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豪婚老公轻点宠(莫晨曦白灏臣)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神秘豪婚老公轻点宠(莫晨曦白灏臣)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热门小说——神秘豪婚老公轻点宠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莫晨曦白灏臣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白家极其注重门面,绝不会在外人面前让自己人丢脸,白希尧思忖片刻,淡声道:“你现在脱掉外套,去冰库待着。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神秘豪婚老公轻点宠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莫晨曦白灏臣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白家极其注重门面,绝不会在外人面前让自己人丢脸,白希尧思忖片刻,淡声道:“你现在脱掉外套,去冰库待着,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来。”

小说介绍

白家极其注重门面,绝不会在外人面前让自己人丢脸,白希尧思忖片刻,淡声道:“你现在脱掉外套,去冰库待着,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来。”

神秘豪婚老公轻点宠全文阅读

“你都被她弄成这样了还想着跟她结婚?”桂美玲气急败坏地打了下程飞宇的面颊,“白老大,我今天把话撂在这里了,这个婚我们程家必须退!还有她,出了这种事情严重影响了我们公司的名誉,她应该要赔五亿违约金!”
“五亿?”庆可卿震惊得眼睛都快脱眶,“她不值这个钱!”
桂美玲笑了笑,“可卿姐,值不值,看合同的,莫晨曦这两年当红,身价已经不是你能想象的了,而且她违约了,是要付十倍违约金的!五亿已经是人情价了!”
“够了!”
莫晨曦不想再在这里争吵下去,握紧了手指,“违约金,我会自己解决的!”
庆可卿脸上欣喜一闪而过,“这可是你说的,本来也不关我们白家的事,你自己捅的篓子就自己收拾!别想着我们家老爷……”
就在这时,白希尧冷冷瞥了眼庆可卿,庆可卿缩了下肩膀,唇线抿得死紧。
白家极其注重门面,绝不会在外人面前让自己人丢脸,白希尧思忖片刻,淡声道:“你现在脱掉外套,去冰库待着,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来。”
冰库……
莫晨曦忍不住哆嗦了下,站起身时,门口传来一道极为散漫自在的嗓音,矫揉造作的腔调。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我才刚回来呢,老头子你就挑着日子弄死人。”
莫晨曦循声看向门口,灿烂充沛的阳光里,渐渐走来一抹身影。
他穿着黑色的英伦式中长外套,里面是修身的墨色西装,阳光落在碎发上,仿佛铺了一层碎金在上面,他的面孔俊美妖冶,狭长的桃花眼右眼角下方点缀了一颗细小的美人痣,嘴角勾着一抹玩世不恭的似笑非笑,衬得这个人妖气横生。
莫晨曦在记忆力搜寻了许久,终于想到此人是谁。
在白家,敢这样不识好歹跟她的养父说话的人,只有一个。
蟠市白家掌门人白希尧膝下有二子。
老大白曜,性格沉稳,行事谨慎,早有传闻,他会是白希尧的接班人。
二儿子白灏臣,行事乖张,为人玩世不恭,不务正业,自小就跟白希尧看不对眼,在十二岁时就被白希尧扔去国外自生自灭,是白家公认的不得宠的私生子,能进白家族谱已经是白希尧格外开恩。
很久以前,他的风声就消失了,没想到现在竟然会回来。
在场的人跟莫晨曦一样,对于白灏臣的出现,抱有十二分惊讶。
只有白希尧,面色如常,稳如泰山,“回来了。”
庆可卿愣愣地看着白希尧,“老爷,他……灏臣怎么回来了?他不是正在美国读博士吗?”
“我叫他回来的。”白希尧从容道,下巴往边上的座位点了点,“坐。”
白灏臣修长有致的双手深深插入口袋,慢条斯理地走进来,经过莫晨曦时,脚步稍微顿了下,目光轻佻地扫过她的脸,淡淡一笑。
然后懒散地窝进沙发里,翘着二郎腿,眼皮子懒洋洋地搭着,玉竹一样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指头圆润,凝聚着点微光。
在场的哪一个不是正襟危坐,背脊挺直,也就只有他敢这么松懈,不把掌门人当做一回事。

神秘豪婚老公轻点宠免费阅读

桂美玲眼观鼻鼻观心,带着自家儿子先撤了。
“老爷,你把灏臣叫回来,是要做什么呀?”庆可卿脸上表情变幻,白灏臣的归来势必会威胁到他们母子俩。
白希尧用食指敲了敲手里的电子烟杆,“让他回来熟悉一下家里的事业,两兄弟一起干,比较有动力。”
庆可卿脸上的笑容裂了一下。
“阿曜,你觉得呢?”白希尧望向长子。
背光而坐的白曜,闻言唇角轻扬了一下,便没过多情绪,“弟弟肯放弃美国的那边的事业回来帮忙,我自然是松一口气。”
“慢着,我可不是像你说的这样。”
白灏臣抬手,食指微屈,在眉心点了点,缓缓地睁开眼,目光妖冶,“美国那边的事业我要,白家,我也要。”
白曜的眼角微微动了一下,依旧是淡定从容。
“看来读到博士也没能让你把狂妄的性子收一收。”白希尧把烟杆子纳入口袋里,耐人寻味地瞥了白灏臣一眼,“小子,你也不想想自己有没这个能耐。”
“能耐嘛,自然是没有的。”白灏臣嘴角微扬,肆意张狂,“不过,好在我能熬。”
这话亏他敢说出口,饶是莫晨曦,听着都暗自抽气。
然姜还是老的辣,白希尧没有一丝愠怒。
眼看怼得差不多,白灏臣直起身,拍了拍衣面,“十几年没回来了,我得好好端详这个白公馆,看看有哪里需要装修一下的。”
这口气,俨然把自己当成了这里的主人。
狂妄!
庆可卿要气死了,可白希尧无动于衷,她更不敢主动去惹那个私生子,于是把气撒在了莫晨曦身上,“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去冰库啊!”
莫晨曦敛目,低头走出客厅,转去长廊时,一抹颀长身影斜斜倚着墙壁,十足轻浮地对她吹了一声口哨。
莫晨曦炸毛,脚下步伐加快,一条修长的手臂宛如山脉横亘在她前面,“小姐姐,听说你缺钱?”
莫晨曦浑身一震,似有盆冷水从头顶浇下。
白灏臣抛起手中的骷髅球,又接住,“我刚才在门口听到的,看在我俩以前住在同个屋檐下的份上,要不要我借你点?”
“不用。”莫晨曦语气冷漠,快步离开。
这个家里,她不能招惹庆可卿,更加不能招惹这个人。
推开冰库的门,一阵彻骨的寒意扑面而来,莫晨曦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待在这里,让她的头脑很冷静、很清晰。
她坐在冰库唯一的一张椅子上,思索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程飞宇的事情,她大意了。
当时收到短信,愤怒主宰了她的大脑,她只想冲过去狠狠惩罚背叛者,忘记了这样做会给自己招惹来多大的麻烦。
五亿。
对她而言,天文数字,她怕是这辈子都还不清。
“咳。”
冷气无孔不入,莫晨曦蜷缩起身体,膝盖紧紧钻进双臂里。
稳重的脚步声传来,莫晨曦抬眸,眼睑复又垂下,轻轻喊了一声,“大哥。”
白曜颔首,把手里的大衣扔到她身上,“赶紧离开吧,以后没我的通知,别回来了,五亿的事情,我会帮你解决。”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