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脸红呀(梨枝陆犹)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你别脸红呀(梨枝陆犹)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火爆小说《你别脸红呀》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梨枝陆犹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你别脸红呀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你别脸红呀》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梨枝陆犹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你别脸红呀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梨枝是圈内颜值天花板,不少男明星的公开女神,地位稳居一线,众星捧月。
这天,录制综艺节目《我们***吧》,与她合住的竟是腿长逆天,颜值爆表的亚洲首席男模——陆犹。
然而,陆犹性冷孤僻,常常把她当空气。
后来,梨枝在他枕头下发现了自己的照片。
——“你藏我照片干嘛?”
——“辟邪。”

你别脸红呀全文阅读

陆垚走时已是深夜,不知道这个点梨枝有没有睡觉,他故意吹起了口哨,曲调轻浮。
他走后,一个人头从厨房冒了出来,正是他心心念念的梨妹妹。
梨枝没吃晚饭肚子饿,想来厨房找点吃的,结果就撞见了陌生男子进出陆犹的房间。
她看了一眼墙上的钟,第一天就找过来,这么晚了才走。
走的时候还一副餍足的样子。
再转头看着院子里往外走的身影,她突然明白了什么。
白日里郁郁而结的记忆慢慢汇聚成一条线——
听闻model圈同性恋很多。
陆犹对异性冷漠,被传是GAY已久。
他明明就救了自己却不承认,镜头前态度还那么冷漠,就像...
怕小男友吃醋一样。
刚刚走出去的小痞子是陆犹男朋友?!
梨枝也没有多惊讶,圈内见多了,但是基本不会公开。
那么问题来了,她上节目的目标是要撩他,这下怎么玩?
想了半天,有了!
她把剩余的生菜叶子一股脑地塞进嘴巴里,直奔陆犹房间。
走到他的门前,敲了敲门,良久门才从内打开。
“我有些话想。”
………对你说。
剩下的话都被梨枝咽进了肚子里,她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
陆犹手撑着门框,像是刚出浴,水滴顺着墨发往下,淌过冷白修长的颈,汇聚在凸起的锁骨上,陆犹骨相极好,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禁欲气息。
还有,他明明只套了一件普通的浴袍,却穿出了D家高定的感觉,好像什么东西在他身上,都会生出一种高阶感。
视线往下,她顿了顿,这是已经那啥啥过了?
好快啊。
“什么事?”冷漠的声线响起,打断了梨枝的思绪。
梨枝回过神,差点忘记了正事,她指了指门内,“我可以***说吗?”
他回头望了一眼,收回目光时下颌点了一下她的脚下,“就在这说。”
也成,梨枝对陆犹勾了勾手,他没动,她只挡着嘴凑到他面前压低嗓音说:“我刚刚看见你的他了。”
???
他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梨枝叹了一口气,趁他不备从他的手臂下面的空里钻进了房间里,随即便被他的室内的布置惊到,竟然有人把房间收拾的这么整洁,所有的东西都摆放的井然有序朝着一个方向。
她多看了两眼他的床,一脸揶揄,“你的房间收拾的可真干净啊。”
陆犹转身,冷白的脸上覆着一层凉凉寒霜,往她脑门上多瞥了一眼。
“摄像果然都关了,那正好,我来是想和你做个交易。”梨枝检查了一遍摄像头,确认无误后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继续谈。
“刚刚出去的男人是你男朋友吧,你放心这种事我见多了,公众人物都忌讳这些,我会守口如瓶的。”
陆犹:“?”
梨枝见陆犹没说话,便以为他默认了,想法被证实,不由面上一喜,“我呢,也被传是同性恋,但我真的不是,所以我想不如我们炒个CP吧。”
梨枝越往下说,陆犹的脸就越黑。
“你觉得怎么样?”她歪着头看他,水灵灵的眼睛里流露出期待。
“不怎么样。”
“嗯?”
“不早了,我需要休息。”
“那我们明天再谈?”
“没有必要。”
“喂,你不会是怕你家小醋精吧?”
她突然俯身凑到他的跟前,他似乎被吓到,身子向后仰了一下,视线落在她的鼻子上
他们差点鼻子撞鼻子。
梨枝是故意的,她笑吟吟地看着他,为自己成功捉弄到他,在他脸上看见惊慌而得意。
“难道——”她拖长了声调,扬着眼角的泪痣,加重咬字道:“你是怕我?”
