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向日葵(周无言向映)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风中的向日葵(周无言向映)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风中的向日葵》是作者舍昔者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周无言向映 ,小说讲述了周无言就给她扔下了一句话:“不***您就先回去吧”,周菁菁哪里敢啊,死巴着他,“不用了,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

小说介绍

《风中的向日葵》是作者舍昔者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周无言向映 ,小说讲述了周无言就给她扔下了一句话:“不***您就先回去吧”,周菁菁哪里敢啊,死巴着他,“不用了,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周无言就当她不存在,自己往大厅里面走。小编为你带来风中的向日葵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然后找了个地方停车,也想去凑凑热闹。
周菁菁不明白他想干嘛,“阿言,我们回家吧,我有点不***”。
周无言就给她扔下了一句话:“不***您就先回去吧”,周菁菁哪里敢啊,死巴着他,“不用了,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周无言就当她不存在,自己往大厅里面走。

风中的向日葵全文阅读

然后找了个地方停车,也想去凑凑热闹。
周菁菁不明白他想干嘛,“阿言,我们回家吧,我有点不***”。
周无言就给她扔下了一句话:“不***您就先回去吧”,周菁菁哪里敢啊,死巴着他,“不用了,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周无言就当她不存在,自己往大厅里面走。
向映跑进大厅才看见,入口的地方围满了人,吵吵闹闹的,她怕有人认出自己,就遮了脸,想绕到后面通道去。
还没走几步,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向日葵大神!”,向映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看着有好多人都往她相反的方向去了,她才继续往前走。
“快走,快走,听说向大神在那边,我们也去看看”
她边走还能边听见有人说,自己暗暗的笑了一下,感情这些人根本就不认识她呀,瞎起哄呢。
后进来的周无言看着她低着头,躲着人群,径直的往员工通道走,轻声说了一句:“向日葵?向映?有意思”,周菁菁以为他在说去看向日葵大神,就附和着:“阿言,我们也去看看吧”,周无言没理她,继续去追向映。
周菁菁只好跟在他的后面,大厅里的人知道自己上当了以后又开始吵嚷起来,重新回到主入口去排队,还有吵架的,特别的热闹,周菁菁一不防备就被人群给冲散了,但是她也没着急,她知道去哪找周无言。
周无言看着向映果然跑进了CK战队的休息室,就更加的确定了,她应该就是向日葵大神,笑着走开了。
向映刚跑进休息室,就被许毅凡给抓住了胳膊,“你咋才来啊,快,做战略部署呢,你只能听个尾巴了”,向映忙着喘气,“哈,让我喘口气,没事儿,就一预赛吗,我自己都能入围,再加上你们,那不是小菜一碟”。
听她前半句许毅凡本来想揍他,然后又听后半句立马傲娇了起来,“那是”,然后发现自己被向映带跑偏了,“什么呀,你还是好好听着,这次比赛对大家多重要”,这可是他们崭露头角的好时机。
钱大铎拿着个本子在黑板前面讲的眉飞色舞的,向映一看他画的东西就大概猜出来了,他想速战速决,不打车轮战了,直接强攻守城。
然后向映笑了,这是她最喜欢的方式,还是他比较了解她,即便是最后守不成,他们也不会被淘汰,反而击杀人数会最多,说不定还能坚持到最后。
得了,这战略部署也没啥好听的了,她就开始无聊,无聊了就开始走神。
然后她就盯着侧面的电子屏发呆,这个电子屏是跟其他大厅的屏幕同步的,上面轮番播放着以前的战绩,又专业讲解着几大战队,还有对这次比赛的预期分析,虽然没有声音,但是向映还是能感觉到那种熟悉的紧张感,好像自己还在比赛中一样。
