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纪振邦江昭)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纪振邦江昭)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完整版《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裴逐灯,主要人物是纪振邦、江昭,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全文免费阅读主要讲述这次轮到汪如晦微征,他神色莫测带着几分探寻打量她,像看到了什么十分有趣的东西。

小说介绍

完整版《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裴逐灯,主要人物是纪振邦、江昭,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全文免费阅读主要讲述这次轮到汪如晦微征,他神色莫测带着几分探寻打量她,像看到了什么十分有趣的东西。

纪振邦江昭小说简介

礼部尚书谋逆满门抄斩,下狱那日,才貌冠绝京城的尚书长女江昭跪在地上垂眸,却听见,“跟我走”。抬头,那位西厂督公汪如晦正睥睨着她, 江昭被藏于府中,每日陪伴在汪如晦身边。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全文阅读

汪如晦看着她一字一顿,眼神毫无波澜,“从今以后你跟着我,你不再叫张陵均,你叫江昭,我会教你计谋武功,你要为我所用。”
“好”,这声答得斩钉截铁,张陵均此时已收了眼泪,脸上只剩冷漠坚毅。
不用问,她当然想活。
这次轮到汪如晦微征,他神色莫测带着几分探寻打量她,像看到了什么十分有趣的东西。
“刚才不是还想杀我?现在又这么果断?”
“不过试试而已。”
汪如晦挑眉,“杀了本督,你一个罪臣之女又能去哪?难道要流落江湖漂泊?下次动手前先想清楚。”
这就已经教上了,可见汪督主当真是个好老师。
“督主此言差矣,如果成功,我可以提着您的头去找十三王爷收留,他一定乐意要下这份见面礼”,张陵均似有挑衅地瞧一眼汪如晦,十三王爷李长铎是朝中清派核心人物,不与阉党同流合污,素有贤名在外。
汪如晦又一次原谅张陵均的冒犯,眼神玩味垂眸瞥她一眼,“为了自己的前途就要拿本督的命当投名状,好狠的心肠。”
张陵均深吸一口气,“汪督主为了前途构陷忠臣制造冤狱心肠可真善得紧。”
汪如晦表情似有疑惑,“哦?哪位忠臣?”
其实张陵均也不知,她不过拿外界传说来讽刺汪如晦一句而已,此时有些无言以对,汪如晦又说一句,“一个阶下囚三番五次出言讥讽本督,你是不是真的不怕死?”
“怕,但督主又不会杀我,索性逞两句口舌之快,明天成了督主手下总不好再侮辱自己主子。”
伶牙俐齿,即便跪在地上也不愿在嘴上落下风。
汪如晦笑笑,又蹲下去看她,“原来是有恃无恐,但这世上能让人生不如死的法子有很多,尤其你生得这样好,更该学乖一些。”说着伸手拂上对方鬓角,略带凉意的手指从张陵均脸侧滑过,眼神轻佻却含有十足威胁意味。
张陵均觉得这一刻汪如晦才真的让她生些寒意,撇过脸去,“督主总该理解理解我这个家中刚遭难的小姑娘,情绪激愤些也是有的。”
打不过就加入,张陵均一贯能屈能伸。
