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少夫人又闹绯闻了(景安然慕辰风)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慕少夫人又闹绯闻了(景安然慕辰风)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由作者六月繁华所著的言情小说《慕少夫人又闹绯闻了》,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豪门总裁小说,小说中的主角是景安然、慕辰风,本文主要讲述的是:景安然和慕辰风斗了整整七年,斗的如火如荼,斗的热火朝天。

小说介绍

由作者六月繁华所著的言情小说《慕少夫人又闹绯闻了》,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豪门总裁小说,小说中的主角是景安然、慕辰风,本文主要讲述的是:景安然和慕辰风斗了整整七年,斗的如火如荼,斗的热火朝天。她失去了记忆,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她跟慕辰风斗,只是想知道自己的身世,知道自己的父母是不是还在世,为什么她法律意义上的监护人会是慕辰风,一个跟她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人,可是慕辰风不肯告诉她,因为他说一旦景安然知道了自己的过去,他会忍不住杀了她……

小说简介

她失了气势,说:“我要结婚也不是和你斗,我不想再和你斗下去了,如果你非要我承认,好,我承认,我输了。七年前的那些记忆,我不要了,七年前我是什么样子,你是什么样子,七年前谁对谁错,你我之间又有什么恩怨,我都不问了。只要,你放了我……”

慕少夫人又闹绯闻了全文阅读

慕辰风忽然***,将景安然扔到了床上!而她,眼里逃出一抹仓惶!
她不该挑衅他的。
她失了气势,说:“我要结婚也不是和你斗,我不想再和你斗下去了,如果你非要我承认,好,我承认,我输了。七年前的那些记忆,我不要了,七年前我是什么样子,你是什么样子,七年前谁对谁错,你我之间又有什么恩怨,我都不问了。只要,你放了我……”
“放了你?”慕辰风轻而易举地将她抓过来,冰冷的手指狠狠地攫住她瘦削的下颌:“告诉我,怎么放?我放了你,谁又放了我?!景安然,如果七年前的一切是个诅咒,那你这一生,也只能和我一起在这诅咒里万劫不复!!”
“慕辰风!”
景安然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就在那一瞬,她的耳中传来“哗啦”一声响,紧接着肩头一片冰凉,那丝缎的连衣裙惨然碎裂!似真似幻中,他欺身而来,冰冷而又狠绝地吻上了她的唇。
景安然只觉得脑海中一阵轰鸣!
这一定是梦,噩梦!
慕辰风,为什么你会这样恨我?就算你再恨我,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唇上传来辗转的热度与湿意,不容拒绝的男性气息侵袭而来,她的灵魂仿佛已被人抽空,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只能任其寸寸紧逼!
实际上,慕辰风也绝不允许她挣扎,更不允许她反抗!他要的东西,何曾中途放弃?他蓦地发了狠,再不满足那个惩罚式的吻,忽然大手一抬,猛地托起她的腰,倾尽全力破开她最后一道防线!
景安然怎么也没想到,他竟会来真的!整个身子先是一僵,紧接着筛糠似的发抖,她瞪着眼睛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世间最可怖的怪物,那样地惊恐与绝望!
慕辰风的动作稍稍一缓,可下一秒就变本加厉!一只手牢牢地抓着她,却腾出另一只手覆住她的眼,“景安然,别这么看着我,我要你别这么看着我……”
那声音,竟也生出一丝颤意。
……
他要了她好几次。
