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李长寿)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李长寿)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最新热门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完整版全文已完结,李长寿是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作者:言归正传,讲述了:重生在封神大战之前的上古时代,李长寿成了一个小小的炼气士,没有什么气运加身,也不是什么注定的大劫之

小说介绍

最新热门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完整版全文已完结,李长寿是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作者:言归正传,讲述了:重生在封神大战之前的上古时代,李长寿成了一个小小的炼气士,没有什么气运加身,也不是什么注定的大劫之子,他只有一个想要长生不老的修仙梦。

小说简介

为了能在残酷的洪荒安身立命,他努力不沾因果,杀人必扬其灰,凡事谋而后动,从不轻易步入危险之中。
藏底牌,修遁术,炼丹毒,掌神通,不动稳如老狗,一动石破天惊,动后悄声走人。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全文阅读

“元青、玄雅,你们可是这一代弟子修为排名第二第六,怎么都要赶着去采药?
都林峰刘雁儿,小灵峰王奇,嗯……也是这一代排名前二十的良才,怎么都赶着要去乱瘴宝林?咱们门内对年轻弟子已经这么小气了?
北俱芦洲可不是什么善地,前两次都没人去那……
嗯?”
百凡殿角落,满身酒气的女仙人歪了下头,瞪了眼站在四名光彩夺目年轻弟子身后的李长寿,又低头看了眼手中的竹条,抬头看看李长寿,如此重复了两遍,面色渐渐阴沉了下来。
“小琼峰,李长寿。
你什么修为?刚化神九阶就去乱瘴宝林干嘛?
去去去!去东海打那些虾妖去!”
这女仙人直言直语可谓丝毫不留情面,但说得却也是十分在理,显然是在为了李长寿安危考量。
女仙人腰上挂着一大一小两只酒葫,一身打扮也是十分简单,长裤、短衫,一头浅褐色的中短发,在三千青丝、长发飘飘的女炼气士群体中,也算是罕见的异类。
形象和气质方面,像极了门内被长期压榨劳力以至于自暴自弃的杂役弟子。
还好,她用布条绑住的纤腰、快被撑破的麻布短衫,以及身上时不时流露出的少许威压,能让人直观了解到,这是一位‘实力’不弱的女仙人。
此人道号酒玖,破天峰门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其实已是八九百岁,成仙已有六百余年,在她同期入门的那一代弟子中也是拔尖的存在,如今已是能独当一面。
前往北俱芦洲乱瘴宝林的门内护卫只有她一人,也足可见她实力不凡。
李长寿面露肃容,对这位大名鼎鼎的酒仙人拱手行礼,道:“酒师叔,弟子需要寻找几味药草,有一味只有北俱芦洲才能寻到,这次还要劳烦酒师叔了。”
“啥药草?”
女仙人嘴角一撇,那张其实十分秀美的面容上带着少许嫌弃,“当年我跟你师父也算有点情分,给你这个,拿去找道藏阁的麒零长老……”
言说中,女仙人在自己满是酒污的短衫中摸了一枚玉片出来,随手扔给了李长寿。
“就说算我月供里面,去拿你要找的药草。
北俱芦洲也是你这化神九阶能去的?你要真死在那,我可是要被扣十年酒钱,说不定你那个废柴师父还会跑过来哭哭啼啼……
呃呀,想想就烦死了!”
一旁的两男两女略感讶异,目光落在那枚玉片上。
门内长老的身份玉牌,如此轻易的就给了一名化神九阶的非同峰弟子?
“师叔,”李长寿苦笑了声,捧着玉片向前两步,将玉片递回给这位女仙人,“若有的选,弟子也不想去北俱芦洲冒险,但这次实属无奈。
按照门规,师叔也不能拒绝弟子外出历练的请求,还请师叔成全。”
酒玖略微皱眉,注视着面前低头行礼的这个小辈,哼了声,随手将玉片夺了回来。
“真是!那谁,元青、玄雅。”
身着火红仙裙的少女与那位文质彬彬的青年炼气士同时拱手应答:“弟子在!”
