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郎今天掉马了吗(秦言莫子衿)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夫郎今天掉马了吗(秦言莫子衿)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完整版《***夫郎今天掉马了吗》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小城黑巷痞子桃,主要人物是秦言、莫子衿,***夫郎今天掉马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主要讲述大隗一十三年,琉洛城正踏入九月尾。

小说介绍

完整版《***夫郎今天掉马了吗》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小城黑巷痞子桃,主要人物是秦言、莫子衿,***夫郎今天掉马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主要讲述大隗一十三年,琉洛城正踏入九月尾。虽说是流火未央时节,但稀疏的秋雨零零落落,便也慢慢地消了那酷暑,逐渐令人舒爽。

秦言莫子衿小说简介

正一品武官的幺女莫子衿不像先祖一般奉献朝廷,保卫疆土,却偏爱舞文弄墨,文武双全却留恋烟花柳巷。为了让幺女安心潜修,莫母只好将其送入军事化学堂,与官家贵胄女儿一同学习,却不料她却勾搭上几个男扮女装的小世家子,闹出不少风流事。直到她与指腹为婚的太傅之子秦言相遇,才知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微妙之处。

***夫郎今天掉马了吗全文阅读

大隗一十三年,琉洛城正踏入九月尾。虽说是流火未央时节,但稀疏的秋雨零零落落,便也慢慢地消了那酷暑,逐渐令人舒爽。
此刻秋雨正拍打着瓦砾屋台,迷蒙的雨天生出一层雾气,盖住琉洛城,仿若一幅画卷。
醉心楼内灯火通明,结彩张灯绕着这座小倌馆的檐下一圈又一圈,实在气派热闹。
清晖雅间内,莫子衿身着箭袖交领衫裙,两朵金花缀在两袖,下裙粉紫色相间,凤鸟朝飞绕在衣摆上,俊美又贵气。她席地而坐,半靠在花墙上,怀里抱着一个敞领白衣的小倌。
这时莫子衿在那小倌耳边说了些浑话,逗得那小倌面带羞色,手帕半掩。
“大人讨厌,竟开这种黄腔,让柳儿羞红脸。”怀里的小倌从莫子衿怀里撑起来,轻轻地锤了锤她的手臂,一脸娇羞。
“你不就喜欢这个嘛?知道我好“纯情”这一口,还真是用这招屡屡挑拨我。”莫子衿一把搂过柳非然的腰,捏着他的下巴,在他耳边细声地说,呼出的热息惹得那小倌“嗯嗯啊”地直哼哼。
莫子衿看着那雪白的颈弯,攒动的喉结,以及嘤嘤的气音,心里有些痒痒的,不由得把柳非然往怀里紧了紧。可当她正要往柳非然颈窝里蹭时,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兴致。
“进来!”莫子衿像是饥饿的旅商,看着嫩果在眼前,却吃不到,心里很是烦躁。
“大人消消气,漫漫长夜不急一时。”柳非然伸出白皙纤细的手,轻抚了莫子衿的侧脸。
莫子衿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皱着眉,便下意识松了松脸上的紧绷,清了清嗓子,微微点头。
只见身着一身粉色襦裙的男子缓缓走了进来,跪坐在莫子衿跟前,有些哀怨地望着她。
“莫阳,你不必这般神色。时辰到了,我自会回家去。”莫子衿只是看了一眼眼前的男子,便轻笑出来,继续窝在柳非然的颈弯,呼吸着鼻尖的清香。
“妹妹,求你了。快些回家吧,母上在家里都准备家法等着你回去呢。哥哥看了很是担心。”莫阳说完便微微地啜泣起来。
“我一个一米八五的大女人,区区家法怎能奈何得了我?就算是姐姐跟母上联起手来,我这身功夫也能轻而易举对付,莫阳你就别操心了。”莫子衿从柳非然那抽出手帕,扔给莫阳。
“打小妹妹就疼我,我自然是伤心的。好妹妹,快回家吧,好不好?”
莫子衿从柳非然的颈弯里钻出来,在桌上撑起下巴,眯着眼看他。莫子衿对自家的哥哥真是没辙,他一哭,莫子衿就没辙。但是没辙归没辙,莫子衿该几点回家还是随心。
“老五!”莫子衿喊了一声,屋外便立马走进来一个女人,一身蓝黑色修身衣物,紧实的马尾显得更加干净利落。
“小的在。”莫五屈身说到。
“把我哥护送回家,大晚上一个男人走夜路不安全。稍后不必回来了,晚些时候我自会回去。”莫子衿看着还在哭哭啼啼的莫阳,搂在柳非然腰上的左手有些不安分起来。
“讨厌。”柳非然欲拒还迎,顺势往莫子衿怀里钻。
“妹妹,我不走!妹妹不回去,我就在这哭着等妹妹。”莫阳甩开莫五的手,更加大声的哭嚎起来。
