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脸红呀(梨枝陆犹)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你别脸红呀(梨枝陆犹)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最新热门小说《你别脸红呀》为您奉上,主角是梨枝陆犹,由作者甜许所著作。你别脸红呀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梨枝和陆犹一起埋葬了它。警察局内,梨枝怔怔地坐在老警察的对面,旁边,陆犹静静陪着她。“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吗?”老警察问,年轻的女警察在做笔录。

小说介绍

最新热门小说《你别脸红呀》为您奉上,主角是梨枝陆犹,由作者甜许所著作。你别脸红呀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梨枝和陆犹一起埋葬了它。警察局内,梨枝怔怔地坐在老警察的对面,旁边,陆犹静静陪着她。“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吗?”老警察问,年轻的女警察在做笔录。

梨枝陆犹小说简介

梨枝是圈内颜值天花板,不少男明星的公开女神,地位稳居一线,众星捧月。
这天,录制综艺节目《我们***吧》,与她合住的竟是腿长逆天,颜值爆表的亚洲首席男模——陆犹。
然而,陆犹性冷孤僻,常常把她当空气。

你别脸红呀最新章节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陆垚办公室门口,陆犹推门而入。
陆垚吃了一惊,立马放下跷在办公桌的腿,抱住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在看到是陆犹的时候,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
“你进来怎么都不敲门,吓死我了。”
“你又在看黄片?”陆犹语气淡淡,坐到了陆垚面前的位置上。
“什么黄片,你说话负责一点,我是在看人体构造学。不对,你真是我弟弟?竟然会跟我开玩笑了。”
“废话。”
还是这个臭脾气。
陆垚叉掉了电脑屏幕上的网页,身子往后一靠,嘚瑟地说道:“说吧,找你哥什么事?”
陆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封口的塑料袋,递到了桌上。
陆垚顿时眼睛一亮,捧起塑料袋定睛一看,“你拿到梨枝的头发啦,不愧是你啊,这么快就完成任务,这下终于可以跟舅舅交代了。”
陆犹扯了扯嘴角,敛下了眸子。他之所以会参加真人秀,的确目睹不纯。
“对了,这下任务完成,你打算什么时候退出节目?”陆垚问。
“再等等吧。”
“你不会舍不得她了吧。”
陆犹抬起眸子,递了个眼神,陆垚立马闭嘴,不敢再出声了。
陆犹又将另一样东西递到了桌上。
“帮我认证一下微博。”
陆垚拿起陆犹的手机,抱怨道:“你自己不会?”
“麻烦。”
“合着我就是你的小弟?”
“还我。”
“得得得,看看你这张臭脸,我就你一个弟弟,不得惯着你,没良心的***。”
“……”
解决完微博认证的事情,陆犹接过自己的手机就往外走。
陆垚看着他的背影,连连摇头:“……真是拔/吊无情。”
陆犹走出陆垚的办公室,没直接出去,而是拐弯去了室内游泳池。
这里的工作人员都认识他,知道他是老板的弟弟,见他进来并没有拦。
“梨枝在哪边?”陆犹语气冷淡,仿佛在问你吃了没。
