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我成了首富(景霄)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一觉醒来我成了首富(景霄)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火爆小说《一觉醒来我成了首富》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景霄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一觉醒来我成了首富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一觉醒来我成了首富》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景霄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一觉醒来我成了首富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天降横财是什么感觉?
就是你以为要穷一辈子的时候,系统给了你初始金额十个亿!
系统:睡一觉就有十个亿,再睡一觉又有十个亿,是不是好棒棒啊?
景霄:棒棒棒!
系统:绑定吗?
景霄:绑绑绑!
然后景霄看着镜子里的绝世美男子,沉默了。

一觉醒来我成了首富全文阅读

景霄莫名其妙地挨了一瞪。
她无辜地回视那位大妈,还冲她笑了笑,然后继续往4S店走。
大妈被她笑得呆了呆,然后赶紧扭过头,假装自己并没有被美色魅惑的样子。
等景霄走远了,大妈又从后面偷偷瞅她的背影,暗自嘀咕:“这小伙子帅归帅,看着还真不像渣男。”
景霄对大妈的评价一无所知,她刚进了4S店,就有漂亮的小姐姐迎上来。
小姐姐脸上原本是挂着习惯性的礼貌微笑,等她看清了景霄的容貌,人怔了一下,脸上立刻扬起了无比热情的笑容。
景霄道:“我想订制跑车,你们店可以吗?”
景霄之前压根没买过车,驾照都因为是大学时同学们一起报名更便宜才去考的,她知道跑车可以订制,但却不知道具体该怎么订制。
小姐姐立刻热情地道:“当然可以,先生您想要什么样的跑车,我们可以直接联系总部那边帮您订制。”
景霄想了想道:“首先,车身外观必须是全球独一无二的。”
小姐姐愣了愣。
景霄又道:“第二,所有功能配置,包括动力系统都要最好的。”
小姐姐瞪大了眼。
景霄再道:“第三,制作周期要快,能有多快要多快,可以加钱。”
小姐姐:“……”
小姐姐语气有点虚:“先生,您说得是真的吗?不是在开玩笑?”
景霄诧异地看她:“当然是真的。”
随即她反应过来:“哦,对了,是需要给你们看财产证明吗?比如说银行存款?”
小姐姐的语气更虚了:“不、不需要,我们不需要先生,只要您能付得起钱。”
景霄自信点头:“放心吧,钱不是问题!”
小姐姐:“……”
小姐姐拖着有点发软的双腿,安排景霄先在待客区坐下,然后拔腿冲向了经理室。
她猛地推开门,对着在喝茶的经理就是一声大喊:“经理,来大客户了!”
“跑车订制!全球独款车身外观!最贵功能配置!愿意加钱加快制作周期!”
经理一口茶喷了出去:“咳咳咳,今天又不是愚人节,你少驴我!”
他一抹嘴,瞪小姐姐一眼:“就咱们这么个小县城,哪来的有钱人订制跑车。”
小姐姐强调:“是真的!人就在外面,您自己去看看呗。”
经理狐疑地看她两眼,想了想还是起身出了办公室,往待客区走。
还没等走到待客区,经理忽然停住脚步,一把拽过小姐姐,有点手抖的指着景霄问:“你说的大客户就是那个帅哥?!”
小姐姐莫名:“对啊,就是她。”
经理一巴掌拍到她后脑勺上:“你这什么眼神,那是个小金鼎!小金鼎啊!可不是大客户吗!”
九鼎协会那群人送外号小金鼎的超能者大爷们,什么时候缺过钱?
就别说月薪年薪多少了,只说探索一次新发现的超能资源地,那带回来的东西换成的钱,都是别人一辈子也挣不到的。
这世上谁都有可能缺钱,唯独小金鼎不可能缺钱!
就是缺钱,拿超能力去打点零工,几万几万的收入也是立马就来。
但凡来他们店买车的小金鼎,最便宜的都是五十万起步!
