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暴君的掌心娇(唐青雁顾修)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重生成暴君的掌心娇(唐青雁顾修)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火爆小说《重生成暴君的掌心娇》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唐青雁顾修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重生成暴君的掌心娇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重生成暴君的掌心娇》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唐青雁顾修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重生成暴君的掌心娇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别哭了,跟了本少爷,让你快活着了!”贺柄仁也没忘记正事,从药瓶里倒出来一枚药丸。

重生成暴君的掌心娇全文阅读

贺柄仁自然是知道内幕,他素来与顾家的人不和,现在知道顾家的媳妇仰慕他,顿时虚荣感爆棚,把女子手脚的绳子都解开了。
“别哭了,跟了本少爷,让你快活着了!”贺柄仁也没忘记正事,从药瓶里倒出来一枚药丸。
但这一倒,眼前的美人又哭了,哭的梨花带雨,惹人心怜。
“怎么呢又是!”贺柄仁停下了。
“奴...奴想服侍少将军,但奴是第一次,吃了药,恐服侍不周。”
贺柄仁起身不悦,但还是没忍心强制,“你想怎么办?”
“不如少将军吃下药丸,让奴来服侍。”
美人含羞,但这建议,倒是让贺柄仁感了点兴趣,横竖一个女人还能从他眼皮子底下跑了不成,他吃下一枚药丸,但美人又让他再吃下了三枚,贺柄仁没有拒绝。
然后,就在贺柄仁吞下四枚药丸之后,他身旁娇滴滴的美人,忽然横空掏出一块瓷器,照着他的脑袋就是一砸。
贺柄仁两眼一黑,就晕倒下去。
砸完人,唐青雁没有走,而是把贺柄仁拖到榻上,又做了一番布置之后,拿着他手上的药瓶,走到门口。
门外,三四个人还在排队等着,都急着了!
忽然,从屋内伸出一双素手,纤细碧玉,洁白无瑕,美人勾勾手,门口四个猥琐的男子,纷纷趴到门前。
“贺少说要玩个新鲜的花样,让你们都准备下。”
屋内传来美人娇羞的声音,刘二下衣又撑起来了,“贺少打算让我们一起去?”
“嗯,一起才好玩。”唐青雁从门缝把药瓶递了出去,“贺少让你们吃了,都进来。”
“恐怕不好吧。”刘二说着,但还是接过了药瓶。
“是贺少懂得多,还是你们懂得多!”唐青雁说完,嘭的一声,把门关上,略显不满。
刘二有那贼心,但没那贼胆,不满道,“这妞刚才还反抗的紧,现在怎么我们不***,她还不高兴了。”
解老三拍了刘二一脑袋瓜,“女人不都是那样,被男人开了苞,就知道其中滋味了。贺少见多识广,他让咱们***,那肯定是有新鲜招式,你不***,那我***了!”
解老三早就急死了,更何况万花楼这种地方,什么花样没有过啊,“没见识的东西!”
解老三倒出五颗药丸就往嘴里塞,刘二见他都吃了自己怕什么,抓了一把十几个药丸吃下,其他两个人也抓了一大把药丸,各个还都攀比上了,生怕待会时间短被嘲笑。
四个汉子走进房间内,忽的灯就灭了,但愣了一会,他们就知道这定是贺少的花样,摸着黑窜到床边。
此时药效上头,榻上还有个“美人”,几个人吭哧吭哧动起来。
唐青雁从隐蔽处悄悄走到门前,虽然是半黑着,但隐约可以看见几个轮廓,以及几个不同的***。
贺柄仁应该被折腾醒了吧。
四个吃了猛药的壮汉,别说是披上女人衣服的贺柄仁了,就算是个母猪,也要辛苦起来。
不知道贺柄仁会不会反攻,他也吃了四颗药,或者,他们会开发出什么新鲜花样。
啧啧...
唐青雁走出屋,给他们把门关好。
亥时,正是万花楼热闹的时候。
她蒙上脸,举了一盆花,从楼上雅间扔到楼下。
砰!
万花楼大堂里玩闹的人全被她吸引了,唐青雁捂着面,大喊一声道,“不好啦,楼上雅间的客人打起来啦!”