酒玖没好气地道了句:“你们两个要是有余力,就帮忙照看照看他。”
“弟子领命,”有琴玄雅面无表情的答应了句。
“师叔放心就是,”元青对李长寿投来少许善意的目光,嘴角的微笑也颇为温和,“我定会照顾好长寿师弟。”
酒玖忍不住一手扶额,对着李长寿就是一阵吐槽:“他入门比你跟玄雅都早。
真是,李长寿你是怎么做到的,修炼一百多年还没到返虚境。”
“呃,”元青面露尴尬,但很快就拱手一礼,“抱歉,长寿师兄勿怪。”
李长寿含笑摇头,心底也有些感慨。
面瘫女,大暖男,这对倒也十分般配……
不过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李长寿突然感觉到两道没太多好意的目光,他也没去探究什么,淡定地对酒玖道了声谢,又转身对有琴玄雅与元青拱手行礼,而后就退到了四人身后,静静站立。
那两道目光,自然是另外两人投来的。
——身着浅黄罗裙的刘雁儿,一身青色道袍的王奇,都是这一代弟子中排名靠前的返虚境好手,两颗上好的仙苗。
他们刚才的目光虽没有好意,但也没太多恶意,最多也就是有些嫌弃罢了。
李长寿静静而立,听着外面不断传来破空声,一批批弟子在各位仙人护持下升空而去。
他也分出一缕灵识,检查了下自己身上的几件储物用法器。
几件?
李长寿确实是带了几件储物法宝。
并不是他有擅长整理的习惯,要将丹药、法器等分门别类的存放;这几件储物法器中所存放的物件,其实都一模一样,丹药、法器、灵石等,都等分成了三份。
在左手手腕上的手环是主储物法器,为了以防万一,在脖子上的吊坠是备用储物法器,为了以防万一的万一,在大腿上绑着的布袋是备用加备用的储物法器……
外出历练,多做准备总归是没错的,尤其还是要去北俱芦洲那种险地。
这次,李长寿也是将自己大半的家底都带上了。
——另外小半给了师妹防身。
……
小半日后,一只***的葫芦在殿前缓缓升空。
酒玖仙人抱着胳膊站在葫芦嘴上方,气势颇为不凡;几名年轻弟子静静立在葫芦各处,都是站的稳稳当当。
等葫芦飞出大阵,酒玖仙人双手掐起法印,酒葫芦散发出一缕缕浅绿色的光芒,在外围布置了一层薄膜,隔绝了外部风声。
而后手指对着西北方向一点,酒葫芦开始缓缓加速。
“都放松点,别紧张,出了山门没那么多规矩了。”
酒玖打了个哈欠,自顾自的在葫芦嘴处坐了下来,两条小腿搭在葫芦嘴两旁,毫无形象的向后一靠,随手拿起了自己腰间的酒葫芦,嘴边已经露出了满足的笑意。
慢慢抿了一口,酒玖脸蛋泛起了少许红晕,将呻吟声化入风中,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满足且舒适之感,而后扭头打量着后面五个年轻弟子。
离她最远的,就是坐在葫芦后端的李长寿。
李长寿与其他几人都隔了一小段距离,身体也一直保持紧绷的状态,并没有如其他人那般打坐修行,左手指尖摁着两张黄纸符箓。
刘雁儿和王奇在葫芦中部,此刻也都是静静调息。
离着酒玖最近的是有琴玄雅,她就在酒玖身后一尺处打坐,那把大剑也横在了身前。
在有琴玄雅身后,那位风度翩翩的元青正温声说道:“师妹,这次我一定助你寻到厌火明心草。”
有琴玄雅却略微皱了下眉头,淡然道:“元青师兄不必为我费心,这是我自身修行之事,无需旁人插手。”
元青却是温和地一笑,“多一个人总归多一份机会。”
有琴玄雅并未多说什么,继续闭目打坐,身周有一缕缕火焰般的气息环绕,美的毫无死角。
“嗤,”酒玖在旁看的也是一乐,对元青挑挑眉;
元青做了个无奈的表情,继续在有琴玄雅身后三尺之外打坐,嘴角的笑容渐渐淡去。
‘啧,又是一场落叶有情而流水无意的好戏啊。’
酒玖抿了一口仙酿,意犹未尽、回味无穷,却只能恋恋不舍地将葫芦挂回腰间。
她倚着葫芦嘴的边沿,仰头看着蔚蓝天空下的云舒云卷,略微有些出神。
如此飞了一阵,酒玖又忍不住去摸腰间的葫芦,但动作犹豫了下还是顿住了,在那道了句:“要飞去北俱芦洲还要两天三夜,你们就打算这么打坐?
