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爱上我(唐正叶可卿)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老婆爱上我(唐正叶可卿)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言情爆文《老婆爱上我》完整版全文已完结,唐正叶可卿是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讲述了:他是众人眼中花天酒地,无法无天的纨绔子弟,背靠庞大家族,失踪了几年如今重新回到了众人视线当中,一场婚约让他陷入了无穷无尽的

小说介绍

言情爆文《老婆爱上我》完整版全文已完结,唐正叶可卿是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讲述了:他是众人眼中花天酒地,无法无天的纨绔子弟,背靠庞大家族,失踪了几年如今重新回到了众人视线当中,一场婚约让他陷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当中。

小说简介

“臭娘们,你居然敢打我们,难道不知道我们是跟着***混的吗?是不是想死?”
朱莎听完,话也不说,上去就是一脚,直接将这混混的满嘴牙给踢碎,疼得他捂着嘴在地上连连打滚,痛苦不堪。
朱莎冷笑了一声,道:“你们这些垃圾,就会来欺负老实人!今天算是给你们个教训,赶紧滚!再让我碰见你们欺负人,下次直接把你们给废了!”

老婆爱上我全文阅读

朱莎这一腿,直接就将这名准备动手砸摊位的混混给踢得飞了出去,砰的一声,重重摔倒在地,昏了过去。
另外的混混看到有人动手,不由大怒,大呼小叫地举起手里的啤酒瓶和板凳,对着朱莎就招呼了过来。
朱莎冷哼一声,她是当年燕京军区某一部队***武的第二名,就算是特种兵跟她近身搏斗都不一定是她的对手,这些只会打烂架的小混混又哪里能打得过她?她用的是军体拳,出手凌厉而且霸道,基本上两招一个,或踢或打,或者用擒拿摔打,只是二十多秒的功夫,五六个混混就倒下了。
耳环青年杨明超一阵愣神,还没反应过来,后脑就挨了唐正一啤酒瓶,哀嚎一声,痛苦地扑跌在地。
朱莎斜睨了唐正一眼,没想到他居然出手打了个闷棍,还算有点血性。
“臭娘们,你居然敢打我们,难道不知道我们是跟着***混的吗?是不是想死?”
朱莎听完,话也不说,上去就是一脚,直接将这混混的满嘴牙给踢碎,疼得他捂着嘴在地上连连打滚,痛苦不堪。
朱莎冷笑了一声,道:“你们这些垃圾,就会来欺负老实人!今天算是给你们个教训,赶紧滚!再让我碰见你们欺负人,下次直接把你们给废了!”
朱莎是军队里出来的,下手自然很重,这些混混被打得不轻,有人甚至直接吐了血,爬起来之后,扶住伤势较重的兄弟,趔趔趄趄就跑得干干净净了。
“谢谢,谢谢你!”陈菁玉对着朱莎道谢,“请问你要吃点什么吗?免费请你。”
朱莎笑了笑,道:“那好吧,老板娘你就请我吃十个肉串好了!”
唐正放下了手里的啤酒瓶,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朱莎,这个女人的伸手很凌厉,而且站得笔直,一头短发将她本就凌厉的面孔勾勒得更加锋锐了,他从小就接触过不少军-人,唐家更是有不少军界的俊杰,自然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个女人恐怕是从军队里走出来的。