他的脸唰的一下变得难看无比,紧绷着下颌线,起身,冷冷地看着她。
“请你出去。”他轻吸了一口气。
见她没动作,陆犹上前一把拎起她的衣领,拎到了门口。
她还要***,他按住了她的脑门,凭借身高优势碾压她。
梨枝——KO!
“你!”梨枝指着他,cp不炒也就算了,竟然一点面子也不给她。
她撩了一把头发,扬着下巴说道:“我可是梨枝,你知道网友怎么评价我吗,又美又飒的***女神,和我炒cp你应该倍感荣幸。”
陆犹盯了她一会,就在梨枝以为他是端详出自己的美貌要为自己的有眼无珠谢罪的时候,冷漠的声音响起,彻底击碎了她——
“徒有其表,毫无内涵。”
“你再说一遍!”
陆犹没说话,却侧眸看了一眼桌上的花瓶,接着合上门,终止了通话。
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这些年,媒体在她身上最常用的词就是“花瓶”,梨枝可谓对这个词深恶痛绝,火星子一秒被点燃。
“你才是花瓶,你全家都是花瓶!不炒就不炒,我早晚让你求着我跟你炒!”梨枝哼了一声,踹了一脚陆犹的门,气急败坏的走了。
回到房间,梨枝开始和自己的助理疯狂吐槽。
梨枝:【这个陆犹长得帅有什么了不起,竟然说我是花瓶,我还觉得他是人格分裂呢,明明在机场的时候跟天使一样,怎么到了这装不认识就算了,态度还那么傲慢,我和他主动提出炒cp,他竟然拒绝我,拒绝我!】
落落:【姐,不是我打击你,犹神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算了吧气坏自己无人替。】
梨枝看见消息眯起了眼睛,勾起眼尾的小痣,妩媚中透着邪气。
她倒要看看这个陆犹真的有这么刀枪不入?
翌日,梨枝精心打扮了一下。
她穿了一件红色V领露背裙,紧身的设计,包裹住玲珑有致的身材,露出引以为傲的蝴蝶骨,裙身下摆开叉设计,又可以若隐若现地秀一下美腿。
收拾好一切,梨枝抬着下颌,跟走红地毯一样,款款走下楼梯。
梨枝刚到一楼,陆犹正好从房间出来。
听到脚步声,梨枝先是一喜,接着撩了一下耳边的碎发,露出精致华丽的耳坠,这还不够,梨枝脚尖一转,斜站着,光洁的背对着楼梯,侧着脸等着陆犹下来。
作为拍过无数杂志写真的女星,梨枝已经能够熟练掌握面对镜头时摆出最美的姿态。
等她凹好造型抬起头,陆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梨枝勾起了唇瓣,拿出手机,娇笑着对手机说道:“喂,易谋啊,我档期太满了,真的当不了你的女主角——”
优雅大方地侧身,视线往上抬,梨枝的笑意还未散开,蓦地僵住。
一身黑衣的男人,目视着正前方,从她身边擦过。
???
这人怎么就这么走了。
客厅的门打开又关上,陆犹戴上耳机,小跑了出去。
梨枝握着手机感受着门关上时刮来的风,简直透心凉。
“……”我不玩了!
-
被陆犹无视后,梨枝气的捶胸顿足,跟落落吐槽,落落语气平淡像是个老妈子。
落落:【一句话,哪天他正儿八经看你大于等于十五秒了,请联系我,我帮你们申请世界第九大奇迹。】
梨枝:【告辞。】
梨枝换完裙子下来,门口正好传来了门铃声。
一打开小屋的门,梨枝就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他看见她的一瞬间眼睛一亮,咧嘴露出灿烂的笑,细碎的阳光洒在他的脖颈上,他像是溺在光里,闪耀,治愈。
“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梨枝问。
“我有惊喜给你。”纪光年对她招了招手。
纪光年是她的师兄,前些年主演偶像剧,现在转型演技派,算是知名小生,这次来是给她送家当的。
她歪头不解,他直接拉着她的手往外跑。
别墅前的马路上正停着一辆白色卡车,远远的,就看见了车上的巨型海报。
海报上,梨枝穿着亮片吊带,凌乱的卷发遮住了半边眼,媚眼如丝,像是勾人心魂的妖精。
“肤白貌美大长腿,入股枝枝你不悔。”梨枝读着海报上的字,脸都黑了。
“当当当~喜欢吗?”