然后向映就盯着那三个白痴主播看愣了神,她以前是不会注意这些的,两男把一女的夹中间,怪异的很。
左边那男的不断的在说,右边一直附和,女的只偶尔配合笑上一笑,然后说一两句,然后向映仔细看了一眼,这一眼不要紧,咋突然觉得这女的咋这么眼熟啊。
“哎呀,这不是刚才那女的嘛”,向映拍了一下脑门,大声说,大家的思路被她打断了,都看着她。
“向映,你疯了,我讲话呢,配合一点”,钱大铎不满的说,然后继续说自己的。
向映又说:“是真的,就是刚才那女的”,然后钱多多被她带跑偏了,“哪个女的”,向映指着电子屏,“就是这个,我刚才看见了”。
“她?周菁菁?你看见了?”,然后许毅凡也被她带跑偏了。
“啥?那个主播大***,不是说决赛时候他们才来吗,你在哪看见的”,然后任远也被带跑偏了,离得远点的方可为和张大刀还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然后钱大铎激动的过来挡着几个人的视线,“行了,看什么看,差不多得了”,说完还冲着钱多多使了个眼神,钱多多立马会意,拉着向映坐下来,“行了,就偶遇一主播就把你激动成这样”。
向映不是因为这个才激动好嘛,是因为那女的在陈妖精的车上才激动的好嘛,她这么想着,却没说出来,怕钱多多笑话她。
钱多多呢,却很庆幸,这女人眼神不好,没看见周无言,不然这场比赛没得打了。
她居然有点喜欢自己的弟弟了,眼力见变好了,“继续啊,还愣着干嘛”,钱大铎听了赶紧又回到位置上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向映却不死心的又看了一眼电视,上面已经换成了他们每次比赛胜利的颁奖画面,钱多多看了也就放心了,再不管她,但还是注意着,她可不想让周无言那个妖精把她的战队给搅黄了,作为政委她必须看紧了。
离入场还有10分钟的时候,大家开始换衣服,钱多多给几人化妆,钱大铎给加油。
“加油,必胜”,最后大家一起喊了一声,走出休息室。
向映却越来越嫌弃钱多多的眼光了,这战袍丑死了,穿上跟打棒球的似的,但是其他三人还挺喜欢的,还夸钱多多有眼光。
钱多多知道她不喜欢拘束着,就哄着她:“乖啊,一个小时就完事儿了,你就忍一下,再说了这样大家就认不出来你了,你不是一直想低调吗”,向映被她劝服了,也觉得是这个理儿,现在她被钱多多捯饬的完全不像自己,倒是有点像那个花蝴蝶。
“好看,好看”,张大刀上来揪了两下她的扫把头,她伸手打掉他,看过道两边站满了人,也不好意思跟他钢,就忍着。
她这头被钱多多梳成了韩式的发髻,虽然利索很多但是别扭的很,她披头散发习惯了,实在不喜欢。
钱多多看向映忍了,就踹了一脚张大刀,再给她出个气,“你够了,老实点,别惹咱家姑奶奶”,张大刀笑着闪到了一边去。
快要***比赛大厅的时候,三个男人冲着向映来了个请的手势,嬉皮笑脸的说:“姑奶奶,您先请”,向映再次笑了,这才是他们惯有的作风,大咧咧的走在了最前面,被引导带到了他们的比赛席上。
向映还是习惯坐最后面,许毅凡第一个,张大刀第二个,任远第三,然后是她,四人并排着坐。
预赛用不到钱大铎上手,所以就让张大刀上,他本来还挺不情愿的,但是一听说这次比赛有AK战队的主攻,他就立马同意了。
本次比赛的前三轮:预赛、淘汰赛、晋级赛,都是四人赛制,主要就是为了渲染比赛的氛围,和增加气氛。
只有最后的冠军争夺赛是六人赛制,才是正儿八经的较量,所以前面三轮比赛,除了主攻人选,其他都是每个战队随便挑人参加的,不参加的都可以不来,最后一轮才比较紧张,是精挑细选的。
向映老神在在的坐着,这样的比赛对于她来说真是太小菜一碟了,要不是她是战队里面唯一的女将,她才不参加呢,赢了前三轮也毫无成就感。
还不是钱多多的叔叔为了捞钱,宣传的时候主要就是吹捧的她,她不得不每场比赛都参加,不过她也确实很重要,他们战队是唯一有女将参赛的战队,所以热度很高,粉丝也很多,收益嘛当然也不少。
向映走神的功夫,钱大铎跟工作人员一起,已经把他们的设备装好了,还仔细做了调试,他们四个只管等着比赛正式开始。
钱大铎离开之前跟向映说:“你只管专心比赛,别管其他的,天塌下来也别管”,向映不知道他为啥会这么说,还是配合的点头:“啰嗦,知道了”,钱大铎又说:“比赛空隙你就眯着眼睛休息,啥也别管,也别乱看”,向映觉得他有点烦人了:“滚”,钱大铎讪讪得走了,搞的向映一脸的莫名其妙。
等钱大铎到台下,钱多多赶紧上来问:“你跟她说了没有”,钱大铎说:“说了”,钱多多还是不能放心,钱大铎却觉得她今天有点过于紧张了,一点不像他姐。
