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巴大佬的白月光(程楚顾渺)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本阅读

结巴大佬的白月光(程楚顾渺)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本阅读

导读:程楚顾渺小说结巴大佬的白月光,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结巴大佬的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高中时,程楚是很多男生心中的梦。顾渺隐在一片黑暗处,明知自己不配,心中的妄念却还是如野草般疯长。

小说介绍

程楚顾渺小说结巴大佬的白月光,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结巴大佬的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高中时,程楚是很多男生心中的梦。顾渺隐在一片黑暗处,明知自己不配,心中的妄念却还是如野草般疯长。他本以为,这终究是一场苦涩无望的暗恋。直到那个午后,明媚的阳光洒满教室,女孩站在他桌前,笑盈盈的问:“你愿意和我坐同桌吗?”

程楚顾渺小说简介

程楚一直以为自己和顾渺的婚姻会是貌合神离的商业联姻。直到车祸来临时,顾渺将自己死死地护在身下。
记忆的最后一刻,程楚听到他宛若诀别般的表白。
再次醒来,程楚回到了高中时代。
她发现,班里那个自闭寡言,说话结巴的男生,竟然就是自己的新婚丈夫,那个将来叱咤风云的商界大佬。
她想要好好补偿他。

结巴大佬的白月光全文阅读

赵姨做的早餐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
吃完早餐,程楚背上书包出了家门。
她就读的海市一中是全市排名第一的高中,能考进这所高中的同学要么是成绩格外优异,要么是拥有一些拔尖的特长。
而程楚恰好两样都占了。
她从四岁起就开始练钢琴,有天赋肯努力,几乎是所有教过她的老师给她的评价。
而从小到大,从幼儿组,少儿组,到少年组,她几乎囊获了每个年龄段的钢琴金奖。
生活好像对她格外宽容。
家境优越,相貌出众,成绩拔尖,她从小就过着众星捧月般的生活。
直到高三那年,哥哥出差办公,乘坐的飞机发生空难,机上无一生还,父母担心家族企业后继无人,要求她放弃音乐学校,转而学习商科。
程楚看着一夜白头的父母日益消瘦,只能点头答应。
她只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灵魂,像一个牵线木偶,顺着父母的意愿读书,毕业,结婚,继承家业。
最终以一种近乎荒唐的方式死去。
她觉得自己有无数的遗憾,哥哥的死亡,未完成的梦想,还有——
顾渺的死。
程楚自觉前世没有对不起谁,唯一对不起的,只有为了救她而失去生命的顾渺。
所以这一次,无论怎么她也要好好弥补。
海市的十一月还没入冬,并不寒冷,清晨的风带着股微暖意。
程楚慢悠悠地走在路上,沐浴着和煦的阳光,只觉得沉甸甸的心都被这阳光暖化。
她现在住的房子是考上一中之后,爸爸为了方便她上下学买的,离学校只有短短五分钟的路程。
穿过马路,便看见金色的正楷字“海市一中”。
程楚脚步轻快的走进校园,心里全是对于重生的喜悦和期待。
