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后宫没一个能打(叶弦歌)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全后宫没一个能打(叶弦歌)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抖音热推言情小说《全后宫没一个能打》完整版阅读,主角是叶弦歌,全后宫没一个能打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吴妃端起一杯茶,笑语盈盈地递到沐弦歌面前:妹妹,这是去岁贡上的银针,你且试试。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言情小说《全后宫没一个能打》完整版阅读,主角是叶弦歌,全后宫没一个能打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吴妃端起一杯茶,笑语盈盈地递到沐弦歌面前:妹妹,这是去岁贡上的银针,你且试试。

小说介绍

吴妃端起一杯茶,笑语盈盈地递到沐弦歌面前:妹妹,这是去岁贡上的银针,你且试试。
叶弦歌:(接过喝下)谢娘娘赐茶。
一分钟后。
叶弦歌默默看了眼自己头上的中毒debuff:……

全后宫没一个能打全文阅读

叶弦歌这才想起来,落冬每日都会在外面候着,等原主起身。
于是她自食其力地撑着剩下的被子坐了起来,又把靠枕往自己身后放好,然后身子往后面一靠,才开口道。
“起来了,你进来吧。”
落冬闻言,这才掀了帘子,往里面走来。
她原是想先替对方将靠枕放好后再将对方扶起,结果一***就发现自家娘子已经自己处理好了,不禁有些愣愕。
“娘子,您……”
“怎么了?”见她走了一半便停下来,面带迟疑,叶弦歌便问道。
落冬这才回过神,忙着走上来。
“娘子今日可感觉好些了,腿上的伤还觉着疼得厉害吗?”
她也并未多想,只是一心都在对方的身体状态上。
不仅不疼,反而健步如飞。
这是叶弦歌听了她的问题后,心中的想法。
只是这样的话肯定不能说出来。
于是她略点了点头,道:“许是昏睡的这些日子用的药得当,眼下虽还有些疼痛,但也不至那样难忍了。”
落冬一听就放下心来。
“这便好了,原本奴婢还担心,若是这膝上的伤留下什么隐患,影响到娘子日后行走该怎么办。”
戚弦衣闻言,指尖便隔着被子在自己膝盖的地方轻触几下。
落冬的担心其实不是没有道理的。
昨天叶弦歌从背包中拿药给自己治疗膝盖之前特意研究了一下,发现原主的伤确实很重。
毕竟在鹅卵石铺就的路上一跪就是三个时辰,又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任谁都支撑不住。
尤其是原主还是在烈日之下跪着的,这便更加使得原主的身体虚弱了。
如果不是叶弦歌穿来,原主就算不因此香消玉殒,这个腿以后也是没办法正常走路的了。
叶弦歌原本只是下意识地举动,但落冬见了,还以为她因着腿伤伤神,于是轻声劝道:“娘子莫要太担忧,既然眼下有所好转便是再好不过的,您只要照着医佐说的,按时喝药换药,安心静养,便一定能好的。”她说着替叶弦歌调整了下身后的靠枕,好让对方靠得更***,接着方道,“幸而先前淑容娘娘便免了您去主殿问安,眼下您才能在东偏殿好好养伤。”
身为叶弦歌的大宫女,落冬自然知道季淑容免了问安的真实原因。
先前她尚且觉着不忿,但如今看来,这倒算是一件好事。
若是还要日日都去主殿晨省昏定,那自家娘子这伤只怕不知要多久才会好了。
叶弦歌就静静听着对方絮絮说着,也不怎么开口,倒是落冬说着说着才忽地想起来眼下已是午间了。
“是奴婢糊涂了!”她忙着道,“娘子休息到现在,只怕眼下已经饿了,还请娘子稍等,奴婢先替您梳洗,再叫人传膳。”
她说着,将先前端来的盥洗盆拿了进来,接着拧了帕子,便要替叶弦歌擦脸。
“我自己来吧。”叶弦歌说了声,便伸手要接过对方手中的帕子。
