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哭着要上吊(凤逑夜郤)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魔尊哭着要上吊(凤逑夜郤)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凤逑夜郤小说————魔尊哭着要上吊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八千楚翘所著,讲述了凤逑成熟稳重的心上人变得不正常后,本就不算甜腻的感情更是雪上加霜。凤逑:“你忘了吗?我们的关系好到能

小说介绍

凤逑夜郤小说————魔尊哭着要上吊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八千楚翘所著,讲述了凤逑成熟稳重的心上人变得不正常后,本就不算甜腻的感情更是雪上加霜。凤逑:“你忘了吗?我们的关系好到能

凤逑夜郤内容介绍

正是雨后初晴,湿漉漉的空气被晒得膨胀,鸟雀啾啾,吵闹着跳来跳去,空气中散着暖暖的甜香,入眼干净亮堂。
午后的阳光翻滚进屋内,跳到俊朗少年白净的脸上。
凤逑懒洋洋地往下缩了缩,避开光,躺在软椅上看话本子。修长的手指不时从月白色的衣衫探出来,翻了页书,又缩了回去。
他成熟稳重的心上人,也就是魔尊夜郤,在洗碗。
分工合理,其乐融融。

魔尊哭着要上吊凤逑夜郤全文阅读

正看到有趣处,听到夜郤叫自己的名字,凤逑头也没抬,随口应了一声。
“你好大的胆子。”
凤逑翻了页书,声音懒洋洋的:“怎么了?好好洗碗。”
夜郤的声音明显顿了一下,道:“你竟让本尊洗碗?”
……不是你自己要洗碗的?拦都拦不住。凤逑在心里吐槽,嘴上道:“下次我洗。”
空气中静了静,半天才有回应:“别说这么亲密的话。”
凤逑被逗笑,总算放下小话本,抬起头看他。
身着黑衣之人五官深邃,称得上无可挑剔,看多少遍都觉得赏心悦目。凤逑慢悠悠地走过去,道:“饭也是你做的。”
夜郤闻言,话都说不出了:“你——”
夜郤在他面前一直是四平八稳的样子,挑不出错,更没有什么缺点,堪称完美。凤逑难得见他这样,来了兴致。
“在玩什么?”凤逑问了一句,又肆无忌惮地凑近,眼里含笑,“嗯?”
夜郤不自然地和他拉开距离,侧过视线:“别太轻佻。”
凤逑勾起手指,挑了挑他的衣襟。
夜郤脸色一变,快速捏住他手腕,又像被烫到一样,松开手,道:“莫要放肆。”
凤逑终于察觉有一点不对劲,试探地叫了一声:“夜郤?”
夜郤耳垂一红,后退了一步,没有回答。
凤逑抬手捉住他手腕,试探他的气息。
夜郤一僵,缩回手,扔了句:“放肆。”然后生气地消失了。
只留下凤逑愣在原地,怀疑他是不是洗碗洗傻了。
此时,苍灵山魔宫,空气凝固至冰点。一群魔物被捉住聚众打牌,惶恐地低着脑袋,大气也不敢出一个。
……尊上不是在乘虚幻境和心上人腻歪么?怎么突然回来了?
“尊上。”宁闪闪主动站了出来。此人人如其名,品味特别闪,恨不得把天下所有的珠宝都穿在身上。
夜郤不在时,他负责魔宫事务,算是魔宫的二把手。
夜郤声音淡漠:“九头怪蛇怎么样了?”
