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的宠(贺瓷傅今弦)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偏执的宠(贺瓷傅今弦)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贺瓷傅今弦小说偏执的宠,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偏执的宠全文免费阅读。键盘侠懵了,咋,咋还是个富二代呢?啊不,也不知道富几代……关键是,从这声明中,隐约可见贺董对傅今弦的嫌弃???

小说介绍

贺瓷傅今弦小说偏执的宠,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偏执的宠全文免费阅读。键盘侠懵了,咋,咋还是个富二代呢?啊不,也不知道富几代……关键是,从这声明中,隐约可见贺董对傅今弦的嫌弃???

贺瓷傅今弦小说简介

[大型追妻火葬场现场直播]
流量小花贺瓷频频和自家顶级boss传绯闻,甚至有记者在一年一度的苏富比拍卖行会现场看到了贺瓷——
众人嗤之以鼻,抱起键盘疯狂攻击谩骂。
骂到一半,与贺集团发微博:“我们董事长说了,只是带着女儿去苏富比玩,跟傅总没关系。”

偏执的宠全文阅读

寰星娱乐顶楼的灯光还亮着——这座地处这座城市的繁华中心的办公楼,占地极大,却只属于一家公司,也就是寰星。
寰星是五年前刚刚崛起的娱乐公司,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短短五年就成了娱乐圈的龙头,影帝苏时洲、严煜,新晋小鲜肉季辰一,影后州绯,新晋流量小花贺瓷都是这家公司旗下的艺人。也不止他们,寰星旗下艺人数不胜数,在娱乐圈可是占据了小半壁江山。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明明每一个都有可以单独出去开工作室的能力,可是他们却甘心在这家公司手下干活,这是圈里最大的谜团。
傅今弦还在看文件,宋特助在一边等他看完签字,目光不自觉地停在傅今弦的侧脸上。没有表情,冷漠如铁,可惜了这么一张鬼斧神工的脸。
这张脸要是带点笑,分分钟能把苏时洲他们比下去。还捧什么人?自己就能在娱乐圈称霸。
可惜了,这位从来只做幕后。
但纵使只做幕后他亦是神话,从那个摇摇欲坠的家里出来,和贺家二少爷联手,开辟了一个行业的神话。
贺二少主要出钱,经营方面重点还是交给傅今弦。可以说傅今弦是以一己之力,在短短五年就把这个行业曾经的龙头踩在了脚下,自己站在了巅峰。
他的手段之狠厉,圈里人闻风丧胆。
傅今弦签了最后一份文件,递给宋特助,声线平淡:“这个资源还可以,联系州绯,问她要不要。”
州绯是当红影后,也可以说是寰星一姐。
还没说完话,微信就开始不停震动。
一看到显示是季嘉嘉,傅今弦眉心蹙得起了一道浅痕。看得宋特助很是稀奇,因为傅今弦是鲜少有表情的人。
【阿弦,你快救救我,贺小姐她这是要封杀我!】
【刘导打电话说不要我了,还有你给我的三个代言也都说不要我了】
【呜呜呜阿弦,怎么办啊?我不能失去这些的】
