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杜阮莫里恩)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杜阮莫里恩)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杜阮莫里恩是哪部小说的主角?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推荐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全文免费阅读:杜阮被熏的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一步,仗着自己身姿灵活,从那个腐尸腋下钻了过去,然后拔腿撒丫子就跑。

小说介绍

杜阮莫里恩是哪部小说的主角?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推荐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全文免费阅读:杜阮被熏的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一步,仗着自己身姿灵活,从那个腐尸腋下钻了过去,然后拔腿撒丫子就跑。她现在在二楼走廊尽头,唯一的逃生道路就是通向三楼的楼梯,但是楼梯不如平地跑的快,很容易被追上。

小说简介

杜阮有一天进到了一个游戏里,和那个两年前在小混混手里救下她的男孩子一起。
彼时那个男孩子,还是X大校花的簇拥者,可惜校花把他当成备胎和提款机。
杜阮决定帮他脱离爱恨苦海:“朋友,你这是不行的你知道吗?你应该把目光放长远,世界安好,不要急躁。”
结果这波操作翻了车,对方是脱离了校花苦海,但是却变成了她的狂化忠犬,护食护到逮谁咬谁。

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免费阅读

令人心慌的夜幕垂下来,杜阮躲进了一间教室,推动桌子堵住了门,教学楼外面的那个时钟暂时风平浪静,还没有要敲响的预兆。
系统最后还是看不下去,它对着坐在门口打瞌睡的杜阮说:“要不然你先去睡一会儿,里世界到来了之后我叫你?”
杜阮想了想道:好。她把教室的椅子并到一起,躺了上去,几乎是刚闭眼,就睡着了。
透支到了极限的身体近乎于饥/渴的享受着这一瞬间的平静,杜阮这一睡,就到了第二天早上,窗外的阳光照在了她的脸上,杜阮慢慢的睁开眼,系统在她脑子里哗啦啦的不知道在翻什么东西,见她醒来跟她打了一声招呼:“早。”
“早。”杜阮嘟囔着:“昨天晚上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没有。”系统的声音很平静:“如果你说的什么事是***到里世界的话,那么没有。”
杜阮道:“……所以是,发生了其他的事吗?”
系统道:“昨天晚上,还剩下的七个人之中,有一个人死了,但不是因为腐尸。”
杜阮:“……”⊙ω⊙
“还有一件事就是,柏幼菱回来了。”
杜阮:“……”(⊙x⊙)
“再有一件事就是,昨天晚上顾止找他们失踪的那个人时,觉得这件事十有八九还是你干的,路过我们这个教室的时候我听见他说再让他见到你就弄死你。”
杜阮沉默,然后说:“这人也太不讲理了吧?所以朋友,你当时为什么不叫醒我?”
系统道:“我是准备他推门而入的时候再叫你,谁知道他没有进来。”
杜阮道:“……等到他真的推门进来的时候,你觉得我还有命在吗?”
系统的声音依旧很平静,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杜阮居然听出来了几丝遗憾:“不说这个了,朋友,你看你胳膊上。”
杜阮把袖子撸上去,看见自己胳膊的那一刹那,就吃惊的睁大了眼,她胳膊上有一段金色的文字,像是高明的纹身师纹在上面的一样。