老鸨一个激灵站起来,在万花楼闹事的人不少,她得去看看。
歌姬们也都瞅着脖子探究,又是为哪个姑娘打起来呢?她们得去凑个热闹。
***见歌姬们都去了,也兴致不错的都起哄到楼上。
于是整个万花楼的人,都挤到了楼上雅间。
老鸨对着雅间的门敲了几声,屋内传来粗狂且野蛮的声音,老鸨一时分不清是什么,生怕出了事端,让人把门给踹开了。
门开的瞬间,全万花楼的人眼珠子都掉到地上了,太特么劲爆了!
五个大男人,床都塌了,屋内能用的道具他们几乎都用上了!
只见五副有白有黑的身躯***着,老鸨的眼睛都直了,想她混迹青楼半生,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且新鲜的方式。
“底下那个人不是贺少吗!”眼尖的人一眼指出来。
“那四个我也见过,是贺少的跟屁虫,原来他们拍马屁,都拍到床上了!”
“堂堂大将军之子,竟然有龙阳之好,一次还是五个一起!”
“贺柄仁,真会玩!”
一瞬间,全京城都知道堂堂骠骑大将军之子,深夜在万花楼里,和四个男人厮混,那场面堪称万花楼史上最“香艳”画面。
然而,五个吃了猛药的壮汉,却浑然不觉,直到老鸨让人把他们分开,这才结束了闹剧。
唐青雁看着被人抬走的贺炳仁,却没有丝毫喜悦,这仅仅是开始而已!
贺家作威作福惯了,一个大将军之子,就能毫无顾忌的抢人新娘,轮辱良女!若非反抗,她今日已然成为五个男人的玩物。
贺家和太子肮脏、丑陋、不堪的嘴脸,她定会一点一点撕裂,将他们从云端踹落,还沈家清白。
夜色清韵,天空中下起了云雾般的小雨。
唐青雁悄悄从万花楼离开,她想去沈家故宅看一眼,却没料冤家路窄,竟在青瓦石桥上,遇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她蹙眉,朝他看了过去。
男人一袭玄黑锦袍清瘦挺拔,周身笼罩在一层淡淡的薄雾中,他的身姿修长挺立,任由雨雾点缀云锦,在薄凉的夜中,透着一丝极其淡薄的冷漠。
一眼望去,清贵冷漠,拒人千里之外。
但她是知道的,这男人禁欲的外表下,却长了一张极俊美的面庞。
尤其是他的眼睛很好看,凤眸比桃花眼更细长一点,眼窝深邃,眼尾微微上扬,眸子里似是藏着黑色曜石,越是危险的暗芒越让人沉沦。
世人看他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她不认同,尤其此人还是顾家未来的家主——顾修。

重生成暴君的掌心娇免费阅读

顾家满朝权贵,顾修弱冠之龄便已胜任京兆尹一职,京城大小事务皆归其管,深得皇帝信任,其父更是当朝太傅,在皇帝还在潜邸之时,就跟随其侧,颇受重视。
她死了,顾修应该很高兴吧。
毕竟再也没有人每日扰他清净,隔三差五谎报冤假错案,成天把他的府衙当戏台,还乘他洗澡之时偷他衣裳...
想及过往,她的嘴角不免升起一抹自嘲。
顾修最大的遗憾,应该是没能在她成亲那天,亲眼见她被斩刀下,亲自见证她再也不能叨扰他了吧。谁让他在她成婚前一天就跑去江南赈灾,最让其开心的时刻他没看到。
顾修此人行事不拘,甚至心狠手辣,若是再无交集也罢。
只不过...她现在的身份是唐家嫡女,顾修兄长顾鸿煊今日新娶的新娘子。
顾府虽大,但她顶着“大嫂”的身份,难免要时常与他照面。有如此“小叔”,她今后在顾家的生活,想必是十分艰难的。
思绪万千,她在与顾修擦肩而过之前,却忽然脚底一滑,整个人猛地扑向面前的男人。
“啊~”
若是普通人,遇到迎面而来的美人失足跌入怀中,定会及时抱住,或许还会成就一段姻缘。
但顾修是不可能的,不解风情、冷面冰山,别说是美人姬妾,他身边连丫鬟都是上了年纪的阿婆。
她还不想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于是就在半空中胡乱抓住了对面男人的衣服,玄黑锦袍半落,这衣服没支撑住她,她还是半跪摔到地上。
只不过...上半身保住了,一张脸却砸到了男人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
“疼~”脸疼,膝盖也疼。
疼的捂脸,什么东西硌得慌,她小手摸到脑门上有个条形印子,气的骂道,“***,你不会接住我吗?”
前世,她每次去京兆府衙报案,无论对错,这***都会把找个理由把她关几天!公报私仇,欺压良家少女,妥妥的***一个!
