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兄是个大反派(燕昭玄冥令)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皇兄是个大反派(燕昭玄冥令)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小编带着皇兄是个大反派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燕昭玄冥令,讲述了上一世,燕昭被自己爱慕的皇兄送去了燕北和亲,可惜她却死在了和亲的路上。重来一世,她决定不再爱上皇兄。

小说介绍

小编带着皇兄是个大反派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燕昭玄冥令,讲述了上一世,燕昭被自己爱慕的皇兄送去了燕北和亲,可惜她却死在了和亲的路上。重来一世,她决定不再爱上皇兄。

燕昭玄冥令小说简介

前世,和亲路上,传闻中那个风华绝代,惊才绝艳的燕北小幽王玄冥令,为了救她不惜丢了性命。重来一世,她早早的注意到了小幽王,原来,这个人一直在默默地等着她,等着兑现当年要娶她为妻的承诺。
带着前世记忆重生的皇兄,决定从一开始便牢牢地将燕昭绑在身边,奈何小幽王在追求燕昭这件事上亦是当仁不让,不遗余力。

皇兄是个大反派全文阅读

殷紫锦袍的男子正是当今宸国的七皇子苏珞,他不解的望着苏暮,声音却依旧温润如水,“九弟,这是何意?你可是最近信了佛?”
苏暮勾唇微笑,仿佛陷入绵远的回忆,眼眸愈发深邃,他悠悠的道:“如若这一切真的是天上神佛垂怜,即便让我落发为僧,常伴佛灯,我也愿意,报重来一世之恩。”
苏珞一听这话,温润如他,也变了神色。他紧紧的抓住苏暮的手臂,着急的道:“九弟,近些日子我就发现你跟以往不同,甚是奇怪,可是发生了何事?你说这话七哥听不明白,你为何竟要出家?”
苏暮望着苏珞紧张的模样,轻轻的拍了拍他握着自己手臂的手,“红尘未了,又谈何出家呢?七哥放心,我无事,有感而发。”苏暮深深的望着自己的七哥,自己虽与他非一母所出,但自己自幼同七哥交好。前世,自己同七哥最终扳倒了太子一党,如今,即便自己无心皇位,但是,自己仍旧会助七哥,坐上那个位置。
苏珞知道,苏暮向来是个有主意的,见他如此说,眉间的紧张舒展开来。苏珞垂头笑了笑,道:“你这小子,最近神神叨叨的,吓坏七哥了。”说着,轻轻的捶了苏暮一拳,转眸道,“不过,我们可是在守着将军家的那位大小姐?”
苏暮见苏珞总算回过神了,便勾唇笑道:“正是。她最近总是躲着我,所以,有劳七哥了。”
苏珞瞪圆了眼睛,“你这小子,是拿我壮胆啊?”
苏暮眸中全是狡黠,他抬起手,食指在苏珞眼前晃了晃,道:“非也,非也。七哥陪我一同偶遇她,更自然些。”
苏珞笑了,“你啊,九弟,果真是动了心啊。”说着,抬起白玉骨扇指着苏暮点了点。
是啊,早已动了心。我对昭儿,早就动了心。苏暮转头继续盯着将军府那威武的大门,轻轻的舒了口气。
燕昭带着知秋出了门。宸国的帝都繁华无比,九重宫殿画栋飞梁,丝竹声不绝于耳,香车宝辇络绎不绝,车如流水马如龙。燕昭感受着这些,眼眶不自觉的有些发热。前世,自己入宫后,便很少会出门,像这般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重来一世,再次行走在这帝都的路上,心中竟激动不已。
街道两旁的小摊上,小贩们在高声的叫卖着,一旁的首饰摊,吸引住了燕昭的目光。蓝色梅花云脚玉簪,安静的躺在那里。燕昭伸出手,轻轻的执起那发簪,细细的打量着。
“姑娘好眼力,这可是和田蓝玉雕刻而成的,和田蓝玉甚是少见,瞧瞧这成色,这雕工,都是上品。”小贩见燕昭的衣着气度,便知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殷勤的介绍着。
“和田蓝玉吗?”燕昭捏着玉簪的素手微微***。近日,她总是梦到玄冥令浑身是血的倒在她面前那一幕,令她心悸不已。和田蓝玉的凤凰玉佩,是曾经玄冥令的求亲信物,如今看到这蓝玉,又让她不禁想起那个张扬不羁的人。
知秋见燕昭面露哀戚的模样,小心翼翼的道:“小姐,您怎么了?”
