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人不撒暗糖(尹南笺赵北笙)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明人不撒暗糖(尹南笺赵北笙)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明人不撒暗糖》是作者灼灼不停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尹南笺赵北笙 ,小说讲述了”尹南笺僵硬地搂着对方,“学弟你……现在走得了吗?”一片寂静。小编为你带来明人不撒暗糖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介绍

《明人不撒暗糖》是作者灼灼不停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尹南笺赵北笙 ,小说讲述了”尹南笺僵硬地搂着对方,“学弟你……现在走得了吗?”一片寂静。小编为你带来明人不撒暗糖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尹南笺僵硬地搂着对方,“学弟你……现在走得了吗?”一片寂静。
嗯,看来是走不成了。
在简单比较了打120等待救护车的时间和直接去最近医院的时间后,尹南笺将帽子一戴,二话没说弯下腰十分利落地将他整个背起来。

明人不撒暗糖全文阅读

谈论起这位主儿,算是全校皆知的风云人物,长得“奶里奶气”的标准小鲜肉,入校时凭借高清无滤镜的军训照在校内***走红,不仅帅,且脾气好,且学业优秀,且爱好广泛,且没有女友。
重点是没有女友。
“还……还活着吗?”尹南笺话都说不利索,手在他眼前绕了几下,低头试探道:“赵北笙?赵学弟?赵小男神?”她咳嗽两声,提了提音量:“大哥?”赵北笙半靠在她怀中,难受地蹭了蹭她的脖颈,算是回应。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尹南笺僵硬地搂着对方,“学弟你……现在走得了吗?”一片寂静。
嗯,看来是走不成了。
在简单比较了打120等待救护车的时间和直接去最近医院的时间后,尹南笺将帽子一戴,二话没说弯下腰十分利落地将他整个背起来。
“我这可不算是乘人之危耍流氓啊。
”尹南笺心想,“我是好人,助人为乐。
”颠了颠重量,她有些吃力地背着人,但好在医院不远,还算应付得了。
此刻非常感谢自己亲爱的爸爸不顾她妈反对,从小对她的训练和培养。
尹爸曾经是个健身教练,岁数大了就开了家健身房,平日酷爱的电视节目一水的拳击格斗比赛,于是女儿出生的一刹那,就发誓要传授宝贝女儿毕生所学。
“南笺。
”热血的尹爸抱着还嘬奶嘴昏昏欲睡的尹南笺小朋友,站在自家健身房大门前兴高采烈道,“看!爸为你打下的江山!”正所谓悲剧的开端就是孽缘的一半,经过尹爸苦心训练后,尹南笺小朋友打小就精通各种防身术,力气大不说,深受动漫加基因影响正义感贼强,在老家其他小女孩还嘤嘤嘤被看门大白鹅啄哭的时候,尹南笺就已经两手一挥把女孩们护在身后,嗷嗷嗷地冲大白鹅一顿虎操作。
夜间冷风萧瑟,一个漂亮的女孩背着一个更漂亮的男孩走在大马路上,奇怪又和谐的组合回头率自然高,但尹南笺没什么心思去管那些频频投来的目光,此刻迈着长腿拿出走长征的气势,嘴里还喋喋不休地和赵北笙讲些不着边际的废话,试图唤醒他一丁点意识。
电视剧里的套路:不能睡,睡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学弟,革命尚未成功,中国的建设还需要你,你可不能就么早就挂了。