落冬见状指尖一顿,想要说什么,却见对方面上带着坚持,于是只得将帕子交给对方。
叶弦歌拿过后在自己脸上仔细擦洗了一遍后,方才还给对方。
又过了一小会儿,待她完全梳洗停当后,落冬才将一应物具拿起。
“还请娘子稍等,奴婢这便去叫人传膳。”
说着便轻着步子退出了寝殿。
听到殿门关上的声音,叶弦歌才稍稍放松下来。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还别说,刚才落冬没提起还好,这一提起她居然真的觉得饿了。
原本想等落冬叫人端了午膳来再说,但是她等着等着忽然想到,自己的背包里好像有吃的。
于是她打开自己的包裹,在一堆眼花缭乱的东西里,找到了酱肉饼。
看着那个做工精致诱人的半边饼子,叶弦歌迟疑了两秒,最终从背包中拿出来。
玩游戏的时候其实不会有饥饿或者困倦这样的感觉,因此吃了这个酱肉饼能够得到的是一个增益状态。
消除身体上所有伤口,持续时间六十分钟。
很鸡肋的一个状态。
这个酱肉饼本身就只是一个任务物品,因为游戏剧情需要,所以在升级必做的任务期间会用到。
只是后来玩家觉得这个功能好玩,就万人血书给游戏公司提建议,要求完成任务后这个任务物品仍旧可以保留,所以之后游戏公司就专门在游戏内卖小吃的NPC那里增加了这个酱肉饼,以便想要买的玩家可以随时买来玩。
叶弦歌其实对这个酱肉饼没什么兴趣,之所以背包里还留着这么个东西,也是因为她这个人有点怪癖。
喜欢收集垃圾……
不对,是恋旧。
玩游戏这么久,她每次清理背包的时候,总是喜欢把那些留下没用,丢了可惜的东西继续留在背包里。
没清背包的时候总想着这些垃圾一定要找个时间丢掉,等到真的要丢掉的时候,又会犹豫,想着以后应该有用。
于是这么个升级任务时系统赠送的酱肉饼,就一直被她留到了现在。
要是落冬没提起,她倒还想不起自己有这么个东西,现在想起来了,就觉得应该要吃一下,看看这个在游戏里鼎鼎大名的烧饼味道到底怎么样。
看着手中被她从背包拿出来的酱肉饼,叶弦歌心中还期望还挺大。
因为这个东西做的实在是非常诱人。
比手掌大一点的酱肉饼,外面看上去色泽金黄诱人,握在手中又有一点软糯的手感,而还不待凑近细细闻,那面皮和内里的肉馅就隐隐散发出浓郁的香味,叫人恨不得赶紧一口吃了咽下去。
事实上叶弦歌也确实这么做了。
她低头,一口咬在酱肉饼上面,接着嚼了两口。
两秒后。
“呕!”原本被她吃掉的一口酱肉饼,一下子全部被吐了出来。
她把手中的饼一下子丢到地上,接着疯狂干呕。
“咳咳——!”边吐还边咳嗽。
小半刻后,她终于缓和下来。
地上和被子上被她丢掉的酱肉饼已经因为离开背包时间过久自动消失了,但刚才的味道却一直残留在她的口中。
深吸了口气,叶弦歌伸手拿起床边香几上放着的盖碗,猛地喝了口水后,才喘着气冷静下来。
抹了把脸,叶弦歌甚至不想回忆刚才那酱肉饼的味道。
她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玩家要万人血书留下这个东西了。
因为这玩意,真的非常适合用来整蛊别人。
比如说,在给别人做小吃的时候,往里面掺点这酱肉饼,到时候再骗别人吃下去,那感觉——
嘶。
叶弦歌倒抽口凉气。
她没穿越前,网上曾经有人做测评,评出了最难喝的几种饮料。
其中崂山神水和格瓦斯高居榜首,叶弦歌没有那种勇气去试喝,但也看过别人的形容。
夏天被汗水浸透又干掉的凉席的味道。
如果说以前的叶弦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那她刚刚就感受到了。
而且更上一层楼。
她觉得那个酱肉饼,简直就是这些饮料的结合体。
那味道已经让她无法形容。
“叫你手贱!”她一边说着,一边往自己的手上拍去。
然而她一共就两只手,一只拍另一只,看上去就特别像鼓掌,看上去极为怪异。
因此当落冬带了端着午膳的小宫娥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自家娘子靠在靠枕上,两只手不知在做什么。
“娘子。”落冬有些不解地眨了眨双眼,“您在做什么?”
