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暮(柳楚玉赵煜)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半生暮(柳楚玉赵煜)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一样的古言,不一样的精彩。《半生暮》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小米原创的一部古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他才冷冷地突然地开口说:“柳大将军真是好大的胆子,敢在朕眼皮底子下偷偷起兵谋逆造反!”

小说介绍

一样的古言,不一样的精彩。《半生暮》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小米原创的一部古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他才冷冷地突然地开口说:“柳大将军真是好大的胆子,敢在朕眼皮底子下偷偷起兵谋逆造反!”小编为您带来半生暮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天气正逢倒春寒,御花园里的花草虽然抽了些嫩绿的枝叶但还是挡不住这料峭的寒意。
柳楚玉跪在大殿的地上不敢抬头看着龙座上的人,她从被传过来就一直跪到现在,冰冷的地面隔着衣料吸收着她身上的温度,她冷的几乎有些跪不住。
赵煜看都不看她一眼低头批奏折,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他才抬起头皱着眉看着眼前跪着的人。

半生暮全文阅读

天气正逢倒春寒,御花园里的花草虽然抽了些嫩绿的枝叶但还是挡不住这料峭的寒意。
柳楚玉跪在大殿的地上不敢抬头看着龙座上的人,她从被传过来就一直跪到现在,冰冷的地面隔着衣料吸收着她身上的温度,她冷的几乎有些跪不住。
赵煜看都不看她一眼低头批奏折,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他才抬起头皱着眉看着眼前跪着的人。
他才冷冷地突然地开口说:“柳大将军真是好大的胆子,敢在朕眼皮底子下偷偷起兵谋逆造反!”
语气中压抑着的怒意让柳楚玉浑身一僵,她僵硬地抬起头仿佛听不懂似的脸上带着茫然。
“你可知这是多大的罪名!”
赵煜把一本奏折摔在柳楚玉面前,柳楚玉低头看着奏折上罗列的种种罪状,她艰难地喘了几口气。
她颤声开口:“求皇上明查!家父肯定是被冤枉的!求皇上开恩!”
“这个时候你倒是愿意求朕了,朕问你,你来朕身边究竟是怀着什么样的目的!”
赵煜疾步走到她面前***钳住她的下巴,他怒气冲冲地盯着柳楚玉的眼睛,眼神里带着凌厉的审视。
赵煜看着她哭红的眼眶心里面突然有些烦躁起来,他厌烦地松开手***地一甩袖子。
柳楚玉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凄然一笑道:“臣妾任凭皇上处置,不过臣妾只有一个请求,恳求皇上能查清此事还家父一个清白,不要连累了家族其他人。”
她说完重重地往地上磕了一个响头,然后伏在地上长久没有起来。
赵煜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忽地露出来一个啖食人肉般的狠厉笑容。
“来人,把玉贵妃关到刑房!”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柳楚玉意识模糊地想着,身上传来尖锐的痛意,她身上的衣服早已被蘸着盐水的鞭子抽打的支离破碎,堪堪挂在身上。