Sexual lust.
色/欲。
杜阮道:“这是怎么回事?”
系统道:“昨天晚上,柏幼菱回来之后,那个人就死了,他死了之后,剩下的人的胳膊上,都出现了金色文字。”
杜阮疑惑道:“柏幼菱回来之后,那个人就死了,所以是柏幼菱杀了他?”
“不是。”系统的语调依然平静的让人感到辣鸡:“我只是拿她比一下那人死的时间。”
杜阮听着系统说话,一边走过去打开教室的门,三楼的走廊安静到几乎死寂,饶是杜阮这种能够抵御孤独的人,此时此刻也不免生出来一丝被抛弃的绝望来,她在教室门前站了片刻,然后慢慢往楼梯走,准备下楼。
这时候她脑海里又蹦出来一个问题:“柏幼菱不是被……推进腐尸堆了吗?她怎么回来的。”
系统冷笑道:“什么都问我,咋地,让我给你做任务得了呗。”
杜阮被怼了也没有生气,她估计这个倒霉系统也不知道,将要下楼梯的时候,脚步一顿,转身就跑。
只是还没有跑两步,就被身后的人一阵风似的抓住了,那人跟抓小鸡一样的逮着她,还一边晃着她的衣领:“跑啊,怎么不跑了?”
杜阮无奈扭头:“您想怎么样?”
顾止道:“少废话,找你有事。”
顾止的身后站着他们那一行人,有一个亚麻色长发的小姐姐以前没有见过,杜阮看了她一眼,她回给杜阮一个温柔的微笑。
杜阮的心咯噔跳了一下,就听见系统说:“不简单,不简单,你多注意注意柏幼菱,我看她有点问题。”
顾止把她丢在地上,厌恶的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随后转头转开了视线,他回头对着柏幼菱说话,语气温和的完全跟对杜阮完全不一样:“幼菱,人已经到齐了,你说接下来怎么办?”
柏幼菱轻轻一笑,温温柔柔的说:“我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办?根据昨天晚上的预言,似乎是集齐你们七个人的血滴在地上。”
在这种令人绝望的环境中,还能看到这种治愈的笑容,仿佛就是神圣之光,瞬间抚平了人们心里的伤痛。
顾止当即点点头,言听计从的率先拿出来一把刀对着自己手臂划下去,他的手臂上也有金色的文字,那文字经过鲜艳的血色沾染,金色的文字立刻闪起光芒来。
剩余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划破自己的手臂,很快就轮到了杜阮,她呆呆的望着被塞到自己手里的刀,愣愣的抬头看向众人,顾止一脸不耐的“啧”了一声,走到杜阮身前,拿起刀丝毫不手软的一刀划下,金色的光芒瞬间在杜阮手臂上绽放。
他们胳膊上的血滴在了地上,所有人站立的地方渐渐闪现出来了一个六芒星的图案。
他们当中有人惊呼:“怎么是六芒星?”
“你傻了?尤佳死了,我们没有嫉妒了。”
顾止伸手扔到地上一片布料,淡然道:“尤佳的血。”
地面上的金光刹那间更盛,六芒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是几行文字,它从地面飘到了空中。
所有人都在注视着这一切,顾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如果按照这个提示,真的能让我们从这个异世界里出去……”
杜阮捂住自己的手臂,抬头看着那几行文字。
通过无尽痛苦之城。
通过永世凄苦之坑。
通过万劫不复之人群。
造物主得以永生。
面前的这六个人身形慢慢的变透明,最后消失不见,柏幼菱看着他们轻轻笑道:“血色的霉斑长满人类的胸膛,生锈的欲望婉转绵长,束缚自我或是沉迷渴望,以祭奠人们与生俱来的……”
七宗罪。
———————————————
杜阮从一阵眩晕之中清醒,落在地上又吃了一嘴的风沙,她捂住自己的口鼻,等待着这阵狂风过去。
她还没有放下自己挡着眼睛的手臂,就听见系统喊她:“你看那是谁。”