循着记忆,她沿着楼梯走上三楼,进了教室。
二班是重点班,班里大多数都是极其用功学习的人,距离早读课还要大概二十分钟,可大半个班都几乎坐满。
程楚是从后门***的,她脚步很轻,却还是被坐在最后一排的同学察觉。
那人转头一看,见是程楚,目光闪了闪,有些不确定地问:“程楚,你是有东西忘了拿?”
“啊?”程楚有些疑惑地眨眨眼,不明所以地望着他。
程楚有一双动人心魄的桃花眼,清凌凌的,像是春山中的小溪流。
被这样直勾勾地看着,余言的脸不由自主地升起些热意,他不自在地挠了挠头,小声说:“三班,在楼下啊。”
教室里静的仿佛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所以纵使余言用着气音说话,还是有几个坐在后排的人往后打量。
重生的喜悦来的太突然,像是天降大馅饼般砸得程楚找不着北,她一路光顾着高兴,丝毫没有注意,如今自己正因为生病缺考,而被“流放”到了三班。
以前的程楚也许会因为被调到普通班而心生沮丧,可现在她想到的只是,去到三班就可以离顾渺更近一点了。
她冲余言笑了笑,丝毫没有尴尬或是不悦,语气轻快:“谢啦,我忘记了。”
“不谢,不谢。”余言挠了挠头,他目光追随着程楚雀跃的背影,直到那身影消失在楼道里,才转回身。
楼梯里的人有些多,程楚贴着墙角,一步步地挪下楼。
到了三班门口,她才有些慢慢停下脚步。
和煦的朝阳撒进楼道,程楚站在一片阳光里,顺着窗户往里望。
教室里只三三两两坐着几个人,程楚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冰霜包裹,望着近在咫尺的热水,既渴望着靠近,又惧怕那热气将自己灼伤。
她双手攥着衣摆,嘴唇紧紧抿着,片刻之后,终究还是压抑不住心中的渴望般地开始寻找他的身影。
视线穿过第一排,第二排,最终停在了最后一排。
一瞬间,程楚激动地鼻尖一酸,心里抽搐般得颤了颤,眼底渐渐浮起了些热意。
视线有些模糊,她掩饰地抹了抹眼,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教室里洒满了金灿灿的阳光,他却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那个唯一阴暗的角落。
四周的同学正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什么。而他一个人低着头,盯着桌上的课本,时不时地抬手推一推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
忽然,他合上课本,拿起水杯起身。
清晨的风轻轻吹起程楚的长发,电光火石间,她猝不及防地撞上顾渺的视线。
也终于看到那双幽暗又深邃的,犹如茫茫黑夜般的眼。
她忽然想到那个雨夜,狭小幽闭的车里,他们感受着彼此的呼吸,而顾渺也是用这样一双眼睛看着她。
程楚的心忍不住颤动,她愣愣地看着他,心里的话哽在喉咙口,一句也说不出。
顾渺有一瞬间的怔忪,但很快,他就垂下眼,加快脚步地和她擦身而过。
程楚心里一空,升起些失落来。但她转念一想,这是她第一次来三班,顾渺肯定还不认识她,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
可她不知道的是,走向饮水机的顾渺,拿着杯子的手轻轻颤着,脚下像是着了火般慌乱。
到了饮水机前,他僵直着手拧开水龙头,杯盖都没打开就把水杯往水龙头下一杵,开水顺着杯盖飞溅开,他被烫得眉心一跳。
