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废皇后(燕婉谢庭川)全本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每天都想废皇后(燕婉谢庭川)全本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导读:燕婉谢庭川小说————每天都想废皇后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容默所著,讲述了:谢庭川这皇帝当得忒憋屈。功高盖主的大将军不仅称霸于朝堂,还逼着谢庭川娶了他那个嚣张霸道的独生女,明明一点都不温婉

小说介绍

燕婉谢庭川小说————每天都想废皇后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容默所著,讲述了:谢庭川这皇帝当得忒憋屈。功高盖主的大将军不仅称霸于朝堂,还逼着谢庭川娶了他那个嚣张霸道的独生女,明明一点都不温婉的燕婉。

小说简介

谢庭川表示:朕!一!定!要!废!皇!后!
他天天念叨着要废后,可是真的到了可以废后的时候……
谢庭川:皇后真香。
所有人:陛下???

每天都想废皇后全文阅读完结版

第五章少年天子
燕婉去前厅的路上就在想,那位少年天子,当今圣上,她其实是见过的。
她的生身母亲崔氏,本是名门之女,还是故去敬仪皇后的闺中密友。
五六岁的时候,燕婉曾随母亲进宫拜见皇后娘娘。
那时皇后宫中有一稚子,很是调皮,还去揪燕婉的头发,把燕婉给弄哭了……
向母亲告状时燕婉才知道,原来那个漂亮粉嫩的男娃娃,就是大燕皇帝膝下唯一的中宫嫡子、尊贵的太子殿下谢庭川。
一转眼十几年的功夫过去了,也不知当初那个调皮捣蛋的小屁孩变成了什么样。
这些年她变化极大,想来谢庭川已然不记得她了吧。
对此,燕婉倒是很有自信。因为在她心中,谢庭川的样子也早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
……
进前厅之前,燕婉正巧在一处水榭旁偶遇了同样来见客的燕娇。
燕娇显然是仔细装扮过的,一身水蓝色碎花长裙衬得她温婉可人,清丽娇俏。
相比之下,燕婉今天的打扮就显得略微有些土气。
燕婉天生有一头卷发,若是不好好打理的话,就会显得毛毛躁躁的,像她刚入将军府时那般乱成一团。
这样的头发若是好好护理起来,反而能够脱颖而出,比其他人看起来更加特别。只是养发护发需要时间,燕婉才进京没多久,又忙于学规矩,还没顾得上这个。
因为今日要见客,云齐便把燕婉的头发一丝不苟地盘了起来,在脑后梳成了一个髻。
整齐是整齐了,就是好好一个姑娘家,把头发梳的这样庄重,难免少了几分女子之秀美。
燕娇见了她之后,立马唇角上扬,亲热地唤了声“二妹妹”。
燕婉点点头,淡淡地叫了她一声“大姐”,便率先往厅里去了。
燕婉一转过身,燕娇脸上的笑容立刻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燕婉,实在是可恶!难道她连长幼有序的道理都不懂吗?就算是她比燕娇先行了一步,可既然遇到了,她就应该停下来让姐姐先走才对。结果她竟然就这样越过燕娇,直接走***了!
燕娇心头窝火,却也拿她无可奈何。
