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为何如此暴躁(迟洛)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白月光为何如此暴躁(迟洛)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白月光为何如此暴躁》上线了,主角是迟洛,白月光为何如此暴躁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迟洛一边把男主的脸往墙上摁着打,一边打电话向反派告状,“呜呜呜他欺负我,我好怕啊!”就站在墙另一边的少年反派:“……”

小说介绍

《白月光为何如此暴躁》上线了,主角是迟洛,白月光为何如此暴躁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迟洛一边把男主的脸往墙上摁着打,一边打电话向反派告状,“呜呜呜他欺负我,我好怕啊!”就站在墙另一边的少年反派:“……”

迟洛小说简介

疼痛让李锋再也忍不了了,他焦急的大喊了起来,“我错了!对不起!你把手松开!快点!松开啊!”
迟洛神情轻蔑的松开了手,还往后退了一步,给了李锋起身的距离。
李锋扶着墙勉强站了起来,看向迟洛的眼神里都带上了掩盖不住的恐惧,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迟洛伸手抵在了太阳***处,似有几分不满的看着他,“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呢。”

白月光为何如此暴躁全文阅读

识时务者为俊杰,在意识到自己和迟洛之间的差距并不是幻觉之后,李锋便试图和迟洛谈条件,问道:“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我?”
“我放过你?”
迟洛声音里带着疑惑,似乎真的纳闷,“可是今天不是你想找我麻烦的吗?”
迟洛说着,手上气力却又慢慢加大。
疼痛让李锋再也忍不了了,他焦急的大喊了起来,“我错了!对不起!你把手松开!快点!松开啊!”
迟洛神情轻蔑的松开了手,还往后退了一步,给了李锋起身的距离。
李锋扶着墙勉强站了起来,看向迟洛的眼神里都带上了掩盖不住的恐惧,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迟洛伸手抵在了太阳***处,似有几分不满的看着他,“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呢。”
李锋整个人还没从刚刚的恐惧中反应过来身体也颤的厉害,面对迟洛这故作无辜的话也是敢怒不敢言。
原剧情里,李锋和宋亦可是一中不良少年的两个领头般的存在,彼此之间也是死对头。
如今看来李锋就这么点能耐,接下来要对付宋亦也让她觉得没有什么挑战性了。
迟洛看着觉得无趣,也不想在李锋这里再浪费什么时间,便直接开门见山道:“以后离时慕远一点,知道了吗?”
“事不过三,再让我看见你欺负他一次,我就不会再放过你了。”
手腕疼的厉害,迟洛说话间的语气又是过分的平静,李锋也只能点头连连保证。
迟洛点了点头,“你可以走了。”
而李锋还没走远两步,迟洛又想起来了什么似的,微眯起眸子,“等等。”
李锋只能停下脚步,又硬着头皮转身看向她,声音都变得礼貌了起来,“还有什么事?”
迟洛走到他面前,指了指他的右手,“袖子挽起来。”
李锋虽然不明白迟洛想做什么,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没有说“不”的权力。
李锋刚将袖子挽起手腕便再一次被抓住,与之前不同的是迟洛没有想扳断他手腕的意思,而是抓住了他的手狠狠的撞在了墙上。
破碎的墙壁格外粗糙,表面全是些细小的碎石,人的胳膊直接撞在上面根本就是受不住的。
李锋咬着牙,避免自己不争气的再叫出声,又眼睁睁的看着迟洛面无表情的抓着他的右手,一次次的撞上墙壁。
碎石扎进他的皮肤里,墙上也留下了些许深色的***,空气更是有淡淡的***味若隐若现。