那个王奇,给师叔唱个小曲儿。”
“酒师叔……”后方的王奇忙道,“我哪会唱曲儿?”
酒玖顿时一脸嫌弃,“那你们谁会?长寿,你会不?”
李长寿面色凝重地摇摇头,反而施展传声之法,对酒玖提醒道:“师叔,后上方云中似乎有道人影。”
“嗯?”
酒玖抬头看了眼,不动声色地对李长寿传声回来:“偌大的五部洲之地,能飞天遁地的炼气士不计其数,别大惊小怪的,这里离着咱们度仙门又不远。”
话虽如此,酒玖还是将仙识散开,不多时,大葫芦御空的速度也开始平稳地减慢。
又片刻,大葫芦悬浮在空中安然不动,酒玖依然松松垮垮地坐在那,朗声喊道:“不知云上这位道友跟了我们这么久,有何贵干?”
顿时,葫芦上打坐的四人立刻睁开双眼,而一直观察后方的李长寿,右手缩回了袖子中,手指扣住了自己的储物法器。
后方云上,一道魁梧的身影飞了出来,此人身穿锁子甲,面容粗狂,浑身上下的气息凝实厚重,背上挂着一只***的板斧。
‘仙人?’
李长寿仔细感应着,这人似乎是未成仙多久,并没有给自己多少威压。
隔了百丈,这魁梧汉子对着酒玖抱拳,朗声道:“我乃东神州洪林国殿前守将,特来护卫六公主殿下,若有冒犯之处,还请仙长勿怪!”
“六公主?”
酒玖头一歪,打量着后面两个女弟子;
李长寿的目光也下意识就落在了脸蛋微圆、稍有些烟火气的刘雁儿身上,但刘雁儿却直接看向了另一位年轻女弟子……
就听有琴玄雅用一种极其冷淡的口吻开口道:
“回去吧,不必为我费心。”
公主?殿前守将?
在他们要去北俱芦洲的时候突然现身?
李长寿鼻尖轻轻一耸,嗅到了……某种套路的味道。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免费阅读

“殿下,末将是奉国主之命前来,如此回去……实在是难以复命!
敌国近来蠢蠢欲动,国主担心他们会对您暗中出手,殿下,还请允许末将陪你出行,待您回返度仙门后,末将自会回返。”
有琴玄雅轻轻皱眉,那张原本没什么表情的美丽脸蛋上,此时也多了少许的无奈。
元青开口劝道:“玄雅师妹,咱们要去北俱芦洲,那里到处都是险地,多了宇文将军,也能多个人照应。”
李长寿突然开口,淡然道:“元青师弟此前就认识这位将军?我刚才,并未听这将军自报姓名。”
“嗯,不错,”元青看了眼李长寿,含笑道,“我与玄雅师妹一同长大,也一同拜入了度仙门中。
这位将军名为宇文陵,是玄雅父王最为信任的将领,平日里负责守卫在玄雅父王身旁,这次他赶过来护卫,显然是形势当真有些险峻。”
原来面瘫女和大暖男还是青梅竹马……
李长寿拱拱手,道:“是我多言了。”
“六公主殿下,”宇文陵皱眉喊了声。
有琴玄雅看向了趴在葫芦嘴上的酒玖,目光流露出少许请求。
“不碍事,不碍事,”酒玖仙人趴在葫芦嘴边缘摆摆手,嗓音也有些懒散,“既然是你家的护卫那就一起吧,一个刚成仙的大块头,在咱手里也翻不起什么浪。
这个,大块头,去葫芦后面坐着吧。
稍后不要乱出声,让你跟着其实也是不妥,好在门规中没有限制入门弟子外出不能有自家护卫跟随。”
那宇文陵拱手道:“多谢仙长。”
言罢,这大块头背着巨斧飘向了大葫芦后方,酒玖手指一点,大葫芦周遭的仙光缓缓打开了一条缝隙。
李长寿见状,不动声色的朝着侧旁走了两步,又从侧旁绕到了葫芦最前方,拱手问了句:“酒师叔,弟子可否在您身后坐着?”
