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等等风等你来(苏珩陆维安)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我在等等风等你来(苏珩陆维安)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导读:火爆言情小说——主角是苏珩陆维安的小说我在等等风等你来3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云上所著作。苏珩和孙文婷一连写了好几个,却只被播报出两个,于是她们也不肯再写,坐在观众席上看着正在进行的四百米比赛。

小说介绍

火爆言情小说——主角是苏珩陆维安的小说我在等等风等你来3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云上所著作。苏珩和孙文婷一连写了好几个,却只被播报出两个,于是她们也不肯再写,坐在观众席上看着正在进行的四百米比赛。

苏珩陆维安小说简介

一不小心在大庭广众放话要追男神怎么办? 一不小心上了学校论坛的头版头条怎么办? 男神应承,校草学霸辅导员,声音跟她喜欢的配音大大一模一样,她一直荡漾地偷偷萌着,没想到一喝醉就事发了。

我在等等风等你来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许子心拍手说:“不改好啊,这名字多好记啊,中国亚运会!说起来明年北京就要举行奥运会了,会不会有人叫国奥?还是北奥?”说完,她自个儿先乐了起来。
其余人也是捂着嘴笑,杨诗妍大大咧咧地说:“你要是早生早育什么的,说不定明年就能生个国奥,不过得是个男孩儿,女孩儿叫这名字不好听。”
许子心听了追着杨诗妍打,一群人闹闹腾腾的却也开心。
自从文理分班之后,苏珩便没有再见过陆维安几次,文理科班级的教室分别在不同的教学楼,平时也没什么交集,所以并没见过面,只偶尔几次正巧路上遇到,或者她正好看到陆维安和那几个男生一起在篮球场打球。
许子心倒是说一群人要再聚在一起玩玩,可感觉却总是和以前高一那会儿不一样了,所以迟迟未能成行。
女生们聚在一起更多的便是讨论八卦和情感,几人总是会在活动课的时候聚在学校角落的树荫底下聊天。
安馨和蒋经纬正打得火热,所以自然不会参与她们这种八卦情感会,宋国亚爱学习,活动课也会留在教室自习,自然也不会跟着出去,只有苏珩、许子心、杨诗妍和孙文婷四人老是黏在一起,当然,苏珩是被许子心拖着出去的。
杨诗妍的感情史大家都是知道的,不过她自爆初中时居然也有个男朋友。许子心好奇了,连连询问。
杨诗妍只说那时候年轻不懂事,后来高中不在一起读,也就分开了。
许子心暗叹一声:“你甩了阿鸡不是为了他吧?”
“也不全是吧。”杨诗妍说,“我只是没有那时候的怦然心动。”
“怦然心动。”许子心说,“唔,大概怦然心动真的挺重要的吧。既然我们杨诗妍同学如此坦白地交代了自己的情史,那我也就不扭捏了,我喜欢陆维安!”
苏珩没想到许子心会说出来,完全愣住,只呆呆地看着她。
许子心有点儿不好意思,推着她的肩膀说:“干吗这样看我,我也是女孩子好不好,哪个少女不怀春,我不能喜欢他啊。”
杨诗妍笑:“当然可以,不过楚凡不是喜欢你吗?”
“那是他们乱说的啦。”许子心摆手,“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男生最喜欢这样了,楚凡多单纯啊,被人给陷害了,他怎么可能喜欢我呢。”
“是这样吗?”杨诗妍表示不信。
“当然,我还问过他呢,喏,就是我们去爬山的那天,他不是背我下山了吗?我那天问他来着,当时他可没承认。”
苏珩为楚凡觉得可惜,他同她一样只敢把感情卑微地放在心底,就连说出口的勇气都没有。
孙文婷则是害羞地说有个男生给她写信了,大家撺掇她把信拿出来瞧瞧,可她却死活都不肯,只说信是他们班一个叫吕铭的男生写的。吕铭是数学课代表,是孙文婷以前班里的同学,看起来老老实实的,没想到居然还会写信这招。
三人招供完毕就问苏珩,苏珩连忙摇头说:“我没什么好坦白的。”
“连喜欢的男生都没有?”杨诗妍问。
“真的没有啊。”苏珩说。
“也没人跟你告白过?”孙文婷问。
苏珩摇头:“没有哎。”
许子心捏了捏苏珩的脸蛋说:“我觉得你EQ太低了点儿,我估计男生也是因为知道这点才没敢追你。”
苏珩红了脸,低头说:“反正我也不想要的。”
杨诗妍笑:“不是有人说十八岁的时候得谈一场恋爱吗?不然以后会后悔的。”
“我不会后悔的。”苏珩说。她不会后悔,在她漫长的青春时光之中,有一个身影一直伴随着她,纵然他不知情,但那也足够了。
孙文婷很嗜睡,每当午自修晚自修的时候就喜欢将书本竖在前面,然后趴下睡觉,睡之前还会说一句:“唔,老师来了叫我。”
坐在后面的许子心与杨诗妍便会故意吓她,偷偷用笔戳她的后背,她被吓了一跳以为老师发现了,猛地站了起来。老师却是奇怪地看着她:“孙文婷你有什么事吗?”
