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二他不按剧本演(秦淮顾湘)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男二他不按剧本演(秦淮顾湘)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秦淮顾湘的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推荐男二他不按剧本演全文免费阅读:顾湘作为网文界第一扑街,经历了一番灵异事件后,穿成了自己小说中的美强惨女主——时间节点竟是在她死去之后本以为......

小说介绍

秦淮顾湘的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推荐男二他不按剧本演全文免费阅读:顾湘作为网文界第一扑街,经历了一番灵异事件后,穿成了自己小说中的美强惨女主——时间节点竟是在她死去之后本以为穿书可以免费金手指buff加成,左拥右抱成为人生赢家却不想,原著中本应是女主***狗的男二托着茶,翘着二郎腿,眯眼瞧着从棺材里爬出来的顾湘,幽幽地说:“你死了,刚活;本公子救了你,以后听我的。”

小说简介

顾湘一脸震惊:按原剧情走会死吗?
真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穿书的亲妈被男二欺!
顾湘立志把握好原著人设,娇娇傻白甜,清纯白莲fa,本以为这样就可以成为人见人爱的万人迷女主!
男二:你人设崩了,从前很强势,现在太做作
顾湘心中郁结,处心积虑,被生活的棒槌打击得鲜血淋漓:去你的娇娇!老娘要本色出演!
结果——躺赢了??
人生赢家顾湘坏笑着看向男二:你能找到道侣算我输!
男二手抚剑上雕纹,眉间染血,明眸含情,轻声低喃,“我等了你这么久……别不领情了好不好?”

男二他不按剧本演免费阅读

楚攸猛地站起身来,椅子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吓得顾湘心肝一-颤。
“穆合门派的事,什么时候轮得着外人插手了?”
秦淮看似随意地起身,将手指掰出一声脆响。
“她死前是穆合门派的人,至于死后……”秦淮向前走了两步,步步生风,“要看是谁将她救了回来。”
“哎——你们两个停下!”顾湘在一旁喊,生怕他们两个过一会商量出平分尸体这种***主意来。
“二位没觉得,你们的说话方式有些问题吗?”顾湘尽量回忆着高中语文老师那张黑板擦一样的板板脸,尽力文邹邹地说道。
正在争锋相对的二人同时扭过头来,顾湘学过微表情分析,不难发现——那是关爱智障的神态。
顾湘破罐子破摔,继续开口:“我不是‘哪的人’,我是我自己。”
希望这两个远古人能明白自己大白话的意思。
楚攸还在一脸困惑,看他的表情好像是在酝酿着直接将顾湘掳走的可能性。
而另一位却突然会心一笑,就在顾湘心喜终于有人听懂了之时,秦淮一句话惊雷一般把她的幻想劈成了渣渣。
“听见了吗?她说,是我的人。”
顾湘气过,脑中反应了两圈,觉得在某种条件下,这种理解也没错。
本以为楚攸会怒火中烧,为了带走顾湘,还要与秦淮来一个几天几夜的决斗。却没想到——听完这句话,人真的走了。
真的走了?
走了。
难道不应该用男二的无理取闹来反衬男主的切肤之爱吗?小说里不都是那么写的吗?
顾湘感觉自己穿越到了一个比真实世界更加残酷的虚拟世界。
一声若有若无的轻笑拉回了她神游天外的思绪,“怎么?不想回去?”
——所以原来那个强势的女主会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呢?顾湘沉吟片刻。
“与你无关。”
秦淮也不恼,似乎心情还格外好,“既是不走,那今晚随我去庄里查探怨灵如何?”