“学弟,你睁眼看看,二十一世纪这高楼大厦歌舞升平的,霓虹灯彩旗灯能闪瞎人眼。
“学弟……哎哟我去,顾着说话,走错道了。
”“我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耳端热闹得跟过年放鞭炮似的,赵北笙扯着嘴角笑了一下,但眼睛还是闭着,语气微弱:“我就是胃痛。
”“胃痛痛成这样?”尹南笺完全不相信,语气不自觉多了一丝责备,“你吃什么了?”“火锅,辣椒,小龙虾。
”“……”“大概还有一堆冒油的炒菜,吃太多记不得了。
”“你和我说实话,你就是不想活了是吧。
”好在尹南笺还是平安将赵北笙送到医院挂急诊,刚背上二楼,值夜班的小护士们在看到这难得一见的美少年后眼睛噌地一亮,一下子都涌过来嘘寒问暖。
尹南笺叹气,十分自觉地站在人群之外刷手机。
医院的空调开得足,又背了个大活人这么多路,冷热一交替,她顿时额头直冒汗。
“那个……”尹南笺抬眼,从人群缝隙里看见赵北笙冲她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白晃晃的灯光照耀在他略显苍白的脸颊,像是一个精致的SD娃娃。
“你可不可以过来陪陪我?”尹南笺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你喊我?”他笑:“嗯。
”小护士集体闭嘴,往后瞧了眼已然蒙了的高个女孩,都识趣地走开让出一条道。
尹南笺咳嗽一声,默默地坐他旁边:“学弟,我介绍下我自己。
大三金融系,尹南笺。
”赵北笙点头,似是在打量,嗓音低沉一字一句道:“我记得你,尹南笺学姐,当初新生开学典礼的时候我看见过你。
”“你……认识我?”尹南笺感叹,哎哟我去,能被男神记住还挺受宠若惊的。
“准确来说是我认识你,学姐应该不认识我。
”他嘴角上扬露出一丝笑意,带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我叫赵北笙,大二金融,恰好是你的直系学弟。
”“啊,你好。
”他可真谦虚,尹南笺想,在泽远大学谁不认识他。
两人无话,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排号却还迟迟轮不到他们。
“还疼吗?”尹南笺看到他额间不断渗出的点点汗珠,忍不住开口问。
赵北笙含混不清地“嗯”了声,看起来疼得快要神志不清了。
尹南笺站起身去看门前的显示屏,还有一人在里面,眼下也只好先坐这儿等会儿。
她开始从身上翻找,看有没有什么转移注意力的东西的,正好摸到左口袋里的玫瑰花,于是起身又在对方面前半蹲下,抬头把颠得快蔫儿的花放在他面前。
“笑一个,学弟。
”尹南笺轻声说,“别睡着了,大***节的,死了就化蝶了。
”赵北笙抬手接过玫瑰花,抬眼轻笑:“学姐,你可真有趣。
”两人目光相对的那一刻像是慢速镜头,镜头里的男孩五官柔和得不可思议,面庞比女孩子更精致,却没有丝毫女气,反而带着邻家弟弟的那份斯文温润。
尹南笺准备的那些安慰话语顿时卡壳,形容不来这是什么心情,脑子里面就一句——差点把持不住。
全校女生的梦中***果然名副其实,长着一张引人犯罪的勾人面容。
此刻是夜里八点半。
机械冰冷的提示声恰好响起:0123号。
尹南笺强行制止住自己的发散性思维,将赵北笙一只胳膊拽起来搭在自己肩上,半扶着走***。
医生五官端正,看起来颇为年轻,白大褂左胸别着牌子:肖晨。
肖晨停笔抬眼,瞅了眼赵北笙,又瞅了眼尹南笺,愣了半秒,话锋一转多句嘴:“家属?”“不是。
”“女朋友?”“不是。
”在他兴致勃勃地说出某匪夷所思的关系之前,赵北笙轻柔而又淡漠地制止住:“舅舅,你再问下去,我真得死在你这儿了。