牢房处突然进来几名嬷嬷,二话不说地就开始给她解镣铐,她看清这几张熟悉的面孔之后剧烈地挣扎起来。
她认得,这是替她洗浴的人,今晚恐怕要侍寝。
一名嬷嬷不耐烦地拉扯着铁链,被磨蹭到伤口的疼痛让柳楚玉忍不住一颤。
她的伤口还都未结痂,泡进温水中蛰疼的厉害,一场沐浴下来宛若酷刑似的让她出了一身冷汗。
她站在偏殿的门口踌躇着不敢***,赵煜醉眼朦胧地盯着她,喝醉的赵煜更是喜怒无常,柳楚玉怕的厉害。
赵煜懒洋洋地开口:“你站在门口是要等朕去请你吗?过来!”
柳楚玉低头进来跪在赵煜脚边,赵煜看到她这幅心如死灰的表情就来气,他***抬起她的下颌冷冷地道:“你身为朕的妃子到现在还未侍寝过,你不觉得不妥吗?”
“还是说伺候朕让你觉得恶心?”这句话伴随着衣帛撕裂的声音,柳楚玉伸手想要遮住自己,手伸到一半又想到什么似的放下来,低眉顺目地承受着赵煜的粗暴。
赵煜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如何拿捏眼前的人,他忍下心里那股莫名想要亲吻她的念头,接着一把把她扔到塌上覆身上去。
她躺在赵煜身下细细地发着抖,无论是身下还是身上都痛的让她像一只被***剖开的蚌,被迫露出里面柔软的命脉。
赵煜***地一挺身,在她耳边低语道:“先从你父亲开始,明日朕带你看行刑。”
柳楚玉仰头发出一声凄厉的哭喊。
赵煜捏住柳楚玉的脖子狠狠道:“当着朕的面哭丧?你不如留着力气明天再喊吧,只怕你到时候喊都喊不出了!”
他伸手拿过旁边的一粒药,掰开柳楚玉的嘴硬塞了***抬起她的脖子逼她服下。
第二天一早她醒来刚坐起身便浑身一软地倒在了床上,身上各处的伤口开始钝疼起来,她咬了咬牙准备尝试再坐起来就被几个嬷嬷从塌上拉了下来。
她双腿失了力气似的跪坐在地,随后又被不由分说地开始洗漱穿衣,当她看到那身艳红色的华服时愣住了。
她张了张口拼命地想说些什么,但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她惊恐地掐着自己的脖子拼命逼着自己呕吐。
两拳难敌四手,最后她还是被逼穿上了那身红裙子,衬着那惨白的面孔妖冶的像是傍晚空留余烬的夕阳。
到了刑场早已有不少百姓聚集在那里了,他们往邢台上扔着菜叶、鸡蛋等杂物,口中尖厉地咒骂着。
柳楚玉被带到了赵煜身边,她一见到他就直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她说不出话只好***地在地上磕头,微薄地希望着赵煜能够大发慈悲,眼前几乎一片黑,她隐约能感受到温热的鲜血从额上缓缓流过脸颊散发着***味。
赵煜只是睥睨着她未曾言语,直到柳将军被带上了邢台他才扭头说了一句:“你不想看看你父亲吗?”
柳楚玉闻言立即扭头往刑场的方向上看去,柳成林几乎被折磨地没剩几口气了,他跪在地上的双膝颤抖着,身上留着许多新伤旧伤,有的还未结痂,有的则是痂处破裂,头发乱脏地散着,早已不见昔日的威风凛凛。
她无声地哽咽唤了一声父亲,赵煜伸手***地固定着她的头逼着她往前看着。
“你给我睁大眼睛看好了!”他附在她耳边声音不大地说着。
“楚儿乖,闭上眼睛,别看。”
柳成林温柔地对着台上的女儿比着口型,手起刀落,鲜血如同井喷撒了一地,他的表情凝固在了地上滚落的那个头颅上。
柳楚玉***地摇头哭喊着,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无力地看着父亲的头颅被悬挂在城门上。
柳楚玉觉得那股血似乎要从四面八方涌来汇至自己的脚下,天地之间一片血红色,她精神恍惚地扭头望着赵煜的侧脸。
“看,流了好多血。”赵煜扭头笑了笑一脸毛骨悚然的温柔表情。
“玉儿,朕恨你!”
耳边传来带着恨意的喟叹。
柳楚玉身体抽了几下,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