小姐姐懵了一下,这才看到景霄外套里的那个黑底金纹立领,刚刚因为角度问题,她根本没注意到。
经理已经扬起笑容快步走过去了,临走前他还赶紧吩咐了一句:“快去找翻译来,准备和总部那边电话沟通。”
他隔着老远就对景霄伸出手,殷勤地招呼道:“您好您好,店里怠慢了,请见谅。”
景霄不知道他俩人的一通话,礼貌地回以微笑:“没关系。”
经理被她的笑容惊艳了一下,但更吸引人的金钱魅力立马就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经理热情地道:“我先和您确认一下,您想要全球独款车身外观?这个不便宜啊。”
景霄点头:“没事,一个亿够吗?”
经理:“……”
经理的手有点抖,他努力保持微笑:“您还想要最好的功能配置和动力系统?这个也不便宜啊。”
景霄想了想,又道:“没事,三个亿够吗?”
经理:“……”
经理哆嗦着转过身去,捂着心口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
然后他猛地转回身来,对着景霄殷勤灿烂地笑:“没问题!”
只要大爷您有钱,一切都没问题!!
他热情地道:“您还想要什么,您尽管说!只有您想要,没有我们做不出来!”
“这个车身内饰装饰有要求吗?要什么材质的?要什么图案的?镶钻石吗?要黄金吗?要不来套蓝宝石怎么样?不行翡翠也成。”
经理热情地介绍个不停,说到一半他还转头吼了一嗓子:“翻译来了吗?赶紧的,给总部去电话!”
景霄还是头一次知道订制车这么多事情,她还在低头看经理给她划出来的那几行字:
“钻石、蓝宝石、红宝石,哦,超能宝石也能镶嵌,还能订制独家超能跑车,自带防御护罩……”
景霄:“咦,还能订制黄金跑车?”
经理殷勤道:“没错!就算您想用黄金直接打造一辆车,我们也能做!”
景霄淡定地拒绝:“黄金跑车就不用了,跑起来掉金子,费钱。”
经理:“……”
合着您现在订制的跑车不费钱呗?
他心里emmm吐槽,面上依然是热情的笑。
没一会,翻译妹子来了,几个人围着桌子坐下,开始和总部那边打视频电话,商讨跑车订制的事情。
从车身外观到功能配置,动力系统,再到车内装饰,制作周期等等,总部那边询问了一堆问题。
景霄因为不差钱,全程淡定得很,从头到尾只给对方三种回答。
“要。”
“不要。”
“钱不是问题,不够?再加。”
坐在旁边的经理全程保持着得体的微笑,一点都看不出来他桌子底下的腿实际上一直在抖抖抖。
经理旁边的小姐姐一脸晕乎乎的表情,悄声嘀咕道:“原来真有人花几个亿订制跑车啊!”
她瞅着景霄,就差在脸上写上几个大字——你是不是傻?
经理毫不留情地给她一肘子,低声道:“你懂什么?这是富豪身份的象征!全球独一无二的象征!”
小姐姐:哦,我不懂,我就觉得她吃饱了撑的。
邻座的翻译妹子也毫不留情的给了经理一肘子,用气声道:“闭嘴!你打扰我听帅哥哥说话了。”
翻译妹子边努力保持着自己的翻译声平稳不犯错,一边还不忘把自己的脸摆出个最好看的角度,对着景霄温柔羞涩地笑。
因为景霄的不差钱,订制事宜谈得飞快。
总部那边还总想给她省钱,几次三番的给她建议性价比更高的配置,却都被景霄大手一挥。
“不要,要就要最好的。”
总部:“……”
行吧,您是金主爸爸,您说了算。
等六个亿的定金划过去,景霄在合同上签字,经理和小姐姐还有种缓不过来的不真实感。
总价十二个亿的订制跑车,这就谈完了??
订下了?
付款了?
不后悔了?
你真不后悔了??
小姐姐几乎在心里咆哮:您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了吗金主粑粑?!