钱多多一直在想着,莫不是她看错了,不知道向映知道了陈妖精其实是周妖精,其实是周无言,是决赛主播,她还能不能安心比赛。
真是奶妈子的操心命啊,钱多多深吸了一口气,坐下来,看着台上四个人,不再言语,心里却慌的很,希望周无言今天不会上场。
三声锣响,***比赛开始倒计时,向映带上了耳麦,周遭的一切都变得安静了,她现在看着台下的观众就像是看哑剧似的,嘴角浅笑了一下,这个画面正好被摄像机捕捉到了,被定格在了大屏幕上面,所有人都看见了,当然周无言也看见了,他身边的周菁菁也看见了。
周无言看着屏幕上的女人浅笑的眉眼,自己也不自觉地笑了一下,周菁菁看见以后,暗自咬了牙,握紧了拳头,想着,她之前还真是小瞧了这女人,原来她就是CK战队的向日葵大神。
周无言感觉到自己身边的气场有变化,就冷眼看了一眼周菁菁,周菁菁收到他的眼神以后,隐藏好自己的嫉妒心,认真的盯着大屏幕。
现场主播还特意讲解了这个定格的画面,给了一句经典的评价:“看来,今天我们的向日葵小姐对这场比赛是胜券在握啊,那么接下来就请大家拭目以待了……”,说完锣鼓声再次响起,这次就只有一声,比赛正式开始。
向映看着登陆成功的页面,再次牵动了唇角,***区速战,她的天堂,这完全都不用打了,半个小时都用不上。
钱大铎在耳机里面立即重新调整了部署,“从现在开始我不指挥,大家都听向映的”,四人都回复“收到”,钱大铎摘下了耳机,说好了的不指挥那么他也不能偷听,免得一激动忘了,又插嘴,影响比赛,接下来,他只管盯着眼前的屏幕。
上飞机、跳伞、着陆、跑,四人非常的有默契。
向映:“别停,跟我跑,穿过102高地”。
观众都紧张的看着,不明白CK战队这是在干嘛,落地了不去搜物资只管跑,这还打不打了。
向映:“好,停,谁看见蓝色标记了?”
任远:“我看见了”
向映:“站上去”
“收到”任远听乖乖的站到蓝色标记的上面,“已经就位”。
向映:“谁看见黄色的标记了?”,这回不用向映说,张大刀就站了上去,“已经就位”。
向映:“许毅凡跟我跑,快”,向映带着他从任远和张大刀中间穿过去,一直向前跑,然后小心数着时间。
观众都要紧张死了,不知道向日葵大神这是要干什么,这只顾跑也就算了,现在还把俩队友留下了。
有人惊叹有人愁,还有骂娘的声音,现场一下就炸开了锅,参加比赛的人只能看见自己手机屏幕和观众的反应,看不见直播状况,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儿,以为是哪里打的太***了,而引起的***。
向映不管那些,带着许毅凡跑到了102和103高地中间的洼槽处,“找雷”。
两人在附近几块石头后面翻找□□,许毅凡说:“我一颗”,向映说:“我两颗,够了,跑”。
然后许毅凡跟着向映跑,两人到了103高地,向映喊“好,停,扔”,然后三颗雷都丢进了刚才他们俩站到的洼槽里,立即炸出了一个洞。
现场沸腾了,呜哇乱叫着,还有生气骂人的,也有欢呼鼓掌的,反正向映也听不见,她只管指挥:“任远、张大刀、跑”,当然是让他们俩向她的地方跑。
向映:“进”,她先让许毅凡***,为了避免有人已经先到了埋伏在里面,这是保守战法。
“收到”,许毅凡先跳了***,然后发现一地的物资,还有一条隧道,没有敌人说:“安全”,向映听到他说,才跳***,观众都紧张的要死。
两人只捡了自己需要的装备,其余都留着,等后面两人来捡。
向映不等人到,直接喊:“走”,他俩不能多留,如果有人听到爆炸声,会很快循着声音找过来,那就成了瓮中捉鳖,无处可逃了。
许毅凡回答:“收到”,两人点了个火把就先***了隧道,一路上还不断的在捡着东西,全部都是特级装备。
观众席有人叫骂:“这么他妈还打个锤子啊,他们赢定了”,“就是”,“就是啊”,“别比赛了,直接开直播吧”,估计是好多人都不知道那里有条地道直通***区的中心,看的人紧张的要死。
“到”,任远和张大刀跳入坑里报告给向映,然后快速捡了自己需要的装备,向映特意在洞口留了一包□□给他们,听到他们的声音,她果断的说:“炸”。
“嘭”的一声响,隧道入口被堵死了,主屏幕上,还特意给了一个炸完以后洞外恢复原貌的画面,所有人都唏嘘了。
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也出不来,就看向映他们能不能顺利的攻进中心点了,太他妈***了。
其他战队还在抢着装备,做防御,做战前准备,CK战队已经开始主攻了,而且是强攻,直接占领高地中心点,这想法也太大胆了,要么全军覆灭要么绝地重生,天呐,他们看了一场什么比赛?