“哼,你一个大男人,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眼睁睁看着她被这些小混混欺负?”朱莎看了唐正一眼,不爽地说道,“如果不是看你最后有勇气给了那小子一闷棍,我今天连你也一起教训!”
唐正微微一笑,不以为意,感谢道:“谢谢你出手相助。”
朱莎摆了摆手,并没有透露自己身份和点破他身份的意思,只是淡淡地说道:“男人要有担当,就算打不过,也要勇敢出手!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那算什么男人?”
陈菁玉听到这句话,不由脸色发红,但却没出口说什么,而唐正也并无解释的意思。
陈菁玉给朱莎端上了一盘烤肉串来,朱莎将一张名片递给她,说道:“要是那些混混再来找麻烦,就打我电话吧!”
朱莎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女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得罪领导,最后还差点上了军事法庭,如果不是叶可卿保了她,恐怕现在正面临牢狱之灾呢。
陈菁玉千恩万谢地接了过来,将名片小心翼翼地收好了。
朱莎也不客气,拿着烤肉串就吃,大快朵颐,别说,这味道还真不错!
对于朱莎的身份,唐正心里多少有些***,觉得这女人的来历没这么简单,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帮陈菁玉打下手。
“刚才,谢谢了。”陈菁玉对唐正低声道,虽然唐正没能阻止那群混混砸她的摊位,但唐正能为她挺身而出,最后还打了那杨明超一闷棍,这让她对此很是感激。
唐正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又没怎么出手,你要谢也该谢朱莎小姐呢,多请她吃两串烤肉好了。”
陈菁玉眨了眨自己的眼睛,道:“嗯!”
看到她脸上的一道油污,唐正忽然很想伸手帮她擦去,但又怕她受到惊吓,还是硬生生忍住了,看着这么美丽的一个女人,被生活给无情地糟蹋着,这让他心里并不大好受。
朱莎吃完了烤肉串,满意地擦了擦嘴,扔下五十块钱,说道:“味道不错,以后我会常来光顾的!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这话,她也不顾陈菁玉喊她,转身就走。
她不急于一下子就跟唐正表明身份,而是打算慢慢调查唐正,看看他消失了这几年,到底是在做什么。
陈菁玉无奈地捏着这张五十块钱,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收进了钱包里去,人家帮了忙不说,而且还主动付钱,再说,这些烤肉并不值这么多钱。
一直忙碌到凌晨两点左右,唐正若是平日,早就回去了,但今天刚出了麻烦事,他不放心,所以就一直留在摊位这里等收摊。
陈菁玉知道他的想法,不过,也不说破,只是在心里暗暗感动着。
回去洗了个澡,唐正刚往床上一躺,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他急忙披上一件衣服,将身上的纹身遮掩住,过来开门,看到是陈菁玉,就不由问道:“玉姐,怎么了?”
陈菁玉歉意地一笑,道:“实在抱歉,我屋里的热水器坏了,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平日里,要是有什么东西坏了,基本上都是唐正帮她修。
去到陈菁玉的屋里,唐正检查了一下热水器,是混水阀出了问题,已经损坏了,无法修复,得重新买个新的安装了。