景霄把合同叠起来装好,起身道:“那我走了,后续流程就麻烦你们了,辛苦。”
小姐姐和经理反射性露出职业微笑,俩人一起鞠躬:“为您服务,一点不辛苦!景先生您慢走!欢迎景先生下次再来!”
翻译妹子羞涩地笑着摆手,依依不舍的目送她。
景霄大步向外走,脑海里已开始传来机械的系统音:“叮咚!恭喜宿主完成第一环任务,‘奖励自己一个玩具’。”
“系统奖励:资源岛增加新型顶级超能矿产一种,增加新型顶级超能金属一种,奖励资源岛增加新型顶级超能药植一种,奖励修行宝地岛屿超能因子含量增加,加快修行速度。”
“嗡……超能矿产价格修改,超能金属价格修改,超能药植价格修改,修行每小时价格提升,嗡……新价格表生成成功!”
“叮咚!发布任务第二环——富豪的邀请函。”
“作为一个刚刚挤进富豪圈的新首富,怎么能默默无闻呢?去吧,拿到一张顶级拍卖会邀请函,拍下一件古董,让整个富豪圈都知道你的名字!”
“系统提示,该任务只需要获得邀请函即可判定任务完成。”
景霄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她仿佛已经看到更多的小钱钱,在争先恐后地扇着翅膀向她飞来。
景霄一手插裤兜,一手摸出那枚金币,大拇指一弹,金币“铮”一声翻转着飞向天空,光线照在上面,霎时闪耀出灿灿金光。
金币翻转着落下,被景霄轻松接在手心,她嘴角是漫不经心的笑。
待客区,翻译妹子痴痴地看着景霄走远的背影,双手捧脸:“啊——这真是我见过的最帅的男人!”
经理毫不客气吐槽:“也是你见过最有钱的。”
小姐姐接上:“放弃吧,别想了,没可能,轮不到你!”
翻译妹子:“……”
不戳老娘心窝子你俩能死奥!
……
景霄来4S店时正赶上中午下班时分,等她出来的时候,又正赶上上班时分,车流那叫一个挤。
她看了看,索性放弃了打车的想法,准备先走一段路,等到了不拥堵的路段再说。
路过来时被大妈瞪的那个生活区门口时,景霄发现,这里居然又堵住了,而且围观人群比之前的还多,竟然还有警车停在一边。
景霄有些好奇,走过去站在路沿石上踮起脚往里看。
嚯!
之前那个被冤枉是***,差点被毁容的小穆姑娘,这次直接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了!

一觉醒来我成了首富免费阅读

那个拿刀挟持小穆的是个年轻男人,此时他背靠着生活区的围墙,双眼发红,跟疯了一样大吼大叫,原本还挺秀气的脸,这会看起来相当狰狞。
被他挟持的小穆大气不敢喘,也不敢挣扎,泪珠一串串往下掉,看起来极为惹人怜惜。
旁边还有一对被警安员拦住,哭得满脸泪的中年夫妻,显然正是那小穆姑娘的父母。
另有两个警安员正在劝持刀男子,两人额头上都能看到急出来的汗水。
围观人群也在跟着着急,又不敢大声议论,生怕***到挟持人质的男人。
景霄还看到之前叉腰瞪她的大妈,这会气得眼睛都红了,泪珠在眼眶里直打转。
景霄不由心生怜悯,这个小穆姑娘也太倒霉了,怎么什么事都被她摊上了。
她正要再观察一下情况,就听一道震惊的男声传来。
“这、这又是怎么了?!我就出去吃了顿饭,怎么小穆就被人拿刀架脖子了?!”
景霄转头一看,之前那个曾听大妈和大爷讲小穆被扣锅***过程的生活区居民,正一脸崩溃的挤在人群边上。
他嘴里还在不敢置信地喃喃:“这一天天的也太戏剧性了。”
景霄:点赞。
男居民旁边一个大婶正唉声叹气:“造孽哟!”