直到和记忆里时慕那只胳膊的伤势差不多了,迟洛的手又慢慢向上,干净的指甲直接抵在了伤口处,微微下按。
惩罚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把他对别人做过的事情,原封不动的回赠给他。
迟洛松开了手,没有多给李锋一个眼神,直接从他的身边走过。
*
饭馆门口。
迟洛坐在了对面的蛋糕房里隔着窗户看着时慕,也没有贸然和他制造什么“偶遇”。
时慕在收拾着上一桌客人留下来的碗筷,但是因为手伤的缘故动作并不算太灵活,一个矮胖的男人走到他身边,面带不满的说这些什么,像是在斥责。
时慕头埋得更低,强忍着疼痛但是手上的动作却又快了起来,他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迟洛抿了抿唇。
明明甜腻奶油在嘴里化开,只让她感觉淡淡的苦涩。
说来也好笑,她居然总是能从时慕的身上看见曾经的自己。
在迟洛很小的时候爸妈便离婚了,因为没有父亲她经常被同龄的小孩子嘲笑欺负。
那些讨厌的男孩子会弄脏她的裙子拽乱妈妈精心给她扎的小辫子。而她害怕妈妈担心,从来都不敢让妈妈知道真相。
等迟洛稍长大一些,她便学会用拳头保护自己,一次次的打跑那些比她还要高还要壮的男生。
后来渐渐的,也就没有人敢欺负她了,因为他们打不过她。
而高中的时候母亲因病住院,家里的积蓄几乎都用尽了也无力回天。
后来迟洛便一个人生活了,她开始做一些兼职来养活自己,偶尔也遇到过一些苛责的老板,辛辛苦苦工作几个月的工资却被用了些莫名其妙的理由几乎扣光。
再后来,迟洛那像死了很多年的父亲却突然来找她了,给了她富裕的生活。
只可惜她还没享受几天,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是老天注定吧,要让迟洛来帮助一个和她拥有相似命运的人改变一生。
她自然……会全力以赴。
*
第二天一早,迟洛便提前来了教室,将买好的牛奶面包塞进了时慕的桌洞里,然后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背书。
她的余光从时慕走进教室的那一刻便开始注意了。
时慕坐下的那一刻很快就发现了抽屉里的东西,眉眼里有掩盖不住的诧异以及一些莫名的情绪。
迟洛一时不太能分辨那是什么情绪,但是可以肯定至少不是讨厌。
这种细节处的送温暖,应该会比较能打动时慕的心吧?
迟洛这样想着,下一秒就看见了时慕起身,将牛奶和面包一起扔到了外面的垃圾桶里。
迟洛:“……”
打脸来的太快就像是龙卷风。
但仔细想想也是,当一个人受了太多的不公之后,面对未知的善意时便可能会不敢再接受。
而今天宋亦居然没迟到,在上课铃响之前就进了班级。
宋亦刚坐下第一件事便是催促迟洛,问她要自己的作业本。
迟洛从书包里拿出作业本递给了他。
宋亦打开翻了翻,又看了一眼迟洛的作业本。
能看的出,迟洛特意模仿了他的字体把字迹写的很潦草。
很用心嘛……
宋亦勾了勾唇角,满意的交了作业。
而宋亦交作业,这可是第一次。
小组负责收作业的是程悠,脸上的诧异完全都掩盖不住。
宋亦咳嗽了两声,故意说给迟洛听,“老师给我安排了个这么优秀的小同桌,我当然要向她看齐努力学习了。”
宋亦说完,又对着迟洛露出笑容 ,问道:“是不是啊?”
然而迟洛压根没理他,低头背着单词。
程悠神色有些复杂,拿着作业本便走了。
宋亦只觉得丢了面子,有些恼。
但是目光落在少***净的脸庞上的那一刻,他又顿时什么脾气都没了。
皮肤看起来很好,明明很瘦,但是脸蛋却有些婴儿肥,看起来更是可爱。
虽然话很少,应该是安静腼腆的性格,也并不讨厌。
宋亦这么想着,突然就听见有人喊迟洛的名字然后坐在了程悠的位置上,迟洛笑意盈盈的抬头应了一声,还温柔的帮人家讲了题。
又来了一个同学,也是来问题的,迟洛依旧是温温柔柔的帮忙解答了。
于是宋亦也打开了书,随便指了一道题,故作随意道:“小同桌,你帮我看看这题吧?”
半天,没人理他。
迟洛依旧安安静静坐在那低头写着题目,就像什么也没听见一样。
宋亦的脸色难看了些。
他好像突然意识到了,这不是性格问题。
迟洛可能……只是单纯的不爱搭理他。

