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先生的蜜爱娇妻(林暖宁时御)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宁先生的蜜爱娇妻(林暖宁时御)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火爆小说《宁先生的蜜爱娇妻》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林暖宁时御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宁先生的蜜爱娇妻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宁先生的蜜爱娇妻》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林暖宁时御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宁先生的蜜爱娇妻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宁暖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嫁给了宁时御,两年了,她一直守着两个人的家,可他从未回来过,在宁时御看来,宁暖不配做他的妻子,他娶她只是迫不得已,当怀孕的***上门逼宫后,宁暖彻底怒了,她扔下一份离婚协议,然后远走高飞,三年过后,她带着孩子回来了,再次遇到了宁时御,让她意外的是,三年过去了,两人的离婚协议还没办理,一时间,宁暖有些看不懂他了……

宁先生的蜜爱娇妻全文阅读

林暖想起了婆婆陆瑾云昨晚电话,她说这是最后一次帮她。
宁时御的药,是陆瑾云下的。
只是此刻,药是谁下的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的丈夫,宁时御给她扔了两颗避孕药。
苦涩的笑了笑,林暖哽咽的问:“宁时御,你真要这样对我?”
他们认识了10年啊。
“林暖,你觉得自己有资格给我生孩子吗?”宁时御依然冷漠无情。
林暖笑着笑着,两行泪夺眶而出。
她一直以为他们之间还有缓和的余地,以为宁时御有朝一日肯定会看见她的好。
看来,是她自作多情,想的太多了。
拿起那两颗避孕药,她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宁时御,药我吃了,你可以放心了。”
这时,宁时御眼中似乎闪过了一抹怨恨,头也不回的走了。
林暖看着他的背影,想着被吞下去的两颗药。
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耻辱,也是压倒她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
--
客厅沙发上,陆瑾云翘着二郎腿,按着电视遥控器问:“暖暖,时御周六生日,你礼物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林暖平心静气的答道。
“时御生日,你好好表现,说不定对你们夫妻很有改善,要是再怀个孩子就最好了。”陆瑾云又老生常谈了。
“妈,我知道的。”林暖嘴上应着,心里只能说句抱歉了。
宁时御生日那天,林暖却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出席。
宁时御勃然大怒,宴会结束,他就回家了
“少爷。”
“少爷。”
佣人们看着他黑沉的脸,悻悻的打着招呼,感觉腥风暴雨要来了。
直奔二楼的主卧室,他倒要看看林暖怎么解释,是剑走偏锋引他注意吗?
宁时御推开房门,林暖正好从里面出来。
“林暖,你是什么意思?”宁时御疾言厉色的问。
林暖不以为意的笑了一下,转身走近卧室,从梳妆台上拿了一只精致的盒子递给宁时御:“生日快乐。”
宁时御看着那只盒子,没有伸手去接。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他送给林暖的结婚戒指。
林暖见他不拿,直接把盒子塞进他怀里:“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好了,放在你书桌上,离婚证什么时候办好了,通知我一声就行了。”
宁时御瞬间错愕了,林暖居然跟他提出离婚。
这个女人不是一直在图谋宁家的财产吗?
把他爸哄的天花乱坠,还让他爸下了命令,他要是结婚,新娘如果不是林暖,宁氏的财产宁愿捐给社会,也不会留给他。
这样的女人,她怎么可能舍得离婚?
林暖似乎看穿了宁时御的想法,淡淡一笑,“放心吧!我已经和爸谈好了,宁家的财产都是你的。”
说完,林暖转身拉住了那只早已收拾好的行李箱,与他擦肩而过。
身后,男人似乎有一丝不解:“林暖,你确定想好了吗?”
可林暖已经不在意了,她只记得他不近人情给自己递避孕药的那天。
“林暖,你觉得自己有资格给我生孩子吗?”
相识这么多年,就算喜欢,她也不会为了宁时御一直作贱自己。
一辈子这么长,她不会只喜欢他一个人。
拉着行礼箱,林暖头也不回的走了。
最终,她还是败在了宁时御的薄情寡义上。

宁先生的蜜爱娇妻免费阅读

……三年后……
出租车里,林暖看着窗外,透过玻璃窗沿吹进来的冷风,冻的她一阵鸡皮疙瘩。
三年了,A市的变化挺大的,楼房越来越高,可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宁氏集团的总部大楼。
她回来了。
林暖情不自禁把怀里的小家伙抱的更紧了一些。
小家伙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皮肤又白又嫩,漂亮的像大娃娃,甚是招人喜欢。
“到了小美阿姨家,我们就可以吃饭啦。”
小家伙眨着大眼点头,就是不开口说话。*
抱着小家伙下车,高小美以掩耳不及盗铃的速度,迅速冲了过去,把小家伙抱了过去,狠狠闻了两下,又亲了两口。
“暖暖,这就是你崽啊,好可爱呀,这他妈就是你的浓缩版本嘛,小林暖。”
林暖笑的春风满面,每次听到别人说儿子像她,她就特别的开心。
吃完饭,林暖给林深深洗了澡,就把他哄睡了,让他倒时差。
高小美拉着林暖去了自己的房间,小声说:“暖暖,深深有两岁了吧,可他怎么看着好小,不像两岁的小孩,而且他怎么不说话?”
林深深的个子小和不说话,一直是林暖心里的痛,是她最犯愁的事情。
回国,也是为了这个事。
林暖无奈的叹了声气,她解释:“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怀孕,没把深深照顾好,又早产了两个月,所以长的比较慢点,他说话的问题,可能是看见自己和周围的外国小朋友长的不一样,所以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但是,他会叫妈妈。”林暖连忙又解释,生怕高小美以为她儿子是个哑吧。
高小美嘀咕道:“小点也好,小点不会被怀疑,说话的问题,咱们再来慢慢教。”
“嗯。”林暖应道。
不过,高小美还是很佩服林暖,在国外三年,不仅研究生毕业了,还带了个儿子回来,硕果累累啊,值得她学习。
带着林深深在家倒了两天时差,林暖便把小家伙送去了附近的托儿所,自己则是去律师事务所报到。
她学的是法律系,工作在回来之前就找好了。
“林暖,你刚回国,先适应一下,从小案子接起,这里有一起劳动合同纠纷案,你先去这家公司的人事部门了解一下情况,协商一下庭外合解。”一个四十多岁,十分干练的女人把文件递给了林暖。
“谢谢周姐,那案子我就接下了。”
了解了一下案子,林暖便搭地铁前往了被告的公司。
到了对方的公司,林暖沟通了一阵子,发现对方挺好沟通的。
处理完案子,对方经理送她离开时,林暖却看见迎面走来了黑压压的一群人。
被簇拥在人群的最前方的那个男人,鹤立鸡群,意气风发。
那人就像一个发光体,一瞬间夺走了林暖整个目光。
林暖嘴角的笑容,瞬间僵持。
宁时御。
他还是和原来一样,那样的孤傲,不可一世。
“宁总,这里是我们公司的行政办公楼层,我们公司各个部门,各个流程都是绝对专业化,你投资我们肯定不会有错。”中年男人笑的满脸殷勤,一点也不害臊自己是在求晚生。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