“老师我想去上厕所。”她僵直了背脊说。
老师甩甩手:“去吧。”
结果,她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内去了好几次,老师犹犹豫豫地说:“你是不是内部构造和别人不一样啊?”
孙文婷憋红了脸,说:“我吃坏肚子了。”
下课之后,孙文婷追着许子心和杨诗妍打,直骂她们没有道德。
苏珩站在一旁看着她们从教室里追到教室外的走廊,笑意盈盈。
因为苏珩他们班的数学老师钱多多也教陆维安所在的七班,陆维安又是钱多多的得意门生,所以每次上课,苏珩都能听到钱多多说:“哎,那个七班的陆维安就解出来了。哎,那个七班的陆维安还发现了一种新的解法,哎,那个七班的陆维安……”
每当此时,苏珩就会听得格外认真,嘴角甚至会扬起一个微小的弧度。
一年一次的运动会又开始了,可这回赵鹤立没有心情搞花样,文科班的男生又少,参加项目的学生没有几个,唯有的几个男生只能把要报的项目全都报了。
女生的积极性不高,赵鹤立也没做动员,所以直到报名表交上去也不过是一个项目一个学生参加而已,和高一时候的运动会简直天差地别。
许子心趴在桌子上唉声叹气:“想当初我们高一三班多踊跃啊,大奖几乎全都被我们拿了,哪像现在,稀稀拉拉几个人报名,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杨诗妍拍拍她的脑袋,说:“我们现在是文科班呢,女生多男生少,这也没办法的,到时候我们可以看别班的。”
许子心眼睛一亮,坐直了身体道:“不知道陆维安报了什么项目。”
听到陆维安这个名字,原本正在写作业的苏珩直起腰,往后靠了靠。
“不知道哎,不是说高一的时候他得了很多第一吗,他成绩又好,体育又好,分到这样的学生,钱多多可要开心死了。”钱多多是七班的班主任。
许子心撇撇嘴:“算了,我们到时候去看他们的,倒是你,没看到阿鸡因为你一直精神不振吗?你去鼓励一下说不定他就奋发了呢。”
“还是算了吧,我们都说清楚了,要是再纠缠就断不了了,他这人还挺黏人的。”
孙文婷唉声叹气:“为什么你要伤害爱你的人呢。”
杨诗妍拍她的头:“你又受什么***了?吕铭没给你写信?”
“唔……写是写了,不过很短。”
许子心精神了:“快给我看看。”
“不给,吕铭说不能给别人看的。”孙文婷说。
许子心一副被你打败的样子,抽了抽嘴角不理这个陷入虚幻爱情的女人了。
运动会那天天气还比较热,尤其是到了中午太阳猛烈得狠,这次苏珩没有再参加项目,所以被宣传委员拉去帮忙写广播稿。
许子心和杨诗妍的动作比较敏捷,趁人不注意就溜了,苏珩和孙文婷动作慢,只好坐在座位上写广播稿。
因为有过经验,所以苏珩事先就从网上搜了一大叠广播稿出来,但别班也有这样做的,所以她们不能只是照抄,还需要改动。
“下面播报来自高二一班苏珩的广播稿:起跑线上,你们一字排开,健美的肌肉蕴含着爆发力量,坚定的目光中充满了自信。枪响了,你们开始了并不长的征程,笔直的跑道上,有你们稳健的足迹,不远的终点,将留下你们冲刺时矫捷的背影,加油吧,掌声将为你响起,加油吧,胜利和鲜花终将属于你们。”
“下面播报来自高二一般孙文婷的广播稿:拼搏者,你是赛场上最亮的点。在你的眼中,不在乎胜利的欢乐和失败的眼泪,完全只是为了展示生命跳跃的节拍。拼搏者,你是生命乐章中最响的音符。在你的心中,只有不停拼搏的信念,用自己坚实的步伐去迈开人生新的旅程。场上的拼搏者,你是我们永远的骄傲!”