工作人员顿时受宠若惊,支支吾吾地说道:“您跟我这边来。”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陆犹找到了梨枝,他没上前,而是在门后,看着他们。
彼时,梨枝正在和她的新教练学漂浮。
陆垚给她找的新教练高大壮实,还是个娃娃脸,梨枝和他说话的时候,他的嘴角都弯的合不拢,一脸迷弟样。
这样能教好?
陆犹蹙了蹙眉,旁边还有人在,意识到自己不对,他正准备撇开眼离开。
娃娃脸扶在梨枝腰上的手,突然下移抹了一把她的臀。
梨枝自然也感觉到了,二话不说,给了娃娃脸一巴掌。
“你手不要了?”
梨枝一开始就觉得这个娃娃眼,眼睛***小,还老对她笑,看起来很猥琐。她一直压着自己的性子,没有发作,没想到这个人竟然直接出手了,那还能忍?
娃娃脸被打的一愣,手一松丢下梨枝,游向了岸边。
梨枝慌了,她还没学会游泳呢,心里有一万句□□妈,却顷刻被恐惧淹没。
情急之下,刚学会的如何在水下呼吸被忘得一干二净,本能地手臂扑腾着身边的水,然而这样不仅浪费力气,还让口鼻中呛入了更多的水。
这边,娃娃脸好不容易碰到岸,两只手撑着刚要起身,一股外力击中他的胸口,始料未及地,重重跌回了水中,一时水花飞溅。
陆犹收回脚,看向梨枝的方向,如箭离弦,跃入水中,向她的方向游去。
梨枝被水呛得要绝望了,她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都抓不到,绝望侵袭着她的大脑……
直到,她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
“梨枝——”
咦?
她的手里终于抓到了一块硬硬的东西,这是她的救命稻草。
梨枝像是藤蔓一样缠到了陆犹的身上,陆犹绅士手拖着她不让她掉下去,很快,梨枝从水中露出了脑袋,先是擦了一把脸,接着睁开眼就看到了陆犹清隽的脸。
陆犹紧缩深眉,眼里是她从未见过的惊慌,却在她睁开眼的后一瞬间收回。
他竟然在担心她?不可思议。
“你——”
“别说话。”
梨枝刚开就被陆犹打断了,他拖着梨枝,将她带到了岸上。
娃娃脸也刚上岸,正在坐在地上,歪头拍着耳朵。
梨枝看见他就要上去打他,被陆犹给箍着腰拦住了。
陆犹捡起梨枝脱在岸上的浴巾扔到了她的怀里,“把这个披上,会有人来替你出气。”
几乎是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了动静,陆垚闪亮登场,身后跟着替陆犹引路的工作人员以及保镖。
娃娃脸看见这阵仗慌了,手足无措地站起来,一脸戒备。
陆垚先是和梨枝道了歉,接着面对娃娃脸秒变了一副面孔,皮笑肉不笑地按住他的手臂往后一扳,骨头声嘎嘣脆。
y  “涨能耐了?嗯?敢在你哥的地盘对客人不尊敬?手还想要不?快给我道歉。”
娃娃脸痛的满脸涨红,立马对梨枝连声道歉。
“大声点!没吃饭是不是?”陆垚将他的另一个手臂又给扭的嘎嘣脆。
梨枝看着都替娃娃脸疼。
“陆犹,你哥是不是混黑涩会的?”梨枝凑到陆犹耳边,嘀咕道。
陆犹横了她一眼,懒得理她。
娃娃脸被狠狠修理了一顿,陆垚正欲带他走。
“等下,你还要对他做什么?还有他走了,谁教我啊?”梨枝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被打发的。
“在下自然会给黎小姐一个满意的答复,至于谁教你,我觉得你身边那位就挺合适的。”陆垚背对着她,说完话就把人带出去了。
宽阔的室内,只剩下梨枝和陆犹两个人,大眼瞪大眼。
“你要教我?”梨枝不确定地问陆犹。
陆犹没说话,可这情形只能这样,刚刚陆垚临走的时候给了他一个眼神,分明是在威胁他。
陆犹拉下湿衣拉链,脱掉外套,艰难地吐出了两个字:“来吧。”

