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萧昆仑)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巫蛊(萧昆仑)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萧昆仑小说————巫蛊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九道泉水所著,讲述了我出生在蛊文化盛行之地。这里有各种蛊毒的传言,有人利用蛊虫发财,也有人利用蛊虫杀人。而师父为了救我,

小说介绍

萧昆仑小说————巫蛊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九道泉水所著,讲述了我出生在蛊文化盛行之地。这里有各种蛊毒的传言,有人利用蛊虫发财,也有人利用蛊虫杀人。而师父为了救我,

萧昆仑内容介绍

我的一生,和蛊分不开。
我出生在大风洞乡罗家村,一个蛊文化盛行之地。这里有各种蛊毒的传言,有人利用蛊虫发财,也有人利用蛊虫杀人。
在这里,没有一个人比我更招大家讨厌。但凡能做的坏事,我都做了。
他们骂我野种,没人教,我从不反驳。
因为从我记事开始,我就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没人告诉我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

巫蛊全文阅读

我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吃饱饭,和吃饱饭相比,挨骂和毒打都算不上什么。
在我看来,世上最难忍受的事情,就是饿肚子。
水中游的鱼,稻田里的蚂蚱、泥鳅和黄鳝,山中跑的山鼠,林中飞的小鸟,我都想办法弄来吃。
甚至山中的毒蛇,我也吃了不少。饿极了,黑蜈蚣也我被烤着吃。
还记得那天,我肚子饿极了,跑到山上抓蛇吃。
结果我一不小心从斜坡上滚了下来,落到了一处蛇窟边上。
当时有三条颜色各异的毒蛇猛地扑咬过来,我连忙用右手一挡。
就在我快晕死之前,斜坡上传来了石头敲击的声音,那神奇的声音竟然赶走了三条毒蛇。
是师父及时出现,把我救回了庙里。
被毒蛇咬了后,我全身开始发热,开始出现各种幻象,感觉有无数条毒蛇缠在我身上,痛不欲生。
师父衣不解带,花了三天三夜的时间,用了各种办法,才救回了我的性命。而我的右手上,也多了三道咬痕。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师父眼睛布满血丝,感叹道:能从三色毒蛇蛇***下来,是蛊神保佑你啊。
后来我才知道,我撞见的蓝、红、白三色毒蛇,是侗族人制作三尸蛇蛊的最佳材料。其毒性之强,言语难以形容。
总之,被三色毒蛇咬过的人,一千人里,也没有一个能够活下来。
而我,恰好是一个例外,属于万中无一。
师父问我,你这么小,怎么跑到山上来抓蛇呢,你爸妈呢。
我躺在床上,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泪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我不知道父母是谁,大风洞罗家村的人,都骂我野种。我要不是肚子饿得太厉害,找不到东西吃,我也不会进山抓蛇。
师父好像知道了我的苦衷,伸手拍拍我额头,柔声道:“从今以后,你就跟我住在庙里。有我一口吃,就不会让你饿肚子。”
我与师父一起生活的庙宇,叫做蛊神庙。
蛊神庙里有一尊***的神像,听师父讲,这里供奉着方圆百里最厉害的神灵。
在我被三色蛇围攻过之后,足足喝了三个月草药,才算完全解除毒性,只是手臂的咬痕永远也去不掉了。
在我看来,师父是个能人。除了可以解答困惑、解蛇毒之外,他还在庙后面开垦出一片荒地,种上各种瓜果蔬菜,当做我们的菜园子。
在菜园子边上,师父修了一间木屋。有一年春天,师父弄了一些黑色蜈蚣和金尾黑蝎子回来,在木屋子养着它们。
起初我还有些畏惧,时间久了,也习惯了。
在我孤单的童年里,它们陪伴着我。
师父把大个的蜈蚣和蝎子晒干,便可以当做药材卖给收药材的商人。
师父拿着一只尾巴微微泛金蝎子道:“昆仑,这尾金蝎子,你别看它毒性很强,被蛰一口,有可能性命不保。但是当做药材之后,却可以用来治病救人。关键,要看我们怎么利用这金蝎子。”
我那时候还小,不懂什么大道理,只是瞪大眼珠子看着师父,又看了一眼蝎子干,流出了口水,道:“师父,等把这批药材卖掉了,你割点肉回来,我好多天都没有吃肉了,我想吃肉。”

萧昆仑免费阅读

在我眼中,蝎子干毒不毒不要紧,能换来猪肉就可以了。
师父愣了一下,伸手拍了我脑袋,骂道:“小狗崽,师父跟你讲道理就好好听着。以后怕是听不了......”
师父直叹气,不过晚饭的时候,餐桌便多了一盘红烧肉。
师父的出现,让我终于有了家的感觉。
后来,师父去罗家村打听了我的身世,村子里的人说我是“野种”,不知道我阿爸是哪个野男人。我阿妈在我还没能记事的时候,便离开了罗家村。
在他们口中,我阿妈是个恶毒的女子,是最可怕的怨灵,把灾祸带回罗家村。
师父怒喝了那些说风凉话的人,警告他们,若谁把话传到我的耳中,他就不客气了。
在其后的两年时间里,我跟着师父一起,学会了辨别山中的毒蛇,毒蜘蛛,毒蜈蚣,以及毒蝎子,毒青蛙,还有各种各样的甲虫,甚至坟堆出现的尸虫。
黔东南山区绵延,与湖南、云南接壤,林中虫子种类繁多,这里成为我冒险的乐园。师父熟知各种毒虫的习性,又告诉我山中的哪些草药,是可以解毒的。
我记性好,再加上胆子大,师父所教的,我很快就学会了。
“等你再大一些!”师父说,“我就教你更厉害的本领!你是万中无一的少年,应该掌握更厉害的本领。”
我眨动眼睛,心中暗想道,更厉害的本领,会是什么呢?
我真想快点长大啊。
到了我八岁的时候,师父准备了半扇猪肉,还有两斤上好的烟丝,把我送到一间学校,嘱咐我好好读书。
这所学校,除了罗家村的孩子,还有临近的侗寨和苗寨的孩子。
罗家村的孩子把我当成瘟神,倒是侗寨和苗寨的小孩子,和我打成了一片。
到我十三岁,五年级那年的秋天。
罗家村的罗锤忽然警告我:“萧昆仑,你离田小圆远一点。你是野种,配不上罗小圆这样的咪彩。”
咪彩,在苗语中是***的意思。
我瞪大眼睛看着罗锤,道:“你再说一遍,谁是野种?”
罗锤叫道:“村里人都说,你阿妈在外面偷男人,又被人抛弃,才回罗家村生下你。我们罗家村都姓罗,只有你一人姓萧......你就是野种!我妈还说了,你娘不死心,让你随了你阿爸的姓氏!盼着他回心转意,真是贱人一个!”
这些年来,我从未受过这样的耻辱,眼睛充血,一股怒气涌上来。我上前一巴掌打在罗锤的脸上。
罗锤后退几步,又大声叫道:“你娘回来后,你外公外婆都被克死了。她是恶毒邪灵,你是邪灵之后......”
这话在教室回荡,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我不畏毒蛇,不怕毒虫,今日却被一个贼小子如此欺负。我整个人都要气炸,一股强烈的怨念从心底涌上来。
我上前一把掐住罗锤脖子,把他抵在教室后面的墙壁。我双手力气莫名变大,一向健壮的罗锤被我掐得不能动弹,眼珠子泛白。
“萧昆仑!你赶紧松手!”围观的同学不少,只有田小圆冲了上前,她要想扒开我双手。

小编推荐理由

巫蛊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