“本督当然理解了,只要你乖,本督会疼你的”,似真的有疼惜,汪如晦又抬起对方下巴,手逐渐***将对方拉到自己面前。
张陵均则不为所动地继续发问,“督主留下我要怎么给皇上交代?”
“我会找一同龄女子的尸体带回去,说你一时不能接受家中逢此大变触柱而亡。”
“父亲他们呢?”
“你父兄会被带回诏狱等候问斩,你妹妹收入役司库,将来卖入青楼或被哪个贵族收留。”
旋即松开手任张陵均跌坐在地,她前一刻祈求奇迹出现,下一秒幻想被宣判死亡,不自觉伸手扯住汪如晦衣角 “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汪如晦声音带一丝笑意,“哦?这也不能怪到本督头上来吧?是皇帝下的旨,是皇帝要杀你全家”,语气逐渐加重,念白一般读出杀你全家四个字,又像是意识到自己刻薄,而后放轻声音收回眼神,“我只不过是个办事的,今天保下你,已是欺君死罪,你还想如何?”
张陵均这时才抬头认真看了汪如晦的样子,正是日暮时分,本该倦鸟归林莺啼迤逦,此刻却只有几声乌鸦凄厉叫声在头顶盘桓,天边金红与遍地殷艳惨然相映,竟有别样绮丽。
夕阳落在汪如晦身后,逆光加深他的轮廓,他此时神色幽暗身姿雍容,着一身黑红攒金官服正立在这幅画中央,用他的出众姿容为这幅画点上最后一睛,与眼前场景一同刻在张陵均心中,很久之后她才明白,原来那个叫作——“永驻心间”。
说汪如晦是凭着美貌得了吴贵妃和皇上青眼,这话自然有夸大之嫌,但他的确有祸国容貌,两人脸上都有十成十攻击性,但张陵均的美常被认为是剑走偏锋因而不祥,他不同,曜花瑰妩皎霞朝升。眼皮褶子不止一层,略带桃花又微微上挑,抬眸似鹿垂眼像狐,眉毛斜飞入鬓,脸上自带一股只可远观的不怒自威。
而皮肤却是种近乎病态的白,这又让他乍看起来有几分孱弱,当然,只不过是一瞬的错觉。即便是见惯美人的张陵均,也不得不说一句人间殊色,至为罕有。
“为什么选中我?”张陵均已从地上爬起,她不喜欢仰视着任何人说话。
汪如晦眸光闪了闪,掠过话锋没答她,“你最好听话,你的命现在握在你手里。”
“我想先回屋拿些东西”
“去吧”外院围墙上蹲了数十个黑衣人,其中一人压低声音说“少主,汪如晦也要带她走,我们上不上?”
另一长着双笑眼的年轻男子微微摇头,“算了,我们打不过汪如晦,这几个月已折了数十个弟兄在他手里,我们撤。”
“那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来日方长,再寻机会吧。”
院内,张陵均回到屋中将母亲唯一的遗物——一本唐代诗集带在身上,又收拾些旁的杂物来磨蹭,汪如晦在院中缚手而立并未看她,这会儿若是逃,能逃得掉吗?想法刚生,那头就听见一句,“你最好别动歪心思”,汪如晦语气十分平静。
被人戳破心事,张陵均只能走出屋子来,汪如晦已转过身向门口去,张陵均又回头看一眼自己家的院子才跟上去,门口已停好轿子。
“上去”,汪如晦并未看她,
张陵均跪久了,腿仍是麻的,只能手脚并用往轿子里爬,汪如晦默了默,伸出一只手托了她一把,她才坐进轿子,随后汪如晦也进了轿子,周围的厂卫都有些惊讶,私下悄悄交换眼神,
”督主不是有洁癖不爱与人接触的吗?“
相顾无言各有心思,张陵均不认为自己有什么特殊之处,被杀的那些个朝臣家里皆有女儿,她纵有才名在外,会写些骈文散句,也不足以让汪如晦冒着欺君之大不韪保下她,但到底这筹谋又从何而起呢?她一时也想不通,只能作罢。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免费阅读

