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大佬总在威胁我撩他(容籍谢灵蕴)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男配大佬总在威胁我撩他(容籍谢灵蕴)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容籍谢灵蕴的小说叫《男配大佬总在威胁我撩他》,是作家胖胖蟹所著;小编分享男配大佬总在威胁我撩他全文免费阅读:“谢灵蕴,知道谁才是大师兄心中最重要的人了吧?”一道尖酸刻薄的女声唤醒了谢灵蕴的意识。

小说介绍

容籍谢灵蕴的小说叫《男配大佬总在威胁我撩他》,是作家胖胖蟹所著;小编分享男配大佬总在威胁我撩他全文免费阅读:“谢灵蕴,知道谁才是大师兄心中最重要的人了吧?”一道尖酸刻薄的女声唤醒了谢灵蕴的意识。她睁开眼睛看向前方。入眼间满目青翠,群山连绵,云遮雾绕。碧蓝色的天空下,她与一粉衣少女相对而立,风声烈烈,几步之外就是令人头晕目眩的断崖。

小说简介

俗语有云:“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在看了千八百本穿书文后,资深爽文爱好者谢灵蕴也穿了,还穿进了一本男频种马文。谢灵蕴:“按照爽文套路,我想必会打脸渣男手撕恶女,摆脱原剧情走上人生巅峰……”可惜她没想到,她拿的不是爽文剧本。

