨婷馨小说简介

霍宴诚在她身后冷着脸不说话,视线却一直停留在杨婷馨脸上昨晚被花带割伤的部位,和高高肿起的右脚脚踝上。

再度婚情老婆不许逃全文阅读

入目是一片的白,有悲伤的哀乐在响。来往的行人大都面色沉重的看着缓缓挪过来的杨婷馨。
霍宴诚站在灵堂的门口,看着杨婷馨一瘸一拐的走来,身后跟着表情严肃的管家,眼中漆黑的神色越来越浓,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冷。
他走上前,恶狠狠的看着杨婷馨:“杨婷馨,你是在挑战我的底线!”
杨婷馨没说话,也没看他,径直的跨过他,走进了灵堂。
她走到她爸爸杨浩的灵位前,踉跄着跪了下来,端端正正的嗑了三个头。
霍宴诚在她身后冷着脸不说话,视线却一直停留在杨婷馨脸上昨晚被花带割伤的部位,和高高肿起的右脚脚踝上。
眼中的努气越发翻滚不休。
杨婷馨磕完头又挣扎着站起身,哀伤的看了看照片上笑容慈祥的爸爸一眼,随即又静静的站在那里,仍是一言不发。
“杨婷馨,你说话!”眼中的怒火再也忍不住,他想伸手去拽她,不知为何又缩回了手,只能狠狠的皱着眉头瞪着她。
“呵……”杨婷馨低下头,沉默了几秒,突然就抬起头对着霍宴诚笑了。
“你笑什么?”眉头皱的越发的紧,霍宴诚看着她的眼神闪过一抹紧张。深怕她是承受不住这突然的打击,变得神智不清起来。
“没有。我只是想感谢霍总。”杨婷馨吸了吸鼻子,朝他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杨婷馨,你叫我什么?”
霍宴诚的身体一僵,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得握紧了。
“我叫您霍总呀。不然我还能叫您什么?”杨婷馨眨眨眼,歪着头状是不解的看着霍宴诚。
“我是你丈夫!我们是名正言顺的夫妻!”
额头青筋突突的跳动,霍宴诚狠狠的收紧了手。
他血红着眼看着杨婷馨,像是下一秒又要掐死她似的。
“呵。丈夫?不敢高攀。”杨婷馨自嘲的摇摇头,根本不看霍宴诚难看之极的脸色。
她低头想了想,又笑靥如花的抬头看向霍宴诚。苍白的毫无血色的唇一张一合着,一字一顿的说道:
“首先,我非常感谢霍总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替我父亲举办葬礼。这份恩情,我会记着,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霍总的。”
霍宴诚没说话,只是看着她的表情就如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杨婷馨看也不看他脸上山雨欲来的表情,像是不吐不快似的还在说:“但是,我想,经过了这件事,我跟霍总之间的恩怨也算是两清了。”
“既然这样,那从今以后,我和你,再无瓜葛!”
“呵!再无瓜葛!杨婷馨你知道你自己现在在说什么吗?”
霍宴诚突然就笑了,他走上前,一脸温柔的笑着,伸手搂过了杨婷馨的腰。以一个情侣间附耳呢喃的动作侧着头在杨婷馨耳边呵着气问。
杨婷馨的身体微不可查的一僵,随即就又恢复了平静的样子昂起头,浅笑靥靥:“知道啊。我说,从此,我和你再无瓜葛。”