三两句话傅今弦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其实即使季嘉嘉不说,他也知道是谁的手笔了。因为这样的事情太经常发生了。
傅今弦嘴角勾起他都没有意识到的弧度。
宋特助赶紧把头撇开。傅总敢笑他也不敢看。东西看多了,容易被灭口。
季嘉嘉还在不停发消息,傅今弦堪堪被扯回神思,简要回了下:【知道了,我会处理的】
对方终于停止了长篇大论的轰炸,只贴心小意地回了一句【好,我相信你,阿弦。要早点睡哦,不要再加班熬夜啦。】
傅今弦关掉手机,没再去理会。那个丫头还是那个样子,谁都不放在眼里,谁的面子都不给,恣意任性。
换了别人在这个圈子里敢这样行事,早就被吃得骨头都不剩。偏偏她是贺家的人,是贺家全家上下宠着的小公主,即使再嚣张三分,也无人能奈她何。
傅今弦思考了下还是翻了翻手边的文件,从成山的文件中找出一份,递给宋特助:“这是樱桃台的新综艺,明天你亲自拿去给贺瓷。”
宋特助不明所以,贺瓷那边一直是贺总管的,傅总几乎没过问过,这回怎么……?
像是为了解答他的疑惑,傅今弦继续道:“好好说话哄她开心点,让她别整天把心思放在季嘉嘉身上欺负人。”
宋特助可不敢这样说,真跟贺瓷这么说,死的可不会是傅总,死的肯定是他。他心下百转千回,对发生了什么心里也有了数。
要他说,季嘉嘉也是活该,经纪人给安排的路不走,非要傅总亲自来安排,贺瓷吃醋出手也是意料之中。
贺瓷的占有欲谁都知道,季嘉嘉非要上赶着挑衅,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贺瓷的行为当然是不对的,可是哪有人敢说她不对?哪有人敢教训她?躲着走才是王道。
整个寰星也就只有季嘉嘉敢这么上赶着挑衅***了,不管摔多少次跤都好像无所谓的样子。
宋特助叹了口气,不免为自家总裁的情商堪忧。人家都吃醋了,你还护着季嘉嘉,这不是火上浇油吗?贺瓷一个不高兴真把季嘉嘉欺负死了。
......不过这不是傅今弦操心的,是他该操心的。拿人钱财□□呐。这么高的年薪也不是白拿的。
宋特助随手翻了翻,这一翻,还真不得了。
本以为是什么普通的综艺,没想到傅总这一出手就是大手笔,竟然是樱桃台打着王牌综艺算盘出的新综艺。这是樱桃台一门心思奔着在综艺里称霸去的,在里面花费的心思可想而知,甚至已经未播先火,空缺的那两个名额不知道多少人抢破了头。
傅总的心思,他是越来越琢磨不透了。
贺瓷凌晨三点就起了,有一场日出的杂志封面要拍,那么早,困得她眼睛都睁不开。
拍完日出等下一幕拍摄的时候,在旁边休息了一下,贝贝给拿着个电动的扇子吹。瞥了眼外头,她低声说:“瓷瓷,宋特助来了。”
贺瓷闭目养神,眼睛都没睁,“让他过来。”
宋特助瞟了眼这个环境,这位大小姐别的不说,敬业是真敬业。当演员后怕是把从小到大没吃过的苦都吃了个干净,高温之下竟然还能在这个棚里待得住。
他一边扬起灿烂的笑一边心酸地想,身为傅总的特助,他也就对这位姑奶奶露出过这种表情了。
“瓷姐!嗨呀可久没见了,我可真是太想您了!”他殷勤地献上一杯冰镇西瓜汁,“您瞧,知道这儿热,特地给您买来消暑的。”
贺瓷瞥他一眼,不得不说这位宋特助实在太会揣摩人心太会奉承了,此时此刻金条在旁边都没这杯西瓜汁对她来得有吸引力。