整的这么严肃干嘛?
搞的好像我要强/奸你一样。
陆犹重新教梨枝,直接从漂浮开始。
这一步无疑对梨枝来说是最难的,身体要想在水中漂起来,就要完全克服对水的恐惧,放开自己。
梨枝有童年阴影的根深深埋藏在心里,一旦在水中失去支柱,她就会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茫茫恐惧。
事实上,梨枝也一直是死死拽着陆犹,说什么都不肯松手,教学***了瓶颈。
“对不起。”梨枝看着陆犹脖子上的红爪印,难的起了愧疚之心。
陆犹本来就白,被水泡过之后,梨枝的手指轻轻一划,就是一道印子,现在停下来看,好好的一句□□,被她折磨成这样,简直有些惨不忍睹。
“下次,我会轻点对你的。”梨枝又补了一句。
“……”陆犹眉眼皱的有棱有角,疑有车然无据。
“把手给我。”陆犹说。
梨枝乖乖抬起两只手,放在了陆犹的掌心,陆犹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相信我,放松身体。”
梨枝抬起一只脚,另只脚仍然有些迟疑。
掌心源源不断传来陆犹的热度,耳畔传来了他压低的嗓音:“我不会丢下你。”
陆犹的表情是那般真挚,浅棕色瞳仁散发着温柔的光泽,梨枝不由自主地陷了***。
他总能让她迷之信服。
她抬起了另一只脚,整个身体渐渐被水托起,好像...真的漂起来了。
梨枝内心忐忑不安,又有些小惊喜,直至完全漂起来,她的心仍然在噗通噗通狂跳。
“陆犹,北宋诗人陆游和你有什么关系?”梨枝冷不丁问。
陆犹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问这个。
“南宋。”陆犹沉声纠正道。
“啊?”梨枝一愣,她最近接了一个舞台剧,演的就是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
“专心点,我要松手了。”
等等!
梨枝还没反应过来,陆犹手一松,她立马又贴上去,紧紧勾住了他的脖子。
水花四溅,惊慌之中,她撞到了什么东西,牙齿磕到了嘴皮子,痛的她立马倒吸了一口凉气,水滴顺着睫毛流下,她缓缓睁开眼,待看清情形时,整张脸瞬间写满了不可置信——
她撞到的是陆犹的唇。
脑子里不禁重播了一遍刚刚发生的事。
他的唇,软软的,滑滑的。
陆犹也有点懵,事情发生之后,他撇开头用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狠狠蹭了两下。
梨枝尴尬地搂着他,至于这么嫌弃她么。
“这只是个意外,你不用对我负责。”梨枝出声打破尴尬道。
陆犹转过头看她,唇角还沾着血珠,怎么说呢,画面竟然还带着一丝***。
“你说什么?”陆犹咬着牙问道,声线明显有些愠怒。
梨枝觉得自己普通话挺标准的,陆犹听不清,大概率是害羞了。
梨枝用手肘替陆犹擦掉了唇角的血,提议道:“我们继续学游泳吧!”
接下来的进程,出乎意料地顺利。
梨枝终于学会了游泳。
陆犹却一直闷闷不乐,下了课,不等梨枝独自先走了。
陆犹来到沐浴间,解开围在腰间的浴巾,拧开了水龙头,热水源源不断地流出,掠过冷白无暇的皮肤,顺着身体的线条往下,勾勒出男人完美的身形。
陆犹眉眼深邃,鼻梁很高,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薄雾腾腾,五官较平时多了一些柔美。
睫毛上汇聚的水珠越来越多,陆犹抹了一下脸,却在唇部的地方停下。
唇角现在除了痛之外,还带着一丝丝的麻。
陆犹有一瞬间的失神。
雾气氤氲,温度降高,陆犹阖上眸子,睫毛轻颤,一拳打在了墙上。
不用对她负责。
那谁来对他负责?