你既然对四年前的林嫣然如此念念不忘,心之难安。那么,我给你自由,让你去找她。,给你心安。
“杨婷馨,你再说一遍!”
霍宴诚额头的青筋再一次突突的跳动,他恶狠狠的拽紧了她的腰,力度之大,几乎要将她的腰捏碎。
“少爷,夫人她……”旁边的管家焦急的看着两人,刚忍不住想张嘴替杨婷馨求情,就被霍宴诚暴怒的扫了过来,立即又闭了嘴。
“夫人她,脚下有伤……”管家欲言又止的看着霍宴诚,随即又轻轻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说我要离开你!对!就是要离开你!”杨婷馨苍白了脸,紧紧的抿着唇。
她看着暴怒的他,极力挣扎着想逃离,
这四年来,她真的受够了。就为了一个李嫣然,他就怨她,恨她。不仅对她越来越冷淡和厌恶,还打着惩罚她的名义让她都见不到病重父亲的最后一面。
她处处忍让,为此夜夜难眠,也曾在心里劝自己说宴诚他终于有一天会明白自己苦心的。
可是到最后,是她错了。
她低估了李嫣然这个人在他心里的地位。
她,真的错了。
“你要离开?”大阳***上的青筋再次突突的跳动,霍宴诚掐在她腰间的手越收越紧,低头瞪着她的眼神仿若***一般的狠。
杨婷馨低下头不看她,抓着拐杖的手死死的握紧,指尖都发白变了色。
离开?她又何曾想离开?从此至终她都深爱着他,在此之前她也从没动过要离开的念头。
可一想到李嫣然的事情已经成了他心头上的一根刺,而且这根刺还随着时间的推移演变成了她和霍宴诚之间难以跨越的虹沟。无论她如何想要弥补,都于事无补的时候,她的心在这一刻,突然就冷了。
见杨婷馨不说话,霍宴诚也不开口。
他转过头看着周围来参加追悼会的众人都是神色各异的看着自己两人,顿时就冷冷的皱起了眉。
众人接收到他那带着寒气的眼神,上一秒还打着看戏的神态,刹时就不自在的缩了回去。全都自觉得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杨婷馨也不抬头看那些人,只是手上仍在试图***想掰开他禁锢在她腰上的手。
她脚上本就伤的严重,被他这么搂着根本站不稳。
霍宴诚倒也乖乖的松开了她,转身冷着脸示意一直站在两人身边不远的管家林叔过来:“林叔,你先送少夫人回去。”
杨婷馨猛的抬起头,愤怒的看着他:“我不回去!我要留下来!”
这是她爸爸的葬礼,她是他唯一的女儿。
她要亲手操办。要不然,她一生难安。
“回去!不要再违抗我!”霍宴诚又想发怒了,他冷冷的看了眼她高高肿起的脚踝和满脸的伤,眼中是不容置疑。
“霍宴诚,你凭什么命令我?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养的一条狗!”
杨婷馨也怒了,她红着眼跟他对视,胸膛急剧的起伏。只觉得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呵,至少狗都比你听话!”霍宴诚突然就笑了。他不屑的撇了她一眼,转身走到一旁的休息椅前坐下,一幅不想再开口的表情。
“好。我回去。”杨婷馨红了眼,哽咽又陌生的看着霍宴诚,心也一寸寸的冷了下去。
她再次抬起头深深的看了墙上挂着她爸爸杨浩的照片一眼,随即踉跄的转过身一瘸一拐的往门外走。

