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不负柔情(温宸夕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热血不负柔情(温宸夕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热血不负柔情》完整版上线了,主角是温宸夕娴,热血不负柔情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温宸迅速赶到那辆被夹在中间的车辆跟前,观察了一眼,车里的人员情况还算稳定,敲了敲车窗,王楠正在打急救电话。

小说介绍

《热血不负柔情》完整版上线了,主角是温宸夕娴,热血不负柔情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温宸迅速赶到那辆被夹在中间的车辆跟前,观察了一眼,车里的人员情况还算稳定,敲了敲车窗,王楠正在打急救电话,挂断电话后,摇下车窗。

温宸夕娴小说简介

一个坐在副驾驶上,带着黑框眼镜,身材圆圆的男子边打游戏边说到。那个叫温宸的男人没有理睬对方,双眼炯炯有神的目视着前方的红绿灯,他穿着一件军绿色的立领衬衣,皮肤白净有光泽,浑身散发着成熟的味道,但是长相却一点也不油腻,满满的青春气息。
那位焦急的王楠女士依旧在四处张望着,就在这个时候,并排的那条道路开始畅通起来,旁边的那辆黑色大众启动开走,她不假思索的打了方向盘,想要并道,一心急着赶路,却忘记了看后视镜,时间不偏不倚,后方正好驶来一辆小货车,司机看到对方的车突然变道,急的直按喇叭,可是为时已晚,紧急刹车后又向前窜出几米,把王女士的车一直顶到了另一辆车上。

热血不负柔情全文阅读

天是人间四月天,这人自然是世上柔情的人。
生活过着过着,有好多人便觉得和时间过成了敌人,你问夕娴:小时候最盼望什么呀?长大!
如果你有一个时时刻刻都想主宰你的家长,就不难理解夕娴的这个回答了。如今,人倒是长大了,并且立马要加入大龄剩女的行列了,仿佛只有年龄在改变,其它的都还无动于衷,哦,还有她的身份也在变,不过夕娴早已经麻木了,早在大学期间她就成了一名没落的官二代小姐了,这要“归功”她的母亲大人陈英女士——一个从社会底层摸爬滚打到中产阶级的利己主义者,强势这个词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
“起床啦!快起床!懒丫头,你说说你从上学到现在,都多大了,还让我这个当妈的喊你起床……”
阳光明媚的清晨,一个妇女的碎碎念传遍了整个屋子,夹杂着厨房里的噼噼啪啪的锅碗瓢盆声。卧室里,夕娴蒙头大睡,任由陈英念经似地烦人,边做着浅梦边想:这梦仿佛有扩大器的作用,而不是隔音的效果,想着想着又要昏头睡过去。脑子不知怎地抽了一下便弹坐了起来。慌忙中摸索着手机翻看行程安排:会见客户!然后又强迫症犯了似地翻开日历、工作记事本,没错!就是今天!周六,约了一个客户要面谈。便疯了似套上衣服,面对忙了一早上的陈英,都没来得及说一声,便夺门而去。
等陈英端着做好的早餐,嘴里还依然念叨着什么,只是看到一个背影飞出家门,然后耸耸肩,很习以为常地坐在那里自己开吃了。
夕娴边搜索着约定地点,边回想自己毕业这几年的坎坷职场路,做了一份不太适合自己工作:销售。用同事的话说“会说、能喝、情商高”她哪样儿都挨不上边儿,但自己偏偏自虐式的干着这份工作,并且和这些都擅长销售的同事们呆在一起,然后她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业绩永远是最差的,所以,领导总是把周末加班这种任务交给了她。
正想着,发现自己走过头了,顿了一下,拍了拍脑袋又折了回去。赶到时,看了下表,距离约定时间还有5分钟,还好来得及。咖啡店里的人不多,夕娴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来,拿出手机给客户拨通电话,同时她后面的座位有铃声响起:“您好!我已经到了。”
“夕小姐,我半个小时前就到了。”循声扭过头去,看到了一位猜不出年龄,很干练的女性。长相俊美,形容她俊美一点也不夸张,她具有女性的俏美,更多的是商业气质,那种职场女性气质。夕娴腼腆的笑了笑,起身上前握手:“您好王楠女士!让您久等了!”