“赶紧拉走,拉走。你一个女人还带不走一个男人吗?”莫子衿烦躁地挥挥手,示意莫五赶紧行动,把莫阳这个哭包带走。
“公子,得罪了。”莫五说完便一手将莫阳抱起来,扛在肩上。
“妹妹!妹妹!”
直到他们走出去很远,莫子衿似乎都还能听到莫阳的鬼哭狼嚎。
看着她烦躁地僵坐在原地,柳非然伸出双手为莫子衿揉起了太阳***。
“大人不恼。柳儿乖乖地为大人揉揉。”
柳非然粉嫩的双唇就在莫子衿的眼皮下,可是被莫阳方才一闹,她想开荤的心情早就没了,便拿开柳非然的双手。
“扫兴!我回去了。改天再过来找你。”莫子衿说完就起身离开,拿上自己的外衫,没再理会柳非然的挽留。
外面还下着小雨,莫子衿就着这淅淅沥沥的雨,就这么踏了出去,心里想着莫五那个呆头鹅不知道有没有给莫阳打把伞。
“不要!”
就在莫子衿低头沉思,磨磨蹭蹭地晃悠在街道时,一声急促的呼喊打断了他的思绪。
莫子衿猛地一抬头,只见前方拐弯处,两三个地痞流氓围着个瘦小的男人上下其手,那男人也吓得哭喊,却被人捂住口,声音闷在手掌里。
“喂,对个男人这样,实在差劲啊姑娘们。”莫子衿自己虽不是个吃素的和尚,但是她也不会对男人霸王硬上弓。
“你算什么东西!”其中有个女人听完莫子衿的话就直接飞过来一拳头。
身高跟力量的差距非常明显,莫子衿一只手接住那个拳头,手上一***,将其手肘往后一折,生生地把那人的手臂弄脱臼。然后左拳一挥,直接凑上那人的腹腔,痛得对方跪在地上直喊爹。“老三!”后面两个共犯才想起要合作,放开那个瘦弱的男人,两人便冲向莫子衿。
莫子衿冷笑了一声,照着冲在前头的小喽啰就是一脚,直接将人踢翻在地,咯出一口鲜血,捂着胸腔连哼都哼不出来。紧接着握紧拳头,照着最后一个流氓脸上砸,生生将其门牙打飞出来。“没点本事就管好自己下半身,别整天就只知道欺负弱男子。”莫子衿将那个男人扶了出来,跨过在地板上惨不忍睹的三人,往外街走去。
“奴、奴家,谢、谢过大人。”
莫子衿松开自己的手,抱着双臂打量起眼前这个男人——
明眸皓齿,双唇粉嫩,五官娇小柔软,大约七尺来高,身形颀长略微娇瘦。
莫子衿心动的咽了咽口水,不论是面容还是身形都是她喜欢的。为了避免尴尬,她只好挪开视线,清了清嗓子问:“不谢。你住哪,我送你。”
“奴家住城西,但实在不敢劳烦大人。”
“劳不劳烦不是你说了算,走吧。”莫子衿刚踏出去,才想起雨还在下着,有些担心地问起:“雨还在下,身体要不要紧?”
只见那男子害羞地垂下眼眸,双手在前紧张地绞着衣物,微微地点点头。
“我,还是在这等等姐姐好了。原本就是与姐姐一同上街,不料姐姐与他人相聚,让我先行回家。但这雨突然下起来,我恰巧、恰巧那个,故在此避雨,就误了时辰。”
莫子衿看他一脸娇羞,就对他所说的“那个”,了然于胸,心想应该是月事。
她不由得想起自家哥哥来月事的痛苦,痛的下不来床都还算是小事,有几次甚至还痛至昏厥,莫子衿看着都痛。
可是现在夜色深谙,她四下里望了望,周围店铺早已关门,伞是买不到的,怎么办呢?
莫子衿突然计上心头,看着那男子说:“要不,你盖着我的外衫,我抱你回家?”
“啊?这、这个?”
莫子衿看他一脸难色,心想,他毕竟是一个未出阁的男子,这样搂搂抱抱的确有失偏颇。
但是于公,这是最好的办法。莫子衿还得回家挨打,再晚些,打断腿还是常有的事,断不能陪他等那不靠谱的姐姐。
这于私嘛,她还真的想抱抱这男人。莫子衿不由得想起柳非然纤细的腰身,软乎的手感似乎就在手里。
“那我陪你等你姐姐吧。让你一个弱男子……”
“奴家觉得可以。”
莫子衿一愣,看着对方抬起头,咬了咬唇继续说:“都怪奴家不好,那么晚了还在外头。大人愿意送奴家回去,奴家应该感激大人才是。奴家方才还揣测大人了,是奴家不好。”
莫子衿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她有种做坏事被抓包的滋味。
这小男子看着文文弱弱,没想到直觉还挺准,她故作镇定,脱下自己的外衫,塞到他手里。
“得罪了。”看小男子包好头,只露出一双凤眼,莫子衿一个弯腰便将他横抱了起来。
似乎是她的动作有些粗鲁,小男子在莫子衿怀里发出闷闷的一声“嗯”,莫子衿的心随着这声气音瞬间泛起涟漪。
她尽可能地用自己的双臂圈住小男子的身体,那人也安静地缩在她的怀里,像莫子衿小时候捡回来的猫一样软乎。
莫子衿抱着他在雨里疾步奔走,想尽快送他回家,自己也好回家挨打。两人还没顾得上说话,小男子就让莫子衿在一家商铺前把他放了下来。
“感谢大人特地送我回来。这家店铺是我叔母开的,我家还比较远,就不敢再劳烦大人了。”
莫子衿看着他的小脸,点点头,转身就冲进了雨里。
直到她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才想起自己的外衫忘记拿回。
不过现实情况不允许她多想,因为莫子衿的姐姐跟母上坐在门口,大爹二爹跟哥哥正杵在一旁,焦虑地看着她。
她完了。莫子衿心里想。