白月光为何如此暴躁免费阅读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迟洛面对宋亦,一般都采取自动屏蔽的状态。
除非真的干扰到她了,否则就直接无视。
而宋亦则是不依不饶,总是来她面前刷存在感。
迟洛有些头痛,大概是原剧情里的一见钟情buff依旧生效了,宋亦对她的攻势比她对时慕还要猛。
这也让迟洛有了经验,不要莫名其妙的去时慕面前刷存在感,过犹不及只会让时慕讨厌,因为她现在就很烦宋亦。
比起这样硬凑上来让时慕烦心,还不如先继续温水煮青蛙。
而就在迟洛坚持偷偷给时慕送早餐的第十一天,迟洛也就看着时慕把早餐扔了十次。
而今天不一样。
原剧情里今天会下一场暴雨,从下午一直到半夜。
而时慕也会因为没有带伞,在暴雨中淋了半小时走到饭馆去打工到了晚上才回家,身体吃不消发烧了,也生了好几天的病。
状态不好,自然也就导致接下来的月考成绩一塌糊涂,居然直接成为了班级的倒数。
班级第一变倒数,被那些往日里习惯欺负时慕的人看见了,自然一个个乐的不行,拿这事又嘲讽了时慕足足一个月。
而迟洛自然是要阻止这件事发生的。
她从家里多拿了一把雨伞和鞋套,偷偷的放进了时慕的桌洞里,并且附上了一张小纸条。
[晚上再扔吧]
或许是那张纸条起了作用,时慕像是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拿出了自己的书本开始早读。
而到了下午,暴雨果然也就下了,班级里的同学们哀嚎一遍。
程悠回头看向迟洛 ,关心的问道:“你带伞了吗?我可以送你回家。”
迟洛笑着回答,“不用啦,我带了。”
宋亦突然抬起头来看向迟洛,一字一句道:“我没有带伞。”
迟洛思考了一下,认真的提出了解决的办法,“褚希带伞了呀,你可以让他送你回去。”
宋亦回头看了褚希一眼,只见褚希手上还拿伞在和旁边的同学炫耀。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尽给他拖后腿,宋亦想着,狠狠瞪了他一眼。
而褚希自然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他聪明的小脑瓜转了转,很快就想明白了。
于是褚希热情的喊道:“宋哥你脸色那么差,一看就是忘记带伞了吧!没关系我带了,等会送你回去!”
褚希和迟洛就像是隔空交流上了,完全没给宋亦留后路,气的他无话可说。
而与此同时,教室另一角。
时慕低头看着抽屉里的伞,长长的眼睫遮盖住了他眸底的全部情绪。
少年的手指过分修长,此刻搭在银色的伞的骨架上,看起来更是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伞是崭新的,新到骨架上几乎没有一丝划痕,而他的手上却还有一些细微的伤口,就连指腹处也有一层淡淡的薄茧。
这把伞在他的手中,突然间就显得尤为贵重了起来。
直到放学的铃声响起,时慕还是拿起这把伞走出了教室。
这是他第一次,收下她送的东西。
迟洛望着时慕的背影,满意的露出笑容。
万事开头难。
无论什么理由,只要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因为迟洛送的这把伞,时慕自然是躲过了被雨淋发烧的命运。
很快便是月考了。
这是高三的第一次月考,学校也是格外的重视。
迟洛倒也不紧张,毕竟都是高中的知识也难不到哪里去,重温了一遍早就找回了记忆。
但是在做理综卷物理题的时候,迟洛故意做错了好几题。
而时慕则是年级永远不变的物理单科TOP1。
果不其然,考试成绩一公布,班主任便第一个让迟洛去了他的办公室。
班主任把成绩表放在了迟洛的面前,又伸手推了推眼镜,“你自己看看吧。”
迟洛接过表。
时慕依旧是班级第一,在年级也进了前十,是他的正常水平。
迟洛又往下看,直到班级第五年级七十左右的位置才看见了自己的名字。
班主任有些担忧的问道:“你的总分和你在以前学校的水平相差有点大,是转来新学校还不适应吗?”
班主任自然是很关心她成绩的,这事关他的年终奖,这么一个有望冲击清北的苗子可不能毁了。
迟洛故作胆怯,小声道:“物理一直都是我的弱项……”
班主任点了点头,“对,你每门都是优等水平,但是物理有点严重拖后腿,必须要抓一抓了。”
“好。”
迟洛乖乖点头,又问道:“老师,我们班物理最好的同学是谁呀?”
被问到这个问题,班主任不假思索便回答了,“那当然是时慕,隔壁八班的班主任是教物理的,天天都想挖我的墙角。”
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迟洛露出浅浅的笑容,“那老师,这一次排座我可以和时慕做同桌吗?”
班主任沉默了几秒,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迟洛又故作不理解他的沉默,追着的问道:“怎么了老师,有什么问题吗?”
班主任摇了摇头,“也不是有问题,只是这孩子一直都挺孤僻的,选座位也总一个人在角落里,我和他谈过好几次心也没用。”
“你要是能和他交个朋友,一起学习一起进步也是好事。”
班主任这关心的语气足矣证明,他对时慕被排挤欺负是真的半点都不知情,这也让迟洛看他顺眼了不少。
