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大佬的年轻继母(但相宜托坤)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穿成大佬的年轻继母(但相宜托坤)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穿成大佬的年轻继母全文免费阅读哪里可以看?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但相宜托坤的经历,段落欣赏:但相宜穿到一本书中,书中她的结局颇为悲惨。

小说介绍

穿成大佬的年轻继母全文免费阅读哪里可以看?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但相宜托坤的经历,段落欣赏:但相宜穿到一本书中,书中她的结局颇为悲惨。

小说介绍

但相宜穿到一本书中,书中她的结局颇为悲惨。国色天姿,被人称作红颜祸水。勾引继子,成为遭人唾弃、最终被赐死的炮灰。
她只想保住小命,做个能善终的背景板。
十三岁那年,但相宜捡回一个无母无家的小可怜,教他识字读书、弹琴吹笛,小可怜还掌握了做饭洗衣、劈材打鱼等等小技能。但相宜附带教他追求心上人的小贴士。
后来,但相宜成了大周的和亲公主,嫁与草原王,成为谢了顶的草原王的第五位王后。
她方才得知,当年捡回的小可怜是草原王的孩子。
名叫托坤的男子,智谋无双,骁勇善战,长大之后成了草原上新的王,一举收归草原上散落的族群,还灭了大周,一统天下。

穿成大佬的年轻继母全文阅读

约莫三个月的静养调理后,托坤身体基本恢复,能够自如行动。托坤提出想出门走走。
总把人关在家里也不是事儿,鲁云见外面的风声渐平,似是没有人再搜寻托坤的下落,遂答应了托坤的请求。
“等等。”鲁云叫住欲出门的托坤、但相宜二人,“于坤,你跟我来下。”
托坤跟着鲁云进了屋。
鲁云从抽屉里拿出一包青黛粉和一包石墨粉,在托坤脸上涂涂画画起来。
须臾,托坤俊挺的面容折损不少,变成一个脸色蜡黄、长着麻点的无盐小子。
“大叔,我现在不会走的。”托坤开口。
“我巴不得你早点走,这样我的一颗心才能真正放下去。”
相处这些时日,托坤知道,这个看起来不苟言笑的彪悍男人,其实心是不恶的。
“我有功夫傍身,出门在外,我会保护好阿宜的。”托坤抬脚迈步前又转头补充道。
“行啦,快去吧。”鲁云声有不耐地催促,嘴角却扬了起来。
这个时节,乌雉山上野果很多,还有不少野菌蘑菇。
托坤和但相宜一人背着一个竹篓,一齐往山上走去。
下过雨的山路,有些***湿滑。托坤从小径旁拾捡起一根长竹藤,他拽着一头,让但相宜拽着另一头。托坤牵引着但相宜,两人一前一后顺利上了山。
“这是清明果,脆甜脆甜的,我们摘些回去吧。”
两人走到一棵大树下,但相宜停住了脚步。
托坤抬首看去,一个个如拳头大小的青绿色的小果鲜亮可爱。他脚尖轻点树干,还没等但相宜反应过来,已经跃至了树杈上。
但相宜有些愕然,没想到在一起三个月的少年身手这般敏捷。
托坤看到但相宜征愣的表情,面上浮起一丝得意的笑。
“看傻了吗?快把花布铺开。”
但相宜忙把带来的花布摊开,花布长约八尺,宽约五尺。
托坤用竹竿敲打着清明果的枝桠,一个个绿色的小果纷纷坠下,齐齐掉入了花布当中。
一会儿功夫,花布上的清明果已经摞起了小山。
“好了,够了。”
托坤闻言当即收手,他一步跃至地面。
但相宜用花布将清明果包了起来。她常年跟着鲁云在山上游走,认识了不少菇类和菌类,还能分辨有没有毒。
她带着托坤朝着菌类易生的地方走去。一个大树底下,但相宜用锄头轻轻拨开丛丛杂草,一只伞状的蘑菇赫然出现。但相宜用锄头一挑,一个完整的蘑菇从土壤里拔出。