怨灵依旧是顾湘的脑洞产物:每月月中之时,它们就喜夜半在庄内游荡,当地百姓通常会请修仙之人前来清除。
但可惜,这种“出外勤”的活,算是个劳苦差事。
“不去。”顾湘完美把握了顾知温的强势人设。
秦淮挑了挑眉,狭长的明眸中有眼波流转。他微微弯下-身去,在顾湘面前遮出了一小片暗影。
顾湘的心跳又乱了起来,俊脸这么近,男二为什么这么会撩。
而对方自然不清楚这所谓的“夸奖”,自顾自地说道:“吃了一份伙食,就要做一份事,知温还想抵赖不成。”
可修仙之人都辟谷,顾湘反驳。
秦淮笑意加深,顾湘心道不妙。果真——
“我为了救知温,在你昏睡期间,可是把剑派的草药用了个小半。你竟还不领情,可真是令人心寒。”
顾湘平静地看着面前人欠揍的表情,很想把二十一世纪的脏-话全都甩在他的脸上。
-
对这个世界人生地不熟的顾湘最后还是决定,舍命陪君子。毕竟人这么帅,绝对不亏。
二人趁着夜色驾马出了门派,顾湘回望身后高耸入云的“清风剑派”,四个质朴遒劲的黑字纵横在无色结界之上。
脑中突然不合时宜地想起了楚攸——
他大概率是回去向师傅禀报,而这件事也自然不会就此结束。顾湘没有跟楚攸回去的另一个原因,是她毕竟还对于自己小说中男主的颜值有那么一丝期待。
梦想一切皆是幻觉,一觉醒来自己就能躺在风流倜傥的大师兄枕边……但还有一点不对劲,顾湘始终无法释怀。
自己的死因,是否真如自己结尾所说的那样。若真是楚攸失手导致,为何他却一丝悔过的迹象也没有。
“哎呦,你!”顾湘正思索,突然察觉自己额头一痛,抬头就看见了秦淮一脸的不怀好意。
“想什么呢?这么不仔细。”秦淮用下巴点了点顾湘的马头,她这才注意到,由于溜神,缰绳施力不够平均,身-下的马一直在走歪歪扭扭的S线。
顾湘吃瘪,来不及琢磨什么女主的高冷人设不能崩,转身就去弹秦淮的脑门。
只是骑在马上不习惯,重心不稳,伸出的手张开宛如九阴白骨爪。
秦淮眼疾手快地扶住了顾湘,空气在肌肤相触处升温。
只是他握住的是手腕,而且一触即分。
顾湘心里竟有些许的小遗憾。不过也要感慨,有生之年,终于看见男二做一个正人君子了。
正人君子脸上挂着笑,翻身-下马,向顾湘伸出手,“知温莫要动气,只是提醒你,城庄到了。”
头可断,血可流,骨气不能丢,这手不能握。
顾湘漠视那只手,自己翻身跳下了马。结果落到地面上不会缓冲,还把脚崴了个好歹,只是表面上咬着牙,装出一副气恼的神情。
实则是痛得要死。
周遭静谧如斯,月色既明,微风彻骨。
这里是只有电视剧中才能见到的荒凉。举目而望,街上并无多少行人,路旁的草屋残破,烈风扬起小酒馆褪色锦旗的影子,在泥地上张牙舞爪着突兀。
店主斜靠在柜台边,半眯着眼睛,手里捏着一串珠,哼哼呀呀地念叨着什么。
“店家,开两间房。”二人走到柜台前,裹挟着一身冷气与旅途风尘。
店主微微睁开了眼,从上到下瞄了一眼秦淮,又继续闭上眼睛嘤嘤呀呀。
顾湘轻轻吸了一口气,迈步上前,好言道:“店主,天色不早,店内可还有空房?”