苏珩和孙文婷一连写了好几个,却只被播报出两个,于是她们也不肯再写,坐在观众席上看着正在进行的四百米比赛。
苏珩忽然想到什么,拿出旁边袋子里的有色塑料管子开始折叠。孙文婷凑在旁边看她,见她是在叠星星便奇道:“你会叠这个啊,我一直想学来着。”
“那我教你?”苏珩抽出一根给她。
孙文婷不过三分钟热度,因为死活都折不好一颗星星,她气恼得将塑料管子扔在了一边,愤愤地说:“苏珩还是你手巧,不过你是叠给谁啊?”
“心心,她不是快生日了吗?”
孙文婷点头:“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你送给男朋友呢。”
“我哪里有男朋友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
孙文婷摸着下巴说:“说不定你暗恋某人呢,暗恋什么的我们又不知道,***。”
苏珩脸一红,不再说话了。
许子心和杨诗妍回来的时候脸蛋都红扑扑的,额上冒出了热汗。许子心兴奋地说:“你们不去看真的是太亏了,刚刚陆维安跑四百米,一直是第二,结果最后关头冲到第一了,太帅了!”
苏珩抬头看着许子心亮晶晶的双眼,忽然很是羡慕,她揪紧了自己的衣角,嘴里却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是吗?真厉害。”
“是啊是啊。”许子心说,“可惜他不是我们班的了。”
杨诗妍冲她***地笑:“既然那么喜欢怎么不去告白?你们关系应该很好吧?”
许子心本来就红了的脸现在红得更加彻底:“我们是兄弟啊,要是他不喜欢我,那岂不是连兄弟都做不成?”
孙文婷点头:“这倒是,要是因为告白把关系闹僵了,岂不是得不偿失。”
“嗯嗯。”许子心点头,“其实现在这样也挺好,他不知道我喜欢他也没关系,我喜欢就够了嘛。”
苏珩忽然笑了,说:“对啊。”他不知道她喜欢他也没关系,没有人知道她的这段暗恋也没关系,她会小心珍藏,将它存在心底,永不弄丢。
十月份的时候有NBA中国赛,男生自然不会错过,奈何学校没电视没网络,无奈之下只好用手机上网看文字版的直播。
赵鹤立是NBA的球迷,据别人说他可以不吃饭可以不睡觉可以不喝水,就是不能不看NBA。
高中时期,学校是不允许把手机带到学校的,可总有部分学生阳奉阴违,偷偷藏着,只要不被老师发现就万事OK。
赵鹤立就是其中之一,因为身高问题他坐在最后面,所以有些肆无忌惮,此时正好又是中国赛的最后一场,所以他上课的时候忍不住拿着手机上网看直播。
下半场一开始霍华德就完成一记精彩的扣篮——据后来赵鹤立激动的表述是这样的:他在空中接球后,直接双手扣篮,将落后的比分扳平。
赵鹤立是魔术队的死忠粉,如此好球他忍不住当场大喝一声,拍着桌子就叫:“好球!”可惜他忘记了此时正在老猪的语文课堂之上。
老猪原本正在深情地朗读《沁园春·长沙》,读到“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的时候,赵鹤立一个拍桌子起身,老猪硬生生地将下一句话咽了下去,然后抬头看着***昂扬的赵鹤立说:“哎哟,赵鹤立,你是觉得你比我读得好吗?”
赵鹤立摸了摸后脑勺儿,没反应过来,不过手机倒是已经被他偷偷扔回了课桌里。
老猪轻咳了一声:“好吧,那你来读,读得***一点儿,就跟你刚刚说话那声音一样。”
赵鹤立哀号一声,却也只能抱起书本读了起来。

我在等等风等你来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许子心在前面笑得前俯后仰,用手指点了点苏珩的背脊:“我跟你保证,他刚刚肯定是在看NBA的直播赛。”
然后,许子心拿出课桌里的小镜子,对准阳光,用镜面反射着阳光照到了赵鹤立的脸上,见他眯着眼睛那一脸倒霉相,几人捂着嘴笑得起劲。
当然,课后赵鹤立追着许子心追了十分钟,直到她躲进厕所才算逃脱。
这期间苏珩和陆维安在学校里统共只见了一面,那次她的数学作业本被吕铭落在了老师办公室,吕铭又正好有事,所以让她自己去拿。
她敲开了老师办公室的门***,却见陆维安正和钱多多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她犹豫了一下轻叫一声:“钱老师。”
钱多多抬头看到她便说:“哦,苏珩啊,是不是来拿你的作业本?吕铭那小子太健忘了,来,拿去。”说罢,她伸手递过一本作业本。
陆维安抬头看了苏珩一眼,对她轻轻一笑,无声地说:“最近还好吗?”