酒玖一阵哭笑不得,“怎么,你都百多岁了还怕生?
过来坐吧,你师父说你是谨小慎微的性子,还真是没说错。”
“李师兄,请坐此处,”有琴玄雅主动起身,略带歉然地对李长寿一笑,主动向后退了两步。
“劳烦,”李长寿点点头,也不顾后面那两道略显犀利的目光,淡定地坐在了有琴玄雅刚才的位置。
这两道目光,依然是来自刘雁儿和王奇,显然是对李长寿这般‘排外’有些不满,应该是觉得失了他们度仙门弟子应有的气度。
李长寿自然选择无视。
酒玖仙人继续‘御葫芦飞天’朝着北方行进,刘雁儿和王奇似乎是为了嘲讽李长寿,还特意去找宇文陵攀谈。
然而,宇文陵这魁梧大汉却是沉默寡言的性子,三人之间好一阵尬聊,天几度被聊死;
还是元青有些听不下去了,主动加入了聊天,才让氛围顺畅了起来。
李长寿却是看都不看后面,右手始终缩在袖口,一缕缕灵识在自己身周散着。
决定亲自去北俱芦洲东南前,李长寿也曾深思熟虑,并提前找自己相熟的百凡殿执事打听明白了,这次护送门人弟子过去历练的仙人,就是前几次负责这个方向的酒玖仙人。
酒玖修行虽尚不足千年,但实力非同小可,更有一身厉害的神通,也有几件掌门亲赐的厉害法宝,据说自身修为境界更是已接近天仙境;
——正常炼气士成仙后的境界,依次是元仙、真仙、天仙、金仙、大罗、混元无极,这被称之为‘天仙道’。
更重要的是,酒玖是少数几位跟自己师父有点交情的门内仙人。
李长寿原本觉得,前往北俱芦洲历练者本就是少数,有这位仙人护持在左右,总比自己独自前往北俱芦洲要安全许多。
只是不曾想,半路上突然出现了这般状况……
用视线余光瞥了眼元青和宇文陵,李长寿心底暗自思量,慢慢闭上双眼,他却是无心修道,一直保持在随时出手施展风遁的状态。
还好,离着酒师叔近些,能多点安全感……
呃?