“那……我能到你那儿去洗个澡吗?”陈菁玉犹豫着问道,忙碌了一晚上,身上都是油烟味,如果不洗个澡的话,实在难以入睡。
“没问题。”唐正笑道。
陈菁玉抱着要换的衣服进了唐正屋里的浴室去,把门砰的一关,淅淅沥沥的水声很快就响了起来。
唐正听着隐隐约约传来的水声,不由有些口干舌燥,脑海当中竟然不由自主就浮现出陈菁玉那曼妙的身姿沐浴在淋浴当中的场景。
“滚滚滚,玉姐拿你当好人,你却偏要当混蛋!”唐正很不甘地拍了自己一把,迫使着自己平静下来。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陈菁玉才从浴室里出来,潮湿的头发耷拉在肩头,脸上的油污尽去,看上去干干净净,如***的芙蓉,一双洁白的小腿露在裙外,如洁白的莲藕,精致的玉足上镶嵌着如宝石般晶莹剔透的足趾……洗去了憔悴与油污的陈菁玉,美得让人心惊。
唐正看得都有些愣神,愣愣地问道:“洗好了?”
陈菁玉噗哧一笑,道:“洗好了!谢谢你了,小唐。”
说完这句话,她便红着脸颊,转身离开了唐正的屋,回去休息去了。
唐正回过神来,准备上个厕所再睡觉,便转身拉开卫生间的门走了***,刚一进来,却把眼睛瞪直了,洗衣机上竟然摆放着一只***白色的罩罩,看那规模,估计得有C?或者D?甚至更夸张的E?
鬼使神差之下,唐正便将手伸了过去,心里在这一刻猥琐地想着:“玉姐身上是什么味道,也不知道香不香……”
脑海当中有一个正气凛然的唐正在大声呵斥:“你这个混蛋,居然想着这些事情!”
另外一个猥琐的唐正对着那正气凛然的唐正拳打脚踢,极为猥琐地说道:“孔夫子说过,食色性也!拿起来闻一下是什么味道,有什么稀奇的!”
最终,正气凛然的唐正被猥琐的唐正给踩在了脚下,唐正的手也终于要伸到那罩罩上了。
然而,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刻,陈菁玉忽然去而复返,急匆匆地冲进了屋来,一把拉开门,顿时就看到了正伸手要去拿自己衣物的唐正。
唐正被这声音惊动,如被毒蛇咬了一口般闪电一样将手缩了回来,平日里厚脸皮惯了的他,也不由脸色发红了起来。
陈菁玉的脸色也一下变得通红,低着头,快步小跑了进来,将自己的衣物拿起,尴尬地说道:“才发现有东西忘记拿了!打扰你休息了。”
唐正连连咳嗽,急忙说道:“没事,没事……我也正想拿着给你送回去呢。”
陈菁玉却是悄悄白了他一眼,心里是绝不相信的,刚才看唐正那一脸猥琐,显然是要拿来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嗯,晚安,早点休息!明天你还要去工作呢。”陈菁玉说了一句,转身又急匆匆地走了,脸色比刚才还要红了。
唐正听到外面的关门声,这才给了自己一巴掌,有些欲哭无泪,这下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让玉姐给发现了!没闻到不说,还被人当成了坏人,这下完蛋了,唐老子的光明形象,在这一伸手之间完全毁于一旦了!
放完了尿,唐正把自己扔到床上,一阵唉声叹气,自己那解释,陈菁玉显然是不相信的,谁让他表情这么猥琐来着?
一看手表,已经三点了,唐正这才强行催眠自己,让自己入睡,免得第二天没有精神去上班。
而陈菁玉同样也是难以入眠,直到现在,脸色都还是一阵阵的发红。
洁白的贝齿轻轻咬着红润的嘴唇,她心里有些惶惶,也不知道唐正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想法。
这一夜,并不平静。
得到了朱莎汇报的叶可卿也没睡,愁眉深锁,看上去,心情很是糟糕。
虽然她并不在乎唐正,但听朱莎说唐正已经跟人生了女儿后,她还是不由一阵愤怒。