她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燕婉先她一步又能如何!就燕婉这副“男人婆”的模样,才不会有人看上她呢。
……
燕婉一进门就发现,尽管今日来的是“贵客”,可坐在厅堂主位上的,还是大将军燕堂。
他下首坐着两位身着锦衣华服的年轻公子,个个皮肤白皙,面容俊美。不过在燕堂面前,两人全都微微低着头,一副耗子见了猫的样子,一看就是两个徒有其表的弱鸡。
燕婉权当没看见他们,用近两月学来的规矩向燕堂行礼。
燕婉的动作是没什么毛病的,只是习武之人,动作难免莽了些。
相比之下,紧随着燕婉而来的燕娇,姿态就要柔美许多。
和英气勃发的燕婉相比,站在她身边的燕娇就像只新生的小鸡仔一样,风一吹就倒了。
燕堂见了两个女儿,笑吟吟地道:“都起来吧。这是谢公子和邵公子,都是为父看着长大的子侄。你们互相认识一下,以后也好有个照应。”
燕娇听了这话,心中不由一喜。谢氏正是皇家姓氏,而据她所知,当今皇帝的伴读、也是他的至交好友,正是怀安侯的嫡子邵林!如此看来,这二人不就是……
“燕娇见过谢公子,邵公子。”燕娇说着,便喜滋滋地向二人行礼。
二人连忙起身还礼。当然不是因为燕娇,主要还是给燕堂面子。
对他二人的身份,燕婉也都心中有数。可她仍然只是淡淡地看着他们,并没有像燕娇一样主动同二人拉近关系。
反倒是那位“谢公子”,主动同燕婉攀谈了起来:“这位便是才回京不久的燕婉姑娘吧?久仰了。”
燕婉微微挑眉:“你听说过我?”
在见到燕婉之前,谢庭川本是准备了一通说辞,准备好好夸赞她一番的。
可是在见到燕婉本人之后,谢庭川就发现,她和他所见过的那些女子……全都不一样。
燕婉虽然没有发怒,可她身上自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既傲慢又霸道,这一点简直像足了燕堂。
谢庭川早就恨透了燕堂的高高在上、目中无人,此时见到一个和他如此相像的女儿,心中自然喜欢不起来。
可是当着燕堂的面,他这个所谓的“九五之尊”也只能放下身段,和声细语地去和燕婉说:“自然。燕大将军英勇善战,是我燕国的大英雄。姑娘是将军血脉,想来定是……”
谢庭川本想说“英武非凡”,可这个词用在十六七岁的女孩子身上,实在是怪。
话到嘴边,谢庭川只***生生地改成了“巾帼不让须眉”。
见他这样费尽心思地夸赞自己,燕婉终于肯给他面子,露出一点笑模样来:“谢公子过奖了,我从小不在父亲身边长大,比父亲差得远了。”
这世上的人,就没有几个是不喜欢听人说好话的。
燕堂在旁见他们两个说着话时还不忘抬高自己,不由满意地捋了捋自己的长须。
谢庭川身旁的邵林见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起来,怕冷落了燕娇这位美人,便主动去同燕娇搭话。
可怀安侯嫡子再尊贵,又岂能比得上皇后的位子更加诱人呢?
燕娇只敷衍了邵林两句,便硬生生地插-入了谢庭川和燕婉的谈话:“谢公子,我看您气质温雅,应当是个读书人吧?不知公子平日里都喜欢看些什么书?”
“这……”谢庭川一听这话,便是面露难色。
一旁的燕堂却是忍不住笑了——小儿无知,只知玩乐,哪里读过什么正经书。
倒是宫外那些不入流的杂书,听说谢庭川没少让人往宫里划拉。
那些登不上大雅之堂的玩意儿,想来谢庭川也不好意思和燕娇一个姑娘家说。