她伸手接过,“谢了。”
顾忌着形象,她******地喝着。——***是***,也一口气喝了小半杯,勉强缓了些滚滚而来的暑热。
“你才没那么好心专门给我送喝的,说吧,干嘛来的?”贺瓷漫不经心地瞥了眼宋特助,眼神不善。对于他所为何来,心里大概是有数的。
面对这眼神,宋特助后背起了层薄薄的冷汗,突然就不想开口了。他有点害怕说完以后这位姑奶奶会把他剥了皮扔在门口任人围观。
可是吧有些话不能不说,毕竟傅总才是那个给他发工资的人。
宋特助在心里翻来覆去地斟酌用词,跟摊饼一样摊了不知道多少遍,紧张得手心直冒虚汗。
“瓷姐,傅总特地让我把樱桃台这未播先火的新综艺给您送来。”宋特助恭恭敬敬地呈上合同,着重吹了吹那档综艺,笑眯眯地说:“这个综艺请了圈里一大堆流量,还没播出话题量就不得了了,傅总真的是把您给挂在心上了,您瞅瞅这合同?不知道多少演员为了这个争的那叫一个头破血流欸!”
这综艺贺瓷当然听过了,不过对于宋特助天花乱坠的一番话她采取保留态度,半信半不可信。
纤长的玉指一把拿过合同翻了翻,嘴角半勾:“说吧,条件。”
她的演艺之路一直由喻朝安排,资源由二哥来给,傅今弦不会无缘无故掺和的。
这位姑奶奶说她脑子清楚吧,那为啥死活追着傅今弦不放弃?明明是座融化不了的冰山。说她脑子不清楚吧,看事情又永远那么透彻,一眼就能看穿任何人的心思,不会做这个年龄的女生常做的梦,很通透很清醒。
宋特助蔫蔫地垂下了头,声音细若游丝:“傅总说,您别老是,那什么,就是,对季小姐不太友好……”
“大声点,听不到。”贺瓷气定神闲地翻看着合同。
宋特助快哭了,这里安安静静的,小风扇的声音都听得到,您哪能没听到我说话呢?明知道人家不敢说,还硬逼着人家说。
宋特助深呼吸了一下又一下,鼓着胆子打算再说一遍,就见贺瓷摆了摆手:“可以滚了。”
“……”四个字,宋特助就十分敏锐地体会到了贺瓷满腔的怒火。
他差点蹦离这个祖宗身边,吓得心跳加速,他就说吧!
肯定会生气的!!
傅总,每回都让他来干这种事,哪一天他就死这儿了!
宋特助呼吸紊乱,整个人都不好了,不过他还是试图挽救一下:“哈哈哈瓷姐,这可是樱桃台倾尽全力打造的综艺,奔着成为台里的王牌去的,砸了不知道多少心血呢,你看傅总对你多好哈哈哈——”
“对季嘉嘉也不错。”贺瓷落眸于手中的合同,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竟然把纸张给攥皱了,愣愣地松开了纤长莹白的手指。
她又不是傻子,当然明白要不是为了季嘉嘉,他不会这么好的。
宋特助一噎,又想起点什么,改口说:“当然不是了,您对他那么好,前两天您送去的那碗汤他全喝完了!”
傅今弦胃不好,前两天又进了医院,贺瓷前脚刚知道后脚就让照顾自己很多年的***炖了对胃比较滋补的汤,亲自送过去了。
她本打算去医院,没想到才一晚上他又出院去工作了,把她心疼坏了,直奔寰星,把汤给他,怕他不收,转身就走。
却不知道他喝了没有。
闻言,贺大小姐微勾红唇,“这还差不多。”
“对啊对啊,傅总就是面冷心热,心里肯定感动坏了,这才让我把这个综艺给您送来!”
他也不知道傅总心里想的什么,不过只要能哄好这位祖宗,让他说什么都行。——反正傅总也不知道。

