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修清道的侯府公子后(郁肆尤酌)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渣了修清道的侯府公子后(郁肆尤酌)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郁肆尤酌小说————渣了修清道的侯府公子后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梨衣不急所著,讲述了【尤酌版】尤酌常喝的酒里被人放了药。为求保命,情急之下她耍计拗了一个年轻俊美的道士.....药散酒醒

小说介绍

郁肆尤酌小说————渣了修清道的侯府公子后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梨衣不急所著,讲述了【尤酌版】尤酌常喝的酒里被人放了药。为求保命,情急之下她耍计拗了一个年轻俊美的道士.....药散酒醒

郁肆尤酌小说简介

梦中来回晃荡的幔帐看起来迷糊极了,原本很浅的橘色生生被尤酌眼中微微的春水晕漾成了正橘。
药性慢慢解了,涣散的意识渐渐回笼。
尤酌想跑。
奈何对方身强体壮尤如一座山岳,将她锢压在床榻上,前半场的糜乱几乎抽干的尤酌的力气,她如今连半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睁着泪汪汪的眼儿看着悬在半空的珠幕。
被迫承受一波又一波叫她痉挛的浪潮。

渣了修清道的侯府公子后全文阅读

两边的发鬓全都被汗水打湿,对方身体传来炙热的温度,吹拂在她脖/颈/处的灼人的热气,以及耳边传来的***声。
尤酌紧咬着嘴,但仍然抵挡不住,随着身体起伏,她还是会不断溢出几个单字音节,微微娇息.........
尤酌捏拳的力气都没有,她负气一***便在他的臂膀上,咬出了一个深入骨肉的/牙印......
香丽的场景越来越多,画面越来越不堪入目,这个梦像是永远做不完似的。
“尤酌......尤酌......尤酌......醒醒......醒醒......你怎么了?...尤酌......”
直至被人推攘摇晃外加不停的叫唤,陷入绝丽香艳梦魇的尤酌才惊恐地睁开眼睛,她大口喘着气,挨着旁边人的帮衬支手撑着床榻慢慢坐起来。
“鸢溪姐姐,我没事儿。”
她又做梦了,连续了半个月,那个男人不肯放过她,就像是一个讨债鬼,日日来夜夜来,闹得她的生活不得安生,她是女子,算起来还算是她亏了好吗。
再说了谁不是第一回呢,她迫他开了荤,他还不是开了她的苞,谁占谁便宜谁说得清呢,要不是怕他报复,她至于背井离乡跑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谋生计?
现在还躺在酒坊里面过着恣意悠哉的生活。
谁知道赔了夫人又折兵,把自己前半生的努力都给搭赔***了。
尤酌由衷地叹了一口气。
要是被她知道是哪个王八羔子在她的酒水里下了药,看她不拔了他的皮做成靴子穿去茅坑踩屎,叫他遗臭万年!
想想当下的绝境也就罢了,尤酌抚额累绝倒地,这样的日子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啊,何时才是个头。
前来叫她的婢女是平日里素来与她交好的鸢溪。
鸢溪年及十七,和平津候府里的大多婢女的年岁差不多,尤酌比她小上两个年头,再加上她性子娇弱,样貌生得巧极,但不向有些婢女仗着几分姿色就自觉高人一些,她和人说话也是温言细语,鸢溪对她也就看顾一些。
“尤酌你又梦魇了?看你这小脸苍白的,又出了一身汗,要不然我去请示夫人,求她命府医给你瞧瞧吧,再不济事,开些安神助眠的药方子熬了喝喝也好,你自来的这半个月起每日都这般梦魇,看你眼底的乌青都快黑上眼皮子了,你许久没休息好,食寝不安的闹腾,我看着也怪心疼的,你性子踏实乖怜,夫人也夸过你,请府医一事,只要向夫人开口求,她定会准许。”
尤酌摇摇头,“谢谢鸢溪姐姐的好意,不过是一些小毛病,过段时日就好了,不必兴师动众劳烦夫人。”
她现在要低调一些,就是因为前半生太肆意了,后半生必须要截然相反一些,才不能叫人看出来,也好对得起姑姑辛辛苦苦给她找的藏匿之地。
书房由鸢溪和尤酌负责打扫除尘看守整理,平日里很少有人去,于是两人便商议着换岗站守,鸢溪守上午,尤酌守下午时辰,两人一起守晚上,正好晚上需要打扫。
已经到换岗的时辰点了,鸢溪左右等不到尤酌,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情,便紧赶着来婢女房看她,谁知道她夜半梦魇就算了,白日里也梦魇得这般厉害。
尤酌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的,嘴巴也没有一点唇色,长长的头发铺了满背,垂落在床榻上,她看起来有些心绪不宁,本来就瘦得不成样子,身子骨弱还受梦魇的折腾。
鸢溪听她说是***病,就更加劝,语气中带了一些柔和的责备,“你对自己都这么不上心的?既是***病了,就更不能轻言带过,你年龄还小,趁早发现趁早看医,要是拖久了,谁知道会恶化成什么样子!我拿衣裳给你穿,你洗把脸收拾收拾,就随我去见夫人。”
言罢,便要拖着尤酌下地穿鞋,探身摸了她放在旁边的衣裳递过去叫她穿好。
鸢溪的力气大,尤酌的力气比她更大但是怕露馅儿藏起来了,只能装成柔弱姿态,不堪气力任由她拖下地。
站定后挣开对方的手,尤酌叹气道,“鸢溪姐姐,我的好姐姐,我真的没事儿,就是还没入府的时候,摸黑走夜路吓到了,才有些心神不宁的,吃不下饭是因为我自小胃口就弱一些,早之前就看过郎中了,郎中说慢慢就会好的,梦魇一事儿压根没啥,你看看这是我娘给我的护身符,我日夜揣着挂在脖子上,它被得道高僧开过光,护了我许多年,有它在不会有事儿的,过些日子就好了,您就别为***心了,站了一个早上,鸢溪姐姐累了吧,姐姐吃了饭没,要是没吃就去吃饭,吃了饭回来好好睡会,我穿好衣裳就去书房守着。”