你别脸红呀免费阅读全章节章节试读

梨枝没搭陆犹的车走,她要去趟戏剧院,不好意思再麻烦陆犹送她了。
当然,人家还不一定会再送她。
舞台剧这个通告,是纪光年帮她接的。三种表演模式,舞台剧,电影,电视剧,其中舞台剧的是最考验演技的。
周玫如果知道她接了这样的通告,肯定不会答应,因为钱少,没曝光。
她是瞒着公司去做这样一件事,目的是想沉淀一下自己,顺便向质疑她的人证明,她不是花瓶。
天黑了,梨枝才回小屋,客厅亮着灯,想着瘦瘦和陆犹都在里面,梨枝隐隐约约有了回家的感觉。
只是,她推开门,却看见了最不想看见的人——周玫。
周玫坐在沙发上,陆犹也在,坐在她的对面,瘦瘦最怕周玫了,躲在自己的窝里,只露出一双眼睛扑闪扑闪,看见她回来了都不敢出来迎接,只小声哼唧了两声。
周玫自然也听见了动静,对陆犹莞尔一笑,起身迎向梨枝。
“你来干什么?”梨枝一脸戒备地看着她,以及看了一眼她身后的陆犹。
但愿,她没有和陆犹乱说什么。
周玫笑容一顿,理了一下头发,“我来看看你,有什么不对吗?”
“哦,看完了,走吧。”
梨枝明显一副赶人走的姿态,语气透着冷漠,她和陆犹学的。
周玫了解她,懒得和她计较,自顾说道:“我找你有事。”
“什么事?”
周玫回头看向陆犹,“我有些私事要和梨枝说,你可以回避一下吗?”
陆犹默默看了一眼梨枝便离开了。
客厅里的摄像头巨多,周玫又不可能和梨枝陆犹一样随意关掉,于是她将梨枝带进了别墅楼梯下的储物间,这里面没有摄像头,她事先了解过。
“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门一合上,周玫卸下伪装,板着一张脸,跟别人欠她一样。
“没看见。”梨枝敷衍道,找了个箱子,吊儿郎当地坐上去。
“没看见还是不想接?把我的微信电话通通拉黑,你想做什么啊你?”
“想上天和太阳肩并肩。”梨枝拖长声调说道。
“你!”周玫顿时怒火中烧,梨枝总是能精准的踩中她的燃点,将她逼得想要杀人放火。
“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还以为你是顶流女星?我告诉你,这几个月来,根本没有像样的通告找过你,你如果还是这么桀骜不驯,就等着糊到地底吧。”
梨枝讥笑了一声,“那你告诉我怎么办?陪有钱的老板去睡觉?”
“梨枝!”周玫厉声打断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当初不是你捅下这么多篓子,我们会有今天吗?”
都怪她?梨枝撩了一下挡住视线的碎发,唇瓣勾起讽刺的弧度,“网友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东西,关我什么事。”
梨枝浑不在意的样子,彻底激怒了周玫,顾不得场合,大声吼了出来:“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你的任性得罪了多少人,如果你当初听我的话,至于处处被针对吗?为你,我付出了七年的精力,现在全部付之东流,早知道当初我就不该带你!真是浪费时间!”
将七年的并肩作战比作浪费时间,这对当事人之一的梨枝来说无非是最伤人的话,漫不经心的表情荡然无存,她的脸色变得很差。
“别他妈说的自己好像很伟大,你有真正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只关心我能不能给你带来名和利。凭什么我要去陪那些又胖又丑的男人,凭什么明明是别人陷害我还要我给他们道歉,凭什么我他妈胃穿孔了还要去参加三四档节目,我是个艺人,我更是人,活生生的人,我做我自己有什么错?”
此时此刻,周玫看着梨枝,就像是看着一头怪物,在这个圈子里,有多少女人为了往上爬,绞尽脑汁不惜牺牲色相,什么手段都用上。只有梨枝不屑一顾,所以长得这么漂亮,混了那么七年才红。
“从一开始你就不该进这个圈子!”周玫红着眼指着梨枝骂道,“你就是个怪物!”
梨枝本欲起身离开,闻声觉得特别可笑,她看向周玫,一脸怜悯——
“你们才是怪物,谢谢。”
周玫心底狠狠一痛,一把将货架上的杂物都扫到了地上,发生一声巨响,梨枝不再看她,绝然地往外走。周玫看着她的背影,突然有一种她要飞出去再也不属于自己的感觉。
“你最好和陆犹保持距离,既然利用完了,就不必再浪费精力,当心越陷越深。”
周玫高高在上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利用?越陷越深?
梨枝无语地翻了白眼,她可从来没有。