“就剩一间。”店主说话嘴也像没张开一般,嘟哝着叫人听不清楚。
“换一家。”顾湘态度坚决,转身就走。
“方圆三十里之内都没有第二家旅店哩。”店主说话有些大舌头,“况且怨灵晚上出没得很,你们两个大活人在外面逛……”
顾湘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在她笔下的设定里,怨灵不过是一种只会吓唬人的低等生物,并不能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毕竟想象中与亲身经历有所不同,女主死了可以再写,但自己死了……世界上就损失了一个根正苗红的扑街。
顾湘叹服于自己的逻辑,恐惧已经彻底战胜了理智。扭头看向秦淮表示可以。
秦淮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放到柜台上面。
店主在三人古怪的目光注视下,拿起银子在嘴里***地咬了一口,直到疼得眯起眼睛才舍得放下来。
“二楼左转,一直往前走,往前走,最里面的那间房。”店主幽幽地说,略显沙哑的嗓音在店内昏暗的光线中回荡,听出人一身冷汗。
顾湘又打了一个寒战,身体都快贴到了秦淮身上。
秦淮温热的手突然搭在了她的肩上。
“无妨,无需惊恐。”
破天荒地没有冷嘲热讽,顾湘简直怀疑秦淮也被人穿越了。
但出乎意料地,被秦淮轻轻环住之后,躁动的心跳渐渐稳定下来。顾湘听着那有节奏的律动声音,感到踏实而安全。
仿佛深夜不归的旅人,被拥进灯塔暖色的光影内,方向分明。
旅馆内有些潮湿,墙上爬满了斑驳的痕迹,楼梯狭窄且黑暗。角落里的灯大概是被哪个醉鬼砸碎,发出星点幽暗的光更显瘆人。
地板像是空心的,两个人走在上面发出清脆的响声,在寂静得不正常的旅馆内显得分外突兀。
走廊尽头是一扇小窗,遮不住披露满身的月色。
秦淮拿出钥匙。门吱呀一声开启,尖锐地回响在走廊内,潮气与霉气扑面而来,他们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啊!这什么东西!”顾湘嗷地叫出了一嗓子,发出崩溃的哭喊。
只见屋子正中间赫然飘着一个不明生物,虚白色,圆头圆脑,仔细看还有些可爱。
顾湘只是扫了一眼就觉浑身气血轰鸣头顶,三魂惊了七魄。来不及赏识这份可爱,扭头就要往秦淮身上爬。
秦淮堵住了她撤退的路。
“拔剑。”他沉声道。
顾湘慌不择路地向下梭巡着,用抖成筛子的手颤着接下了秦淮递给他的那把剑。
握在手里的一瞬间,人气与剑气相融合,蓝色流光笼罩于剑身,勾勒出剑痕的细密纹路。
秦淮目光微动。
“举剑,对准。”
在这沉稳异常的语声中,顾湘抖着唇勉强分出一丝清明的神智,将剑尖对准面前怨灵的脑袋。只是手抖得厉害,剑尖在怨灵身前处画着大小不一的圆。
此刻她的身上早已被冷汗浸湿,只凭借着冥冥中一丝意念撑着。
秦淮从后面贴近她的身体,伸出右手稳住了她的手臂。
她感觉秦淮嘴中吐出的温热气息就在耳侧,似是赤-裸的蛊惑,发自灵魂深处的战栗。
“还记得三年前,你在百家门派比武时说过什么?”
说过什么?