偏执的宠免费阅读

宋特助的确是很会哄人,不过几句话功夫,贺瓷郁气尽散,棚子里荡着清脆的笑声。
贝贝在不远处站着,跟云数说着话,眼睛里是大大的疑惑和愤愤:“话说我也算是会哄人的,瓷瓷也一直说我嘴甜来着,但比起宋特助……我算个锤子。”
云数忍俊不禁。
直到最后宋特助也没再提起季嘉嘉,为了她把自己搭***实在不划算。哄了贺大小姐一百句,只要提一句季嘉嘉就完蛋。好不容易哄开心的,可不能再惹毛。
况且他提过了,贺大小姐也听见过了,那就这样过去叭。
宋特助神清气爽地回了寰星,秘书组的秘书长在忙,顺手让他拿个文件给傅总,宋特助哎了一声就往里走。
敲了门以后后知后觉地发现……不对啊,他怎么又羊入虎口?还是自己送上门的?
明明刚才还打算能不见面就不见面的。
箭在弦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傅今弦分给了他一个眼神,还没说话,宋特助就自己吐露干净了,“傅总,合同已经送去给贺小姐了,您放心。”
“她同意了么?”男人低声问,嗓音低沉,却浸满压迫感。
同意什么?
同意放季嘉嘉一马了么?
宋特助哪里敢说如实去说,隐晦道:“我怕贺小姐生气,就只提了一嘴,她听见了,没理我,但我想她一定听***了。”
傅今弦嗯了一声,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宋特助悄然松了口气。
傅今弦其实也没指望贺瓷答应,真答应了他也不敢信。不过是喝了她一碗汤,拿个综艺还一还罢了。
他本打算给季嘉嘉再找几个剧本拍,省得她又来吵,转念一想,算了,反正他给几个贺瓷就拦几个,到头来也是白费。脑海里突然记起一个酒会来,索性决定先把酒会名额给季嘉嘉,安抚一下她。
傅今弦从堆成小山的邀请函里找出那个酒会的,递给宋特助:“你去送给季嘉嘉。”
宋特助身子一僵,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接过邀请函:“好的。”
“先出去吧。”
门刚刚阖上,手机推送了一个微博通知,是贺瓷即将上映的《乱世夫人》的宣传微博,民国爱情电视剧,傅今弦眼角瞥到,鬼使神差地放下手中的笔,点***看。
封面是贺瓷穿着墨绿色旗袍神思不属地看着手中团扇的模样。
旗袍这玩意儿最挑人,最挑身材,能穿出那种说不出的感觉的人并不多,而贺瓷就是其中一个,并且还是其中佼佼者。墨绿色和她雪白的肌肤相得益彰,更衬得她肤如白雪,皓腕凝霜,腕上一只墨玉镯更是恰到好处地添了一笔浓墨。
关键是她腰细,该丰盈之处又尽是丰盈,身上的肉比任何人都乖,该到哪去就到哪去,从不乱来。她将这身旗袍穿得妩媚中透着清灵,孤傲中又透着妖娆,让人恨不得把命都掏给她。
轻捻一支团扇,柳叶细眉只是起了一道轻轻的蹙痕,便已将人心碾碎。
傅今弦失了失神,半晌,掠去眸中翻滚的墨色,按掉了手机。
忙完工作好不容易有两天的休息时间,贺瓷打算窝在自己的小公寓里睡觉的,耐不住容恬一知道她有空就来缠她陪她去个酒会。
容恬是贺大小姐在豪门圈子里为数不多的死党兼发小,关系好到挑剔至极眼光极高的贺大小姐会跟她穿那种图案恶俗的闺蜜装。
贺瓷家里极宠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想干什么绝不强迫她。容恬家里不同,对她的标准极为严苛,从小到大的硬性规定就是走名媛风,该出席的场合一个都不给落下。
贺瓷和容恬本质相同,命运却不同,贺瓷随性,容恬却得伪装。她唯一能卸下伪装的地方就是在贺瓷面前。
这次酒会,贺瓷听老爷子提过一嘴,不过她睡觉还来不及,怎么会想去参加,跟耳边风一样就过去了。容恬却是不行,一定得去的。
她都做好准备自己去了,没想到贺瓷居然有空,当即就跑来拉人了。
她对贺瓷这里从大门到小门的各个密码都了如指掌,轻而易举就进来了。
“小瓷瓷,小软软,陪我去嘛,我一个人去的话多可怜呀~”容恬拽着床上的人的小细胳膊,又是撒娇又是耍赖的,见她就是没动静,一咬牙:“陪我去,lific那个包就给你。”
贺瓷艰难地睁了睁眼。
“今年新出的限量款?全球就十个的那款?”
“对。”
“我去……容小恬,我都没抢到你居然抢到了?!”
“那必须!手里没点好东西怎么治得住你呢?”容恬得意地道。
lific出的那款包贺瓷特地定的闹钟抢都没抢着,还真有点朱砂痣的意思。她犹犹豫豫地,开始思考要不要跟容恬去。
容恬已经一把把她拉起来,“走了——”