“嘶。”顾渺忍着疼将水龙头关了,走到旁边的洗手池旁冲了冲凉水,手上刺骨般的疼才消减了些。
正值早读前夕,教学楼里人挤着人,程楚正犹豫着要不要走进教室,远远地就看到三班的班主任向她走来。
“程楚,不是让你今天先去办公室找我,怎么等在教室门口了。”
程楚有些尴尬:“对不起啊,林老师,我忘记了。”
林月虽是三班的班主任,但高一时候教过程楚,所以对她很熟悉。
她一向喜欢这个学生,所以也没计较,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说:“没事,你先***吧,坐到左手边第二排那个空位子。”
有人被调到三班,自然三班里也有个人升到二班。那个第二排的位子,自然是原本属于那位好学生的。
但程楚在心里打着小算盘,她打量了一眼班级座位,有些小心翼翼地说:“老师,我能坐那个倒数第二排的空位吗,坐在第二排我怕挡到后面。”
程楚身材高挑,一米七二的个头,在女生里算很高的。
“行,那你去吧。”林月根本不知道程楚心里的小九九,很爽快的答应了。
程楚心里乐开了花,那个倒数第二排的空位子,正好在顾渺前面,这样以后接近他的机会就多了。
她从悄悄走进后门,明明放轻了步子,可一瞬间,整个班级的视线都集中在她身上。
喧闹的教室安静下来,只余窸窸窣窣的窃语声。
“卧槽,这次调来我们班的是程楚吗?”
“是她是她啊,刚刚站在班级门口好久了,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
“女神啊,我的妈啊,我好幸福。”
“她坐哪儿啊,应该是罗叶原来的位子吧。”
“我也想和女神坐同桌啊。”
众目睽睽之下,程楚从第一组穿过,直直地走向最后一排,最后在教室的最角落放下了书包。
新同桌是个大眼睛的女生,此刻睁着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直勾勾地看着她。
“嗨。”程楚侧头对她笑了笑。
新同桌傻兮兮地咧嘴笑:“嗨,我是罗茜茜。”
程楚心砰砰跳的飞快,她转过头,就看到了低头学习的顾渺。
教室的窗开着,外头微冷的风透进来,将他的额发吹起几缕。
他挺直的鼻梁上架着副黑框眼镜,衬得他本就冷白的皮肤衬得更加苍白。
程楚感觉自己的面部神经都因为紧张而抽搐,她深呼吸了两下,努力地露出个甜美的笑:“嗨,你好。”
听到她悦耳的声音,顾渺本就僵硬的身子此刻像石头一样,他攥着笔的手,***的指骨都微微泛白。
窗外透进几缕阳光,顾渺微微抬眼,就看到眼前的女孩笑盈盈地看着她。
少女莹白的皮肤在阳光下透着光,流光溢彩的桃花眼闪亮亮的,颊边的两个小酒窝仿佛缀上了又香又甜的糖粉。
顾渺觉得自己的心跳都漏了几拍,刚刚被开水烫到的指尖还泛着一丝涨涨的热,可那并不十分清晰的热仿佛在这一瞬间被放大无数倍。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被融化在这一个笑容里。
程楚只感觉自己的脸都快笑僵了,可眼前的少年却还是冷着一张脸,双眸淡漠的像是落满了寒冬的冰雪。
她有些泄气的垂下肩。
顾渺本就是个冷淡的人,对着算是陌生人的她,这样的态度也是情有可原。
班主任进了教室,班上的同学都正襟危坐,吴茜茜也好心的拍了拍她,示意她赶快坐好。
程楚耷拉着眼,正准备转回头,就听到顾渺有些低沉的声音。
“你,好。”
不知道为什么,他说话有几分奇异的停顿,像是一字一字蹦出来的。
可就是这么短短两个字,就让程楚乐了两节课。