再度婚情老婆不许逃免费阅读

管家想过来扶她,但是被她拒绝了。身后霍宴诚的视线在她转身后就一直双眼锁定在了她身上。
见她一瘸一拐每走一步都疼的直吸冷气,脸也越来越苍白的样子。面色冷青着,放在身侧的两只手也越握越紧。
几次想都想起身抱她上车,但是到最后又生生忍住 了动作。
杨婷馨终于挪到了门口前,此时的她已经疼的一脸都是冷汗。可她却觉得脚上的伤再怎么痛,都不如此刻她心里的痛。
呵呵,她还不如一条狗!她还不如一条狗!
四年以来她倾心相对,真心付出,换来的却是这一句可笑的话。
既然这样,那她,放手吧,已经毫无意义的事又何必如此执着呢,自嘲的想着一切。
“霍总,”她突然停在门前,高高的昂着头,极力控制住自己的眼泪不流出来。
她开口叫了身后的霍宴诚一句,用的是尊称。
霍宴诚盯着她的背影,不说话,漆黑的双眸又有怒气在翻滚。
杨婷馨却知道他在听:“既然你说我不如一条狗。那么,请你答应,放我离开。”她扯着唇,苦苦的一笑。
终于,她还是说出来了,在她苦苦坚持了四年后的今天,她曾经以为她一辈子都不会说的话,她说出口了。
“……”霍宴诚没说话,也没说答应不答应。杨婷馨却***的查觉到周围的气氛越来越压抑,越来越冷了。
她置若罔闻,仍然没回头看他的意思:“呵,霍总既然不说话,那我就当霍总是答应了。我,会回去准备好离婚……”
“你说什么……”
然而她话里最后一个“书”字的语音还未说出口,下一秒她就突然觉得身后一股劲风袭来,夹带着霍宴诚忍无可忍的怒吼声,歇斯底里的样子:“杨婷馨,你再说一遍!离婚,你要和谁离婚!”
他怒吼着,一边大力的抽走杨婷馨手中的拐杖往门外一丢。杨婷馨陡然间失去了支撑的助力,顿时惊恐的啊一声就要往前栽倒。
下一刻,她就感觉自己被血红了眼的霍宴诚接扛在了肩上。
杨婷馨惊恐的胡乱挥着手,眼泪也夺眶而出。与此同时脚上的疼痛也痛彻心扉的袭来。
“霍宴诚,你放我下来!你疯了!”疼的眼泪流了一脸,杨婷馨也全然顾不上擦。她疯狂的用手去捶打霍宴诚,同样发了狠。
霍宴诚却无动于衷的让她打着,仍然阴郁着一张脸就这么扛着她大跨步出了门,往停车的方向走:“我不放!你给我回去想清楚了再跟我说这句话!”
径直奔到车子前,管家林叔着急的替两人打开车门,霍宴诚暴怒之下根本不顾及手上的力度,砰的一声重重的把杨婷馨甩在了车后座上。
杨婷馨的右脚狠狠的撞到了前排坐椅,她啊的一声差点没痛昏过去。
霍宴诚看也不看她疼的冷汗直流的脸,也坐在了她旁边砰的一声重重关上了门,冷声道:“去医院!”
“是!”
前排的司机明显的能感觉到霍宴诚此时的冰冷,那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恐惧无比的怒气,缩了缩脖子,心也跟着提心吊胆起来。也不敢废话,直接油门一踩恨不得把车开到飞起来。
听到“去医院”三个字时,杨婷馨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的波动。她低下头,却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她的伤口,因为此时确实很疼。
宾利车一路疾驰着,只是身在市区内,恰逢又是早高峰,等到了市第一医院时,已经过去了近二十分钟之后了。
杨婷馨的脚也肿的越来越厉害了,痛感一波接着一波袭来。脸上本来包扎好的伤经过刚刚一阵剧烈的撕扯,贴在上面的纱布也被扯了下来。
有丝丝缕缕的鲜血浸湿了纱布流出来,映衬着她煞白的脸色,显得她就像是被毁容似的恐怖。
看着她这样子,霍宴诚的眉皱的越发紧了。冷着脸将她抱下车,手上的动作却比刚才轻了很多。
一路上抱着她进了医院的大门,有护士急忙推着移动床来接。
他又把她轻轻放在了移动床上,这才冷着脸对身边赶来的医生说明情况“右脚脚踝扭伤,脸上被擦伤严重。”
“好的,请霍先生跟我们来。”医生点点头,急忙吩咐护士推着杨婷馨去拍片子检查。
杨婷馨没说话,一路都紧紧抿着唇沉默着,也不想回头去看他的样子。
霍宴诚小跑着跟在移动车的后边,边跑边掏出手机打电话给管家林叔:“林叔,你在杨家别墅守着,主持一下大局。我这边安排好了就赶回去。”
移动车上的杨婷馨身体微不可查的一顿,终于侧过头满满的恨意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便又转过了头不看他了。因为她这时她已将感觉到了一种厌恶,一种深深的厌恶。
到了X光室,一系列的拍片,拆开石膏又重新查看确认的流程下来,杨婷馨只觉得命都疼没了一半。
检查结果显示,她的脚骨裂了。需要打着石膏卧床静养一个月才能再下地行走。
等到一切都安顿好,她脸上的伤也重新上了药之后,时间都过去两小时了。
此刻的她安静的低着头半躺在床上,霍宴诚也沉默的坐在她床边,两人都没有主动开口说话。
气氛有些尴尬。
良久过后,杨婷馨终于怯怯的抬起头看向霍宴诚:“咳咳,那个……”
“叮铃铃……”
霍宴诚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杨婷馨眨眨眼,又闭上了嘴。
霍宴诚皱着眉掏出电话,漫不经心的低头撇了一眼来电显示,随即他身体一僵,片刻后又恢复了平静。
抬起头深深的看了一眼杨婷馨,霍宴诚什么也没说,拿着手机起身出了病房的门。
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缓缓关上的门,杨婷馨在这一瞬间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往上冲,心跳也仿佛到了嗓子眼。
在刚刚霍宴诚低头看来电显示的时候,她原本以为是林叔打来的,所以也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他的手机。
若她没看错的话,刚刚霍宴诚的来电显示上,赫然是李嫣然!
那个霍宴诚四年来打了无数遍都无人接通的号码。
她,来电话了!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再度婚情老婆不许逃小说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