***夫郎今天掉马了吗免费阅读

“你给我跪下!”
在雨中已经湿透的莫子衿被莫母揪着耳朵扔进了祠堂,随着一声“噗通”,跪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
“莫家自有先祖开国造世,几代为官,代代出类拔萃,怎偏偏生得你爱舞文弄墨,生性风流,还经常留恋烟花柳巷!想我莫家丰功伟绩,竟养出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
莫母越说越气,拿起她惯用的钢鞭就直接往莫子衿身上抽!
真他爹的疼!要不是顾忌母上近日的风寒,她非还手不可。
莫子衿第一次被这钢鞭抽,一鞭下来她就冷汗不止,她母上今日估计是要将她打死才肯罢休罢。
“你敢哼?把你老祖宗吵醒,我就直接手起刀落结果了你。不信就尽管试试看!”
话音刚落,莫子衿背上又重重地落下了一鞭。
莫子衿心想老祖宗岁数大了,最近还抱怨着睡不好,断不能让她醒了。所以痛也忍着,强咬住唇,才没发出半点声音。
这下痛得莫子衿双手撑在地板上,大口大口地吸着气,后背上更是火辣辣的疼,她发觉周遭的声音开始变得嗡鸣。
“母上,请母上开恩。妹妹年纪尚小,贪玩亦是寻常,况且儿子相信,妹妹出去尚只是贪杯,断不会与那青楼小倌纠扯。”
莫阳跑过去,挡在莫子衿的背后,掐着哭腔要莫母手下留情。
不会纠扯?老娘就是去寻花问柳的!莫子衿咧咧嘴,无声地笑自家哥哥的天真。
“年纪尚小?都成年了,再有几年便可娶妻,却还这般任性!莫子衿你可别忘了,你与那太傅世子有一纸婚约!在外弄出点人命来,等着给你自己收尸。”
莫母挥挥手,让人将莫阳拉开。
“婚约?那也不过是你们意愿,可有问我意见?”莫子衿冷笑出来。
就是这纸婚约,毁了她年少的一段恋情。
莫子衿还记得那是十四岁的冬日,她初生懵懂,与巷尾一白净的小男子相恋。不料被莫母生生拆散,那小男子一家连夜消失,是生是死未有定数。
因为此事,丝毫不能反抗的莫子衿甚至好几年不敢与别的男子交好,就怕悲剧重演。但如今不同,莫子衿潜心学习几年,文武双全的她早已不惧怕谁。
不得与一人相爱,那就与很多人相爱。莫子衿对自己的想法轻声地笑了出来。
“孽障!说什么混账话!”莫母气的又是狠狠地下来一鞭,这一鞭直接将之前淤红的肌肤,鞭得皮开肉绽。
莫子衿亦是直接趴在地上,撑不起身子来。
“母上!”莫子衿的姐姐莫子尤,上前一步按住莫母的手,轻轻地摇了摇头。莫母似乎也意识到什么,便将钢鞭递给下人。
“不论婚约一事你有什么想法,这定下的事都已成事实。迟早都是要完婚的,就给我早日收了心。去年你考取的功名尚且作数,只要你想通了,我便带你去女皇面前,封个一官半职。”
莫子衿觉得可笑,凭什么自己要娶太傅世子?!这压根不是自己的意愿,她不甘心一辈子枕边都是自己不情愿娶的人!
