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大佬是80年代的外挂(西玲)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末世大佬是80年代的外挂(西玲)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抖音热推言情小说《末世大佬是80年代的外挂》完整版阅读,主角是西玲,末世大佬是80年代的外挂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对1984年的种花国来说,来自2024的西玲,就是他们崛起当爸爸的金手指。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言情小说《末世大佬是80年代的外挂》完整版阅读,主角是西玲,末世大佬是80年代的外挂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对1984年的种花国来说,来自2024的西玲,就是他们崛起当爸爸的金手指。

小说介绍

对1984年的种花国来说,来自2024的西玲,就是他们崛起当爸爸的金手指。
*
2024,末世来了。
在哪儿都能活得很好的西玲稳如老狗。
直到被金手指碰瓷了,西玲也只以为,她要干的活儿,就是用2024的科技、文化、财富等等去1984的平行位面世界换点儿粮食、生活用品什么的……

末世大佬是80年代的外挂全文阅读

这就是末世的现实,没有了‘陈哥’,还会有‘欣怡姐’。
西玲对昨天晚上在她离开后,酒店大厅里又发生了些什么事并不感兴趣,也不意外人群里没有昨晚高声反驳的男人的身影。
收起手机,西玲神情懒倦,漫不经心地绕过堵在电梯门口的人群。
“西玲,你别犟了,我们也是为了你好。”戴着眼镜的斯文青年匆匆突破人群,拦在了西玲面前,暧昧的眼神流连在西玲的脸上,语气带着自作多情的疼惜。
青年和西玲都是末世之灾到来的前一天入住的明珠酒店,他觉得他们的关系肯定是要比那些后来的幸存者更亲近一些的,所以,他有义务多劝说西玲几句。
“就是,这世道,你一个女的要是落单了,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下惨呢。”嫉妒的女声阴阳怪气的,似在嘲讽暗示,又似幸灾乐祸。
“她昨晚就一个人出去了。”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谁说的,众人落在西玲身上的眼神立时变得别有深意了。
西玲平静地看着青年,眸色幽深,犹如深不见底的寒潭。
青年仿佛在黑暗中看见了自己的身影,他想笑,但扯起的嘴角变成了哭丧着脸的弧度,他又试图说些什么给自己解围,但一股冷意从心底深处弥漫腾升着,让他发不出声音。
被人群众星拱月般围在中间的赵欣怡余光瞥着西玲,眼神不屑,她双手抱臂,将高傲的神色和姿态展现的淋漓尽致,仿佛是在施舍西玲似的,端着架子等着西玲过来低头。
她一定要找回昨晚的场子!且那群废物说得也没错,队伍里有个移动仓库,确实能减轻不少负担。
西玲不想在这群无关紧要的人身上浪费时间,也不会因为这群人的言语而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她不紧不慢地穿过大厅,直接无视了所有人。
自觉被下了脸的赵欣怡憋着满腔怒火,往前急步横在了西玲面前,气势汹汹地瞪视着西玲:“你什么意思!”
西玲微微眯起眼睛,态度敷衍地看着赵欣怡。
没来由地觉得自己被轻视了的赵欣怡气得浑身发抖,脑袋里那根理智的弦‘啪’得一声就崩断了,双拳攥紧,寒冰突刺。
“你猜,是你的冰刺快,还是我的刀快。”西玲轻轻地低语,语气淡淡的,清凌凌的声线偏冷,有种和柔弱的长相不符的冷酷感。
赵欣怡猛地僵立在原地,不敢动弹,脖子上传来的刺痛和鲜血流出的温热触感,都在告诉她,她受伤了!
陡然安静下来的酒店大厅里气氛压抑,谁都没能看清楚西玲的动作,只知道等他们反应过来后,西玲就站在了赵欣怡的身后,手中的蜘蛛|刀也已经抵在了赵欣怡的脖子上,刺目的鲜血汩汩地流出。
西玲眼帘微微垂着,眉梢尽是懒散之意,稍作停顿,她收起了蜘蛛|刀,转身离开了明珠酒店。
赵欣怡的胸口急促地起伏着,她无法接受自己才成为这群废物的头领,就丢了这么大的脸!自尊心被西玲踩得粉碎的屈辱感让赵欣怡的眼睛里迸发出浓烈的恨意,她神色扭曲地扫视着四周,被她的视线扫到的人纷纷低头。
“西玲也太不知好歹了!”半晌,有人颤着声音说道:“欣怡姐让着她呢!她还得寸进尺的伤人!”