托坤学着但相宜的样子在附近寻找。两人不一会儿就拾捡了半篓子。
“那边有条小溪,我们去休息一下,顺便吃点东西。”
小溪水流潺潺,淙淙悦耳。清澈的小溪里,有快活自在的小鱼儿、光洁斑斓的鹅卵石和软软白白的细沙。
但相宜拿出两张用布包好的大饼,将其中一个递给托坤。
两人喝了几口溪水,把大饼吃完。
但相宜又洗了两个清明果,给了托坤一个。
两人吃完后,开始找寻名贵的中药材。这些中药材可以拿到镇上的药坊卖了换钱,从而补贴生活用度。家里现在多了一张嘴吃饭,生活比以前更显清贫。
采摘中药材也是鲁云教会但相宜的本事。因为才下过雨,时令又正正好,紫苏、玉葵、百合子、白起、鸟雀兰……通通都被但相宜收入囊中。
两人下了山,去往集镇。集镇上如今还算热闹,已经逐渐从那次劫掠中走了出来,慢慢恢复往日的生机活力。
但相宜和托坤直奔集镇上最大的药坊。掌柜认识但相宜。
“小公子,今日又有什么好货啊?”掌柜热情地招呼着。
但相宜将一个包裹小心翼翼拿出来,里面是她已经擦拭干净的药材。
掌柜凑上前去看,将药材一个个拿起来细瞧。
“不错,不错!”掌柜越看越心悦,药材的色泽、品相、饱满度、完整度俱是不错。
突然,一双大手从天而降止住了掌柜品鉴的动作。
掌柜不悦地抬起头来,入眼的是一个满脸麻点的臭小子。
“你是谁?想干什么?”
“走吧,哥哥,我看这掌柜不是诚心要买我们的药材,我不想卖了。”托坤边说边干脆地收拾包裹,一手拉起但相宜往外走去。
“别、别、别啊,我要买、要买啊!”掌柜忙不迭走上前去,拉住了托坤。
“给个价。”托坤甩开掌柜的手。
掌柜伸出一只手,晃着五根手指。
“少了。不卖。”
但相宜想,平日就是这个价呢。
掌柜又比了一个“七”。
“这样吧,这个数。”托坤比了一个“十”。
“哎呀,小公子,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啊。”
“那就不卖了。”
托坤又拉起但相宜往外走,一只脚已经出了药坊,只听耳边传来掌柜急切的声音:“我买,我买还不成吗?!”
托坤嘴角勾起愉悦的弧度,不过很快隐匿了下去,他转过身,将药材放在台子上,摊出一只手:“拿钱来。”
掌柜将一百吊铜板递了过去。
“得嘞,走啦!”
但相宜还处在收获颇丰的震惊之中。以前不论是她自己还是和鲁云一起来,他们都是速战速决,掌柜出多少他们就收多少。
在鲁云的认知当中,钱财并不重要,他也不习惯讨价还价。一开始药坊的掌柜还有点怵鲁云这个看起来凶悍的大个子,后来发现他其实很好糊弄,给的钱就慢慢少了。
没想到,这次来了个懂货的。
其实托坤并不懂货,他对药材可谓一窍不通,但是他在大周生活了一段时日,知道大周人做生意喜欢讨价还价。你越是摆着高姿态,人家可能就越上赶着要。
真是奇怪的大周人。
“你好厉害啊,于坤!”
以后来卖药材,都带着这小子。
看到但相宜眼里闪过的兴奋,托坤觉得还是很值的。
熙熙攘攘的集市上,贩卖着各种物件玩意,吆喝声、叫卖声不绝于耳。
两人左看看右看看。
“你想要什么?”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看向对方笑了。
这次托坤率先出声:“你买些布匹吧,让婶子给你做件新衣服。”
托坤见但相宜成日穿的就是那两三件已经洗出底色的衣物。家里唯一的一块新布料拿来给自己做衣服了。
“不了,你买双鞋吧。”托坤的脚如同他的个子一般,蹿蹿长得很快。眼看着这双鞋已经有点挤了。
两人你推我拒了片刻。
“算了,那就都买吧。”托坤直截了当,带着但相宜先去了布匹店,扯了些时兴的布料,男式女式的都有。
然后去鞋店买了一双马靴,托坤稍微买大了些尺寸,这样就能够多穿些时日。
两人还买了些糕点零嘴,准备回家。
回程的路上,迎面走来两个男子,皆是身形高大。
托坤暗道不好,怎么乌木合的人还在清风镇?