燕昭回过神,抱歉的冲小贩笑笑,道:“多谢,我只是看看。”说着,轻轻的放下玉簪,带知秋离去。
燕昭她们离开没多久,苏暮和苏珞便来到摊前,苏暮沉声问道:“方才那位姑娘,可有买什么?”
小贩脸上堆满了笑,今日是什么日子,一个接一个的贵人来自己的摊上,想着,拿起那蓝玉簪子,递给苏暮道:“那位姑娘并未买什么,只是看了看这簪子。公子可要买了送给那姑娘?”
苏暮拿起簪子,仔细的打量着。和田蓝玉,昭儿喜欢这个吗?可是这种玉,为何会这么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
苏珞见苏暮紧皱眉头的样子,轻笑,“九弟,要买就买啊,你若是再耽搁,佳人都走远了。”
苏暮回神,不知为何,这蓝玉让他心中郁结,他放下簪子,便追随着燕昭的背影而去。苏珞笑笑,跟在他的后面。
小贩目瞪口呆的看着离去的二人,小声嘟囔着,“如今这些贵人可真是难捉摸,明明就看上了我这玉簪,为何就是不买啊。。。”
燕昭突然转身问知秋,“知秋,想不想去醉仙楼?”
醉仙楼是这帝都最大的酒楼,做的菜堪比御厨,宸国的先帝曾亲笔提名:天下第一楼。
知秋双眼放光,不住的点头道:“想!”
此时还未到午时,醉仙楼并未有多少食客。店小二见有客人来了,忙满脸堆笑,热情的招待着,“客官,里面请。”
燕昭点点头,道:“二楼可有靠窗雅座?”
“有的,有的。您来得巧,请随我来。”说着,店小二将她们引入二楼靠窗的位置。落座后,店小二拿来了食单。
燕昭同知秋互视一眼,抿唇一笑,便道:“珍珠佛手酥、酒醋蹄酥片生豆腐、罐煨山鸡丝燕窝、麻酥油卷儿、荔枝圆眼汤。”
店小二一一记下,赞叹道:“行家啊客官,这菜点的讲究。”
知秋昂起头,骄傲的道:“那是,我家小姐可是你们的常客,你们这些招牌菜,我们小姐是如数家珍。”
“是是是,小的这就下去备菜,客官稍候片刻。”
燕昭笑着看着窗外,手指交替这叩着桌面,这是她时常会做的小动作。上一世入宫前,她性子洒脱,好吃好玩,时常同好友来这里,点上几个招牌菜,闲聊着京城的八卦,顺便同户部尚书的小公子郑云清打探着近日九殿下苏暮的行程,日子过得逍遥又自在。
想着,便抬头问知秋,“近几日可有郑云清的消息?”
“小姐病着时,郑公子来探望过几次。可听闻近几日跟着太子去关外狩猎了。”知秋没有多想,回答道。
也是,郑云清是皇子伴读,想来,是并没有多少自由的。
“那左相家的谢婉灵呢?”谢婉灵是燕昭的手帕交,自己有些许记不得前世此时的一些事情,所以想要了解下。
“听闻谢小姐跟随祖母去西山礼佛,约摸着再过几日就能回来了。”知秋为燕昭边添茶边说道。
正在这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清冷如玉,燕昭放在桌上的手不自觉的握成拳,转头望去,便见两位男子朝这边走来,那绛红衣衫的,正是苏暮。
苏暮唇边噙着笑意,望着燕昭道:“燕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燕昭起身下拜,垂着头盯着地面,回道,“拜见七殿下、九殿下。”
苏暮抬手便要去扶,却被燕昭不着痕迹的避开,苏暮的手停在半空,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他眸色一暗,抿唇收回手,背于身后,紧紧的握成拳。
苏珞忙打着圆场,对着燕昭微笑着说:“燕小姐,我们拼个桌如何,我瞧着你们这位置甚好。”
燕昭看了看周围,果然,不知何时,周围的桌上已经坐满了人。她心中无奈,但还是含笑回道:“殿下请便。”
苏暮撩起衣袍,坐在了燕昭对面,苏珞坐于中间,正对着窗户。他们来了,知秋自然不能同坐,便立于燕昭身后。
