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盈)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盈)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盈小说————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省略号挪挪所著,讲述了意外穿进江湖,成了武林盟主之女,且意识到自己身体病弱不会武功的时候,宫盈的内心是崩溃的。直到她发现,

小说介绍

盈小说————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省略号挪挪所著,讲述了意外穿进江湖,成了武林盟主之女,且意识到自己身体病弱不会武功的时候,宫盈的内心是崩溃的。直到她发现,

盈内容介绍

第一章
【世界正在生成】
【您已载入世界】
【当前身份:武林盟主之女】
【当前属性:体弱多病】

盈全文阅读

【初始道具:20格背包一个,***一瓶,生锈的匕首一把,易容丹三枚。】
宫盈觉得有些不对劲。
原因是她好像被绑在了墙上。
但是具体哪儿不对劲,以她现在混沌成天地初开的大脑,以及只见进气不见出气的孱弱身子,似乎又很难想明白。
起初是点点星火,继而是亮到灼眼的光,等眼前皆成一片白茫茫的时候,四周的光亮便猛地被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所覆盖住了。
身体仿佛被缓缓流动的***包裹住了,动弹不了,更没法分清楚此刻的处境。眼前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感受到四肢似是被悬了千斤顶的四肢,沉重得可怕。
不仅身体是如此,大脑更是这般,像是回到了天地初开之时,混浊不堪。
这是一个看着十分阴森的地牢,空气不流通,光线很黑暗,又湿又冷。
她垂眸,发现自己穿着身单薄的白色长裙,腰腹有浅淡的血迹和灰尘。
她只是在自家松软大床上睡了一觉,谁能告诉她,为什么睁眼就来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
牢门外站着个看守的年轻古装女子,她对被绑在墙上的宫盈视若无睹,视线偶尔扫过来,也只是冷漠警觉地瞥一眼,接着便很快移开。
睁眼闭眼数次,周围的场景也没有变换过。
其他问题都还好,就是饥饿感越来越明显。
宫盈迟钝反应过来,哦,她穿越了。
穿越原因目前还不知道,但是穿越的地点,很明显并不太友好。
过了不知道多久,地牢门终于被打开,年轻古装女子带着个打扮得***的中年妇人走了进来。
妇人声音森冷:“还是没问出南音图的下落吗?”
“回、回桃夫人的话,她……她晕了好几次,什么话都没说。”看守的年轻女子声音紧跟其后。
毫无疑问,这俩人口中的“她”指的就是宫盈了。
那边桃夫人还在念佛一般叽里呱啦,宫盈的脑袋里突然出现了一串冷漠的机械电子音。
【尊敬的玩家您好,你叫宫盈,是现任武林盟主之女。】
【魔教少主尹息化名尹溪,十三岁时成为了你的义兄,十八岁时同你定婚,十九岁时带着魔教教众围攻你的父亲,并将你掳入宫中。】
【他们都想要从你口中问出武林至宝‘南音图’的下落。】
【当然,您并不知道南音图在哪里。】
宫盈:“……”
这声音像极了游戏里面的电子提示音。
所以……这难道是游戏世界?她穿进游戏了?
【尊敬的玩家您好,这是真实世界,死亡也代表着真正的死亡。】
……行吧再见。
等她找到机会了就一头撞死在这里,说不定死完能回去。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那桃夫人站在对面半天,说得口干舌燥,见宫盈自始至终没什么反应,大概有点羞恼,忽地若鬼魅般近了宫盈的身,抬臂,干枯的手掐上了后者的脖颈。