口口声声说要折磨她,要让她记住他的不可违逆,要让她下场悲惨,可是在撞进她的那一瞬,他的身体就已经不受控制,缴械投降!这些年,他在女人方面一直控制得极好,逢场作戏,有分有寸。可一碰到她,他居然就发了疯,着了魔……
景安然!景安然!
他一次次肆意地掠夺,一次次疯狂地占有,她的身体、她的灵魂、她的斗志与骄傲,全都像那丝缎裙一样,被他生生撕裂成碎片,再无完整。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再到之后的流泪退缩,最后她终于承受不住了,松开紧咬的唇,颤抖地哀求:“慕辰风……求你……求你放过我……”
这是她第一次求他,此前和他斗了那么多次,无论有多惨,她都不曾求过他。可她的哀求声很快就被他压抑的***所淹没,他不仅没有放过她,反而像一头嗜血的猛兽,***咬向她张启的唇!
景安然,我不会放过你,而你,也休想逃!你逃不掉的!
相亲?结婚?各自过各自的生活?
景安然,你想得太简单了!只要我慕辰风还痛苦着,你就只能陪着我一起,无休无止地痛苦下去!
……
她昏了过去,痛极了、累极了,唇瓣上不知是被她自己还是被他咬出了血迹斑斑,整张脸色苍白如纸、了无生气。
景安然,我终究还是要了你。
眼睛里的赤红一点点退去,他有些失神地瞧着她,片刻之后才翻身坐起。坐起的一刹那,他看见床单上几点殷红的血迹,不由得伸出手指,似要触碰,又猛地收了回来。
他像是已经冷静,又恢复了往日没有温度的神情,利落地下了床,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很快,电话就接通了。
“邵明,查一下,是谁,要和景安然相亲。”
“相亲?景小姐要相亲吗?”叫邵明的男人听了这话很是惊讶,稍稍定神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僭越了,声音不由得又低了几分,“慕少的意思是,现在就查吗?现在是凌晨四点……”
“给你半小时,我要知道答案。”
慕辰风的语气,不容商量!此时的他已无睡意,而这个问题正是滋扰他的元凶!他知道邵明的能耐,况且景安然的生活圈子简单至极,要查到那个人对邵明来说,也无非就是几通电话的事!
果然,还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邵明就发来了信息:齐凯,30岁,鸿业有限公司副总,无婚史,两房一车,普通家庭背景。
慕辰风的嘴角微微上扬,透出一丝冷意。
放下手机,洗澡、换衣。
等到景安然醒来的时候,慕辰风已经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淡冷地坐在窗边一张单人沙发上,浅啜着一杯whisky。其实那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只是他拉上了窗帘,所以房间里的光线还是很暗。
景安然看见慕辰风的那一刻,仍然觉得昨晚的一切包括此时此刻,都只是一场梦!可是很快,身体的酸胀、双腿之间的痛楚,就残忍地提醒她,不是梦,是真的!
她被慕辰风给睡了,就像他身边的众多女人。
她像是掉进了冰窟,一颗心也跟着不断地下沉,下沉……
七年前,当她头缠纱布从病床上苏醒的时候,当慕辰风将她带回这栋房子然后周妈告诉她,从今以后,慕少就是她的法定监护人了的时候,她还以为,这个叫慕辰风的男人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她甚至以为他是她的哥哥。
可是现在,慕辰风,把她给睡了。
景安然喉头酸涩,眼睛生疼!她想哭,想像电视剧中那些失了身刚刚醒来的女人一样,发了疯似地尖叫!可是慕辰风正像个王者一般坐在那里,喝着酒,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如果她尖叫,如果她惊惶,如果她流泪,他是不是会得意地冷笑?
景安然不想再让他得意了,她已败倒在地,不想再卑微到尘埃里。
她忽然就笑了,红着一双眼。