平地之中卷起的狂风原地打了几个旋然后消散不见,杜阮面前的事物开始慢慢显现,她眼前出现了一条看似平凡的街道,巷子口有卖烤面筋的红色小推车,阶梯上坐着几个晒太阳的老头老太太。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吸引杜阮的目光,她看的是那个,站在巷子口的,小小的,孤独的背影。
他的肩膀那么单薄,穿着很旧了的明显不合身的外套,黑色碎发遮挡住眉眼,小脸苍白,眉眼间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孤寂。
“这是顾止啊。”系统道。
“这是莫里恩啊。”杜阮道。
是谁都行,都是一个人。
系统说:“看来顾止是长残了啊。”
长大了的顾止或者说是莫里恩绝对不难看,那么多小姑娘追着喜欢,怎么会丑呢?但是年幼的他小脸更加漂亮,精致美好的像一个小娃娃。
“这是哪里?”杜阮问。
“无尽痛苦之城。”系统答道。
杜阮皱眉:“我不明白。”
“……就你这智商,还找bug呢,你趁早自我了结了吧,或许还能留个全尸。”系统一边不客气的吐槽她,还是一边口嫌体正直的跟她解释:“那个柏幼菱不是说预言了吗?通过无尽痛苦之城什么的,造物主得以永生,就是说,你们滴血的这些人,只要能经历过这些考验,不管怎么样,就肯定有好处。”
杜阮道:“话说,柏幼菱,你不觉得她有问题?”
系统道:“当然有问题了,你说谁看见想害死自己的人还能笑出来的?再加上,咱们什么都不知道,就被她弄进来了。”
系统沉默了一瞬,又说:“一个副本里有上千个结局,稍微一点不同结果就千差万别,唉,跟着你是混不出头了,你说我怎么不是柏幼菱的系统呢?那小姐姐可以的,看气场就是干大事的人……”
杜阮:“……抱歉哦。”
“唉,没事,我还能怎么样?还不是像父亲一样把你原谅。”
———————————————
无尽痛苦之城,会将人们心里最悲痛无助的事重新唤醒,杜阮没有看见其他滴了血的人怎么样,她只遇见了顾止一个。
顾止在巷子口趴在石桌上写作业,小小的身体在寒风里一个劲的打寒颤,杜阮坐在远处看他,她沉默不言,没有傻到去问系统这孩子为什么不回家,童年的记忆如果是最痛苦的,那么一定是跟家有关。
直到夜幕完全垂下,课本上的字看不见,顾止才收拾东西慢吞吞的回家,杜阮在他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她眼睁睁的看着小小的顾止往哪里走,才带着震惊的跟系统说:“不会吧?”
这年头,还有人穷到住地下室?
不是顾止自己,他们一家三口,挤在一个一室一厅的地下室,外面一个6平米的客厅,里面一个6平米的卧室,他们连卫生间都没有,这就太让杜阮震惊了,要知道,他们不是刚出来打工的年轻人,而是一对夫妻,从小在这个城市长大,有人脉有积累的壮年劳动力,怎么会……落魄成这样呢?
他们卧室的窗户露在街边,人们的脚下,一低头就能看见卧室里面的景色,杜阮站在街边,装作不经意的看着那扇窗户。
小顾止一回家就开始做饭,用中午吃剩下的米熬很稀的大米粥,菜是咸菜,只挖出来很少的一点,父母还没有回来,他自己坐在桌边吃,那很少的咸菜,他也没有动,只喝了一点水一样的稀汤。
他自己吃完就连忙去睡,接近凌晨一点,杜阮听见下面传来微弱的脚步声,小顾止立刻惊醒,马上从床上滑下来,接着就传来踹门的声音,小顾止跑着去开门,浑身上下沾满酒气的男人走了进来,嘴里骂骂咧咧的,他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回头就一巴掌打在顾止脸上,男孩子的小脸上立刻浮出一道红痕,但是男人还不放过他,揪着他的衣领往墙上撞,杜阮在外面隐隐约约的听见男人说:“贱/货,谁让你吃老子的饭了?”
男人喝完酒,酒气上头,有点晕,他没有打顾止太久,就自顾自的去睡觉了。
对于小时候的顾止来说,他每天最大的愿望,就是养父能多喝点酒。
杜阮在街边坐到凌晨,系统一直和她一起在看,许久之后,它才语带无奈的问她:“人家小孩儿都没哭,你哭什么?”
杜阮坐在街边泪流满脸,说:“我不知道。”
这到底是npc顾止的记忆?还是X大校霸莫里恩的记忆?