“对!”
“就是!”
“……”
“说不定她就是仗着在外面有靠山,才敢这么跋扈!”
“她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要是有靠山,她怎么没带回来?”
“那指不定她是有好多个靠山,明珠酒店都装不下呢。”
“西玲那女人长得太勾人了,说她有好多个靠山,我是信的。”
“……”
附和着声讨诋毁西玲的污言秽语越来越不堪入耳,人群里聪明的女孩子已经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她们望向赵欣怡,希望她能制止——陈哥还在的时候,制定了很多规定,虽然这些规定产生的行为制约和秩序也不过是末世之前社会默认的道德基础而已,但在末世里,它们太重要了,重要到一旦失去它们,身为弱者的她们就会失去安全和自由的依靠。
渐渐冷静下来的赵欣怡勾了勾唇角,不得不说,听着这些废物贬低西玲,让她的心情好了不少。
有人讨好地上前要给赵欣怡处理伤口,赵欣怡也没拒绝,任人伺候。
电梯门再次打开,酒店大厅里又是一静。
走出电梯的祝长生脚步微顿,唇边轻浅的温柔笑容不变,淡定自若地走向了赵欣怡。
听着祝长生说他也不能和他们一起离开的赵欣怡又是怒火中烧,冷冷地看着祝长生清秀俊朗的面容,她强压下了火气,语气却是倏地冷***下来,丢下了一句:“随便你。”
她的规矩和陈哥的可不一样,普通人就是普通人,废物就是废物,祝长生不想走,看在他是她学长的面子上,她也不会勉强——她再喜欢他,也不可能放下异能者的自尊去倒贴只是普通人的祝长生。
赵欣怡又转头狠声下令:“出发。”
◇◆◇
搜集了一些生活用品,西玲慢悠悠地走在人行道上。
迎面一队骑着重型街车的幸存者队伍缓缓而过,西玲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改装后的重型街车,车灯昏暗,却也足够运载物资了。千吉市目前的路况对所有四轮的交通工具都非常的不友好,又极易被异兽堵住丧命,想来途径千吉市的军队,要花不少时间在清理路障上。
穿过马路,拐进单行道的西玲蓦地停了下来,站在了单行道中间。
明火执仗的奸掳烧杀是末世里的常规操作,西玲一点儿都不意外她又双叒叕被人盯上了。
隐藏在黑暗里的数道人影也走了出来,将西玲围在了中间。
“为真理而战!”竹竿似的高瘦男人高声宣誓,撞开了停在路边的汽车,率先冲向了西玲。
高瘦男人挥来的拳头毫无技巧可言,但他的力道带起了破空声却像雷霆炸响在西玲耳边。西玲重心快速下移,小幅度的横向侧摆避开的拳击,手里的蜘蛛|刀贴着高瘦男人的脖子划过。
面无表情的西玲在心底暗自庆幸觉醒力量异能的高瘦男人没有经受过专业训练,一边将手里的蜘蛛|刀挽了个刀花,迎向朝她冲来的其他人。
一齐冲上前的五个精悍的男人,仨人握刀,俩人持棍,显然都是比普通人能打能扛的亡命之徒。
西玲侧身避开直劈的砍|刀,蜘蛛|刀反握,闪电般连扎对方胸腹腔要害三刀,同时抬腿侧踹抢到她身侧的男人的膝肘,握刀的手抬臂架住另一个男人持棍的手臂,顺势打出勾拳直击男人的下巴,蜘蛛|刀同时攻向男人的咽喉,被勾拳打中的男人偏头避过西玲的蜘蛛|刀,却被西玲顺势回身跃起的肘击击中了太阳***。