结巴大佬的白月光免费阅读

接近顾渺的计划并没有想象中的容易。
整整一天,一到下课,程楚的书桌前就围满了人。
他们似乎对她有着无数的好奇,七拐八弯的问题几乎将她淹没。
想着还要和这些同学相处一年多,程楚耐着性子,一个个的回答着他们的问题。
是的,程楚已经单方面的选择要留在这个班级,不管之后是不是有机会回到重点班。
前世被“流放”到普通班,从小过得顺风顺水的她心里便攒了股气,认为从重点班到普通班是一种耻辱。
所以在这个班的两个月,她铆足了劲学习,在人际交往上并没怎么下心思。
这也导致了她和班上的人都不太熟悉。
斑驳遥远的记忆里,她回忆起了班长和几个特别活跃的同学,其他的人几乎都没什么印象。
但他们的热情,却让她心生温暖。
很快到了放学时间,最后一节课是自习课,下课铃一响,大家就一窝蜂似的冲出教室。
程楚本想回过头对顾渺说几句话,但班主任却直接把她叫到办公室。
办公室里只零星坐了几个老师。
班主任林月扶了扶眼镜,和蔼地问:“程楚啊,第一天来班级呆得怎么样?”
“挺好的。”程楚笑着点头:“同学们都对我很好。”
“那就好,叫你来也没什么事,就怕你在新班级不适应,也不早了,你快点回家吧。”林月实在是喜欢这个学生,之前高一教她时,就对她特别优待。
待程楚从办公室出来时,天空布满了绯红色的晚霞,轻柔的云彩层层叠叠,宛若童话世界。
兜里震动了两下,程楚打开手机,发现是赵姨的短信,她说自己的儿子生病了,能不能请两天的假。
程楚回了个好的,又问他儿子的病严不严重,需不需要帮忙。
赵姨感激的回了谢谢,说只是受了伤,需要人照顾,没有很严重。
校园里浮动着微冷的风,程楚一边走一边回着短信,等到结束对话,才发现已经到了学校门口。
此时天已经暗了下来,暖黄色的路灯洒满街道。
学校对面开着许多小吃店,各自亮着五颜六色的LED灯牌,让人看了头晕眼花。
在这一众“妖艳***”中,有一家店格外的引人注目。
它不像别家,恨不得将所有颜色都堆在招牌上,只是选了极其耀目的红色,反而格外引人注目。
程楚对这家店有印象,她记得高二时吃过一次,味道很好,但她后来再想去时,却发现这家店已经关了。
赵姨请了假,那么晚饭就得自己解决。程楚没有犹豫,步履轻快地迈进了这家店。
店里空荡荡的,大概是因为程楚出校门时已经很晚了,所以错过了饭点。
收银台前只有一个小伙懒洋洋地坐着,听见脚步声,才慢悠悠地放下手机。
他看到程楚,眼睛一亮,里面站了起来,态度也十分殷勤了:“同学,看看想吃什么?”
程楚看了看菜单:“三鲜米粉,加个煎蛋。”
小伙有些抱歉地挠挠头:“不好意思啊,今天煎蛋卖光了,要不你换个别的,我们家的卤豆腐也卖得很好的。”
程楚吃面习惯加煎蛋,对卤豆腐没什么兴趣。
“那算了,不用加了。”
小伙也没想再劝她,爽利地说:“好咧,你坐着等等,很快就好”
为了保持用餐区的清新空气,收银台和厨房只隔了个小窗,用来传送饭菜。
顾渺立在烟雾弥漫的厨房里,有一瞬间怀疑自己耳朵出现了问题。
要不然,他怎么可能在这听到她的声音。
他弯下身子,顺着小窗户往外望,就看到那个纤细的背影。
女孩抽了几张面纸,正小心翼翼地擦着桌子,她高高的马尾随着动作微微摆动,似是一下一下撩着顾渺的心。
真的是她!
顾渺冷淡的黑眸闪了闪,脚下像长了根似的一动不动。
厨房的蒸汽水雾为顾渺的眼镜罩上了一层朦胧,视线一片迷茫,他索性摘下眼睛,慢慢地朝小窗子靠近。
视线里忽然就出现了个泛着青皮的光头。
“一碗三鲜米粉,你刚刚听到了吧。”
顾渺这才回过神来,呆愣地回到灶台前,将粉煮进锅里,用长筷子来回搅动。
锅里的开水升腾,像小鱼般吐着泡泡。
顾渺纷乱的头脑逐渐清晰,他看着锅里的米粉,突然想到女孩的话。
她好像还说要加个煎蛋?
店里的煎蛋确实是已经卖光了,但下一条街边开着家便利店,里面应该有卖生鸡蛋。
他如果一来一回跑的快一点,应该来得及。
想到这,顾渺连身上的围裙也来不及摘,直接拉开厨房的后门,奔进茫茫夜色中。
夜晚的风浮动着,吹乱了顾渺的额发,他只觉得一颗心飘到了天上,踩在轻飘飘的云里。
他跑的飞快,一来一回,几分钟足矣。
回来时,甚至连收银小伙都没注意他出去了一趟。