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全文阅读

杜阮穿着一条桔色的长袖的雪纺裙,外面套着一件浅色牛仔外套,她已经在这条巷子里等了两个小时了,冻的瑟瑟发抖。
所幸的是,在这寒冷又寂寥的天气里,还有系统跟她作伴。
系统:“哒哒哒哒……啊咦哟……啊咦啊咦……哎***……咦咦咦咦……唉唉唉……”
……收回前言。
她低着头站在街角,漂亮的外貌引来了许多人的注目,不远处有一群男孩子,一个个瘦的皮包骨头,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叼着烟,穿着拖鞋,头发衬得脸很长,肤色蜡黄。
他们注意杜阮很久了,这里很少能看见这么正的妹子,他们低声议论着她,讨论了一会儿,他们中的一个向她走了过来。
这是看起来还比较顺眼的男孩子,起码比染着绿发的那个好一点,这个男孩子一摇一摆的走过来,带着不可一世的表情一仰头:“***,一个人?”
杜阮沉默不语,她低着头想从他右边走过去,被那个男孩子一把抓住手腕,男孩子的力气都大,杜阮手腕泛红,小声的说了一句:“疼。”
对方笑嘻嘻的看着她:“***,做我女朋友吧。”他的手松了一点,但是没有放开她。
杜阮涨红了脸跟他拉拉扯扯,街巷里的人都看着他们,他们看见了,却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止,杜阮看见了走过巷子口那个小小的身影,张了张嘴,但是没有发出声音。
“为什么不向他求救。”系统问道。
“他现在才几岁啊,有十岁吗?”杜阮回道。
系统沉默了一瞬说:“你太小看他了。”
那个小小的身影目不斜视的从巷子口路过,他慢悠悠的走了进来走到杜阮和男生身边,还低声说了一句:“借过。”
男生沉默了一瞬,还真就往旁边让了让,顾止将要和杜阮擦肩而过,但是就在那一瞬,一个低头一个抬头,他们对上了眼。
顾止面无表情的扭过头,小小的身影脚步沉稳的往前走,杜阮还被那个男生拉住手腕。
杜阮问系统:“有什么方法可以脱身?”
系统道:“踢/裆吧。”
可以。她准备试一试。
但是就在这时,那男孩子后脑勺突然挨了一闷棍,他捂着后脑勺后退了两三步,杜阮还在发愣的时候,她的手被另一只小小的手握住了,小顾止厉声道:“跑。”
杜阮跟在他后面,他们穿过小巷,路过街道,经过公园,最后在一个小区里停下,小顾止撑着自己膝盖喘匀了气,才面无表情的对着杜阮说:“以后不要再去那种地方了。”
他说完转身就要走,杜阮拉住了他,柔声说:“你救了我,你想要我怎么回报?”
顾止冷漠道:“不用。”
他把杜阮的手拨开,自顾自的转身走了,小脊背挺的笔直。
杜阮看着他的背影笑道:“和他真像。”
系统出声道:“白忙活一场?”
杜阮道:“也不算,毕竟我想帮他,有理由了不是吗?”
——————————————
副本里的“杜阮”是什么身份,那么现在的杜阮就是什么身份,不管“杜阮”之前叫什么,她进到这个游戏里的那一刻,这个角色就叫做“杜阮”。
她推开自己家的门,还没有说话,客厅里有一个气场凌厉的中年女子就开口道:“去哪里了?”
杜阮道:“没去哪里,妈,您怎么还不睡?”
女子愣了一下,绕是商场上杀伐决断,面对自己的女儿,还是因为怨恨自己和她父亲离了婚而整整十年没有叫过她一声妈的女儿,此刻也忍不住红了眼眶:“妈妈睡不着。”
杜阮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就有这么大的威力,如果说真的要找bug,这实际上也是bug,“杜阮”的无尽痛苦之城,并不是她的城。
于是杜阮柔声开口道:“妈妈我今天,遇见了一群小混混,要不是一个小男孩救了我……”
第二天早上十点,杜阮此时坐在顾止的家里,唯一的一个小沙发上,她是破门而入,那门上的小锁好开的很,顾止的养父养母一个好赌一个好喝,都是凌晨才回来,杜阮过来的前十分钟,两人还在卧室睡。
接着就被杜阮带来的黑衣保镖叫醒,揪到客厅里站着,顾止的养父睁大眼,瞪着杜阮:“你们什么人?谁让你来我家里的?”
杜阮垂头不语,她看似很高深冷漠,实际上她正在脑子里和系统说话:“你看我这样子酷不酷,像不像反派?”
系统道:“傻/逼。”
很好,今天的系统依旧很辣鸡。
“我报警你们信不信?”
杜阮抬起头慢悠悠的说:“你可以试一试。”又一边漫不经心的说:“我把手机给你?”
顾止的养母颤颤巍巍道:“你们到底是想干什么?”
“我长话短说吧。”杜阮道:“我母亲很喜欢令公子,愿意将他接到膝下养育,不知道二位是否肯割爱?”
“这……”这对夫妻对视了一眼。
“当然,为了寥表歉意,我母亲特地让我带了五万块钱来抚慰两位对我弟弟的养育之恩。”
养母看了看杜阮身后站着的黑衣保镖,还是咽了咽口水道:“我们养了这孩子这么久,实在是舍不得……”
