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有点皮(萧常隐夏月璃)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公主有点皮(萧常隐夏月璃)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萧常隐夏月璃,公主有点皮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权谋,正剧。简介一:他是落魄的齐国质子萧常隐,她是大夏受尽宠爱的嫡公主夏月璃。他也是贫穷到亲自打工赚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萧常隐夏月璃,公主有点皮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权谋,正剧。简介一:他是落魄的齐国质子萧常隐,她是大夏受尽宠爱的嫡公主夏月璃。他也是贫穷到亲自打工赚

萧常隐夏月璃小说简介
冬春之交,位于云奇大陆南面的大夏万物复苏,国都盛京的花已早早开放,万宝山上的花更是格外吸引人,吸引着不少游人前来春游赏花,山顶的万宝寺这几天更是香火鼎盛,香客信徒,络绎不绝。
一位身着鹅黄色长裙,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女蹲坐在一棵杏花树下,右手托腮,左手拿着一截树枝,轻轻地拍打着,神情似乎在想些什么,旁边的一个年龄看上去稍大的侍女执着剑默立在她的身旁,偶尔看看她的主人。
周围的游人看见花树下娇憨可爱的少女,都忍不住侧目,甚至还有些人想要上前搭话,都被那执剑的侍女狠狠瞪了回去。
“小姐,徐公子他今天可能不会来了,要不我们先回府吧?”那侍女见自家小姐等得无聊,心中替她家小姐不满,开口提议。那可恶的徐清竟然爽约了!她狠狠地用脚踩了踩地上掉落的花瓣,想着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那个纨绔。