男居民一脸懵地转头问:“这又是怎么了?小穆的事之前不是都解决了吗?怎么又动上刀子了?那个拿刀的不是小穆她男朋友吗?还是我认错了?”
景霄不由为之侧目。
居然还是男朋友拿刀挟持女朋友?
那大婶正好也是这个生活区的居民,从头到尾围观了全程,叹着气开始给人解释。
“别提了,小穆那男朋友不知道听谁说小穆给人家大老板当了***,还怀孕了,结果被老板的老婆打上门,被老板给了三十万安胎费。”
“这不,他疯了一样来找小穆,说小穆给他戴绿帽子,小穆怎么解释他都不听,到最后直接拿刀要和小穆同归于尽!”
大婶旁边的一个大爷气道:“这男朋友什么玩意!还跟人家小穆要那三十万呢!说那是小穆给他戴绿帽子赚的,该给他补偿精神损失!小穆爸妈都气坏了,骂了他两句,他就直接拿刀子架小穆脖子上了!”
男居民:“……”
景霄:“……”
男居民一脸懵:“天啊,我以前和他见过几面,看他虽然挺傲气,但也还算有礼貌啊?”
大爷叹气:“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谁能想到呢,这看着人模人样的,居然这么偏激。”
大婶却气道:“什么人模人样的,分明就是个人模狗样!你们是不知道,那男的以前就对小穆的爸妈看不上眼,觉得自己名牌大学毕业,工作好,工资高,跟小穆谈个恋爱就跟施舍一样。”
大婶用下巴往那边一点:“当谁不知道呢,他家就是个穷沟沟小山村的,家里还有仨泼辣不讲理的姐姐,一对就会无赖撒泼的爸妈!”
“上次他和小穆谈结婚,要求小穆家买婚房,婚房还必须写他爸妈的名字!说是婚后要接他爸妈来住,让小穆得好好伺候着。”
“以后结了婚,小穆还得先生个儿子,如果生不出来就别想管他的工资卡,还要求小穆以后得帮着他仨姐姐在县城找工作,还得照顾他那些外甥!”
说到这里大婶都气坏了,往地上狠狠呸了一口:
“呸,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小穆到底看上他什么,要不是小穆爸妈死活拦着不让她结婚,小穆就跳进火坑了,唉!
男居民都震惊了,一脸“这是什么奇葩”的表情。
景霄原本在边听边观察现场,听到最后也不由侧目。
那边那个持刀的男朋友还在发疯一样大喊:“别过来,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和她一起死!”
小穆哭得梨花带雨,雪白的脖颈上眼看都被刀子割出了血丝。
两位劝解的警安员急得不得了,既不敢上前,又得紧盯着他,生怕他伤害人质。
拦着小穆父母的那位警安员一直在用对讲机联系同事,但看他那模样,很显然来支援的同事一时半会是到不了的,很可能是都被车流堵在路上了,就算是跑过来都要好几分钟。
围观的人群里有人焦急地喊:“还是叫小金鼎吧,他们有办法!”
“对对,小金鼎他们有超能力,他们来得快!”其他人立马附和。
负责联络的警安员有苦说不出,小金鼎他早就联系了,奈何当地九鼎协会的速度系小金鼎们都出任务去了,回不来啊!
其他小金鼎也正在往这赶呢,风系的小金鼎据说都急得飞起来了,生怕来晚了出人命。
景霄打量了一下那个警安员,就知道距离最近的小金鼎赶来,估计也得一段时间。
她沉吟了一下,正要在心里问问系统有没有办法,就听一道机械的系统音在她脑海里响起。
“叮咚!宿主触发突发性任务——解救人质!”
“身为新晋首富,怎么能没有一个好名声呢?哪怕你只是一个县级首富。上吧首富!救下人质,让你的名字响彻街头巷尾!”
“系统提示:身为县级首富,大家居然都不认识你,你不觉得你太丢脸了吗?”
景霄:“……”
虽然她本来就有救人的心吧,但这个机械音的任务系统老是要吐槽她一句是怎么回事?