养父也道:“对对对,你们这是想买我们的儿子吗?我儿子是我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怎么会把他让给你们。”
杜阮点点头,随后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那算了。”
“等等。”养母喊住了她“十万。”
“六万。”
“八万。”
“六万。”
“七万。”
“六万。”
养母咬咬牙:“六万五,不能再少了。”
杜阮微笑道:“成交。”
彼时的钱还很值钱,杜阮叫身后的保镖把一捆捆的钱码在桌子上,夫妻两个的眼都直了。
杜阮笑道:“过几天你们跟我去做个证明,上一下顾止的户口。”她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又拐回来,装作不经意的说:“哦,对了,我母亲希望这孩子入了我杜家的门就和外面失去联系,你们也只当从来没有这个儿子,要是有一天让我发现你们偷偷找他,那面子上就不好看了,阿姨,你说呢?”
杜阮从顾家出来,浑身放松的就跟期末考完最后一门试一样。
“我说,你这样做,会不会太不尊重顾止了?”系统慢悠悠道。
“我只是想给他好的生活嘛,他还是自由的,想干什么都可以。”
系统“啧”了一声:“我怎么感觉这么玄幻呢?前天你还在腐尸堆里死命挣扎呢,今天就开始养儿子啦,你任务怎么办?还退出游戏不退啦?”
杜阮叹气:“那我也没办法啊,走一步看一步吧,找的到bug就找,找不到就算啦。”
反正,一个人在哪里都一样,活在游戏里也不错,现实中又没有人在等她。
杜阮怕顾止忘记她长什么模样,于是特地穿了昨天那一身衣服在顾止学校的外面等他,不起眼的车停在路边,顾止放学路过的时候,就被司机一把扯了***,妥妥的绑架卖小孩儿的一样。
杜阮害怕他吓着,于是赶紧柔声安抚:“小弟弟,还记得姐姐吗?”
顾止面无表情的抬头看她,紧抿着嘴唇不说话。
“你不认识我了吗?就是昨天那个。”
小小的男孩子一脸漠然:“你有事说事,我还得回去做家务。”
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要是有一处不能让人满意,就又是一顿打。
杜阮微笑道:“你不用回去了哦,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弟弟啦。”
她掏出来一个户口本,放在顾止面前,第一页是户主,一个不认识的长的很凶的女人,第二个就是面前这位,第三个,是……他?
“你现在是我弟弟啦,但是没有和你商量就这么做了,抱歉呐。”
今天早上她才去找的顾止的养父养母,今天下午手续就办好了,本来不应该这么快的,但是女强人妈妈完全干不过撒娇的女儿,打了很多电话,卖了很多人情。
顾止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他一方面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再也不用回去了,另一方面,又涌上来一阵悲哀的愤怒来。
自己像个货物一样被交易来交易去。
杜阮看了看顾止的脸色,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柔声道:“小弟弟,你别难过,我只是想报答你,你还是你啊,我不会插/手你的人生的,你想干什么都可以。”
顾止依旧沉默不语。
杜妈妈约好今天晚上要和女儿一起吃晚饭,她早早的就下班了,做了一桌子菜,等着女儿回来,她们住在东郊的别墅区,听见楼底下的车熄火的声音,杜妈妈欢喜的过去开门。
杜阮牵着一个小男孩的手踏过门外的青石板走了过来,杜妈妈看了那男孩一眼,心里赞叹一声:好漂亮的孩子。
她本来是迫于女儿撒娇,又说那孩子可怜,说想要报答恩人才答应收养这件事的,如今看见顾止,心里倒是真的生出来几分喜爱来,她对着杜阮笑道:“这就是顾止?长的真好,来,进来。”
杜阮领着顾止进来,在门口不顾他的挣扎强行给他换了鞋,然后牵着他坐到了餐桌前,柔声说:“先吃饭吧。”
杜妈妈也对他说:“先吃饭,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缺什么少什么跟你姐姐说,要不然就跟我说。”
顾止抓着筷子的手放在膝盖上,小小的身子绷得很紧,缺爱的人只要一丝甜蜜和温暖就能把整个心填满。
顾止叹了一口气,骗局也好,梦也好,怎么样都好,但愿不要再醒来。

杜阮莫里恩小说

以上就是小编为你分享的小说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希望你合理安排阅读时间,保护好自己的眼睛,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