苏暮招来店小二,道:“珍珠佛手酥、麻酥油卷儿、荔枝圆眼汤。”燕昭素来最喜甜食,这几道,是她最喜欢的菜式。前世在宫中,燕昭偶尔会让自己的贴身丫鬟偷偷的来这醉仙楼买这几道菜,自己也是偶然知晓的。
店小二弯着腰恭敬的回着,“这位公子,这几道菜,方才这位姑娘已经点过了。”苏暮抬眸望向燕昭,燕昭赶忙对苏珞道:“我点了许多,一同用便是。”
苏珞两眼微弯,笑的是如沐春风,“如此,就多谢燕小姐款待了。”
这一餐,燕昭顶着那道凌冽炽热的目光,味如嚼蜡。
在苏暮偷偷踹苏珞第四脚的时候,苏珞终于忍不住了。他起身,对燕昭抱歉的道:“燕小姐,我想起还有些事情,要先回宫,你们慢用。”
说着,转头在燕昭看不到的地方无奈的瞪了苏暮一眼,便离开了。自己这个九弟,真的是过河拆桥,卸磨杀。。。兄。
苏珞走了,燕昭更是如坐针毡。她含笑望着对面眉目舒朗的人,“那个,九殿下,我吃好了,便先行一步了。”
说着,便要起身。却见苏暮微微探身,抬手握住了燕昭的皓腕,冷冽的声音响起,“昭儿,前些时日还暮哥哥、暮哥哥的叫着,为何如今如此冷漠,可是我,哪里得罪你了?”说着,目光灼灼的望着燕昭,眼尾处有些微红。
知秋满眼惊讶,但还是垂着头,不敢言语。
燕昭疑惑的望着苏暮,此时的苏暮是她从未见到的,白玉般的面上稍染绯红,眸中是她看不透的深邃,他的唇微微抿着,喉结微动。
“殿下,请自重。”说着,匆匆抽回自己的手腕。被他攥住的地方,发麻发烫,仿佛被烫着了般。
苏暮摩挲着手心,感受着方才如丝绸般滑嫩的触感,心中轻颤不已。原来感情这东西,一旦开了闸,便如泄了洪的水,收不住。
苏暮离开座位,来到燕昭的面前,垂头望着堪堪到自己胸口的人儿,此时,他的昭儿面上还有着未长开少女的青涩,可他知道,这张脸,将来会是何种的绝代风华。如此想着,声音便哑了一分,“先前对你,的确是冷淡了些,是我的不是。日后不会如此了。”
苏暮说着环顾四周,然后低声道:“这里说话不方便,过几日便是七夕,七夕那日酉时,我在未央湖旁等你,你一定要来,我有话对你说。”

皇兄是个大反派免费阅读

说完,苏暮深深的望了燕昭一眼,转身离开。
他一走,燕昭浑身如同失了力般跌坐在椅子上,为何?究竟是为何?难道两人的命运,生生世世都是纠缠不清的吗?自己已经这般避着他了,为何还要来招惹自己。
知秋却一脸欣喜的道:“小姐,我瞧着这九殿下,对您是真心的。”
燕昭抬眸望着知秋,“真心?”燕昭的眸光绵远悠长,仿佛透过她,在想什么,让知秋心生惧意。
知秋小心翼翼的道:“是啊,九殿下金尊玉贵,在小姐这吃了多次闭门羹还锲而不舍,可见是心仪小姐的。”
“那你忘了先前,他厌弃的模样了?”燕昭咬着唇,无力的说着。
“知秋瞧着,先前的殿下也并不厌烦小姐,不然为何,他去哪里小姐总会得到消息呢?若不是他首肯,郑公子应该也不敢泄露皇子行踪的。想来。。。”知秋认真的说着,却被燕昭打断了。
“知秋,他是皇子,而我,是威武大将军家的女儿。爹爹兵权在手,是众人拉拢的对象,众目睽睽下,爹爹的每一步,都不可踏错,更不能站错队。所以,身为将门之后,我不能让爹爹为难。你记住,我同皇室之人,是不可能有任何牵扯的。”
知秋呆呆的望着燕昭,脑海中却怎么也理解不了这些话,末了只是乖巧的回了句,“是,知秋知晓了。”
两人下了楼,却被店小二告知,方才那绛红衣衫的俊美男子,已经付了银两。燕昭点了点头,重新包了几道菜,便出了醉仙楼。
燕昭侧头对心事重重的知秋道:“方才你也未吃什么,包了几个菜,一会你回去吃。”
知秋瞬间眸子晶亮,她开心的仰头笑着,“嗯!小姐最好了。”
知秋明媚的笑脸让燕昭晃了神,曾经的自己,也如知秋这般简单吧。有爹娘的庇护,吃喝不愁,不懂人间疾苦,甚至可以勇敢无畏的追求着当今皇子。那时的自己,看不懂爹爹笑容背后的苦涩,更看不懂苏暮无声的拒绝。
爹爹燕刚十几岁便身披战甲,平定边塞叛乱,保家卫国,百姓称爹爹为战神,茶楼酒肆,说书人日日讲的,都是爹爹曾三擒图录王、六破旋风阵的英雄事迹。爹爹组的燕家军,近几年训练的如天兵神将,让敌人闻风丧胆,也终究让皇上起了猜忌之心吧。