景霄:一点都没有小奶音可爱。
不过系统的提示也让景霄灵光一闪,想到了解救人质的办法。
她看向路边的那家银行,边快步往那里走,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
银行里的大堂经理正站在门边关注着生活区门口的情况,忽然就见一个帅出天际的年轻男子迎面而来。
她反射性露出笑容,迎上去道:“您需要办理什么业务?”
景霄边往里走边道:“现金取款,两百万。”
大堂经理露出歉意的表情:“不好意思,这个需要提前预……”
景霄直接拉开外套,亮出里面的小金鼎制服,微笑道:“任务需要,请放心,我等会就还回来。”
大堂经理瞬间睁大了眼。
不到五分钟,景霄背着个大黑包一路挤到人群最前面。
被她挤开的人群原本还转头去瞪她,等看到她那张脸,一个个都从瞪视变成了惊艳,连原本想说的嫌弃话都忘记了。
景霄继续往前走,对要拦她的警安员亮了下小金鼎证件,然后对他点了下头,脚步不停。
那名警安员面露惊喜。
出于对小金鼎的信任,他连景霄的解救计划都没问,直接就放行了。
他以为,只需要三秒,这名小金鼎就会使出她的超能力,然后如英雄一般解救人质于危机中。
却不知道,景霄这会正在心里跟系统说话。
景霄:“小奶音,帮我测算解救人质的成功率,随时提醒我。”
系统用小奶音骄傲地道:“没问题!”
持刀男朋友正在对着小穆吼叫:“你居然敢给我戴绿帽子!你不过就是嫌弃我穷!我告诉你,你不让我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小穆哭得泪珠直掉,因为刀刃正冲着咽喉,她连话都不敢说,只紧紧抓着持刀男友的手臂,生怕自己一个站不稳送了命。
持刀男友吼完才注意到走过来的景霄,他只看了景霄一眼,瞳孔就是一缩,仿佛被激怒一般大吼大叫起来:
“你也是她姘头是不是?!你这个奸夫!你们一起给我戴绿帽子!”
景霄表清淡定,连看都没看他,直接拉开黑色的单肩包,把里面的东西往外掏。
“啪塔,啪塔,啪塔……”一沓又一沓鼎国币被她扔到地上,扔了整整十沓。
景霄直视持刀男友,声音相当淡定:“放了他,这些钱就是你的。”
持刀男友顿时大怒:“你居然敢侮辱我!你居然敢用钱侮辱我!”
围观的人群立即紧张起来,还在等着景霄大展身手的警安员们一下皱起眉,觉得她这完全就是在***对方。
系统却在景霄脑海里紧张地汇报:“成功率百分之五十……百分之六十……百分之七十!”
景霄又开始扔,边扔边似乎很随意地道:“那再给你加十万,二十万,放了她。”
持刀男友更愤怒了:“有钱了不起吗?!你居然敢侮辱我!我要杀了她再杀你、你……”
景霄又扔了十万:“三十万,放了她。”
持刀男友:“你、你、你……”
景霄继续扔:“还不乐意?四十万,放了她。”
持刀男友的眼睛瞪得越来越大:“你、你、你,我、我不放!我、我……”
景霄:“五十万,放了她。”
持刀男友:“你、你,我、我不……”
景霄:“六十万,放不放?”
持刀男友:“我、我、我……”
系统紧张的小奶音:“百分之七十五,百分之八十,百分之八十五!”
围观的群众已经下巴都要掉了。
解救还能这样?!直接砸钱?!
警安员们目瞪口呆。
不是,你们小金鼎现在做任务都是这个画风的吗?!
你这是超能力吗?你这分明是钞能力啊!
景霄还在叹着气劝:“行了行了,差不多就行了,人不能贪得无厌啊。”
持刀男友看看她,又看看地上的钱,喉结上下滚动,口水不断吞咽,似乎内心开始挣扎。
景霄看他那样,仿佛很无奈似的,又开始一沓一沓扔钱:
“现在的房价是多少你应该知道吧?娶个媳妇彩礼是多少你应该也有数……”
持刀男友大吼一声打断她:“没有彩礼!她家得陪送嫁妆!”
