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是要被标记的(乔方临江裴)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O***是要被标记的(乔方临江裴)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乔方临江裴,O***是要被标记的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乔方临是个Omega,标签性冷淡,能打,长的好,装beta他身形纤瘦修长,眼角一颗泪痣和白的晃眼的皮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乔方临江裴,O***是要被标记的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乔方临是个Omega,标签性冷淡,能打,长的好,装beta他身形纤瘦修长,眼角一颗泪痣和白的晃眼的皮

乔方临江裴小说简介

接下来的时间,只要是七班的学生,都能***的发现转学生江裴和乔方临不对付——班级就这么大,同学都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但一向算是比较和悦的乔方临一见到甚至是一听到江裴的名字,脸色都会变的有些微妙。不能说是生气吧,但眉眼之间好像总有那么一种淡淡的不屑似的。
江裴更不用说了,本来就冷漠至极的一个人,转学过来一周了,都没人能主动跟他搭上话。只不过这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坐着,虽然看不顺眼却也没发生什么冲突。围观的同学看了一阵发现没热闹,就也没那么一腔热忱了。
但月考过后,同学们倒是知道班主任老徐为什么如此容忍纵容江裴‘放肆’的原因了——江裴考了全年级第一,力压蝉联了三四次榜首的前任状元,隔壁班的宣梓奕。
老师最爱的就是学霸,江裴这成绩耀眼的堪比非洲钻石,老徐能不稀罕么!
“啊啊啊啊!”校园栏公告的年级大榜上,好多女生围着花痴:“那个新来的转学生江裴也太厉害了,长得帅成绩还这么好!”

O***是要被标记的乔方临江裴全文阅读

“岂止啊,他还是个稀少的alpha呢!”
“我天,真的假的?”
“是啊!六班的校花叶晴晴,据说正在追他呢!”
“切。”乔方临也在看成绩,听到周围的窃窃私语不禁嗤笑了一声,对旁边的庄新飞吐槽着:“这帮小丫头片子,真肤浅。”
庄新飞:“叶晴晴也肤浅?校花哎。”
“校花又怎么了?”乔方临一挑眉,拉着庄新飞穿出人群,边走边自信满满地说:“校花的眼光也不过如此,不及我万分之一。”
“次奥。”庄新飞快被他恶心吐了:“你有什么眼光啊?”
“我一眼就看透了江裴那家伙龟毛的本质!”
路过的江裴正巧听到最后一段,脚步一顿,回头眼睁睁的看着乔方临和庄新飞勾肩搭背的走远。这话他听了本来是应该生气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想笑。鬼使神差的,江裴走到了刚刚乔方临站过的位置,肉眼一扫就看到了他的大名——倒数,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学渣。
就这个成绩,还好意思批评自己呢?
江裴再定睛一看,却有些愣了——乔方临,数学:1分?!十道选择题他是一道题都没蒙对么?
周围有学生注意到了江裴的身影,都知道榜首状元来了,窃窃私语的声音更大了一些。江裴浑然不在意,认真思索着人类的数学为什么可以考到1分的问题,鼻尖却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奶油味。
这味道跟他刚来的那天在教室闻到的差不多,又是乔方临身上的味道,难不成他随身带着蛋糕到处偷吃么?江裴嗤笑一声,觉得乔方临这人真是幼稚极了。成绩这么差,还能没心没肺的偷吃找茬呢。