半生暮免费阅读

柳楚玉意识朦胧间仿佛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小名,她想睁开眼睛看看眼前的人是谁,但用尽力气也只是动了动眼皮,她觉得身上一会儿冷一会热的,水深火热之间她似乎看见了自己的父亲像小时候她生病时那样坐在她的床头,他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曲子笨拙的哄着她。
柳楚玉伸长手想要拽住父亲的袖子,但是她却怎么也够不着,她急了一头的汗抬头准备喊他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了滴落到了床上的血,她猛地一抬头看到柳成林的头滚了下来,脖颈处一直往外冒着血,滚落到地上的头颅还笑着望着她唤着:“楚儿。”
柳楚玉剧烈的喊叫起来,但是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她挣扎着睁开眼泪眼朦胧地看着眼前的丫鬟香榭。
“娘娘!您终于醒了!您可吓死奴婢了!”香榭带着哭腔。
柳楚玉无力地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尝试想要坐起来却失了力气又摔回床上,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她感觉喉头一阵***气,摊开手一看,掌心里点点殷红。
“娘娘,太医说您以后肯定就落下了病根了,这以后天冷了都要注意点。”香榭哭哭啼啼地说。
柳楚玉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努力地露出一个让她安心的笑容,香榭终于忍不住的大哭起来:“娘娘,您的娘家人都没啦!皇上他过几天就要迎娶苏丞相之女为妃了,娘娘您以后可怎么活啊!”
柳楚玉脸色一下子白了,她恍惚想起刚才意识模糊间做的那个梦。
是啊,从此以后这世上的柳家人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第二天她跪在皇殿外恳请赵煜能让她回柳家看一眼,赵煜不理会她,门外站着的小太监再一次走上前来劝她回去。
“娘娘,您快回去吧,皇上还是不肯见你,就算您在这里把腿跪断也是一样……”
柳楚玉头也不抬地伏在地上,一副铁了心的样子,小太监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摇摇头走开了。
今天天气本来就不好,风很大,乌云盘旋着堆积在皇城上空,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息。不一会儿就开始噼里啪啦地下起了雨,地面上被雨点砸的腾起一阵灰尘,很快就溶成了泥水,天空电闪雷鸣的,雨水裹着寒风往人脸上刮着。
柳楚玉受了寒在雨中咳了起来,雨水下得紧,浓密的睫毛被雨水打湿了贴着下眼睑,眼睛都睁不开,衣服湿淋淋地剥削着她的体温。
不知道过了多久,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双明黄色的布靴,她抬眼向上望去,赵煜表情复杂地低头看着她。
赵煜看到柳楚玉抬头脸上的表情顿时一收换上了那副冰冷生硬的面孔。
他声线平淡地开口:“你既然想看,朕允你便是,只不过希望你不要再给我生出一场大病。”
柳楚玉一怔,她闻言只是收回了目光重重地在地上磕了一次头便准备起身,但是因为跪的太久身形一个不稳便脸朝地往地上栽去。
赵煜眼角一跳猛地冲出雨伞的遮挡伸手揽住了她,怀里的身体一僵,顿时没了动作。
赵煜反应过来后便下意识的一松手,她又再次跌入了泥水里,这一次她缓慢地爬了起来,而赵煜则头也不回地进到了殿里。
柳楚玉已经有三年没有回过柳府了,虽然时间有些久,但是这样的柳府让她陌生又心生畏惧。
还没有走到门口就看到这里有重重的官兵把守着,非常的压抑和沉闷。
等她站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有种从一场可笑的梦中醒来的彻悟感,她幼时见到还是少年的赵煜时便喜欢他,那个时候的赵煜虽然青涩却挺拔的像根青竹,眉目清秀,全然没有现在的狠戾。
他同她说话时轻轻柔柔的,像是林间的阳光撒到了地上的白花上,就是因为这样她才误以为他似乎对自己也留有余情。
后来他当上了当今的天子时她满心欢喜地等着要嫁给他。
但是当站在柳府门口时才深觉这只不过是她的一场荒唐梦。
她推开大门步至庭院,昔日的柳府已经人去楼空,房屋里的东西都被搬空了,只剩下院子里的那棵大梨树在微风细雨中吐露着洁白,地面上还沾染着一些没有清理干净的血迹。
她出神地走到梨花树下,她像小时候一样坐在树下的秋千上荡了起来,有时候动作大了便会有梨花从头顶上飘落下。
一切犹如从前一样,但是她身后再无一人,她往后的梦里都掩埋着尸山白骨。
转眼间就是赵煜和苏莹婉的大喜之日,皇宫里一片喜庆的红色,宫女太监们都热闹的议论着新王妃,花园里的枝叶上都系满了红丝带。
香榭在门口张望了一会儿便回来试探的唤了一声:“娘娘……”
柳楚玉回过神来,她现在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有时候她坐在门槛上就能坐一下午,眼睛里一点神采都没有。
她笑了笑用手摸了摸香榭的手没说话,那天她被喂了哑药,从刑场回来后赵煜便给她解了毒,但她却几乎很少说话了,总是用一些简单的动作回应着。
那人要娶亲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早就不是那个钦慕他的小姑娘了,她的心早已经被燃尽了,她一腔的喜欢只不过是他利用的弃子罢了。
她的心沉进了他一手挖出来的坟墓里,从此再无回响。
落日西沉的时候,安才贵带着几个小太监小碎步地走了进来用尖细的嗓子禀告道:“娘娘,皇上让我来接您,轿子正在外面侯着呢。”
柳楚玉点点头然后就这么身着素装地准备往外走。
“娘娘请留步,皇上特意叮嘱老奴说让您好好打扮打扮!”安才贵挑着眉笑意盈盈的打量着柳楚玉身上守孝的白衣。
“不要让新皇妃难堪。”
殿里正一片歌舞升平,身着纱衣的舞女衣袂飘飘的宛若天宫上的仙女,赵煜坐在龙椅上看着下面的群臣热络地互敬着酒,面如止水,看不出什么心绪。
柳楚玉出现在正殿门口的时候议论声突然戛然而止,他们都知道皇上还留着这位罪臣之女,甚至连妃位都没有贬,但要论宠爱,皇上却从来没有对她露出过笑意。
只能说,君心叵测啊。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半生暮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