“嗯嗯。”景霄敷衍地嗯嗯几声。
她一边扔,一边抬下巴一点那些钱:“这些钱足够你做什么,你心里明白吧?”
持刀男友盯着那堆钱挪不开眼,嘴里还在不住喃喃:“你在侮辱我,你这是在侮辱我,我不会上当的,我……”
“啪塔。”
这次是装钱的黑背包直接扔到了他面前,一大堆钱全撒了出来,跟之前扔到地上的钱直接堆成了个小山丘。
那一瞬间视觉冲击力之大,让在场所有人都呼吸一窒,眼睛都睁圆了。
景霄一脸非常无奈的表情,叹气道:“行吧行吧,全都给你,这下总能放人了吧?”
系统的小奶音在她脑海里激动大叫:“百分之九十五!”
持刀男友盯着那堆钱,脸上表情一会一变,明显陷入剧烈挣扎。
被他挟持的小穆都不敢哭了,紧张得仿佛在等待宣判。
警安员们大气不敢喘地紧盯着持刀男友,随时准备冲上去救人。
只有围观群众们此时都表情奇怪,颇有种“我就默默吃瓜不吭声”的氛围,还有几个年轻人在举着手机一脸兴奋地拍摄。
景霄等了几秒,见持刀男友还在那挣扎,便长眉一挑:“你到底放不放人?”
持刀男友:“我、我、我……”
他内心挣扎得更剧烈了。
系统的小奶音也更激动了:“百分之九十九!”
景霄便露出一脸遗憾:“不放算了,反正我就这些钱。”
她说着就要往前走,还提醒持刀男友:“你往后退退,我把钱收起来。”
持刀男友瞬间瞪大眼,露出一脸不敢置信。
景霄:“既然你不要,那我存回银行了。”
人群最前面,大堂经理微笑着对持刀男友挥手,生怕他看不见她这个银行工作人员。
持刀男友顿时急了,红着眼就往钱堆上扑:“不行!这是我的钱!我的!”
他连人质都顾不上了,拼命把钱往包里装,嘴里还在疯狂地喊叫:“我的!我的!全是我的!”
系统大叫:“百分百!”
景霄:“小奶音你真棒!”
三位警安员立马飞身扑过去,一个擒拿迅速控制了持刀男友,手铐“咔嚓”两声就把他拷上了。
持刀男友还在剧烈挣扎,盯着钱堆的眼睛已经通红:
“我的,这是我的,还给我!还给我!啊!”
景霄刚刚的无奈顿时变成了嘲讽冷笑。
她上前拿起一沓钱,微弯身,用钱拍拍他的脸:
“你的?呵,这是我的。”
景霄冷笑着直起身,把钱往钱堆上一丢,银行保安们迅速跑过来开始把钱往包里装。
持刀男友充满恨意地盯着她,那眼神简直是恨不得生吃了她。
景霄见此,眉一挑,随手从装好钱的黑包里拿出一沓钱,放在鼻子下嗅了嗅,对着他挑眉微笑。
“这钱,真香啊~都是我的~”
持刀男友瞬间爆发出一阵猛烈的挣扎,但还没等警安员们加大力气,他就白眼一翻,居然直接被气晕了!
警安员们:“……”
围观群众们顿时鼓掌叫好:“该!让他挟持小穆!”
“人渣!呸!”
“气死他活该!”
警安员哭笑不得,无奈地看了一眼景霄。
这个小金鼎,可真是太“坏”了。
景霄对着警安员们笑,她右手两根手指并起,在额前一挥,对着三位警安员潇洒地敬了个礼。
警安员们摇着头笑,纷纷对她回礼。
围观的人群里顿时爆发出掌声:“好!”
“好好好!”
“做得好!感谢这位帅哥!感谢警安员!”
“谢谢你们!”