所有人都带着问号,不再吵闹,演播大厅瞬间的安静了下来,然后都盯着CK战队的直播屏幕,其他的除了AK和NK战队几乎没几个人看。
周无言坐在直播间的休息椅上面,看着战况,阴测测的笑了一下,一旁的周菁菁却是越来越胆战心惊的,那种笑她知道,是周无言志在必得的自嘲,她知道他肯定是看上向映了。
她盯紧了向映,这女人专注起来有一种魔力,能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过去,而且是不知不觉,连她都不自觉的被吸引了,真是个强劲的对手,便觉得有意思起来。
向映:“停”,快要到达中心点坐标的时候,向映突然停住了,大家不知道她想干嘛,只见她等了十几秒,后面两人汇合以后。
她突然喊,“全速跑”,四人快速的向前跑,刚跑过去不到十秒,他们身后就被飞机的流弹炸出一个***的坑也掩埋了后面的隧道,他们更加的没有回头路了,几乎同时演播大厅里面传来一声“吁”,这时间掐的也太准了,多一秒都被炸成渣渣。
钱大铎也松了一口气,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他一直都知道向映的胆子很大,总是凭着直觉做事,而且总是对的,但还是会心跳加速。
现在四人身上全部都是顶级装备,并且都是自己擅长的武器,物资也很充足。
任远负责背多余的弹药物资,□□、子弹和□□等,手里是一把□□一把□□。
张大刀是医疗兵和战备兵,除了一把□□一把机枪,更多的背的是医疗包、急救包,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向映是主攻,两把□□,除了身上穿的,背包里都是子弹。
许毅凡是侧翼和狙击手,一把□□一把狙,且都是顶配,子弹不多,却背有全部的倍镜。
这样的杖打起来真的是毫无悬念,现在只担心一件事,就是如何从地下出去而不被人发现。
但是向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这个问题,正在大家为他们着急的时候,她拿起枪对着前面的墙扫了一梭子,然后墙开出了一个洞,画面***之后大家才看到,这他娘的不是中心点下面的隐藏物资仓库吗。
然后四人***进攻状态,做好部署,向映:“左二右二搜”。
先搜人再搜物资,这很好理解,张大刀跟着向映,任远跟着许毅凡,四人成半圈包围势进行搜索,两分钟就搜完了整个物资库。
向映:“集合”,画面转到向映的时候,她不知道从哪搞来了一辆坦克,这尼玛还得了了,这不是游戏BUG吗,她再次的笑了,估计玩这个游戏的80%的人都不知道这个地下仓库里面藏着一辆坦克。
那淡淡的浅笑出现在她的脸上,却仿佛是别人的死期到了,所有人都暗叹,说啥也不能惹向日葵大神,然后就想到了为啥平常在游戏里面遇到,她总是那么狂了。
坦克刚开动,他们的正上方就响起了枪声,估计是大军已经开始争夺中心地了,向映毫不犹豫的开炮,大家都以为她要凉了,却不想,两声炮响之后坦克被震的往后退了一些,这完全毁了三观好嘛,原来她是开炮打的烟花弹。
天呐!!!现场观众一阵惊呼,却又开始担心她怎么着陆,还有就是如果打偏了,发生大爆炸的话,他们也定是逃不掉的,会跟敌人同归于尽。
这时候游戏里的向映跟许毅凡调换了一个位置,“继续开炮”,她说着,自己去打开了舱门,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一把□□,对着不知道什么方向就一顿射,坦克顺利的飞出了地下,斜着上了天。
陆地上的人惊呆了,开始逃窜,然后悲剧发生了,地下仓库被炸毁,发出了一连串的爆炸声,演播大厅的主屏幕上都被炸开了花,跟过年放烟花一样,简直不要太漂亮。
当然在地下、地上面和周边打架的人无一幸免,全部挂掉了,出局人数不断上升,有忍不住的气愤的摔了耳机和手机,还有的甚至直接弃赛,走出了演播大厅,不再等复活的机会,觉得今天这杖打的有点窝囊。
然后向映看着屏幕显示的击杀数笑了,因为现在无论他们落到哪里,是否还活着,都入围了,这比赛的后半场只是个嘘头了。
所以她转头看向其他人,三人对她点头 ,意思是还想打,她就说:“200米跳”,很好理解,坦克飞出200米的时候,不管是陆地不管是水里,不管战况如何,他们都要跳下去。
三个人听见她的声音,大概预估了一个位置降落的位置,然后都笑了,这下神情完全是放松状态,做蛙人等天命圈,这就有意思的多了。
许多人到这里还是看不太懂,但是游戏主播却哈哈大笑起来,眉飞色舞的解释着,把CK战队的战术好好分解了一遍。
周无言听着他的废话,直接想把他从位置上踹下去,这人明显的偏心啊,故意煽动观众情绪,和偏向一个战队解说,这在比赛讲解中是不允许存在的。

风中的向日葵免费阅读

“嘿,我说向小姐,你又闹哪出啊,你俩咋搞一块去的?你找男朋友了,你家里人知道吗?”