宁闪闪愣了一下,斟酌一下措辞,道:“还可以,没再兴风作浪。”
“嗯,”夜郤淡淡道,“明日出战伏魔山。”
宁闪闪一脸震惊,欲言又止:“那个——”
夜郤看了他一眼:“有意见?”
宁闪闪立刻道:“没有,属下遵命。”
夜郤拂袖离开。
待他走后,大家围在一起窃窃私语:“尊上怎么突然回来了?舍得夫人吗?”
“我怎么感觉尊上有些不对劲?”
“为何又战伏魔山?伏魔山不是都打过三遍了么?”
“我前几日过去看了看,上面只剩下枯草了。”
……
苍灵山巍峨壮大,魔宫低调地隐在山间。宫殿外头是一大片空地,一群小萝卜怪闹闹腾腾地跳来跳去。
它们长得白萝卜模样,白白胖胖,体型短而圆润,平日就守在宫殿外头,拿着小钢叉横行霸道,见人就戳,十分蛮横不讲理。
此刻不知从哪儿搞来了胭脂水粉,正在互相化妆,把自己画得惨不忍睹。
凤逑不想招惹那群头疼的小家伙,努力降低存在感。
但还是被一只化妆化到一半的小萝卜怪看到了。它拿着小镜子冲过来,张着刚画好的血盆大口。
……实在是太丑了,凤逑忍不住蹲下,把它的大红唇改成樱桃小嘴。
那只萝卜怪照了照镜子,被自己的美貌惊呆了,久久回不过神来。
连凤逑溜***都没发现。
魔宫里那群人围在一起写聚众打牌的检讨,看到凤逑来了,争先恐后地跟他打招呼。
凤逑颔首,道:“夜郤在么?”
宁闪闪热情地指了指房间:“尊上刚回来。”
凤逑问:“可有什么不对劲?”
宁闪闪心想夫人真是神算,道:“尊上刚才说出征伏魔山。”
凤逑:“……”
凤逑头疼,道:“夜郤最近有什么动静都汇报给我。”
宁闪闪:“是。”
房间里,夜郤在思考人生,想到凤逑摸了自己手腕,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刚才本尊为何会在他房间?
莫非是暗恋他的事情被发现了?
这可如何是好?
夜郤抬眼,看到了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凤逑,心里一蹬,他一定看到了本尊认真思索眉头微蹙的酷帅模样。
凤逑:“……”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表情瞬息万变做什么呢?
夜郤面无表情:“你怎么来了?”
凤逑不语,坦然自若地走进房间,顺手关好门。
夜郤注意到他关门的动作,掩住内心的慌张,道:“何事?”
凤逑抬手捏住他的手腕。
夜郤一僵:“放肆——”
心脉很稳,并无异常。凤逑抬手摸他的胸口。
夜郤更僵了。
狡猾的小凤凰想对本尊做些什么?
独处一室,还能做什么?是本尊大意了。夜郤认命般闭上眼睛。
气息极稳,并无异常,只是心跳有些快。凤逑抬眼,忍不住道:“眼睛睁开。”
夜郤睁开眼,屈辱地看着他。
凤逑忍不住道:“夜郤,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夜郤冷笑一声。
“好好的怎么回事?”凤逑问道,“可有哪里不***?”
夜郤不语,生怕他发现自己心跳很快。
凤逑无奈,彻底放弃从他口中听到答案,道:“……好吧,你先乖乖待在魔宫,别四处乱跑,我明日过来找你。”
为何他明日还来见本尊?莫非心悦本尊?
自信点,把莫非去掉。