之前曾瞪过景霄的大妈,此时合不拢嘴地对着别人夸个不停:
“哎呀,之前她从咱们生活区门口过,我就看出来了,这是个好小伙子!”
“瞧瞧那张脸,多帅!瞧瞧那身段,多俊!瞧瞧这小伙子人品,多棒!你再瞧瞧那袋子钱,多耀眼啊!”
旁边的人一个劲儿点头:“是啊是啊,人好还又帅又有钱,以后谁是她女朋友可真享福了!”
那边正在安慰小穆和她爸妈的邻居们也在说:“小穆啊,以后再找男朋友可得擦亮眼睛,你看看那个帅小伙,以后再找得找这样的!”
“是啊是啊,像以前那个可不能要了。”
一邻居家的儿子不由吐槽:“那也得能找着人家那样的啊!我活到这么大就没见过比她更帅的了。”
有位邻居一听不由犹豫起来:“哎呀,这话说得也是啊,小穆爸妈啊,你们看,要不要让小穆去跟人家道个谢,顺便要个手机号啥的。”
她说完冲着小穆爸妈挤挤眼。
之前你们闺女不是非得挂在歪脖子树上吗?那肯定是没见过像刚刚那小伙子那么帅的树啊!
让她去看看,保不准以后的审美就正常了。
再说了,邻居想,这英雄救美的事,不都说***要以身相许嘛,他们小穆也不差啊,指不定能配一对呢!
小穆擦干眼泪抬起头,她看着不远处的那道背影,脑海里又回想起刚刚那人救她时的情景,脸颊都不由微微泛红。
景霄完全不知道已经有人开始操心起她的终身大事了,她刚感谢完银行工作人员的配合,就被赶来的几个小金鼎围了起来。
五个小金鼎稀奇地看着她:“你这哪是超能力啊,你这是钞票能力吧!”
“应该叫砸钱能力。”
“不对,该叫金钱的魅力!”
刚刚看了一半解救人质过程的小金鼎们笑闹一番,然后和景霄做自我介绍。
景霄一一记下他们的名字,随即笑道:“我叫景……”
“你不用介绍,我们都知道。”一个小金鼎摆手。
“对,你的大名在超能界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另一个小金鼎对着她挤眉弄眼。
“世界上唯一一个超能力是有钱的超能者。”第三个小金鼎严肃着脸做总结性发言。
这话一落,其他小金鼎们都大笑起来。
虽然景霄的日进斗金让他们都非常羡慕嫉妒恨,但面对这么一张俊脸,还有那一身绝佳的气质,几个人还真对她讨厌不起来。
景霄和几个小金鼎聊了一会。
期间,小穆与她的父母过来道了谢,热情地邀请她去家里坐坐,表示他们想用丰盛的大餐表达自己的感激之心。
景霄拒绝了,她觉得这只不过是举手之劳,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的。
小穆姑娘羞红着脸跟她要手机号,那楚楚动人的容貌,含着敬仰和一丝丝爱慕的眼神,足以看得任何男人心旌摇曳。
景霄却极为警惕的转移了话题,不动声色的略过了这茬。
哪怕是小穆姑娘用那双如小鹿般的湿漉漉眼眸渴盼地注视着她,也没能让她改变想法。
景霄虽然被挂了个伪***uff,但她却从没想过用这身男装去撩姑娘。
别说是小穆,就算来得是个绝世大***,她也还是该拒绝就拒绝。
之后景霄就跟着警安员们一起走了,去警局做笔录。
一直在旁边围观的人群这才散了,但也有人依旧看着景霄离开的方向,颇为依依不舍。
一位中年阿姨还垫着脚使劲儿往那边瞅,嘴里嘀嘀咕咕:
“原来是个小金鼎啊,难怪那么帅!唉,也不知道她有女朋友没有,我刚刚就该勇敢点问一问。”
旁边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正激动地捧住脸:“啊啊啊,这么帅的小哥哥!我可以,我真的可以!!”