“喜欢你个头,丢脸都丢到全国人民面前了。”
“嗷嗷嗷,你不要掐我,超痛耶,我的粉丝都是这么帮我宣传的啊。”
梨枝还要抬手揍纪光年,林荫道边闪出来一个人影,梨枝和纪光年同时转头看过去。来人有一双浅棕色的眼睛,倒映着清晨的风,目光微凉,仅是一个眼神,便叫人心生寒意。他的额头有着汗,应该刚跑步回来。
纪光年扯了扯梨枝,“你认识?”
“哦,他就是和我***的男嘉宾。”
那必须要打个招呼,“哈喽,我是纪光年,枝枝的好朋友。”纪光年露出了招牌笑容,抬起一只手搭在了梨枝的肩上,梨枝侧目看了一眼,手肘暗暗顶了一下他的小腹。
陆犹淡淡地点了点头,看向了马路边上的卡车——梨枝的海报。
确实太扎眼了。
梨枝顺着看过去恨不得挖个洞把纪光年埋***,尽管心里很崩溃,但她还是强装着镇定,没好气地说道:“你终于也会欣赏***了吗?”
梨枝原以为自己的话会让陆犹嫌恶趁早离开,谁知道陆犹非但不,还盯着她的海报看了好几眼。
良久,响起了他微凉磁性的声音——
“这个人是你?”
梨枝:“......”
合着您是在分辨人脸?
纪光年:“......”
我是不是把枝枝p过头了?
梨枝发现这个陆犹要么不说话,要么就精准踩中别人的痛点。
这时,一辆洒水车出现在了路口。但她没有注意到,走到了马路上,指着自己的海报对他说,“来,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姑奶奶是不是长这样!”
“枝枝!”纪光年突然惊呼了一声。
她不解地侧过脸,只见一辆洒水车正朝她过来,急促的喇叭声像是一道催命符,她瞪大眼睛的同时,心想完了,千钧一发之际,手臂上突然多了道力气,将她扯到了一边。
闷哼一声,她撞到了一块坚硬的东西,有人抱着她转了一下身,小腿上清清凉凉的,心脏砰砰直跳,洒水车的声音渐渐远去。
她缓缓睁开眼睛,抬头,是沁入鼻尖的薄荷味,是线条轮廓分明的下颌。
他垂眸看她,眉头紧蹙,棕色瞳仁里闪过一丝戾气。
黑发如墨,冷白修长的脖颈上沾着水珠,他的声音沙哑,问她:“谁是狗眼?”

你别脸红呀免费阅读

梨枝怂了。
这时候纪光年走了过来,“枝枝你没事吧。”
她的眼珠子转了转,准备躲到纪光年的背后去。谁知道这个陆犹跟知道她想法似的,按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低眼逼问她,“谁是狗?”
“我是狗!汪汪汪!”
腰上的手瞬间松了。
梨枝跑的比兔子还快地钻到了纪光年的背后,焉巴的狐狸尾巴又翘了起来,双手叉腰,“你才是狗!”
陆犹挑了挑眉,懒得再和她计较,敛下眸子,从裤子口袋里掏出纸巾,手指修长白净,擦了擦脖子的水。他微微仰着头,喉结像是桃心的形状,上下滚了滚,弧形线条格外***,偏偏那张脸神情寡淡,过于冷清。
梨枝深呼吸,撩了一把头发,对纪光年说:“我的衣帽间都搬过来了吗?”
“嗯,你的话我都当圣旨好吗,我还带了点食材,你不会做就让你室友帮忙。”
“谁要他帮忙。”
“怎么了,人家刚刚还救了你。”纪光年一回头,陆犹正准备进屋。
“谢啦,兄弟。”他碰了一下陆犹的手臂。
陆犹侧眸,抽出自己的手,声音淡如水,若有若无扫了梨枝一眼,“不必,救条狗而已。”
梨枝:“……”
纪光年:“……”
陆犹走后,纪光年拉着梨枝低声说,“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他说我是花瓶。”梨枝回。
这时一辆轿车呼啸而过。
“什么平?”纪光年没听清,说出口之后视线不受控制地往梨枝的脖子以下移......
梨枝脸一黑。
“你能不能去死一死?”