男配大佬总在威胁我撩他免费阅读

凌微山财大气粗,接待普通修士的也是独立小院。
进了安排给他们的惠兰院,竹昔反手关上门,谢灵蕴注意到他手指微动,似乎在门上设立了一个什么禁制。
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从院门处一直延伸到屋门口,屋子的面积不怎么大,但是各种摆设却一应俱全,墙上还有装饰用的挂画,颇有现代社会个性民宿的感觉。
哪哪都很好,就是——只有一张床。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去。
自从进屋后,竹昔就坐到了桌边,一杯又一杯地喝着茶。谢灵蕴不动声色地蹭到床边,假装无意地占领了床铺,正暗自得意时肚子却发出了“咕噜噜”的叫声。
她饿了。
没办法,原主再天纵奇才,没修炼也还是□□凡胎。
来参加银霜小试的修士,虽然都是金丹期以下,但一般也都在筑基期以上,已经可以辟谷,所以房间里并没有准备什么吃的东西。
谢灵蕴有些哀怨地看向竹昔。
竹昔原本正在想些什么,被谢灵蕴肚子的声响打断思绪,露出了一个十分疑惑的表情。
“什么声音?”
谢灵蕴:“……”
谢邀,并不想理你。
她高冷地撇过脸不理他,可是她的肚子却不争气地又“咕噜噜”了一声。
而且比刚刚还响。
在林子里折腾了大半天,精神又一直紧绷,这会儿坐在床上精神一下子放松下来,身体的反应可不就都出来了么。
“从你身上发出来的?”竹昔盯着谢灵蕴问。
谢灵蕴自暴自弃:“是啊,是从我身上发出来的,我饿了!”
“饿了?”谢灵蕴这几句话显然惊到了竹昔,他盯着谢灵蕴看了半晌,眼里的嫌弃就差写在脸上了。
谢灵蕴淡定地由他盯着,丝毫不虚。
是人就会饿,正当生理需求。
竹昔看了谢灵蕴一会儿,终于动了。他走到床边,将手往前一伸,一个精致的方盒出现在他手中。
谢灵蕴惊喜地看向那个方盒。
什么珍贵的食物,还用盒子装着?
竹昔把方盒往谢灵蕴眼前一伸。谢灵蕴立马接了过来,迫不及待地打开盒子——一本书安安静静地躺在盒子里。
谢灵蕴把书拿出来,把盒子里里外外翻了个遍,除了装饰用的锦缎什么都没有了。
“吃的呢?”她抬头问竹昔。
“什么吃的?”
她指指盒子:“这里面的吃的。”
竹昔嘴角抽动了一下,用一种“你是猪吗”的眼神看向谢灵蕴:“谁跟你说这里面有吃的了?”
他拿起被谢灵蕴扔到一边的书,塞到谢灵蕴怀里,“赶紧看,我回来之前把它看完。”
谢灵蕴:?
不是,怎么就发展成看书了?腹有诗书不会饿吗?!
可惜竹昔并没有理会她的抗议,转身就走出了屋子,紧接着消失在院子中。
谢灵蕴愣愣地看着竹昔消失不见。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她猛地把书和盒子都往床上一扔,快步往院外跑去!
可惜还没等她跑到院门,她便狠狠地撞在了一面透明屏障上。谢灵蕴摸摸被撞痛的额头,伸出手摸向前方——一道无形的屏障从院中间将屋子包围,不留一丝缝隙——除非谢灵蕴会飞,不然她别想出去。
怪不得这催命符放心地把她留下。谢灵蕴摸摸自己不停叫的肚子,欲哭无泪地回到床边。
左右也没事,她便拿起之前扔到一边的那本书。这本书并不厚,简洁的封面上写了三个大字——“灵体诀”。
内里第一页仅仅只有两行字。
“求仙问道之路,万万条矣,岂唯灵修可成哉!”
“锻我体,炼我心,至简至纯至道兮!”
谢灵蕴大喜,这是一本体修用的***!
可是……她没有告诉过竹昔自己的体质,他怎么知道她只能修体修?
到底谁是穿书的?
谢灵蕴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来,只好继续往下翻书。
书中介绍,体修和灵修因为修炼之途不一样,所以前期境界突破也不一样。
灵修境界划分明确,炼气、筑基、开光、金丹、元婴、出窍、还虚、化神、渡劫,然后便是飞升。而体修渡劫之前只有淬体、无实、有虚、合一四个境界,境界与境界之间跨越非常大。
这整本《灵体诀》,只针对淬体期的修炼。谢灵蕴翻完一遍,也终于明白了世间为何体修如此之少——这也太他妈苦了!
灵修主要修心,所以你就没事在屋里自己参就行了。而体修则要不停地去磨练自己,用各种方法锤炼自己的身体,吃苦受累不说,还要消耗很多珍稀材料。
简而言之,费力,费钱。
谢灵蕴不知不觉忘了肚子饿这回事,只想着自己的成神之路不仅要挨虐,还要费很多钱……她深叹一口气,翻过页来却发现书中竟然还讲了纯虚之体。
