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指挥官大人(季挽澜陆夜白)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呵,指挥官大人(季挽澜陆夜白)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季挽澜陆夜白小说————呵,指挥官大人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青丝着墨所著,讲述了原名[温柔皆予你][接档预收求收啊]春天的时候,季挽澜在非洲丛林观察猩猩。顺便救了一个人。她瞧那人可

小说介绍

季挽澜陆夜白小说————呵,指挥官大人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青丝着墨所著,讲述了原名[温柔皆予你][接档预收求收啊]春天的时候,季挽澜在非洲丛林观察猩猩。顺便救了一个人。她瞧那人可

季挽澜陆夜白内容介绍

《温柔皆尝予你》
——青丝着墨
夜色靡靡。在平静深海的游轮上,一天才真正开始。
有些狭窄的双人内舱房里。
季挽澜半跪坐在床~上,她上身一件稍紧的衬衣,随意扎起来的长卷发慵懒盖住脖颈,越发显得天鹅颈的纤细,修长瓷白的腿勾着一点被单的缝隙露出来,像春天刚生的笋尖,她嘴里叼着笔,一手上抓着零碎的票据,另一手在手机上计算器上戳得噼里啪啦计算。

呵,指挥官大人全文阅读

从广州过来的特价机票五百元,早饭吃的带来的面包不算,出租车过来折合人民币三十,游轮的特价票算师姐旅行社的内部退票格外优惠五百七,到了迪拜机票转到达坦桑尼亚首府累斯萨拉姆,特价机票是一千三,然后可以有一班飞机直接到贡贝国家公园所在的基戈马首府,价格稍稍贵,八百六十八,不过出了机场,可以申请贡贝那边的工作人员安排接机,这样正好又省下一笔钱。
总计花费三千二百六十八元。
呼呼。
季挽澜将划上记号的票据收好,脸上露出一个微微欣慰的表情。
这一趟行程对方提供的机票是按照直飞票价提供的。加税一万一。餐补一天三百,两天六百。其他交通补贴三百。
单程就是一万二。
这样算下来,单单这一趟去路,辛苦一点,她就直接赚了八千三百七十二。
加上去年存下来的国家奖学金和学业奖学金,还有助研津贴和导师发的七七八八的生活费。
这回总共能用的钱一共四万。
齐齐整整的四万。
***。
好久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了。
以上,还不算这次实践工作给的待遇和艰苦补贴。
又是一笔钱。
季挽澜捏了捏贴~身鼓鼓的小钱包和里面的卡,扔下笔,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翘了翘脚趾。这枯燥冗长的旅程已经接近尾声,越过马六甲海峡,横跨印度洋,明天将要抵达迪拜结束行程。然后从迪拜飞到坦桑尼亚。还有剩下不到两天的行程。
她今年研二。
是一名生物科学专业的学生,刚刚得到了国际某野生动物研究基金会志愿者的实践机会,工作地点嘛,稍远,在坦桑尼亚的贡贝国家公园,研究方向主攻黑猩猩。
这样的机会,无论是实践履历还是丰厚收入,都值得争取。更何况,她还能完成此行的最重要的目的,看望不久前远嫁此地的妹妹季微雨。
一想到这个唯一的妹妹,季挽澜脸上的欣慰不由沉重了几分。