女子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尹少主马上就要回来了……”
桃夫人眼尾一挑,声音柔滑:“少主?那小子算什么少主?”
尖锐的指甲嵌入皮肤,生疼,宫盈的身体颤了一颤。
她因为难受而仰高脑袋,张了张口,想要说话,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努力张口,声音沙哑:“啊,啊……”
桃夫人一怔,反应过来后,冷冷一笑:“还是不……”
话未说完,她便感受到了股异样。
女子匆匆:“少主……”
站在牢门旁的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黑发青年,他身材颀长,面容精致,生得如画般好看,气质却偏阴冷,像是常年生活在暗不见光的潮湿地带,眉目间浮着难以忽略的戾气。
大概是来得比较匆忙,青年的额前的发丝略显凌乱,可站在木门旁的模样,却又像是入定的老僧,只用漆黑的眸子沉沉地盯着里面,什么话都没有说。
桃夫人受了惊吓,抽离的时候,指甲从宫盈脸侧刮过,刮出了道浅浅的口子。
“你怎么这……”
前者还未察觉,尹息的神色瞬时就变了:“出去。”
桃夫人收了口气,面皮紧紧绷起,眸里瞬息万变。
宫盈观望了半天,只明白过来一个事实:那就是,拷问她的人从女的变成了男的。
桃夫人磨蹭了半天,不甘不愿离开。
俩人气场极其相像,反正一眼就能看出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过,这个叫尹息的男子要稍微安静点,没那么多话,进来后就沉默站在宫盈不远处,看着她。
什么话都不说,就这么看着。
进这个地方没受什么刑,但拜体质所赐,她这会儿胸口沉闷,浑身发软,被尹息看佛像一样盯着看了半天后,喉间居然涌上股甜味。
隔了好一会儿,尹息终于开口:“你……”
宫盈再也忍不住,喷出口血来。
站在正对面的尹息,就是反应再快,也染上了些血污,他神情微僵,身体愣在原地,视线望向宫盈的时候,面色黑成了锅底。
她起初还有些担心,但是吐都吐了,总不能让她***回去吧……
学会了破罐子破摔以后,宫盈的心情豁然开朗,她睁大眼睛,瞪视着尹息,一脸的英勇无畏。
出人意料的是,尹息似乎并没有对她发怒。
他用手指刮去下巴上的血迹,看了一眼被染红的食指,抬眉时神色怔忪。
宫·吃瓜群众·盈手里的瓜都惊掉了。
这位仁兄,你可以不生气,但是为何要做出这幅表情?
不知道的还以为刚刚***的是你呢。
不过也好理解,青梅竹马,即使是带着阴谋接近,也很容易在朝夕相处之下生出男女之情。
宫盈紧紧盯着他的脸,隔了会儿,用带血的嘴角,勾起抹惨淡至极的笑容。
发不出声,只能无声惨笑。
这身体虚弱得很,她大概能想象出,自己笑起来,一定是白着脸,笑得又恨又绝望,画面惨绝人寰。
可尹息却很是吃她这套,他那阴郁冷漠的眼角,见此画面后,染上了那么点沉痛的意味。
沉痛归沉痛,却没打算把她放下来,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宫盈闭上眼睛,决定加大剂量,她开始回想上辈子看过的笑话段子。
想笑不能笑的时候,胸口又沉又痒,死死憋着笑意,终于成功又憋出了些铁锈味的血。
她张口,趁机无声露出悲哀的笑容,血顺着唇角不要命似的往下掉。
不声不响吐了会儿血,尹息有些顶不住了,他呼吸不稳,垂下眼睫:“芽儿,把她放下来吧。”
宫盈决定把年度奥斯卡小金人发给自己。
女子闻言,虽眼神犹豫,可动作却不含糊,二话不说将宫盈从墙上放了下来。
身体莫名得到解放,却还没很好适应,她双腿麻木发软,刚触地,就向前摔去。芽儿不声不响扶着她的身体,把她送到墙边,让她靠着坐下。
冰冷的石板让宫盈找到了一些真实感,她一伸手就触碰到了覆满青苔的地面,滑滑溜溜。
她有些累,靠着墙壁闭上眼,体力稍微恢复了些。