人体内有奇经八脉,所以灵气可顺经脉而行,此乃灵修的修炼方式。纯虚之体虽也有□□凡胎意义上的经脉,但是天生灵体,灵气可在整个身体内流动,不受经脉限制。
因为这种特点,纯虚之体对灵气的吸收归纳十分迅速,更是可以让灵气充盈到身体各处,而缺点便是无法像灵修一样让灵气在经脉中有序运转,使用各种法诀。
此所谓有得便有失。
但是纯虚之体到底是天生灵体,可以省却许多炼体步骤,比之普通体修要少吃很多苦。
谢灵蕴:我又可以了!
后面还有灵气吸收运转的方法,谢灵蕴按照上面说的试了一下,没怎么费力就感受到身体在吸纳灵力。打坐许久后,她跃跃欲试地跑到院中,准备试试自己的威力。
她调动体内灵力,一掌挥出——
嘭!
那棵跟成年男人腰身差不多粗细的高大灵桂拦腰而断!
谢灵蕴有些惊异地看了下自己的手。院中都是受灵力滋养的灵植,其生命力远非普通树木可比,甚至可能比一些炼气期修士的灵体还要坚韧一些。
也就是说——纯虚之体的力量比她想象中还要强!
折断的灵桂向着院墙边歪过去,在谢灵蕴愣神的时候狠狠砸在院墙上,繁茂的冠状枝叶整个歪到了院墙外——谢灵蕴:“!!!”
她赶紧把灵桂的主干抱起来,枝叶在墙头划过,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抱起来之后谢灵蕴傻眼了——
这棵灵桂已经完全断了,她又不会什么木系术法,没法把它重新安在树桩上,就这么放着似乎也不太好,放不下不说,不知道被凌微山发现了算不算毁坏别人家的财物?
“你在做什么?”
一道声音冷不丁从上方传来,吓得谢灵蕴打了个激灵。
抬眼望去,美人月下独立***飘飘,仿佛暗夜中夺人心魄的鬼魅。
谢灵蕴却是猛地松了一口气,“竹昔,快来救我!”
竹昔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手指轻抬,谢灵蕴一直辛苦搂在怀里的灵桂就自己浮在了空中。接着,灵桂被慢慢移到了断裂的树桩上,一阵淡淡的灵光在接缝处弥漫出来,裂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消失。
一阵风吹过,灵桂的枝叶轻轻摇摆,宛如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谢灵蕴忍不住上前拍了拍灵桂的主干,被跳下墙来的竹昔一把拍开。
竹昔轻轻抚着树干的表面,抬眸看向谢灵蕴:“拿它发脾气?”
“什么?”谢灵蕴愣了愣,反应过来后有些心虚的解释,“我没有,我只是想试试我的实力……不是你留下那本《灵体诀》让我看的嘛……”
竹昔挑挑眉看向她:“那是我的不是了?”
谢灵蕴:“……”对不起,我的错。
竹昔见她这次没有顶嘴,轻拂衣袖走进屋里,又轻轻一挥,桌上便出现了一个筐子,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果子。
“你去帮我找吃的啦!”谢灵蕴惊喜上前。先前忘了,这会儿看到吃的,饿意便又涌了上来。
竹昔懒懒散散地坐在椅子上,对她的兴奋不屑一顾:“吃吧。”
筐子里都是叫不上名字来的野果,长得不怎么起眼,味道却很好。谢灵蕴吃了两个才想起来,看向桌边的竹昔:“你不吃吗?”
竹昔:“不。”
谢灵蕴拽过他的手放了一个果子在他手心上:“尝尝嘛,很甜的。”主要是吃独食她有点过意不去。
手心里的果子红红的,圆圆的,瞧着十分招人喜欢。这东西长在后山十几年竹昔都没吃过,这会儿见谢灵蕴吃得香甜,竟让人想跟着她一起吃。
谢灵蕴已经吃完了第三个。这果子看起来不大,吃下去却十分顶饿,她已经有些饱了。
竹昔的果子还拿在手里。
“你不吃吗?”谢灵蕴问。
竹昔看向谢灵蕴,目光微顿,然后把果子放回了筐里。
“那本书都能看得懂吧?”
谢灵蕴点点头。
“好,”竹昔站起身来,“这两天你就在这里研究灵体诀,银霜小试开始时我来叫你。”
谢灵蕴:?
大哥你啥意思?
可惜大哥啥也没说,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地走了。
-
等到银霜小试开始前,竹昔回到惠兰院——
屋子已经塌了一半,院子里也仿佛经历了一场地震。
唯一能让他好受一点的大概就是,院子里的灵植都躲过了冲击,坚强地活了下来。
竹昔:……