老婆爱上我免费阅读

这个世界上分好人还有坏人,警察自然也有好坏,难免有居心叵测的人混入这个神圣队伍当中,显然,郑所长就是这样的害群之马。
郑所长并不急于处理唐正,先让他在旁边的拘留室里吃点苦头再说,他就这样老神在在地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林韵和秦清婉。
秦清婉打完电话,手机被收缴了回去,她沉默地坐回林韵的身旁。
郑所长并不担心,秦清婉只是个推销啤酒的普通人而已,显然无法结识什么达官贵人。
秦清婉低声对林韵说道:“林总,不用担心,唐哥是个不肯吃亏的人,那两个警察奈何不了他。”
林韵点了点头,不过,唐正被手铐给拷着,就算有再强的功力,也施展不开啊!她只能寄望于自己的家人赶紧找过来,这样,就可以把麻烦解决了。早知如此,就先打个电话了,也就不至于落入这么尴尬的境地了。
“郑所,外面来人了……是画龙集团的董事长林国光,跟他一起来的还有市局的领导陈副局长。”一名警察小心翼翼地走到郑所长的身边,低声说道。
郑所长听到这话,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不可思议般地看了秦清婉一眼,难道她一个电话就搬来了市局的陈瑾?
郑所长急忙起身,要赶出去,但拘留室的大门却已经被人给推开了,林国光和陈瑾出现在门口,两人面色都不大好看。
林韵站起身来,喊了一声:“爸,你来了!陈局,你也来了。”
陈瑾对着林韵一笑,说道:“小韵,好久不见了。”
郑所长急忙站稳,然后敬礼,道:“不知陈局深夜驾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了!”
陈瑾对林韵笑了笑之后,便是一脸的严肃,目光凝重地看着郑所长,道:“怎么回事?”
郑所长尴尬地笑了起来,他没想到林韵居然跟陈瑾认识,更是画龙集团董事长林国光的女儿,不然的话,哪里敢这么嚣张?
“可能……可能是个误会。刚才林小姐的朋友和几个人起了冲突,打了一架,我就把人带到这里来调查了。”郑所长小心翼翼地说道,陈瑾他并不是很害怕,他的靠山也是市局里的人,职位不在陈瑾之下,但陈瑾毕竟是领导,以下犯上是官场当中的大忌。
陈瑾怒道:“是误会你还不赶紧放人!”
郑所长道:“是是是,这就放,这就放……”
林韵的眉头皱了起来,对林国光说道:“陈局,我的朋友唐正还被这郑所长关在旁边的拘留室里,而且交待了两个手下重点照顾他,要再不救出来,恐怕人都要被弄残了。”
陈瑾当然知道警方的“重点照顾”是什么意思,他是从几层一点一滴做起,慢慢爬起来的,听到林韵这话之后,心里不由暗暗恼火,这个姓郑的,还真是不知道好歹,居然抓了画龙集团的总经理林韵,而且还让手下“重点照顾”她的朋友。要是那人真被打坏了的话,这事情估计就闹大了!
几人起身,直接出了这间拘留室,到了旁边的拘留室门口来,把门一开,然后里面的场面让所有人都愣了。
唐正安安稳稳坐在椅子上,两个警察则是倒在地上,直接昏死了过去。
郑所长脸色一变,大叫道:“怎么回事?”
他反应极快,猜到了唐正肯定是一块铁板,自己的两个手下踢上去,反倒是把自己给折了!他纵容手下殴打唐正的罪名肯定要坐实,所以,他决定率先反击。
“你居然敢袭警!”郑所长老谋深算,直接一顶袭警的大帽子就扣了下来,反正拘留室内两个手下倒在地上,而唐正则好端端地坐着,这让唐正根本没有办法辩驳。
陈瑾的脸色也一下变得严肃了起来,他知道肯定是这两个警员先对唐正动的手,然后才被唐正给打昏了过去,但现在郑静国直接咬上他一口,说他袭警,这就很麻烦了。
“陈局,这小子胆大包天,居然敢在警局里袭警,这起案件,我需要上报省厅来处理了!”郑静国一脸严肃地说道,正气凛然,真是个实力派演员。
唐正一脸的戏谑,冷笑道:“郑所长,你好大的威风啊,刚才让两个手下把我提到这间拘留室里来重点照顾,我自卫反击,你反倒将一顶袭警的帽子扣上来。难道说,你们警察有特权?可以随意殴打无辜市民?”
“***,你可不无辜,你打伤了人,我把你抓进来是理所应当的事情。”郑静国说道。
林国光不由皱了皱眉,这件事可就难处理了,要是唐正拿不出什么证据来,这一顶袭警的大帽子肯定是被扣死了的,毕竟,现在那两个警员都还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他们身上的警服甚至还留有唐正的脚印来着。