乌木合,就是***托坤坠崖的人,就是逼死托坤母亲的人。托坤跟乌木合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托坤捏紧一只拳头,下意识将但相宜护在身后。
不过,那两名男子并没有理会托坤,粗粗看了托坤一眼,就走了过去。
托坤一颗心放了下去。现在还不是动武的时候。他突然心生庆幸,出门的时候多亏鲁大叔给他乔装打扮了一番。
托坤加快了脚程,但相宜也跟着他加快步伐,两人赶在天黑之前回到家中。
“阿娘,舅舅,我们回来了。”
透过窗子,隐隐可见屋内莹莹烛火轻摇。齐安公主正在堂前烧饭,半扇门之隔,鲁云正在看书。男子偶尔会抬眼看一看忙前忙后的女子,然后轻轻一笑,接着看书。
但相宜看着手中满满当当的东西,又看向屋内静好的画面,只觉得心里被什么充溢得满满的,似是这几年未有的安宁感。
“***吧。”托坤看向但相宜。
“嗯。”
但相宜进了屋,将今日的收获说与齐安公主和鲁云听,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突然,脚步声、犬吠声以及随之而来的剧烈敲门声打破了屋内的温情,几人都皱起了眉头。
鲁云看向托坤,托坤似有所感,也看了过去,朝鲁云摇摇头。鲁云朝大家摆摆手,意思是让他们不要慌张和妄动,然后起身去开门。
屋外,几名官差气势汹汹,领头的那位颇有些不耐烦,未等鲁云招呼就走进院中。
鲁云一改往日的冷凝,他腆着笑脸:“几位官爷,不知莅临寒舍有什么吩咐?喝口茶水吧!”
领头的那位官差嫌恶地看了鲁云一眼,颐指气使道:“县衙的官银丢了,有人看见贼子往这边来了。给我搜!”
“诶,官爷,官爷,有话好说嘛!”
鲁云并未拦着,几位官差***房中哐当哐当地搜寻起来。
“他娘的。”官差骂骂咧咧,到处翻寻无果有些烦躁。
屋内,官差抬眼看见立在角落的齐安公主,眼里露出贪婪之色。
“婶子,你还杵在这里干什么?我已经被您传染了,就别再传给官爷了。”托坤立刻喊道。
齐安公主反应过来,假意捂着脸哭泣,跑去灶堂。
“官爷,对不住,我婶子得了麻风病。”
本来觊觎齐安公主美色的官差立刻止住了念头,他厌恶地摔着袖子,快速出了屋子,如避蛇蝎。
几位官差走了,院子又恢复宁静。
鲁云重重吐出一口气,脸上的笑意立刻敛去,仿佛压根不曾存在过,又回到了平日不苟言笑的样子。
“没事了。你们两个去收拾收拾睡觉吧。”鲁云又看向托坤补充道,“谢谢你,于坤。”
“大叔,不必谢我。”托坤浑不在意地挥挥手,和但相宜各自回了房。

穿成大佬的年轻继母免费阅读

接下来的几日,两人继续去乌雉山上采药,然后背到集市的药坊去卖。
但相宜买来的书都已经看过了,她想再去小书店淘些书。
“买新书吧!不要看那些旧书了。”托坤语气坚决。
“旧书便宜。而且只是其他人看过而已,我还没看过呢。”
托坤没有听但相宜的,他拉着但相宜去了集镇上最大的一家书肆。
书肆里,琳琅满目的新书分门别类地放着。看着就让人欢喜。但相宜心中雀跃,她开始拿起风物志类别的书翻看起来,又突然意识到托坤还在一旁,他不认识字,应该会很无聊。
但相宜抬起头歉然地看着托坤。
托坤明白她的意思:“你安心看吧,我去那边瞧瞧。”
说完便走到别的书架前左看看右看看,还询问起店小二。
但相宜低头认真翻起架上的书来。看着看着,她确实淘到了不少好书,这些新书带着新鲜的墨香,她已经许久不曾闻过了。
抱着几本书,但相宜开始寻找托坤的身影,见托坤正抱着一摞书往柜台走去。