男配大佬总在威胁我撩他全文阅读

屋子坍塌地十分整齐,左侧摆放柜子桌子等一众物品的地方全部坍塌,而右侧放床的地方完好无损,甚至床前都保留了一处完整的空地。
而谢灵蕴正悠闲地倚在床上啃着果子。
竹昔木着脸绕过一地狼藉,缓步走到床前。
谢灵蕴侧头,发现他后连忙把嘴里的果子大口咽下,坐直身子乖巧道:“你回来啦。”
你回来了。
似乎很多年前,也有人跟他说过这句话。
他的心绪有所波动,立刻感到被他压到丹田深处的那团黑气又开始蠢蠢欲动。
呵,不自量力。
谢灵蕴见他不说话,不由得更加心虚。她扫了一眼已经看不出原本模样的屋子,坐姿更加端正,脸上的笑更是甜得能开出花来:“把住的地方都让给我了,你没能休息好吧,要不你先来休息一下?”
她也就那么一说,毕竟刚闯了祸,得先示好。
凭她对竹昔短暂的观察,这人除了演戏的时候,都对她嫌弃得很,根本不会靠近她,也不用担心对方会来抢自己的床。
然后她便看到竹昔一个漂亮的转身,坐在了她身边。
谢灵蕴:“……”?
他轻笑一声,一手撑在膝盖上侧头看她:“这就是你只留这张床完好的理由?”
谢灵蕴:“……”这真的只是个意外。
所有被学习毒打过的同胞都知道,理论是需要靠实践才能被真正掌握的。你背再多公式,你不刷题也一样考不了高分啊。
作为一个积极向上的萌新修士,谢灵蕴在看过修炼口诀之后当然也想试试了。她还吸取了之前的经验教训,知道不要对院子里无辜的花花草草下手,所以她就在院子里找了处没有栽种灵植的空地开始实践。
她发誓她只是轻轻一拳。
整个院子就跟被炸弹袭击了一般,以她的拳头为中心向周围翻滚裂开……还震出了几条无辜的蚯蚓。
可能是运转到拳头上的灵力太多了。
谢灵蕴又一次吸取经验教训,来到屋里向墙壁下了手。
屋子塌了半边。
谢灵蕴:……
她没敢在床的附近下手,所以又来到院子里,挑着一些小地方,尽量小力地下手。练了十几次之后,她终于能够掌控自己的力道,而整个小院也被她毁的差不多了。
叙述完院子的毁灭史,谢灵蕴看着竹昔黑透了的脸,试图为自己解释:“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看了这些口诀之后,对灵气的感知越来越明显,体内的灵力也总是很充沛,总想试一下自己的力量……”
灵力充沛?
竹昔的目光微顿,视线扫过旁边筐子里只剩了几个的红果子。
这是从他后山摘来的极幻果,可以滋养灵体,补充灵力,虽然自己对这点灵力十分看不上,但是对还没修炼过的谢灵蕴来说,效果却是很明显的。他仔细端详了谢灵蕴一番,发现对方除了体内杂质少了很多外,并没有什么不妥的样子,这才稍稍放下心。
他刚要动手把屋里的一切恢复原样,就见旁边的谢灵蕴拽拽他的袖子,羞赫地说:“麻烦帮、帮忙收个尾吧,不能给人这么留着破败的屋子走啊。”
竹昔悄悄把已经竖起来的食指缩回去。
“为何不能?”
“人家万一因为毁坏财物取消我们的试炼资格怎么办?!”谢灵蕴道。
“凌微山不至于如此小气,”竹昔睨她一眼,“说出你的理由。”
谢灵蕴信誓旦旦:“我只是不想给人添麻烦,我可是个有道德有素质的人!”
竹昔淡淡道:“可以,那你***银霜秘境以后要都听我的,不许阳奉阴违,更不许为我节外生枝。”
谢灵蕴内心“哦呦”了一声。
这应该算是竹昔这几日来说得最真的一句话了吧。她应得十分果断:“没问题,保准跟你默契无双!”
竹昔挑挑眉,觉得要是跟她这个智商的默契无双自己也就不用混了。
他似笑非笑地点点头:“那就好。”白皙的手指只微微动了动,屋里残破的摆设和墙壁变动了起来,瞬息间就恢复了原样。
谢灵蕴惊叹地跑下床。不仅屋里,连院子也完全恢复了原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她这会儿是真情实感地羡慕灵修了。
不过以竹昔表露出来的这些实力,恐怕境界要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高很多。
谢灵蕴突然有了个大胆的猜测:“你不是要去炸银霜秘境的吧?”
竹昔:“你想拜入凌微山?”
两人同时开口。
听清对方的问题后,谢灵蕴再次惊讶出声:“你怎么知道?!”
她想让竹昔帮她复原惠兰院,除了心里过意不去以外,的确还有另一个理由——她想拜入凌微山,不想给凌微山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银霜小试是凌微山为造福年轻修士的资源而设,但是多多少少也要为自己门派谋划一些。参加银霜小试的修士中,有许多出自名门大派,如安修谨贺佳佳之流;但更多的是没有师承的散修,借着银霜小试之机,凌微山可以吸纳很多有实力有潜力的散修到自己门下。