向映跟着陈妖精上了电梯,冲大叔喊:“我俩本来就是一家的,两口子吵架,闹分居,不行啊”,说完还得意的看着电梯门关上,再也看不见那大叔的脸,也听不到他的声音。
“你很得意?”,周无言实在忍不了她那嘚瑟的劲儿,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自信感。
向映看着他对自己的态度好多了,就趁热打铁,跟他解释着,顺便套套近乎:“那大叔啊,嗨,没事儿,我打小就认识他,习惯了,他整不过我”。
说完还一副,‘天下人奈我何’的吊样子,完全跟她的身高长相不匹配。
周无言眼睛跳了一跳,这女人也太矮了吧:“你多高啊”,他终于好奇的问出口,不止丑、邋遢、还矮。
向映想了一下,才回答,还谎报了两厘米,“163啊,咋了”,不明白他怎么就在意起她的身高了,自己往上伸了伸脖,却还不到他肩膀,看着脚下的拖鞋放弃了。
“是嘛?”,周无言明显不信,说了俩字,走出电梯,向映也跟着他走出去。
他回头看她,不知道她为何还跟着自己,向映耸耸肩膀,理所当然的说:“啊,不是说一起吃晚饭吗,我家没饭,所以去你家吃”。
什么?周无言刚刚才忍下自己对她的嫌弃,又跳了两下神经,感情她请他吃饭,还得他自己出饭菜啊。
“不吃”,他冷着脸又回了两个字,向映跟没听见似的,快跑两步,提前站在他门口等着,她还就吃定了。
周无言淡定的开了门,门拉开的一瞬间,伸出一只手把她拎一边去,然后还掂量了一下,确定她没有163高,还轻的很,毫无战斗力,暗自嘲笑着她。
“喂,陈妖精,你干嘛,干嘛,放开我,啊,你干嘛,放我下来”,该死的,她怎么就没防着这一手。
其实她也真不矮,足足161呢 ,奈何太瘦,还没穿高跟鞋,就显得青铜了一点,但是她真的是个王者级别的人物,他还不要小瞧了她。
周无言没理她乱喊乱叫张牙舞爪的样子,闪进门去,放手,关门,一气呵成。
向映站稳以后,看着眼前被关上的大门,暗暗的咬牙:“陈妖精,你屋里是不是还藏了什么妖精,别让老娘抓着,我弄死那个妖精!!”,喊完了这一嗓子,觉得自己真是有点饿了,折腾了这么久,妖精也打跑了,饭也没捞着吃,真是亏的慌。
向映回到家,看着空空如也的冰箱,只能又点外卖,她可能天生就是个吃外卖的命了,谁能赏她一顿饭吃啊,她就跟谁姓了。
如此想着心里就更不好受了,然后看着天花板等外卖,好像楼上就住着那个陈妖精似的,恶狠狠的。
外卖还没有到,她就接到了钱多多的电话,钱多多神兮兮的说:“开门,我给你个惊喜,快点”。
向映听了嘟囔着:“开什么门啊,还惊喜,惊吓吧”,还是起来去把房门给打开了,然后看着门口的人,再次吼出了天际:“钱多多,啊,我的钱,多多,钱、多、多,你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终于回来了”。
边说她边抱着门外的人撒娇,钱多多还拎着东西,还拖着箱子,不方便跟她亲热:“你咋还是这么大嗓门啊,震死我了,快进屋说,累死了,我折腾了一天,才回来,家都没回就上你这来了”。
进了屋,两人抱着腻歪了一会儿,应该是向映抱着钱多多说啥也不放开,还委屈着:“早知道你回来我就不点外卖了,呜呜,我都吃了一个星期的外卖了,难为死我了”,钱多多听了敲她脑袋,“你自己不会动手做吗,一定要点外卖”,向映抱着她还是不撒开,“懒得做啊,再说了,我怕火啊,哎呀,你回来就好了,我把外卖退了吧”。
钱多多拦着她,“别啊,别退,我也饿了,正好凑合吃点,你不是指望我一回来就给你做饭吧,快点给我起开,我躺会儿,要死了,累”。
旅游一点都不好玩,虽然是免费的,但是真够累人的,下次她再也不去了,跟向映抱怨着:“下回再有这好事儿,你可别再让我去了,你自己去吧,劳民伤财的,我这东西没少买,买完就后悔”,然后暗暗想着,国外不咋好玩,下回坚决不出远门了,还是祖国江山无限好。