记忆如同电光一般在混沌的大脑内□□,一连串的记忆在一声脆响中悍然紧缩。
烟尘弥漫,冷刃遏光。
她说:“穆合门派座下四百子弟,无论内门远客。不曾有软,未尝有弱,而我顾知温——”
“咔哒”
顾湘缓了良久才回过神来,此时浑身已近乎脱力。惊讶之余,她眯着眼,回忆起刚刚从剑中迸射-出的一道蓝色剑光,以及面前已经魂飞魄散的怨灵。
尘埃落定。
秦淮轻轻拍了拍顾湘的肩膀,从她手中接过剑来,朝屋内走去。
屋子小得可怜,只在中间放了一张不大的床,勉强能睡下两个人。
烛光在案台上焰焰燃起,摇曳过几分薄姿。
一瞬间,顾湘的心凉了个彻底——
刚才自己那怂包样,是不是,已经暴露了……
“在门口杵着做甚?”秦淮回头,顾湘一时从那深不见底的眸子中也难以辨别情绪。
只得迈着发软的步子同手同脚地进门,随后在床沿一角坐下,打算在床-上霸占好自己的领地。
不过这一张床两个人。古有梁祝隔书而睡,今有……外侧的被子被秦淮一把拉下来,大手一挥,烙煎饼一样平摊在了地上。
“你……”顾湘在床里紧紧抱住另一张被子,害怕极了。
“啧……知温难道舍得我直接躺在地上?”秦淮故作叹息,怂了怂肩膀,随即褪下自己的外套盖在身上。
空中飘飞的衣摆在顾湘鼻尖一扫而过,宛如清冷的雪花盛开在眉间。
“睡吧。明早我叫你。”秦淮自顾自地躺在了地面的被子上面,食指朝身后微微一探。烛光抖动两下,霎时没了亮光。
屋外只剩下半轮莹白的月。
顾湘裹紧身上的被子,旅馆里潮湿得很,连同被子都是水腻腻的。呜咽的风从残破的小窗子里面钻进来,冷得很。
睡不着,闲着看秦淮的背影。
一头黑发仿佛水墨渲染,根根分明,铺散在泛白的被褥上。薄外衫勾勒出腰肢的形状,随着呼吸的动作微微起伏,腰带则被整整齐齐地叠放在一旁。
顾湘不禁恍然,虽然对方做派不怎么讨喜,但单从外观上来看,的确似是水墨画中无意逃出游荡的仙子。
古人真好看……顾湘不由得想到了穿越前,身边的那些油腻中年男同事。
“有事?”
竟然没睡!
秦淮突然开口,转身贴近床沿。顾湘尴尬,却都没有机会闭眼装睡,只得大眼瞪小眼地看着自己被秦淮上上下下地打量,仿佛落进猎人陷阱的小动物。
“那你一直看我做什么?”秦淮眯了眯眼睛,二人鼻尖的距离近在咫尺。

男二他不按剧本演全文阅读

“睡觉!”顾湘转过身,如墨夜色掩盖了她脸上的几分红晕。
背后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轻笑。
房间内飘着几缕清冷香气,似是使潮湿的气体都温热了几分。呼吸逐渐变得平稳,再也顾不上穿越后的乱糟糟的世界中是否会有不明危险物,顾湘终于在后半夜渐渐睡熟了过去。
她梦到了穿书前的世界,在写死女主的过程中,发生的“灵异”事件。
那是在顾知温第一次与大师兄楚攸外出捕猎之时,顾湘凭空塑造出了一位手持“三星宝刃”的白发村民,神神叨叨,挂着两把小胡子,斜着眼睛,冲上去就要把顾湘砍死。
按常理,顾湘乃修仙之人,不会被凡人兵器所伤,但那宝刃刀柄上刻着三颗血红色的玛瑙,乃是——“砰!”
白发村民将刀刃向顾知温的胸膛刺去,却仿佛扎进了一块柔软的棉花当中,并无血迹。
“砰砰!”
顾湘皱了皱眉。
“知温!顾知温!”
正在梦中尽情打字的顾湘并未意识到自己肩膀一沉,耳边似是有人在喊“顾知温”的名字。她权当深夜出现了幻听,一手拿起桌角的咖啡就要往嘴里灌。
手臂却分外沉重,用不出力气。摇了摇头,凝滞的空气似乎都在随之颤动。
“顾知温!”声音骤然增大。
“啊!”她尖叫出声。
顾湘被秦淮大幅度的晃动猛地惊醒,心脏骤缩,倏地睁开眼睛。大口地呼吸,才发现自己全身早已被冷汗浸湿。
映入眼中的,是秦淮略显急切的眉眼,他的一只手还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就是刚才抬不起来的那只。
“你在梦里大叫,我不放心……”秦淮的眉心微微皱出了一道小缝,“做噩梦了?”秦淮似是想伸出手拭去顾湘额前的冷汗,却堪堪停在了半空中。
“怎么了?”顾湘直觉秦淮的状态也有些诡异。
“砰!”