西玲若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不停,单手撑地回旋高扫,一脚踢在了又一名亡命之徒的脖子上,空翻站定后又一个巧劲踩碎了他的颈骨。
被西玲踹中膝肘的男人接连举刀横扫,西玲一退再退,擒住躲在后面准备偷袭的男人的手腕,脚步闪移,将他推到身前,挡下男人的横刀,西玲趁机滑步抬腿竖劈,重击男人握刀的手臂,在男人受力上身前倾时,蜘蛛|刀刺进了男人的脖子。
西玲冷漠地抽出蜘蛛|刀,走到被击中了太阳***的男人跟前,扯着他的衣服把人拉坐了起来,还在晕眩中的男人开始挣扎,西玲又一拳砸在了男人的太阳***上,在男人晕过去后,她抓着男人的头发,割开了他的喉咙。
呲哔。
最后一个男人,也是看上去最像普通人的江明杰,一直落在最后面,随着西玲解决了一个又一个亡命之徒,他也一退再退,在听见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割喉声音后,他尖叫着逃跑了。
西玲将蜘蛛|刀当作飞刀直掷了出去。
却见头也不回的江明杰越跑越快,忽地一个踉跄,避开了蜘蛛|刀,很快就消失在了街角。
气息微喘的西玲挑了挑眉,她猜逃掉的男人如果不是天赋异禀、拥有百分百闪避的神奇技能,就是觉醒了强化感官之类的异能。
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西玲的脑袋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号,‘为真理而战’是什么鬼?
西玲抬手捏了捏后颈,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应该留下一个活口拷问的。拖着懒洋洋地步子,西玲捡回了蜘蛛|刀,她觉得她的睡眠再这么严重不足下去,估计在猝死前,她就要蠢死了。
回到空无一人的明珠酒店,西玲驾轻就熟地穿过黑灯瞎火的酒店大厅,搭乘电梯回到了房间。
推开门,在看见房间里窗户大开的一瞬,西玲困顿的眼神仿佛刀剑出鞘,锋利肃杀。
风拂过窗帘,猎猎作响。
抬手按开了房间的顶灯,西玲凝眸盯着床尾地毯上的焦坑看了半晌,她缓步走了过去,混不在意地蹲身伸手按在了焦坑的边缘,温热,西玲又想起了‘为真理而战’——罢工许久的直觉在提醒她,事赶事的赶作堆,就不是巧了。
◇◆◇
夜色酒吧。
凌晨一点半,狂欢的人群比末世之前玩得更加疯狂。
酒吧的地下大厅里,正坐在沙发上和阮夏耳鬓厮磨的容九无意一抬眼,就看到了墙面屏幕监控里的西玲。
“姐姐?”阮夏察觉到容九的动作,也扭头看了过去,容貌精致可爱的阮夏仿佛油画里走出来的小王子,疑惑的表情带着些许纯真。
顺着容九的视线,阮夏也看到了即便在群魔乱舞的人群里,辨识度也极高的女人——漂亮到惊艳的柔弱女人。
容九将下巴搁在阮夏的肩上,勾唇笑问:“你的心念异能看出什么来了吗?”
“军人?”阮夏不确定地说道:“可她看起来太不像了。”
“前军人。”容九悠悠地公布了答案。

末世大佬是80年代的外挂免费阅读

看着墙面屏幕里的画面,阮夏惊讶地张了张嘴,他没有看清楚西玲的动作,只看到一阵残影,手上有些不规矩、想搭讪的男人的脑袋被砸在了吧台上,软软地倒了下去。
“阮夏,出去玩吧。”容九揉了揉阮夏的脑袋,柔声吩咐。
含笑目送阮夏乖巧地离开了,容九朝费成辉斜了一眼,不紧不慢地问:“怎么,出什么事了吗?”