但相宜走了上去,她很好奇,托坤拿的是什么书。她走上前一看,发现所有的书都与“兵”有关。《兵法三略》、《兵贵神速》、《用兵之道》……最让但相宜哭笑不得的,还有一本书居然叫做《兵卒与娇娘》,这是讲言情故事的话本子,还有些香艳的色彩。
“掌柜的,一共多少文钱?”托坤指着自己面前的书和但相宜面前的书。
掌柜拨打着算盘,很快得出结果。托坤付了钱,将书放在背匣里,出了书肆。
“怎么想的买这些兵书?”但相宜好奇地问。
“就想看看。”
托坤知道,中原文化博大精深,军事谋略凝聚了古往今来不少将帅的智慧。
“你想入伍吗?”但相宜又问。
两人对视,托坤没有说话。他不是想入伍,他是想要领兵打仗,将那些作乱的部落和人收拾得服服帖帖。
“是吧。”托坤说得含糊。
*
回到家后,托坤真地看起了买的那些书。
说是看,事实是但相宜给托坤念,她念的时候,对于听不懂的地方托坤会出声提问。但相宜就给他讲解。
“你怎么懂这么多?你念过书吗?”
“……我娘教我的。”
“婶子读过书?”
但相宜点头。她娘可是才貌俱佳的齐安公主。
“好厉害。”一个山村妇人居然念过书,难怪婶子看起来气度不凡,和寻常妇人不同。
除了那本《兵卒与娇娘》,其他的兵书但相宜都给托坤念了一遍。托坤觉得确是很有意思,那些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高妙,那些金戈铁马虎踞龙盘的魄力,都是他心之所向。
“你能不能教我认字?”托坤觉得不能总让但相宜念给他听,认得字的话可以习得更多的兵书。
“可以。”
两人没有提前置办,家里笔墨纸砚所剩无几。为了简省,两人以沙子为纸,以树枝为笔,一个人写,一个人学。
但相宜就以兵书作为识字课本。
托坤认得“兵”字,所以买的都是“兵”字头的书。除此之外,还认得“大”、“小”、“天”等简单的字,大部分的字托坤都不认识,包括他的名字“坤”也不会写。
但相宜从简单的教起,托坤跟着一笔一划地写。托坤脑子聪明,有的字但相宜教一遍他就会了,虽然写得歪歪扭扭,有点像蚯蚓爬。
官差那日上门搜寻之后,秦云特地到集镇上打听情况。县衙真的被窃取了五百两官银,贼子始终未被抓到。官银按理说应是层层严加把手,守卫之人还是千挑万选的练家子,却被偷盗,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过了几日,但相宜、托坤又去乌雉山采草药,他们想换钱置办笔墨纸砚。
草药都有一定的生长期,不管两人如果埋头苦干四处搜寻,量毕竟是有限的。越往后,收获也就明显减少。而且,不止他们二人在找寻草药换钱补贴家用。
一日,两人正在找寻草药,迎面走来一位背着竹篓的少女,她朝但相宜叫道:“阿宜哥哥。”
少女很瘦,衣服穿着松松垮垮的,感觉一阵风就能吹倒,秀气的脸上泛着菜色。她是隔壁王婶的女儿小翠。
“阿宜哥哥,你也是来采药的吧?”
“是的。小翠,你一个人来的吗?”
小翠点点头。
“你小心着些,现在世道不太平。”
“嗯,我知道。”
但相宜将自己刚采摘的野果和蘑菇分给小翠一些。
小翠推拒,但相宜硬塞给了她。
“谢谢阿宜哥哥。”
小翠是个可怜之人。她的父母不关心她,眼里只有她那个自私自利的哥哥,家里的苦活累活都是她做。
“没事的,小翠。”但相宜温声劝慰着。
“我们走吧,再不走就晚了。”但相宜身后响起一道声音。
小翠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身高颀长的少年交着手臂站着,神色有些不耐。
“对,小翠,我们还要去集镇上,你也不要弄得太晚了,早点回去。”
小翠点点头。
“你很关心她?”