盈免费阅读

刚闭上眼,脑袋里就有什么东西闪了下,她凝神望过去,发现那……好像是个闪闪发光的手,手指指向一个黑不溜丢的麻布背包。
……这感觉,怎么这么像新手指引?
鬼使神差之下,宫盈按照提示打开了脑海里的这个背包。
里面的东西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分别是匕首,***和易容丹。
奇妙的是,匕首上还附带了注释。
【生锈匕首:可以利用它***。】
宫盈:“……呵呵。”
这么鼓励自暴自弃的吗?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些都是她穿越前玩的一款网游里面的新手初始道具。
不等宫盈细想,面前的男子便出声了。
尹息居的手垂在身侧,身体绷得笔直,视线望向黑暗,情绪莫测:“南音图交出来的话,我可以保你们父女平安。”
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起,宫盈的脑壳又开始发疼了。
宫盈轻轻蹙起眉头,面色发白,右手捂住心口,表情悲戚。
她伸手,拉了下尹息的衣袍,见对方终于将视线望过来,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尹息的表情有些迟疑。
她默默坐在原地,不再说话,流泪的同时也不忘吐血。
尹息终于肯正眼看她。
在宫盈的努力暗示下,他终于理解了她的意思,声音疑惑:“哑***?”
应该就是这个原因了。
她噙着泪点头。
尹息微怔,替她解开哑***。
宫盈凄凄惨惨张口,落下一行清冷:“我……我贱命一条,死不足惜,可……可我爹,你若能替我保住他一命,南音图……我愿意拿给你。”
只是:“只是,能否再听我说一句话……”
她的声音断断续续,面上没什么表情,仿佛对这肮脏的世界已再无半分留恋。
说完,朝他轻轻笑了一下,那笑容,天真若儿时初见,只是眼中再无半天爱意。
尹息心脏一疼。
可他向来不爱表露情绪,指尖稍顿,冷着脸,抿直了唇,一言不发蹲下/身,拉近了同她之间的距离。
“你说吧。”
刚蹲下,便听到“呼”的一声,雾气迎面扑来。
“你……”
自诩沉稳机敏的尹息也在这一刻愣住了,他想闪避,可显然已来不及,鼻间吸入了大量不知名药雾。
宫盈捏着药瓶站起身,心情终于***了。
尹息的身体被药物控制住,神智却残留着几分,他盯着宫盈,虽动弹不得,可眸里却出现挣扎和错愕,表情又恼又惊。
宫盈表情凄凄惨惨盯着他,眼里泪光盈盈:“我想说的是,求你们下次审问别人之前,可不可以先把哑***解开。”
见尹息还睁着双黑漆漆的双眸,对自己使劲瞅着,她有些于心不忍。
地牢里没什么工具,她左瞄右瞄,在角落找到了块石头。
宫盈抱起石块,由于身体孱弱,还未走到尹息面前,面色就开始发白,眼瞳氤氲出了层可怜兮兮的薄雾。
十分招人心疼。
就是这么个招人心疼的姑娘,毫不客气地当着尹息的面,“啪”的一声,将石块砸到了他的脑袋上。
尹息眼皮一翻,昏倒过去。
她拍了拍手上的灰,吃下一颗易容丹,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变作了尹息的模样。
这丹药品质一般,只能维持半柱香的时间,更重要的是,变换以后,同他仍旧有着明显的区别,很容易被熟悉他的人察觉出来。
不过现下也管不了那么多,宫盈迅速扒下他的外衣,套到自己身上。
牢房外的狭窄石洞过道空无一人,只有三三两两挂在墙壁上的微弱火光勉强照亮了前路。
此地果当真不愧是魔教,才刚走了几步,宫盈便感受到周围有细小的毒虫从石壁的缝隙间爬了出来。