“***嘿……只抿一***,离着那边还远,误不了事,误不了事……”
葫芦嘴上跨坐的酒仙人发出一阵奇怪的笑声,抱着自己装酒的葫芦,又偷偷抿了一嘴,脸蛋顿时变得***,还意犹未尽的***了***嘴唇。
李长寿:……
果然,还是找个理由离队独身前往吧。
老子在上。
……
半日无话。
日暮西斜黄昏过,已是繁星满天斗。
坐在这十多丈长的葫芦上,周围伴着缥缈的仙光,鼻尖嗅着淡淡的酒香,李长寿捧着一卷竹简,在那静静地读着。
其他几人已经入定修行,包括坐在最后面的那个宇文陵。
酒玖双目半睁,斜躺在大葫芦前端,任凭风吹着自己有些糟乱的短发,模样确实与常见的仙子大象迥异,也可以说是个性十足。
李长寿静静的品味着书简中所记载的道术,推演着道术如何运转;但他身周的灵识依然没有收回,持续监察附近十丈范围。
因为之前有过刻意的警惕性训练,这对他而言也并非什么负担。
一只酒葫芦突然出现在视线前,李长寿面色凝重地摇摇头,道了句:“多谢师叔,弟子不善饮酒。”
“无趣,”酒玖翻翻白眼,从葫芦嘴的‘塞子’上跳起,坐在葫芦嘴边缘,轻轻晃着全身最洁净的区域——那双纤细的小腿。
打了个酒嗝,酒玖像是不经意地问了句:“长寿,你师父……快成仙了吧。”
“渡劫应该就在三五年间了,”李长寿将书简放在腿上,注视着眼前这位酒师叔。
酒玖其实是自己入门后,百年中去过小琼峰的为数不多几人。
“唉,”酒玖叹了口气,故意用一副老气横秋地口吻,背对着李长寿教育道:
“当年我们几个相交不错,可惜了你师父,本来资质也是不错的,但受了一次伤后伤了道基,到现在都无法补全。
长寿啊,其实不要看你师父还没成仙,他对咱们度仙门的道法理解都是不输任何千年仙的……”
“师叔说哪里话,”李长寿露出少许笑容,双眼也略微眯了起来,却是极少在师父和师妹之外的人面前露出这般表情。
李长寿道:“我师父一直倾尽所有教导我与师妹,对我们而言,师父便是父母一般。”
“话说,你修为怎么搞的,这么多年了才化神九阶,返虚都悟不透吗?”
酒玖扭头瞪了眼李长寿,“本师叔刚入门的时候就听人说,你们小琼峰坏了运道,这么看来还真是错不了。
手拿过来,本师叔给你看看资质……我记得你入门时资质挺不错吗不是?可别真的是被你那个糊涂师父给搞糊涂了!”
李长寿顿时眉头紧皱,虽然眼前这个酒师叔是好意,但……
这要是被接触身体探查,对方更是真仙境的高手,自己用法诀掩藏的修为,铁定要暴露!
酒玖已经朝着他伸出了散发着酒香的右手,李长寿下意识就向后挪了下***,讪笑道:“师叔,男女授受不亲,这恐怕有些不妥。”
“男女授受不亲?这话谁说的?听都没听过!”
酒玖顿时一脸嫌弃,“我辈炼气士追求的是无拘无束,逍遥于世间,俗世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礼法,管那干啥!
快,把手伸出来!
你莫不是修行出了什么差错?我记得你资质不是挺好的吗?”
“师叔,这不太妥当……弟子前几年突然有了与女子碰就会浑身抽搐的病症!”
李长寿瞬间站起身,脚步转动,身形带出两道残影,动作圆转如意,直接出现在了有琴玄雅身后,满脸苦笑地看着酒玖。
酒玖眨眨眼,突然像是发现了点什么。
刚才这家伙转换身形的步法……
“游龙探云步?可以嘛小子,这么难学的步法都学会了?”酒玖的表情顿时有些古怪,“你师父说你只对遁法感兴趣,你该不会这一百多年……全搞这些了!”
“弟子一直努力修行,从未有过半分懈……嗯?”
这轻柔的触感。
李长寿低头看着正轻轻戳在自己大腿内侧的那只葱白纤指,额头瞬间挂了几道黑线。
顺着纤指看去,是一截光滑白皙的玉臂,宛若羊脂白玉精雕细琢而成,再向上,则是火红的肩带、衣领,以及那张正略微歪着、带着少许好奇的漂亮脸蛋。
有琴玄雅!
‘前几年突然有了与女子触碰就会浑身抽搐的病症!’
李长寿嘴角疯狂抽动,但几乎只是瞬间就有了决断。
这也是个狠人,此时丝毫不顾自己的外在形象,浑身就开始轻颤了起来,咬牙控制着自己浑身肌肉开始扭曲,面露痛苦,双眼向上猛翻,嘴里泛起了白沫……
尼玛……
有琴玄雅你不是冰山吗你!
魂淡!

小编倾心点评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小说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语言流畅,行文舒展自如,自然洒脱, 欢迎喜欢本文的小读者来 未来软件园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