-
搬完全部家当,梨枝软瘫在沙发上成了一条咸鱼。
百无聊赖的时候,节目组导演来了,还牵了一条狗。通体浑圆的八哥犬,在见到梨枝那一刻,就跟脱缰的野狗一样,挣开链子疯狂扑向梨枝,把梨枝的身上蹭的都是狗毛。
这只巴哥犬名叫暴瘦,是梨枝的爱犬,之前拍戏一直寄养在宠物店。节目组听说之后,自动请缨把瘦瘦接了过来。
梨枝见到久违的狗儿子心情所有缓和,纪光年却不行了,他怕狗怕要命,瘦瘦偏偏是一只黏人的狗,就喜欢找他玩,冒出一身冷汗之后,他准备溜之大吉。
梨枝也准备出门去趟公司,这会正好搭纪光年的车,半小时的车程抵达两人同属的影视公司——行渊影业。
行渊影业,圈内鼎鼎有名的老牌影视公司,捧出包括梨枝、纪光年在内不少一线小生小花。行渊艺人出道之前,都要接受公司的表演培训,取得合格成绩才能毕业,出道后还有定期的业务审核,艺人的整体素质在圈内首屈一指。
如此严谨的企业文化之下,还是出了梨枝这个业界耻辱,口碑风评差的不像话,全网黑料一大堆,如果不是有人顶着,早就被公司的高层老人们们踢出去了。
梨枝这次会亲自来公司,是因为经纪人周玫给她接了个水下拍摄的通告,她怕水几乎公司人尽皆知,周玫整这一出无非是在打她的脸。
自从出事,周玫没少接这些为难她的通告。轻车熟路到达行渊老总的办公楼层,结果在办公室外,梨枝就遇到了冤家。
梨枝翻了个白眼,打算当看不见。
沈薇却好死不死地挡在了她的面前,“怎么,现在一看见我就想躲了吗?”
“你在路上看见狗屎不躲?”
沈薇本来要发飙,却生生忍了下来,“啧,看你现在这张臭脸,一定是压力太大,内分泌失调了吧,毕竟现在网上全都是骂你的人呢,心里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关你屁事。”
“你不知道吧,自从你出事了,你的资源都给到了我的身上,所以你越倒霉我就越开心。钱宁导演你知道的吧,他的新戏我是女一号,听说当初给你递过剧本呢,不过他和我说眼光不好才会找你,我才是他最满意的人选。”
沈薇长相姣好,凭借一对胸器上位,是梨枝在公司里最大的竞争对手,“摸胸门”的另一位主角就是她,两人积怨已久。
梨枝翻了个白眼,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陆犹的那句话。
“徒有其表,毫无内涵,花瓶而已,有什么好炫耀的。”梨枝这样想着也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沈薇隐隐有些爆发。
“我说你吃饱了撑着这么闲吗,还成天帮我盯着网友评论,演了这么多部戏,豆瓣评分有一部4分以上的吗?还好意思在公司里走来走去,你长着脑袋是为了增高用?”
“梨枝!”沈薇顿时暴跳如雷。
梨枝一把推开拦路的她,沈薇穿着高跟鞋,险些站不稳。
梨枝:“我有事找老傅,我们的帐以后再算。”
沈薇还要发作,梨枝这边已经敲开了傅行渊的门,她立马闭嘴,忌惮地瞪着梨枝,梨枝看都不看一眼,进到办公室合上了门。
眉眼温驯的男人正端坐在办公桌前,三十左右,带着金丝眼镜,身着深色西装,举手投足之间成熟内敛,矜贵优雅。
“又和沈薇吵架了?”傅行渊抬起头看向梨枝,刚刚外面的动静他都听见了。
梨枝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坐下之后便开门见山,“你把我的资源都给她了?”
“对,前段时间你出事,品牌方纷纷解约,资源给到她也是常情,希望你能理解。”
“能理解,但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你啊,还是这么记仇,这次来找我什么事?”