“……?”
叶弦歌的手停在半空中,然后转过头,正好对上落冬的视线,接着两个人凝视着对方,面面相觑。
场面一时有点尴尬。
半晌后,叶弦歌收回手。
“不知怎的,忽地觉着手心有些不适,便轻拍了拍,看能不能缓解些。”
说这话时,叶弦歌内心有点心虚,但面色却瞧不出什么端倪。
好在落冬听了也并未多想,只是听得她说不适,便步履匆匆地上前来。
“想是那日跪着,不知何时伤了手的内里,眼下才会觉着疼了。”
她走到床边,先是吩咐那两个端着午膳的小宫娥将东西放在床前的香几上,接着方续道:“娘子眼下觉着如何了?若是还觉着难受,奴婢这便叫人去尚药局请医佐来。”
她心中是真的着急。
原本自家娘子腿上的伤就已经很严重了,若是手上再落下什么隐疾,那日后可如何是好?
而见她这么紧张的叶弦歌,心中不禁更心虚了,并且还生出了点愧疚之感。
她原本只是为了掩饰随口一说的,没想到会引得对方这样上心。
叶弦歌这个人,小动作特别多。比如现在,她就下意识地想挠头,但手刚抬起一点,就想到眼下自己的身份,于是赶紧把手又压了下去。还在落冬并未在意她的这个举动,只是一心看着她。
“无碍。”强忍着心中的不好意思,叶弦歌开口道,“只是方才觉着不适,现下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落冬一听才放下心来:“这便好。娘子若是觉着哪里不***了一定要告诉奴婢……”她说着,似是想起什么事,忙着道,“奴婢该死,竟忘了眼下应是娘子换药的时候了!”
说着赶紧转过身子,去把原本就备好的伤药从妆奁台上拿来,接着伸手。
“娘子且忍忍,伤药的时候可能会有些疼,医佐说了,您这腿伤得有些重,需要下猛药方能养好。奴婢会轻着动作的,若是您实在疼得受不了便说出来,奴婢就……”
落冬边说着,边把盖住对方腿的被子拿到一边,接着小心翼翼地将对方中单裤腿掀起。
她的动作极为轻缓,因为知道自家娘子伤得极重,生怕弄疼了对方,可当裤腿被掀至膝盖下方一点时,她的动作却突然顿住了。
“娘子,您的腿……好了?”
叶弦歌不明白对方的意思,只是不经意不经意间看了眼自己头顶。
一个吃了酱肉饼后的增益BUFF飘在半空中。
叶弦歌:完蛋……

全后宫没一个能打免费阅读

虽然知道酱肉饼的增益状态是暂时性消除身体上所有伤口,但叶弦歌刚才真的忘了这一茬。
因此当她听了落冬的话后,又抬头看到自己头顶的增益BUFF,整个人一下子反应过来。
“嘶——”似是被对方指尖碰到的地方觉得疼了,叶弦歌抽了口气,接着将腿往后一退。
“娘子?”落冬有些不明白,疑惑地看向她。
叶弦歌眉间轻蹙,半刻后方道:“许是牵扯到伤势了,觉着有点疼。”
落冬一听便将方才看见的忘之脑后。
“都怪奴婢!”她忙着道,“这下不好了,医佐当时特意叮嘱了,若是实在疼得厉害便不能上药了。”
先前原主处于昏迷状态,叶弦歌便不知道这事,眼下一听,双眸忽地亮了。
“既如此,便等等罢。”她道,“横竖不急在这一时。”说着一顿,半刻后方续道,“午膳都有些什么?我有些饿了。”
落冬听了忙绕到床头的另一侧。
“因想着娘子您身子未好,便吩咐了小厨房做了些清淡易克化的端了来。”
说着将香几上的食物拿起来。
叶弦歌一看,自己没认出来,倒是那就几个膳食上面浮现了淡淡的几个字。
由放在最里面的秘色瓷小碗一直看到托盘边缘的同样秘色瓷盘碟上,分别是“松茸鸡丝粥”,“水明角儿”,“紫云汤”。