苏珩抿唇一笑,微微点头。
这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密语,苏珩觉得很欣喜,又觉得吕铭实在是忙得太是时候,纵然只是这样一个无声的对视,也足够她回味上许久许久。
这天,许子心忽然神神秘秘地敲敲苏珩和孙文婷的背,让她们转过身来,然后偷偷摸摸地说:“对了,你们有没有发现最近宋国亚和尤绍有问题啊?”
杨诗妍抬眼分别看了看尤绍和宋国亚,然后摇头:“他们怎么了?”
“你不是号称八卦女王吗?怎么这种消息都不知道。”许子心说,见孙文婷也抬头去看那两人,急忙把她的头拉了下来,说,“别打草惊蛇哪。就今天体育课的时候,我不是不***所以早早回来了吗?你们猜怎么着?我看到了尤绍和宋国亚坐在一起,两个人笑得那叫一个欢,手也互相抓着,见我进来才若无其事地分开。我是谁啊,怎么还能看不出来?”
孙文婷捂着嘴说:“这是真的?看不出来啊,不过宋国亚最近好像是有些不对劲,回寝室也回得很晚,也不和我们混在一起了,难道是因为有情况了?”
杨诗妍点头:“是哇是哇,不过她看上去就是好学生一个,居然也会早恋,不敢相信啊。”
苏珩想到高一的时候尤绍曾经义正词严地对老猪说他没有谈恋爱的事情,心想,他难道忘记那时候的话了?
四人都觉得这个爆料太过劲爆,但是可信度不高,于是准备秘密侦查情况。
因为宋国亚每晚回寝室都有些晚,所以四人猜测她应该是和尤绍去花前月下了。许子心好奇得不行,本来应该第二节自习课下课就回家的,结果硬是留到了第三节自习课下课。
四人跟侦探一样偷偷摸摸地跟在宋国亚的身后,只见她正小心翼翼地往情侣道走去。
情侣道是N中聚集情侣最多的地方,它一面是湖,一面是小树林,就算被突击检查了也能很快地逃入小树林中不见踪影,所以本来是让学生们早读的地方不知不觉就成了情侣道。
四人动作很轻,又懂得隐蔽,很快就发现了情况,宋国亚果然和尤绍在情侣道见面了,尤绍甚至紧紧地抱住了她。
许子心激动了,小声对另外三人说:“瞧见没,我就是福尔摩斯再世!”
杨诗妍急忙点头:“那必须的。”
许子心想了想拉着三人冲了出去,跑到尤绍他们身边叫了他们的名字,见他们跳起来分开便笑得不行。许子心说:“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宋国亚脸皮薄,脸已经红了,头也低了下去。尤绍倒是还比较正常,不过微抖的双腿却出卖了他的紧张,他说:“你们怎么过来了?”
“就许你过来,我们不能过来啊?”杨诗妍笑,“我们这不是来晃晃吗,看看风景什么的,谁想到会遇到你们啊!”
孙文婷也说:“是啊,倒是你们是怎么回事啊?居然偷偷摸摸在一起了?”
苏珩不好意思说话,就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们。
尤绍也忍不住脸红了:“谁规定我们不能在一起了?我们就在一起怎么了?”说罢,他伸手一揽宋国亚的肩膀,仰头道。
几人看着他们的样子愤愤捂嘴低笑,许子心说:“我们这不是好奇你们怎么在一起了吗?”
宋国亚自然是害羞得不敢说话,于是尤绍稍微解释了一下,大致是有次体育课的时候,他踢足球不小心踢到了她,然后一来二往就熟了,然后又发现两个人挺合适的,然后又发现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了,然后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
然后尤绍才发现,他好像遇见了他命中的那个劫数。
因为尤绍难得严肃地希望她们保密,所以这件事情就成了他们六个人之间的秘密,当然尤绍的几个男性朋友例如赵鹤立、陆维安他们也是知道的。
这种共同守护一个秘密的感觉,让他们觉得新奇而愉悦。
没多久便是许子心的生日,许子心请了一大群人去吃喝玩乐。
苏珩原本答应了苏母这个周末回家的,可许子心不让她走,周四晚自习的时候两人便开始传字条。
“阿珩阿珩,我一年就一次生日,你舍得不陪我吗!!!”许子心用红笔着重描了那三个感叹号。
苏珩看到之后,写:“心心,对不起嘛,可我已经答应我妈妈回去了哎。【笑脸】”
“不要不要!【哭脸】我一定要你也陪我!”