“早到半个小时是我的习惯,与你无关。你知道现在的交通,提前半个小时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您是我见过最有时间观念的女人。”
“哈哈,是么,做生意不分男女,至少这是我的观点。”
“我们经理说贵公司除了订购我们以前的产品,还想了解一下我公司最近研发的新产品,我把样品都带来了。您请看,这款护肤品叫做沙漠之泉,它依旧是我们传统的护肤系列,这款新产品采用的是仙人掌以及仙人掌果,原材料是我们公司在新疆基地培育的,保证是纯植物的,并且提纯度很高,功效和其他牌子的仙人掌系列一样,但是效果会更好。我们是主打纯天然、野生的招牌……”
夕娴一条一条地讲述着,生怕有什么差错或者遗漏到什么重要东西。而王楠则是慢条斯理的听着,时不时的酌上一***咖啡。动作一气呵成,很是优雅,夕娴仿佛在她的优雅中消除了任务焦虑,好像不是在谈生意而是在和一个很熟悉的朋友说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和她以往所接触的那些客户完全不同,甚至觉得从事销售几年来,自己说的最成功的一次。
不知不觉中,一切都谈完了,对方也同意了订购这批新产品,夕娴有些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连说了好几个谢谢。对方很是淡然的一笑,“夕小姐的销售介绍很不错,只是有一个小小的建议,挤出时间来,用用自己销售的产品哦,女人一定要爱护自己的皮肤,不要等到我这个年纪才想着保养。”说罢,向夕娴调皮的眨了眨。
夕娴难为情的挠了挠头,一个销售化妆品的女人不懂得呵护自己的皮肤,听着也是出奇,夕娴盯着镜子端详了好久,很是没气色,没想到自己这素素净净的脸快要不扛老了?一定是最近没休息好的过,嗯,肯定是,女人就是这么会安慰自己。
一场还算是顺利的会谈结束,道别后,两个人一个南一个北的离开。那位王楠女士躲过了早高峰,却被午高峰堵在了路上,看起来她有些着急,双手不停的点着方向盘,嘴里不停地说着:你倒是快走啊!眼睛还时不时的看着手机上的时间,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催了过来,她不耐烦的接通:
“嗯,知道了,我一会儿就到!”
挂断电话后,越发的焦急,她摇下车窗,探出头去,前面已经是堵得水泄不通,她气急败坏的拍了一下喇叭。从反视镜里可以看见一张英俊无比的脸,可惜王女士只顾着着急,无暇顾及这些。这张英俊无比的脸来自后面的那辆车里。
“温宸你说,现在的女人,怎么脾气比男人都大呢?”
一个坐在副驾驶上,带着黑框眼镜,身材圆圆的男子边打游戏边说到。那个叫温宸的男人没有理睬对方,双眼炯炯有神的目视着前方的红绿灯,他穿着一件军绿色的立领衬衣,皮肤白净有光泽,浑身散发着成熟的味道,但是长相却一点也不油腻,满满的青春气息。
那位焦急的王楠女士依旧在四处张望着,就在这个时候,并排的那条道路开始畅通起来,旁边的那辆黑色大众启动开走,她不假思索的打了方向盘,想要并道,一心急着赶路,却忘记了看后视镜,时间不偏不倚,后方正好驶来一辆小货车,司机看到对方的车突然变道,急的直按喇叭,可是为时已晚,紧急刹车后又向前窜出几米,把王女士的车一直顶到了另一辆车上。
“嘭!”一声巨响,她的车子被夹在了两辆车的中间,有些变了形。她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故给吓了一跳,脸色煞白,一时半会儿没有回过神来。听到巨响后,那位玩儿游戏的眼镜男更是把手机给掉到了地上。倒是那个叫温宸的男子很淡定的说了一句:“出事故了!”
“哎呀!我去!我说什么来着,那个女人开车没谱吧?”
王楠此刻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误了,那位货车司机也急忙下了车,直奔王女士这里,看她是否安全,庆幸的是没有人员受伤,只是车子被挤在了中间,里面的人无法出来了。货车司机立马打电话求助,后面的车辆一看前方出了事故,都开始犯起了怒路症,按喇叭的、抱怨的,一时间道路上又陷入了混乱。
“这按喇叭的也是脑回路有故障,合着你按几下喇叭,就能解决问题哈?”眼镜男金句不断,开始调侃起来。温宸则是解下安全带,打开车门下了车,一米八的个子,笔直的身段,十分亮眼。他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像是在思考什么,转身向车里说到:“阿沁,开始救援!”