那些东西起初只有零零散散的数只,不过隔了几个呼吸的功夫,便成了成群结队的存在,一眼望过去只看到大片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东西,将石壁原本的颜色遮掩成了黑色。
虫子种类许是有很多,只粗略一眼便能看出这些玩意虽说体型都很小,却长得千奇百怪,各有各的丑法,宫盈不过望了一眼便觉得心脏都快提到嗓子眼了,那悉悉索索的声音近在耳边,仿佛是从自己的头皮上爬过了一般,悚然感由脚底生出而后直直上窜,浑身如过电一般发麻。
因是石窟,所以周遭便皆是凹凸石头筑成的石壁,但要说是石头,却又不同于一般的石头,因为这些石壁是能发出银灰色亮光的。
亮光虽若萤火般微弱,却将长而蜿蜒的窟中道路照得一清二楚,一眼望过去尽是红到发黑的血,地上有,石壁上也有,甚至还有凌乱的五指状血迹,除了血以外,更多的便是森森白骨了。
只是看这些白骨,便能知晓密宫的名字由来以及究竟有多少人曾在这里死去。
从他踏进的第一秒开始,便有深色毒液由石壁上的缝隙中源源不断地流淌了进来。
百骨窟令人闻风丧胆的地方不在于它折磨人的手段是如何残忍,而在于折磨人的方式之千奇百怪,初初修建的时候便对外称,每个人进百骨窟后的死法都是不同的。
所有人在真正死在里面之前,都不会清楚自己究竟怎么被一点一滴夺去性命的。当然,这百骨窟并非只有一道门,其横贯了整个柳月山庄,入口在西南边的柳月山,出口在东北边的柳月湖,距离长到只是在窟外徒步走都需花整整一个时辰。
进窟的人想要活着出去便只能顺着石壁一路朝东北边走去,而建成以来,被关进石窟的又何止数百人,其中不乏武功高强者,又有谁曾见过有一人曾活着走出来过。
是以,百骨窟外那些人的提议无非是想要借着这个密宫的手将少年教主用极端残忍的方法折磨死。
石窟虽长,横截面积却很小,身量站在之中都显得空间逼仄,不一会儿便有从石壁上渗入的毒液沾染到了他的身上,那毒液沾了衣服布料便将衣服腐蚀出了一个洞,池黎黎看着都觉得心惊胆战,可乔时的表情却没什么变化。
地上的毒液很快便没过了他的脚踝,深褐色的***同人体皮肤接触发出轻微的***舐声响,似是烧热的油在锅里炸开了。
他站了会儿,不知是察觉不出疼痛还是本身便对这些疼痛无所谓,竟连动都不曾动一下。
好在这些东西大概是认识尹息,靠近了一点,发现了尹息的气息后,便自动退散了。
她松了口气,板着脸,顺着道路尽头的光源处缓步往外走。
这对于宫盈来说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她摸不清方向,只能凭着感觉往前走。路上遇到了不少魔教弟子打扮的面孔,她一概目不斜视地忽略了。
尹息平日在教中大概颇具威严,一路上碰到的弟子在同她问候的时候都不敢直视她。
这使伪劣产品宫盈一路走得顺畅平坦无比。
一路有惊无险地摸到了宫门附近,正前方的巍峨石门正紧紧关着,宫盈一走到附近,守门的弟子便乖觉替她将门打开。
随着轰隆声的响起,她似乎听到了石门外的涓涓流水声。
眼看着就要逃出生天,宫盈却突然察觉到了些许异样。
她走路的时候习惯用余光瞥着脚下,以防踩到不该踩的东西,这时候自然也不例外。
于是她发现脚下突然多了块奇怪的红圈。
大概因为这东西长得太像游戏里经常出现的伤害范围圈,宫盈看到圈,条件反射下,做出了个自己都觉得诡异的举动。
——二话不说退出了这个圈。
仿佛烫脚。
身子刚离开原地,她便听到“唰”的一声响,紧接着,一道闪着寒气的锃亮光影横切开空气,擦着她身旁的空气,轰然扎入石门中。
宫盈睁大眼睛。
偏头的那一瞬间,她对上了桃夫人的视线。那是愕然,讶异,仿佛受了灭族羞辱的视线。

小编推荐理由

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