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熙宫(应熙漠昀)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春熙宫(应熙漠昀)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火爆小说《春熙宫》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应熙漠昀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春熙宫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春熙宫》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应熙漠昀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春熙宫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应熙是被养在深宫,高傲的小公主,在漠昀带着漠国的士兵,杀进应国皇宫的时候,她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公主,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恶魔一样的漠昀杀死了自己的父皇和母后,从那以后,她从一个众星捧月的公主变成了亡国奴,她还是生活在这个深宫中,但是却被他禁足、利用她、折磨她,但是最后他爱上了她,只是不知道这份爱和家国仇恨,应熙会如何选择。

春熙宫全文阅读

地上的鲜血四处流淌,她的眸子似乎也染红了,所有的声音都堵在喉咙里,侍女们发出悲痛欲绝的声音,而她只觉得天旋地转。
昏过去前,她隐隐约约听到一句,“小公主,这是我教会你的第一课,好好记住了。”
在她昏过去的这段时间,应国不叫应国,而是漠国一部分,而她也从人人宠爱敬仰的公主,变成一个亡国奴。
她感觉自己似乎把这辈子的觉都睡没了,醒来时,头痛欲裂,缓缓睁开眸子,入目的是大片大片的红,她不禁又想起来之前那个画面。
父皇…母后…
“公主,您醒了。”耳边传来她的贴身侍女青梅的声音。
“本宫睡了几天了?”她口中十分干涩,声音沙哑,青梅赶忙倒水过来,“您已经昏了三日了。”
“三日了,那,那今天是本宫的寿辰,本宫要去找父皇母后请安。”她慌慌张张地推开青梅递过来的茶,茶杯落在地上,四分五裂,青梅哭着抱住她的腰,“公主,莫要再犯傻了,国君与皇后,已经去了……您,就认了吧。”
“青梅,你胡言乱语着什么,他们,他们明明上次还笑着和本宫说,要给本宫办一个天下人都来的寿宴啊。”应熙跌坐在地上,喃喃自语,手不小心按在了茶杯的碎片上,细嫩的皮肤沁出了血,染红了地上昂贵的红绸缎。
她这才发现,屋子里,全是大红色,就连她的梳妆台,也挂着红绸。
“本宫的屋子里,怎么变成这样,都给本宫换成缟素!”她怒吼着,精致的眉眼里都是绝望。
“换什么?这不是好看的很么?”房门被推开,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青梅赶忙跪下,口中请安,“参见皇上。”
“青梅,你唤他什么?!皇上?!”应熙头一次对着青梅大吼。
“她唤朕皇上,的确无错啊,小公主,你马上就要做朕的皇后了,怎么能如此不知礼仪呢?你的父皇和母后,没有教你么?”漠昀依旧带着他的面具,轻轻地笑了笑,走到应熙身边说道。
“你没有资格与本宫说这些,从本宫的屋子里头滚出去!”应熙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朝他吼到,眸子都红了。
而漠昀依旧是平静地看着她,青梅却吓坏了,她这三天里可见着了这位君王的残暴,若是她家公主惹恼了他,那便不用活了。
“等等,你刚刚为什么说本宫要做你的皇后了?”应熙攥紧了拳头,保养得极好的指甲陷进细嫩的皮肉里。
“应国的百姓不服朕杀了他们的国君,朕为了安抚民心,便昭告天下,让应国的小公主,做朕的皇后,他们这才安静了些。”漠昀不紧不慢地说着,眼里带着玩味地看着这位亡国的小公主。
一番话入了这个还只是十五六岁的小公主耳里,她愣了愣,许久才缓过来,她要嫁给自己的仇人当皇后?笑话!
她快步走过去,将屋子里头的红绸都扯了下来,这满目的红,让她内心都快要崩溃了,青梅跪在地上瞧她如同疯了一般地扯红绸,便赶忙从地上起来,抱住应熙的腰,想要拦住她,万一惹恼了漠昀,便是要掉脑袋的。
“公主,公主您就莫要再这般闹了……”青梅带着哭腔的声音让应熙的手一顿,她握着红绸的手滑落。
“本宫可是公主啊……”她垂下眸子,颤着声音说道。
青梅握住她的两只手,泪却止不住地流,“您要好好想想自个儿现在的处境啊,皇上立您为皇后,已经不错了……”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轻轻地吐了一句,只有她们两个才听得见的话,“您就算是不想着自己,也想想先帝和先皇后啊,他们在黄泉之下,瞧您这个模样,怎能放心?”