燕昭轻轻的叹了口气,家国大事她不懂,她只想让爹娘好好活着。
今日的事,终究让燕昭失了闲逛的兴致,出了醉仙楼,便带着知秋回了将军府。
过几日便是七夕节。每到七夕节,街上便会挂起花灯,不论是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都会走上街头。到了年龄的,将手中的芍药花和亲手缝制的荷包,送给心仪之人。若是那男子有意,可以回赠玉簪,代表着愿与之结发。不到年龄的,也要打扮的光鲜亮丽,去街上晃晃,没准,就会给自己召回个如意郎君。
因着家中还有将要及笄的小姐,将军府对于今年的七夕格外重视。先前裁制的新衣络绎不绝的送来,独孤翠儿抚摸着一件件新衣,满意的点头。回身看着一脸心不在焉的燕昭,皱着眉不悦的唤道:“昭儿。”
燕昭回神,望着独孤翠儿的模样,便知娘亲不高兴了。走近几步挨着独孤翠儿,抱着她的胳膊撒着娇,“娘亲~娘亲这么着急把昭儿嫁出去啊?”
独孤翠儿被燕昭软糯的声音逗笑了,她摸着燕昭的脑袋,柔声道:“这帝都的官家小姐,可都是早早的将亲事定下了。你明年也及笄了,娘亲也想给你寻户好人家。过几日七夕,你打扮打扮,出去给他们看看,我们将军府的姑娘,也不只是刁蛮任性的。”
“娘!我哪里刁蛮任性了!”燕昭嘟着嘴,不悦的嚷着。
独孤翠儿点着燕昭的小鼻子,“噗嗤”笑出声,“快让大家瞧瞧你这小模样,还不刁蛮任性啊。就这样,可真是嫁不出去了喽。”
“昭儿不想嫁人,昭儿就想在家陪着爹爹和娘亲。”燕昭环抱着独孤翠儿的腰,嚷嚷着。
“夫人,小姐,左相家的谢小姐来了。”下人匆匆来报,话音未落,就听到一阵娇俏的声音,“昭儿,昭儿,快,快给我水,累死我了。”
伴随着一阵风,一个身着翡翠撒花洋绉裙的女子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只见那少女面色晶莹,一双大大的眼眸眨啊眨的,鹅蛋脸上有一对小小的酒窝,随着红唇一张一合,小酒窝若隐若现,因着她的出现,整个院中仿佛都亮堂了起来。
“灵儿!”燕昭惊喜的望着少女,这便是她总是念叨的左相千金谢婉灵。燕昭、谢婉灵、郑云清,他们三人一起长大,性格也如出一辙,都是直爽外放的性子。上一世,爹爹惨死沙场后,没过多久,左相也遭人弹劾,全家被流放,后来听闻没多久,谢婉灵便死在了途中。
燕昭看着谢婉灵手舞足蹈的描述着西山礼佛之艰辛,大大的眼睛明亮的如同会说话一般一眨一眨的,燕昭眼眶有些发热,她上前一步,含笑拥住这个前世好友。
“放开我,昭儿!哎,你放开我。翠儿伯母,快让昭儿放开我,勒死我了。”谢婉灵大叫着。
独孤翠儿上前分开两人,点着燕昭的脑袋道:“你吓坏灵儿了,真是越发鲁莽了。”
谢婉灵听到独孤翠儿对燕昭训话,在一旁做着鬼脸。正说着,知秋端过一杯茶,递给谢婉灵道:“谢小姐,请用茶。”
“还是知秋对我好。”谢婉灵说着,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昭儿,我听闻你伤好了,立马从西山赶回来,连家门都没进,就来了。”说完,用一种“我很仗义”的表情看着燕昭。
燕昭紧紧的盯着谢婉灵生动的模样,点头应着,“灵儿果真够朋友。”
独孤翠儿望着两人,便招呼人将那些新衣收起来,道:“你们二人聊着,我先去忙。”
“翠儿伯母忙去吧,有我看着昭儿呢。”谢婉灵高声说着,冲独孤翠儿的背影招了招手。
燕昭和谢婉灵来到后院的小花园,两人坐在秋千上晃着。燕昭听着一旁的谢婉灵叽叽喳喳的,唇角始终酿着微笑。真好,这种感觉真好。
“喂!昭儿,你发什么愣呢。”谢婉灵不知何时跳下了秋千,站在燕昭面前叉着腰,盯着她看了半响,突然贼兮兮的道,“我知道了,又在想你的暮哥哥了是不是?”