第三次,重物砸地的钝响在他们对面的屋子里炸裂而起。
“什么鬼!”顾湘猛地从床上跳起来,心道这该死的世界真是片刻都不得消停。乱世里还有心情讲什么儿女情长,能苟活两日已经烧香拜佛。
“去看看。”秦淮扬了扬下巴。顾湘这才发现秦淮手中一直抱着那把“风铃剑”,睡觉都未曾离身。
不由得“啧”了一声,这谨慎入微的人设倒是从来没崩过。
二人穿过一道门廊,对面房间的木门紧锁着,门角由于日久经年的腐蚀已经残破不堪。
顾湘又开始无来由地紧张,却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不能再暴露真身的怂包本性。勉强压抑着自己急促的呼吸,手心紧紧攥住了衣角。
紧张的气氛还没酝酿起来,顾湘还没来得及耸肩扬眉深呼吸,木门便“呼嗵”一声被秦淮踹开,又重重地砸在一旁的墙上。
屋内依旧寂静无声。
一股寒意从顾湘心底升起,顿时使她头皮发麻。她清晰地记得,刚刚在楼下时店长说的话:
店满了,只剩一间。
但是从他们走进客栈,到刚刚这间屋子发出了那么大的响声,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所以无论如何,男女主住店必定只剩一间房这个梗是万年不破了吗?就连书中的世界也不能任自己左右。顾湘欲哭无泪。
眼泪还没来得及酝酿出来,目光在地上随意地一扫,差点挂在秦淮大腿上尖叫出声。
只见地上躺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头已经在桌角上撞得血肉模糊。他的手中握着一把孩童小臂长的匕首,刀柄上赫然雕刻着三颗红艳的玛瑙。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现世报?
秦淮走上前,弯下腰探了探老人的鼻息,回头对已经浑身僵硬的顾湘微微摇了摇头。
不知为何,顾湘心里却似是重重落下一块石子,砸在泉水中,没激出声响。
刚才的梦境仍令她难以释怀。写文时的灵异事件,突然的穿书,与自己笔下不尽相同的世界。一切未知的情况把情况推向极致的茫然,她自己也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将决定什么。
秦淮拾起地上的匕首,在布料上擦了两下,随后放进了自己的怀里。
顾湘有生以来第一次见这种***操作,这要是不小心磕了碰了,是不是就一刀穿心一命呜呼了。
“怕了?”秦淮看着顾湘杵成了一根木头,又开始不正经地打趣起来。踱着慢步向这边走,饶有兴致地低头看。
顾湘咽了咽口水,语气发虚、声音发颤地说出了这辈子最违心的话:“不怕。”
“那就再去外面看看。”秦淮毫无犹豫,说着往外走。
顾湘膝盖一软差点没跪地上。
“我刚刚查探过了,地上那人血印发黑,皮肤偶有皲裂。死去时间不久,却已浑身冰凉,不似阳间之物,没什么好怕的。”秦淮在顾湘身边停住了脚步。
不似阳间……没什么好怕的?
“但这把刀不是。”他把刀柄上的刻纹指给顾湘看,“你可认得?”
自然认得,自己写的怎会不认得?
“什,什么叫……不是阳间之物?”顾湘记得自己小说里只有怨灵一类的称呼,远没有这么瘆得慌,“是……鬼魂?”
“鬼魂自然不可能,何时有如此具象的鬼魂了?”秦淮失笑,“穆合门派不是向来精通鬼神之道吗?知温怎会不懂这些?”