父母十五岁意外车祸去世后,便是两姐妹相依为命。季微雨只比她小一岁,两人生得颇有几分相像,但性格却截然不同。
季微雨从小不爱读书,几年前父母意外过世后愈发***自尊,性子犟,主意却十足十大。
大专毕业后,她独自去广州工作,到了才给季挽澜发了个消息。
这一回,一直到她上了飞机,季挽澜才知道她突然嫁了个酋长的事情。她在这边犹如晴天霹雳,又怒又急又不敢发火,怕季微雨一恼直接挂了电话,那边季微雨却笑了一声:“告诉那群恶心的长舌妇,我不但嫁出去了,还嫁的好得很,叫他们不要什么死猫烂耗子都给来塞给我,恶心。”
她在朋友圈说这个酋长刚刚继承了家业,家里的牛和羊布满草原,家里的汽车多得要专门建一个停车场。
季挽澜看得瞠目结舌,复尔又有些心惊肉跳,脑子里一遍遍过半人高的草原上季微雨开着车兜风,狮子河马抬头望她流口水的景象。
偶尔季微雨也会上微信,话不多,都是说她如何好。
希望是真的好。
这一回。她打定主意,若是季微雨过得不好,就用这笔钱带她回来。
若是她过得好,那这笔钱就是给她的嫁妆。
本来还想凑够六万的。
奈何实在捉襟见肘。
季挽澜由着钱的念头,陡然想起出发前在学校门口吃得那晚牛肉面,又有些心痛,当时应该不加那份牛肉的,还可以少六块钱啊。
她刚刚叹了一口气。同舱的泰籍华人阿珊就看过来。
这超特价的船票是内部捡漏得来的,客人来不了又不给退,现在内部人员转出来两边得钱。
双人舱一个卖给她,另一个阿珊。
季挽澜在那算账的时候,阿珊就靠在自己的枕头上,一直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她。
“水晶晶,你长得真好看。笑起来真好看。连叹气都好看。哎——就是哪里都好看。”
她羡慕无比嘀咕:“我要是长得你这样漂亮,我肯定不用住这样的地方,闷都闷死了。我就能跟我姐姐一样,住那个阳台房。你不知道,阳台房有大阳台,不用出门就能看海,真好啊。”
她能来游轮,是她临时姐夫出的钱。在当地有临时租妻的潜规则,一般来度假的外国人或者有钱人,通过特定渠道,可以找到这样的服务。
提供这样服务的姑娘,喜欢将身体晒成客人喜欢的巧克力色,光滑细腻,有细细的眉毛和尖尖的声音,也有温顺的体贴。
客人和介绍人将她们称之为“黑珍珠”。
阿珊有心让她姐姐带她入行,奈何她晒的时候过猛,不小心脸上晒伤了,便退而求其次,让姐姐和这个据说挺有门路的临时姐夫帮她找路子买了一张特价船票,好歹长长见识。
季挽澜微微一笑,带着几分不动声色的敷衍:“甲板上也可以看海呀。内舱房水汽少,也安静些。”
阿珊看着她不由怔了一下:“啊喔……你可以再笑一下么,怎么笑的?眼睛弯得这么好看?哎呀,忘了我在做面膜——”她伸手按住脸上半干的藻泥,平复了两秒,解释刚刚的郁闷,“不是海不海——我看海还少么?我是说啊,那个住的地方的那种环境、那种感觉。一看你就是没吃过什么苦的是不是,你一定没住过我家住的那种房子,铁皮房,夏天热得要死,出门就是臭水沟,又脏又臭,哎,想着就够烦人。”
季挽澜微微一笑,并不回答。
她十五岁之前日子的确相当顺遂,母亲是副高职称的医生,父亲做外贸。但后来父亲生意出了一点问题,母亲为生计从公立医院离职,凭借自己在医务处和ICU的资历,成功应聘到一家私立医院业务院长,收入不菲,但不到一年,投资方突然撤资,母亲失业。
然后,父母因为一场意外车祸过世,剩下的不仅是姐妹两人。还有一笔巨额债务。 
才十五岁的季挽澜第一次知道了生活的压力。
至此和妹妹季微雨过了一段相当拮据的日子。