阿沁指的就是这位眼镜男。
“不会吧?人家肯定打电话给交警了。”
“堵成这样,救援车辆进不来。”
“得嘞!行动!”
说着二人打开后备箱,各种精致的救援工具齐刷刷的摆放在救援箱里,温宸帅气的套上救援服,提上工具箱,关上后备箱,动作一气呵成,两人向前方走去,后背上赫然印着:山河救援。
温宸迅速赶到那辆被夹在中间的车辆跟前,观察了一眼,车里的人员情况还算稳定,敲了敲车窗,王楠正在打急救电话,挂断电话后,摇下车窗。
“山河救援,请您先不要慌张,尽力配合我们!”
“山什么什么?我没有叫你们啊!”
“我说这位女士,你就先不要关心那个山什么什么了,安全要紧!”阿沁突然把脸放到车窗上,不大不小,刚刚好。
“那我该怎么做?”
“您是否受伤?”
“没有!”
“车里还有其他乘客吗?”
“没有!”
“漏……油咧!漏漏漏……油咧!”这个时候那位卡车司机操着一口山东话喊道。
“快救我!”王楠也开始紧张了起来。
温宸蹲在地上观察了两秒,立马打开救援工具箱,取出一块海绵,开始迅速擦拭起来。
“口香糖!”
“什么?我没听错吧?不是,咱干完再嚼不行啊?”
“别废话!快点儿!”
阿沁从裤子的后兜掏出一盒口香糖,温宸瞪了他一眼,阿沁难为情的补充到:“浑身上下就***上有口袋,***嘿……”
擦拭完后,温宸把口香糖全部倒进嘴里,开始嚼。
“别呀,你倒是留几粒给我呀!”
车里的那位王楠女士看到后,坐不住了:“喂!你还救不救人了,什么时候了,还嚼口香糖!”
温宸没有搭理她,从嘴里拿出嚼好的口香糖,黏在了邮箱的裂口处。
“只要没有明火,我们就是安全的!”
温宸话刚落,那位卡车司机,正好一手拿着烟,一手拿着打火机,停在了半空,几双眼睛相互望了望。
“你不要命啦!”
“俺就是紧张,想抽根烟。”说罢赶紧把东西踹到兜里。
“没想到口香糖还有这用处?长见识了!”阿沁拍了拍温宸的肩膀。
“只是暂时不让油滴出来而已,师傅麻烦你把车熄火!”
“好的好的!”
那位卡车司机赶紧上车操作。
然后温宸又转向王女士:“你现在最好从车里出来,因为毕竟还是有风险。”
“我怎么出来啊?门被挤死了!”
“从天窗!”
说完,温宸一个借力爬到了车顶,把后面的人们看得目瞪口呆,像是在观赏动作大片一样,精彩极了。翻到车顶后,他敲了几下天窗,示意对方打开,王女士急忙按下启动键。
“我怎么出来呀?”
“你踩到后座上,把手给我!”
王楠先是从前排艰难的爬到后排,然后踩到后排座椅上,把头部探出窗外,顺着一只修长的大手向上仰望,她看到了一张坚毅的脸庞,此时此刻,温宸就像是救世主般的把援助之手伸向了她,王楠抿着嘴巴,心情有些激动,她把手递了过去,温暖传来,一股力量将她拉了起来,二人坐在车顶,接受着春风的安抚。温宸显然没有打算在上面多呆一秒,他麻利的从车顶跳下,拍了拍手,算是大功告成。
“喂!我怎么下来呀?”
王楠冲着下面喊道,心想这人怎么这样,哪有送佛不给送到西的。
“你下吧,我接你!”
阿沁倒是摆出一副热心肠来,准确的说是献殷勤,对方也别无所选,摸摸索索的尝试着要下来,下到半截儿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自己穿的是裙子,这不曝光了吗?随即便冲着阿沁喊:你走开,我自己来!
阿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再看温宸已经回到自己的车旁边,把工具整理好,重新放了回去,他心想女人就是事儿多,赶紧离开的好,刚一转身,后面传来“扑通”一声,王女士摔在了地上。
“好心当做驴肝肺!这下摔了吧?”
后面排成长队的车越发的不耐烦,开始频频按喇叭催促。
“阿沁!接着!”
“嗯?什么?不会吧!”
温宸给对方扔了一个口哨过去,人是救出来了,可是现场交通混乱一片,交警可能还在路上,温宸决定好事做到底,把这里的车辆疏散开来。
“得,一会儿的功夫,变了两回身,赶上百变小樱了!”