”尹南笺有些惊讶地看赵北笙:“你舅舅?”“亲舅舅。
”肖晨乐呵呵补充,“哎哟,真巧。
”赵北笙顺着他话说:“碰巧。
”肖晨顿时笑得像是脸上开出了一朵***的花,揶揄道:“赵北笙,你好像看见我很失望啊?怎么着,还怕我把你给治死了?”“你大学挂了三门,重修了两次。
”赵北笙现在就算是个病人,思路也依旧无比清晰,“你还告诉我,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确实都是自己年少不懂事时说的,找不到反驳点的肖晨没好气道:“哪儿不***啊我的好侄子?”“给我开点胃药就成,我就是***病犯了而已。
”肖晨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他似是想要说什么,但碍于尹南笺在场,嘴巴张了又闭,最后咬咬牙憋出一句:“你就惯着她吧!”赵北笙只是笑。
十分会看气氛的尹南笺立马丢下一句“你们聊”,正准备自觉地出门,刚转身,手腕一下子被人给轻轻拉住。
尹南笺回头,正好对上赵北笙那双清澈的眼眸,他眼中琥珀色的光被不知名的情绪淹没。
赵北笙抿嘴,也不说话,就一副“我好可怜,你抛下我就不是个人”的表情死死盯着她。
尹南笺惊了,脑回路立马如小火车开动般呜呜地转。
赵北笙在干吗?赵北笙在卖可怜。
他他……他冲自己卖可怜做什么?“那什么,我在外面等你,我不走。
”尹南笺别过头不看他,典型的吃软不吃硬。
赵北笙这才满意地松手让她离开急诊室。
肖晨盯着自家侄子手里攥着的玫瑰花,半晌吹了个口哨:“挺漂亮,大侄子眼光不错啊。
”话音未落,那一抹撩人神情在赵北笙的面庞瞬间消失殆尽,他回眸,面无表情地盯着肖晨,似是打量,似是审度,盯得对方全身发毛,打了个冷战。
“看什么看,看上我了?”肖晨瞪他。
“前五分钟,看了三次脸,两次腿,一次胸。
”此时赵北笙口吻清冷又平静,不带一丝感情,和刚刚略微撒娇的神态判若两人。
肖晨把座椅悄悄往后挪了十几厘米,迎上对方略显瘆人的微笑。
“看得很开心?嗯?”尹南笺刚出去没多久,就看到走廊跑来一长发男子,桃花眼、大长腿,五官深邃得像个混血儿,不知为何,一副花花公子的味道。
他左看看,右瞧瞧,瞥见她站在急诊室门口,咧嘴露出八颗白晃晃的牙:“***,有没有看见一个长得好看一比但比我稍差的小白脸路过啊?”尹南笺被这形容逗乐了:“赵北笙?”“哟,你认识啊。
”“花花公子”撩拨了下他那用定型喷雾精心整理的发型,“抱歉问一句,还活着吗?”“半死不活,被我在路口捡到了。
”“花花公子”立马爆笑:“哎哟我去,姑娘你人真好,我替我们家小北笙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举手之劳而已,既然你是他朋友,我就先走了。
”“啊,正好我开车来的,我送你吧***。
”“花花公子”十分热情地说。
“不用了,我正好散散步。
”尹南笺想了想,她和赵小男神本来就是偶遇,之前不认识也不好一直待在这里充熟人,于是和这位“花花公子”叮嘱几句后就回去了。
昏暗天色下枝叶簌簌低语,忙完接近九点,尹南笺哼着歌走在街道上,还得帮桃子买打折炒面。
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三秒钟之后又振动了两下,而后就顽强地如同发了春一般欢快地振动个不停……今天她这百年响不了一次的手机真是格外热闹。
她腾出一只手解锁屏幕,定睛一看,“母上大人”一连给她发了十二条微信。
第一条“今年三伏天时间表”,第二条“不转不是中国人”,自动过滤第三条第四条第五条,直到最后才接上一个拼多多的拼单邀请:您的好友佟咚咚女士499元拼了个可坐可躺轻便式折叠婴儿推车,快帮她砍一刀。