呵,指挥官大人季挽澜陆夜白免费阅读

比阿珊说的铁皮房更加辛苦的日子。
阿珊见季挽澜不答话,伸手又在旁边的罐子抠了一坨泥出来,糊在脸上:“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脸能好。这行程都快结束了。”
她正嘀咕着,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阿珊接起电话,懒懒嗯嗯了两声。刚要起身,又想起自己的脸。
她想了想,看向季挽澜,软声问道。
“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我姐姐说他们那送了新品的水果和点心,让我去取。可是你看我的脸——”她举着一只手,拜托道,“可以帮忙吗?份额很大的,应该我们两个都够吃了。”
游轮上的不同房间价格不一样,提供的服务也是不一样的。
这就像十五楼的免费金色天堂餐厅和十楼诗社付费餐厅的食物味道差距。
这倒不是什么麻烦事,季挽澜答应下来,随便将头发缕了缕,然后下床换了鞋。
到了阿珊说的楼层,四处都很安静。
这也难怪,游轮的最后一晚,惯例会举行船长晚宴。此刻大堂觥筹交错,季挽澜根本没考虑参加,这样的晚宴要穿正装,季挽澜可不想将钱浪费在那些款式陈旧价格不低的礼服裙租赁上。
她伸手敲门的时候,远处隐隐传来一阵欢呼声,大约晚宴上的化妆歌舞show开始了。
门没有关,她只是一敲,门就开了。
季挽澜有些意外,她站在门口,一眼就看见了有些凌~乱的大床前沙发站起来一个肤色较深的女人,正是阿珊的姐姐阿丽。
她神色有些怔怔,站起来看见来人是季挽澜,明显愣了一下。
季挽澜站在门口将来意说明了。
阿丽也不知道听没听清,有些如梦初醒,哦哦了两声,没说话,也没接话。
她前面的桌子上是两份新鲜的点心和果盘。
门旁边的卫生间里面是哗啦啦的洗澡声。
季挽澜有些尴尬,她是来帮忙的,但眼前的人似乎并不是很欢迎的样子。
她于是问:“需要我帮忙端上去吗?”
阿丽不答反问,有些不满又心慌,看了一眼浴室方向:“阿珊呢?她怎么没来?”
她前面两盘水果,有三四人的份量,每日客房服务都会送来,品类多了几样而已,真的不至于这样防贼似的。 
季挽澜招牌式敷衍微微一笑:“要不,阿姐你给阿珊再打个电话,我先上去了。”
她话音刚落,旁边忽然突兀响起来一个声音:“hi?”
季挽澜转头,就看见一个裸~着上身的中年微胖白人男人,下面围了一条浴巾,歪着头站在那里看她,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他听不懂中文,却似乎知道她的来意,目光灼灼看着她,然后伸手做了一个邀请的***。
阿丽用英语说了一句“她是阿珊的室友。”
男人的手按在旁边的门扉上,肚子上的肉微微一晃,却用泰语问阿丽道:“室友?还是朋友?”
——穿得很普通,并不像能支付这里费用的样子。身材很好,衣服却紧,带着制服一样的诱~惑。摆明了就是待价而沽,准备在这里卖个好价钱。
这样的女人,他见得很多。虽然看起来不像——总之。
看来无论是室友还是朋友,都是一样的货色罢了。大不了多出一点钱。
他这回很乐意。
他对阿丽说:“我付了钱。但你今天提前来月~经了,不能给我提供服务,你说,这是我的问题吗?现在我要你的妹妹给我补偿,作为她船票的报酬,这个要求过份吗?”
阿丽面色一白,立刻摇头,却还是有些犹豫。
季挽澜虽听不懂,却也没心思听一个半~裸的男人在旁边神色猥琐蘑蘑菇菇,她直接伸手在门上敲了一下,吸引他们的注意,然后对阿丽做出一个打电话的动作:“阿姐,那个你们忙,我先上去了。你再给阿珊电话吧。”
男人忽的扬声不悦嚷了一句什么。
她刚准备转身,阿丽忽的叫了一声:“……阿妹,劳你等一下。”
季挽澜站定,阿丽连忙伸手端起前面两个盘子,向她走过来,她走到季挽澜面前,笑得生硬:“阿妹,就……麻烦你了。”
怎么笑得这么奇怪。
季挽澜伸手接盘子,客气道:“客气了。”
离得近了,她才看见,女人巧克力肤色仍然没有隐住她脖颈旁的淤痕,而她端着盘子的双手,手腕也有捆绑的痕迹。
啧啧,这一对敢情还是个口味重的。
季挽澜伸手迅速端了盘子,正要转身,阿丽却一下从她旁边窜了过去,到了她后面,然后一撞,季挽澜身不由己向前一步踉跄了一下,那个白人胖男人伸手欲托住她:“take care。”
季挽澜在他爪子探向自己之前稳住了,她手里还端着两个盘子,里面的东西一样没少。
她站稳转过头去,阿丽没有看她,正一脸不安往外退。
季挽澜心头一沉。
而身后的胖男人,瞬间发出了反派一样的笑声。

小编推荐理由

呵,指挥官大人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