然后二人一人负责一条车道,左右开弓,当起了临时交警,温宸的指挥动作很专业,还引来不少花痴少女摇下车窗拍照。不一会儿交警也都赶到了,马路也都畅通起来了。
“原来你们是山河救援队的呀!感谢二位热心的同志呀!”
“您客气,处理靠大家,方便你我他,***嘿……”
阿沁又开始贫嘴到,另一名交警正在跟王楠采集信息,对方还时不时的看向这边。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就先走了!”
交警再次和他们握了握手,二人便离开现场了,等到王楠再看过来的时候,对方早已经扬长而去了。

热血不负柔情免费阅读

话说上回,那位王楠女士建议夕娴保养一下皮肤后,夕娴便约了自己的铁闺蜜裴思琪出来逛街、聊天、做美容,当然重点还是聊天。
夕娴的这个铁闺蜜来头可不小,父亲是当地有名的富商,两家本来是世交,只不过后来夕娴家道中落,不过这些丝毫没有影响二人的友情,因为她们还有一层关系:发小,从穿纸尿裤起,两人便如同亲姐妹似的,常常一起玩耍。裴思琪剪了一头碎短发,虽然个子矮些,却是长了一副凹凸有致的好身材,相貌很是俊俏、伶俐。
裴思琪见到夕娴的第一句话就是:“有情况哦?”
“有情况的不是我,是你吧?跟那位高富帅进展的怎么样了啊?”
“散啦!”
“这么快?”
“反正也是家里人硬给介绍的,你说我,二八的年华!结什么婚啊,结婚才是浪费大好青春呢!我现在不过的挺好吗?不用呆在围城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等什么时候老了,走不动了,再拉个人进坟墓吧。”
夕娴笑了笑说:
“好啦,快进来吧!”说着两人走进美容院。
***之后,不出夕娴所料,被店里的员工一通说啊:皮肤这么好,不经常保养怎么行呢?真是浪费了,天底下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不投资容貌,那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一大堆的行话从头能喋喋不休的说到底。其实这才是夕娴不愿意来的的原因。她太喜欢安静了,这种吵吵闹闹的地方,每次都让她头大。几个小时后,终于一切都大功告成了。起来后第一眼看见裴思琪,被一张玻尿酸的脸着实震惊了。
“效果怎么样?够水嫩吧?”
“这也太亮了,都快赶上镜子了。”
“你呢?你这半天就补了个水吧,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啊!”
“是啊,我觉得这样就可以了,又不是参加什么选美大会,搞得那么隆重干什么?”
之后两个人又去逛了服装店,直到车水马龙的街道变得安静,月亮高高挂起,才畅淋漓的回家。
开车走到半道上,突然看到路边上,有一男一女正在撕扯着。
“思琪,思琪,那不是你弟弟么?”
裴思琪摇下车窗定睛一看,果然是。于是把车靠路边停好,走过去的时候,那个女人正拽着裴首一的衣袖,脸上挂着泪痕,嘴里一直念叨着:
“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裴首一看到姐姐来了,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的要挣脱,无奈对方就是拽着不放手。裴思琪使了个眼色,用手指了指那个女的,示意在问他怎么回事儿。
裴首一又是叹气又是摇头,裴思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喂,姑娘!”
那女的泪眼朦胧的抬头看了看裴思琪。
“哦……这位大姐,请问你怎么了?”
“喊谁大姐呢?我有那么老么?”
“不是,你有什么事儿不能好好说话么?”
“你是谁?管你什么事儿?”
“我是你拽着的这个男人的姐姐。”
对方看了看裴思琪,又看了看裴首一,裴首一狠狠地点了点头。
这才松开了手,把脸转向裴思琪。
“你弟弟他,欺骗我的感情!现在还要摆脱我,没门儿!”
“我可没答应要和你结婚吧?”
“那你干嘛接近我,还要和我发生关系,是不是想耍我?”
一旁的夕娴听见这么直白的话,干咳了几下。
“不是,我,我没强迫你吧?”
“你必须对我负责。”
“神经病!”
裴思琪冷冷的说道:
“你想让他怎么负责?”
“娶我!”
裴首一惊的下巴都快掉了。
“不可能,我有未婚妻了,我赔偿你精神损失费,这样总可以了吧?”
“骗子,又在骗我!”