春熙宫免费阅读

耳畔仿佛还在回响着父皇和母后的惨叫,她的泪又涌了出来,猛地抬袖擦干净,然后转身冷冷地看着坐在梨花木椅上的漠昀。
他正不紧不慢地喝着茶,薄唇轻抿,然后赞叹道,“早闻应国的茶是一等一的好,如今尝了尝,滋味的确不错。”
“要本宫做皇后可以,礼仪全按照应国的来,并且,厚葬本宫的父皇母后……”手指紧紧地攥着自己衣袖,应熙强压下颤抖的声音,好让自己看起来有气势。
不过在漠昀眼里,她依旧是一个黄毛丫头,就像一只手便可以碾死的蝼蚁,对他没有任何威胁,只不过是他用来安抚民心的傀儡罢了。
“可以,朕会让人好好准备的,小公主,你也好好准备吧,即日大婚。”漠昀将瓷杯轻轻放在桌子上,对着她如同书生一般,露出儒雅的笑,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他离开衣诀翻飞的背影,应熙再也支撑不住了,跌坐在地上,无力地垂下眸子,青梅伸出手环住她,应熙靠在她怀里大哭。
青梅心疼地抱着她,她们从小一起长大,她比应熙大三岁,在应熙十岁时,她便到了她的宫里伺候她了,青梅怎么不晓得她被人从小宠到大,她的公主,不应该落得如此下场啊。
二人相拥而泣了一会儿,青梅捧起应熙的脸,抬起袖子擦了擦她脸上的泪痕,然后轻声安慰道,“公主如今的境地已经大不如前,如还要在这深宫里头保住性命,便要谨言慎行了,方才那般闹,皇上已是宽厚了。”
应熙反手握住青梅的手,看着她说道,“本宫要嫁给那个混蛋,已经是大逆不道了,本宫的仇,怎么办?”
“公主万万不可这么说。”青梅惊恐地捂住应熙的嘴,“隔墙有耳,公主应该尊称皇上,还有,不能再说仇。”
听到这话,应熙只好点了点头,然后靠在青梅身上,小声抽泣,没过一会儿,便睡着了,青梅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起,放在床上,再轻手轻脚地退出去。
第二日,还未到卯时,青梅便将熟睡的应熙唤醒,“公主,公主,醒醒,准备要起来了,不然误了吉时,便不妙了。”
她悠悠醒来,看着天花板上全挂着红绸,心里便是一阵的恶心,按住胸口,才勉强让自己不吐出来,不知为什么,她一看见红色,便恶心极了。
瞧见她的脸色极差,青梅赶忙扶住她,询问着她,“公主怎么了?可是哪不***?”
“无妨,给本宫沐浴更衣吧。”应熙摆了摆手,盯着挂在木架上大红的凤袍出了神,她赤脚踩在地上厚厚的红绸上,缓缓地向那挂着的凤袍走过去,停在它面前,伸出一只手摸了摸,上面孔雀金丝绣成的凤凰栩栩如生,仿佛要挣脱这件袍子,展翅欲飞。
“公主,先沐浴吧。”青梅拉住她的袖子,小心翼翼地说道。
“嗯。”她淡淡地应着,转身向屋里的浴池走去,让侍女们伺候她沐浴,氤氲的水汽再一次模糊了视线,她曾经幻想过的出嫁,竟然是这般模样,娶她的人,杀了她的至亲,她还要穿上嫁衣,与仇人举案齐眉。
轻笑一声,她堂堂应国公主,也不过就是这样了,沐浴后,像供人摆布的木偶一般,穿上繁琐的衣裳,再熏香,青梅始终都忧心忡忡地看着她,应熙没有血色的脸庞,仿佛随时都会晕倒一般。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