长相端正、身材魁梧的光头硬汉费成辉是容九在末世之灾后提拔的心腹,他在走进大厅的时候,先是脚步微顿,作出礼让的姿态等阮夏离开了,才走到了容九身边。
“老板,有人拿着金卡找上门了,我觉得她有些眼熟。”费成辉拧眉说道,看了眼墙面屏幕。
“国安局,空棱计划,玄狼。”容九起身走到吧台,动作优雅地调了两杯酒。
“他们不是都死了吗!”费成辉目露震惊,惊声道。
“死了大半,剩下的都被捞出来了,她——”容九朝墙面屏幕扬了扬下巴,闲闲地说道:“是死了的那大半里的。”
“我一直以为,玄狼是男人。”
“她不死一次,我也不知道玄狼这么冷硬的代号会用在女人身上。”容九撇了撇嘴,想她纵横情报界这么多年,唯一栽过的一回,就是被西玲那女人给骗过去了。
“你先出去吧。”容九端着调好的酒放到了办公桌上。
“是,老板。”费成辉收敛了多余的好奇心,利落地转身离开了。
另一边,西玲在将指尖夹着的金卡展示给吧台的酒保后,懒懒地抬眼,视线精准地落在了角落里暗藏着监控摄像头的方向。
酒保在辨别确认了印着蜘蛛纹的金卡是真的后,恭敬地向西玲欠了欠身,示意西玲跟他走。
手腕一翻收起金卡,跟上酒保,西玲漫不经心地扫视着人群,不愿意跟着军队去官方基地过安稳日子的幸存者可真不少。
酒保带着西玲穿过人群,走到酒吧走廊的末端,推门走进一间不对外开放的包厢,酒保在一副风景油彩画前站定,伸手连击暗处的机关,风景油彩画喀喀喀地往后陷入墙内一寸后左移,露出电梯。
西玲在酒保的注目下走进了电梯。
下降、停稳。
电梯门打开后,是一道白色大理石长廊,不用细看,就知道这条由无数大理石切面构成的长廊里暗藏着数不清的武器陷井,随时能将不怀好意的客人打成肉泥。
沿着地上出现的虚拟路标箭头,西玲在长廊的尽头那数十个岔路中左拐,在途经了七个岔路后,走进了一间没有隔间的大厅。
布置奢华的大厅气质浮夸,西玲扫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目光落在了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容九身上。
留着短碎发的容九穿着黑色长款风衣,衣领敞开着,露出了里面的白色衬衫,容九长相艳丽,凤眼黝黑明亮,第一眼只会让人觉得她很漂亮,细细一看,才能隐约察觉到气场内收的容九身上,那藏于内里的冷漠和危险。
“你还在滥用药物?”容九盯着西玲的黑眼圈,真诚地发问:“你怎么还没把自己给吃死?”
西玲气定神闲地走到容九的对面坐下,拿起一看就是特地用来招待她的酒杯,嗅了嗅。
“没给你加料。”容九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我也没那么多好东西给你浪费。”
西玲没什么情绪地瞥了容九一眼,抿了口酒,抬手竖起了三根手指。
容九摸了摸鼻子,不吭声了,她是下了三次毒,可那不也没毒死她么。
简直变态!
“有事找你。”西玲放下酒杯,轻描淡写地出声。
“交情是交情,生意归生意。”容九后仰靠在椅背上,扬眉笑得和气:“讲交情,还是谈生意?”
“谈生意。”西玲轻悠悠地说道,和容九讲了交情,事后会有多麻烦,西玲没体会过,但围观过,还是谈生意的好,一锤子买卖的诚信交易,再合适不过了。
“好吧。”容九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可惜,直入主题:“我要关于你的异能的详细情报。”
西玲的视线从容九的身上掠过,微微垂眸,慢条斯理地问道:“喊着‘为真理而战’的那群人是怎么回事?”
容九知道西玲这是同意了交易的意思,放下才递到唇边的酒杯:“你遇上了?”
“嗯。”
“在哪儿?”