正巧公布成绩后第一节课就是数学,因为谢顶有着谢顶何外号的数学老师夹着书和一摞卷子走进来的时候面色铁青,显然是被这次考试成绩气的不轻,锃亮的脑门几乎快要冒烟了。他把卷子摔在讲台上,伴随着‘砰’的一声就开骂:“看没看你们这次成绩?真是给我丢人啊!你们脑子是猪饲料喂养的么?复习过多少遍的题都不会!重复问题一错再错,到底还有没有一点进取之心?!”
众学生习以为常,默默的听着——数学老师一向暴躁,在考完试这两天尤其,他们都习惯了。谢顶何骂了足足有五分钟才觉口干舌燥,他轻咳了两声去够茶杯:“课代表,上来读卷子分数,从高到底连人带分一起读!我要让你们当众听到自己分数,感到羞耻,进行反思!”
江裴:“......”
他闻言烦躁的偏了偏头,在班级学生的目光里站起来走向讲台——他一向不爱出头,但谢顶何选课代表只看成绩,谁让他数学分数是全校第一呢。
江裴无奈的站在讲台拿过一摞卷子,机械的从高到低念,声音平板机械,犹如公***刑一样:“江裴,149,徐梦,145,何光涛,138......”
谢顶何这招最绝的是念到名字的同学还得去上台取卷,考的高的也就罢了,分数低的去取卷的时候几乎都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尤其是不少女生,一见是江裴阅读着自己的差成绩,脸上红的都快要滴血了。
然而江裴从始至终都麻木不仁的念着卷子分数,淡漠的眼神从来不在任何人身上停留,直到念到最后一名的时候,眼神和声音才出现微微的波动:“乔方临......1分。”
其实这个他都有点不想念了,江裴生性淡然,从来没有过替人尴尬的感觉,也不知道那是种什么滋味。但这一刻,他似乎隐隐约约有些体会到了。而且不光是他,整个班级的学生听到这个分数几乎都有些震惊。
“一分?!”有人甚至还叫出了声:“卧槽不会吧,真的假的?”
“乔哥这是没做卷子么!?牛逼啊!”
就连谢顶何再次听到这个分数,都被***的一口茶水喷出来,大怒的捶桌:“乔方临!还不上来取卷子?你是怎么考的?!”
对这个分数,最淡然的反而是当事人乔方临了。他被召唤了之后就三步两步的跑过去要取自己的无字天书,脸上笑眯眯的:“哎呦,何老师,我这次真的......题都不会。抱歉抱歉,拉低全班平均分了。”
谢顶何大怒:“你还敢说!乔方临,你真好意思!猪脑子都比你好使!”
他被教训的很惨,脸上也可怜兮兮的。可江裴微微一低头,看到的却是乔方临眼底一丝不以为然的戏谑......他压根没把老师的教训放在心上。江裴眉头微蹙,多少有点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的脸皮会这么厚。
一恍惚,手中的卷子就被一节白皙骨干的手指抽走了。江裴抬头,对上乔方临似笑非笑的眼神:“怎么,不舍得给我啊?”
江裴忍不住瞪了他一眼,结果张了张唇还未等说话,旁边的谢顶何就又怒了:“人家还能不舍得给你?乔方临,你仔细看看江裴考了多少分再说话!你这卷子有一点价值么?给人家上厕所当草纸都没人稀罕!”
“老师,还是有点用的。”乔方临看着谢顶何,一脸严肃:“我这一分给了江裴,他就满分了,不也有价值么?”
全班就他们两个,加起来刚好满分呢。
所有同学包括老师,都被乔方临的厚颜无耻的自嘲惊呆了,一秒过后便哄堂大笑。只有江裴站在讲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唇角噙着一丝笑意的乔方临,目光幽深,不知道在想什么。
......
乔方临下课去洗手间抽烟的时候正巧接到了沈涛的电话,看着屏幕上一闪一闪的名字,他犹豫了一下,掐灭了烟头躲到里面的隔间才接起来。
沈涛:“方临,最近忙呢?”
乔方临抿了抿唇,不自觉的压低了声音:“涛哥,你这是......又有活了?”
沈涛笑了两声,直接给了他一个地点和价格:“十点,来不来?”
不得不说,听到那个价码乔方临有些心动,虽然他最近不怎么缺钱,但能多赚一些总是好的嘛。权衡片刻,他痛快的答应了下来:“成,我准时到。”