燕娇刚才只顾着打岔,想找一个燕婉插不上话的话题罢了,却忘了传说中的那位少年天子,好像也是一个不学无术之徒……
见谢庭川面露尴尬之色,燕娇忙道:“其实整日里读书,也没有什么乐趣。我喜欢弹琴,不知公子可喜欢听?”
据传闻说,燕娇的生母乃是京城知名歌舞坊里的一个歌舞伎,曾与燕堂有过一段风流往事。
后来她娘去世,留下年幼的燕娇,恰好燕堂失去一子,便把她抱回了府中抚养。
这传言不知是真是假,但燕娇向来最恨别人这么说,全然不许人提。
只不过有一点没有办法否认的是,燕娇从小便能歌善舞,也不知是不是遗传自她的娘亲。
谢庭川笑了笑说:“还行吧!我还挺喜欢听小曲儿的。”
燕娇喜道:“那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弹唱给公子听。”
按说他们这个年纪的少年少女,本是不应该这样面对面相处的。这回破了例,完全是因为这场见面是由燕堂安排的。
在燕国,燕堂就是规矩,是比天子还要地位尊崇的存在。
所以哪怕是谢庭川贵为天子,也不得不听从他的安排,亲自上门来相看他的两个女儿。
只是这种事情毕竟是于礼不合,几人聊了几句之后,燕堂便叫两个女儿先退了下去。
反正他今日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燕婉和燕娇退下之后,燕堂便笑吟吟地问谢庭川:“老夫子嗣单薄,膝下就这么两个女儿,不知皇上相中了哪一个啊?”
谢庭川心里早就想好了要迎娶燕婉,可听到燕堂这么问时,他还是恭恭敬敬地说道:“将军的两位千金,皆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无论能娶哪一位姑娘,都是朕的福分,全凭将军做主便是了。”
燕娇也就罢了,说今日的燕婉沉鱼落雁,也亏得谢庭川说得出口。
不过面对小皇帝的乖顺,燕堂还是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好,既然如此,老夫便替皇上做了这个主了。”
……
回到宫里之后,邵林把闲杂人等都打发走后,忍不住好奇地问道:“皇上,您说燕堂到底会选他的哪一个女儿给您做皇后啊?”
邵林是自己人,谢庭川也不瞒着他:“燕婉,应当是燕婉。”
邵林不解:“您是怎么知道的?依臣看,那位燕大姑娘看起来更适合做皇后啊?”
谢庭川一改方才在燕堂面前那副纨绔子弟的模样,面色沉静地分析道:“燕娇虽看起来比燕婉更适合,可你觉得燕堂是真心实意地想要为我燕国选一名好皇后吗?如果是那样的话,他早就行辅臣之职,督促朕好好读书,教朕如何处理政事了吧!”
邵林想了想道:“这倒也是。”
“而且那个燕娇,方才对朕太过殷勤,甚至可以说是谄媚了。她本就并非燕堂亲生,这样的女子入了宫、做朕的妻子,燕堂怎么能放心的下呢?”
谢庭川想了想,继续分析道:“相比之下,那个燕婉虽没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可她是燕堂的亲生女儿,行事风格还与燕堂颇有几分相似……如果朕没有猜错的话,朕未来的皇后就是她了。”
邵林叹了口气,同情地看着谢庭川:“那可要委屈皇上了。”
谢庭川自嘲地一笑:“朕这些年来,早已不知道受过多少委屈,再多一个燕婉也不算什么。左右等燕堂老贼倒台之日,便是朕废后之时!”