陆犹是很帅,很戳她的审美,会让她见色起意,但要是陷***,未免太早了。她只是觉得他总是板着脸,活的无欲无求的,有时候逗逗他,看他生气了,才觉得这个人真实。
想着这些的时候,梨枝推开了房间的门,毫无预兆地,看见了僵住的陆犹。
他到底什么时候在的?
“陆犹,你怎么会在这?”梨枝微微张舌,语气小心翼翼。
陆犹脸色微沉,两人吵得最凶的时候,他就在了。
她没回来之前,周玫对他说的那些似是而非的话,好像一下子都清晰了。胸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手指收拢,攥成拳头,他在克制,手背上的青筋却出卖了他的真实情绪。
梨枝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他,虽然他一直都冷着脸,眼里透着疏离,但好歹是可以碰触到的,可是此时此刻,他静静凝望着梨枝,变得那般遥远。
梨枝慌了,立马抢在他走之前,说道:“你别听她瞎说,我没有利用你。”
陆犹垂下眸子,将情绪掩住。
梨枝心里一紧,“这里这么多摄像头可以作证,我梨枝要是借陆犹上位,就永生永世糊到死。”
“梨枝你不要乱说!”后方,传来了周玫恨铁不成钢的声音。
“你闭嘴!”梨枝凶完她,立马换上了一副讨好地模样,走到了陆犹的身边,晃了晃他的手臂,声音轻软,“你说说话呀。”
陆犹缓缓侧头,看向了她的手,眸子愈沉。
“你把我当什么。”艰涩的开口,带着一丝沙哑。
“朋友啊。”梨枝不确定自己回答的够不够好,又加了一句,“珍贵的朋友。”
视线一凉,陆犹抽回自己的手臂,转头就走。
“你怎么走了啊?我说的都是真的。”怎么瞧着他好像更生气了。
他怎么有那么多气要生啊,就跟小姑娘似的。
梨枝看着他的背影,连连叹气。
这时周玫走了出来,看着梨枝冷嘲热讽道:“有时候,我真挺庆幸你这脑袋缺根筋的。”
陆犹的门前,梨枝敲了敲门。
没人应。
她亲眼看见陆犹***的,他不开门说明他还在生气。有什么好生气的呢,她不都解释清楚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别扭的男生!
他要是纪光年就好了,打一架什么问题就解决了。
可他是陆犹,真打一架估计会把她打死。
“陆犹,开开门。”
“你别生气啦,气多了会变丑的。”
“出来,我带你去吃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门开了。
梨枝眼睛一亮,巴巴凑了过去。
陆犹手里拿着杯子,像是要去倒水喝。
“你饿不饿啊,我请你吃饭。”梨枝伸手想要替他拿杯子,却被晾在了一边。
陆犹转身,直奔楼梯,梨枝赶紧跟上。
“你到底气什么啊?你说你长这么高一个子,脾气却和小女生一样,我看你就不应该叫陆犹,而应该叫陆饱饱,每天光是生气就饱了。”梨枝滔滔不绝道,完了还吊着嗓子喊了声——
“陆饱饱~”
“别这么叫我。”陆犹恼怒道。
“那我叫你陆犹你也不应我啊,非要我这么叫你才有反应,说明你心底就是承认这个名字的。”
“你!”陆犹气的停下了脚步,下颌角动了动,气的说不出来话。
“好了,别生气了,我们出去吃饭好不好?”梨枝眨了眨眼,嘴脸十分友好,是真真儿在把他当小孩子哄的。
陆犹看着她笑靥如花的模样,心里堵得更慌了,她到底知不知道这样对别人笑,会让别人以为自己在她眼中有多重要,但其实她对每个人都这样。他相信她说的每一个字,但正是如此,他才觉得难过。
她对他只是好玩,只是朋友……
心里越发酸涩,陆犹撇开视线,不再看她,提步就走。
梨枝站在原地,一头雾水。
这次怎么这么难哄啊。
倒了水,陆犹走出厨房,却被一人一狗挡住了路。
她还敢来。
“今晚月色不错,我们带瘦瘦去散步吧。”梨枝晃了晃手里的狗绳,提议道。
地上,瘦哥特配合地汪了一声,随后扒了扒陆犹的裤脚管,嘴里哼唧唧撒娇。
“我没空。”
“今天是瘦瘦的生日,它只有这一个小小的愿望,你都不能满足它吗?”梨枝‘心疼’地看着瘦瘦,使劲给它使眼色。
瘦瘦意识到,立马翻身躺在了地上,身上的肥肉在地上蹭来蹭去,跟小孩一样蹬着腿汪汪叫。
“我们家瘦瘦很可怜的,刚生下来就妈妈就没了,能活这么大都不容易啊,难得它想被你溜,你就满足一下?”
瘦瘦泫然欲泣地哼了两声,脸囧成了一团,坐在地上,伤心的像是个二百斤的胖子。
面对一人一狗四只眼睛殷勤的目光,陆犹握着杯子的手指收紧,依然坚持——
“我没兴趣。”
这样都说不动!梨枝灵机一动,低头薅出自己卫衣上的抽绳,摊在手上递向陆犹。
“您看溜我有兴趣吗?”

小编推荐

你别脸红呀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