西玲凉凉地斜了一眼猛然兴奋起来的容九,不紧不慢地说了地点。
打开办公桌上的电脑,手指在键盘上舞出残影的容九笑眯眯地弯起凤眼,看着监控里的画面,戏谑道:“西玲同志,你不行了啊。”
“五十四秒,一个要补刀,还放跑了一个。”容九刻意的上下打量着西玲:“玄狼快成废狼了吧。”
“玄狼在墓地里。”西玲眼脸微抬,淡漠地说道。
“哦。”容九耸了耸肩,盯着西玲看了半晌,也没看出来她到底还在不在乎军人那层身份了。
八成是不在乎了,容九断定,西玲早已经是黑暗世界的一员了,哪儿还能回得去,空棱计划里那几个没死被捞回去的,都做不回正常人了,就更别说西玲这个‘死人’了。
“你对末世之灾有什么看法?”强压下想问问西玲被自己的国家背叛是种什么感觉的作死想法,容九说回了正题。
“没看法,我更关心我的睡眠问题。”西玲懒散地应道。
容九颇为无语,看了西玲一眼,也懒得再卖关子:“为真理而战’是真理教教徒的宣誓,他们相信赤色光晕现象是让他们的人生拥有一次公平选择的神迹,信奉的神叫真神,真神的代言人是先知,先知的真实身份还在查,至于他们为什么会找上你,我也会继续查的。”
西玲和容九对视了一眼,随后点了点头。
“那行。”容九抬手把平板电脑推到西玲跟前,笑嘻嘻地道:“该你说了。”
西玲挑了下眉,看向平板电脑,只见屏幕上显示的是官方新闻网早先公布过的异能者等级划分表——
异能等级划分:
将王级/D级:单兵武器级别的能量值,可控制。
御皇级/C级:组织武器级别的能量值,可控制,但异能特性会呈现在体表,无法按自主意愿消除。
帝君级/B级:战地武器级别的能量值,无法完全控制,异能存在明显的弱点和缺陷,但呈现在体表的异能特性可以按自主意愿消除。
天尊级/A级:战术武器级别的能量值,可随心所欲的控制。
道君级/S级(推测级别):战略核武级别的能量值,可控制,能够彻底摧毁物理层面的现实。
创始级/?级(推测级别):???
注1:以上异能(包括但不限于攻击、辅助型)等级仅以能量值为等级划分依据,不代表实战强弱和异能潜力;
注2:异能等级可以通过后天训练、实战积累等手段进阶。
“我的空间异能等级是B级。”西玲慢吞吞地说着:“目前空间体积已经从一立方米增长到了十五立方米。”
容九的眼神亮了亮,脸上笑意加深。
“不过么,因为无法完全控制,我的空间异能在使用的时候存在明显的缺陷——”西玲微顿,见容九凝眸盯着她,眼底闪过些许浅浅的笑意:“比如,我的空间异能能用来储物的利用率不到三分之一;又比如,一旦我使用空间异能攻击敌人的时候,以我为中心,十五立方米的空间范围内的所有东西都会不分敌我的被一齐粉碎,就连储存在空间里的物品也一样。”
西玲觉得可能不会再有比她还要惨的异能者了。
考虑到城市里的水、电等基础设施基本都在地下,以及密集的建筑主体,如果在城市里使用空间异能攻击——现在的末世生活就已经很惨了,西玲一点儿也不想过缺水少电的日子。
“所以,”语调微微拖长,西玲悠然道:“你想跟我讲交情,找我帮忙,会不会不太现实?”
容九嘴角一抽,默默低头喝了口酒,她也不意外西玲看透了她的小算盘:“没事儿,多跑几趟就好了。我前两天才搞到一批走私军火的匿藏地点,你就帮我个忙,我们一起走一趟呗,辛苦费你拿二成。”
想了想,西玲同意了,容九给的辛苦费十分大方,她也确实很久没摸过枪了,也有点儿手痒。
商定了明晚出发的事,容九露出如沐春风的笑容,一脸诚恳的开荤腔:“你今晚就在我这里过夜吧,我给你叫你几个极品,干累了自然就有睡意了。”
西玲懒洋洋地睨了眼真诚得可以的容九,起身双手放到衣兜里,抬脚便原路离开了。
酒吧里仍旧热闹。
从后门离开的西玲慢悠悠地走在暗巷里,身后有匆忙的脚步声传来,西玲往旁边让了让,两道身影快速跑过,一人,一狗,那道人影又忽地掉头跑回来抓起她的手臂:“对不起!连累你了!快跑!”
“老板,要管吗?”站在大厅里听候命令的费成辉看了眼墙面屏幕里显示的酒吧外围的监控画面。
追着年轻男人和狗的,是他们酒吧的客人。
“嗯,去把那些人解决了,别让他们去打扰西玲。”容九兴味地撑着下巴:“唔,说不定她今晚能睡个好觉。”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