向映可不同意,“下回还得你去,你知道的我离了家,离了网,根本就活不了,还是你去,不去白不去”,话说她这一年也没少赢比赛,这战队不知道咋了,今年就给奖励旅游团,也不知道是开了个旅行社还是咋滴,想到这里她就问钱多多:“你叔叔不是又搞旅游了吧”。
钱多多眯着眼睛躺在沙发上,根本不理她,话都不想说,向映使劲儿摇她一下子:“问你呢”。
“哎呀,你让我先歇会儿,啊,歇会儿,真累,我都没睡好,就飞机上睡了一小会儿”,这也怪她自己,行程的后两天,她就坚决不跟着导游瞎折腾了,然后窝在酒店里面打游戏,等到返程的时候在跟大家一起回来。
向映缩回手,不敢再招惹她,就干脆自己也躺进沙发里面了,原本宽大舒适的沙发变得有点挤得慌。
“你下去,我想自己躺着”,钱多多疲倦的说。
“哦,好吧”,她又乖乖的下去,钱多多不在的这些天她自己很少睡床,倒是有点习惯了这个沙发。
现在看见钱多多躺在上面,有点觉得自己的窝被人抢了的感觉,不太***,但是又谁叫她是钱多多呢,是她的钱罐子呢,摔不得,就只能忍着,不甘心的又看了一眼,到电脑椅上面去坐着,等外卖。
话说今天的外卖好生奇怪啊,这都一个多小时了咋还不送来啊,她暗暗的计较起来,腥四海的老板也是个抠门,不就是每次让他多加点麻椒嘛,至于嘛,小气。
可是计较完了还是得乖乖的等着,谁叫只有他们家的饭她吃的顺口呢。
刚编排完人家,门铃就响了,她快速的去打开门:“你可下是来了,我都等半天了,饿死我了,咦?”
门口的男人手里根本就没有外卖,也没有穿腥四海的围裙,向映疑惑的说,还不甘心的左右看了一下,也没有保温箱,感情她白高兴了,不是送外卖的,有点生气。
“请问这是向映家吗?”,他不好意思的看着向映问。
向映看着这人,打量了一会儿,确认自己不认识,但是又疑惑他找她干嘛,就说:“你啥事儿啊,她睡觉呢”,然后完全不脸红,指了一下躺在沙发里面睡觉的钱多多。
男人不好意思的红了脸:“那个打扰了啊,你帮我把这个转交给她吧,就说是梁召给的,谢谢啊,再见”。
向映来不急喊住他,那人就走,还把门给她推上了,然后向映很不友好的脑补了一些情节,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应该是没有得罪一个叫梁召的男人吧,哎,算了,她费这个脑子干嘛。
刚把门关上两分钟,门铃又响了,这回她聪明了,先从猫眼看了一眼,确定是腥四海家的围裙大哥,才开门说:“我都饿死了,你咋才来啊,今天咋这么晚啊”,他回答向映:“今天老板不在店里,没办法给你做,就稍微等了一会儿”。
向映听她这么说,气也消了,“那还真是麻烦了,唉?那你这是哪整的”,看着透明餐盒盖里面装着熟悉的麻辣鱼,她疑惑的问他。
围裙大哥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去老板家现取的”。
“哦”,“啊?”向映有点尴尬了,自己点个餐好像给别人添麻烦了:“那真是辛苦你了”。
围裙大哥说:“不辛苦,谁叫这鱼只有我们老板会做呢,那祝您用餐愉快,我先走了”。
“哦,再见”,等人走了,向映才想起来还没给钱呢,然后再打开门,看人已经没影了,她懒得去追。
但是又想起来,自己没钱了,算了还是记账吧,她给腥四海又打了个电话,说自己下回把钱补上,吃白食的事儿她可不干。
只是向映自己可能忘记了,她没少吃白食儿,也分吃谁的,像是钱多多和钱大铎,她就绝对不会计较的。
向映摆好碗筷,喊钱多多起来吃饭,她只是抬眼看了一眼,见满满的一盆红辣椒,然后又睡:“别喊我了,我不吃了,睡醒再说”。
于是向映就自己欢快的吃完了整整一盆麻辣鱼和两盒米饭,外加一瓶酸奶,吃饱了别提有多满足了。
晚上十点的时候,钱多多才起来,看向映在电脑椅里面坐着,正在练习射击,自己也上线,参加训练。
向映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两人专心训练,互不打扰。
早上五点半,两个人才放下手机歇一会儿,活动一下筋骨,洗漱完***准备补觉,向映却睡不着:“钱多多,你睡了吗,睡着了吗”。