萧常隐夏月璃全文阅读“算了,小绿,我们自己上山吧,不等他了。”少女起身,拍了拍落在身上的花瓣,转着手中的树枝撅了撅嘴。
“啊?小姐不要吧!”小绿刚想要阻止,却见她家公主已经向前跑去了。
“小姐,等等我呀!”小绿赶紧跟上去,直到现在她都不敢相信,她侍奉是大夏最尊贵的嫡公主。
一年前,她离开师门,想要凭一身本领混个侍卫当当,于是易了容,女扮男装参加考核,结果被那临时监考的徐清发现了,直接被踢出了考场。
事后,徐清亲自找到了她,了解了她的来历后,让她担任大夏六公主安阳公主夏月璃的侍女,她本想着跟着公主,那肯定不会亏的!于是爽快地答应了。
这一年下来,别的都还好说,公主待她如亲人一般,就是这公主与别的公主画风实在是不同,基本上没有她不敢去的地方,赌坊青楼那都算小事!反正跟着公主,她该见的世面不该见的世面都见完了。
皇上宠爱两个嫡公主,皇宫里也只有王贵妃会偶尔说道说道公主了,公主的嫡姐昭阳公主夏月舞能做的也只是尽量帮自己主子兜着了。
哼,都怪那个徐清把自家公主带偏了!京城那些乱嚼舌根的贵妇都说公主与那徐清是青(朽)梅(木)竹(污)马(泥),天生一对,开什么玩笑,都是那徐清把公主带偏了,公主在她小绿的保护下,一定会回到正途的,他徐清想要求娶月璃公主,做梦!就算他长得是她见过的人中最好看的,比师兄还要好看,武功最高强,比师兄还要强,不管怎样都不行。小绿一边在脑子里假设着怎么应对徐清,一边紧跟着自家公主。
夏月璃走在前面,今天游人确实很多,以前每年的这一天她都一定会来这个地方,当然平常也时不时会来,她如此频繁地来这个地方,是希望再次遇到那个人,那个让小小的她害怕却又保护了她的人,了却多年来的担忧。
只不过,这么多年了,她没有遇到他,倒是遇到了徐清。徐清者,乃京城,不对,是整个大夏都出了名的纨绔子弟。
那时他不知她是公主,冒犯了她,她设计让他挨了一顿毒打,从此两个人就怼上了,怼着怼着就成了好朋友,好着好着,自己的画风就和其他公主不一样了,为这事,父皇还罚了徐清三个月,让他天天在勤学殿抄录各类书卷,据徐清说,那大概是他一生最痛苦的记忆了。
时隔一年,她再次来到了这里,心境已经发生了变化,终于她不再是为了那个人。
今天,她与徐清约好,要偷偷潜入万宝寺住持的书房,取走住持收藏的曾经的大夏第一美男素风的画像,观赏一晚,再还回去。结果徐清那厮竟然迟到了。
一路赏花带赏人,月璃与小绿终于来到了万宝寺,确认了住持正在别处接待客人,两人兜兜转转终于来到了主持的书房,这里偶尔会路过几个小和尚,但见她二人不过是小丫头,想着大概是随便看看,也就不打扰香客的雅兴了。
“小姐,你想看那画像为什么不直接跟住持要?他一定会给的!”小绿终于问出了这个一直困扰她的问题。
“徐清说那样很没有水平,书里的大侠都是如我们这般偷悄悄地潜入密室,探取宝物的。”月璃一面小心地窥探四周,一面略带疑惑地回答,徐清是绝对不会骗自己的,他说大侠是这般那就一定是这般。
小绿嘴角无奈地抽了抽,公主你就是想玩。月璃招了招手,让小绿在此打掩护,自己溜进书房查看那副画,小绿却一把拉住月璃,想要提醒自家公主快点出来。
月璃看了看她,“放心,一会儿我替你放风,你去看。”月璃以为小绿也想体验一下当大侠的感觉。说完,月璃一个闪身就***了书房,相比父皇的书房,这里可是太普通了,房间里摆了一坛荷花,里面喂着两只锦鲤,一排书架上放着一卷卷经书,一张普通的桌子,旁边是一堆卷起来的画卷,想来那第一美男的画像应该就在这里了。
月璃翻看着画卷,所幸这住持是个爱分类的收藏家,每一幅画都用白色的锦袋装好,袋子上用小字标记着画的名字,不一会儿,月璃就找到了那幅画,锦袋上写着素风,她正打算拆开来看,就听见小绿轻敲墙壁的声音,赶紧拿着画飞上了房梁,所幸她身子小巧,房梁***正好将她很好地隐蔽了起来,她知道门外的小绿会迅速离开现场,到另一个地方等她。
这时住持带着一个男子走了进来,月璃爬在房梁上一动不动,心想,真是倒霉,第一次“借东西”就遇到状况,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她当然不会承认自己的行为是偷。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被住持与那个男子的话吸引了,无他,实在是因为那个男子的声音太动听了,清冽如雪,慢慢飘落在心头。
徐清的声音也非常好听,只是他们两个是两个极端。
月璃会不自觉地会将所遇到的所有男性与徐清对比,徐清带给她的生活太多的乐趣了。
“许久未见大师,这书房的布置倒和以前不同了许多。”男子打趣道,住持抬手请他上座。
“让公子见笑了,我这房间靠着后山,时不时有小野猫进来捣捣乱。”住持笑着摸了摸胡须,他已经知道是谁了,这月璃公主以前经常来此,做一些很“有趣的”事情,他想不到更合适的词语了,姑且用“有趣”形容吧!只是不知什么原因,隔了一年才再次来到万宝寺,这次不知又要做什么有趣的事情。
“不妨不妨。”男子笑了笑,接着便与住持讨论起了佛经。
这可苦了房梁上的月璃,虽然男子声音动听,但是她对佛经可一点兴趣都没有,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小绿会不会等着急了啊?仿佛是听到了自己的心声,男子与住持的对话结束了,男子说了什么话后,住持便出门了。
“下来吧,梁上的君子。”男子调侃道,他见住持的神色,便知住持与梁上之人是认识的。
月璃一惊,她还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呢。她飞身落在男子面前,正想着怎么解释,却在抬头看那人的第一眼忘了要说什么,此时,大夏第一美男子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眼前这人轻易地消除了她对第一美男子的期望,因为世上不可能再有比他更惊艳的了,翩翩君子,眉目如画......所幸,月璃还是见过世面的,不自觉地将眼前这人与徐清对比,一下子就将神志拉了回来,徐清也好看的不得了!
“你拿了什么?”男子见她不过一个十四岁的娇憨少女,隐约可见将来的绝色容貌,不自觉地放柔了声音。
“一幅画而已,主持是知道的,我与他是朋友。”月璃急忙解释,她可没有说假话,住持与她亦师亦友,虽然一年多没见,住持肯定也猜到是她了,这人是住持的朋友,想来不会因为此事为难自己。