但是莫子衿痛到没办法哼哼,只好将气愤发泄给地板。
稍后莫母就让人将莫子衿抬了下去,临走前,莫母突然发话:“伤好以后就给我滚去国女寺,待个一年半载的。省得你天天往醉心楼跑。”
莫子衿听了此话,心里直骂爹。
那国女寺就是牢狱,只不过灌上学堂的雅称。虽说国女寺的学生个个出类拔萃,但是个个女人也是极其无聊,只知道读书报国,半个男人的影子都见不到。
莫子衿想到自己到了成年却还没有开荤,心里早就按捺不住了。再不尝尝别的男人,等过两年娶了太傅世子,指不定那人丑到让莫子衿从此对男女欢好之事无望。
想到这里,莫子衿就烦躁地在床上蠕动起来,甚至连背上的痛都忘记了。
“妹妹别动。”
正当莫子衿感慨自己年轻的身体无用武之地时,莫阳掐着哭声跑了进来。
“莫阳你别哭,哭得我心烦。”莫子衿的话虽然强硬,但是心里还是舍不得自家哥哥哭成这样。
“我让你早些回家,可你比之前约定的时间更迟,怪不得母上会生气。”
“我在路上救了个小男子就耽误了时辰。你别哭了,哭丑了都没人要了,还得天天在我耳边霍霍我。”莫子衿俯卧在床上,伸出手来将自己的手帕塞给莫阳。
“你就嘴硬,心里还不知道多舍不得。我给你上药,你忍着点。”莫阳收了那哭湿的手帕,开始剪开莫子衿背后的衣裳。
“让老五带你回来的时候,那呆头鹅有没有给你打伞?”莫子衿听到窗外淅沥沥的雨声,突然想起这事。
莫阳还没开口,那混合草药粉洒在伤口上,让莫子衿疼地攥紧了床单。
“有的,妹妹放心。疼不疼?”莫阳对着伤***了吹。
莫子衿咬着发白干燥的唇,艰难地挤出“不痛”二字。实际上辛辣的药粉洒在伤口上,疼痛感不亚于往伤口撒盐。
“你疼就哼出来,别憋着自己难受。”莫阳往那血肉模糊的后背心疼地直吹气。
莫子衿听着那哭腔,烦躁地低吼出来:“我一个大女人痛什么痛?!淦!我伤好了,真要去那什么鬼牢狱?”
“那是国女寺。妹妹那么优秀,区区国女寺,咱犯不着怕它。”莫阳估计觉得自己吹的有些无力,从袖口拿出团扇来轻轻地吹着。
“莫阳,你说这国女寺有没有小男子假扮女人混***?”莫子衿想到这就露出一丝奸猾的笑容。
莫阳看她这样苦中作乐,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头,压低了声音说:“会。那日我听姐姐跟母上议论的时候就提到这个事。姐姐似乎担心那些世家子为了能与女人争高下,特地男扮女装***。”
“那便是极好的!”莫子衿突然觉得生命又鲜活起来,这背上的痛楚瞬间消失殆尽了,不过看向莫阳那一脸担心,她又补了一句。
“安心,我知道分寸。”
外面的雨淅淅沥沥,莫子衿就着习习凉意趴在床上困顿起来。莫阳绕开伤口,为她掖了掖被子,悄悄地走出了房门。
“睡了?”
莫阳走出房门时,母上就站在门口皱着眉问他,莫阳点点头,跟着母上回了房。