看着系统自动帮她识别的食物,叶弦歌一时间又有点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玩游戏还是真的穿越了。
“娘子……娘子?”见自家娘子忽地望着这些食物不说话,落冬便唤了她两句,接着就看见对方收回视线。
“小厨房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叶弦歌唇边带上一抹清浅的笑容。
虽则只是个低位小宫嫔,但原主在这永绥殿的东偏殿中也有自己的小厨房,只是因着位份不高,又不受宠,故而小厨房的厨子手艺也不太好便是了。
倒不若宫外一些有名气的酒楼中大厨的手艺。
同尚食局的那些女官便更无法相提并论了,原本似她这样的小宫嫔,身边跟着伺候的宫人内侍都是六尚局那边教考筛下来,但不愿去旁的地方做杂事,塞了些钱来了她们身边的,自然也不会多优秀。
原主有个做事伶俐仔细的落冬已经是撞了大运了。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原主小厨房的厨子手艺不算太好,但比起叶弦歌自己,那倒是高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
毕竟作为一个天天沉迷游戏的网瘾少女,叶弦歌一日三餐都是靠点外卖解决的,自己能炒个西红柿炒蛋就已经可以出去吹好几天。
因此她说小厨房那句话倒是真心实意的,只是落冬听后以为她觉着这些膳食瞧上去太过清淡没有胃口。
想着自家娘子身体要紧,落冬思索半刻,接着道:“娘子,若是您觉着没胃口,不若告诉奴婢想吃什么,奴婢这便叫了人去尚食局找掌膳女官,那有个掌膳名唤苍夏,乃是奴婢同乡姐妹,奴婢可以叫她替娘子做几个合口的膳食。”
其实宫嫔都能叫六尚局的人做事,毕竟对于六尚局的人来说,她们这些人位份再低也是主子。
只是原主自己不愿意这么做。
她自入了宫便一直随居在永绥殿,之后季淑容成了主位后,她便愈发为对方所不容。因着不喜她,季淑容便总是叫人注意着东偏殿的动静,若是她稍稍有点动作了,季淑容那边就会摆出主位的架势将她压下去。
不拘是训斥还是责罚,总归是冲着打消她一切念头为目的。
这便造成原主逐渐养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性子,日子长了,就连叫人去尚食局吩咐几道膳食这样的事都尽量少做了。
身为原主的大宫女,落冬自然知道她的顾虑,因而眼下说出这话的意思便是告诉叶弦歌,叫人去尚食局找苍夏是悄悄去,不会让旁人发现了。
叶弦歌只是没有原主受伤昏迷这段日子的记忆,但前面的还是很清楚的,因而听后便有些心动。
她是想尝尝,传说中尚食局的手艺。
但……
抬头看了眼自己头顶的BUFF。
刚才那点时间,才过去了三十分钟,也就是说,还有三十分钟才能结束。
想了半晌,叶弦歌最终道:“罢了,我也不是觉着小厨房做的不好。既然都已经端了来,不吃岂不浪费了?将那粥拿过来吧,我自己用。”
现在她说要用膳,照着这个速度,吃个半小时不过分,落冬自然也不会想到再来看她的伤口。
但若是她应了去尚食局叫人,一来一回肯定不止半小时,但要是这段时间内,落冬突然想起刚才伤口的事,她怎么解释?