汪如晦斜靠在坐榻上拿了块布子擦拭自己食指上的金扳指,张陵均与他距离近得能闻到这位西厂督主身上的熏香,她手里还攥着那块对方递给自己帕子,上面沾了血,她也不好再还给对方,只能先塞进衣服里揣着。
轿子不算太宽敞,汪如晦坐姿又不十分规整,她只能尽力缩起身子不碰到对方,汪如晦扫了她一眼,“你不用这么害怕,我不会把你怎样。”
她不是害怕好吗?但只能点点头,“嗯,我省得了。”
轿子突然停下来,汪如晦默了默看向张陵均,示意她低头蹲下,张陵均照做后他掀开帘子往外看, “王爷”,汪如晦轻轻点点头问候对方。
对面传来一年轻男子声音,“汪公公,这是刚从张家出来?”
明德帝诸位兄弟大多住在封地,只有十三王爷得他信任还留在京城,这位该是十三王李长铎。
“是,王爷呢。”
“小王刚从宫里出来,皇上对六哥的事忌惮得紧,召了小王去问话。听说张家的小女儿张乐竹还没满十四,公公打算如何安置她?”
“按律该没入役司库”,汪如晦声音始终淡淡。
“好,小王省得了,公公为何孤身一人?”
汪如晦答道,“张远山的事出了些乱子,下官留下来处理,就先让他们押着其他人回去了。”
“什么乱子?”对面的人似乎非常感兴趣,锲而不舍地追问汪如晦。
“张远山的长女自戕了,下官留在张家处理这事耽搁了些时间。”张陵均蹲得难受,心想这王爷话如何这般多,真是啰嗦。
“原来如此”,对面顿了顿又问,“汪公公轿中只有汪公公一个人?”
江昭蓦地抬头看汪如晦,有些惊慌,听说十三王武功不俗,这么近的距离能听见两个人的呼吸一点也不奇怪。
汪如晦只是对她笑笑,“自然只有下官一人,王爷以为如何?”
对面紧追不舍,“小王为何听到两人呼吸?”
“王爷听错了。”
“是吗,那汪公公可否下轿让小王看一看,小王也好安心,都是为了江山社稷,希望公公能理解。”声音谦卑,如传言一般温文,却每一个字都暗含杀机。
但汪如晦依然气定神闲,他只是有些可惜地瞥了李长铎一眼,“可是下官理解不了怎么办。”
这句呛声让空气陷入凝滞,张陵均在心里惊讶,面对亲王,汪如晦居然还是如此狂妄。
对面的人似乎也不知怎么接下一句,沉默一瞬,”那小王就只能冒犯公公一二了。”
说完就运气朝汪如晦轿子拍过来,企图让它四分五裂,张陵均感受到空气振动诧异地看向汪如晦,他又露出那种略带嘲讽的笑容,只抬了抬手就拦下李长铎奋力一击。
轿子一动不动,如果不是听到内力碰撞的金石声,张陵均几乎要以为刚才的气浪是自己错觉。
对面的人干笑一声,“早就听说汪公公武功了得,一直想切磋一二,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汪如晦只凉凉一笑,抬手掀起气流,下一秒对方轿顶砸在路边发出清脆响声,“二月风大,王爷的轿子该修了。”
李长铎暴露在二月的冷风里,脸上的温文尔雅终于挂不住,“汪公公未免僭越。”
“下官好害怕”,说完又看一眼黑压压天空,“看样子要下雨,王爷可得快些回王府,不然淋着了算谁的?”
张陵均有些想笑,她甚至能听见对面人咬碎后槽牙的声音,“公公今日辛苦,既是这样,那小王就不继续叨扰了。”对方将帘子落下说声起轿。
“好,下官告退。”这边也动了起来。
汪如晦将帘子放下来对张陵均说,“可以起来了。”
张陵均好奇,“督主不怕?”
汪如晦神色平静,“你觉得本督该怕什么?”
“王爷毕竟得皇上信重。”
“那又如何。”
“看来我因祸得福抱到一条邺朝最粗的大腿喽?”张陵均眸子精光闪烁。
汪如晦歪歪头看她,“只说有什么用,来做做看。”说着轻拍自己腿。
“督主……”
汪如晦正色道,“到了西厂你先自己在房中待着,我一会子要进趟宫,得空再过来找你。”
“好”,张陵均点点头又低下头开始看自己手。
轿子直接进了西厂内院,张陵均跟着汪如晦走到一间小院内,院门上书“杏苑”,院如其名栽满杏树,小却精致,倒也清雅。
“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吃的会有人给你送来。”
张陵均欠了欠身说“我省得了”,汪如晦便匆匆离开。
张陵均进屋坐下,房间倒是够大,和她从前所居也无甚不同,她趴在床上不知所措,今日一波三折,她此时惊疑不定满腹疑惑,又悲从中来。
从今天以后,这世上便没有张陵均,只有江昭,现下没有旁人,她可痛痛快快为家中罹难身份转换哭上一场。
汪如晦从内院出来后直奔乾清宫,江昭的事耽误了些时间,此刻得马上回去复命。
连过三日江昭已能在书架上抽本书来翻,她一向拥有坚韧内心和优秀适应力。
门外站了一个眼下有颗泪痣的白面书生,似乎掐着点而来。
江昭推开门,“你是……”
“西厂二档头谭决明。”
“原来是二档头,有什么事吗?”
“督主猜你也许会想去诏狱看一眼自己家人”,诏狱在西厂内,来回方便。
江昭有些愣,思量片刻,“好,请二档头带路。”
谭决明一直送她到诏狱内,在自己父兄监牢十步外站着,江昭提步上前,“父亲。”
张远山靠在墙边闭目,闻言才睁开眼看她,“你为何……”
“我来送您和哥哥最后一程。”
兄长张咏思也挪到牢门前,“妹妹,你怎会……汪如晦竟然留你一命?”
江昭看着二人心情复杂,“我也不知他为何留我。”
张远山冷哼一声,“他留你你就肯苟活?为西厂,为一个太监卖命?”说罢被张咏思扯一下袖子。
张咏思对她笑笑,“妹妹,好好活着,为兄想来没这个福气看你出嫁,你要珍重。”
江昭被这句珍重激出眼泪,扑过去隔着牢门抓张咏思手,“哥”。

小编点评

转眼间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