萧常隐夏月璃免费阅读“什么画,我看看。”男子不容拒绝的伸出手。
月璃当然不肯拿出,一是给他看了,万一他不还怎么办;二是一个公主,跑来偷美男子的画像让人知道了,确实挺尴尬的;三是这男子磨磨蹭蹭的,再不快点走,小绿该着急了;四是,若是让徐清知道,她行动被人发现了,肯定会取笑她的。这四点,月璃最不想被徐清取笑,她不打算再和眼前这人废话,快速向门口奔去,可是还没等她转身,男子就从背后握住了她的手腕,顺便取走了她手里的画。
他比她高太多,又被他高握着手腕,无法避免地靠在了他的怀里。
可恶,徐清都没有如此近的靠近她,可恶!
“可恶!你竟敢对本小姐无礼!”月璃一边挥舞着另一只手,一边气愤地说道,“放手!”若是哪天再遇到这人,一定要让徐清狠狠地教训他!
“果然是只野猫。”他一时没注意,手上竟被她挠出了一道口子,他一转身让她坐在了椅子上,并迅速封了她的***道,“你若再不安分,我就拔了你的指甲!”其实他想说剪了她的指甲,可是怕唬不住她,只能假装很生气地说要拔她的指甲了。
不过他想多了,在他握住她手腕的时候,她就已经被吓到了,更何况现在还被点了***,拔指甲?好疼的。
“你叫什么名字?”月璃愤愤道,定要让徐清教训他!
男子一边拆开画卷,一边道:“顾季。”素风据传是大夏第一美男子,想不到这丫头如此......
好色!
顾季自然是假名,但是月璃当真了。“顾季是吧?哼,徐清一定会教训你的!你对我如此无礼,我虽然打不过你,但是徐清一定会替我教训你的。”
“徐清?”顾季挑了挑眉,这人他是知道的,全云奇大陆都算有名的纨绔,突然听到有人要教训自己,顾季只觉得好笑,还有一丝难以解释的不愉快。
他将画卷展开,看了一眼,立刻合上,当即决定这画是不能还给她了,他已经不自觉地把住持的东西判给了月璃。顾季将画收好后,放入袖中,月璃惊讶又不服气地看着他,眼神里明显出现了“贼人”两个字。
顾季淡定道:“我会把画还给主持,现在你的玩闹结束了。”他给她解了***,月璃只能不甘心地离开了。
出了门,月璃赶紧找到了小绿,小绿见她生气的样子,知道“大侠”行动失败,也不多说,下了山,二人在天香楼吃了顿好的,然后回宫。
这边,住持回了书房,手里拿着一卷泛黄的锦布,交给了顾季。
顾季收好锦布,“她说你和她是朋友?”
住持小心问道:“是,你没有伤她吧?”
“没有,她来取素风的画。”顾季觉得好笑。
“那可千万不能给她!”住持赶紧说。
“我收着了。”意思是这幅画我要了。
住持无可奈何,只能把画给他了。随后住持将月璃大夏嫡公主的身份全部告诉了顾季,顾季略微沉思点了点头,又与住持说了一会儿话后离开了。
几天后,顾季回到自己家中,在画上多添了几笔,替大夏第一美男子穿好了衣服。
看着下属送来的情报:“夏月璃,大夏嫡公主,年十三......”看着手上新添的伤痕,想到几年前,她也让他受了伤......原来是她呀,怪不得有些熟悉。“与大夏辅国将军家三公子徐清是青梅竹马......”
------题外话------
喜欢的话就收藏好哦。第一个男角色出现,他是不是男主呢?到底是不是呢?(我是错字受,来自三个月后的作者吐槽)
“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
宰予是孔子的学生,一日孔子讲课,宰予却没来上课,一打听原来是去睡觉了,孔子于是说了这句话,“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污也。”意为“腐烂的木头怎么去雕琢,用垃圾筑成的墙又怎么去粉刷。”
宰予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他口才非常好,孔门十哲言语科之首,最初也颇得孔子重视,但是他经常反驳孔子的观点,孔子还没法正面驳倒他,常常惹孔子生气。
大家可以去了解一下,我之前只知道前半句,后来有一天做梦,梦到孔子讲课,我打着瞌睡,他就说我“朽木不可雕也,粪土......”后半句我却没听清,只记得梦里自己表面上很听孔子的教诲,内心却想着,你躺在那里讲课,还说我?梦醒之后我就去查了这句话,然后神奇地了解到了宰予,还都是因为睡觉被老师骂,当然孔子上课不是躺着的,是坐着的。

小编推荐理由

公主有点皮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