于是迟洛笑容更甜了些,“好的老师,我一定会努力的。”
最后一节班会课便也是选座位的时间。
宋亦胜券在握的倚靠在椅子上,他早就在迟洛离开的时间里放了话,还想和迟洛继续当同桌。
迟洛的排名也挺高,到时候肯定也没人敢选她旁边的座位。
所以无论迟洛选哪个座位,她旁边的位置都一定是他的。
第一个选座位的依旧是时慕,他又习以为常的走向了角落。
而二三四名则都是选择了最中间方便听课的位置。
下一个就轮到迟洛了。
她在台上对大家笑了笑,然后径直走到了最后一排,时慕的身旁坐下。
那个万年空着的位置,第一次坐了人。
空气安静了几秒,有同学诧异的交换了眼神,没人想到迟洛居然选择了这么一个座位,还坐在了时慕的身边。
迟洛对着时慕伸出了一只手,笑意盈盈的问道:“这一次可以握手了吗?”
“再介绍一次,我叫迟洛,姗姗来迟的迟,洛神的洛。你要记住我的名字呀。”
时慕躲开了迟洛那过于炙热的视线,依旧没有握她的手,只低着头“嗯”了一声,也算是回应。
迟洛也没坚持,收回了手也重新面前黑板端坐身体。
而此刻所有同学几乎都看着他们这个方向,有些人的表情也很明显的欲言又止有话想说。
而班主任在此时就负责打破尴尬,他站在台上叮嘱道:“时慕,物理方面你要多帮帮迟洛。”
同学们这也就都理解了,看来是迟洛这一次物理成绩不理想,所以班主任才会把她和时慕这个万年的物理第一安排在一起。
而和迟洛隔着一个过道的座位也就没人敢选,一直到最后还是留给了宋亦。
宋亦刚坐下来,便不满的看向迟洛,质问道:“你怎么和他坐一起了?”
他难道比时慕差吗?
迟洛指了指桌上的试卷,甜甜回答,“因为我想学物理呀。”
这是宋亦的知识盲区,甚至根本没有办法反驳,这也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学习差的无能为力感。
而这一次褚希就选了宋亦前面的位置,见宋亦吃瘪,若有所思的盯了他足足半分钟。
“看什么看,你也想学物理?”宋亦举起了桌上的书在褚希面前狠狠一拍。
褚希身体微微向后倾,使劲的摆了摆手,“我不想我不想,我就是发现了一个问题。”
宋亦问道:“什么问题?”
“你啊。”
褚希十分肯定道:“你有问题,非常有问题。”
宋亦骂道:“滚。”
*
这节课里,迟洛尝试的问了时慕三次题。
课每一次时慕都是在草稿纸上写好答案递给她,没和她说过一句话。
而这一切的原因,迟洛也清楚。
因为身旁宋亦的视线从未从她和迟洛身上离开过,哪怕一秒,时慕敢和她说话才怪了。
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只是不能表现出来。
这笔仇她只能继续记在宋亦的身上。
放学后,迟洛没有跟上时慕也没有回家,而是独自去了一个废品的回收站。
时慕的奶奶每个月都会来一次这里,而今天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
迟洛等待了大约半小时,终于听见了拐杖敲打在地面的声音,远处走来了一位老人。
盲眼的老奶奶一只手握着拐杖在地上轻轻敲打着判断着路,而另一只手则是拖着一个***的麻袋,袋子里装的她这半个月收集的塑料瓶。
听到这独特的“脚步声”,回收站里的女主人便连忙走了出来,扶着时奶奶便***了。
等到时奶奶出来的时候,手上的麻袋已经空了,脸上甚至还带着些笑容。
在她看来,今天买瓶子赚的钱,可以给宝贝孙子买一小块肉了。
迟洛悄悄的跟上了时奶奶。
而当时奶奶走到了拐角处时,她的手便松开了拐杖,整个人也摇摇晃晃的,似下一秒就要晕倒在地上。
原剧情里也有提过一句,在时慕月考失利的当天,奶奶又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晕倒在了路边。
这对于时慕而言,简直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在时奶奶即将倒下的前一秒,迟洛连忙上前将她接住了,慢慢的扶着她在地上坐下。
而此刻时奶奶已经晕过去了,迟洛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就拿出了手机拨打了120。
而当时奶奶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的时候,医院的医生便通过她身上的老人机,打了电话给里面唯一的联系人时慕。
而当时慕赶来医院时,推开病房的门,便看见了在床边守着的身影分外的熟悉。
迟洛抬起头看见他时,有些不可思议的喊他的名字,“时慕?”
时慕这才意识到,这一切居然不是幻觉。
每当他面临困境的时候,迟洛总是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永远第一个向他伸手,义无反顾。

小说推荐

门外柳花飞,玉郎犹未归。怎么样,白月光为何如此暴躁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很好看吧,信小编没有错。收藏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