她拽着他的衣服站起来,才发现顾修脸上极黑的表情,民间流传的包公都没他表情黑,不仅黑,还臭。
“放开!”男人眼眸凛冽,墨色瞳孔中似是暗藏风云变幻。
近看,她才发现仅仅两月光景,顾修的神色中除了眼前的戾气,似乎还透着些疲惫,和一些说不清的感觉...仿佛是丢了三魂六魄,完全没了过去的意气风发。
曾经整个京城炙手可热的年少权贵,怎么变得如此...落魄?
不过,都与她无关。
“***的衣袖,谁稀罕?”
扶一下都不会,还害她不知道砸到了什么,脸真疼。
她收回手,抬脚就要走,脚步越过顾修,对方连个眼神都没给她,仿若无事般继续前行。
但她即便没看到顾修的表情,也知道他肯定生气了,这个男人小心眼的很,她得快些离开,以防被他抓住小辫子。
她刚走到桥尾,忽然听到杂乱的脚步声,她转过身去看,对面几十个府卫打扮的下人,似乎在找人,手里拿的灯笼上写着大大的“顾”字。
“二公子,出事了!”
管家看到顾修,急忙上前,拿出一张画像问道,“二公子,可曾看到此人?她是今日大公子迎娶的女子。”
顾修看到画像,眉头微皱。今日是他兄长成亲,他参加完宴礼后便离开了,并未见过兄长的夫人。
但此女,他回眸,视线正巧对上桥尾的唐青雁。
唐青雁慌得一笔,急忙双手乱挥,示意对面的人不要乱说话。
然,迎着她的视线,男人手指无情的指向她,菲薄的唇畔微启,“在那。”
管家顺着视线看去,眼睛顿时瞪大了,指挥着下人大喊,“快把她抓住!”
唐青雁眼看躲不掉,与其被动逃跑,不如做足架子被下人请回府。她是被歹人劫持,又不是自愿逃婚,横竖理都在她这。
管家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明显是来者不善,“把她绑起来!”下人们立刻将她围起来。
她没跑,但也没有束手就擒,一把推开拿着捆绳的府卫,走到管家面前,美眸中倒映着银色的光,语气冰冷,“你再说一遍。”
管家原本强盛的气焰,不知怎么着就蔫了。
这还是唐家那个任人摆布的嫡女吗?怎么感觉像变了个人。
“我说,把,把你绑...”
管家的话没说完,只听“啪”的一声,唐青雁毫不客气的赏了他一巴掌,“我是顾家嫡长子的夫人,你们二公子见到我都得叫一声长嫂,你算个屁,敢绑我!”
管家被打的一脸懵逼,帽子都被打歪了,左右晃了下,想再抓人,但又心生畏惧,正好看到二公子也过来了,急忙跑到顾修身边。
“此女在新婚之夜杀害大公子,畏罪逃跑,请二公子务必将此女带回府内。”管家焦急说道。
兄长遇害了!
顾修瞳孔瞬间收缩,一双眸子不可置信的看着管家,半响,冷冰冰的视线挪动,将对面的人笼罩。
唐青雁眉头紧蹙,她的惊讶程度不亚于所有人!
顾鸿煊死呢?怎么可能?
她以为顾家的人抓她是发现她失踪,没想到竟是顾鸿煊遇害!
她被贺炳仁的手下掳走时,陆鸿煊尚未进洞房,拜堂之时他也未有异样,怎么会忽然离世?
“呃。”
一双手忽的厄住了她的喉咙,双脚悬空,她整个人被托在半空中,快要窒息。
“是你杀了兄长?”顾修眼底闪过杀意。
唐青雁快吸不上气了,大脑一片混乱,但她真切的看到了对面之人的杀意,她绝不能死在这里。
“不是我。”
艰难的吐出三个字,但对面的男人显然不信,掐着她脖颈的力道更重了。
拼着最后一丝气,视线迷离之际,她下意识的说道,“狗,***,你就是这么断案的吗?”
顾修的手明显怔了一下,但转瞬即逝。
“***,我要报案!”
唐青雁晕倒前吐出最后一句话,整个人就昏了过去。
美人的身子软了下去,顾修潜意识竟然慌了一下,但下一秒,清冷矜贵的男人立马松开了对方,把她扔到地上。
“拖回去。”三个字,一如既往的薄凉。
管家看了看二公子的背影,到底是没敢真拖,用轿子把人抬了回去。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