尹南笺嘴角微微抽搐,立马回拨。
好半天,对方才懒洋洋地回了个“喂”。
“您买婴儿车留着过年?”自从她妈学会网购,冲着这甭管是啥,逢打折必要插一脚凑热闹的性子,他们家总有一天要宣告破产大吉。
“这不打三折便宜嘛!”佟咚咚女士理直气壮道,“我囤着给我未来孙子备着。
这材质都是进口的,放好多年都没事。
”说完又抱怨,“都看见了还不快帮我砍一刀。
”“我亲爱的妈,您女儿目前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您是不是考虑得太早了?”“那还不是你不争气。
”“有您这么说自己亲生女儿的吗,我才二十岁出头!”“我二十岁出头的时候,村里的小男生已经排队给我送花了。
”佟咚咚女士无比得意,得意之余还夹杂一丝恨铁不成钢之意,“白瞎了你这得我真传的长相。
”尹南笺无语,敷衍几句就掐了通话,又想了想,叹口气,真的点进拼多多砍了五毛。
耽误几分钟,门口卖炒面的小摊子正准备收摊走人,尹南笺一路小跑才十分幸运地买到了最后一份。
掏钱时她发觉自己似乎把玫瑰花留在赵北笙那儿了。
唉,好容易收到一异性的花,虽说是个不到十岁的小朋友可怜她的。
她感慨,命运这玩意儿,就好像是一份热气腾腾的高数卷子,永远不知道下一题出得会有多匪夷所思无处下笔。
例如走着走着捡到一病美人。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到赵北笙,尹南笺的感受只有一个:和传闻中的不一样。
传闻中他是不沾地的谪仙,衣襟飘然,清冷雅致,待人接物如流水一般温柔。
可真正接触后,她却见鬼地读出一点点刻意撒娇,让人拒绝不来的意味。
病态而又娇美。
一片寂静下,自己左胸膛处是擂鼓般的心跳。
啧!“少女,回神!这只是巧合而已,这点小场面怎能慌成这个德行!”尹南笺给了自己脑补到爆红的脸狠狠一巴掌。

明人不撒暗糖免费阅读

累死累活好容易回到宿舍,推开101宿舍的门,一脚下去差点踩到地上的“不明物体”。
她淡定地把脚收回去,把炒面放在桌上,走到自己的床边脱了大衣一头栽进柔软的床。
果然,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南笺啊,我要死了啊。
”“不明物体”裹着大棉被在地板上蠕动,一张惨白的脸上眼皮直翻,手里紧紧攥着翻到一半的《公共管理学》。
这是周年年,因为酷爱一切和桃子有关的东西,于是熟人都直接喊她“桃子”。
“我说你是不是又通宵背书了?”尹南笺探出个脑袋问。
“废话,这门课我一学期就去了两次,一次是点名,一次是画重点,哦,画重点那节课我还睡着了……我看这书就跟看见我二十年没见的亲生父母一样傻眼。
”桃子艰难地起身,从袋子里摸出炒面补充营养。
尹南笺看着半死不活的她,笑了:“亲爱的,你有没有听过一首儿歌?”“曰。
”“小燕子,背管理,年年期末背管理,我问燕子你为啥背,燕子说,管好你自己。
”“……”“尹南笺你考高数前就会经历一遍我这几天的日子。
”桃子书一丢也不背了,掏出手机开始刷动态,看着看着就乐了。
桃子喊了一声:“宝贝。
”“干啥?”“你记得赵北笙吗,就那个大二的,咱还YY过的好看死了的学弟。
”“……”尹南笺敷衍地“嗯”了声。
何止,她今天还在大庭广众下活生生背着他走了半公里。
“大一有个小姑娘,喜欢他喜欢到疯,天天往他面前刷存在感,昨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告白,你知道咱们赵小男神说了一句什么吗?”“什么?”她警觉地竖起耳朵。