渣了修清道的侯府公子后郁肆尤酌免费阅读

“你——”没等鸢溪开口说下文,就被人打断了话口子。
“哟,夫人叫你二人守着书房,你们两个倒好,竟然青天白日就跑回屋里睡大觉了!真是不把府里的规矩和夫人的话放在眼里!书房里面多是公子的藏书典词,还有许多价值连城的文房四宝和字画,要是丢了些什么,把你们卖进青楼院子或者发卖给上了岁数的富贾当续弦也不够赔的!”
尖声怪骂的婢女穿着颜色深粉一些的一等婢女的服饰,名唤落樱,她和鸢溪是对头,鸢溪没升上一等婢女的时候,她没少为难。谁知道鸢溪没多久就和自己平起平坐了,落樱咽不下这口气,见着鸢溪就是一顿好奚落,连带尤酌她也恨上。
这个小蹄子,长着一张稚嫩的狐媚脸,眼珠子转来转去的,看起来就鬼主意一大堆,也不知道要勾/引谁!算计谁!
鸢溪不甘示弱,她也不是好欺负的,落樱惯爱教唆手底下的那帮婢女给尤酌使绊子,她都知道,没想到今日竟然怼到明面上来了。
看谁怕谁。
“公子的书房,平日就我和尤酌清点打扫,里面有些什么东西,我原以为是我二人最清楚不过,没想到落樱也知道这么多。”
话这么一说,落樱有些怕了,夫人温和好说话,但不是软柿子,她治理中馈多年,入府多年的婢女都知道她的手腕和她早些年说的规矩。
各司其职,不要管不该管的事情,手要是伸长了,夫人剁手长的人可毫不留情,府内少口舌,最好别争来争去,惹夫人的厌烦,府里也绝不会留多口舌的人。
“我和尤酌坚决不会做出监守自盗这么愚蠢的事情,倒是落樱,别忘了夫人以前说过的话,到底是谁不把夫人的话放在眼里。”
鸢溪意含警告。
一开始趾高气昂找事儿的落樱吃了亏,瞪了二人一眼,踩着楼梯噔噔噔上楼去。
鸢溪听着声音,拍拍尤酌的肩膀安抚道,“换衣裳吧,先去厨房拿点东西吃,我送你去书房。”
“谢谢鸢溪姐姐。”
“尤酌,莫怕。”
婢女房坐落在平津候府的东南房,是挺大挺宽敞的一个院子,一共两层楼,一楼是三等二等婢女,和粗使婆子住的地方,二楼的塌铺垫子,被褥用料稍稍好一些,是一等婢女和麽麽住的地方。
一楼不似二楼有隔间,就是大通房床铺子,铺了床,大家一起睡,只是各盖各的被褥。
鸢溪入府的时间长,手脚伶俐,做事认真,尤酌进府的时候她刚被提为一等婢女,搬去二楼,尤酌是鸢溪带的人,她刚过了试用阶段属于府上的正式婢女,几个一等婢女带的人里,就鸢尾带的尤酌得了夫人的夸赞,夫人亲自看签的***契约。
尽管如此尤酌还是三等婢女,但就这句夸赞就为带她的鸢溪涨了不少脸面。
福兮祸所倚,也因为这事儿,落樱手底下带着的本就嫉妒尤酌生得面妙的婢女,对她是咬牙切齿,私底下没少说她的坏话,得了落樱的授意使劲给她找绊子,也好在尤酌有底子,旁人只看她弱柳扶风的性子,谁知道她是个扮猪吃老虎的硬茬子呢?
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她都不放在眼里,譬如往她被褥里倒水,企图算计让她半夜着凉受风寒,被尤酌使内力烘干了,她躺下便呼呼大睡,丝毫不受影响,再有的便是往她衣服里放虫子之类的,尤酌一抓一个准,心情好时,背地里养着毛虫玩,她风里来浪里去这么多年,岂会怕这些小姑娘的玩意。
手段?比手腕子,让她们两只手都扣不过她一根手指头!
这些上不了台面的小打小闹,都被尤酌一一化解了。
红眼病的一干婢女见伤不到尤酌,就开始改变策略,最开始孤立她,背地里找茬儿,克扣她的饭食,努力抓她的小辫子囤积起来,到一定程度时向夫人告状,力求把她逐出府去。
尤酌的样貌若是生在梁京官家,必然是一件极极好的事情,这样的脸会为她或者她背后的家族带来福,她在江南的时候,碍于背后有本事,纵使嫉妒她的人表面不敢说,背后也不敢给她使绊子,谁让她现在的是个毫无背景的小婢女呢,其貌张扬,必有祸事。

小编推荐理由

渣了修清道的侯府公子后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