她小声的唤钱多多,想着她要是不回答呢,她就不再叫她了,自己去客厅玩会儿。
“没呢,你又想干嘛”,钱多多翻了个身,对着向映,两人虽然一个床却是两个被子。
向映一听她也没睡,来精神了,“睡不着,起来开黑啊”,钱多多不想玩,“算了吧,这个点都是菜鸟,不好玩”。
“也是,那聊会儿天吧”,向映也转过来,跟钱多多脸对脸。
然后把钱多多走的这些天发生的事儿都讲了一遍,讲到自己家的门被陈妖精撞烂了,钱多多很不友好的说:“难怪啊,我回来打不开门,原来是这么回事儿,这事儿必须得找他算账”,然后两人傻笑了一会儿,还计划着怎么找陈妖精赔这个门钱。
等向映都讲完了,钱多多也没再提起任何兴趣,在她的印象里面,向映能干出来的傻缺事儿可是比这厉害百倍。
什么偷井盖、上房顶、打妖精这样的事儿都没啥可稀奇的,钱大铎就是她俩的小跟班,他的事儿也没啥可稀奇的,除了那个门板,能让她不瞌睡,后面向映讲的眉飞色舞的,但是她已经听困了。
“钱多多,钱多多,你倒是给个反应啊”
向映把手伸出去戳了她一下,钱多多动一下,精神了一点,“哎呀,困了,听不下去了”。
突然想到一件事儿:“还有一件事儿呢,我都给忘了,你等着,先别睡,起来”
她跑去客厅的茶几上面把那封信拿来,昨天光顾吃饭,没拆开看,现在倒是想看一眼里面是个啥内容。
“你快起来”,她把钱多多拽起来,“起来啊,一起看,你收到情书了”。
钱多多不知道她又要闹哪样,就问:“看啥呀,睡醒再看”,向映不依,她只好起来,两人把信给拆开了。
“这是给你的,昨天晚饭的时候有人送来的”,向映说。
钱多多信了她才有鬼了,“这上面明明是你的名字,咋是给我的,你莫不是眼睛有毛病吧”,向映笑了,“我跟他说你就是我,***”,说完自己忍不住笑了,觉得自己很机智。
钱多多翻了个白眼,不理她然后看信的内容,这一看不要紧,把自己给看了个脸红。
向映倒是不以为然,“这文采还不如我一半好呢,虽然表达的真情实意,但是这字可真不咋地”。
然后钱多多也认同的点头,和她一起说,“真丑”,“有点丑”,“哈哈……”,说完两人靠在一起笑疯了。
“话说这梁召是谁啊,我咋没印象啊”,向映问钱多多,钱多多想了一下回答她,“应该是AK战队的人”,她记得就他们战队有个姓梁的,还是个大神,应该没错了,能把信送这来,肯定就是了。
向映听了没啥兴趣了,把信扔一边了,“睡了,睡了”,AK战队没有一个好鸟儿,请原谅她一竿子把他们都打死。
两人这一觉就睡到了下午,钱多多先起来的,去了超市,把冰箱又塞满了,做了两个菜,自己先吃了,等向映起来的时候,就只能吃她剩下的,但是她也毫无怨言,谁叫吃人家的嘴短呢。
钱多多看向映吃完了饭,还不洗脸洗手,就说:“你收拾收拾,等下我们下楼转转”,向映不知道她啥意思:“干嘛,遛狗啊,我又不是狗,吃饱了就遛弯,不去”,不知道为何她想起了张阿姨家的狗。
“你总是这样窝着,不行,今天必须去”,钱多多说,“到楼下活动活动,然后回来开黑”。
向映一听开黑,就来精神了,“行,五分钟,我马上就好”,颠颠的跑去洗漱换衣服。
其实钱多多也不想动,但是奈何她实在看不下去向映这邋遢的样子了,从昨天她回来,就没见她洗过脸。
“我好了,咱走吧”,向映收拾好了,超级快,根本不到五分钟,钱多多哀叹了一声,“哎”,她放弃了,觉得这女人没救了。
向映不知道她在想啥,两人一直到楼下小花坛,钱多多都在走神,没说过话,不过今天的天气真是好啊,风轻云淡的,很适合谈情说爱。
咦?谈情说爱?那是?陈妖精?果然是陈妖精,妈的,陈妖精这妖精还没完了。
向映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神这么的好,隔着十层楼的高度,她居然一眼就看见了,陈妖精家里的阳台上站着个妖精,然后还确认了一下,仔细数了楼层,确定没错,然后就抓狂了,这该死的陈妖精家里果然藏妖精了。
“喂,陈妖精的妖精,你哪来的?!!”