裴首一抓耳挠腮,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快步走到夕娴跟前,把夕娴拖到对方面前。
“她就是我的未婚妻,没有骗你吧?”
夕娴简直给吓傻了,一动也不敢动,战战兢兢。那女的眼光如同一把刀刺向着夕娴。
“不,不是,别听他瞎……”
话还没说完,裴首一便低头吻向住夕娴,夕娴拼了命的想抬手打他,却被他死死按住。那女的见状,疯了似的推开裴首一,重重的打了他一巴掌。
“我会让你后悔的,你个骗子!”
说罢跌跌撞撞的消失在夜色中。
“裴首一,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
裴思琪严厉的训斥着弟弟,夕娴则是用怨恨的眼神看着他,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无耻!”
丢下简单的两个字大步流星的走了。
“夕娴,夕娴……”
任凭裴思琪在后边喊她。
“你啊你,好好反省反省吧你!”
裴思琪向夕娴追过去,留下裴首一待在原地。
“搞什么,不就是亲了一下么,至于么,要不是迫不得已,切,这点儿小忙都不肯帮,亏我还帮过你。”
裴首一独自在那儿自言自语,然后开着车飞驰而去。
这个裴首一是裴思琪的亲弟弟,裴氏姐弟和夕娴是发小,两家是世交,裴家从商多年,家底丰厚。只是裴首一和夕娴从小便看对方不顺眼,倒是裴思琪把夕娴当做自己的亲妹妹来看,因为比夕娴大两岁的缘故,性格又是跟夕娴截然相反,所以从小就喜欢替夕娴出头。
裴首一回到了家,边打哈欠边伸懒腰,正要上楼,被正在浇花的母亲大人赵岚逮了个正着。
“儿子,你昨天去哪儿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您儿子都多大了,又丢不了!”
“你过来,妈妈跟你说件事情。”
“哎呀,什么事儿啊妈,我困着呢!”
赵岚见他不肯挪动脚步,自己便走了过去。
“哎呀,这么大烟味儿,你又抽烟了?年纪轻轻的抽烟伤身,不知道呐?”
裴首一使劲儿搓了搓头发,很不耐烦的说到:
“我说妈!到底什么事儿啊?”
“最近去看你陈姨和夕娴了吗?”
“哎呀,她有什么好看的呀!”
“你陈姨她们现在不如往日,咱们多年的交情,要多帮帮,何况你和夕娴还从小一起长大。”
裴首一回想起刚才夕娴硬生生的骂他无耻,气便不打一处来:“整天夕娴夕娴的,您就这么待见她,她有什么好的?”
“你个臭小子,人家夕娴还不一定看得上你呢?我倒是想让人家做我的儿媳妇儿。”
“那您 再生个儿子吧!啊哈……”
裴首一说完打了一个深长的哈欠。
“你个混小子,你就会贫嘴。”
这头夕娴被那个纨绔子弟占了便宜,心情别提多糟糕了,裴思琪只好一路安慰,把她安全的护送到家后,自己也原路返回了。
到家的夕娴直奔卧室,没有理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陈英,又被她一顿碎碎念。没有精力洗漱的夕娴,倒在床上便昏昏沉沉的睡去,又开始做起了五年前的那个梦……
梦境中:学校的操场上,一群穿着学士服的学生在照毕业照,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青春的微笑,夕娴和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男生在绿色的草坪上漫步。
那天的太阳温暖不灼热,微风轻柔不凛冽,即使不说话,仿佛空气就能填补无言的空白,校园一脚的爬山虎已经一米高了,再过一个月它就能迅速的爬满整片墙。
“过得真快啊,我们都毕业了。”
那个男生停了下来,面向那个女生,双手扶着她的肩膀:
“你放心吧,我会留在这个城市的,因为这里有你!”
美梦总是短暂的,还没梦到结局,便被电话铃给吵醒了,夕娴摸索了半天电话,终于在枕头底下找到了。
“喂——”
“亲爱的,昨天的事情你别生气啊,我弟他那副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
原来是裴思琪打电话过来安慰对方。
“看在你的面子上,不生气了!”
“嗯,还是你通情达理,对了,我们公司今天有个救援培训,我好忙哒,你要不要帮我去参加一下呀?”
对方传来撒娇的声音。
“哎呀,好啦好啦,你把地址发给我吧!”
“嗯,夕娴最好了!”