每天都想废皇后免费阅读大结局

第六章内定皇后
此时的燕婉还不知道,皇帝还没有立她做皇后,便已经想着要废后了。
见过谢庭川和邵林后的第二天,燕堂抽空让人把燕婉叫了过来,问她觉得那位谢公子如何。
燕婉不想在燕堂面前表现得太过聪明、令他忌惮,又不能表现得太傻、让燕堂瞧不上,只能折中了一下,反过来问燕堂:“父亲,您不是想让我和大姐入宫选秀的吗?这时候让我们见什么年轻公子……您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啊?”
燕堂笑道:“你觉得呢?”
燕婉实话实说:“我感觉那公子应当非富即贵,是父亲想让我或者姐姐嫁的人。”
燕堂点点头,一副“孺子可教也”的欣慰表情,坦然道:“不错,为父也不瞒你,那位谢公子便是当今皇上。”
燕婉闻言,不由微露惊讶之色。
燕堂见了便问:“你可是后悔了?”
燕婉摇摇头道:“我有什么可后悔的?”
燕堂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昨晚你姐姐在皇上面前大献殷勤,你却没怎么表现自己。若是皇上因此而选了你姐姐做皇后,你不会后悔吗?”
燕婉“嗐”了一声,满不在意地说道:“皇帝又怎么了,我可是父亲的女儿,我不需要讨好他。”
燕堂探究地看着她说:“你的口气倒是不小。”
燕婉微微扬起下巴:“本来的嘛,不就是皇帝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要不是靠父亲,他能坐稳这个皇位吗?”
“你知道的还不少。”燕堂笑笑,“若是小皇帝也能如你一般想就好了。”
燕婉微微睁大眼睛说:“难道他不是吗?他看起来对父亲很是恭敬啊。”
燕堂收起笑容,淡淡道:“你也说了,是看起来。皇家的人,哪个不是从小就长了百八十个心眼儿?谁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燕婉似有所悟:“父亲还是不够放心他,所以才想……做国丈?”
“你倒是一点就透。”至此,燕堂算是彻底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婉儿,等你入了宫,为父就让皇帝封你做皇后可好?”
提起“皇后”二字,燕婉忽然间控制不住地心跳加速。
中宫之位,母仪天下,向来是世家贵女们的至高梦想,哪怕只是一个傀儡皇帝的皇后。
更何况她与皇后之位,还算有些渊源……
燕婉心中掀起滔天巨浪,脸上却不见欢喜之色,只是惊讶与不解:“父亲说的是真的吗?我还以为大姐会比我更加适合这个位置。”
燕堂惋惜地说道:“你大姐姐容色出众,才艺过人,的确是个非常出挑的女孩子。只是可惜,她只有些小聪明,在大是大非上却不如你看得通透——为父要的,不是一个依附于皇帝的皇后,而是一个能替我盯着、甚至约束那小皇帝的人。”
听到燕堂打的是什么算盘时,燕婉不禁感到一阵头疼。
果然,天上掉馅饼这种好事是不存在的。说好听了,她是要进宫去做皇后,说白了,她不过是燕堂的一枚棋子,替他做谢庭川身边的一根钉子,有时候还要兼任耳报神。
还是明晃晃的、所有人都知道的那种。
燕堂见燕婉不说话,奇怪地问:“怎么,你看起来并不怎么高兴啊?”
燕婉干笑了两声,看着他道:“父亲,实话说啊,我是怕宫里的规矩大,日子过得还不如在将军府里舒坦呢。”
燕堂见她担心的竟然是这个,不由笑了:“你也说了,你是我燕堂的女儿。那在宫里,你便是规矩!只要不做得太出格,随你的心意行事便是了。”
燕婉听了,这才面露喜色:“那就好!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多了。这些天我日日都跟着那靳姑姑学规矩,没意思透了!我不想学规矩,更不想学什么琴棋书画,不如您教我功夫吧!”
燕堂见她这股爱武的劲儿,和自己年轻的时候真是相像,笑容里不禁更多了几分慈爱:“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是和村儿里哪个不入流的师父学的?底子太差,我才不教你呢!”
燕婉也知道,自己的功夫也就吓唬吓唬刘妈妈、燕娇这种没练过武的后宅女子,在燕堂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的。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知道您忙,要不,您给我请个师父教我功夫?宫里头人心险恶,我也好多学点本事防身嘛!”