收徒大典就在银霜小试之后。
凌微山是如今修真界极少数仍然招收体修弟子的门派,现在她又要参加银霜小试,拜入凌微山门下简直是顺理成章的事。
但她私以为不曾表露过一丝一毫,竹昔是怎么猜到的?
竹昔看着再次把惊讶写了一脸的女人,简直又生气又好笑。
自己怎么就被这么一个蠢女人撞见了秘密?偏偏还没什么杀她的理由,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
竹昔冷哼一声,站起身来道:“走吧。”
谢灵蕴见他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也拿不准他到底是不想回答哪个,稍微有些不放心地试探着:“银霜秘境里那么多奇珍异宝,都跟所有修士共享,没什么好破坏的对吧?”
“你是想要里面什么特别的宝物吧?你放心,我什么都不要,也不跟你抢……”
谢灵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竹昔的神色,却发现对方的表情滴水不漏,什么也看不出来。
浪费感情。
试探不出来就算了,谢灵蕴很快放弃挣扎,反正对方要做什么自己也拦不住。
竹昔表情一直淡淡,只在解开院中结界时,用别有深意的目光看了谢灵蕴一眼。
谢灵蕴开始还不明所以,过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有力为什么不拿这个结界试啊!
不会破坏东西不说,万一打破了自己岂不是就出去了?!
谢灵蕴:……
后悔,真的非常后悔。
-
凌微山脉绵延数千里,主峰拔地极天,气势磅礴,让人望之便生出一种对于天地造物的敬畏之感。
参加银霜小试的修士众多,在***秘境前都要先在凌微山的山前广场上集合,类似学校春游前集合那样,统一跟大家说一说注意事项,再由带队老师分别分批带班走人。
两人跟着一众修士一起来到广场上,先是从山后飞出一群银蝶,分别落在每位修士的手上,引领着修士们到不同的地方,等修士们都站定之后,银蝶们才挥挥翅膀,姿态优美地飞回山后。
谢灵蕴和竹昔手上也各停了一只银蝶。虽是银蝶引导,但是试炼的队伍其实是早就分配好的,为了让修士们更好地配合协作,凌微山会优先把同行的修士编到一队,因此谢灵蕴与竹昔就这么一起由一对银蝶引到了广场的右后方。
两名绝色女修手持银蝶,一空灵高洁一魅惑冷艳,生生成了广场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让不少擦肩而过的修士都驻足回望。
谢灵蕴站定后,手上的银蝶振翅飞起,却并没有离开,而是飞到竹昔手上,与他手上的那只一起恋恋不舍地在他手上缠绵片刻,这才缓缓离去。
谢灵蕴:我怎么觉得这两只银蝶在冲他撒娇?
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从前方响起,清晰地落入每个人耳中:“银霜秘境中所寻所获,皆归得到之人,若为众人合力获得,则自行商议归属。银霜秘境之中,可切磋,可抢夺,不可恶意伤人性命,否则将永远被凌微山驱逐!”
广场上瞬间安静下来。谢灵蕴留意到,这个说话的声音似乎属于那天在接引堂找人的那个长老。
底下共有上千名修士,此刻已经五人一组站好,在广场上排成了整齐的队伍。他们来自不同门派、不同地域,却没有一人敢忽视这个长老的话。或许在修真界杀人夺宝不算什么,可若是破坏了凌微山的银霜小试,后果没有哪个修士能承担得了——被如今的凌微山驱逐,也就是被整个修真界驱逐了。
长老又在前面讲了几句,讲完后便让凌微弟子分别带队从不同入口***秘境。
“果然,那位今年也没有露面……”前面的一名白衣女修半是遗憾半是委屈地跟自己身旁的人抱怨。
她身边那位蓝衣女修哭丧着脸应和:“我爹跟我说那位不会出现,让我不用来,我还心存侥幸……”
两人对视一眼,感觉就差抱头痛哭了。
“嘤嘤嘤……想再见仙尊一面太难了,真的太难了……”
谢灵蕴:“……”
修真界也有追星族?

容籍谢灵蕴小说

小说男配大佬总在威胁我撩他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