桃子从地上爬起来,嬉皮笑脸一扫而光,低沉着声,故作温柔地笑:“抱歉问一下,你是……”尹南笺没忍住,两人凑在一起大笑。
真是温柔到极致,也是一种无形的杀人武器。
和桃子拌几句嘴后,她也不困了,坐在对面冲桃子眨巴眨巴眼:“你觉得我怎么样?”“什么怎么样?”“长相,单论长相,我长得很像那种爱理不理,完了还始乱终弃的冰碴子吗?”桃子***了***嘴角的油渍,抬眼认真地打量她。
不得不承认,尹南笺生得美,而且是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夺人心魄的美。
175cm标准高个,身材好,巴掌脸,总而言之,挺好看的。
如果不了解她,她就是男人眼中的高冷女神,可一旦了解,她就是一典型“沙雕”少女。
例如,当亲眼目睹南方蟑螂的威力时,其他人都尖叫着跳上了自己的床,只剩下尹南笺面容扭曲,拿着杀虫剂追着蟑螂一边鬼叫一边喷。
又例如,当她打“王者”碰到小学生队友横行霸道,都会打开语音给对方灌输“已经这么晚了你再不睡觉你这辈子都长不高”的思想,结果最后聊出了革命感情,愉快地和对方约了下一次的游戏时间。
反正,要么处成一句话蹦不出的陌生人,要么处成抱成团的哥们。
“不对啊,你这么问,是发生啥了?”桃子问。
于是尹南笺就支支吾吾说了一件前几天发生的事情。
话说那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大冷天清晨,尹南笺厚重的外套里裹着睡衣,脚踩一双棉拖,手里抱着全宿舍未来几天的希望——桶装泡面和火腿肠,神志不清地从食堂出来。
斜边岔过来两个男生,也是从食堂出来,旁若无人,声音贼大地聊天。
“我兄弟上次和我说了个惊天大秘密。
”“什么啊?”“就是一女的,长得特好看特有味道,据说平日里就爱打扮得花枝招展,和大四一学长暧昧不清,结果那女的玩腻了,毫不留情一脚把那学长踹开了。
”“真的假的?”“千真万确。
”尹南笺吸了吸快要掉下来的鼻涕,裹紧双十一凑单买的大棉衣,默默跟在后面专心听墙角,边听边下结论——唉,现在的红颜祸水,一个比一个猛。
“据说学长用情深啊,好几天几乎不吃不喝,差点得抑郁症了。
”唉,还是段孽缘。
“那女生在系里貌似挺出名的,叫什么……尹南笺。
”……我呸。
前面两人依旧聊得热火朝天,尹南笺深吸一口气,伸出那只涂石榴红指甲油的手往其中一肩膀上一搭。
那两男生吓了一跳,同时回过头。
她顶着一头被风吹得凌乱无比的长发,皮笑肉不笑地咧咧嘴:“朋友,这千真万确的惊天大秘密您打哪儿听来的?”“然后呢?”桃子扒拉两下炒面,兴致勃勃地要后续剧情发展。
“没了。
”“这就没了?”桃子嘴角抽搐,“难道之后不是你上去就是两巴掌拍死这造谣的两人吗?”“你拍《古惑仔》呢。
”尹南笺笑骂道,“他俩一看见我,跟看见伏地魔和安娜贝尔的结合体一样,脸色一白瞬间跑没影了。
”其实她就想和颜悦色地问问这破传闻到底打哪儿听到的而已。
“宝贝,这样也是个好事。
你要这样想,上帝这是在帮你过滤掉那些只看外表而不注重内心的人,而总有一天,你的盖世英雄、天选之子会踏着七彩祥云来娶你。
”尹南笺十分淡定地反驳:“你想多了,我觉得他可能是迷路了,或者已经死在半路上也说不定。
”“……”桃子只觉她爱情观已经被现实打击得几乎为零,正准备撸起袖子好好与之矫正一番,庄之桡在他们“葫芦娃找爷爷”群里发了个消息,说是得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好日子组个局聚一聚,都是平时一起刷排位的兄弟。
这厮是个搞艺术的美术生,上周光荣派到某信号直接掉到小灵通模式的地方净化心灵,画日出,画日落,画小桥流水人家。