“小翠挺可怜的,家里人都对她不好。你看她穿的衣服,都是她哥哥穿了不要的。”
“所以你是同情她?”
“是吧。”
女子地位本来就低,连家人的温暖都得不到,如同做牛做马一般,着实悲惨了点。
托坤看到但相宜有些凄然的神色,没再作声。
两人将采来的草药换了钱,买了些文房四宝。
文房四宝的品质远不及但相宜幼时所用,但是但相宜并不挑,她又给母亲齐安公主多买了些颜料。齐安公主已经有些时日没有作画了。
“哎哟,这小子长得可真水灵。”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怪声怪气地叫到。
男子刚从小倌馆里出来,没想到出来就碰到一个比小倌馆的那些小家伙还招人稀罕的,他第一次在清风县见到如此好看的少年。
男子身后跟着的家丁立刻明白了主子的意思,显然是时常为之,他们上前拦住了但相宜的去路。
托坤察觉到事情不妙,他一步向前,将但相宜护在身后,厉声喝道:“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我们主子看上这位小兄弟了。”其中一个家丁 一脸坏笑。
肥头大耳的男子慢慢走上前,他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朝托坤伸了过去。
“怎么样,能不能让个路?”
托坤挡住了男子的视线,男子只能看到但相宜的衣角。
托坤一只手拿起那锭金子,用手掂量了一下。男子露出轻蔑的笑容。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儿。如果不行,那就再多加点,总能让人满意。
男子的嘴还未完全咧开,一个物体砸向了他的脑门,男子痛苦地嗷了一声,表情扭曲起来,直直倒了下去,不省人事。他的脑门上,赫然嵌着那枚灿灿发光的金子。
“你干什么?居然敢动我家主子?你知道我家主子是谁吗?”
“怎么?疯狗我还动不得?”
“你……”
两个家丁朝托坤猛地扑了上来。他们身上持有短棍,使了全力朝托坤的脑袋挥去。
“小心。”但相宜叫道。
只见托坤不费吹灰之力将其中一名家丁的脖子圈住,让他有力无处施展,同时将另外一名家丁的短棍握住,借力将他甩到了地面上,并将一只脚狠狠踩在了他的胸口上。
托坤再稍一加力,两个家丁都晕厥过去。
“走吧。”托坤拍了拍手,朝身后的但相宜说道。
“你没事儿吧?”但相宜看到两个家丁出手凶厉。
“都是些假把式,连三脚猫功夫都算不上。”托坤很是不屑,他转头看了看但相宜 。少年的肤色很白,在阳光下愈发透亮。眼神明亮纯澈,如迷失山林的小鹿。
“你有空关心别人,还不如多担心担心你自己。”托坤蓦地吐出一句。
“啊?”但相宜不解。
“我劝你学些防身招数,再不济,长点力气也好。”
“……嗯。”但相宜漫声应着,可惜自己确实不是学武的材料啊。
回到村里,王婶正在自家门口坐着,她前面放着一个小簸箕 ,她正从簸箕里拿着什么东西往嘴巴里送。
仔细一瞧,原来是但相宜上次给小翠的野果子晒成的野果干。
“王婶。”但相宜打着招呼。
“阿宜回来了。”王婶嚼着果干看向但相宜他们,她的眼神朝托坤身上打量。 “阿宜,这是谁啊?”
托坤不愉地回视。
“这是我远房弟弟。”
“哦。”王婶拖长语调。个子倒是挺高,模样却是丑得可以。
这样一看,但相宜真是模样不错,跟翠儿也算配得上。
王婶心觉满意:“阿宜,上次小翠拿回来的菇子果子都是你给的?”
“是的,婶子。”
“你可真是个好孩子,对小翠也针是挺好。”
“不客气,王婶,都是邻居。”
托坤拉了拉但相宜的袖子,示意她快些走。
但相宜朝王婶笑笑,朝自家院子走去。
王婶看着但相宜的背影,有了思量。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