这次酒会是南城老牌世家钟家的当家太太牵头的,能拿到邀请函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一般人拿不到这个邀请函。
这种级别的宴会也只有贺瓷懒得来了,比贺家低几个档次的家族拿不到邀请函还遗憾得一叹一口气。
贺瓷被容恬拉起来后就去了衣帽间找礼服,容恬在客厅里给她试用一下她刚到的咖啡机。正巧贺彦的电话也进来了,贺瓷接起来前还犹豫了几秒——毕竟贺彦为什么打电话她比谁都清楚。
一不小心犹豫久了,自动挂断。可惜贺彦这人最充足的就是耐心,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贺瓷叹口气,很无奈地接起:“喂?找本大小姐有何贵干?”
贺彦难得好声好气的:“软软啊,容恬是不是在你那?”
“你想干嘛?”
“你们晚上去钟家吗?”
司马昭之心。
贺瓷纤长的手指一下下地点着手机外壁,琢磨该怎么应对这局面。
可事实是根本不待她回答,只过了三秒,贺彦就道:“知道了,挂了。”
贺瓷:“?”
真是长本事了。
贺瓷硬生生给气笑了。
她赶紧跑出去给容恬报信:“晚上贺彦可能也去。”
“去就去呗,腿在他身上,我也拦不住,大不了躲着点。”容恬递给她一杯咖啡:“刚做好,尝尝?”
贺瓷接过咖啡,略有些苦恼。
她和容恬关系有多好,贺彦和容恬关系就有多差。
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时不时还要大打出手,贺瓷都习惯了。
偏偏贺彦不是讨厌容恬,反而是喜欢她喜欢到了骨子里。
这回也不知道贺彦做了啥,可能真把人惹毛了,微信都给拉黑半个月了。把贺彦急的,天天往容家跑——可惜容恬就是不见他。他连个面都见不上。
搜肠刮肚找不到法子,贺彦这才迂回地想法子,打起了这个酒会的主意来。
知道容恬要去,他怕是立刻马上去搞邀请函了。
之前不稀罕的东西,这时候可就宝贝了。
“蠢恬,你跟我哥——”
“别提他,烦人。”
贺瓷闭了嘴,乖乖喝完咖啡继续选礼服去了。
还好昨天她妈妈的助理刚送来一批新的,不然今天都没礼服可以穿了。
贺瓷纤细的手指从一排的礼服上面掠过,漂亮的曈眸中难得流露出满意的味道。
这几件礼服都是贺太太请的国内知名设计师为贺瓷亲自设计并制作的,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且完全按着贺瓷的喜好来的。
贺瓷很轻易就从里挑出了一件白色真丝抹胸礼服,跟珍珠一样温润的柔光微闪,简单又大方。她的身材是极好的,完全能将这件挑人的礼服穿起来。
容恬一看,满目惊艳,好半天憋出一句话:“把那个设计师推荐给我。”
贺瓷勾着唇,“知道啦。”
晚上七点半,贺瓷和容恬准时出现在钟家的宴会。谈笑晏晏,看不出什么紧张,仿佛参加的只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小聚会。
有些低门小户的见了,不由暗道:不愧是贺家和容家的千金,就这份模样和从容,整个南城也找不出几个来。
钟家太太是她们的同龄人,刚刚嫁进钟家,从钟先生母亲手中接过掌家重任,这也是她第一次举办这样大型的酒会,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见这两位来了,钟太太赶紧迎了上来招呼她们:“可真是两位贵客。”
钟太太出阁前是周家千金,都是一个圈子的,和贺瓷关系不错,压低了声音说:“我给傅今弦也发了邀请函哦。”
贺瓷冲她眨眨眼,“爱你。”
“坏丫头。你们先玩吧,都是熟人,我就不招呼你们了。”钟太太笑着跟她们喝了杯红酒就离开了。
南城的名媛自有一个圈儿,很快就有人过来寻她们玩。几个人几个人的,一小会就围成了个圈儿。
名媛们也是女人,谈天说地也不过围绕着新品服饰和八卦。聊着聊着,叶悠荷说:“许兰轻嫁进了傅家也有半个月了,今天应该也会来。”
贺瓷眸光微动。傅今弦三岁那年多了个继母,同年多了个弟弟,傅承予。
这婚结的也忒早了,刚毕业就结了。许家不算什么顶级豪门,但对他们也有助益。看来那对母子是急了。
至于急什么……她们也都心中有数。
贺瓷勾了下唇,容恬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是许芊意和季嘉嘉。

小编点评

偏执的宠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