这些年,多亏有这么一个好姐妹在身边,不然夕娴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够坚持到现在。她伸了个懒腰,拉开窗帘,去洗漱。
“咦?你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平时周末不都睡到很晚才起吗?”
“我要替思琪去参加一个培训。”
“哦哦,要我说啊,你就是应该多向思琪学习学习,你看看人家,也是一个女孩子,都升到主管的位置了……”
对于母亲的唠叨,夕娴仿佛早就产生了抗体,你说你的,我***的,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收拾妥当,画了一个淡妆,换上针织衫上衣,碎花棉布长裙,在这个短发横流的当下,留一头长发,才能极尽女人的温柔。
“唉!你说说你就不能买一件像样的衣服吗?一看就不上档次。”
这也不知道是第几回对夕娴的穿着打扮品头论足了,每每这个时候,陈英还要回味回味她当年的辉煌时刻,什么非私人定制的不穿啦、非什么牌子的东西不用啦……回味完之后,便坐在沙发上暗自忧伤。
夕娴心情好的时候时候呢,就安慰她几句,如果赶上自己都没地儿撒气的时候,便也不理睬她。
“我觉得还不错啊,接地气!”
说罢看着镜子转了两圈,踮起那双学过芭蕾舞的双脚,轻轻盈盈的挪走了,留下陈英一人在那里无中生悲。
活动安排在了一家商务酒店的大型会议室里,举办方已经安排好了场地,场地的正前方的数字屏幕上写着:欢迎山河救援队为我公司进行培训!
这个山河救援组织是民间的一个自发性的救援组织,更是一家纯公益独立的救援机构,队长正是温宸。他本人其实还有另一重身份,那就是互联网公司的总裁,这位热血青年不仅事业有成还特别有爱心,自然也会有不少崇拜者。就拿这次讲座来说,硬生生的成了追星会,场下面有一些女粉丝举着五花八门的牌子,春心荡漾的等待着。
不一会儿温宸出现了,这回他穿了一件白色衬衫,显得越发白净了,身后依旧跟着那个叫阿沁的家伙。
“嚯!好家伙!这是粉丝见面会呀!”
温宸没有说话,只顾低着头前行,倒是阿沁热心的冲着台下的女孩子们又是招手又是微笑的。温宸走到那位负责人跟前,两个人窃窃私语的说了几句话,然后转身走掉了。
“哦,是这样,咱们今天的这个培训呢,是跟医疗急救有关,山河救援队的队长已经安排好相关讲解人员李大夫给大家讲解,请耐心等待。”
下面传来一片失望的唏嘘声,那位负责人也是觉得万分尴尬,借去洗手间的由头开溜了。
温宸一边打电话一边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阿沁还一步三回头的有些“依依不舍”,一个劲儿的抱怨温宸走的太快。
“小李,你今天有时间吗?有个公益讲座能来参加吗?嗯嗯……”
这个时候夕娴正好乘坐电梯到达了这个楼层,她整理了一下头发,拿起手机又确认了一下地址,就是在这里没错。
“叮——”电梯门打开,夕娴出来,长发遮住了她的视线,没有看见站在另一个电梯口的温宸。
“那些简单的医学知识咱们不都接受过培训嘛!还什么找专业的来讲,你是不想周旋那些***们吧?下回交给我啊,真是的!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你说说……”
阿沁一直在那里喋喋不休,温宸有些不耐烦了,甩了一句:“别废话了!”
就这一句话,让刚下电梯走出没有几米的夕娴突然像触电般的愣在原地,这个声音多么的熟悉啊!
“温宸!温宸!”夕娴喃喃自语,猛然回头向电梯跑去,那一瞬间电梯的门关上了!
就那么一眼,二人望眼欲穿,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
温宸以为自己眼睛花了,久久没能平复下来,电话还举在耳旁没有放下。
夕娴望着关闭的电梯门,不知所措,是你吗?
“你怎么了?是后悔出来了吗?要不咱们再返回去?”
阿沁看着发呆的温宸,使劲用手在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要回去你自己回去吧!”
“那还是算了吧!”
夕娴依旧在电梯那里站着,门又开了,但是出来的是一位不认识的人,夕娴只好垂头丧气的走开了,来到会议室,随便找个位置坐了下来,她的脑海一片空白,外界的声音仿佛怎么也进不来,只有一个词语在不停地重复:回忆……

小说推荐

门外柳花飞,玉郎犹未归。怎么样,热血不负柔情温宸夕娴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很好看吧,信小编没有错。收藏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