还不如现在给自己找点事情,把刚才的破绽遮掩过去,等半小时过后,膝上的伤自然会显露出来,届时还不是随她编。
见她坚持,落冬也不便再说什么,低低应了声后,方伸手将那放在最中间的鸡丝粥拿起,正要喂对方时,忽地想起对方说的要自己用,便两只手端着递至叶弦歌跟前。
方才是离得远了,眼下凑近一闻,叶弦歌发现这粥的味道还挺香的,尤其是现在这个身体确实大半日未曾用膳了。
她自己端着小碗,慢慢地吃了起来。
别说,还挺好吃。
这是吃了一口后叶弦歌的感觉。
煮粥的米是精米,松茸和鸡丝同熬得浓稠的粥混合在一起,显出了不同的风味,虽则刚一入口便都化开了,但口齿之间那种香软之味却经久不散,令人回味。
叶弦歌本身是个吃东西比较喜欢重口味的人,哪顿要是没了辣椒就觉得吃不下饭,因此也不怎么爱喝粥。
但眼下这个鸡丝粥却意外地让她觉得好喝。
想到原主记忆中还觉着小厨房的人做的膳食不好吃,叶弦歌顿时意识到,自己以前点的那些外卖作用就真的只有果腹而已。
尤其是和刚才那个酱肉饼比起来……
人家这才叫过日子呢!
心中暗自赞了声,叶弦歌又默默喝起粥来。
因着怕被瞧出端倪,叶弦歌特意没将粥喝完,不过喝了一小半便放下了,接着又接过落冬递过来的筷子,夹起一旁放着的水明角儿。
虽然觉得这膳食好吃,但叶弦歌也没忘了正事。
她一边吃着,一边时不时注意着自己头上。
因为她本身存了拖时间的心思,所以一顿午膳真的足足用了半小时。
直到头上的BUFF到了最后一秒,然后闪动着慢慢消失不见后,叶弦歌才放下手中的筷子。
“我用好了。”她道,“撤了吧。”
虽然吃了半小时,但为了符合一个病中之人的形象,托盘里的菜她其实也没吃多少。因而便导致了落冬听了她说撤了这话后,面色显得有些担忧。
“娘子,您便是没胃口,为着自己身体也要多用点,不然何时才能痊愈?”
她看着叶弦歌的眼神中满是担心,但对方却只是身子往后面靠着,一言不发,显然不想再吃。
见状,落冬只得暗自叹了口气。
“那晚膳时奴婢再叫小厨房做些开胃的膳食吧。”
说着便看向候在一旁的两个小宫娥,叫她们上前把已经动过的膳食撤了下去。
而原本只是稍稍演一演,想着对方再劝她一句就答应继续吃的叶弦歌顿时哽住。
看着被两个小宫娥端走的膳食,叶弦歌心情复杂。
……落冬你真不专业,也不知道多劝几句!
眼见没得吃看,叶弦歌也就干脆不惦记。
反正已经拖过了BUFF时间。
于是同落冬又说了几句后,叶弦歌主动提了句,觉着膝盖上的伤没这么疼了。
落冬一听,便忙着道可以趁现在替她换药。
叶弦歌当然不会拒绝。
于是当落冬再次将她中单的裤腿掀起来后,便看见还是记忆中狰狞可怕的伤口。
果然还是自己方才看错了吧。
见状落冬心中自己念了句,接着便拿起一旁的伤药,小心替叶弦歌换了起来。
许是怕又弄疼了她,落冬的动作极为轻柔,平日里不需要多久时间的事情,今天愣是用了半柱香的时辰,及至最后一步完成,落冬方松了口气。
“娘子这伤口虽瞧着还是吓人,但比起前两日倒是好了不少。”她边说着便将堆放着的伤药收拾好,“娘子这些日子只要安心静养,应当不用多久就能痊愈了。”
叶弦歌安静听了,待对方说完后才开口道:“这段日子倒是辛苦你了。”
原主不过是个位份不高又不得宠的小宫嫔,可落冬身为原主的大宫女,却从未觉着在原主这里没有前途,也从没想过要离开另谋生路,只是把原主当成自己主子,一心一意地伺候对方,为对方着想。
像原主昏迷着几日来,东偏殿中有个别宫人觉着前程无望,便动了心思要离开,被落冬察觉后,都是落冬一力压下,接着将那几个动了心思的一一惩治了。
叶弦歌看得出来,落冬是真的眼里只有原主这个主子的。
听了她的话后,落冬先是一怔,半刻后回过神来,正要开口时,便听得殿外传来一些动静。
她刚回过头,便见着一小宫娥匆匆进了寝殿。
“娘子,淑容娘娘那边的融露来了。”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