她冲着楼上使劲儿喊了一声,把正在深思的钱多多吓了一哆嗦,“你干嘛呀,吓死我了,喊啥?妖精?哪呢?”,她也跟着抬头看。
“那,楼上,阳台上站着呢,穿白裙子那个,不行,我得打妖精去,走,跟我去,我就不信了”
她还就来劲儿了,这昨天才打跑一个,今天又来一个,陈妖精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不能叫妖精把他霍霍了,她自己还没霍霍呢,不行。
“唉,唉,你慢点,等我,艾玛,你咋突然跑这么快了”,钱多多在后面追她,从来没见向映跑这么快过,现在有点对这个‘陈妖精’更好奇了,不知道是个何许人也。
保安大叔看向映一溜烟的就从自己面前跑过去了冲着她喊:“干嘛,家里招贼了啊,跑啥?烦人精”。
钱多多在后面跑来,跟他打招呼:“大叔,好”,“嗯,钱小姐好”,刚回答完,钱多多也一溜烟没影了,他摇摇头,“俩烦人精,不知道又要闯啥祸”。
果然还没等他坐下,耳边就传来了向映的无敌呐喊声,“陈妖精,你给我开门,开门”,他继续坐着没动,两口子打架的事儿他可不管。
向映拍打着门,然后一边喘气,现在才觉得自己跑的有点急了,上不来气儿,钱多多就靠在半封闭的窗子边看着她,也呼哧呼哧的喘着,看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就转头看向楼下,风景还挺美的。
叫不开门,向映急了用脚踹,那门好像经不起她这样大力踹,竟然出了个坑。
“要不撞开得了”,钱多多火上浇油,助纣为虐的事儿她没少干,自己家姑奶奶得自己宠着,她怎么也不能让向映难受。
向映倒是很想撞开,她哪里是那个大力士,“要是能撞开,我早就撞了,等不到今天”,心灵有点小受伤。
钱多多见不得她这个样子,就摩拳擦掌的:“你靠边,我来,我就不信了”,这木门看着也没那么结实,她这个跆拳道黑带还搞不定一个门,开国际玩笑。
伸伸胳膊,伸伸腿,做好预备动作,打算直接上脚,废话不多说,向映赶紧闪到一边去。
可是还没等钱多多这一脚下去,门就自己开了,她收不住脚又把门直接给踹上了,艾玛,还差点闪了腰。
“刚才,门、是不是开了,啊,开了吧,门开过了吧”,钱多多疑惑的说。
向映非常肯定的点头,“开了,又叫你给踹上了”,现在咋办,两人还在想着,门又开了。
“谁呀,在人家门口干嘛呢,吵死了”,一个娇俏的女声传来,门还没有完全打开,向映就一把把门拽开,差点碰了钱多多的头,还好她反应快,躲了一下又赶紧跟向映一起把门压着,这样门就关不上了。
向映赞赏的看了她一眼,发现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儿,对着屋里就喊:“陈妖精,该死的,你给老娘滚出来,陈妖精呢?”
姚嘉嫣第一次见这么彪悍的女的,虽然长的瘦小,可是那气势可是一点都不弱,她偏不让开,“你谁啊,这里没有什么陈妖精,哎,你谁啊,不许进”。
“陈妖精,陈妖精,让开,陈妖精,你给我出来”,向映无视姚嘉嫣,想直接***,奈何没那力气,整不过她。
“都跟你说了,没有什么陈妖精,你咋还不信呢,你找错地方了”,这里只有一个周无言,虽然也算是个妖精,但是她确定没有什么陈妖精,她非常的确定。
“没错!!!”向映很肯定的回答,这就是陈妖精的家,咋能错。
两人僵持着,钱多多只是看着热闹,觉得很搞笑,觉得这样的向映气鼓鼓的很可爱,“哈哈……”,请原谅她笑场了,俩女人都看她,她说:“你们继续,继续”,她笑着让她们俩别管她。
三个女人就这样把周无言家门口给占了,吵吵个不停,然后隔壁的门开了,先是冒出一个小脑袋,然后是大脑袋,那阿姨又对着向映咆哮:“我说你有完没完啊,我孙子又叫你给吵醒了,你咋这么不懂事啊”,那个小脑袋还跟着点头说:“不懂事”。
向映不理她,钱多多倒是看见小孩子就喜欢:“小朋友,你几岁了啊,可不要跟这个阿姨学啊,随便踹人家的门是不对的啊”,她逗着乐玩,阿姨看了看她说了句:“有毛病”,把孩子往里一拽就把门给关了。
“哈哈哈……”,钱多多同学又笑场了,笑完了发现,向映和那女的斗鸡眼呢,两人互相瞪着眼,叫着劲儿,她就越加觉得有意思了。
陈妖精终于出现了,在姚嘉嫣的身后,然后很不谐和的就只穿了一个大短裤,光着个膀子,困倦的说:“咋了?闹啥!”。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风中的向日葵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