锅里的粉煮的正是时候,顾渺将刚煎好的鸡蛋铺在粉上,按了按铃。
“诶,店里有蛋?你刚刚煎的?”小伙凑在小窗子前,疑惑道。
顾渺抿了抿唇,点头。
店里飘着浓郁的米粉香味。
“谢谢。”程楚从桌旁取出筷子,才低头看到碗里摆了个煎蛋,有些疑惑地问:“诶,不是说没有吗?”
小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后厨突然又有了,就现煎了个。”
一般粉店里的煎蛋都是事先煎好放在那,谁点了就取一个。
程楚拌了拌碗里的粉,笑着说:“那真是谢谢厨师了。”
店里空旷寂静,顾渺站在小窗后,清楚地听到她清脆悦耳的声音。
他手指微微一颤。
四周弥漫的白色雾气,一瞬间变成了一根根温暖的羽毛,一下又一下拂着他的脸颊。
那股带着温度的痒意好像传进了心底,让他的心不由自主地抖了抖。
店里只有程楚一位客人,顾渺就这样默默地站着,直到她付完钱,背上书包走出店外,才如梦初醒般的回过神来。
海市昼夜温差大,直到夜晚,这座城市才带上了冬天的寒冷。
一片漆黑里,顾渺躺在床上,出神地望着天花板,脑子里回荡着女孩的笑颜。
寒风顺着窗缝,微微钻进房间里,本就狭小的房间瞬间布满寒意。
可顾渺却觉得心中像燃起了火,烧得他四肢百骸都滚烫着。
暗恋程楚的一年两个月零三天,他终于堂堂正正地再一次和她说上了一句话,虽然只有短短两个字。
第一次见程楚,是在高一迎新晚会上,女孩坐在高高的三角钢琴后,微微低着头,悦耳的琴音顺着指尖缓缓流出。
她像是生来就带着光芒,只要静静地坐着,就能吸引所有人的眼光。
顾渺站在人群中望着,只觉得她像是夜晚的月亮,可望而不可及。
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注定不会有什么交集。
但却还是忍不住关注她的消息。他从别人的口中知道,她是音乐特招生,可成绩也十分优异,刚入校不到一个月,就有许多男生向她表白。
顾渺时常在走廊上看见她的身影,女孩的身边总是众星拱月般的围着一群人。他隐在暗处,甚至不敢开口和她说上一句话。
因为他是个结巴。
他并不是天生的结巴,初中前,虽然沉默寡言,但还是能顺畅的和人交流。
可就在一个平常的傍晚,楼道里飘着阵阵饭菜香,放学回家的顾渺站在家门前,却闻到一股浓重的***味。
他打开门,只看到父母倒在一片血泊中,早已失去了呼吸。
才上初中的他被吓得手脚颤抖,脑袋空白,连呼吸都变得困难,直到路过的邻居发现不对,才报了警。
警察很快抓住了犯罪的人,是一群入室抢劫的团伙,刚好撞上了顾渺父母,一番搏斗之中失手杀了人。
亲眼看到父母惨状的顾渺产生了心里阴影,一连半个月都没说一句话。
直到并不亲厚的舅舅将他接到家里,他才沙哑着嗓开口说话。
可说出来的句子却是断断续续的。
顾渺知道自己的心理阴影造成了说话障碍。他逃避般的把自己牢牢地缩在壳里,避免着和所有人说话。
本来稳居全校第一的他,成绩一落千丈,虽然最后还是勉强考上了海市一中,但却没能上重点班。
到了新学校,第一次自我介绍时,他一下暴露了自己结巴的毛病。
一片哄笑声中,顾渺只感到深深的绝望。
新班级的同学因为结巴而孤立他,时不时在背地里学着他讲话的模样,作为笑料。
小组合作时,那些人听着他讲话,总是不耐烦地皱眉催促,有时候干脆让他噤声,免得浪费时间。
在粉店打工的他被派到后厨,只因为那儿只用干活,不必他说话,浪费时间。
顾渺觉得自己被困在一个不见天日的悬崖底,孤魂野鬼一般游荡着。
他渴望又艳羡地遥望着那束闪闪发亮的光。
从未想到,有一天那束光会冲破层层叠叠的乌云,照进他那幽深空寂的崖底。
顾渺望着天空的皎亮的明月,只觉得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快乐

小编点评

结巴大佬的白月光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本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