“可是我妈妈……”
“那我来和阿姨说,我就说我生日会,很多同学都参与的,让你留下来,就住我家。好不好嘛?”
“我……好吧,那我去跟我妈妈说一声,看她同不同意。”
“【笑脸】阿珩最好了!我爱你!!!【爱心】”
苏珩缓缓将那张字条收在了手心,然后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苏母没反对,只让她注意分寸,苏珩乖乖应了,但知道许子心平常就挺疯了,难得轮到这种时候,可不是得更疯一些。
许子心的生日正好是周六,大家白天的时候去溜冰场溜冰
,然后吃了晚饭就去K歌,许子心说不通宵誓不罢休。
这次溜冰苏珩没有像上次那样好运了,因为人多又乱,陆维安并没有发现那个在角落里扶着栏杆不敢动弹的她。
她心底不是不失落的,可转念一想却又坦然,他从来没有义务一定要照顾她,又何必总是自寻烦恼、闷闷不乐呢。
陆维安溜冰溜得很好,他喜欢在全场溜,所以苏珩只能看到他飞扬的衣角。
没想到杨诗妍也很会溜冰,在场的人除了陆维安便是她最厉害了,又是一男一女所以大家总会比较,于是最后众人便说让他们比一场。
两人也没有推脱,等众人都退到了场边便开始比赛,不过陆维安到底是男生,体力什么的比女生好,最后还是陆维安胜了。
苏珩忍不住看了许子心一眼,她皱着眉头似乎不是很开心的样子,也对,今天是她生日,到底是被人抢了风头,怎么也会不悦的。
陆维安看起来倒是很开心,脸上虽有汗却抑制不住嘴角的笑容,他甚至滑到杨诗妍身边和她击了下掌。
苏珩抓紧了栏杆,低头看到自己的手背上竟然暴起了青筋,她松开手想移动步伐,却砰的一声摔倒在地。
她一直都在角落,摔倒在地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她咬着唇扶着栏杆缓缓起身,深吸一口气,却始终没有勇气抬头再去看那两个依旧在溜冰场里表演的人。
眼前不知何时多了一双溜冰鞋。
“你,没事吧?”一个不算熟悉的声音响起。
苏珩缓缓抬头,居然是楚凡,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儿:“刚刚看到你摔倒了,没事吧?”
“我没事。”苏珩扯着唇笑了笑。
楚凡刚想说点儿什么,表情却忽然凝固。苏珩不明所以,肩膀上猛地被人搭上,一个脑袋蹭过来,笑:“哎哟,楚凡,你在和我们阿珩说什么呢?该不会是在表白吧?”
许子心说话的声音格外大,好像是刻意要让人听到一般,果然,在场的所有人都看了过来,陆维安和杨诗妍不再是焦点。
楚凡和苏珩的脸瞬间煞白,苏珩扯着许子心的衣袖:“心心,你别乱说……”
楚凡张张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将话都咽了下去,默默地垂下了头。
大家都围上来,你一句我一句的,苏珩尴尬得话都说不出来,最后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去卫生间,这才脱离了他们的包围圈。
洗手的时候,许子心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苏珩身边,表情并不怎么好。苏珩轻轻叫她:“心心……”
“阿珩,对不起。”许子心低着头道歉,“我刚刚不该这么说的,明明知道你脸皮薄还故意开你玩笑。”
苏珩愣了一下,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没事,我没事的心心,我知道你在开玩笑。”
“我是故意的,因为我吃醋了,我忌妒了,我不想所有人的视线都在杨诗妍身上,我不想看到陆维安和杨诗妍这么亲近。”她终于抬起头来,拉着苏珩的手,“阿珩,我是不是特别小心眼儿?”
苏珩应该怎么对她说?
说她也不想所有人的视线都在杨诗妍身上,说她也不想看到陆维安和杨诗妍这么亲近?
不,她说不出口,她永远都没办法拥有许子心的勇气。
她只能拉着许子心的手,说:“心心,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孩子,最好最好的。”
许子心怔怔地望着苏珩的眼睛,那么清澈真挚,让人觉得不信任都是亵渎,她终于笑起来,张开手臂一把将苏珩抱在怀里:“果然是我的阿珩,世界上最好最好的阿珩!”
许子心终于找回自信,再回去的时候便呼唤大家一起去吃晚饭。
晚饭定在酒店里,是许子心的父亲提前预定的,就是为了让他们玩得开心,他们正好坐了一桌,还商量着点了一瓶红酒上来。

小编推荐

我在等等风等你来 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