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意谁人知(方初云叶景远)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我的心意谁人知(方初云叶景远)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小编把我的心意谁人知全文免费阅读安排上了,主角是方初云叶景远,小说讲述了“我妹妹方沐雨要从牢中出来了?”“对。”叶景远目光毫不躲避,带着一丝厌恶看着方初云,“既然你已经知道,那就识趣一点,好聚好散。”

小说介绍

小编把我的心意谁人知全文免费阅读安排上了,主角是方初云叶景远,小说讲述了“我妹妹方沐雨要从牢中出来了?”“对。”叶景远目光毫不躲避,带着一丝厌恶看着方初云,“既然你已经知道,那就识趣一点,好聚好散。”

方初云叶景远小说简介

方沐雨和叶景远有婚约不假,但她毒害方府大夫人——方初云母亲的事也是真的!
尽管发现及时,但毒药过于阴损,大夫人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整个人仍神志不清,僵卧病床!
做出如此歹毒之事的方沐雨,本该入狱,可是因为和叶景远的婚约,定海侯竟然决定作伪证保下她!

我的心意谁人知全文阅读

演兵结束,方初云从校场纵马返回府邸。
府邸门口,早有下人等候多时,见着了方初云,忙迎了上去。
“王妃娘娘……”
听到这个称呼,方初云凤眼一瞪,吓得下人连忙改口道:“启、启禀将军,王爷在思雨阁,命小的请您过去。”
听到思雨阁,方初云神色微动。下了马,将缰绳交给下人,径自进了宅院。
思雨阁。
叶景远一身朝服,身姿挺拔,剑眉星目。眼见得方初云进了阁中,他没有丝毫的问候,冷冷地说道:“签了它!”
说着,将一杆毛笔掷在桌上。
笔杆一滚,压在了一张纸上,纸上有两个字格外醒目。
休书。
方初云没有拿笔,而是看着自己有名无实的夫君,似笑非笑。
“我们的婚事,可是皇帝陛下亲自赐婚的。”
“我知道。”
“倘若我也同意了这休书,怕是你会惹陛下不快,离日后继承皇位就远了一步。”
“我知道。”
“我妹妹方沐雨要从牢中出来了?”
“对。”叶景远目光毫不躲避,带着一丝厌恶看着方初云,“既然你已经知道,那就识趣一点,好聚好散。”
好聚好散。
方初云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前俯后仰地笑得几乎岔气——突然伸过来的手卡住了她的喉咙,笑声戛然而止。
“你还有脸笑!”叶景远咬牙切齿,“如果不是你谋图嫁入王府,陷害自己的妹妹,否则沐雨怎么会深陷大牢!”
不,不是这样的。
被掐住喉咙,方初云说不出话来,她的心仿佛被虫蚁啃咬一般疼痛和百孔千疮。
方沐雨,定海候方兴国二夫人所生。
方沐雨和叶景远有婚约不假,但她毒害方府大夫人——方初云母亲的事也是真的!
尽管发现及时,但毒药过于阴损,大夫人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整个人仍神志不清,僵卧病床!
做出如此歹毒之事的方沐雨,本该入狱,可是因为和叶景远的婚约,定海侯竟然决定作伪证保下她!
因为四王爷叶景远,是当朝皇帝最疼爱的儿子,未来皇帝的有利竞争者!
为了方家的未来,父亲要求方初云顾全大局!
顾全大局?人生要不要这么可笑?
母亲生不如死,自己身为晋朝赫赫有名的女将军,怎能忍气吞声?
于是,她亲手将方沐雨送入大牢。同时恳请皇帝应允叶景远同自己的婚事。
军中巾帼女将能嫁于自己的儿子,皇帝自然同意。
坊间相传,定海侯长女自幼爱慕四王爷。
可叶景远恨她。

我的心意谁人知免费阅读

方初云盯着叶景远,勉强从嘴中挤出几个字。
“成全你们俩?我、偏、不!”
听到方初云的话,叶景远眼神变得漆黑,里面仿佛藏了莫大的黑暗。他手臂猛地向后一拽,掐着方初云的脖子将她压在案几上。
咚!
方初云的肋骨重重的撞在了案几的硬木上,痛的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最后一次机会,”叶景远面如寒霜,“写!”
方初云疼的直哆嗦,她被按在桌面,看着脸旁的那封休书,无声地冷笑了一下。
“我就不写,你能奈我何?叶景远,莫非你直接杀了我,一了百了?”
杀她?她手握兵权,军中将士拥戴者无数。叶景远不能,也不敢。
听到方初云的讥讽,叶景远松开了手,整理了一下衣袍。
“我是不能杀你。不过,”叶景远看着勉强起身的方初云,冷声道:“来人!”
屋外,一名带刀侍卫走了进来。
叶景远毫无感情的吩咐道:“去方家别院,杀了方夫人后提头见我!”
方夫人,方初云的母亲。
在中了毒之后,险些被方家放弃。只是怕得罪了方初云,这才一番抢救保住性命。
只不过,人不如新,定海侯的大夫人被发配到了别院之中,无人问候,全靠方初云每个月的银两和药材才能得到照顾。
听到叶景远拿自己的母亲做威胁,方初云心脏猛地停了一下,但是她控制着情绪,故作平常地扶着椅子坐下。
“母亲现在这个样子,可能死去才是最好的解脱。我先在这里谢谢王爷了。”
叶景远目光一顿,随后布满寒霜,气极反笑。
“好你个方初云。以前我只是觉得你为了私欲陷害姐妹已经十分过分。想不到为了私欲,甚至自己母亲的性命也弃如草芥。简直是**不如!”
怒气冲冲的叶景远带着侍卫走了。
方初云再也坚持不下去,手捂着胸口猛烈地咳嗽起来,一口血水吐了出来。
她真的不在乎自己母亲的性命吗?
她只不过相信这个男人,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如果他是个连无辜妇人都下得去手的人,那么她根本就不可能爱上他。
她面色苍白地拿过桌上的休书。
其实,当他死死掐住自己脖子的时候,有一瞬间,她真的想在休书上签下名字。
让双方彼此放过。
但是,她真的不甘心。
凭什么,自己的母亲昏迷不醒。而罪魁祸首在牢里舒***服呆了几年出来后,还可以成为王妃,活的得意洋洋?
她是晋朝的女将军,她不允许自己让仇人逍遥自在。
……
魏谨言一脸严肃的看着被侍女包扎好的方初云:“你跟我说实话,身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练武能练断自己的肋骨?”
方初云轻轻活动了一下身子,“真是练武时不慎受的伤。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怎么会骗你?不过魏神医你的药真的不错,敷上后伤痛都减轻了。”
方初云不想说实话,魏谨言也不好追问。他犹豫了一下,对发小说道:“听说……方沐雨出来了?”
方初云动作一滞,然后语气如常,“嗯。”
“那你……还有伯母……”
方初云站起身,向门外走去,留给身后一句话。
“欠的债,是该要回来了。

小说推荐

舟遥遥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小编推荐的我的心意谁人知方初云叶景远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不错吧!信小编就继续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