说起正事,梨枝从包里拿出手机,“你看看我现在接的都是什么烂通告,周玫明明知道我怕水,还把这种通告接过来,存心给我找茬不是。”
傅行渊看了一眼,“这件事是我默许的。”
“为什么啊?”老傅对她一向不错,公司老古董们看不惯她,是老傅力排众议保的她。
傅行渊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名牌,骨节分明的手指,根根细长,“目前敲你的通告只有这个,你没有其他选择,今时不同往日,你也该低头看看山下的风景。其实每个人都有恐惧,选择逃避,我们就永远长不大。”
“这是我一个开俱乐部的朋友,他那开设了私教游泳项目,场地和隐秘性都很好,你考虑好可以给他打电话。”
梨枝拿起名片看了一下,念出了上面的名字——陆垚。
-
半山公墓,青青草地里沉睡着一排排墓碑。
陆垚摆放好贡品,起身拍了拍陆犹的背。
陆犹站在一块大理石墓碑前,垂眸看着墓碑上的照片,捧着一束百合花静默不语。回过神后,怔怔将手里花放到了墓前。
照片上是个温婉娴静的妇女,笑容恬静,与陆犹有几分相像。
陆垚见他的样子,深叹了一口气,“你什么时候才能想开,都过去了十几年了,坐牢也得有个刑满释放的日期啊。”
他这个弟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冷冰冰的,眼里也总是不见任何情绪,不会笑,也不会哭,就像是活在牢笼里一样。
陆犹又看了一眼墓碑上的照片,转身,“走吧。”
还是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陆垚赶紧跟上他,苦口婆心地劝道:“你惩罚自己也该有个限度是不是,人不能一辈子都活在阴影里,你得往前看,才能看见有光的地方。”
“没有。”
“还说没有,我听说你在机场救了梨枝却死不承认,是不是?”
陆犹的步子微顿,他缓缓抬起眼皮,看向了远处泛黄的天光,浅色瞳仁里映出晚霞的颜色,浓的艳的,像她身上穿的红裙的颜色。
陆犹轻晒,刚要矢口否认,山梯上缓缓走上来一个人。
陆垚也看见了,那人手里捧着一束小雏菊,白裙飘飘,乌黑亮丽的卷发像海藻一样披在肩上,余晖映在她的脸上,像是一幅画,美的恰如其分。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陆垚不禁讶异道。
-
梨枝从公司出来,便去附近的花店买了一束小雏菊。
路边招了辆出租车,司机年纪大估计也不追星,所以不认识她。
“姑娘,你去哪啊?”
“半山公墓。”
梨枝到的时候,日薄西山,晚霞把天边染成了大片红色,走上山间的石阶,恍然有些惆怅。
她从山下看到山顶,意料之外,看见了陆犹。
他怎么也在这?还有他旁边站的这位。
啧,这小两口真是恩爱也不怕被拍哦。
这两人也在看她,陆犹身边的男人还挺激动,似乎口中提到了她的名字。
梨枝忽然萌生了恶趣味。
距离逐渐拉近,梨枝唇如胭脂,眼角勾起风情,对陆犹身边的人抛了个媚眼,明目张胆地持靓行凶。
那人满是不可置信和欣喜若狂,怔愣在了原地。
你男朋友不过如此嘛,梨枝得意地对陆犹抬了抬下巴,随后不给他任何反击的机会,扭头擦身而过。
“阿犹,你看见她对我放电没......嗯?你怎么在发呆!”
YEAH!!大仇得报!
梨枝嘚瑟完,继续找着墓碑,七绕八绕,终于找到,却发现已经有人放了一束花,清新淡雅的小雏菊,与她手中的一模一样。
墓碑上的照片,男人留着长头发,五官端正,眉眼不羁,鼻梁上有一个小小的疤。
梨枝蹲下身子,将手里的花与地上的摆在一起,忍不住调侃起了自家老爸。
“老爸,你的女粉也太长情了,这么多年了,还有人给你送花,到底谁啊?”
当然,没有人会回答她了,不过没关系,梨枝继续自言自语道:“最近有点低谷,不过凭你女儿天生丽质难自弃,总有一天会翻身的。”
“前几天有个变态尾随我,一帅哥救了我,转眼我就和他在节目中碰到了,你说巧不巧。可惜啊,是弯的,不然我肯定就——”
梨枝的声音戛然而止,微微皱了皱眉。
“他长得是很帅,但性格太烂,老把我当空气,讲话也很难听,说我是花瓶,气死我了。你知道那些无聊媒体也老说我是花瓶,我的演技明明可以……”
再往下说,梨枝敛下眸子,神情落寞,言语之间难掩委屈。
“那些事我没有做过,是他们乱写——”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风吹树叶传来的窸窣声响,不疾不徐,像是温柔的抚慰。
梨枝将眼泪憋了回去。
哭的人应该是那些活在阴沟里的人,她要做的是永远往上爬,让他们望尘莫及。
风停了。
不远处来了一家人,梨枝吸了一下鼻子,赶紧站起身子
“老爸,你女儿不能在这待太久,以后再来看你……拜拜。”
离开墓地,梨枝带上墨镜,掏出包里的手机和名片,拨通了名片上的号码。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