“主子。”
大清早迎着鸟鸣,莫子衿就被莫五吵醒。
她烦躁地别过头,闷出一声“滚”。可是莫五丝毫不动,继续站在床边,弯着腰继续催莫子衿起床。
莫子衿向来有起床气,被莫五叫的烦了,一时间忘记背上的伤口,从床上弹起,抄起荞麦枕就扔向莫五。
“淦!”背上撕裂地痛楚,让莫子衿一下子清醒过来。
莫五抱着枕头,有点无奈地问:“主子,你没事吧?”
莫子衿简直要被这呆头鹅气死了,她只好调整好走路的***,挪到桌边,莫五赶紧扔下枕头,为他斟了一杯茶。
“一大早叽叽喳喳叫唤什么?你跟了我十几年,还不知道我有起床气啊?自找晦气。”莫子衿打了个呵欠,放下茶杯,转身往床上挪。
莫五扶着她,想了想说:“我经过正堂的时候,刚好看见主母跟太傅在说话,就停下来听了几句。”
莫子衿听到“太傅”,便想到那太傅的世子,她那指腹为婚的未婚夫郎,便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眼神幽暗地转头看着莫五。
莫五看到那有些可怕的眼神,深吸一口气,接着说:“我偷听到太傅世子也会男扮女装去国女寺。”
莫子衿眼前一亮,顿时眼里放光:“属实?”
莫五点点头,将莫子衿扶坐在床边。
莫子衿想着她母上不是要给她强行完婚吗?那她就在国女寺一番风流,保证太傅亲自登门取消一纸婚约,到时候她便可以回复自由身了,醉心楼的小男子都是她的。
“主子。”莫五看莫子衿一脸邪恶的笑,不由地推了推她。
“有事直说,磨磨蹭蹭的,像个小男人。”莫子衿白了她一样。
“我还听说太傅世子过来请主母安了。”
“入你爹的,不早说!”莫子衿听到太傅世子过来了,倏地站起身来,背上的伤痛得她在心里嗷嗷叫,她一把撑在精雕细刻的床梁上,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掉。
“没事。我得去看看那小男子长啥样!”莫五心疼莫子衿背后的伤,想让她坐下休息,却被莫子衿拒绝了。
等她磨蹭地刚踏出房门,莫母就迎面走来。
“干什么去?不好好休息!”
“母上,太傅世子呢?”莫子衿看见她过来,心里已经有点失望。
“回去了。你不是不待见他吗?有什么好看的?!”
听到莫母说“回去了”,印证了莫子衿心里的失落。“我就一好奇,看看这太傅世子有没有美若天仙,赛过潘安。”
“歪瓜裂枣你也得给我娶。”
莫母走到莫子衿背后查看她的伤势。莫子衿听到“歪瓜裂枣”瞬间心凉大半。
这下彻底玩完,一辈子都毁在丑男手中了。

小编点评

转眼间***夫郎今天掉马了吗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