“这……”
还不都是那位好大师兄败坏了风气!整天举着根棍子挥来算去,乃至门派上下都兴起了贴符求卦之风。甚至每天睡前都要算算向哪一个方向躺卧才能专业有成,不被师傅责骂。
但顾知温对鬼道乃是半分不懂!
“还是要出去看看。”秦淮一边说,一边转身,径直从窗子翻越了出去。
就这?直接跳窗?这是二楼,能不能有个正常一点的人!顾湘内心无声狂呼。
秦淮的身影刚在窗前消失,顾湘的耳边就传来了他的嗓音……耳边,贴着耳骨的声音。
顾湘觉得今晚自己分泌的肾上腺素,足可以将曾经码字懒惰的自己蜕变成日更一万的神仙太太。
这诡异的声音,他还……他还说话!
顾湘颤颤巍巍地听着他说,“下来,从窗户,别走门。”
也没意识到说话的是不是秦淮,对方能不能听见。顾湘心急之下只得下意识回答:“这……这么高,我……”
“跳下来,我接着你。”
秦淮,你冷静!
但顾湘却鬼使神差地来到了窗前,朝下望去。秦淮在夜色中张开双臂,像一颗埋在土里的树。
她双腿探出窗外,用手将自己的身体向外一推,整个人像一片叶子一般坠落下去。
迷茫的前路,失重的身体,和彻底的托付。
时间仿佛慢镜头一般漫长,她顿觉一种虚无缥缈的气感自四肢百骸间升起,随后汇于丹田之处。
福至心灵,她穿越到了顾知温身上,穆合门派第一女弟子最擅长之为何物?
踏雪无痕之轻功,无人敢称于其上。
一道字诀霎时浮现在脑海中,她心中默念,左手出二指翻转,顿觉微风四起,衣袂飘飞。
落地的速度肉眼可见地慢了下来,可见毫末之微,浮沉之意。身体在重力作用下缓慢坠落,却觉意念飘于灵魂上空。
距离地面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
她扭身翻转,单脚点地,腰部挺起,平稳落地。一头黑发扬起,与放纵的女主人一般,不愿平平低垂。
顾湘还没来得及欣喜,扭头一看,秦淮却不知何时站到了一米开外的位置。
不是说要接住她吗?就是站这么远接的?难道是考虑到大风把人刮飞的横向速度不成?
秦淮倒好似没看见顾湘满脸的黑线,反而大大方方地贴了上来。
“让你从窗子上下来,是为了避开店主的视线。”他将最后几个字咬得格外细,气流喷进耳中,有些痒。
“他怎么啦?”顾湘虽然觉得此刻自己一口一口问得像个傻子,但也不想由于真傻冤死在这。
“知温仔细想。”秦淮走在顾湘身侧放低了声线,二人衣料摩擦的细簌声音都听得分明,“我们对方那位客官,自不是常‘人’,店主口口声声说店内人满,却觉察不出异样。要么,他是在骗我们,要么——”
顾湘打了个寒战。
“他也不似常‘人’啊。”
顾湘简直快哭了,大晚上的用讲鬼故事的语调念叨着,也不怕做噩梦。但转念一想,修仙之人最不怕的,大概就是鬼怪妖魔。
“我们去哪?”顾湘找回一丝底气,悄声问道。
夜凉如水,四周空无一人,他们却有意无意说起了悄悄话。
“就去我们的目的村庄。”
“店家不是说方圆多少里都没有客栈了吗?为何城庄会在此附近?”顾湘下意识往秦淮身边贴了贴。
“没有客栈。”秦淮轻笑,“不代表没有别的东西。”
顾湘一愣,只见秦淮脚步一停,顺着他的目光向前看去。
一架高耸的拱柱,上面字迹已被风尘侵蚀,斑驳不清。但顾湘却一眼看出了那是什么。
相传是穆合门派祖师的诞生之地,同时也是小说中顾知温灵力觉醒,获得武器的地方。
——门村。

秦淮顾湘小说

小说男二他不按剧本演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