一听到苏暮的名字,燕昭吓得一个激灵,差点从秋千上跌落下来。
“没有。”燕昭眸色一暗,垂下头。
“我知道了,是不是他又给你甩脸子了?”谢婉灵皱着眉问道。自己的好友哪里都好,就是脑袋一根筋,那九殿下有什么好的,不就是长得俊俏点,脑袋灵光点,武艺高超点,好像再没有什么好的了。
“灵儿,我只是想明白了。九殿下是人中龙凤,我配不上他,所以,不想再如同从前那般了。”自己重生的事,简直骇人听闻,且不说旁人,就连自己,也时常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若是跟别人讲了,怕是会以为自己疯了。燕昭只得想其他的说辞。
“傻丫头,是他配不上你!你想啊,伯父英雄盖世,可是宸国的战神,这宸国的天下都是战神给守着的。。。”还未说完,便被燕昭捂住了嘴巴。
“灵儿,这话你听何人说的?”燕昭眸中涌上肃然,一脸凝重的望着谢婉灵。
谢婉灵睁大眼睛,疑惑的道:“大家都这么说啊,就连去西山的途中,街头的小乞儿都编唱燕家军的歌谣呢!”
燕昭眸色更深,她皱着眉对谢婉灵道:“灵儿,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这天下,是皇上的天下,燕家军也是皇上的兵,君臣父子,天道纲常,都是既定的,切不可乱说。”
谢婉灵见燕昭如此严肃的模样,也收起了笑脸,她小声问:“昭儿,可是朝堂之上发生了何事?”
“宸国自古女子不议朝政,不过,你可将我们今日对话在饭桌上说给谢鼎伯伯听。末了再说六个字‘狡兔死,走狗烹’,如果谢鼎伯伯问,你就说我从史书读来的,即可。”
左相谢鼎是宸国的丞相,学富五车,气节高亮,因此,爹爹自为官之时就同他交好。两人都是性情爽直、不懂得遮掩锋芒之人,如果前世也真的有这种歌谣流传,那么爹爹和左相的下场,便可以解释了。
燕昭眼眸亮晶晶的,她知道,谢婉灵如此对谢鼎说了之后,谢鼎伯伯会知道自己的意思。有了谢鼎伯伯的帮助,相信日后的路,会容易点。
谢婉灵听完之后,眸中也染上凝重之色。虎父无犬女,左相才智过人,谢婉灵自然也是冰雪聪明。她点了点头,道:“是我思虑不周,如今被你这一说,确实不妙。”沉吟一会,她抬眸望向燕昭,大大的眼睛眨啊眨的,“昭儿,你真的不一样了哎。。。”
燕昭挑眉,“哪里不一样了?”
“以前的你头脑简单,没想到这一摔,竟然让你通透了些许。”谢婉灵说完,自己就忍不住笑了。
“找打啊你!”两人在院中你追我赶起来。
终于闹得累了,两人倚在雕花朱漆柱子上,谢婉灵说:“话说起来,既然你终于想明白了,舍了那冷冰冰的暮哥哥,那你灵姐姐七夕便带你出去走走,长长见识。”
燕昭背倚着柱子,瞅着谢婉灵撇嘴,“你才大我两日而已,还灵姐姐,真是不害臊。”
“大两日也是大!”说着,谢婉灵便要去拧燕昭腰间的肉。
燕昭笑嘻嘻的躲着,嚷道:“我可不想去。”我不想去,我怕碰到苏暮。
“不行,你必须要陪我去,陪我去壮壮胆。”
燕昭瞬间眸中一亮,“谢小姐这是有了心仪之人?”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皇兄是个大反派小说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