魔尊哭着要上吊凤逑夜郤免费阅读

夜郤淡淡道:“明日没空,本尊要去伏魔山。”
凤逑差点被逗笑:“……伏魔山是吗?我现在带你去。”
伏魔山荒废已久,放眼望去光秃秃,一阵风吹过,没半点声响,可见有多荒凉。
夜郤心道,原来有人早自己一步降服了它,也不知是何人如此厉害。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我告诉你它在哪儿。”凤逑带他去了无尽深渊。
九头怪蛇被困在这里多年,整条蛇都结网了,早已看破红尘,成日吟诗作对,小日子过得挺不错。
此时看到他俩,有些诧异。
夜郤道:“小心。”
我都这样了还小心什么小心?九头怪蛇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声音颤抖:“你们过来干什么?”
凤逑友好道:“没什么,过来看看你。”
九头怪蛇被气哭。我西山小萌蛇有什么错,凭什么要受此羞辱?
凤逑扔了句“好好修养”,带着夜郤离开此处,问:“你现在有何感想?”
原来小凤凰已经收服了怪物,并把它关了起来。
不愧是他,比本尊厉害。夜郤看了凤逑一眼,内心有些隐隐的自卑。
“走吧,”凤逑边说边往前走,“跟我去南溟仙岛。”
夜郤抬眼看他:“为何?”
凤逑道:“自然是带你去看我师尊。”
见家长?夜郤顿住脚步,内心慌张,语气极力装作波澜不惊:“你究竟对本尊有何企图?”
凤逑:“……”
“你没有感觉自己不对劲么?”凤逑直接拉住他的手,“带你去看病。”
夜郤僵僵地把手缩了回来,不让碰:“不要总是动手动脚。”
凤逑没有注意到他有些发红的耳垂,道:“那你先回去呆着,别乱跑。”
夜郤不说话。
凤逑凑近:“听到了没?”
“你冒犯到我了,”夜郤和他拉开距离,很洁身自好,“本尊从未和人呆这么近。”
凤逑:“……”
凤逑凶巴巴道:“回去等我,别四处乱跑,听到了没有?”
“哦。”夜郤挥挥袖子,离开了。
凤逑独自去南溟仙岛找师尊,却被告知师尊不在,和师叔们出去云游了。
凤逑:“……”
凤逑耐着性子:“那我在这里等他。”
门童道:“真人说,若是您有事找他,让您先回去,如果您执意不走,把这个交给您。”说着递过一个锦囊。
凤逑眼睛一亮,如同看到救星,道:“多谢。”
他打开锦囊,里头是一个小纸条,上面写着:找不到我急不急?气不气?
最后还画了个鬼脸。
凤逑:“……”
凤逑又绕去藏清渊找他师兄,结果师兄也不在,听说是和心上人吵架了,气得吐着血跑了。
凤逑:“……”一个个的,怎么回事?
不得已,先回自己住的地方。
乘虚幻境门口的竹灯发着微弱的红光,食魔草听到响动,慢慢伸出藤蔓,生长壮大,看到来人是凤逑,又缩了回去。
凤逑一踏进门,一群扑棱蛾子热情地飞了过来。
……凤逑住的乘虚幻境有很多飞蛾。因为不知道哪个脑子有坑的神秘人在门口放了一大麻袋毛毛虫。
他一向以和为贵,想破脑袋也没想到和谁有如此深仇大恨。
凤逑抬手,面无表情道:“小可爱。”
话音刚落,手里出现了一把两米长的大刀,杀气腾腾,泛着红光。
扑棱蛾子吓得全飞走了。
凤逑的手险些断掉,道:“你好重。”
小可爱嚣张地发着红光。
“好了,”凤逑弹了它一下,随意地把刀往后一甩,“吓唬吓唬就行了。”
凤逑懒洋洋扛着刀往前走,过了会儿,累得拖着小破刀,又过了会儿,道:“……大哥你自己飞可以吗?”
小可爱生气地跟在他身后飞。
有用我是小可爱,没用我就是小破刀和大哥。
小可爱气到生锈,飘回自己铺着软绸缎的大盒子里睡觉了。
夜郤这几日一直和自己待在一起,没去别的地方,也没任何异常,怎么突然这样?
气息和心脉并无异常。
就是记忆略显混乱,性格也让人有些……小小的招架不住。
凤逑翻了个身,睡不着。
他们在一起有三余月,朝夕相处,凤逑懵懵懂懂不会谈恋爱,再加上夜郤看上去很会的样子,便放心地跟着夜郤的节奏。所以他俩的相处模式十分奇怪,像是在一起多年的老夫老妻。
夜郤这个人,怎么说呢?
过于克制,连亲吻都只是轻轻碰一下额头,一触即分,搞得他挠心挠肺,又不好主动索吻。
严肃正板,思想成熟,看的书在自己看来都是很枯燥无聊的那种。
出门能打怪,在家会做饭。
性格稳重,不是那种喜欢吃醋的人,更不是什么黏黏糊糊的恋爱脑。
凤逑随手一招,没想到招来了只扑棱蛾子,沉默半晌,认命般吩咐道:“去看看夜郤现状如何。”
过了会儿,扑棱蛾子回来告诉他,夜郤在房间里练字。
“嗯。”凤逑松了口气,躺在软椅上闭目养神。
魔宫房间里,夜郤在挑灯写日记:
今日本尊竟然见到了那只小凤凰。
他凶我了。
声音竟有些说不出来的好听。
小凤凰是不是在关心我?
不,不会,不要多想。
为何我总是忍不住想他?
呵,该死的小凤凰。

小编推荐理由

魔尊哭着要上吊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