林韵沉声道:“郑所长,你未免太过分了吧?你让自己的手下重点照顾唐正,现在居然还反咬一口,说他袭警?如果不是你的这两个手下对付他,他们会落得如此下场吗?”
秦清婉也冷声道:“郑所长,你太过分了!居然还反咬一口,人民警察的队伍里有你这样的害群之马,真是让人不齿。”
郑静国的脸色不变,淡淡地说道:“显而易见,就是这个姓唐的袭警,你们还要袒护。陈局虽然在这里,但我想陈局是个明察秋毫的人,我也不希望这件事闹到省厅去。”
他的言下之意就是让陈瑾在这件事里退出去,不然,他会将这起袭警案件通过在市局里的靠山上报到省厅去,到时候,谁也不好过。
而今的唐正一方,十分被动,因为在地上躺着的不是唐正,而是两个警察。
唐正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刚才自己也跟着躺在地上好了,顺便装模作样吐两口血,事情也就没这么麻烦了。不过,对于郑静国的无耻,他却是早有了一些准备。
“哦?什么事情要闹到省厅去?”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传来,有人走进了拘留室。
郑静国等人回身看去,陈瑾立刻立正,敬礼,说道:“杨厅,您来了!”
杨国立对着他笑了笑,然后走到秦清婉的身边,道:“清婉,刚才你家里人给我来了电话,我也正好在附近,所以就过来看一看。”
秦清婉对着杨国立一笑,道:“杨叔叔,实在不好意思,深更半夜打扰到您。”
郑静国在这一瞬间冷汗都下来了,这个女孩居然跟省厅的副厅-长杨国立认识,而且关系匪浅,不然的话,杨国立也不会特意跑一趟了,大可直接让司机或者秘书过来传个话就是。
“刚才不是有人说这件事要闹到省厅去吗?现在省厅的领导就在这儿,说说吧。”秦清婉看了郑静国一眼,平静无比地说道。
郑静国脑袋上满是汗水,对杨国立说道:“杨厅,这个人叫唐正,是我今天刚刚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他参与了一起斗殴事件,并且将当事人给打得不轻。我将他提留到这间拘留室当中,让两个警员审问,但现在,您也看到了,这两个警员被他袭击了。”
林韵若有所思地看了秦清婉一眼,心中暗暗震惊,这个女孩,居然跟省厅的副厅-长有这么好的关系,太深藏不露了吧!
一旁的陈瑾看了一眼林国光,不由苦笑,心说有杨厅在这儿,自己还来凑个热闹干什么?林国光无辜地耸了耸肩,表示他并不知情。
杨国立点了点头,转而去问:“清婉,你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要是这件事错在你们,那可别怪杨叔叔我铁面无私!”
话虽然说得严肃,但杨国立满脸都是笑容,可以看得出来,他肯定是袒护着秦清婉的。这让郑静国更加的惊恐了,这个女孩是个什么来头?
秦清婉便对杨国立将酒吧里的事情说了出来,然后再说到郑静国要对唐正“重点照顾”一事,而且还告诉了他郑静国在这之前与那个光头有过一段时间的交流。
杨国立的脸色逐渐阴沉了起来,这件事有些棘手,虽然他的官比郑静国要大得多,但现在躺在地上的是两个警员,而不是唐正,要处理郑静国的话,不大容易。而且,这个郑静国显然也是个聪明人,看到这一幕之后,就直接将袭警的大帽子扣到了唐正的头上。
所有人都不知道,坐在里面的唐正,其实才是来头最大的存在,如果他将自己家的身份抖落出来,就算这事儿不占道理,别说一个郑静国了,就算是十个,也得被干下来。
不过,唐正并不想倚仗唐家,或者说,他早就不想倚仗唐家了,不然的话,他也没有这个必要自己到画龙集团去当保安打工混工资了。
“杨厅,我绝对没有说让人重点照顾他,我敢保证,你可要替我做主啊!”郑静国一脸无辜地说道。
林韵恨得牙根发痒,这***,刚才还嚣张得不行,现在倒是学会卖乖了。
就在这个时候,唐正开口了,说道:“能不能先把我的铐子打开?我有证据要交给杨厅。”

小编倾心点评

老婆爱上我小说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语言流畅,行文舒展自如,自然洒脱, 欢迎喜欢本文的小读者来 未来软件园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