慕少夫人又闹绯闻了免费阅读

景安然和慕辰风斗了整整七年。
第一次斗的时候,慕辰风扇了景安然一耳光,景安然也回扇了慕辰风一耳光。换来的结果,是慕辰风的恼羞成怒,然后景安然被关在一间没有水,没有电,没有光的房间里,关了整整三天三夜。
……
第二次斗的时候,景安然摔了房间里所有的东西,然后昂着头,高傲地看着慕辰风。慕辰风坐在一边悠闲地喝着一杯82年的LAFITE,视景安然为无物,喝完了,他盯着景安然:“摔坏的东西,你最好一样一样给我买回来,否则,我会认为你想尝尝蹲监的滋味!”
……
第三次斗的时候,是在一个晚上。景安然从周妈那里听说慕辰风喝醉了,还带了一个漂亮女人回来。周妈笑着说,这么多年过去了,终于看见慕少高兴一回。景安然的喉咙里在冷哼,凭什么他高兴?于是她走上二楼,推开了慕辰风卧室的门。
卧室里亮着昏黄的灯,那张海蓝色的大床上两道身影纠缠。景安然首先感到的是一阵莫名的窒息,紧接着,她就扬起嘴角笑了起来。因为她印象中第一次看见慕辰风的眼睛里除了冷厉居然还有慌乱——慕辰风,冷酷如你,竟也会慌?
她想当然地以为她赢了,可是下一秒她就输得惨烈。
慕辰风当着她的面,没有温度地哼笑一声,然后翻身将那女人压在身下,甚至故意扯去了遮掩他们的薄毯。他的眼睛看着景安然,双唇却极尽缠绵地吻上那女人的颈。
……
这七年,景安然究竟和慕辰风斗了多少次?她记不清了。最开始斗的时候,只是因为她追问自己的过去。她失忆了,七年前。那些缺失了的记忆变成了一个个问号,如同魔咒一般充斥在她的脑海,挥之不去。
景安然,你为什么会失忆?
你的父母是谁?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是不是还活着?
为什么你的监护人不是你的父母,不是你的亲人,而是一个和你毫无血缘关系的慕辰风?
景安然,你是叫景安然吗?
这些问题的答案,慕辰风一定是知道的。可慕辰风不告诉她,那似乎是他的***,只要她提,他就让她下场悲惨!
最后一次她追问的时候,慕辰风终于咬着牙,一字一句:“景安然,你知道吗?如果你知道了过去,我会亲手毁了你!”
那是一种让人寒入骨髓的声音,景安然也怕了。
她知道,慕辰风要真想毁掉一个人,简直太容易。
于是她不再问,却也仍未学会顺从。和慕辰风斗了这多年,几乎已经成了她潜意识里的一种本能,仿佛只有斗赢他,她才能彻底逃离这栋房子、挣脱这个男人。
可是她斗得赢吗?还要用多久的时间才能斗得赢?
他是江北最大广告集团朔风集团的总裁,不论是生意场上还是生活圈里,几乎所有人都买他的面子,他们叫他慕少,或者慕总。他坐拥上百亿资产,分分钟可以让一个人成为人上人,也可不费吹灰之力就让一个人如临地狱,生不如死!
而她呢,她就算是拼尽了全力,也只是一个小小的设计师。不,她甚至还算不上是一个真正的设计师,她大学学的是美学艺术,毕业之后才在一个工作室里跟着师哥学婚纱礼服设计。充其量,算一个学徒吧。
所以,她斗不赢,真的斗不赢。
景安然用了七年的时间,才最终认清这个现实。认清这个现实之后,她便觉得没必要再和他继续耗下去了。她想,就算耗到死,他也不会告诉她答案的。
于是,在这场长达七年的争斗之后,景安然准备先行撤退。
她拉开衣帽间的门,目光掠过平日里常穿的T恤牛仔裤,然后又掠过那一整排崭新的连吊牌也不曾扯掉的连衣裙,最后在一片淡粉、浅蓝、米白之后,挑选了一条黑色的丝缎露肩***。
她换好了衣服,化好了妆。
抬起头时,镜子里映出她清丽的面容,玲珑有致的身段。许久不曾盘起来的长发,也显出几分女人的妩媚。她长大了,七年的时间,太漫长,又似乎仅在弹指间。
景安然凉凉地笑。
忽然,那笑容僵在嘴角,只因镜中多了一道冰冷的身影!
他显然是刚回来,尚且穿着参加宴会的深色西服,微微倚着门,就那样冷冷地看着她。那分明是一张好看的脸,一双迷人的眼,可景安然早已过了会幻想会期待的年纪,只习惯性地从他的目光中捕捉最有利的信息。
今日的他,目光中除了冰冷,还有一丝惊疑。
是因为她突如其来精心的打扮么?
景安然又恢复了笑意,她转过身来,大大方方地看着他。
他的声音也和他的人一样冰冷,“这么晚了,还要出去?”
景安然说:“不晚,才九点。”
他蹙蹙眉,“有重要的事?”
景安然点头,“相亲。”
他的目光怔住了,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景安然的嘴里会迸出这两个字!
他咬牙:“想交男朋友谈恋爱了?”
景安然摇头:“想结婚。”
他的神情终于变得阴骘而嘲讽,原本斜倚在门上的身体也慢慢地站直,然后一步一步,带着一种天然的压迫与威慑向她走来,直到将她逼在墙角无路可退!
“结婚?你说,你想结婚?”他的气息起伏不定,声音甚至有几分狠戾:“景安然,你别忘了,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也不许去!”
景安然浅笑:“女孩子长大了,总要结婚的。就算你曾经是我的监护人,也不能阻止我结婚,慕辰风,你别忘了,法律规定婚姻自由的……”
慕辰风盯着她,她的笑容里,隐隐有挑衅。
渐渐地,他也笑起来,笑得胜券在握而又冷绝张狂!
“景安然,你怎么还是学不乖?你还要继续和我斗吗?难道你忘了,和我斗,只会让你变得更惨、更可怜!你说我不能阻止,好,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小编点评

慕少夫人又闹绯闻了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