“我可没听说过哪家的女子入宫做后妃,还要学几招功夫防身的!”燕堂嘴上这么说着,笑容里却有几分宠溺的意思,“你也是大姑娘了,让外人来教你,难免于闺誉有损。这样吧,我叫你二哥得闲时来教你几招。”
燕时是燕堂唯一的养子,听说燕堂很是倚重他。
和这样的人多接触,就能够更加了解燕堂,说不定还能找到燕堂的弱点,燕婉自然求之不得。
“那就多谢父亲了!”
……
才一回到蕙月轩,云齐和云影她们便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嘴角的笑意,纷纷行大礼向燕婉道喜。
作为燕婉的贴身侍婢,她们自然听到了燕婉要入宫做皇后娘娘的消息。
燕婉心中滋味复杂难言,却不好对她二人说起,只吩咐道:“这事儿算是内定,不好说出去的,你们两个可要替我保密。”
云影做了个缝嘴巴的动作,笑嘻嘻道:“姑娘放心,奴婢绝对不会多嘴的,就是对咱们院儿里的人也绝不多提!”
云齐也连忙点头。她们两个都知道,这既是燕婉的吩咐,也是燕婉对她们的考验。若是她们这一回能守住嘴,不到外头到处乱讲的话,以后燕婉对她们的信任就会更深几分。
两人想到要做皇后娘娘身边的贴身宫女,那是何等风光的事情,自然不会自毁前程,在这个时候违背燕婉的意思。
云影年纪小,刚来燕婉屋子里的时候还有点子怕生,这会儿和燕婉她们熟了,话也多了起来:“不光是这件事情要恭喜姑娘,还有将军对姑娘的态度,真是没得说呢!姑娘要银子便给银子,要学功夫便派二公子亲自来教,可见将军对姑娘是真心疼爱的呢!”
真心疼爱吗?怕是不见得吧。
如果燕堂心里当真重视燕婉这个女儿,当年就不会把她送到那么远的乡村去,直到想要做国丈的时候才把她接回来……
见燕婉不说话,云影不由心生一丝忐忑。
不过想到这些日子以来燕婉待她屋里人的宽厚,云影还是大着胆子说:“姑娘可还是在介怀将军将您养在乡下的事情?容奴婢多句嘴,我曾听爹娘说过,说姑娘小的时候将军是想把您接回京中一起生活的,只是那年将军派了那么多人去,竟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有那算命的多嘴,便说您的命格绝对不能在京中娇养,起码需要及笄以后方能回京与将军团圆。若是强行逆天改命的话,您和将军恐怕都有血光之灾。奴婢想着或是因为这个,将军才迟迟没有接您回京的。”
云影这何止是多了一句嘴,简直是替燕堂这个失职的父亲好生辩白了一通。
燕婉看着她,忽然想到云影乃是燕家的家生子,父母都在燕堂手底下讨生活。虽说他们都是在燕堂京郊的一个庄子里做事的,看起来并没有与燕堂十分亲近,但他们到底都是燕堂的人。
那么这个云影,会不会就是燕堂看似不经意地放在她身边的一颗棋呢?
燕婉突然感到后背一阵发寒——她越想越觉得,这的确像是燕堂会做出来的事情。
等她进了宫、做了谢庭川的皇后之后,她不就也是一个类似云影的存在了吗?
只不过云影看起来活泼可爱,比她更容易降低人的戒备心罢了。
好在燕婉除了景妈妈之外,至今还没有真心信任过这个府里的任何一个人。她所给予云影的信任,也不过是放心地让云影负责自己的吃食罢了。
想来就算她是燕堂安排过来的人,也不至于对燕婉的饮食做什么手脚。
毕竟在燕堂看来,燕婉如今是他唯一的血脉……
“你不用说了,我并没有责怪父亲的意思。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也忘不掉——”
燕婉忽然间觉得,如果云影真是燕堂的人也好。她有些话若是直接说给燕堂听,未免显得刻意。若是能让人转达的话,或许能起到更好的效果,让燕堂更加信任于她。
“我八岁那年,父亲的确曾派了很多人来云山村接我。只是没有想到高丽人竟然寻到了我的住处,不仅把父亲派来的人杀了个干净,就连村里看着我长大的几户邻人也惨遭他们的毒手……如果不是景妈妈护着我,将我和一个农户的孩子换了衣裳,我可能早就没命了。”
为了演得逼真一点,燕婉刻意自嘲地勾了一下嘴角,无奈道:“或许,我真的是个不祥之人吧。”

小编点评

每天都想废皇后小说全文叙事集中,不枝不蔓,语言朴实流畅,感情真挚感人,欢迎喜欢本文的小读者来 未来软件园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