她身边的男性朋友一声冷笑:“不,你不可以,人家那么帅,哪轮得到你!”
姑娘:“……”
扎心了,老铁。
……
景霄这还是第一次坐警车,新奇了一会后,她就开始专注脑海里传来的机械系统音。
“叮咚!恭喜宿主完成突发任务——解救人质!”
“任务奖励:超能科技、超能医疗、超能产业奖励随机抽取中……”
“嗡……抽取完毕,奖励宿主超能医疗之药方——‘人类血液病的克星’一卷。”
景霄心生惊喜,这个奖励很有用啊,这要是研究生产好了,能救多少人啊!
景霄:突然对突发任务充满好感。
不仅不觉得烦,甚至还想再来一个。
而这还没完,机械的系统音还在响:
“叮咚!恭喜宿主达到判定标准,获得青铜级称号——县级市首富!”
“你已经是全县最富有的人了!真是棒棒哒,请再接再厉!”
“佩戴该称号,能为你增加2%的金钱魅力,你用金钱引诱敌人临场倒戈、透露情报、彻底叛变的成功率将大幅增加!”
随即景霄就看到,一个闪耀着一圈青铜色光芒的称号“县级市首富”,“哐当”一下砸到了她头上,直接给她佩戴上了,根本没来得及让她说不。
景霄:“……”
景霄试了试,发现根本摘不下来,别人也看不到后,索性就放弃了。
她顶着那个青铜色的称号,开始思索为什么她早上就是县级首富了,现在才获得这个称号。
想来想去,她只能想到突发任务里描述的那句,“让你的名字响彻街头巷尾”。
也许是她这个县级市首富在人民群众里不够有名,所以才一直没能获得这个称号?
景霄刚想到这,旁边的警安员就看着手机笑了:“哎,小金鼎,你刚刚砸钱救人的视频被发到朋友圈里了。”
后面一位警安员也笑了:“我也看到了,本地新闻都刷出来了,哈哈!”
景霄立马打开手机。
果不其然,她的朋友圈里已经刷爆了刚刚的视频,不少人都在询问这是谁。
膏药西施:“太帅了太帅了,这是谁?我都不知道咱们这居然还有这么一帅哥美男!”
推拿圣手老唐:“估计是个小金鼎,没经过身体强化和升华的普通人,除非整容,不然根本帅不到那种程度。”
给儿子高考倒计时:“确定了确定了,就是小金鼎,叫景霄!”
坚持爬山二十年的刘大爷:“哟,难道是咱们县那个新首富?”
炒股炒到倾家荡产:“对,就是那个新首富!”
看着那一个个的微信名,景霄:“……”
原来这就叫名字响彻街头巷尾啊。
旁边的警安员还在道:“你要不要注册个围博啊?朋友圈都这么火了,搞不好会传到围博上去。”
很多出名的超能者都有网络社交账号,比如说京都那边的九鼎总部,就有一个叫江楚帆的超能者在网上很受欢迎。
因为他经常给网友们科普超能界的各种常识和知识,时不时还会讲几件超能界的趣事。平常闲了,他还会和网友们一起吃瓜围观各种新闻,被网友们称为最接地气的小金鼎。
类似的还有托斯曼帝国的超能组织,帝国骑士团,那里面也有个被该国网友称作“最不像骑士的骑士”的超能者,也是很受欢迎。
警安员觉得,以他旁边这位小金鼎的颜值,只要视频被爆到围博上,不火都难。
景霄想了想,还真去注册了个围博,然后拍了个自拍照当头像,名字就叫“钞能力景霄”。
景霄觉得,既然县级市首富是青铜级称号,那再往上肯定还有其他级别的称号,如果到时候财富值达到了,名气却没到,那她岂不是拿不到称号了。
虽然她还不知道这个增加2%的金钱魅力,到底有多大作用。
不过景霄很快就顾不上想这些了,她开始专心思索起邀请函的任务该怎么完成。
只要一想到召唤在即的精灵管家,景霄就充满动力。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