画到最后,活生生把一个非主流酷Boy折磨成了胡子不刮脸也不洗,天天穿着拖鞋夹着画板的“乡村一哥”。
“南笺,记得带你男朋友来。
”庄之桡威胁她,“不带自己就别来了。
”说完他就消失了,估计是又偷手机被值班老师给发现了。
尹南笺一愣,思绪就飘回很久之前的***节,自己很没眼力见地在群里吼着开游戏,结果被一堆群“恶势力”调侃好半天。
大娃:“哟,南笺姐还单着呢。
”二娃:“哟,南笺姐还单着呢。
”三娃:“哟,南笺姐还单着呢。
”“……”她只想仰天长啸,这中国***节怎么这么多!庄之桡最嗨,特意艾特她:“兄弟,你能稍微对得起你的长相,找一个现实生活中的男人,而不是总对着动漫新番双眼发亮口水直流吗?”尹南笺也被怼火了,泄愤般噼里啪啦打了两个字:“我有。
”群里瞬间安静。
等她反应过来时撤回已经来不及了,一个群里十几号人继续统一阵营,开始齐刷刷回了句:“那下次聚餐带来遛一圈。
”遛你们个头哦,你当养驴啊。
本来想着过这么久他们铁定忘记,没想到居然还记着这事。
但这海口夸下了,她要是再说没有男朋友,铁定会被他们活生生笑一年再在某个日子翻出来当作段子继续嘲笑一辈子……“桃子啊。
”尹南笺笑嘻嘻地递上一大包自己私藏的零食,“瞧你瘦得,赶快多吃点补补。
”桃子从饭盒里抬眼:“老古话说过,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老古话也说同寝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尹南笺将她手一握,“现在同寝有难了,是不是得帮。
”桃子面色不改:“你要我帮你抛尸还是纵火?”“我在你心中已经沦落到杀人犯了吗……”尹南笺愤愤道,“我记得你是学生会的干部,认识的人多,帮我找个五官端正的男生,假扮下我男朋友呗。
”说完又伸出一根手指头,十分真挚,“就半天,事成之后我大摆宴席请你们吃饭。
”桃子跟听见什么天大的笑话般,差点被炒面噎死:“不是,你还需要我给你介绍?”尹南笺特无辜说:“我一不小心嘴瓢了一下,在庄之桡他们那儿夸下已有男朋友的海口。
你也知道和我熟的几乎都是女生,我总不能带个女生去吧。
”说来也怪了,她长这么漂亮,但从小到大向她告白的男孩子没几个,凑过来要和她交朋友的女孩子倒是成堆。
对此,桃子是这样总结:“因为你长得太漂亮,不仅太漂亮,还特能打,比男朋友还有安全感。
”关键是什么,关键是她性子慢热,往陌生人面前一杵,大高个,气场足,貌美如花又没个笑脸,哪怕男生倾心也不敢真的靠近一分。
“你这忙我也不是不能帮,就是你知道吧,毕竟你在我们系挺出名的,一时半会儿我还真就找不出一个适合跟你搭戏的出来。
”桃子一副苦恼模样。
尹南笺见状,牙一咬:“只要事成,《管理学》我挨个知识点给你嚼碎了教!”桃子一拍手,喜笑颜开:“这可是你说的。
”于是效率极高地打开那全部99+的聊天群挨个筛选。
尹南笺翻开对方那看了几天还没几个字的课本,开始给对方画重点笔记。
“对了,还没问,你撞死的那人咋样了?”尹南笺笔一顿:“没怎么样,就是不***而已,我把他送医院后就走了。
”“好歹不是碰瓷讹钱。
”桃子也没放在心上。
尹南笺想到那张苍白的脸。
她好像答应了赵北笙留在外面等他,如果他出来没见着她,会不会说她说话不算数?不对,他俩又不熟,他怎么会在意自己在不在。
想着想着,笔锋都歪了,尹南笺定睛一看,书的目录上写了一排“赵北笙”。
“……”她迅速拿橡皮擦擦了半天。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明人不撒暗糖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