乔方临江裴免费阅读

晚上去见沈涛的时候,乔方临特意带上了抑制剂。虽然alpha的比例少之又少,但沈涛那里都是人高马大的打手,气势十足,想必不少。若真是被哪个alpha感应到他身上的信息素,那就糟糕了,还是有备无患的好。
作为一个omega,很麻烦,平日里要应对很多的突发状况。但乔方临唯一庆幸的一点就是他是个性冷淡,虽然是个omega却十分能抑制自己,若不是受伤了或者太累了的时候,基本上是不会释放信息素的。
可能正是因为这一点的原因,乔方临虽然胳膊腿都属于精瘦的类型,但力气却并不小,很久之前就跟着沈涛一起当打手,挣这个玩命钱了。
“嚯。”沈涛是个染着银白色头发的杀马特,比乔方临大不了两岁,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不念了,稚嫩年轻的脸上满满都是社会流氓的神色,很老道的拍了拍乔方临的肩:“你小子,多久没出来了?”
“呵呵。”乔方临也回以职业假笑:“高二了,课程比较紧嘛。”
乔方临是个标准的穷人,初秋的天气里寒风没那么重,至少不刺骨。他就简简单单的穿个白T和黑裤子就来了,细瘦的身形骨骼分明,背后的蝴蝶骨尖锐突出,显的格外***。露着一截踩着破旧球鞋的脚腕,白的晃眼。
沈涛旁边站着一个足有一米九高的男人,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走吧。”沈涛按例递给乔方临一个头盔,拎着摩托车旁边的棍子就走了出去。
今天是混战,不像往日教训一个人那么简单,对方也来势汹汹的找来一群人。混战之中乔方临后背和手臂各自挨了一闷棍,快要断裂似的疼,死死咬住牙关闷哼了下,没失态的叫出声音。等到他按照雇主的要求,把对面中间那个站在ace位置黄毛一拳打掉了一颗牙,这片混战才算结束。
“呼。”沈涛重重的松了口气,欣喜的看着对面的乔方临:“方临!幸亏有你,要不然今天真是麻烦了。”
乔方临忍着疼痛笑了笑,实际上伤处已经疼的发木,脸色开始苍白了。
“对了。”沈涛从口袋里拿出一信封的钱递给他,还挤眉弄眼的笑道:“我兄弟,雷子,对你有意思来着。器大活好的纯A,怎么样,考不考虑?”
他边说,还边伸出大拇指朝着身后的方向指了一下——所谓雷子正是刚刚那个190的男人,面容坚毅,眼神黑黝黝的阴沉。
乔方临没想到会有这么尴尬的后续,忙不迭的摇了摇头,拒绝了这个‘器大活好’的烂桃花,戏谑的回了个玩笑话:“不了涛哥,我可没那么欲求不满。”
他在外人眼里还都是beta的形象呢,沈涛听了噗嗤笑了一声,也没有逼他。
“对了涛哥。”乔方临把钱收了起来,看着他说道:“下周我们学校就开始要求强制住宿,我恐怕是没什么机会出来了。”
“啊?”这个消息对于沈涛可是晴天霹雳的,乔方临下手又狠又灵巧,还事儿少话少,实在是个再优秀不过的打群架的帮手。如果之后没时间过来不免可惜,他失望的问:“怎么这么突然?”
乔方临耸了耸肩:“没办法。”
“的确。”沈涛叹了口气,又说:“那以后哥有麻烦的场子拜托你,你可得出来帮忙。”
“呵呵,必须的。”
好一顿周旋之后,乔方临才身心疲惫的回到了租住的地下室,回去之后他才发现信封里的钱是两千五,并不是之前说好的两千块。沈涛多给了五百,算是辛苦费么?乔方临眉头微微一动,心情有些复杂——其实他刚刚说的话并不是骗沈涛。
九中教学理念严,的确要求强制住宿,一天留在校内的时间更长,但他想从沈涛那里脱身也是真的。其实住校对他而言反倒是件好事情,租金比起宿舍费可要贵的多了,他能省一大笔钱呢。
虽然他乔方临是个学渣,可也得攒钱上大学不是?他迷迷糊糊的想着,带着一身的疼痛枕着刚刚洗完还湿漉漉的头发就睡着了。
作死的代价就是第二天毫不意外的感冒了,omega在感冒的时期身上的信息素会格外浓重的发散,导致乔方临不得不把抑制剂藏在身上以防万一,一整天都有些做贼心虚的小心翼翼。
“乔乔啊。”庄新飞咬着笔杆,看着他长吁短叹道:“我记得你是铁人来着,怎么还感冒了呢?”
“......别废话了。”乔方临额头的高温烧的脸上都通红,无力的趴在桌子上,两只眼睛水润润的瞪着他,粗暴的骂道:“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庄新飞理所当然的道:“我夸你是铁人呢!”
乔方临□□了一声:“你去帮我买点......”
“庄新飞!”药这个字还没说出口,偷摸看手机的庄新飞就被后门趴着的老徐抓了个正着,吓的乔方临立刻把后面的字咽了下去,差点咬到舌头。
无力地看着庄新飞哭丧着脸被老徐揪着耳朵拖出去教育,乔方临真感觉自己挺倒霉的。
前后左右也就庄新飞能一个人逃课出去给他买药,还被揪走了。能怎么办呢?哎,挺着吧。乔方临趴在桌子上闭着眼睛眯着,听着英语老师的话正好当催眠歌。
他身后的江裴是全市英语状元,对于这种小儿科不屑一顾,百般聊赖的翘着二郎腿,平日里只盯着桌面的眼睛不自觉的转移到了乔方临的背影上——这家伙不太对劲儿,就连趴着的***都没有平日里的张扬肆意,好像周身裹着一层淡淡的乌云似的。
他肯定是感冒发烧了,瞄到乔方临烧的通红的侧脸,江裴默默的想着,修长的手指不自觉的敲打着书桌抽屉里的感冒药。
然后......江裴也觉得自己大概是没事儿闲的。
下课的时候乔方临已经烧的迷迷糊糊了,无力的跑去洗手间用凉水洗了把脸清醒片刻,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桌子上多了一小瓶感冒药。
唔?这是谁给他的?乔方临忍不住诧异的四下张望了一圈,却发现大家都在自己干自己的事情,没人朝着他这边看。
哇,是哪个小天使做好事不留名啊?乔方临忍不住笑了,心情很容易的快活起来,拿起瓶子的时候***的闻到了上面一股淡淡的薄荷味,很清新。
而且......还有一股很淡很甜的草莓味,就像清晨刚刚采摘下来的一样。

小编推荐理由

O***是要被标记的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